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8期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大姨妈发作了 BY苏盈
 2007-2-9 15:54:2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6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男人也有大姨妈吗?
  当然有啦,而且这种情绪大姨妈一旦发作起来,绝对比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和平常无异的周末。
  公米虫躺在沙发上,露着一小截圆圆的白肚皮,眼神呆滞地看着电视机。
  母米虫路过,公米虫突然问:“老婆你爱我吗?”
  母米虫嫣然一笑,“神经病。”飘走。
  片刻后,母米虫再度路过,公米虫换了个姿态,脑袋埋在枕头堆里,屁股翘得高高的,像只滑稽的鸵鸟。
  “喂!”母米虫上前拍了下公米虫,“你这样会窒息的吧?”
  “不用你管!”闷闷的声音从枕头堆里传出来,“反正我是神经病,你离我远点,免得被我传染。”
  书房里电话突然狂响,母米虫跑去接电话,完全把公米虫那点小小的异样抛之脑后。
  正花枝乱颤地讲着电话,突然发觉公米虫不知何时站在门口,拖着个粉红色的靠枕,神色幽怨地看着母米虫。
  有事吗?母米虫用唇型询问。
  “老婆你爱我吗?”
  爱呀。母米虫继续使用唇型回答。
  公米虫重重哼了声,突然扭头离去。
  母米虫意识到不对,丢下电话追出去,发现公米虫又把自己拗成鸵鸟造型。
  “怎么了?” 
  高高的鸵鸟屁股抖了抖,丢出来一句:“不要你管。”
  哦,好吧。母米虫从善如流,做势离开。
  衣服后摆被拽住了,闷闷的声音从枕头底下飘出来:“我要喝冰咖啡。”
  冰咖啡端上桌,小鸵鸟已经爬起来,在看最爱的记录片频道。
  母米虫想起朋友还被晾在电话那头,于是跑进书房继续煲未完的电话粥。
  头一抬,发现一只更加哀怨的公米虫站在门口看着她。
  又怎么了?母米虫忍住叹息用唇型询问。
  “老婆你真的爱我吗?”公米虫的脸色比那连续下了二十天的雨天还阴郁,夹杂着隐隐的怒气,“我怀疑你根本一点都不爱我!我怀疑你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我!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公米虫怒气冲冲退场。
  两个人都在一起八年了,突然开始置疑爱或不爱的问题,不觉得很荒唐吗?连这种最基础的东西都开始怀疑,问题严重了。母米虫决定跟公米虫好好谈谈。
  客厅里,公米虫垂着头继续生闷气,母米虫发觉刚才泡的那杯冰咖啡丝毫没动地放在茶几上。
  “你不是最喜欢冰咖啡吗?来,喝一口。”母米虫将吸管凑到公米虫嘴边。
  “不喝!”绝对让人拳头发痒的口气。
  “为什么?”
  “奶油!”
  “奶油?”
  “你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奶油,却还在咖啡里头加奶油,你一定是故意的!”
  这只米虫是不是中邪了?还是隐藏了三十年的双重人格突然觉醒?母米虫目定口呆。
  “我不知道你讨厌奶油。”
  “我们在一起八年了,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没说过呀!”
  “我没说过你也应该知道!我们都在一起八年了,我怀疑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根本就不爱我。”
  又回到原点了。
  母米虫叹息。“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话,你自己冷静一下吧。”
  母米虫起身欲走,衣摆又被拽住了。
  母米虫看着公米虫,公米虫垂着头,咬着嘴唇,不说话,也不放手,倔强的样子就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就算是争吵,也不希望对方离开身边吗?
  母米虫叹了口气,坐下来,坐在公米虫身旁。
  过了片刻,公米虫偷偷过来握住母米虫的手。
  又过了片刻,公米虫悄悄将头搁在母米虫的肩膀上。
  “怎么了?”
  “突然觉得好寂寞,你又不理人家……”声音闷闷的,委屈的。
  “那,下次觉得寂寞了就要告诉我。”
  “嗯。”
  “讨厌什么东西也要告诉我。”
  “嗯。”
  “我不会故意做让你难受的事情。”
  “嗯。”
  “我真的不知道你讨厌奶油。”
  “嗯。”
  “你绝对不是神经病。”
  “嗯。”
  “下次大姨妈再来的话,允许你象这样闹小孩子脾气,耍无赖也好,不讲道理也好,我不会再生气了。”
  “人家才不是大姨妈来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
  “这么敷衍。”
  “我爱你。”
  “没诚意。”
  “我爱你。”
  “哼!”
  “我爱你。”
  “……”
  “我爱你。”
  ……
  这么想要被安抚,这么想要听肉麻的情话,这么想要有人陪在身边,果然是大姨妈来了呢,容易寂寞,会为一句话就受伤,会无理取闹,会想要更多更多的关心和爱,没有什么道理,大姨妈发作还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呢!那么就安抚他,说肉麻的情话,陪在他的身边,给他关心给他爱,让他撒娇,让他耍无赖,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其实,大姨妈状态中的公米虫好像还满可爱的呢!这样想着的母米虫突然发觉自己有犯贱的嫌疑,不由有点郁闷,愤愤地捏了把作累了睡得无忧无虑的公米虫一把。
  
  ——摘自《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97, 共 3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无间道 文/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信物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母米虫打针记 文/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公米虫缝针记 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置装记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如此上门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之请你减肥吧 BY苏盈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