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校园物语]我不是你的候补 BY西影毒吻
 2007-2-9 15:51: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4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假如有一天。一个你喜欢了很多年的人对你说,他(她)爱你,想和你在一起。那么,你会怎样?
  
  1
  
  喜欢杰那么那么多年,也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他牵起自己双手的那一刻。可是,真正等到这一刻的时候,我却仿佛世界末日般的开始逃亡。我感觉我的心已经轻的只要呵一口气便会摇摇欲坠。
  我收拾东西,背起行囊,一个人去了西藏。在那个世界上最后的一块净土上,我恣意奔跑,呐喊,痛哭,疯笑,一遍又一遍把我珍藏了这么这么多年的青春记忆在天空里放飞。我闭上眼睛,轻轻地呼吸,慢慢地想那一个我喜欢的人。
  
  2
  
  初一就认识了夏杰。那个时候的他很沉默,隐在一堆脸上长满青春豆的男生里,偶尔抬起头来微笑,眯缝起眼睛,淡淡的酒窝在阳光下沉醉,我坐在花坛边看着他走过,直到他走远,消失不见,心却依然没有收回来。我默默地记下了这个笑容迷人的男孩子,初三大考的时候,我填了和他一样的志愿,不为了什么,只是想可以以后能再看到他的笑。
  老天眷顾,我和他都考进了同一所高中,在一个班级,并且还是同桌。
  第一天上课,我来的稍微有些迟,从进门开始就发现他在座位上冲我笑,不怀好意的笑,眯缝起眼睛。我又看见了那对迷人的酒窝,脸上一红,心想,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了吗?我惴惴地走到座位坐下,拿出课本,和大家一起等待五分钟之后的高中第一堂课。
  可是目光睥睨,他还是保持先前的状态,笑的更加放肆了,我心下慌乱,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来把精神集中在了课本上。听见他轻微地咳嗽一声,我不由自主地望过去,他已经笑的不行,用手掩住嘴巴,该死的夏杰,本姑娘不就是和你同桌吗,不用兴奋到花痴的地步吧?我索性叉腰瞪着他,“喂,从我一来你就笑,笑什么呀?我很好笑吗?”
  夏杰见我发威便收敛了一下,想要转过头去看书,可是才一动又忍不住笑出来。这一下我可火了,抹抹袖子,摆出暑假修炼的跆拳道的架势。夏杰见我这般愣了一下,转而伏桌笑出声来。这一下全班都齐聚了视线过来,诧异的,糊涂的,暧昧的……应有尽有。
  我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下台,高中的第一次亮相就这般的尴尬,我傻在原地,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大家好,我和耿薇初中就在一个学校的,今天见面所以格外激动。大家继续看书。“夏杰像个说书的一样,又是作揖又是陪笑。
  我听着高兴,原来他早就知道我了!于是我接道,“我们在初中可是号称金牌搭档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夏杰吓了跳,眨着眼睛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会冒出这一句话来的,可能周星星的电影看多了。然后,全班的男生都点头笑道,“奥——,金牌搭档,幸会,幸会!”
  后来有一天我问夏杰,“那天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笑?”夏杰故做深沉的说,“听真话还是假话?”我问真话怎样假话又怎样,夏杰忽然的凑近我,他帅气的脸和我的脸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他的有节奏的呼吸让我的心砰砰乱跳。他说,“假话呢,就是我看见你和我上了一个高中很开心。”
  “那……真,真话呢?”我在他近距离攻势下,开始有点意乱情迷的味道。
  他笑,嘴角如水纹般漾开,好看的酒窝直若宿命一般,将我深深地吸进去。他说,“真话就是……你的鼻子和嘴角都残留着奶油,像个馋嘴的小猫一样,我觉着好玩。哎,你有见过一只小猫对人摆出跆拳道的架势吗?我有见过,包准举世无双。”
  我也笑,点头,拼命地点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手头没有吃完的冰激凌悉数涂到他的脸上。
  
  3
  
  从那天起,我和夏杰就莫名其妙地成了死党,无话不说的死党,关系铁的没话说。虽然之间靠的近,可是没有人说闲话。因为我外向的个性,和班里每个男生都能打成一片,即使在男生的足球游戏里也可以看到我宛若假小子一般的奔跑。
  渐渐地,我特别的受班里男生欢迎,因为我既是班长,人又长的漂亮,几乎我说的话就是圣旨,一个个都是喳来喳去的。
  到了高二的时候,开始有隔壁班的男生给我写情书,但几乎是不经我手就被连人带纸的哄出去。班里男生一致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笑笑,撇头想看看夏杰的反应,发现他的视线牢牢的缩定在了前排的一个女生身上。
  那个女生叫做冬研,文静而秀美的女孩,留着一头柔顺亮泽的发,平日里不见她笑,偶尔笑起来可以颠倒众生。夏杰经常会对我说,“她叫冬研,我叫夏杰,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的一对?”我看着他温和的笑,心里慢慢地开始滋生出一种叫做酸涩的感觉,我笑,“喜欢人家就直接去说好了,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单相思!多老土!”
  夏杰看我一眼,笑笑,“她不似你一样外向……。”我明白他的意思,拍拍他的肩膀,“这还不简单,交给我了。”
  第二天,我就和冬研说了夏杰喜欢她的事,但她只是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
  我拉着满心沮丧的夏杰去冰饮屋吃冰激凌。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冰凉的奶昔反复滚入胃里,夏杰吃了两个就说冷死了,受不了。而我,一直在吃,不停地吃,吃到后来头脑都渐渐麻木,四肢冰凉。夏杰只是看着我,并没有阻拦,等我铁青着嘴唇停下的时候,他有些疑惑的问,“你又没有失恋,干嘛这样虐待自己?”
  我想笑,可是僵硬的肌肉动都动不了,“切!本、本姑娘会失恋吗?真是笑死人了!告诉你,今天早上已经扔了第二十七封情书了!”
  夏杰看着我,眼神灼灼,“你开心地时候就是会疯狂的吃冰激凌吗?”
  我感觉自己再坐下去一定会冻成冰块,于是站起身来出去跑步,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夏杰也跟了过来,我们就这样子在清冷地午后,在空旷的跑道上一圈又一圈的跑着,直到夏杰先瘫倒在地。
  “薇薇呀,你这样子跑,这次校运会不拿第一才怪呢!”他说。
  我在他身畔躺下,虽然呼吸粗重而困难,可是心却奇异的安宁,我扭过头看着他的侧脸,柔和而英俊,可是,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属于我。我问,“还会继续喜欢冬研吗?”
  夏杰闭起眼睛,点头,凝重而坚决。我看着他,在心里千遍万遍的说着,夏杰,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知道吗?
  他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4
  
  半个月之后,便是学校两年一度的校运会,很是盛大。我参加的是女子三千米的项目。
  在点名区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夏杰背着一个大包袱过来,里面装满了跑鞋,身边居然跟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冬研。
  我看着高大帅气的夏杰和娇小柔美的冬研,忽然不知道怎么就呆住了。他们在一起这么和谐而亮眼。
  “怎么了薇薇?”夏杰递过来跑鞋问道。
  我摇摇头,故意装做很开心地样子顶顶他的胸,“喂,太不够意思了吧,什么时候和她在一起的也不说一声!”
  夏杰红了脸看了看她,然后有些无奈的说,“你知道她不喜欢我的……今天我们没有比赛任务,老班便委派我们两个给你们送水送跑鞋的。就这样。”
  我心下一松,顿时觉得空气还是非常新鲜的,我奥了一声接过鞋子,站到了要参加三千米比赛的列对席。夏杰远远地冲我摇手加油,然后转身和冬研并肩走去,他们安静地走着,偶尔对视一笑,这样子也许才叫情侣吧。不象我,和他在一起时总是希奇古怪的,要么打打闹闹,要么就是一直说个不停。我和他,太像哥们了,对吧。所以,他从不会对我动一点心。
  在跑道边做准备活动,放眼望去,黑压压的看台上坐满了人,然而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坐的最靠前的夏杰。他的手里抓着一个冰激凌,身边是美丽的冬研。冰激凌呵,可以和他一起吃冰激凌的人该是我才对吧……,我怅然若失的收回目光想着将要进行的本次校运会的压轴项目——女子三千米。
  我在鲜红的跑道上跑着,忽然想起金城武的一段话。他说,每次,当我感到很难受,或者想哭的时候,我就会选择跑步。不停地跑,跑道筋疲力尽,流干了汗水,这样,我就没有眼泪可以流了。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夏杰的名字,脑海里幻想着和他牵着手在海边奔跑,一个大浪卷来,他会把我抱起来……。我知道我一直在微笑。
  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感觉全身沉重如山,每一步都是艰难,而空阔的跑道上也只剩下了除我之外的两名高三女生。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女子三千米会是这个学校的压轴项目,不是因为成绩,而是没有几个能够跑完全程。
  渐渐,呼吸开始沉重,大脑因为缺氧而变的呆滞,我举目四望,想要找寻那张熟悉的面容,可以给我一点继续跑下去的动力。我的视线摇摇晃晃了两圈才找到了他,我看到了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他正在十分细心地用面纸擦冬研嘴角残留的冰激凌。好温柔好体贴好感动……。我突然地咬了咬牙,拼尽最后一股气力全速跑起来,就要到终点线的一刻,双腿仿佛被人齐齐砍断一般,整个人失重栽道在地。
  我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学校操场边的长椅上,我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我想要侧过身来继续睡觉,两腿膝盖处一阵巨痛传来。我叫了一声,起身发现两个膝该都裹上了纱布。夏杰有些担心地问,“薇薇,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闭上眼睛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是一个十八岁男孩身体的温度,这种温度让我沉醉,叫我的心变的安静。他要扶起我,我说别,我就想这样躺一会。他便不做声。
  下午四点的天空,悠远而宁静,风是清淡的,云是飘渺的,不远处运动场上还有隐约的笑声传来。我躺在夏杰的大腿上留恋着,留恋着彼此这么近的感觉,想到以后也许不会再有,有些辛酸。我问,“是你把我送到医务室的?”
  他点点头,看我的目光有些闪躲有些心疼。我笑,“你小子也不枉我们兄弟一场,关键时候还能够弃色救友,孺子可教也。”
  他陪我笑笑,然后脸上便忧郁了下来。
  “你又怎么了?我那时看见你们不是很甜蜜吗?”我平静地问。
  他摇摇头,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我是想对她好,可是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其他男孩,在广州。她说她高三毕业后会考去广州那边,那是她们的约定。”
  我陪着他一起看天,看云的流动。有黑色的鸟在天际掠过。他幽幽地说,“薇薇呀,我已经第二次失恋了。”
  我点点头,忽然半开玩笑的问,“哎,我这个大美女就在你的大腿上,你有没有想过追我?你追我,包准一追就成功。”
  他撇过头来看我一眼,然后笑笑,“你呀……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
  我怔住,是呀,我不是他喜欢的那个类型。我不文静,不乖巧,不会含蓄,不会小鸟依人,不会做矜持状。我不留长发不穿裙子整天混在男生堆里,像个男孩子。我说话大声笑声放肆动作夸张……。这个样子的我,又怎么能够要优秀的他喜欢我呢?我点点头,闭上眼睛,喃喃,“是呀,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可是,我可以为你改变,你知道吗?”我说的很轻而含糊不清,我想他是不能够听见的。也不会愿意听见。
  
  5
  
  时光真疯狂。一转眼,高中三年便要结束。高考完的第三天晚上,全班在KTV搞了一个盛大的毕业联谊会。
  我被全班男生哄闹着推上台,说要我唱歌。我想想,唱了老狼的老歌,同桌的你。
  我一边唱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夏杰,我确信我将我的全部感情都寄托在了我的歌里。我唱:谁嫁了多愁伤感的你,谁安慰忧郁的你……。台下男生纷纷哄闹着说我。我没有笑,我只是想哭。因为夏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他的全部精神全放在了冬研的身上。
  等到我唱完之后,夏杰上来接过我的话筒,点了歌开始唱。他唱的是张洪亮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他深情的注视着冬研,我看见他的眼里有泪光闪烁,这一刻,我的心是疼的,又是寂如死灰的。而冬研,始终没有说一句话,给一个回应的表情。
  那天的聚会我提前离开,一个人去麦当劳吃奶昔,吃冰激凌,不停地吃。直到我全身冰凉麻木,头脑失去意识。我知道,我终于是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高三毕业之后,冬研如约去了广州,夏杰只身上了北广,而我,选择留在了南京。
  大一上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收到夏杰寄来的信,他在信里把我痛骂一顿,说我不够意思,这么久都不联系他。末了,他说要我帮他写情书,他要寄给冬研。他说他不放弃。
  我扫了一眼,就要把信丢掉,可是,我却轻轻地塞进了包里。当晚,我挑灯夜战,把我心里所有想要对夏杰表达的爱换成冬研的名字,悉数写上,洋洋洒洒足足万字。第二天就寄给了夏杰。在邮箱前,我还驻足了片刻,想着,做哥们做到替你写情书的地步,也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果然,夏杰来信夸我写的好,说我真是有语言天赋,这么深情的话他是想不出来的。我在离他千里之外的冷饮铺里吃着冷到骨髓的冰激凌,一边看着信,一边笑。大笑,放肆的笑,然后开始流泪。是呀,我真的很有语言天赋。这么深情的话我不是想出来的,是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感情一点点积累的,那是时间,那是爱的证明,你,夏杰,你知道吗?是了,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停下脚步看我一眼。
  就这样,我和夏杰隔着山山水水,不断的寄去我写的情书,然后他在转给冬研。其实,如果夏杰肯花心思好好看看那些情书,凭他的智慧,是能够体会到我的心的,可是,他终于没有。
  两年之后的暑假,夏杰回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我头一次没有混在男生堆里唧唧喳喳,而是和几个女生轻声交谈。我知道这几年我的外型有很大改变,包括性格。我开始留长发,柔顺亮泽的发,开始穿妩媚的短裙,开始学林志铃说话嗲声嗲气,不再和男生随意接近,时常脱腮发呆。全班的男生都痛心疾首,说他们少了一个好哥们。我笑,目光移向夏杰,他的眼里满是惊鄂。我想,他是想不到我会改变到如此地步。
  散会之后,我和夏杰慢慢走在寂静的街边,两个人都不说话。也许有些压抑,可是我却很满足,可以感知他在我的身边,就已经很好了。
  “薇薇……你变了很多。”夏杰忍不住开口。
  我笑,“是吗,变丑了吗?”
  他摇摇头,忽然叹息,眯缝起眼睛来。我忽然很想看他的笑,看他的酒窝,就像初一那年第一次见他。如果那个时候,我叫住他,嗨,那个笑的好看的男生,我耿薇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如果那个时候我这样做了,是否,现在的结局又会不一样?
  我仰起头来看着他,我说,“夏杰,我很想看你的笑,真的很想。”
  夏杰看着我,眼里开始潮湿,然后点头,微笑。
  那天他主动拉我去冰饮铺吃冰激凌。那天我只吃了一个便停住,而他却一直不停地在吃。直到他说话都开始打颤,脸色苍白。他看着我,“薇薇,我终于知道,难过的时候狂吃冰激凌真的很好,冰凉,可以把我流离破碎的心冰封起来。薇薇,那个时候,你为什么难过?”
  我摇摇头,然后垂下长发遮住脸庞,我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我也从没有在他的面前流过眼泪。我的心里有一点高兴,终于,他能够体会到我那个时候的心情了。可是,已经很迟了,不是吗。感情过了,就不再回来。
  后来,他拉着我去高中母校跑步,一圈又一圈的跑,直到我先瘫倒下来。他躺在我的耳畔,呼吸沉重而杂乱,我的胸腔溢满了憋闷的气息,好似火山爆发前片刻的宁静。终于,他什么也没有说。我所期待的他的告白,在我改变了这么多之后,在他追冬研无望之后,他会对我的表白,终于没有出现。我的心里最后一点残存的希望也落空了。我闭上眼睛,把眼泪塞进了心里。朦胧间,听见夏杰一个人低语,他说,“那一年的阳光真的很好,我抬起头来微笑,看见你坐在花坛边,你是那么美丽,那么清醇,宛如神邸在我的心里驻留。我从来都不敢想有一天……。”他忽然就没有了声音,似乎已经沉睡。我看着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温和的笑,我低下头吻去,眼泪刹那间崩溃。我逃也似的离开。
  那天之后,我和夏杰之间不知为了什么有些冷场,没有任何联系。这样也好。我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交了一个对我很好的男友。大四毕业的时候,收到夏杰的电子邮件,他问我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我回了过去,说要考研。第二天夏杰来信,说我的决定太英明神武了,又问我有没有想好考哪个学校,又极力推荐北京的学校。他说希望我可以考过去,他在那边太孤单了。如果我过去又可以成为金牌搭档了。
  我有些心动,却还是问他为什么,给个理由。
  他几乎罗列了所有到北京的好处,以及不得不去的七大理由,零零总总有万字,信的末尾加上一句,如果这些你认为都不足以,那么,我爱你。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要昏倒了一样,茫然无措。我关了电脑,蒙头大睡,仿佛一场大病。我曾经那么地渴求过你,曾经那么执着的希望可以和你在一起,事到如今,我却万分的恐惧和彷徨。我在家里睡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之后我打开电脑,邮箱里塞满了他的信件,我看着,忽然觉得心好疲惫,我想要逃走,找个干净地地方放飞一下。于是我收拾好行囊,想着去西藏,背上大包的一刻,我感觉自己是该抛却什么了。于是,我回了封邮件给他。
  “夏杰:
  收到你的信,我不知道是该高兴或者难过。当初只是看到你一眼便固执的想要和你在一起。也曾经那么地渴望和你相爱,和你恋爱,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可是,你从来不肯多看我一眼。我们一直是最好的哥们,最铁的金牌搭档,然而,我也只是你的同桌的你。我想不到你也学会和其他男人一样退而求其次。其实,我可以在你身边默默扮演任何你需要的角色,除了那个候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