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校园物语]青春农场手扎 BY明净
 2007-1-18 15:15:5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0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青春农场手札
明净
  
  一
  听说女孩子上辈子都是农夫,所以这辈子才要不时在脸上修修整整。
  我很同意这句话,虽然我是最近才刚刚意识到,我需要在自己的脸上修修整整。
  然而不幸的是,我总是没有办法修整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来。
  所以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是一个懒惰而且愚笨的农夫。
  ——摘自范黎黎的农场手札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时,范黎黎正靠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拜学校的德政所赐,女生宿舍楼的玻璃都是有色的,因此正午的灿烂阳光并不那么刺眼,用来看书刚刚好。
  “喂?”她接通电话,同时小心地不让手机太过靠近自己的脸庞,以免沾到还没有干透的面膜。
  “我现在在你楼下,快点下来。”手机里传来一个温和的男中音,只可惜说话的口气却不怎么温和,大剌剌地好像在命令人。
  听到那个声音之后,范黎黎的声音陡然柔和三分,差一点当即投降。还好在开口的前一秒钟,她及时想起自己脸上的面膜,才改用很遗憾的语气说道:“不行诶,我现在不能下去。”
  “你在叽哩呜噜地说些什么?是不是又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不能下来?”男声有些不耐烦了,一连三个问号丢过来。
  “没有,”因为怕弄坏面膜,范黎黎仍然只能含糊着说话,“我下午还有课,现在又好困,我不想出去啦。”
  做面膜这种事情的隐私性不下于日记,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美美地出现在心爱的人面前,却不希望他们知道自己变美的过程。范黎黎,也不例外。
  “不要胡说了,你下午根本没有课。别再找借口了,快点给我下来,就这样。”男声冷笑着说完,不待范黎黎反应就挂断了电话,留下范黎黎一个人对着兀自传出断线讯号的手机发呆。
  “讨厌,没事把人家的课表记那么清楚干什么。”她嘴里喃喃地抱怨着,脸上却忍不住笑开了花——是真的开了花,半干的面膜承受不住她剧烈的脸部运动而纷纷龟裂,在她脸上留下奇怪的花纹。
  “要出去了?”看到黎黎跑去洗脸,她的室友放下手里的漫画,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今日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外面高烧三十八度,可怜的黎黎却不得不“应召”出门,这让她这个室友怎能不为之一掬同情之泪?
  “是呀是呀,要出去了。”范黎黎的热情打败紫外线,因此暂时忘记了酷热的天气,“小小,天气这么好,不如一起出去玩吧。”
  “我才不去。”聂小小撇撇嘴。外面那么热,只有被爱情冲昏头的白痴才会说“天气很好”。
  穿什么衣服好呢?范黎黎打开衣柜,觉得不论是哪件衣服,看起来都很普通。如果早知道成皓会来约她出去,说什么也要提前去买几件漂亮的衣服。可是现在,晚了。
  “你就随便穿吧,你不是冰肌玉骨,自然不会清凉无汗。成皓还不知道你?你费什么劲啊。”聂小小的眼睛又转回了漫画上,但是就算不看,她也知道黎黎是在烦恼什么。黎黎跟成皓都认识快三年了,现在才来烦恼穿什么衣服,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我知道了,怎么这么罗嗦。”小小都这么说了,黎黎也不好意思再蘑菇,只好随便拽出一件短裙换上。
  “嫌我罗嗦?那好,我不说了。我也不要告诉你,某人的鼻子旁边有小痘痘冒出来了。”
  “什么?”范黎黎连忙跑到镜子前面看了看,果然发现鼻子左侧的皮肤红红的有些鼓。
  “真的起疙瘩了!”她哀叫着。
  “当然是真的咯,谁让你昨天要去吃水煮鱼,现在好了吧。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小小翻了个身,赏给她一个背影。又想要脸蛋美美的,还不想牺牲口腹之欲,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小小,怎么办啊?”为什么她总是不能在成皓面前美美的?范黎黎有点欲哭无泪。
  “我没有办法。诶,你手机上的夺命连环call已经响了二遍了。”基于道义,小小提醒着。
  成皓很了解范黎黎,当然也知道她是很磨蹭的。因此每当他们有约的时候,他都会每隔一段时间打一个电话过来,提醒黎黎注意时间。第一通电话只是一般提醒,第二通是宣告他的耐性快要用尽,要是黎黎没有在他打第三通电话之前出现,那么后果就可怕了--黎黎不一定会在约定的地方找到他。
  地球人都知道,把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范黎黎同学扔在学校方圆五百米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这种行为都是非常不人道的。
  范黎黎显然也很害怕成皓同学随时会放飞的鸽子,于是也不管什么青春痘,抓起随身的包包就飞奔下楼。
  “莎哟娜拉您走好,记得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一支冰淇淋。”聂小小不怎么抱希望地喊道。用膝盖想都知道,黎黎现在肯定已经急得七窍生烟,天知道她还能不能听到自己的话。
  她早就说过黎黎,不要太惯着成皓,可黎黎就是不听她的。天底下哪个男生不等女生,偏只有成皓等不得?
  不管他们了,还是看漫画吧。至少漫画里的帅哥永远都是安安静静地在书里等她“临幸”,而不会发出夺命连环call。
  二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在成皓面前表现得像个白痴一样,为此,我请教了一些人,得到的回答大相径庭。
  我的网友说,亲爱的,那是因为你在乎他,因为在乎。
  小小却说,别傻了范黎黎,你那是情商低能的表现。你要是还相信那一堆阿里不达的“烂慢”解释而不思悔改,我看你们就离分手不远了。
  后来,我们果然分手了。
  ——摘自范黎黎的农场手札
  
  范黎黎跑到楼下的时候,她的手机刚好响起第三遍铃声。看到她出现,成皓挂掉电话,眯起眼睛看向她。
  发型,普通。
  衣服,正常。
  神色,有点慌。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总是这样慌慌张张的,特别是在和他见面的时候。所以,她刚才应该没有在搞怪吧?
  他想了一下,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冷了眼睨她:“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省得还要让我帮你善后。”
  “没有没有,我最近很乖的。”黎黎连连摇头,笑得像花儿一般。他的语气虽然很冷,但是话语里的关心却是藏不住的。他愿意帮她善后,不管她惹下了怎样的麻烦。所以她喜欢听他这样说话,让她觉得自己是他的宝贝,不管他们是不是已经分手了。
  是的,他们已经分手了。他们在半年前互道珍重,重新回归到普通同学的关系。
  好吧,她承认,也许他们两个的“同学”关系并不那么普通。但是这是她愿意的,也是他承诺的。
  刚开始成皓说要分手的时候,她惊慌失措,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那时候他说,即使分手了他们也还是可以做好朋友,他也还是会一直对她好。只不过两个人之间没有了感情的负担,这样不是很好么?
  她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好含着眼泪答应了他。后来回到寝室以后,小小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她说范黎黎你真是笨到最高点你无药可救了,他说分手了还一样这种鬼话你也信?要是分手不分手都一样的话,你当初干吗费尽心机要跟他在一起?
  面对小小一连串的问题,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是哭,很用力很用力地哭,完全不顾及自己一个二十岁大女生的面子问题,狠狠地哭了一个痛快。小小便也拿她没辙,只得跟着一夜没睡,安慰她到早上七点。
  然而事情的后续发展完全出乎她们两个的意料,成皓居然真的表现得好像他们还是男女朋友一样。他照顾她的大事小情,帮她排解她的烦闷--虽然他还是学不会和颜悦色。
  黎黎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们还是朋友,是很亲近的朋友。而她,其实也还在偷偷地喜欢着成皓。
  不过小小却说,这整件事情简直芭乐到了极点。如果不介意继续担任范黎黎的贴身保镖外加免费保姆的话,成皓干吗还要坚持分手?要知道分手了之后,他就要坚守楚河汉界,再也不能没事就拉拉佳人的小手,也不能偷空亲亲人家的小嘴,真真正正是一点点福利都没有了。
  范黎黎却觉得,也许比较怀念那些甜蜜的吻的人,是她。
  成皓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常常会不自觉地盯着那两片过分好看的唇失神。那两片薄薄的唇虽然总是说着冷冷的话,但是亲吻她的时候,它们却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甜蜜,让她一再沉溺其中。因为那些吻里,有“爱”的感觉。
  她总是在成皓身上寻找爱的感觉,
  成皓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一个男孩子。他的脾气有一点大,却从来不乱发脾气;他的嘴巴有一点坏,却也从来没有真的用言语伤害过谁。在黎黎的心目中,他只是一个十分可靠,偶尔有点任性的可爱大男生。刚认识他的时候,她只觉得他长相帅气;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就算是他们分手之后,这份喜欢也并没有随之淡下去。
  他并没有新交女朋友,所以他们两个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成皓如果知道了黎黎给他的评语,大概会气得把她丢到二环路上去自生自灭。他身上哪有半分的“可爱”,就更别提什么“大男生”了。他已经是个男人,仔细地谋划着生命中的每一个步骤,也清楚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会产生什么后果。
  也许他计划中唯一的脱轨便是范黎黎,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闲暇时间都拿来照顾她。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他对这种浪费居然没有什么怨言。
  他应该甘之如饴吗?在他们已经分手的情况下。
  他觉得不应该,所以他们现在坐在这里。
  他们两个把这出戏唱得太久,现在,终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三
  小小曾经说过,我是一只出奇没用的花瓶。
  我对这种说法表示严正抗议。说我是花瓶也就算了,现在这年头,花瓶是夸奖人的话,因为那代表我范黎黎至少是个美女。但是小小怎么可以说我没用呢?甚至还是“出奇”地没用。
  对于我的抗议,小小给予了正面回答。她说范黎黎你看你,别的方面缺点一箩筐我就不说了。可是你连花瓶都做不好,这还不是出奇没用么?你饮食不科学,作息没规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春痘和黑眼圈在自己脸上交替闪现,你方唱罢我登台。啧啧,你就是一花瓶,那也是劣质的。
  这一番话说得我哑口无言。是的,我经常会被面子问题困扰,就像今天一样。
  ——摘自范黎黎的农场手札
  
  
  “你是说,成皓叫你下去是为了给你介绍男朋友?”
  范黎黎点点头,希望小小不要把眼睛瞪得那么大。她才刚说到这里,小小就已经如此惊讶了。那么如果她再继续说下去,小小的眼睛会不会掉出来?
  她打赌一定会,而且小小必然还会骂她一顿。因为她,范黎黎,在听了前男友的那番话以后,既没有如众人预料地给他一巴掌,也没有戏剧性地晕倒在地,更没有冷静地对他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言壮语。她只是呆了一下,然后傻傻地问道:“如果我成了他的女朋友,你还会给我打饭吗?”
  “范黎黎,难道食堂的大师傅只肯卖饭给他成皓吗?!”
  果然,在听了范黎黎万分没骨气的回话之后,聂小小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成皓简直是欺人太甚,而黎黎也是丢人到家。人家都已经明白表示嫌弃她,想甩掉她了,她居然还有脸问那样的话,简直是女性之耻。
  “那我该怎么回答?”范黎黎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很没有出息,天知道那个时候她怎么会突然冒出那句话来。
  “你应该笑着说好,然后找个借口回宿舍来,让他和他的猪头三朋友去等到死。如果他还敢打电话找你,你放心,我会替你骂死他。”
  小小恶狠狠地挥舞着手里的漫画,完全忘记了前一刻她还在对书里面的帅哥大流口水。她现在只恨成皓没有站在她面前,不然她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书中自有满天星”--这合订本的漫画书足足有二百多页,绝对可以把他砸得眼冒金星!
  “他的朋友叫余峰,不叫猪头三。”
  “你还管他的朋友叫什么……等等,范黎黎,你不要告诉我你答应做那个猪头三的女朋友了。”聂小小眯起眼睛,两道寒光直射向范黎黎。
  “那个,我……”范黎黎怯怯地点了点头。
  小小深吸了一口气,憋得脸都红了,之后才用尽全力大叫了出来:
  “范黎黎,你去买块豆腐撞死好了!”
  
  四
  我的语文老师说过,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但是小小说,现在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现在的女孩子都是为己悦者容,谁有工夫管那些悦己者高不高兴。
  因此,我要不间断地做面膜外加做按摩。因为成皓喜欢的是白白净净、清凉无汗的那一款女孩子。
  ——摘自范黎黎的农场手札
  
  “小小,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一个很笨很笨的农夫?”看着自己那两条经过修剪之后更显得不规则的眉毛,范黎黎发出了哈姆雷特式的沉痛质疑。
  “黎黎,相信我,”小小也出现在镜子中,注视着范黎黎的眼神里包含着无比的坚定,“不用说上辈子了,就算是这辈子,你也还是一样笨!”
  “我就奇怪了,你怎么能把好好的眉毛修得好像毛毛虫一样?!”小小气愤不已地夺下眉夹,决定自己接手范黎黎眉毛的二期改造工程。如果她再不动手的话,恐怕接下来她们就必须把黎黎的眉毛全部剔掉,改修眉为绣眉了。
  “这样,按照画出的眉型修,你知不知道?!”小小咬牙切齿地说着,语气中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而范黎黎只能以不时发出的小小惨叫声来表达她的惭愧之情。
  半个小时之后,含着两汪热泪的范黎黎顶着新鲜出炉的纤细娥眉出现在余峰面前。
  “黎黎,你今天看起来好秀气,而且眼睛水水的,很有精神嘛。”余峰骑车载着她,爽朗的笑声传出去好远。
  “真的吗?”黎黎小小声地问着,与其说是问他,不如说是在安慰她自己。看起来精神就好,至少说明她今天的疼痛没有白挨。
  她捏着余峰的衣襟,心脏忐忑地跳个不停。今天是她和余峰交往之后的第一次约会,也是她第一次参加集体约会。约会地点在水上公园,参加的人包括余峰的全班同学,当然其中也有成皓。
  昨天余峰约她出去的时候,她本来是想要借机跟他说分手的。毕竟她喜欢的人还是成皓,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跟余峰拖着,实在是很对不起他。但是余峰的动作比她快,他约她来参加这次集体约会,而小小替她说了“好”。
  因为余峰还说了一句话,他说他们班所有男生都会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去。
  小小当然不是怕余峰丢面子才替她答应的,小小说,既然所有的男生都有“自己的女朋友”,那么成皓自然也是有的。所以她要去参加这次活动,看看成皓的新任女友到底是什么样子,毕竟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所以她现在才会坐在余峰的车上,尴尬得连手脚都找不到地方放。她不由得开始怀念,以前成皓载他出去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那样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感觉好像连心都黏在一起了。可是现在,她别别扭扭地坐在这里,万分期待她和余峰之间的空气可以化作一道墙,免得他们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接触。
  好在学校和水上公园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不过十五分钟之后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余峰把车子牵去停,范黎黎则站在她下车的地方看着前方的一对璧人,一颗心不停地下沉,下沉。
  那个女孩子有所有一切她不具备的优点,她看起来是那么的聪明、沉稳、有自信,而且她浑身都透着那么一股“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的感觉。范黎黎想,也许她也像是成皓一样,是不会出汗的吧。那女孩子的衣服上永远不会有汗渍,是她多么渴盼的一件事情。
  成皓不经意间一转头,刚好看到了她,于是他的眉头习惯性地一皱。
  怎么会是习惯性的呢?范黎黎问自己,怎么一直到了今天她才发现,原来成皓在看她的时候,一直都是皱着眉的。
  成皓皱着眉走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她:“你怎么穿着白色的衣服?”
  范黎黎心里酸酸的。是的,她穿白色是没有他的女朋友穿白色好看,可是难道她就因此而没有穿白色的权利了吗?
  看到她咬着嘴唇不说话,成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能出汗?这样的天气你还敢穿白色出来,也不怕等一会儿就变成透明中空装。”
  范黎黎呆呆地看着他,突然觉得眉毛又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五
  小小找了一个据说修眉很厉害的女生来辅导我。
  那女生说,修眉呢,首先是要把眉型画好,如此如此,圈圈叉叉。
  然后她又说,对于多余部分的眉毛,可以拔掉,也可以刮掉,这般这般,点点面面。
  于是我问她,如果拔眉毛的时候把皮肤弄得红肿发炎了怎么办?
  她愣了一下,很不可思议似的反问我说,谁会用那么大的劲啊?
  谁?就是小小啊。
  ——摘自范黎黎的农场手札
  
  余峰一向认为,失踪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月黑风高之时,人迹罕至之处。所以,当他发现范黎黎在他去买冰淇淋的三分钟时间里失踪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难道他今天早上他并没有接了黎黎来这里,或者是昨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去约黎黎来参加这次聚会?
  他拿着两只甜筒,感到茫然极了。
  “阿峰,你发什么呆?”
  余峰抬头,好似看到救星一般拉着成皓问道:“你刚才看见黎黎了吧,她是来这里了吧?”
  听到范黎黎的名字,成皓低叹了一声:“阿峰,下次你要是暂时离开她去办点什么事儿,记得要跟她说四个字:原地稍息。”
  “嘎?”余峰手里的甜筒在烈日下变了形,软软地流下甜腻的汁,也顺便把余峰的思绪黏成更加混乱的一团。
  “你别管了,我去找她,你先去跟大家集合吧。”成皓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很胸有成竹似的走掉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范黎黎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但是他就是知道,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她,就像以前的每一次。
  五分钟以后,他在湖边的一所房子后面找到了正在抱头嘤嘤哭泣的范黎黎。
  他蹲在她旁边,习惯性地安抚着她:“好了好了,乖,别哭了,我这不是找到你了吗?”
  可是范黎黎却并没有如往常一般马上破涕为笑。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她身子震了震,然后接着饮泣。
  “怎么了?”他伸出手想要拍拍她,哪知道他的手刚刚碰到她的肩膀,她就反应激烈地整个人向后缩去,差一点坐在了地上。
  “喂,你干什么?”他连忙帮她稳住身形,语气里有一些焦急,也有一些生气。他又不是妖怪,她躲得那么快干吗?
  可饶是这样,她仍然倔强地抱着头不看他,这让成皓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于是他不顾她的强烈抗议,伸手勾起她的脸蛋。
  她整张脸都红彤彤的--这是当然的,像今天这样热的天气里她还抱着脑袋哭,脸自然是要被憋红的。可是她脸上还有一个地方,比她的脸颊还要红。
  那个地方就位于她的额头下方,眉毛上方。
  “你拔眉毛了?!”成皓怪叫,怪不得今天看她有些别扭,原来是因为那两条浓黑英气的眉毛被她拔成了细细的娥眉,怎么看都觉得跟她不搭配。
  “我早就警告过你,叫你不要做怪,你非不听。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没有作怪的本钱,过敏性的疤痕体质,稍微磕着碰着还要肿三天呢,亏你下的去手拔。”他一面数落着黎黎,一面扶正了她的脸,仔细视察了一下灾情。看完之后,他露出了一个悲哀的表情,“得,你消停吧,这次至少有一个礼拜不能见人了。”
  范黎黎扁了扁嘴,差点又哭起来。她忍着疼拔眉毛还不是为了他,结果人家男主角根本不领情,她真是何苦来哉。
  “走吧,我送你回宿舍去。”估计她也没心思参加接下来的活动了,成皓晃了晃车钥匙,准备好人做到底。
  “不行。”范黎黎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样,硬是不肯起身。
  “你又怎么了?”他挑了挑眉毛,觉得今天的范黎黎不是一般的番。准是被余峰那小子给带坏了,他不满地想着,当初跟他在一起的黎黎可是很听话的。
  “我……不能站起来……”她紧盯着地面,本来已经很红的脸庞好像突然被火烧了似的又火烫了起来,而且热度一直延伸到了原本雪白的粉颈上。
  看到她这副怪异的德行,成皓疑惑地想了一下,然后倏地瞪大了眼:
  “你该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YiaiWRcXhGTZvBF - 2012-3-18 19:04:16 - ulbqlomhb
-----------------------------------------------------
RZzUXt  <a href=" http://rxxshbtdsoqg.com/";>rxxshbtdsoqg</a>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67,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