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9期
 [古韵柔情]孙二娘转型记 BY风靡
 2007-3-16 16:39: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1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荒郊,野外,秋风瑟瑟,枯草萋萋,少得可怜的月色之下,一座破落饭店风雨飘摇。从半开的窗户望进去,只见当年那叱咤风云的母夜叉孙二娘与夫君张青坐在空荡荡的店内,两两相望,愁眉不展。
  此乃何故?
  追根溯源,当从半年前说起。自从那时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平安即福”活动以来,这孟州道十里坡孙二娘的黑店就成了州府严密监控的重点对象,不但明查,外加暗访,更有义愤填膺之士举报,言说此店除了偷税漏税之外,那香喷喷的肉包中还含人体有机成分。如此以来,生意自然一落千丈。
   “再这么下去,咱们真的只有喝西北风了。”孙二娘已化身为忧郁少女,“你看看,尽是水电费的催缴单。唉,没人上门,连做包子的原材料都没了。”
  “我的姑奶奶,小点声儿。”张青心惊胆战,直向孙二娘摆手,“严打时期,要是让他人听去,罪名岂不多加一条?”
  孙二娘哼了一声:“半夜三更,有个鬼啊?”
  话音方落,便听窗外轰隆一声,半边火光映红了窗扉。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孙二娘才白着脸对张青开口:“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检查组来过,说店里硬件设施不到位,软件资料不达标,限期整改来着。”
  张青问:“何日截止?”
  “今、今天。”孙二娘有些惊慌,“莫不是派了衙役来查封?”
  “娘子休怕。”张青见老婆怕得厉害,尽管自己也心里发怵,但好歹是个爷们,关键时刻冲锋陷阵的自觉还是有的,“待为夫的出去看看再说。”
  孙二娘眼睁睁地看着张青摆着一脸慷慨就义的姿势出去。
  一炷香过去了,两炷香过去了,三炷香……
  孙二娘终归坐不住了,起身来开门真要出去探个究竟,却见张青灰头土脸地回来。
  “果然是来查封咱们的。”孙二娘腿发软,“他们打你了?”
  “没。”张青摇头,神秘兮兮地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交给孙二娘,“别疑神疑鬼,我可发现宝贝了。”
  孙二娘盯着手中厚厚重重的东西,像是一本书,封皮上还写着《MPA教程》。
  张青眉飞色舞:“我一出去呀,便见树下一个大坑,还真以为有人打了上来,壮着胆子上前一看,便发现了这个。”
  “MPA?什么东西?”孙二娘问丈夫。
  “我的娘子呐。”张青一把抢过书,“M、P、A,看见了么?”
  “看到了。”那又怎样?
  “仔细看,像什么?”张青耐心地引导孙二娘,“这个P,形似勺子,言说做菜要注意味道;这个A呢,状如火钳,意指要掌握火候。”
  “那这M呢?”孙二娘不耻下问。
  “这个嘛。”张青摸了摸下巴,目光放在孙二娘身上,“依为夫愚见,怕是说娘子的姿色了。”
  “啥?”孙二娘差点跳起来。
  “味道、火候还有风情,暗指成功经营酒家之道。”张青越说越激动,“娘子,这东西从天而降,乃是你我的福星啊。”
  “既然如此,那老娘就豁出去了。”孙二娘晃了晃胸部,咬牙切齿,“被人家吃吃豆腐,好歹比饿死强吧。”
  
  数天后,当有路人甲乙丙丁途经十里坡,意外地发现那家臭名昭著的黑店不见了,在原址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富丽堂皇的壮观“十里坡大酒楼”,门口的四对红灯笼迎风招展,牌匾上还绘有五颗硕大的星星。
  “会不会走错路了?”路人甲回头问身后的人。
  “极有可能。”路人乙点头附和。
  “十里坡不会这么漂亮。”路人丙观察入微。
  “那咱们,退回去,以防万一。”路人丁小心建议。
  四个人使了眼色,正待一致后退,不想那酒楼大门陡然大开,一阵香风袭面,袅袅走出四个款款婀娜美女,分成两排站在左右两侧,对他们频展笑颜。
  几人不由得看痴了。
  “欢迎光临。”
  啪啪啪啪,路人甲乙丙丁眼前一花,只见美女已各挨了一掌。
  “老娘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要说‘维而肯’,说外文哪,才显得有档次嘛。来,再来一次!”
  听这河东狮吼之声,甲乙丙丁变了脸色——竟是传说中的母夜叉孙二娘,路没走错,可是现在,要逃,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维而肯!”
  八只脚非常有默契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好的,不错——哟,诸位客倌!”
  那方,孙二娘一个转身,已将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甜腻腻的声音飘过来,媚眼也打个不停,可惜那四人还在回想她的斑斑劣迹,无福消受。
  “来来,到咱酒楼坐坐,吃喝住宿皆有,外加足浴按摩一应俱全,保君满意。”
  “可是,可是……”路人甲鼓了好大的勇气,“你开的,是黑店哪。听说还专爱做人肉包子……”
  “哎呀呀。”孙二娘抿嘴轻笑,“客倌提的是哪门子的陈年旧事,现在都说与时俱进了,哪还有人喜欢吃人肉?最多也给各位爷开开眼——”她暧昧地挤挤眼,“从东瀛传来的独门盛宴,别有特色,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哦。”
  “哦?”四个人眨眨眼,口水有泛滥趋势。
  “好了,别犹豫,过了这村便没这店,小红小黄小绿小翠——孙二娘拉开嗓门,唤过那四名女子,“快来招呼客人哪……”
  
  此时,在十里坡大酒楼店内——
  张青一边翻着那本《MPA教程》,一边指挥从山下聘来的临工阮小二、阮小五和阮小七。
  “阮二,你负责招呼客人。”
  “知道知道。”阮小二点头,“就是跑堂嘛。”
  “谁说的?”张青瞪他一眼,“要叫‘会计’,就是客人点什么菜,你记快些,不要怠慢——那个阮五,你就去厨房生火做饭。”
  阮小五吸取前人教训:“那经理,我的称呼是——”
  张青说了,不能叫掌柜的,要叫经理——精明人才能经营酒店的意思。
  张青哗啦啦地又翻了几页:“嗯,厨师长,这个名字霸气。”再瞥了一眼阮小七,“你身手不错,就负责采购吧。”
  “采购?”阮小七有点犯迷糊。
  “就是出门买菜啦。对了,能采的就采,别浪费银子。”见阮小七准备走,张青又唤住他,“顺道看看那帮礼仪小姐,搞什么飞机,怎么半天都没拉到一笔生意?”
  正说着,便见有几个人被自己方才念叨的礼仪小姐们簇拥而来,张青立即笑眯眯地从柜台后跑出来,撞了撞孙二娘的胳膊,悄声嘀咕:“娘子,你这公关当得不错。”
  孙二娘得意地瞅他一眼:“开玩笑,老娘出马,一个顶俩。”
  路人丙环视周围,咕哝着:“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张青耳尖,听得清楚,赔着笑脸开口:“客倌这么说就不对了。谁没做个错事的时候?还不允许改过自新呀?咱这里,现在可是五星级大酒楼,违法犯罪的勾当,说什么也不干。来来,大家看看——”
  他手一指,刚巧落向大门方向。
  路人甲乙丙丁齐齐望过去,只见左右各书了两行大字——
  痛改前非清白做人,
  发家致富回报社会。
  某了,横批还有一句——旧貌换新颜。
  路人甲自言自语:“看上去,是有励精图治的决心。”
  路人乙逐字评对:“只是平仄不大押韵。”
  路人丙大发感慨:“他们终于上升到了理论的高度,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
  路人丁作总结性发言:“时代不同了,烂泥还真能敷上墙了啊……”
  孙二娘在旁边听得手发痒,很想一掌劈下去,张青连忙拉住她,冲阮小二使眼色:“会计,招呼客人。”
  “来了来了。”阮小二殷勤地将甲乙丙丁引入座,递上菜谱,翻开手中的小本子,舔了舔毛笔,随时准备开记,“诸位想要点什么?”
  “我们看看。”路人甲客气道,翻开菜谱,看了一遍,递给路人乙;路人乙以相同的动作再传给路人丙;路人丙不动声色,交给路人丁。
  路人丁看了一遍,忍不住大叫起来:“我们要吃饭,不是看诗书!”
  “客倌,这是菜谱。”阮小二彬彬有礼的,“菜名取得比较诗意,也是本店的特色之一。”
  四个人暗地里交换眼神,为自己的没品味汗颜不已。可不是,人家是五星级的大酒楼啊。
  “那——”路人甲佯装镇定地点了一道菜,“来个‘明月寄相思’吧。”
  “好。”阮小二飞快记下。
  “我要‘碧海情深’。”路人乙选了个很诗意的。
  路人丙有点想入非非:“我要‘唇红齿白’。”
  路人丁为弥补自己的出丑,存心点了个格调更高雅的:“‘你侬我侬难离分’,这个听上去不错。”
  阮小二收起本子:“诸位稍等,片刻便来。”
  
  事实证明,阮小二所谓的“稍等片刻”,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期。
  “掌柜的,还有多久?”路人甲有气无力地质问张青夫妇。
  “快了快了。”张青连声道,悄声问孙二娘,“阮小七那厮采购到什么地方去了?”
  “莫不是卷款私逃?”孙二娘忧心忡忡。
  “不会。”张青摇头,“依那小子的胆量,还没敢到贪污公款的地步。”
  “老板,我回来了!”
  门外终于响起了阮小七的声音。孙二娘闪出门外,见了一头大汗的阮小七,不由分说地拧他的耳朵:“你小子野到哪里去了?”
  “我的二娘奶奶——”阮小七满面委屈,“我不容易啊……为了秉承经理教育我的节约采购法,我能省便省——”他伸手给孙二娘看,“就连这鸡蛋,都是我从鸡屁股里面掏出来的。你瞅瞅,还是热气腾腾的……”
  孙二娘瞪着自己鼻尖下的那只手,连连挥着帕子扇风,顺带踢了阮小七一脚:“去去去,还不给阮小五拿去做菜!”
  又过了很久很久,当那路人甲乙丙丁已确定自己已看到窗外的月亮后——
  “来咧!”
  中气十足的吼声,阮小二端着盘子而来。
  “明月寄相思、碧海情深、唇红齿白、你侬我侬难离分——菜上齐了,诸位慢用。”
  饿得头昏眼花的四人迫不及待地揭开各自面前的碗盖,待见了菜品,表情如同撞了鬼。
  “这就是‘明月寄相思’?”见碗里两个去了蛋黄的煎蛋上搁着两颗小小的红豆,路人甲质疑。
  “怎么了怎么了?”张青挤过来。
  “一碗莴苣汤,也能叫碧海情深?”路人乙也忿忿不平。
  “这颜色不是挺像的嘛。”张青解释。
  “可哪里情深了?”路人乙不依不饶。
  “客倌你真是说笑。”张青笑起来,“情深沉底,又岂是肉眼能看出来的?”
  “你、你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路人丙拍案而起,源自他的“唇红齿白”不过是一碗西红柿搭豆腐。
  “时势造奸商啊……”路人丁的答案也自然揭晓——鸡蛋炒饭,果然分不开你我。
  “还说不是黑店?”四人异口同声,“我们不吃了。”
  “说什么呢!”身后响起孙二娘如雷贯耳的吼声,回头望去,见她横眉竖眼表情凶凶,“不吃可以,留下饭钱。”
  “可我们根本就没吃。”还有人据理力争,坚持正义。
  “哼!”孙二娘开始挽袖子了,“误工费呢?材料费呢?还有服务费,你当奶奶我是卖笑啊——浪费不说,我们这可是星级酒楼,还能把剩下的卖给其他客人?”
  “你们这是讹诈,我要举报!”路人丙愤愤然。
  “哼哼……”张青阴笑,“你以为我开这么大酒楼没后台?关系我通通跑了遍,告诉你,老子可是上面有人的。”
  “算了算了,息事宁人,走人为上。”路人甲规劝其他人,自认倒霉,“掌柜的你算算,咱们吃了多少?”
  张青捧了算盘拨拉:“不多,十两五钱,谢谢。”
  “哪有这么贵?”明明就是诈钱嘛。
  张青也不与他们争辩,回头看孙二娘:“哎,既然没法赚到钱,只有重操旧业了——不知咱那把杀猪刀还快不快?”
  四人大惊失色,惨白了脸:“好说好说,我们给钱给钱……”
  
  等安然逃离险境,路人甲乙丙丁已是身无分文,衣不蔽体,还不敢逗留,连夜离开了十里坡。事后想到张青孙二娘宰客的嚣张,委实咽不下这口气,遂拨打州府12345百姓热线,将“十里坡酒楼”一状告上了衙门。
  恰巧最近天下太平,州府官差闲来无事正百无聊乃,好不容易遇上一件案子,府尹也立即来了精神,当即大笔一挥,转批孟州道驿站,责令调查。
  未几,驿站将调查报告呈了上去:
  “十里坡大酒楼,乃是我站近来咸鱼大翻身的典范。张青、孙二娘夫妇从不仅能说会道,经营得方,积极主动与各方酒楼交流学习,使其所经营酒楼一跃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更具社会公德责任心,大力投身慈善事业。因其懂得迎来送往周全之道,深受各界广泛好评,数天前已被定为孟州道特约接待处。至于个别百姓反映之事,经查,张孙确有开黑店前科,但二人已金盆洗手。有人诬告,不排除刁民见得利者,眼红一二者不在少数……”
  
  年底,十里坡大酒楼经孟州道推荐,被州府评为“诚信经营户”和“纳税先进”,至于生意红火,更不在话下。张青夫妇作为黑道分子再创业咸鱼翻身的典型,被列为先进人物,巡回演出报告,宣传他们的致富经验。不久,张青还出了一本书,书名为《我从MPA中学到的》。
  据说,大买特买,畅销多时,经久不衰。
  —完—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67, 共 2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