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校园物语]天才懒虫吃鳖记 BY却三
 2007-2-9 15:50:4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3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竟然有人敢抢他的风水宝地!
  国贸班乃至整个晴和学院谁不知道最后一排是他商大帅哥的固定宝座,哪个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偏偏今天就有一个不怕死的黑衣巫婆稳稳当当缩在角落!
  商洛走进国际贸易班的教室,一贯的意识朦胧立刻挣扎出一丝清明,细长的眼睛眯缝着,冷冷地对那人从头到脚扫过——黑发绑成马尾,全身都是黑色,加上丑陋的黑框眼镜……简直丑到家了!
  这团黑色物体正目光呆滞地盯着面前的书本,似乎并不构成威胁,商洛放了大半个心,开始夺取风水宝地之战。他如往常一般忽视众多热辣辣的目光,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在那团黑色物体旁边气势汹汹地坐下,把书包往抽屉一塞,一如既往地趴在桌上,忍住对那团黑色的厌恶,把漂亮的脸偏向她那方,睡觉兼赶人!
  不过……这女生手上的皮肤真好,奶白奶白的,细得连毛孔都看不出来,跟昨天吃的奶黄包差不多。好饿,早知道就别嫌弃早上那个汉堡包,一杯牛奶实在不顶事。
  安全距离被打破,女生似乎有些不安,眉头一紧,目光仍落在面前的书上,身体悄悄地往旁边挪了挪。
  竟然敢对这张无敌俊脸皱眉!商洛心头无名火起,恨不得把她当汉堡包咬,他微微眯着眼睛,左盯右盯黑色物体始终没有反应,在周公的召唤下,他终于泄气,一头坠入黑甜乡里。
  
  2
  
  晴和学院集团是私立学院的传奇,不但包括从幼稚园到研究所,而且有自己的技术培训学校,专门为晴和乃至全国的各大公司训练专业人才,除了特招的各种特长生,晴和的学生非富即贵,“晴和”两个字简直成了金字招牌。
  如此一来,嚣张的学生比比皆是,晴和也成了老师又爱又恨的地方。这些嚣张的家伙里,国贸班的商洛要认第一,没有哪个敢认第二。商洛是个恐怖的天才,据说七岁就能背下几本大字典,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他的小学初中基本是自学,读高二时才优哉游哉晃进学院混日子。据说如果他在清醒状态,老师板书的题目还没写完,他就在下面清清楚楚报出答案,甚至还能一口气说出好几种不同解法。更恐怖的是,他还能说出这个题目出自哪本习题册的哪章哪页,分毫不差。如果老师讲错,他总是毫不留情指出,曾经让好几个水平不佳的老师收拾包袱回家。
  有这种学生坐在下面,老师们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只要他不开口或者影响课堂纪律,他在下面干什么都行,他怎能不嚣张!
  “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随相依,映日浴风。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怜,浴月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秦踏歌一遍遍在心中吟着这首《踏歌》,闭上眼睛,让脑海里的形象鲜活起来,拧腰向左,抛袖投足,笔直的袖锋呈“离弦箭”之势,就在“欲左”的当口,突然转体右行,等到袖子经上弧线往右坠时,身体又忽而至左,袖子横拉及左侧,“欲右”之势已不可挡,躯干连同双袖向右抛撒出去……
  每一个动作都落在相应的节奏,每一次甩袖拧腰都在不同的位置,快乐时,水袖迅疾甩出,全身劲力十足,连眼神也是生机盎然,如早春枝头的灼灼桃花。沉思时,水袖缓缓,轻颤微微,眼睫低垂,沉静目光中似有波纹荡漾……
  舞蹈,果然能让心灵变得清澈干净,如雨洗过般的新,秦踏歌不知不觉弯起嘴角,沉浸在另一个美丽的世界里。
  
  3
  
  好饿!
  烤鸭,烤乳猪,红烧鱼……好丰盛的晚餐,而且都是他喜欢吃的,应该要爷爷给厨房发奖金!商洛吧嗒吧嗒嘴巴,老大不甘愿地把狭长的眼睛撑开一条细细的线,突然有种翻桌子的冲动,眼前哪有满桌好菜,只有一个汉堡包,孤零零地和他两看两相厌。
  算了,饿的时候汉堡包也是人间美味,他认命地张大嘴巴,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啊啊!
  教室里响起一声尖利的惨叫,同学们和老师全都回过头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晴和学院的绝世大校草,竟然咬在迟到一个多月入校的百年女巫秦踏歌手臂上,而且有不咬下一块肉誓不罢休的趋势!
  现在是什么状况?
  晴和学院帅到冒泡,酷到让人心脏骤停的商洛竟然会和她坐在一起,还咬她……
  教室里突然静得可怕,商洛不知不觉松了口,美美地吧嗒着嘴,嘴角高高弯起,不知是在回味还是在挑衅。
  “坐下来专心听课,不要发出那种史前生物叫声!”老师立刻弄清形势,坚决站到某人一方,而且自认为幽默感不错。
  秦踏歌抚摸着深深的齿痕,咬着下唇把泪水憋了回去,没说出的话一如既往地吞到肚子里。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迅速起立,大叫一声:“老师,我有点不舒服,想出去休息一下!”
  商洛痴痴望着高举的汉堡包,口水终于流了下来。
  老师迅速挥手,暗中祈祷这个灾星从此远离他的课,让他安心讲完拿工资。
  秦踏歌长吁口气,一溜烟就跑,好似后面有饿死鬼在追。
  开学第一天,竟然第三节课就被人赶了出来,秦踏歌在教学楼下站定,仰望着这栋无比漂亮的建筑,早上走入这里的激动顿时烟消云散。
  不论在普通中学还是贵族学院,自己总是个异类,被人排斥讥讽,即使曾那么努力地学习工作,那么努力地与那些天之骄子隔绝。
  她轻叹一声,认命地走进操场,朝对面的体育中心飞奔,黯淡的眸终于一点点恢复光亮。 
  
  4
  
  体育中心的最高层除了百年难得用到的练功房就是学生会特辟的休息室,休息室只有两间,使用者一般是学生会成员和各个社团的团长,要知道,虽然这里风景独好,体育中心没有电梯,要爬八层楼上来休息,晴和学院的娇气少爷小姐们宁可去泡吧。
  商洛迷迷糊糊被篮球社社长归赵远扛进体育中心最高层时,循着一个悠然飘渺的声音探头进去,几乎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那个尖下巴大眼睛女生像从刚从水里捞上来,浑身汗水淋漓,黑色背心和牛仔裤贴在身上,勾勒出窈窕的曲线。她的脸真小,那灼灼的红晕似盛开的花,黑眸中似有无限流光,随着歌声和动作忽而柔情满溢,忽而沉静如水,忽而俏皮夺目,忽而娇羞无比。
  古雅低沉的曲调,柔媚的舞蹈,一甩手,似行云流水,一回眸,有道不尽说不出的柔情,一抬足,俏皮得让人不由自主地微笑,一拧腰,体态婀娜,目光所到处,顿生无限风情。
  那一刻,温暖而寂寞的阳光铺天盖地而来,织就一张金色的锦缎,柔柔地,裹于她的身上,有化作利箭,一支支射入他的心里。
  他突然觉得心很痛,虽然痛却很充实,很满足,就在她跳跃的刹那,他又突然觉得整个身体都空了起来,似乎只剩下一个轻飘飘的躯壳,?十八年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心底还有清香,原来花朵一直都在。
  只是,有太多东西压抑掩藏。
  归赵远哪里有闲心欣赏,重重地把他放下,脸上是一贯的忍受到极限的抽搐表情,低声下气道:“懒虫,拜托你开金口,这次的文艺汇演你到底来不来,你爷爷一天一个电话打探消息,我的皮都快崩断了!”
  “老天!你难道今天才认识我!他们要出风头是他们的事,我可不负责!”他懒洋洋地靠在归赵远健壮的肩膀,目光仍牢牢锁定练功房那梦幻般的身影,似乎自言自语道:“乌龟,那女生是谁?”
  归赵远转头一看,眼睛瞪得牛大,似看外星人一样把他上上下下看了三个来回,许久才透出口气,竖起大拇指,口中啧啧有声:“你厉害!”
  商洛靠着他也嫌难受,顺势往地上一坐,撑着身子看着那个方向,嘿嘿笑道:“切!今天才知道我厉害,废话少说,到底是谁?” 
  归赵远眼珠滴溜溜一转,笑眯眯地坐了下来,慢条斯理道:“你听好……”他猛然回头大叫,“秦踏歌,过来!”回头瞥见商洛拧紧的眉毛,他心头咯噔一声,猛然想起用的是所有人指挥她做事时的命令语气,连忙改口,“秦踏歌,麻烦你来一下!”
  秦踏歌擦了擦汗,看到刚刚害自己被赶出来的罪魁祸首,犹豫许久,终于抬脚,慢腾腾走到两人面前,低声道:“归赵远,请问有事吗?”
  归赵远连忙起身迎上,赔笑道:“不要这么拘束,跟大家一样叫我乌龟就好,这些天怎么没看见你?”
  “我参加比赛去了。”她微微低着头,用毛巾擦干脸。
  商洛脑子里轰地一声,想起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下个月晴和校庆,你的节目准备好了没有,我们都很期待呢!还有,我们跟高中部比赛,你们啦啦队准备得怎样?”归赵远打蛇随棍上,一双眼却直直盯在商洛迷茫的脸上。
  她强笑道:“对不起,还没有人通知我。至于我的节目,你也知道,我除了跳舞什么都不会,到时候随便找首曲子跳就成了。”
  “为什么没有人通知你?”不知什么时候,能坐着决不站着的商洛也来到他们身边,微蹙着眉头定定看向她。
  归赵远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把满肚子的贼笑强压住,一本正经道:“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秦踏歌,晴和最棒的舞蹈演员,这是商洛,天字第一号大懒虫!”他突然捂着肚子笑倒在地,“拜托,你们同学了两年多啊……”
  嘎!商洛指着自己鼻子,似乎不敢相信这个震撼的消息。
  归赵远捶地大笑,“I服了YOU!她可是晴和鼎鼎有名的特长生,高中就跟你一个班!”
  商洛满心后悔,灼灼目光又落到那涨得红扑扑的脸上,越看越觉得她似一个发光体,让人挪不开视线,对归赵远迅速变得狰狞的脸,丝毫没明白更没打算明白其后的意义。
  “除了吃饭睡觉,你到底还做过什么正经事?”归赵远一而再被他无视,终于抓狂,吼得惊天动地。
  这种熟悉的吼声惊醒了商洛,?他冲归赵远眨巴眨巴眼睛,狡黠地笑:“我还会帮你骗女孩子啊!” 
  归赵远哑口无言。?
  秦踏歌被他旁若无人的轻浮态度气得内伤,冷冷一笑:“懒虫,果然人如其名!除了吃饭睡觉摆酷,天下还真就没什么正经事了!”
  归赵远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已经见识到懒虫的怪异,没想到更大的震惊在后面,这位秦大冰山从来闷头做事,哪里说过如此有攻击性的话!
  可惜,从不屑与人交往的商洛完全没意识到那叫讽刺,完全相反,那一刻,仿佛烟霞一层层染上心头,仿佛闪电劈开层层乌云,一贯模糊平淡的世界骤然变得清晰明亮。
  他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美好的颜色,如此夺目的光华,薄汗蒸腾,目光晶莹,脸色如红玫瑰热烈绽放,他仿佛闻到最真实的青春味道,不是无聊的追星,不是追求名牌和互相攀比,更不是无病呻吟,动辄歇斯底里的脆弱情感。
  她的眼中,明明刚才是逆来顺受的柔弱和隐忍,一笑起来,却仿佛成了夏日正午的阳光,有咄咄逼人的刚强。
  他棕色的瞳仁里闪着熠熠光芒,微微倾身,把手伸了过去,“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商洛,你也可以叫我小商或者小洛,叫懒虫也行!”
  归赵远连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目瞪口呆地来回打量两人,脑子里一片空白。要知道,一个嘴角带笑却永远目光朝天,一个无比顺服却浑身冰冷,怎么看两人也不可能有交集!
  秦踏歌忍无可忍,把手伸到他眼下,指着上面清晰的牙齿印,咬牙切齿道:“这位同学,不用再介绍,这是你刚刚留下的!”她收回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留下余音袅袅,“你大可以放心,你可以继续目中无人,继续吃饭睡觉摆酷,我对认识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后不会打搅你做梦!”
  商洛保持着伸手的姿势,成了雕塑。
  一直维持着灿烂笑容的归赵远总算捡起一点良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道:“懒虫,现在明白为什么没人通知她了吧,她家境不好,不大理人,除了跳舞就是在俱乐部教跳舞,要不就是在学校做义工。 听说当初要不是你爷爷点头,晴和她根本进不来。真搞不懂她怎么想的,学校那么多,何苦到我们这种贵族学院来丢人!” 
  商洛遥遥看着在全国学校中设施最完备的练功场,轻轻应了一句:“我懂!” 
  他不知想到什么,对归赵远摆摆手,一口气跑到校长办公室,校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似乎从不认识这个人,他二话不说,一头栽到沙发上作挺尸状,喘息连连道:“小叔叔,麻烦你把舞蹈队的录影找给我!还有,学校的古筝借我回去练练,我这次要出节目!”
  校长这回连下巴都差点掉下来,吃吃笑道:“好小子,终于开窍了,看上谁了,告诉小叔叔,我为你出谋划策!”
  商洛一跃而起,恶狠狠道:“你要是敢说出去,小心我到爷爷那告你一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校长惨叫一声,一溜烟就跑得不见踪影。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08:33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43,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