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校园物语]MAN火煮相思 BY醉笙
 2007-2-9 15:45: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0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阿MAN
  
  我的名字叫阿MAN,不过却不是男人。
  “没差啦,男人婆一个。”
  发言的人是我男朋友,名叫汪鸣远,我和他在一个学校,他学的是表演专业,我的专业是编剧。
  “阿MAN,这出戏最后一场一定要我和鸣远在一起吗?”同是表演系的姚颖芸端坐在化妆镜前,表情是她一贯地傻笑。
  我翻开剧本,将其中几处台词修改完,把笔别在耳后,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后我才大咧咧地蹲在一边挑选着饭盒,趁空闲回答颖芸的问题。
  “对。”今天的番茄炒蛋不错。
  “可是我扮演的是第三者,你才是女主角,哪有女主角才出了两场戏就OVER的?”
  我暗笑一声,将炒蛋满满地塞进嘴里。
  为了两个月后的校庆,各大专业联合拍摄短片,我当然也不能示弱。于是力邀鸣远和他的朋友加盟。可是他们却阴损地偏要我穿上白丝裙扮演女一号,否则一切免谈?就说表演系没一个好人,可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先来个全盘答应,再回家大修剧本。哼哼,给你们个早早死翘翘的女一号,看你们又能如何?
  “没关系,你照演就好了,我保证效果超灵。”我对着颖芸比上一个V的手势。
  “你听她的才怪。”啊哦,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鸣远将我的饭盒抢去,大大咬上一口,“说穿了她就是在耍赖。”
  我对他挑挑眉:“不是说约了人打篮球吗?再不去要迟到咯。”
  “是,这就出发。”他挑了个鳗鱼饭递给我,“番茄炒蛋还满好吃的,你就吃鳗鱼吧。”
  我努了努嘴没吭声,背起包跟在他身后,他有着宽阔的后背,是个天生的衣架子。说我不贪恋男色是不可能的,但和鸣远交往了三年,他居然不知道我对鳗鱼过敏,我不禁有些失望。
  
  不是我小看表演系的男生,但和鸣远恋爱之前我一直没口德地称呼他们为“绣花枕头”,和鸣远在一起才稍有收敛。但眼下我看着他们比分节节落后,更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没有错。
  “防守,防守!喂,那个12号你在干嘛啊?”享受家属待遇坐在替补席上的我,不顾旁人的眼光扯开嗓子就是一阵猛喊。
  “你们猪啊,怎么又让他们进了。”
  我懊恼地喊着,发现刚刚进球的男生用一双饶有笑意地眼睛看着我。我当下一震,哇噻,这还是个男人吗?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呸,娘娘腔!虽然他长得并不女气,但我却见不得鸣远被他压着打。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娘娘腔的队友笑了出来:“你也算美女?”
  我刚要争辩,却见娘娘腔敛容斥责了队友一声,对我颔首道歉。我当下也不好发作,只能别过脸来个眼不见为净,却被一旁对方的拉拉队吓了一跳。
  “王子,王子,我们爱你!王子,王子,再进一个!”
  “王子?”我瞪大眼,哪里哪里?
  拉拉队队长见我如此愚昧,便卖力地为我解说起来:“刚才进球的6号就是我们政治系的王子庞烨博。”
  “6号?”我稍一搜索就了然,“哦~那个娘娘腔啊。”
  队长立即双手叉腰怒视我:“什么娘娘腔?庞学长不论长相、学习还是体育都是一流,对女生还特别温柔……”
  趁她还没完全花痴起来,我追问:“那为什么要叫他王子?”
  “因为他长得像李律王子啊。”
  “李律?”又是谁?
  队长惊呆得像看到外星人:“你居然没有看过《宫》?”
  “我……”球场上的变数让我停了口,由于对方犯规,鸣远一脸痛苦地倒在地板上。
  我赶忙冲上去:“鸣远,怎么样?”
  “脚伤了。”
  “同学,是我队友不好,我扶你到场边吧。”我一抬头,娘娘腔正友好地伸出手。
  我一把将他的手推开,装什么好人。
  “我们队里有人,不麻烦了。”
  在大家的七手八脚下,鸣远被扶到了替补席。
  “鸣远,你还能不能打?”队长问道。
  “好像抽筋了,应该可以坚持。”虽然他如此说着,我还是见到了他额际的薄汗,情况似乎不像他说的那般轻松。
  队长沉吟了一会儿:“要不今天就认输了吧。”
  由于只是普通的练习赛,并没有替补的队员,看来不结束也不行了,我也不愿鸣远的伤势加重。
  正在这时娘娘腔走了过来,对着队长说:“同学,今天就到这里吧,有空我们再比过。”
  不知为何他这番和风细雨,我听来却刺耳得狠,再加上他那无害的笑容,刺激我跳了起来:“我们不需要你们施舍,比赛还没有完。”
  我看了一眼记分牌:“还有十五分钟才知道鹿死谁手。”
  “可是你们似乎……”他看了鸣远一眼。
  “我能支持。”看着鸣远挣扎地站起,我将他按倒椅子上。
  “把球衣脱下来。”我说道。
  “什么?”
  见鸣远傻傻地看着我,我动手将他的球衣脱了下来,利落地套在身上。
  “现在人够了。”
  “你……”
  “还愣着干嘛?准备啊。”好歹高中时我也是校队主力,我瞄了娘娘腔一眼,他似刚刚转过神来一般冲我笑着,我却倨傲地将头扬得高高。
  
  比赛渐渐变得好看起来,两队的比分成交替增长。由于我顶替鸣远的位子,就刚好娘娘腔打对抗。我一声“进攻”,我们队立即大军压上,我运着球,和娘娘腔对恃,一个假动作顺利地晃过他,三步上篮接着就是一阵叫好声。
  我却高兴不起来,看着娘娘腔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径直走到他身边。
  “为什么让我?”刚才是他故意在左侧留出一个空档让我过人。
  娘娘腔温和一笑:“记住,下次我就不会让你了。”
  哼,我也对他比出拇指,方向却是朝下。
  最后的30秒,比分打到42平,球在对方手上,我们全线防守。我料到对方肯定会把球传到娘娘腔手上,于是步步紧逼防守,不让他有接球的机会。就在我暗自高兴,时间正一秒一秒地过去,比赛将拉入加时赛时,娘娘腔居然原地跳起,我也跳起防守飞来的球,但奈何身高上的差距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球稳稳接住。他拿到球也不做调整就即刻出手,我正笑他太过自大,球已经应声入网。
  “我说过不会再让你。”
  比赛结束,42比44,我们输了。
  “还好,输得不是太难看。”我耸耸肩,在对手面前故意洒脱。
  娘娘腔擦去脸上的汗:“虽然我们赢了今天的比赛,不过MVP却是非你莫属。”
  呵,还挺会说话的,这话我喜欢,我立即喜形于色,看他也没那么不顺眼了,虽然他眉目清秀、皮肤白皙,不过体型也算高大,双臂也健硕有力,从和他的对抗中我就知道他不是软脚虾一个。我有些惺惺相惜起来,毕竟他篮球打得不错。
  “我叫庞烨博,不介意做个朋友吧?”他将手掌伸向我。
  “大名鼎鼎,王子殿下。”我现学现卖,很高兴看到他的尴尬,举起手掌也迎了上去却在快要接触他的掌心时,故意偏离方向,让他落空。
  “走了,王子殿下,下次要赢你。”
  我走到场边,却不见了鸣远的身影。想到他还带伤的腿,我意识到自己这个女朋友并不太尽责。
  
  此后,我和鸣远谁都没有提起比赛那天的事,我自觉并没有做错事,却总觉得亏欠了他。好在我天生豁达的性格让我俩的尴尬很快消散开去。
  “你哪是豁达?你是粗心大意。”我的钱包第N次落在教室,鸣远摇着头对我无可奈何。
  “吃饭皇帝大,吃了饭你再教训我?”我牵着他来到食堂最好吃的盖浇饭窗口前,这里人山人海的情景便可知口味一流。
  “你要吃大份还是小份?”鸣远问我。
  “当然是大份!小份哪里吃得饱!”我大声嚷道。
  同一时间有男音清晰道:“阿姨,给我两个小份。”
  安静。
  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安静起来,接着就是有人轻笑起来。我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到底是哪个男人秀气地吃个小份就饱了?
  那个男生好像也意识到了,转过头寻找那个大胃王。
  “是你?”
  “是你?”
  我和他异口同声,不是那个娘娘腔王子还会有谁?
  “这不是鸣远吗?你女朋友胃口不错嘛。”有人对着鸣远开玩笑,我看到鸣远立即垮下的脸。
  “我吃两个小份,其实也和你差不多。”娘娘腔不顾他身边一脸莫名其妙的同学继续说:“因为我觉得打两个会多一点。”
  在一阵哄笑下,娘娘腔和他的同学端着饭走了出去。我知道他是为了帮我解围才这么说的,心下一阵感激。
  “到我们了。”鸣远推推我。
  看到美味的盖浇饭,我还是扮不来淑女,大声地对着阿姨叫道:“给我一份大份的辣鸡腿盖浇饭!”
  
  礼堂里,我编导的爱情剧正在上演,看着剧末鸣远和颖芸抱作一团,我还没心没肺地鼓着掌。鸣远突然朝我这里射来一眼,我看到他立即大力地挥手,他的表情却有些无奈。我愣了一会儿,却归咎于他这阵子太累了。端起我亲手做的鸡汤向后台跑去,见到鸣远我还没说话便被他拉着来到了礼堂的后门,面对着学生湖上满眼的萤火虫,我兴致高昂。
  “鸣远鸣远,你看,有萤火虫!”
  “你看错了,那是磷光。”
  我挥着手:“胡说什么,这又不是墓地,哪来的磷光。”
  “阿MAN。”鸣远喊着我的名字,牵着我的手渐渐松开,“不错,这里确实不是墓地,但我们的爱情却走到了尽头。我们,分手吧。”
  他的脸埋没在阴影中,我看不清,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强笑道:“鸣远,我们的戏完结了,你还说什么对白啊?”
  “阿MAN,你知道吗?是你编了一出戏,把我真的推向了另一个女人。”
  我退后了一步,脑中轰然一声巨响:“是颖芸吗?”
  他点点头:“之所以现在才告诉你,就是希望能最后帮你把作品完成。”
  “还真谢谢你们的好心。”我冷笑,“为什么背叛我?”
  鸣远抬起头,我这才看到他满脸的受伤。真是好笑,明明是他伤害了我,为何却可以扮出一副我抛弃他的模样,不愧是表演系的高材生。
  “阿MAN,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合适,你太不修边幅,大大咧咧,你从不考虑我的心情。你看看你,一头乱发,蓬松松地从不知打理。”
  “你见到我那天我就是如此。”我委屈,我不甘,这男人陌生得不似从前。
  “是。可我以为你会改,可你却变本加厉!”他咬牙切齿,“你想想比赛那天,你全不顾我的自尊,自说自话穿着我的球衣上场。你让我在兄弟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我是为了帮你。”
  “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
  “那天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我妥协,低下头来。
  “不止那天,你从来都是如此。我们一起自习,你可以当着全班的面追着一只飞蛾窜上窜下,脱下凉鞋就是一阵猛打;说好是系里的舞会,你来了却一身男装,还当着我的面邀请系里的女生跳舞;还有你的汤……”
  汪鸣远弯腰取过我手里的暖瓶:“永远都只是路边的味精水,颖芸就不同,她会为我花几个小时炖鸡汤。”
  我将贴着创可贴的手摆在身后,冷言道:“别说了,我懂你的意思。说到底,你嫌我是个男人婆而已。”
  “这个味精水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他将暖瓶摆在地上,毫无留恋地向礼堂走去。
  “汪鸣远。”我喊住他,“希望你的好日子将要来临。”尽管心痛不已,我还是做着表面功夫。
  “我就知道会这样,我都怀疑你有没有投入过感情。”
  这是鸣远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我奋力地用袖管擦着眼角,坐在台阶上对着萤火虫发泄情绪。
  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我的暖瓶被递到眼前:“味道还不错,炖了很久吧?”
  “好几个小时了。”这是我第一次煮东西,还不小心伤了手指。
  “既然他不领情,我们就分了它吧。”
  我看着庞烨博的脸,心情突然坚定起来,捧起暖瓶就往喉咙里灌,却被烫得呼叫起来。
  “没事吧你?”
  我却懊恼:“你看到了吧,我就是这么冒失,所以鸣远才不要我了。”
  “是他见异思迁而已。”
  “不,是我不够好。”
  “你所谓的‘不够好’只是他离开的借口,你又何必在意。”
  “可是他句句说中我的痛脚。”
  他哈哈大笑,弄得我莫名其妙。
  “你也在嘲笑我?”我眯起眼,恨不得将手中的暖瓶朝他脸上砸去。
  他连连摆手:“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
  可爱?第一次听人用这个词修饰我,我有些措手不及,当下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捧起鸡汤,这次我学乖了,慢慢地啜了一口,却当下皱起了眉。
  “味道是不错,就是没放盐。”庞烨博笑嘻嘻。
  “喂,同学,你不觉得在这个时刻你应该安慰我,而不是看我笑话吗?”我挠乱了头发,恶狠狠地瞪着他,可心里的悲伤却减轻了不少。
  “我好像做过自我介绍,我叫庞烨博。”
  哼,我抬起头,才不理他。
  “林舒曼同学你不该做个自我介绍吗?”
  听到“林舒曼”三个字我立即肾上腺素猛增:“不要叫我名字!”老爸为我起了如此琼瑶剧的名字,可一点都不衬他女中豪杰的女儿,每次被人如此称呼都好像在叫别人一般。
  “舒曼这个名字很好听啊。”
  “庞烨博!”
  他低笑起来:“终于记得我的名字了。”
  “慢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指指礼堂:“前台在颁最佳编剧奖,报了几遍这个名字都没人应声。”
  “啊?真的?我真的得奖了?”我摇着他的肩膀兴奋道,撇下他就往礼堂冲去。
  “舒曼,你不怕遇上他吗?”身后的家伙对我喊着。
  我回头做了个大大的鬼脸:“怕!怕他再也不能伤我的心了。”
  是啊,庞烨博说的对,我所有的缺点都只是鸣远离开我的借口。更何况,在他眼中的缺点在我看来只是我的生活方式而已,我一定会找到真正欣赏它的人。
  
  闲来没事我把室友租来的《宫》看完了,也知道了庞烨博的“王子”称号师出何处。虽然有些夸大,不过他的温文尔雅和善解人意与片中的李律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没有了鸣远的日子,幸亏有他这个新朋友相伴左右,隔三差五地打一场篮球,吃一顿火锅,或者切磋一下CS技艺都是我们的新节目。
  室友问我是不是和庞烨博谈恋爱了,我说他不是我的救生圈。其实,我是怕他又是另一个汪鸣远,我怕有朝一日他也会挑剔我的不拘小节。
  我,心有余悸。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7:55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6:01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75,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