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梦幻彼岸]亡灵 BY叶翩然
 2007-2-9 15:29: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5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她叫王凌,当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里全身不由的一颤,所有的肌肉都紧张的收缩了起来,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直延升到每一个指尖。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她并不是很美丽,但不论神态还是举止都透着如水样的温柔,瘦弱的肩头似乎在等待着别人的关怀,只怕呵气大一点都会把她吹走。
  “什么事?”她扰了扰额头上乌黑的长发,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向身后追过来的女孩问。
  这个叫做小雨的女生一脸紧张的向四周看了一下,还好,她没有发现我。然后她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吗?咱们住的那个楼里闹鬼!”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王凌脸上一刹那闪过一丝紧张的神色,但她很快又恢复了一平如水的神色,似有似无的回答了一句:“哦。”
  “真的?你可别不信?他们都听到哭声,看到过鬼影。”小雨一脸的郑重。
  王凌反而笑了:“那怎么办?总不能搬出不去不租了,这里是咱们找到的最便宜的公寓楼。”
  小雨沉默不再出声,对于我们这些刚离开学校,在这陌生城市里打工的人来说,这里是我们满市找到的最好的公寓楼,地理位置合适,价格合适。
  两个人越走越远,我却心惊肉跳的发现王凌身后没有影子。
  她!竟然没有影子!
  我再次如掉进冰窑,面无人色的转过身来,颤抖着向天空望去。
  那里,那里冷清清的浮着一勾弯月,什么时候天竟不知不觉黑了。

  半夜里我被一阵哭声惊醒,黑暗之中,那哭声是如此的清晰,就浮在我的耳朵边,我翻了翻身,迷迷乎乎的想,怎么这会儿还有人哭?
  有人哭?我翻身坐了起来。
  那哭声还在,是一个女人的哭声,细细柔柔,但却又相当清晰。
  我不再犹豫,三下二下穿上衣服跳下床,拉开门就扑向张皓的房间。
  “张皓!张皓!醒醒!你听没有听见有人在哭?”我在门外大叫。
  就在我大叫的当中,还能清晰听得见断肠样的哭声。
  可是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我,睡的这样沉,我转身又去拍同租房的田雨的房间。
  “田雨!田雨!”回答我的依旧是一片死样的安静。
  他们?我发疯样的用力推开田雨的房间,顿时全身僵在那里,面前的房间里空无一人,田雨不知去了哪里。
  我又冲到张皓的房间里,我再也止不住,全身止不住的颤起来,这里也没有人!
  他们去了哪里?
  我满头大汗的转过头,入眼的是无边的黑暗。
  黑暗?为什么会是黑暗?我害怕黑暗!
  “嘤——”那无孔不入的哭声再次传来,我不能再呆在这里,我摸索着向门边走去,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离开这里!

  我们住的这一层楼走廊尽处是一大巨大的平台,天气好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上面聊天、打牌。
  这时候它成了我的避难所,我直接向那里跑了过去。
  平台上的门半掩着,透着清清淡淡的月光,光明!我一口气冲到那扇门前,伸手正欲去推门,一阵哭声却让我停了下来,那哭声,那哭声竟是从那平台上传来的。
  不!我转过头去,走廊漆黑没有尽头,一切都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我没有勇气冲入那片黑暗。
  怎么办?我壮着胆子向那扇门外看去。
  天呀!那里,我看到了什么,一个雪白的身影,乌黑的长发,正俯在平台一角,呜咽之声正是她发出的。
  我全身发抖,但却一步也不能移动,注视着她飘乎的身影一阵阵的发寒,冷,为什么这样的冷呀!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不再哭泣,转过头来,我本能的想逃跑,可是脚却象生了根,寸步难移,看着她的脸一点点的转过来。
  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一张苍白无色,借着月光我认出了她,是王凌。

  “小凌!”小雨气喘吁吁的追上王凌,神色紧张的四下看了一下才说:“你昨天有没有听见哭声。”
  王凌似乎抖了一下,我清楚的看见她的手轻轻抖了一下,然后神色如常的说:“没有。”
  “真的?”小雨几乎要哭出来:“吓死人了,我昨天听见了,小兰她们也听见了,大家都说要搬出这个公寓楼,就是它再便宜,也要搬走。太吓人了。”
  王凌习惯性的抚了抚发角,不经意的向我这边转过头来,我忙闪到一棵树后,她没有发现我。
  “我什么也没有听见,你们是自已在吓自己。”她淡淡的说。
  “你怎么会没有听到,昨天晚上你还去了卫生间去了了许久,你就一声也没听见?”她摇了摇王凌的手臂。
  “没有!”王凌的脸有些苍白,她似乎比前几天又瘦了许多,我的心莫明其妙的抖了一下,她为什么会瘦呀?
  “我是一定要搬走的,我和小兰她们说好了,这个星期六就搬走,怎么样,一起搬走吧。”小雨劝她。
  她沉默了,低着头没有出声,我紧张的一手汗,哭声就是她弄的,为什么还要她一起搬走,她可真会装呀。
  “不!”她坚定的摇了摇头:“你们搬走吧,我不会走的。”她说完不再理会小雨,匆匆的走开了。
  我的心开始抖,为什么不搬走?为什么?难道她是为了我?不!

  小雨她们搬走的那天下着雨,王凌站在搬家公司的汽车边看着,打着一把淡青的伞,青绿色的光芒反射到她脸上,越发苍白中透着青色。
  “小凌!跟我们一起走吧,昨天晚上我们大家又听见了哭声,以后我一走,可就只余你一个人了。”小雨拉住她的手。
  走!快走!我在心头大叫。
  “如果柳珲还在,他一定会让你走的,走吧!”小雨扯了她的手说。
  柳珲?我一愣,这个名字为什么如此的熟悉,仔细想了想,没有想清楚什么。
  王凌脸上浮现出一种绝望的神色,肩头在风中轻轻的抖,雨丝漫过伞拂了她一脸,细细的水珠顺着她的眼角落下,分不清是泪是水,我完全忘了怕,呆呆的注视着。
  汽车终于远去了,诺大的一个院子里只余下了王凌一个人,她静静的站着,望着远去的汽车,宛若风中的一片秋叶,一种难言的凄楚涌上我的心头。
  但很快,她转过脸来,乌黑的双眼里竟溢满了笑意,这个笑意从她的眼睛开始,一点点的曼延,从嘴角到眼角,一直到整个面孔,如同刹时吹过的风,把飘动的旗帜展开,她的笑容是如此的舒展,我却如同落入冰窑般寒冷。
  
  六
  
  她的脚步很轻快,青绿色的伞在她手中飞快的转着,上面的雨滴飞溅了出去,有几滴掠过我的头顶。
  十月的雨已带着寒气,她只穿了单薄的衣服,在风里摇摆着,她竟是不怕冷的。
  她走进了一家超市,超市门上的灯有些刺眼,我向黑暗之中躲了躲。
  她去了很久,久的我都以为她从另一个门走掉了,她却忽然出来了,手里拎了一大包东西,隔着袋子,我不清买的什么。
  她依旧用一种轻快的步子走着,不时低声吭上几句歌,她为什么这样高兴?我抱紧了双肩,风真的很冷。
  明明向左是回公寓的路,她却向右转了过去,她要做什么去?
  她一直向前走,穿过了两道街,最后停在一家服装店外,久久的站着,那家店的玻璃橱窗里一个模特身上穿着一件淡红的风衣,塑料模特透过玻璃向她虚假的笑着。
  “这不是那个学生吗?”店员姑娘出来关门看见了王凌,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没事了?”店员姑娘冲她微笑:“那天同你一起的男生是你的男朋友吧,那天他可是死命的把你推到一边,真让人感动,他不要紧吧?那天的车祸可把人吓死了。”
  王凌咬着嘴唇没有出声,然后忽然捂着嘴转头飞快的跑开了,店员姑娘愣在了那里。
  我匆匆的跟在她后面,她怎么了?她又在哭?我全身一颤一颤的,真怕她哭!
  
  七
  
  “吱”的一声巨响,一辆汽车停了下来,司机冲着倒在路边的王凌大喝:“混蛋!不要命了!”
  她只顾哭,没有看见迎面而来的汽车,我用力的把她推了出去,然后飞快的躲到了车后。
  她没有理会那个司机,满脸不信任的爬了起来,四下打量着,似乎在寻找什么?她在找什么?她手中拎的东西不就在她脚下吗?
  她来回转着寻找,终于什么也没有找到,然后她呆呆的站在那里。
  “你找什么呢?”司机终于忍不住大喝了一声。
  她把目光回拢过来呆呆的注视着司机,然后忽然放声大哭,满道街的人都停下了脚步注视着她,她就那样不顾形象的大哭,冲着司机的脸。
  又来了!她就这一招,我暗想。
  果然那个司机悻悻然的低骂了几句,把车开走了。
  她还在哭,伞也丢到了一旁,衣裙的泥湿漉漉的,有一个象学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把伞撑在她的头顶,满眼怜悯的注视着她。
  我认得,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小朋,一个一直暗恋她的人。
  我不知道他们准备站多走,我是没有力气再站下去,拖了沉重的脚步回到公寓楼,倒头扑倒在床上,我好累呀!
  
  八
  
  哭声!又是哭声!我爬了起来。
  穿过漆黑的长廊,我再次站到了半开的平台门边。
  雨中,她依旧穿了身雪白的衣裙蹲在那里哭,她的面前摆了许多东西,都是她从超市买回来的。
  我一直站在那里,一阵风将我面前的门吹开,我全身一颤,想躲起来,已来不及了。
  她很快的转过身来,风将她的长发撩起,她的脸苍白如纸,眼角带挂着泪花,但唇边已绽开一个笑容。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如此悠长而沉重的声音,穿透我的耳膜沉甸到我内心深处,她一直在等待的果然是我!
  “我就知道你会来!”她的手没有温度的从我的脸上滑过,口中的气息扑到我的脸上痒痒的。
  我一动不动,呆呆注视着她。
  “现在她们都走了,这里只余下我们两个,你是不是这样才会来看我?”她微笑着,带着梦魇的神态。
  “你看,我带了许多你爱吃的东西,你是不是很高兴?”她继续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她收了笑容问,忽然很凄迷,眼神里透着紧张和担心:“你是不是在责怪我,责怪我非要你同我一起去看那件风衣?是不是?哦!”她用手捂住了双眼,蹲了下去,放声大哭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责怪我的,会生我的气的。如果不是我,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喉头里发来出任何声音,心却象被石头压住,不能跳动,伸出双手去抱她那单薄的双肩,手臂却穿过她的身体而过。
  
  九
  
  我?
  时光在眼前飞速的滑过,我紧闭了双眼,车祸之中,我紧紧把她推向一边,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呼声,看见满天的血光。
  “不!王凌!我重来没有恨过你,我多么高兴能同你一起去看那件风衣,我更希望能把它买给你,可是我却永远不能同你在一起,你不要再哭了,我就是不想看你的泪水才不想离开的,你不要再哭了,好吗?”我轻轻的说,这些话在的喉头滚了好久才流了出来,如同雨滴般打在她的肩头。
  她猛的抬起头来,注视着我,她乌黑的双眼里,有一扇空洞的门。
  “小凌!”随着一声大喝,我迅速的退到了平台的一角,从走廊里跑来一个男生,是小朋。
  “你没有事吧!小雨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你一个人在这里,便一路跑过来了,你不要紧吧!”他冲过来,拉起还蹲在地上的王凌。
  王凌有些茫然的看着他,许久,微笑道:“他来了,他同我说了一堆的话,真的。”
  小朋没有吭声,默默注视了她半天才问:“是吗?他说了什么?”
  “他说,不要哭!”王凌的泪水再次飞出。
  她听到我说话了,我放下心来,轻轻吁了口气,就在这时,我感觉全身一轻,一阵风将我吹了起来,我在雨中轻轻的飘荡着,心里再没有了负担。
  我越升越高,依旧可以看见他们站在平台上,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看到了我!如春天的温暖般注视着我。
  远处车水马流,街灯闪烁着,这如梦般的秋雨之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