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青春本馆]麻烦小姐请还债 BY千草
 2007-1-18 15:01:1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0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麻烦小姐请还债
千草

  话说贝小西,一个咱社会主义大锅子里的普通一员,80年代的蛋。老爸在军队里爬了一辈子,总算爬上了空军师长的位子。老妈当年是个医务兵,后来凭着杀人不眨眼……呃,错了,是救人不眨眼的高超医术,以及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成了一所军区医院的副院长。
  贝小西从小在军区大院里长大,在俺们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伟大熏陶下,她对军人怀着无限的崇敬之情。当然,原本咱小西也是打算当兵的,不过奈何身高差了那么两公分,只能打着包裹,到了H市一家二甲医院里当名小护士。
  在医院里,贝小西样貌不算最出众的,处在那么多的美女护士中,她顶多只能称之为清秀;至于身材嘛,马马虎虎,158的身高,倒也能混上个娇小玲珑的成语;说到性格,更是和温柔婉约扯不上八杆子的关系,女人该有的自私、小气、虚荣她倒是占个全。套句她老爸贝师长的话,她整个人就是万恶的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祸害。
  每次一听到此话,贝小西立马抗议,呸,啥旧社会,她的户籍本上明明显示她是新中国成立后才出生的,要论旧社会,也合该是她老爸才对。
  总之,贝小西说白了,就是那种就算能当上兵,也迟早会被踢出部队的那一票人。
  但是在医院里,她却是备受护士长的喜爱。原因无他,只不过是因为她是所有护士中,唯一能做到面对美色,毫不动心的人。
  这年头,美女追着帅哥跑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就算是恐龙,照样也能追着帅哥跑。
  咱贝小西吧,顶多也就搭上小家碧玉这趟车,可是面对美男、帅哥,她硬是能够做到面不改色,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汗,扯远了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帅哥?帅哥值多少钱一斤啊,能不能直接给我换成人民币,打进我的银行卡里?当然,欧元、美金也没问题。

  某天,医院来了一位重量级的病人:江凯文,唐集团的总裁,钱多,英俊,未婚。凭借着这几点的优势,医院里的一帮护士们疯狂了。人人都想去成为他的看护,如果运气好的话,没准就能一跃成为未来的总裁太太。
  护士长总结了各方意见,最后选了一直咳着瓜子看热闹的贝小西当这位总裁的看护。
  “啥,我?”贝小西的瓜子咳了一半,瓜子壳还半粘在嘴边。
  “没错,就是你!”护士长倒是回答得斩钉截铁。“小西啊,这是党和人民交给你的任务,你可要好好的完成,才不辜负我、不辜负医院对你的一番期望。”
  得,连党和人民都搬出来了,她能不同意吗?不过……要同意也不能那么随便的同意呀!贝小西用着她的伶牙俐齿,讨价还价了半天,在护士长答应这个月给她双倍奖金时,她才算是接下了这“伟大”任务。
  在众护士MM们杀人的目光下,贝小西胆战心惊走到特级病房前。
  话说回来,这位总裁也没啥大病,就是平时吃饭三餐不定,导致了急性胃炎而已。
  抬起手,她敲了两下门板。
  “进来。”房内男声扬起。
  贝小西推门而入,“您好,江先生,我是你住院期间的专属看护贝小西,关于您的护理事宜,都由我负责。”
  她说着,望向半躺在床上的病人:黑发,黑眼,麦色皮肤,很普通的亚洲人,顶多就是五官比别人立体了些。
  室内倏然的寂静起来,那位原本还一脸闲适的江先生,此刻正直直的盯着她,而且眉头越皱越紧。
  “江先生?”她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了。
  “你叫贝小西?”他低低的问道。
  “对。”
  “宝贝的贝,大小的小,东南西北的西?”
  她的名牌上有印着她的名字,他不用再说得如此仔细了吧。“对。”贝小西奇怪的望着对方。
  “你小学的时候读的是育华小学?”
  “没错。”敢情是在做身家调查呐。
  “很好……很好!这很好!贝小西,总算让我逮着你了。”男人一边说着很好,一边鼻子里喷着气。照贝小西看来,这不是很好,是很坏才对。
  “我们认识吗?”她问,否则他没道理知道她在什么小学读书啊。
  “你说呢!”他横眉竖目。
  拜托!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她犯得着看他的脸色吗?“我想江先生你认错人了。”
  “认错?”他鼻子重重的哼了一气,“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我知道,你是江凯文,唐集团的总裁。”她有看过之前护士长给她的病人资料。
  “除此之外呢?”
  “没了。”她很老实的摇摇头,诚实一向来是她性格中难得的美德。
  “你……你……”江凯文气得浑身发颤,这让贝小西很怀疑他的病情会不会因此加重,“你难道不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是你的同桌?!”这个女人,绝对让人想把她吊起来狠打一顿。
  同桌?她眨眨眼,“江先生,我小学时候有过很多同桌的。”
  他的面色又黑了一下,“你转学前的同桌!”
  转学前……她的记忆,顺着他的话开始回忆,然后贝小西猛然的指着江凯文道,“你就是那个怎么都吃不饱的小文?”
  “吃不饱?”他的乌眸微微眯起。
  这天杀的女人,难道在她的记忆力,他留下的就是这印象?!

  说起来贝小西和江凯文的这段孽缘,是源于小学四年级那会儿。那时候,贝小西虽然正处于祖国花朵这年纪,但是思想却已经比同龄人成熟好多了。起码,她知道看中潜力股就要马上占有,不然会被别的人买走。当年,她爸在她妈眼中就是一只不错的潜力股。
  至于为什么潜力股=异性,贝小西也搞不明白。当然,她也没空去搞明白,因为她已经在班级里找到了她的潜力股——她的同桌,江凯文。
  在四年级的时候,江凯文已经展现出了他手长脚长的身材趋势,而且热爱运动,学习又好,懂礼貌,讲文明,学校的三好学生。在贝小西的眼中,那简直是当阿兵哥的绝佳人才啊。
  于是她每天把自己课间餐中不要吃的饼干、营养午餐中不要吃的蔬菜、汤全都给了江凯文。美其名曰:贿赂。
  每次,看着江凯文吃那些东西,她都会笑得贼开心。而江凯文,也就吃得更勤快了。
  “小文啊,你将来一定要当阿兵哥哦!”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阿兵哥啊。像我妈妈,就是阿兵嫂,如果你是阿兵哥的话,那么我就可以当你的阿兵嫂了。”
  “哦。”
  “你看,我把我最喜欢吃的东西都给你吃了,所以你一定不可以反悔!”
  “哦。”
  “我们打勾勾,我以后会一直把我喜欢吃的东西给你吃的,你也一定要当上阿兵哥!”
  两只小手,小小的尾指,勾在了一起。可惜,贝小西没能实现她的承诺,在四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因为父亲转调军区,她也跟着转学了。
  而江凯文,也没有实现承诺,因为他没有当阿兵哥,而是当了总裁。

  江凯文不是一个难伺候的主,起码贝小西碰到过更难伺候的病人,但是当一个人,总是用着愤怒的眼光恶狠狠的盯着你的时候,管你是威武不能屈还是贫贱不能移,都照样得投降。
  喂喂!两人好歹也是小学同学吧,他犯得着用这种眼光瞧着她吗?
  于是趁着某天阳光明媚,江大总裁心情不错的时候,贝小西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道:
  “我和你有啥深仇大怨,你说!”她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
  “没有。”江凯文不冷不热的道。
  “那你为什么老是瞪着我?想我贝小西,怎么着也是共产党的好儿女,医院的好护士,你要真对我有意见,就去投诉信箱投诉我!”
  “你是笨蛋吗?”他那眼神,明显就是在看白痴。
  笨蛋?他居然骂她笨蛋?!“江凯文,你太过份了,枉费我当年还把那么多的东西给你吃!”虽然都是她不要吃的东西。
  “我过份?”他剑眉一竖,“请你搞清楚,过份的究竟是谁,当年到底是谁一声不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封信都没有写过!”
  哎?贝小西被噎得回不出话来。然后在一番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过程中,她得出结论:敢情江凯文是因为她失了信约,在她走了之后,没有人继续提供吃的给他,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现在这社会,诚信是最重要的。要是让她老爸知道她失了诚信,准会把她吊起来打一顿。
  贝小西二话不说,直接列了一张清单表,把这些年来,欠江凯文的食物,全部列在表上,然后递给他。
  江凯文看着表格,莫名其妙。
  白菜——欠十斤
  包心菜——欠五斤
  葱花——欠一把
  ……洋洋洒洒,一大片的黑字。
  “这是什么?”他问道。
  “我欠你的东西,如果那时候我没转学的话,你应该还能吃到这些。”她回答道。天知道,她把这张表格递出去的时候,有多痛心。要把这些东西买全的话,起码花她上千大洋。
  “这就是你想了半天,得出来的结论?”他沉声问道。
  “难道不是吗?”
  “贝小西,你是不是真打算气死我,你才甘心?”
  “嘎?”她何其无辜啊。
  “如果你真想把欠我的东西还我,就去好好想想,你欠我的到底是什么!”

  贝小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欠江凯文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换句话说,如果她欠他的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菜和饼干的话,那么她那上千大洋可以省了。
  又经过几天的低气压后,贝小西开始认为,江凯文之所以心情不佳,是因为缺乏美女的陪伴。
  好吧,她姓贝的不是美女,但医院里美女多的是。尤其是那些又有爱心,又温柔体贴的美女,简直都快泛滥成灾了。
  继续咳着她的瓜子,贝小西临时借用了医院人事部小王的那张桌子,“来,来,要填表格的到这边排队,要交照片的到那边排队。”
  一边吐着瓜子壳,她一边镇定自若的指挥道。有个师长的老爸可不是假的,指挥这种小场面,简直是小菜一碟。
  “小西,你可真是造福了俺们人民群众啊!”一位刚填好了表格,又交上玉照的美女护士一个激动,死命的拽住了贝小西的手。
  “呵呵,这不都是咱该做的事嘛!医院培养了我,我也要造福医院呗!”再说她也不是白干哪,每份表格她都有收五快钱的表格费。
  一直到了下午,贝小西手边的表格已经有了厚厚一叠,收获破丰。
  在伺候江凯文吃完药后,她把这叠东西递给了对方。
  “这是什么?”他问道。
  “我们医院20岁以上,30岁以下的美女都在这里了。”贝小西回答道。
  “给我的?”
  “对啊,看看,上面有没有你中意的。这可是我看在你是我小学同学的份上,特别优待的。”想那皇帝选美,估计也就这规模了。
  “贝、小、西!”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有!”拜托,她又没得罪他,他用得着这样瞪她吗?
  “你是担心我找不到女朋友,还是娶不到老婆?!”江凯文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普通的白痴,而是白痴到了极点。
  “我这也是关心你呀!”省得他老说她欠了他啥米的。
  “好,既然你那么关心我,就干脆你来当我女朋友好了!”他伸出手,猛地把她拉近,鼻子喷气的道。
  “我?”她傻了。
  “对,就是你!”他笑了。
  贝小西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立场坚定的道,“不行,你又不是当兵的。”
  “这有区别吗?”
  “我将来可是打算当阿兵嫂的!”
  阿兵嫂……这个熟悉的词,又勾起了江凯文的阵阵回忆,“为什么你非得当阿兵嫂?”她似乎对于这一点特别执着,小时候如此,现在大了,依然如此。
  “你难道不知道嫁给军人有多好吗?”她一脸诧异的睁大眼睛。
  “不知道。”他没好气的道。
  贝小西总算是掌握了一丝主动权,清清喉咙,她抬头挺胸道,“你听好了,当阿兵嫂可好了,将来结婚有住房分配,有稳定收入,有免费食堂……就连离婚,都不是说离就能离的,要是老公对我不好,我还能向上级反映问题……”多好啊,光是军区大院里的口水,就能把人给淹没了。现在的离婚率多高啊,可看看咱军人,离婚的能有几个!
  “闭嘴!”他打断了她的话。
  “我还没说完呢!”
  “你可以不用说了。”他手指点着她的鼻子,“从现在起,你可以想着,怎么样当我的女朋友!”

  因为江凯文公然宣布贝小西成了他的女朋友后,导致咱贝大小姐在医院里的地位急剧下降,之前那些填了表格,交了玉照的护士MM们,人人一个白眼。至于护士长,则一脸鼓励的拍着她的肩膀,“小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难得有不错的男人看上了你,好好把握。能结婚就结,不能结婚,咱创造条件,也要结!”
  晕!护士长的那一席话,让她的脑门差点没撞上一边的墙。
  她怒了!直奔江凯文的病房,厉声道,“姓江的,我啥时候说要当你的女朋友了?”
  “当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好?”江凯文倒是显得悠闲得多。
  “当兵的有独立住房,你有吗?当兵的有稳定收入,你有吗?还有当兵的有免费食堂,你……”
  “我都有!”他打断她的话,“我有三幢别墅,你爱挑哪儿挑哪儿,关于稳定收入,只要唐集团没倒闭,我想我收入都很稳定,至于免费食堂,公司的餐厅从不收我的钱。”
  下巴掉地,她忘了他是个总裁,“那……那要是你对我不好,我到哪儿向上级反应问题啊!”起码如果对方是阿兵哥,她就能。至于总裁的上级是啥米,董事长?还是计经委?工商局?
  “你……”他头痛了。多少女人巴着他,就她这个傻冒女,一心一意,非当阿兵嫂。“你真不当我女朋友?”
  “不当!”她回答的斩钉截铁。
  “你可以把我的住房当成你的住房。”
  “……”咱贝小西开始竖起了耳朵。
  “也可以把我的钱当作是你的钱,你的钱还是你自己的钱。”
  “……”咱贝小西开始舔舔唇。
  “更可以把我公司的餐厅当成是你的免费食堂。”
  “……”咱贝小西开始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了。
  连江凯文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作为男人,使出这样的阴招,着实有损他男人的颜面,不过因为对象是她,他也只能认了。
  “小西,你真的不考虑吗?”他此刻的表情,绝对像是恶魔在淫惑着咱纯洁的南丁格尔天使。
  “那个……”贝小西是斗争再斗争。啥是腐败的小资主义,这就是!妄图用金钱势力来收买她!可是……可是……“还是让咱再考虑一下吧。”她甩出了一个谄媚的笑。

  贝小西这人,有太多的弱点供江凯文下手。这不,最终,她还是没能抵制住那自私虚荣的小苗子,彻底投入小资的怀抱了。
  贝师长知道女儿有了男朋友后,第一反应是自个儿的女儿又在坑害别人家的儿子了,于是反复告诫,“人家这一大好青年,你可别糟蹋了他。”
  贝小西狂晕,怎么说得她好像是祸国殃民的分子一样。
  医院的同僚们,开始研究起贝小西的饮食起居,外加穿衣打败、举止谈吐,以希望从本次事件中吸取教训,在下次钓男行动中大获全胜。
  一些八卦杂志,则有事没事的报道这事,简直把贝小西写成了一个现代社会中少有的集温柔婉约、高贵大方于一身的女人。
  瞎扯!要是她贝小西真是这样的人,那她干脆把头跺下来得了。
  江凯文出院后,贝小西迫不及待的拉着他去唐集团的餐厅,品尝着她的免费餐。
  “你为啥非要我当你女朋友?”她照例,又把自个儿不要吃的东西统统推到他面前,只把自个儿喜欢吃的摆在自己面前。
  江凯文对她这种小动作,宛尔一笑,“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你长得普通,身材又一般,个性更是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又小气,又自私,又爱慕虚荣……”
  “喂喂,我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吗?”她抗议,虽然他说得离事实也差不了多少。
  “可是我就像被你吃定了似的,没有任何办法的非要选你。”
  他看着她,而她,则被他那深沉的目光给摄住了。他的眼中,有太多的东西,她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所以才会这么干脆的栽在你手上。”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个女孩把一块好难吃的饼干递给他的时候。
  爱上?他爱上他?贝小西一窒。他的表白,一点都不动人,和华丽更是扯不上边。没有电视上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没有什么别出心裁的设计,但她却……
  “你干嘛突然说这些话,害得我有那么一些些的……呃,感动……”鼻子酸酸的,都是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根本没让她有什么思想准备。
  “因为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江凯文认真的道,“然后……爱上我……”
  她眨眨眼,心开始怦怦跳。也许爱上他,并不是什么难事。也许在小时候,她就……
  他是她的潜力股,那个时候她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幸福。
  所以……她想,她会爱上他的。

  “贝小西,说,你什么时候才嫁给我!”江凯文开始每天一次的逼婚。
  “江同志,咱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我这不是响应国家号召嘛!”贝小西咳着瓜子看电视,浑然没把这当回事。
  “哼!你早就过了晚婚的年龄了。”他鼻子哼气。
  “中国就是人太多了,我这不也是为了响应得彻底一点嘛!”
  “你到底嫁不嫁?”他逼近她,目光炯炯。
  她眼睛四处乱飘,就是不作正面回答。
  “贝小西,现在组织给你最后一次坦白机会,否则我就直接拖你去婚姻登记所了。”他下达最后通令。
  “……”她总算转变成合作态度,“让我嫁也成,你先去当个兵吧。”
  晕?!“你让我这30岁的年纪去当新兵?”她是不是存心想折腾他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想当个军嫂。”就算只当一两年,她也满足了。
  “……”他无语。
  “当兵吧,当兵吧,你看当兵多好啊。
  “……”他头痛。
  “如果你真爱我,就当兵吧。”
  “……”看来他和她的爱情长跑,还有得跑。
  虽然前途是光明的,但是可想而知,道路是曲折的。
  他想,终有一天,他会告诉她,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
  小男孩不会忘了,同桌给他的那些东西是如何的难吃,不过,每次他吃的时候,那个同桌小女孩在一旁都会笑得好开心。
  他希望能够多看到她的笑容,所以,每天都吃着那些难吃的食物,满足的看着她的笑容。
  那时候的他……觉得好幸福……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87,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