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青春本馆]爱你能有几分痴 BY药师三叶
 2007-2-9 15:39:5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6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已经无法看清五月的影子。毫无知觉的把日历翻过一页,竟不能记起今天是星期几。
  上帝造物共用了七天。而她,从得知自己失恋到结束哀悼不过是用了其中的二千零十六份之一,即五分钟。
  早上,从带点清冷的床上醒来。看看放在枕边的手表,时针直指8点。不禁惊跳起来!要迟到了!踢着拖鞋边想能什么借口可推搪。快走出房间时才发现,今天是休假日。
  每月里仅有的2天啊!心中哀号着倒在床上,盘算该怎么度过硕果仅存般珍贵的悠闲?默然半分钟,决定用睡眠以表重视。
  抱着凉被翻身,依稀已进入半睡眠状态。刺耳的铃声却在此时响。伸手往床头摸索,才记起原来自己没有闹钟。转头看床头柜上的电话,可以断定,凶手,就是它了!
  “喂?”
  “尹姐,工程量清单在哪儿?”公司里打来的,好声好气应付一番。倒头再睡。
  之后的第5通电话终于激起民愤。她发出就义牺牲前的豪勇大叫:“别再打来了!我马上回去还不行吗?”
  做牛做马累了一整天,到半夜才拖着牛步打开家门。然后发现,一名美女占据着自家沙发,且横眉竖眼挑眉冷瞥过来:“姓尹的!你一整天到哪里去了?”
  “啊?”好冷的眼神!好重的杀气!
  “家里没人,打电话也不接!”美女怒发冲冠,只差面目狰狞:“也不知道别人担心!”
  “担心?”担心干吗?
  “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啊?哦!记起来了,不就是男朋友结婚的日子嘛?该说是前任男朋友乐,交往3年,在一个星期前知道他要结婚,新娘不是她。
  “我有收到请柬,也说过恭喜了。但没时间去。” 忙死了!那有时间去看路人甲乙丙表演风花雪月。
  “谁跟你说这个了?”
  要不然是哪个?看看美女隐约留着泪痕的脸,她恍然大悟:“你怕我会去自杀?别傻了!”值得吗?人生若有七十年,她才过了三份之一。花花世界多姿多彩,她绝没想过这么快就脱离如此红尘。
  “毕竟你们也一起三年了。”轻言细语的,美女对着她说:“我以为你很爱他。”
  爱吗?她偏首,想了想:“曾经是爱过。然后他说要分手的时候刚好发现不再爱了。”说得似真亦假,云淡风清。
  既然当事人如是说,看来是不当一回事了,美女终于放下心来。
  “今天你到底躲到那里去了?”但临行前不忘追究。
  躲?她喷笑:“躲什么?我回公司加班。”
  “因为太爱工作了才被甩的!肯定是!”站在门前仍旧能听见逐渐消失在楼梯间的自言自语,不禁大乐。
  笑着摇头,自然想起分手原因。他想结婚,她不想。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声再见,从此各自精彩,如此而已。
  只是无法意料到流言霏霏的速度足以媲美光速,不到三天时间全公司上下皆知她被甩掉的消息。把她视作被陈世美抛弃的糟糠妻秦香莲,怜悯同情者有之;幸灾乐祸掩着半边嘴偷笑的也大有人在。乐得她甘于借工作之便奔跑各个部门,感受人情冷暖,百般嘴脸。
  笑到最后总算记得要找出始作俑者。找出来,感谢她(或他)在沉闷工作中提供娱乐以供消遣。
  各部门逐一询查一遍,然后元凶位置锁定总务部内,正是她的工作地点。
  左右思量,新进的小妹不可能有消息来源。手下几个人似乎没那个胆量……扳手指1234数下去,只剩下号称是她学长(其实也不过是同校兼同系前几届校友罢了)的同事胡某人。
   胡某人自然为男,行年大概三十尚未娶妻。外表看起来挺诚实稳重,实际上亦算可靠。就是脑筋迂腐了点,太过正直。听闻他正当年少气盛时因不愿被说是攀上高枝而拒绝了某董事准备为其女儿牵线的好意,故而被下放到这高不成低不就的部门当个小主任,几年不见升迁。
  为何怀疑他?理由有三:
  一,他认识她的前任男朋友,消息源头自有之。
  二,他的头衔比她算是高了那么一阶,不怕她会打击报复。
  三,也是最可疑的一点。那家伙居然这几天老是避她。她在东他肯定在西,她在楼下他自然不敢下楼去。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天衣无缝,世间太平无事的样子。
  现下在走廊里迎面相遇,他忙不迭地把脸撇到一边装做看不见的动作说多假就有多假!
  想她平日都是以温柔顺和一面见人,能有多可怕?干吗他就是一副怕遇洪水猛兽的死样子?分明做贼心虚!
  心里冷哼着,脸上却端起微笑迎上去:“主任,下午开会的资料已经整理好,你要先看一下吗?”
  “不、不用了。”某人眼光游移闪躲,就是不敢看她的脸:“借过一下好吗?”
  “借?能还吗?”
  “……”静默半刻,他忽地双手合十,弯腰低头:“对不起!”
  咦?吓她一跳!她还没开始兴师问罪,他就自动坦白交代了?真没意思。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故意反问,看他怎么说。
  前后张望一番,确定没有闲杂人等侍机在旁偷听才道:“我知道你已经听到公司里的人都在说你跟志宏分手的事情,但请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说出去的!”
  “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停顿,斜睇他松口气的表情再笑咪咪说:“但我确信你是有心的!”
  他大呼冤枉:“绝对不是!”
  她了然的拍拍他肩膀,亲切而怜悯:“我知道你是有点嫉妒我。”
  “妒忌?”活题切换得这么快,他头脑有点跟不上啦!
  “因为,同是被抛弃的人,我能名正言顺地接受别人的同情。而你,只能躲在阴暗角落独自饮泣。差距使你深感不平衡,我完全能理解你的感受。”
  “抛弃?”呆呆的变成鹦鹉学舌,他一再重复她话里的字词,咀嚼再三才记得反驳:“你误会了!我跟志宏要娶的新娘根本就不认识!”
  “跟那女的有什么关系啦?”凉凉一句换来他满面愕然,忍笑得快内伤,心里却很爽:“我是说你跟宏志。你也被宏志抛弃了。”
  沉默……不在沉默里爆发(指他),就是在沉默里灭亡(是指她)。背诵着鲁名人的至理名言,她静待他的反应。
  怒骂动粗,拂袖而去,哭笑不得……他选择那种?
  无论选择那种都不及现实中的这种来得突然。只见他楞楞望着她半刻,猛然拔腿就跑。跑掉也就算了,偏偏好死不死恰恰让她看见他眼里忍不住掉出来的眼泪。
  眼泪,是眼泪耶!
  这下换她愕然,呆在原地久久,才呐呐开口:“不、不会吧?居然……”居然给她猜个正着了?!
  她随便说说而已……要是知道自己的直觉(?)那么准,早就该去买彩票的!
  
  2
  
  看着她扼腕的动作,样子很美女,名字确实也是叫眉缕的美女朋友一脸古怪:“你干吗?约我出来吃饭就是为了表演新学的擒拿手给我看?”
  她把手藏到桌下,清清嗓子,说:“不是,我是想找你商量一件事情。”
  “哦?”柳眉一挑,不得不承认好奇心已被撩拨起来:“你居然会找人商量事情?”
  “其实嘛也不能说是商量,是请教才对。”
  “请教?”眉头挑得更高,几乎压不下转头从餐厅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外面看看天是不是要下红雨了的冲动,眉缕深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忍住尖叫:“你要请教我什么,不,不对,你要向我请教什么?”糟糕,开始语无伦次了。
  “你是编辑,应该看过不少关于那方面的东西。”
  “什么东西?”话说一半不说一半,吊人胃口哦?
  她踌措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说:“我想我遇到一个同志了。”
  “同志?什么同……哦!”慢半拍的领悟过来,眉缕兴致勃勃问:“是谁?在那里?我认识吗?”
  “你干吗这么兴奋?”拉回被抓得紧紧的手,她狐疑地打量朋友过度闪亮的眼睛。直觉得恐怖!
  “呵呵呵——不好意思,我是反应过度了点,请你继续。”
  “唔,我想你也认识他吧,虽然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很不应该……”但不让她说出来,憋在心里确实难受:“记得以前跟你提过的学长吗?就是跟我同一个部门工作的那个。”
  “当然记得!胡学歉嘛!”
  眉缕的记忆有这么好?她耸肩:“我说的同志就是他了?……”等了半天,怎么没反应?抬眼,被朋友的目瞪口呆吓了一跳:“你干吗?”
  回过神来,整整惊吓过度的五官:“就、就是他?”
  问题得到肯定答案。
  眉缕断然:“不可能!”
  “可是今天……”前因后果复述一遍,她不服反问:“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美女朋友叹息:“真不知道你是迟钝还是装傻。难道你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你?”
  ……!
  目瞪口呆来到她脸上。她只觉难以接受,拍案低叫:“怎么可能?!”
  
  3
  
  自是没有可能。眉缕当下承认不过是胡乱猜测信口开河,并好言奉劝她请勿自作多情,往自己脸上贴金云云。
  碍于公众场所,不便把胡说八道者扁成猪头,转移目标向美女荷包下手,刮去一顿饭钱外带车费。
  回到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碰巧所住公寓的楼梯灯寿终正寝,只得一边想着恐怖片子里的经典镜头,一边摸黑探路慢慢往上走去。千辛万苦终于摸到家门,正想喘口气间,忽闻身后一声低唤:“尹琪?”
  “喝!?”她吓得脚下一个不稳,手中挽袋反射性甩出一道弧度……“噼啪”!听声响似是正中面门……她记得买这挽袋正是看中那硬制皮质……缩缩肩,替受害者感到“痛”惜。
  就着马路上反射进走廊的微弱灯光看清受害者的尊容,正是跟美女朋友提及的话题人物。自觉于情于理也该慰问一番……即使包含的是百分之一百二十假情假义。
  “你没事吧,学长?”
  被手掌捂住的面庞传来几声低咕:“你说呢?”
  再缩缩肩,她呵呵傻笑:“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本来是想来道歉的。”
  “本来?”有语病哦!
  胡学谦从地上爬起,手仍旧捂着痛处:“现在大家已经扯平了。”
  扯平?唔,声音听起来有点火气,还是不要太接近比较好。
  偷偷后退几步,挨到门边:“那,请学长早点回去休息吧,晚安!再见!不送!”摸到钥匙!摸到门把!闪人!
  “等一下。”
  果然……失败了……闪身入屋的前一瞬间被叫住,功败垂成。她挫败的在心口暗捶几下,转身笑问:“学长还有什么事吗?”
  一直捂住脸的手放下,微光下,平日沉稳老实的轮廓竟阴深非常。而言辞间是极为熟悉的犹豫闪烁:“那件事,你没告诉别人吧?”
  “什么事?”
  一阵沉默过后,又是间间断断的遮掩:“就是,今天你说的那个……”
  哪个?今天的对话在脑海里倒带重播一次,恍然大悟!
  “你是说……”她真的无端猜中了他的秘密……性向。早该去买彩票的!
  他急急打断下面的说话:“总之,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看他逼切眼神,如果不答应会不会被杀人灭口?不由得想到报纸上刊登的碎尸案或纸箱藏尸案……一阵寒颤!为自个儿人安全着想,她只能呆呆点头,并自动高举三只手指向天发誓:“我答应你,以后,”今天告诉别人的不算“不会泄露出半个字!”
  他满意的点点头,似乎甚感安慰:“一切拜托了。那,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晚晚晚安!”确定他真的离开后,她才敢软软摊在门边。全身一点气力都使不上……“这是……什么世道啊?”她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
  
  4
  
  任她抓破了头也想不出究竟来。为什么她要维持若无其事的表情跟据说是前情敌的某(男)人同桌吃饭?
  而且是ONE BY ONE?
  明明上星期才受他威胁,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饭友”了?什么时候她跟他的交情开始变得深厚,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察觉?
  说不定……他是就近监视,以防她不慎把“秘密”泄露出去?
  她是随便把他人私隐四处广播的大嘴巴吗?居然对她的高尚品德有所质疑!哼!
  努力把手中一碗白饭想象成是某人的脸,我戳我戳我用力戳!
  “你吃饱了?”戳得正是兴高采烈,对面某人忽然发话:“不吃就别浪费。”很是顺手的把碗夺过举筷快扒,顷刻小山般尖尖的白饭只剩下一片平原。
  我的饭……眼睁睁看着食粮落入他人肚中,若叫他还来恐怕真会收回一团残渣——吐出来的。她只得含泪恨恨咬筷子泄愤。
  她的牙齿开始隐隐作痛时他也把桌面上能吃的一扫而空。趁着喝茶的空隙她决定给他晓以大义,动之以情,讨论人生大道理。
  该怎么说呢……思索片刻,灵光一闪,好,就这样决定!
  “你是不是有点讨厌我?”眼神必须要落寞!语气一定要无奈!至于眼耳口鼻能表现得多镇静就要多镇静!务必体现出内心弱小外表坚强的小女子风范。
  “其实你这样待我有什么意义?毕竟我跟宏志已无瓜葛,你要恨他就去恨吧。没必要在我身上去找他的影子。”
  唔,鸡皮疙瘩有点冒上来了,背诵剧本台词果然是件非常为难的事情。她决定开始尊敬演员这个职业。
  偷偷抬眼看对面的他,怎么没有反应?哦,该是想不到她会开门见山,一针见血指出盲点(?),所以一时应对不上吧?
  再接再励!
  “我不知道你放下的感情有多深,也没资格权你全部放弃。我只想说一句,人总需要学会忘记某些事情,好让自己继续活下去。无论你说今天是怎样的爱他,我相信。但爱一个人能有几分痴心?得不到回应,然后遗忘,直到某年某月某日,你已不再将他想起。”寒啊!把小说台词改得语无伦次还必须坚持用认真表情说下去,真是受不了……!
  冷场半晌,他终于有所应答:“所以你可以对他的背叛一笑置之?”
  背叛?有这么严重吗?她抓抓头:“不能说是背叛啦,反正分手双方都有责任。可能是我表现得太冷静,让他感到只有他在付出,却得不到一点回报,所以……”
  “期望得到回报也许是因为爱得不够深。”肯定!明了!甚至带点自虐倾向的语言斩钉截铁地从他口中说出来,当场嚎得她一愣一愣的。
  也许是眼花,怎么会觉得说这种说话的他认真得让人只觉怜悯?
  摇摇头,一半是为甩去脑袋里荒谬的想法,一半是反对他的观点:“如果爱一个人不求回报,还爱他干吗?”干脆把爱人的照片挂在神台上早午晚三餐膜拜算了!不对,求神拜佛都是想得到好处,这个比喻不当……“而且,怎么才叫爱得深呢?爱人如同爱着自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若要说爱人胜过爱自己,我根本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光景。”爱得连自己都不是自己,爱得连尊严和自我都抛弃,这样的爱情有什么意义?
  “还有,别说什么‘只要他得到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了’,恶!连幸福都不是自己的真能感到‘幸福’吗?”呼,好喘!说得她口干舌燥,若他还是坚持己见,她就、她就……她就不管了啦!
  “茶。”默默推过杯子,看她一口气“咕噜咕噜”的把茶水全喝下去,他淡然道:“这是歪理。”
  无视她的白眼,他继而笑着:“但我暂时无法辩驳你的理论,等我想到怎么反驳再继续讨论。”
  牛!牵到北极还是牛!
  狠狠的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她心中暗暗骂着。
  忽然想起,说了这么多,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啊!
  她趴在桌子上无声惨叫着:“明天!明天一定要摆脱你!”
  
  5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直到半年后的今天, 为什么始终摆脱不了他的纠缠?她百思不得其解。依她的性格,早该把他踢到十万八千里远,那容得此等妖孽在她眼前放肆!
  放肆,没错,是放肆。上至该不该接受别人追求,下至今天的晚饭该回家吃还是外面吃,他都要伸出手管管闲事才觉得高兴。她又不是他女儿,管那么多干吗!不,她是知书达礼大方成熟的现代女子,不能用如此不识好歹的词来形容关心自己的人,因为他……
  “简直是变态!”玻璃杯被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幸好里面的内容物早已喝得一滴不剩,否则又会被洁癖成性的美女朋友皱起眉头赏给几个白眼。
  “我真的受不了了!”她双手曲成爪频临抓狂状:“他在眼红什么劲儿啊?人家女孩子收到别人送的花是平常事情,他是男的耶!为什么非要一副恨不得把花烧成灰的妒忌样!”害那送花小弟苍白着脸落荒而逃仿佛身后有狗在追。“你说,你说他是不是很有问题?”
  “是哦,很有问题。”眉缕心不在焉地附和,包含百分之一百的敷衍。 
  吼!居然不理她。她怒目横视慢悠悠品尝花茶中的朋友,非常非常不满意她的回应。“你有没有认真在听我说?”
  “有啊。”美女放下杯子,竖起手指:“今天晚上你提起他一共有16次,除了抱怨他管你瞪你蔑视你妒忌你之外,没有更新鲜的动态了吗?这半年来每次跟你聚在一起,你总是向我发泄,我听得都能背了。”
  她滞了滞,才说:“那是你没有被他荼毒过,所以不知道我的苦!”
  “我被你荼毒已经够苦了。”毫不留情的吐槽,又换来几下瞪视。眉缕不在意地耸肩,望望手表:“喂,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不怕他查勤?”
  “什么查勤啊!我现在是出来花天酒地吗?而且才10点而已……”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不争气地尖声响起。
  对美女挑衅的眼神吐吐舌头,没好气的按下通话键:“喂?干吗?我在哪里?在哪里你管得着吗?来接我?不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就是不要!别罗嗦!”狠狠地挂上电话,刚好对上朋友“看吧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不由得一阵气闷:“回去了,害我都没心情继续聊天。”
  美女无所谓的笑笑:“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某人要登寻人启事喽。”
  瞪了朋友几眼,她站起来就走,只留下帐单和一句话:“今天你请客!”
  拖拖踢踢回到家,丝毫不意外在刚进门口就接到他的电话:“干吗啦!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来!在哪里?在家里啊。姓胡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妈派来的间谍,要随时掌握我的行踪哦?是有点烦,所以你以后千万不能这样对别的女孩子,要不然很容易会让人家误会。误会什么?误会你暗恋我啊!”
  电话线那端一阵静默,久久不发出声响。她有点害怕起来,结结巴巴嚷着:“学长?你没事吧?没事就吭一声。”
  电话里终于有了声响,她听了急急叫道:“明天再说?什么明天再说?要说就马上说!”最讨厌他说话说一半不说一半,吊起她的胃口不说,还害她心跳猛然加速以为自己得心脏病了。
  “你不说?好,你不说以后就不用再说了!”给他三分钟时间考虑,看他说还是不说!
  
  6
  
  “那最后他有没有说呢?”又是与美女朋友聚会的午后,阳光灿烂一如她的心情。
  她嘿嘿笑着,甜腻的表情已经是回答,无须用语言表达。
  “唔,容我为他的勇敢与牺牲献上最崇高的敬意。”举杯,致敬。
  她拍下朋友嬉戏的手,眯起狐疑的眼:“怎么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意外?”
  眉缕笑了,是阴谋得逞的微笑:“我早知道他喜欢你啊。”
  “你知道?为什么你知道而我不知道?”不信!不信!
  “唔,谁叫你没有参加前任男朋友的婚宴呢?”眉缕明显是得意扬扬的炫耀:“他在给新郎敬酒的时候嗓门很大的跟新郎说‘你不懂得痴心,但我懂得,所以,以后尹琪将会是我的’。”
  她双手扶住惊红的脸颊:“他真的这么说?” 好丢脸!“我以后都不要见人了啦!”
  慢着,狐疑的视线再次移向美女:“那我第一次跟你提起他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喜欢看你被管得死死的样子。”理直气壮的说着,并哈哈哈大笑起来!“你终于得报应了,看你以后还敢没心没肺!”
  哼!什么叫不敢?她不驯的挑眉。但想想,自己似乎没有能反攻的余地,戴在手上的订婚戒指闪闪发亮晃花了她的眼……哭泣……
  转念一想,她看着眉缕意气风发的脸,心下暗暗盘算:“下回该我设计你了!等着瞧吧!”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4,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