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9期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BY针叶
 2007-3-16 16:36:1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1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五回——蚕女欧丝

  走进“鞠•骨董宠物店”,淡淡馨香因为空气分子的活跃形成悄然的

风、扑面而来,这是一种混合了宠物香、葡萄酒香、茶香、植物草香的气

味,甚至带着少许皮革和薄荷冰片的辛辣。气味虽然混杂,呼吸起来却令

人舒畅,有一种洁净涤尘的感觉。
  背门而立,右边是一片与墙同高同宽的巨大展架,八层。漆黑的展架

不知是何种木质制作,层次分明。由上至下,从第八层下数到第三层,序

列有致地放置着各色造型的动物雕塑和小巧完美的动物骨骼,观外形可判

断出猫蛇之类,更多则是奇形怪状,无法辨认;第二层是瓷器,有完整的

,有破损的;第一层是书,有新有旧。
  站在展架边,勿需低头或昂头,瞳孔平视就能看清第一层的书名。书

层下是推墙而出的橱式柜台,再下便是光滑漆黑的台面,这个台面通常被

鞠如卿用来搁东西——也就是乱扔。
  “唉……”米寿看看台面上东一本西一本的书,再看看插着电源却不

用的笔记本,认命一叹。
  这是鞠如卿的“收藏架”,一个月打扫一次,由米寿完成。
拖……拖拖拖……
兢兢业业的米寿拖完地,挽起袖子打扫收藏架。地板光鉴,猫在沙发上睡

觉,狗在藤蔓中抓虫……咳,米寿自信店里没有乱七八糟的虫子。强调地

说——关于这一点,他非常自信。
  淡淡香氛中,什么东西搅动了空气,惊醒倚卧在沙发上打盹的一只深

色豹纹猫。打个娇懒的哈欠,豹纹猫昂起优雅美脖冲天花板低咆一声,动

了动脊背,重新将头搁在前腿上。气流摇晃得更厉害了,仿如有一股气旋

自顶上俯冲而下,撞击地板后四射开去,吹动短短的、柔软的猫毛。
听见猫鸣,米寿侧头看了看,再抬头望向收藏架第八层。那一层放置着各

式骨骼制作的骨雕,颜色各异,在人类眼中,可能觉得它们是用玉石雕磨

出来,其实不然。
骨雕是动物原型的缩小版。解释来说,将动物骨骼粉碎后,以特质的溶液

拌成泥状,再依该动物的原型塑雕一只原模原样的动物。因为骨雕外表光

滑如玉,色泽流润,栩栩如生,乍看去的确像玉石,可惜不是——本质上


  泥尽雕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第八层的骨雕,有长四脚的,有长翅膀的,也有没脚又没翅膀的,它

们神情逼真,争奇斗艳。角落处有一只马形骨雕,约三十厘米高,白色,

马首微微昂向东方,左前蹄弯曲半抬,长鬃委地,神容奇骏。
  “哎……”米寿拍着额头冲空气一叹:“我不想再拖地了。”今天这

些家伙特别不老实,在天花板上跑来跑去,他已经拖了三遍地,还是灰灰

的。
  ——怕什么,反正现在没客人。
  空气中似有数声轻笑溢出,惹来白鹦鹉扑扇如雪的翅膀。渐渐,天花

板上显出一道雾蒙蒙的影子,极淡,也极透明。
  注意注意——淡、透明是在“寻常人”眼中,米寿眼里,大概只有随

着雾影的狂飙而飘落于地板的灰。

  阴沉沉的云在天空翩连起舞,预示雍芜市将迎来雷雨之夜。
  下午五点多,百无聊赖的女子坐在沙发上,以一分钟七个的速度打着

哈欠。
  伸手逗逗趴在沙发上的猫,动腿碰碰晃在地上的狗,她昂头问鱼缸边

的俊美男子:“米寿,今天没客人。”
  “是啊。”
  “为什么没客人。”没有疑问的问句,说完,哈欠计时重新开始。
  喂鱼的动作不停,米寿给出不是回答的回答:“淡季。”
  季字的尾音尚未落尽,鹦鹉的叫声突然响起。黑发轻轻一荡,点漆的

黑眸立即储满溺笑。这笑不是给客人,只因他的主人以媲美跳虾的速度从

沙发上弹起,摇曳生姿地迎向今天第一位客人——外貌看上去不超过二十

的清秀女孩。
  可以理解,如卿闷了。
  眉眼微垂,挂着淡笑,米寿转身为客人准备茶点。
  “客人贵姓?”困意没了,精神有了,鞠如卿挂上撩人遐想的招摇魅

笑,目不转睛盯着这个时间送上门的客人——青草涩涩的年纪,估计不过

二十,头发染成深褐色,穿着粉红色斜底夏衫,粉白色条纹袖,瓜子脸,

清眉秀目。
  “欧。”女孩扬起疏远的微笑。她明显被白鹦鹉的欢迎辞给吓住,定

神后看了鞠如卿一眼,只一眼,已心生感慨,仿佛这位店老板身上有一种

无形的亲和力,让人与人初见时的生疏化为齑粉、转眼消失。因此,她又

追加一句:“我叫欧丝。”
  “鄙姓鞠,小店老板,欢迎欧小姐!”鞠如卿侧身让道,引女孩走向

沙发。
  女孩走了三步,鞠如卿微笑。
  女孩又走三步,鞠如卿眯起眼,淡灰的琉眸划过一道闪亮。她轻“咦

”一声,神色微变:这女孩身上……她叫……欧丝呵……
  看来今天真是没生意了。鞠如卿有点泄气地暗叹:惨淡了一天,本着

“没鱼虾也好”的原则,她是真心诚心“盛迎”这位客人,只可惜客人不

是客人啊……呵,宠物跑到她的店里买宠物,自她来雍芜市,这是第一次


  泠泠一笑,魅眼瞥向收藏架。
  安静的店内,一丝风悄然掠起,吹动女孩的头发。
  客套寒暄后,欧丝的上八代祖宗基本上已尽在鞠如卿掌握中——
  欧丝,二十岁,雍芜大学建筑系三年级生。家中独女,父亲长年工作

在外,母亲早逝。因其出生前,其母夜夜梦到一条晶莹的白玉蚕,故取名

为“丝”。一年前,她与友人外乡旅游,风景迷人间,路边一位算命术师

突然口出惊语,指她“活不过二十”。一周后便是她二十周岁生日,她无

病无痛,不信怪力乱神,只当笑话听。今日,无意翻书,看到不知何时被

她夹入书中的宠物店宣传单,便依址寻来。
  “看了传单来的吗?”鞠如卿吟喃一句,似笑非笑。
  “鞠老板,你的宣传单上说在这儿能欣赏到珍奇各异的骨董,能找到

适合自己的最可爱动,我想……为自己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欧丝笑着低

了低头,似有些羞怯。
  鞠如卿漫不经心“嗯”了声,悄无声息地靠近欧丝。伸出食指和中指

,像剪刀一样在欧丝肩上夹了夹,仿佛夹起某种东西,又仿佛只是一个不

经意的小动作。并拢两指,她保持夹烟的手式收回,将手背贴在腮畔轻轻

磨擦。
  其实,鞠如卿从来不认为自己万能,她不懂的东西很多,而幸运的,

她了解的东西又比寻常人多一些。况且,她对收藏的喜爱胜过一切,任何

可能破坏她收藏的东西,一律被她冠上“危险品”字样。今日这位女孩,

在进店不足五分钟的时间里,已很不幸被冠以“危险品”三字,而贴上这

三个字的人或物,通常得不到鞠如卿的好脸色。
  如她所见,这女孩是宠物,而且,是会破坏她收藏的宠物。
  别奇怪,宠物的界定很广,谁规定只有人能养宠物呢!宠物和饲主,

在六界之中是无法用一句话、或一种形态去单方面判断的。
  欧丝因为她的靠近略显惊讶,视线随着手的动作移向宠物店老板。看

到那莫测高深的表情,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无形的手遽然一捏:好魅

的女人!
  涩涩的年纪大概只感到外形的吸引,而早在数年前,米寿就曾感叹“

如卿是天生的魅者”。
  何谓天生魅者?就是无关男女、无关年纪、无关场合,仅一个简单的

眯眼动作就令旁观者的心脏怦怦跳、分不清今昔是何夕的人,谓称天生之

魅。这种人的魅来自骨髓深处,若春风化物,细然无声,却也无法忽视。
  送上茶点,米寿短暂地吸引了欧丝的注意。送上礼貌微笑,漆眸瞥过

鞠如卿,因捕捉到她潜藏在眸心深处的不善而睁大。
  唇角向右微微一撇,鞠如卿露个只有熟知的人才能看懂的表情,决定

趁收藏破坏前将欧丝打发掉。可惜,她的心思快,欧丝的眼睛更快,宛若

冥冥中自有吸引,她的眼光已越过米寿看向收藏架,聚集于一点——第八

层角落处的那匹白马骨雕。
  “请问……那些艺术品也卖吗?”
  “不不不。”如钉入板地否定,鞠如卿将头向右含低十五度,丢给欧

丝一记斜视,不紧不慢道:“我想……本店没有适合欧小姐的宠物。”直

接明了,连装模作样的推荐都省了。
  她的眼神疏离冷淡,偏偏眉眼间的笑意透着万种风情,强烈的反差形

成奇异的和谐,未让欧丝感到难堪,她眨着大眼问:“那只马雕……”
  “抱歉,不卖!”

  “如卿,卖吧卖吧,把我卖给她,求你……”
  带着一点哭泣、带着一点撒娇的声音,已经陪伴米寿超过两小时。
  “想都别想。”鞠如卿的声音难得冷漠,甚至出现少有的不耐,“饮

马,你再吵一句,我把你密封了塞进箱子沉到鱼缸去。”
  饮马,是鞠如卿身边那位漂亮男人的名字。他,也是第八层骏马骨雕

的神魂。
  男人身形修长,黑发过膝,穿着与长发同样飘逸的白色衣裤,用“眉

如远山、眼似春水”形容他俊气的容貌绝不过分,而且,这双似春水的眼

睛里竟然真有那么点水雾存在。
  俊归俊,但饮马帅哥被鞠如卿养在深闺人未识,名气比米寿还不如…

…不,是完全没有可比性。毕竟,身为骨董宠物店老板,鞠如卿不会让客

人看到一个虽然帅到惊落流星、但身体半透明的长发帅哥在自己店里,特

别是,帅哥此时正眨着星星出雾般的眼睛,咬着袖子呜呜低泣。
  “如卿,卖吧卖吧,把我卖给她,求你……”
  “我真怀疑,这么多骨雕她不看,怎么就注意到八层最不起眼的地方

。”鞠如卿悲哀地喝口茶,“饮马,闭店时间没到,收形,别吓了客人。


  “反正今天没客人。”咬袖的口中挤出一句,饮马完全不知这句惹恼

了他的藏主,继续不知死活地说,“我愿意被她买,你为什么不卖?”
  “你是我的收藏,为什么要卖。”鞠如卿冷冷射去一眼,转看一边摇

头的优雅男子,“米寿,现在就把他封起来丢进鱼缸。”
  “等等。”饮马大叫一声,可怜兮兮的表情转弯一百八、立即变为谄

媚,“如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自我被塑出来,那个死老头居然喝醉酒

、忘形把我遗弃在人界……在汉朝皇帝的宝库里枯待了两百年,又被一个

小侍卫偷出来买给一位游商……从南到北,颠沛流离二十载,游商把我买

给一位王爷,王爷死翘翘后,他儿子为讨美人欢心,以我博取红颜一笑…

…后来、后来、那个红颜美人的小丫头把我当了五百两……转来兜去五百

年后,我又被当成贡品进了皇宫……呜……人家只不过美了一点,俊了一

点,帅了一点,既不风流也不下流,总是被人品头论足……明朝时被卖到

海外,当了几百年博物馆守卫……”
  “那是因为你刚巧被放在靠近门的位置。”鞠如卿凉凉耸肩,打断饮

马的“流浪儿历险记”。
  “是啊是啊,当时你游学海外的爷爷奶奶慧眼识英,知我非凡尘俗玉

,乃正牌骨雕是也。再后来……”饮马捂着腮微笑,“我成了他们的收藏

品。他们就像划过黑暗天际的一道流星,璀璨夺目,带给我无限光明。”
  他说得美滋滋,鞠如卿的表情可称不上美滋滋。瞥见米寿隐忍笑意的

表情,她扯动嘴角,皮笑肉不笑:“对,他们带给你无限光明,现在……

你只能老老实实作我的收藏。”
  终于意识到马屁拍错地方,饮马甩甩满头的飘逸,急忙补救:“不不

,如卿比流星还要……闪……闪……不要……”谄媚变成哀叫,因为他看

到米寿手中的黑匣子。
  “既然你记忆这么好,想必没忘自己是为了什么被塑成骨雕。为了确

保我的收藏——你,不受任何损害,你就乖乖在鱼缸里待几天。待到——

那女孩消失为止。”瞟看时钟,鞠如卿肯定今天不会有客人,决定早早闭

店。
“不要……如卿……”春水似的眼睛又开始泛滥,其悲切瞧得米寿于心不

忍,鞠如卿却依然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这匹不知死活的马,她是为他好,明不明白。数千年前的事,她是没目睹

,但奶奶的笔记中有详细记载:
人界远古时,有欧姓男人被敌邦捉去,欧家女儿发誓——谁救回父亲,就

嫁他为妻。欧家养了一匹马,听见女儿的话,竟然真将欧父从敌邦带了回

来。但欧父反悔,不许女儿嫁给一匹马,并杀马剥皮,曝于庭中。一天,

欧女从马皮边经过,被马皮卷裹而走,化为蚕虫,吐丝衣被天下。这匹马

也是命中注定,它本是怪界驹族,尚需半年便可化出人形,不想生生遭剐

皮之灾。形销神不散,他日日徘徊在抛于荒野的骸骨边,被一位路过的古

骨族匠师发现,心生怜意,便收其骨洗净、研磨、塑为骨雕,让他帅帅的

神魂依附其上。
  这是饮马的来历,而欧丝……鞠如卿想起幼时读过的笔记,奶奶特别

标明——饮马与蚕女不可相遇,如遇,饮马必损。
  当时不明白饮马会受何种损害,亲见欧丝后,她有些明白奶奶的意思

了。欧丝便是当年的蚕女,算命术师说得没错,欧丝活不过二十。她还可

以断定:不止欧丝,欧家的女儿都未活过二十,原因……
  哼!鞠如卿冷笑:蚕女吐丝,衣被天下,吐不出丝的蚕女又该如何?

不吐丝,日积月累,丝埋集体内,一层层缠上骨骼,越缠越厚、越缠越紧

,最终香消玉陨。
  周而复始,代代如此。
  “如卿,求你……”
  饮马的哀求不曾停过,鞠如卿丢他一记淡瞥,转身上楼——她的卧房

在二楼。
  看着她消失,饮马收了呜咽,直接跳到米寿身边:“小寿寿,帮我求

求如卿,她今天真小气。”
  小寿寿?米寿横他一眼,高傲而优雅。好歹他也是梼杌之王,兽族见

了他无不俯首帖耳,谁敢言辞不敬。
  “求求你,小寿寿!”甜到发腻的声音之后,是饮马“啵啵”有声的

热吻。
  米寿被他喷得满脸唾沫,黑发如帘,眼神如电:“饮马,别这么叫我

。”饮马的年纪是他的六倍还有多,用这种甜得像打翻蜜罐的声音叫他,

受不了。
  “你劝劝如卿,我就不这么叫你。”饮马踩着拖把不放。
  “如卿自有分寸。”
  “呜……”漂亮的眼睛立即储满泪水,“小寿寿小寿寿小寿寿!”一

连三声,直比阳关三叠。
  米寿深吸一口气,用力将拖把从马蹄子下拽出来:“你敢这么叫如卿

试试?”
  转踵间,英俊的帅马脸色倏变:“叫……小卿卿?如果我叫了,下一

秒就会被如卿扔进鱼缸,封箱都不用。”得到米寿点头,他再道:“如卿

为什么这么小气,她明知欧丝是我等待千年的爱人。”
  米寿滑了滑脚,对饮马的最后一句十分过敏。任饮马在身边跳脚一阵

后,他才轻轻说:“如卿是保护你。”
  “可我要见欧丝,我爱欧丝。”
  “当年你爱上欧丝,得到剐皮之灾,赍恨而亡,还看不开?”
  “小寿寿小寿寿小寿寿……”
  魔音穿耳过,再无法保持优雅形象的米寿白他一眼,幽幽吐一句:“

你会死。”

WW  WW  WW

  第二天,欧丝又来了,鞠如卿不在,米寿优雅而客气,表明马雕是非

卖品。接下来的三天,欧丝天天来骨董宠物店,表面上挑选其他宠物,却

常常望着马骨雕发呆。
  没有鞠如卿的允许,饮马无法接近欧丝。眼看欧丝的生日临近,他心

急如焚,表现在行为上,便是白天将店顶当成跑马场,一圈一圈狂飙,气

流动荡惹得豹纹猫天天“喵喵”咆哮,夜晚,他坐在店内呜呜哭泣,一遍

遍述说“流浪儿历险记”,述说他千年来如何期待与欧丝的相逢,活像他

是被困于幽暗森林的英俊王子,而鞠如卿是破坏他爱情的可恶女巫。
  “小气的如卿!”
  “冷血无情的如卿!”
  “尖酸刻薄的如卿!”
  终于,不知鞠如卿是受不了店里这匹发情的马、还是受不了他的“沧

海月明珠有泪”,在欧丝生日的前一天,以高价将他卖了。这“高价”是

对欧丝而言,若要鞠如卿看,根本就是贱价。
  当时,鞠如卿问了一句:“明知会死,你不后悔?”
  “无怨无悔。”饮马的回答让所有宠物当晚食不下咽。
  翌夜——
  城市的霓虹扭曲出光怪陆离的影,上演着不为人知的一幕幕闹剧。雍

芜市某处公寓的露台上,静静立着两道身影。
  望着室内熟睡的人,米寿不解:“如卿,既然饮马会死,你何必卖他

?”
  灰眸在黑的映衬下灼灼发亮,鞠如卿瞥了眼凝视着熟睡女孩的半透明

身影,无声一叹。
  时间分分秒秒,像不知疲倦的袋鼠在跳跃。欧丝熟睡,马骨雕放在床

头,在饮马满足地趴在床沿、准备小盹片刻时,什么东西在变。
  几乎,与空气同色的丝线慢慢从欧丝体内沁出,一缕一缕缠上饮马,

先是手,再是腰腹、两腿,一层一层,直到覆满他的全身,丝线才显出雾

白的色泽。丝线缠上优美的脖颈,像摇曳的水草般轻触他的脸,若情人的

亲吻。饮马惊醒,见满身雾丝,不显惊慌,反倒笑走来。
  他缓缓站起,任丝线将自己缠得更厚,殷殷目光看着越来越多的丝线

从女孩的身体里浮出来,最后脱离女孩,形成雾白的影子。
  “欧丝!”他轻叫,举起覆满雾丝的手将影子拥入怀,眸似春水,浅

浅荡漾,“欧丝,我等你好久……好久好久了……”
  雾影在他的拥抱下变得半透明,依稀可见娇俏的容颜,与床上熟睡的

女孩无任何相似。
  她是真正的欧丝,千年前被马皮卷裹而化为蚕虫的欧家女儿,人类的

身躯不过是她依附的生存地,就如人类需要站在土地上一样。
  丝线在饮马的低喃中暴起,被拥入怀,欧丝的脸上出现迷惘、不解、

困惑,然后是惊讶、欣然、狂喜,最后却变森冷、愤恨。
  “饮马……饮马啊……”欧丝的声音雾雾的。
  “欧丝呵……你恨我吗?”饮马亲吻她的脸。
  “我恨你。” 
  “可我……爱你。”饮马将欧丝抱得更紧,任雾丝越缠越紧,将两人

缠成巨大的雾白蚕茧。
  目睹这一幕,米寿肩部一动,却被鞠如卿轻轻按下。灰眸冷冷看着巨

大雾茧由白变红,像鲜血浸染一般,再看着红茧变淡,丝线急速旋转,慢

慢缩小。越淡,越小,最后化为一根雾丝,融散在空气中。
  床上,女孩仍然熟睡,在雾丝消失的一瞬,女孩甜甜一笑,似正作着

美丽的梦。床头,骨雕玉润般的光泽消失殆尽,由白变灰,然后——化为

齑粉。
  米寿黯然垂眸,悄然无声地潜入室内,取出一只高腰小瓶向空中摇了

摇,荡出一室暗香,这香能令女孩忘掉一些东西。随后,他翻开一本书,

取出一张宣传单,连同骨雕的底托一起带出。
  “晚安,客人!”声音消失后,暗香无踪。 

WW  WW  WW

  夜色轻沉,街道边,两道人影如闲庭信步,男子优雅,女子纤魅。
  “米寿……”鞠如卿突然顿步,看向她的梼杌之王,“早说过……他

会死。”
  蚕女呕丝,不是作茧自缚,而是千年前不甘不灭的执念——杀了将她

化为蚕女的饮马。
  当年欧丝未守承诺嫁给饮马,反害他被欧父剐皮,饮马由爱生怨,将

欧丝裹入皮中化为蚕女。千年过去了,怪界骏驹的爱依然那般执着,可化

为蚕女的欧丝……却恨着他。
  “蚕女吐丝,衣被天下”,很美的传说呵,可蚕女之丝是血骨凝成,

吐血为丝、衣被人类,生生的苦楚,她怎能不恨。所以,欧丝不见饮马绝

不吐丝,如今见了,便丝尽、气绝。
  执着千年,不过为了两两相缠的一瞬。
  他们是圆了心愿,可她却痛失收藏。想到这儿,鞠如卿冷冷哼了声。
  “饮马说过,他很期待与欧丝的相逢,也许在烟雨如絮的堤畔柳风中

,或者在巍峨森严的皇宫里,再不然就是博物馆……”想起昨夜还在店里

胡闹呜咽的人,今日只剩空荡荡的底托,米寿吐口气,黯然道:“他知道

自己会死,看样子,他并不后悔。”
  死而无悔?鞠如卿隐隐皱起眉头:这是怎样的感情,让饮马明知会死

而无悔?
  并非刻意去伤感,悲欢离合的情境她见过许多,走到今天,她能肯定

自己看着生命在眼前消失而不皱一下眉头。刚才,她不也没皱眉头么……

伸出食指,鞠如卿摸摸自己的眉心。
  “如卿,收藏品以后可以收集,心愿却不是时时能圆的。”
  “是吗……”鞠如卿依然沉浸在痛失收藏的悲哀中。饮马有他的执着

,她又何尝没有?尽管“贱卖”了饮马,今夜,她是希望救下他的,可惜

……
  “执念真可怕。”昂首一叹,这是鞠如卿今夜的断语。
  是的,执念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如卿的执念……米寿看了眼叹气之后

又低头数蚂蚁的主人,漆眸轻垂,将心头那点黯然丢弃在城市霓虹的陆离

中。
  突地,鞠如卿侧首一笑:“米寿,你说裴还师这个时候在干什么?”
  “应该睡了。”
  扬扬眉,鞠如卿掏出电话、打开视频,摆明扰人清梦。短短的信号声

后,视频上立刻出现微带睡意的俊美男人,大概睡意过浓消减了他的自制

意识,男人的脸看上去性感而邪气。
  “如卿?米寿?”男人咕了声,画面随着他的坐起一阵摇晃,“你们

在哪儿?”
  “街上。”鞠如卿笑眯眯欣赏着他的性感和邪气,只有这种时候,他

外露给人的压力才会少一些。
  “这么晚……出什么事?”裴还师开始穿衣。
  “没事。”阻止他的穿衣,女子淡色的灰眸中漾出一波涟漪,“好像

很久没见你。”
  裴还师已恢复律师应有的冷静自制,听她没头没尾的话,他勾起一片

浅笑,毫无柔情蜜意地开口:“把电话给米寿。”与其听如卿解释一件事

,不如听米寿的。
  嘻笑一声,鞠如卿从善如流。抽过米寿手中的底托,将电话塞进去,

她踩着夜风加快脚步——回店!

================================================================

===
<插花下午茶——针叶与众人物笑谈>

  在某个阳光明媚到可以挤橙汁的午后……
  一只手轻轻拍在针叶肩头,针叶侧首向左,没人。
  冷汗滑下!
  “右边啦,笨蛋!”鞠如卿妖冶的脸从右肩探出来。
  接着,作者与“鞠骨董宠物店”的大小人物进行了一次为时长达一小

时的对话。内容如下——
  鞠如卿:“为什么在<蚕女欧丝>里,你把我写得活像被马踢的坏巫

婆?”
  针叶:“嘿,那家伙本来就是马。”
  鞠如卿:“我是说——你为什么把我写得这么坏心肠。我干嘛不让他

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好比我让欧丝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
  针叶(托腮沉思):“这也是你独一无二的特色嘛,总要看几个人不

顺眼才行。”
  鞠如卿:“我看谁都不顺眼!”
  针叶:“哎呀,情节需要……就像在下一回里,我会让你更冷血……

”(飞快捂嘴,针某冷汗狂飙。)
  鞠如卿果然变脸,飞扑:“你说什么?信不信我让你变成收藏——”
  危急关头,米寿一把抱住鞠如卿的腰,边陪笑脸边劝:“如卿如卿,

别这样,惹毛了她,她要真把你写成冷血无情女怎么办?啊,那个……针

叶,你也知道,你应该了解,如卿有那么点小气……”
  “米寿你什么意思?”鞠如卿转拧米寿的俊脸。
  “如卿如卿,听话……”米寿的声音温柔滴水,溺宠无垠。
  两人在一边拉拉扯扯……拉拉扯扯……
  一分钟后,有人忍不住。
  裴还师:“绣花针,貌似我——才是男主角吧?”
  针叶(打个哈欠):“谁说的?”话一落,脖子立即被人Ka住。
  “我亲爱的绣花针,通常一本小说,爱着女主角且被女主角所爱的男

人才是男主角,对吧?”
  “是啊。”
  “如卿爱的不是我吗?”
  “应该吧。”针叶的回答完全不负责任。
  裴还师(以轻得不能再轻的温柔语气):“那么,为什么我出场的篇

幅这么少?横看竖看好像米寿才是主角?”
  “情节需要!”针叶拍拍卡在脖子上的手,完全不受威胁:“你又不

爱养宠物……咳,你再摸我脖子,让你下回挂掉!”(开玩笑,她能受威

胁?)
  裴还师笑得帅气满天飞:“不,我怎么敢威胁你,绣花针。”
  “不准叫我绣花针。”某针义正辞严。
  “哼哼!”裴还师冷笑,带来横扫宇宙的压力,“如果,下一回,我

没和如卿@@……你就等着收我的律师函。”
  丢完威胁,裴还师帅气转身,消失。另一边,拉拉扯扯的两人也失去

踪影。
  针叶搔头想了半天,实在想不通:“喂,姓裴的,你那@@……到底

什么意思?”
回答针叶的是“可以挤橙汁”的阳光。
久久后,悠然的叹息重新飘回来。
针叶啜着橙汁,强打精神:“还有什么事,米寿?”
  “我只问一句。”淡淡的嗓音仿如叹息,“为什么……你总是让我拖

地?”
  某针狂扑!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7:20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heap cialis - 2009-10-6 19:18:44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heap cialis,
^_^ - 2009-2-3 23:27:16 - 花雨紫泪
-----------------------------------------------------
好看!
那个插花好好玩哦!!
^_^ - 2009-2-3 23:27:08 - 花雨紫泪
-----------------------------------------------------
好看!
那个插花好好玩哦!!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83, 共 2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