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9期
 [青春本馆]不拿自己当美女 BY公孙羽
 2007-3-16 16:42: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20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除了长得像个女孩子之外,她处处不像女孩,内在外在走路姿态,她从不会像个女孩子那样眼光如水的看人,她不会“瞥”人,不会“瞟”人,不会巧目倩兮的“睇”人,不会风情万种的“眄”人,更不会明眸善睐的“睐”人,对于长了一双无可挑剔的巧目明眸的俏佳人而言,美目所有的合理功用都被她摈弃了,她只会用这对眼做一件事:瞪人,虎目圆瞪的瞪,金刚怒目的瞪,目眦尽裂的瞪,她的体内似乎总在燃烧着一盆熊熊的烈火,人家的眼为心苗,她的眼为火苗,公认女娃娃是水做的肌骨,尤其江南这边,结果她顶着一张粉嫩雪白吹弹可破的小脸放了个屁,剔了剔牙齿里卡住的肉屑,剔完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日xx,老子才不信这个邪呢!
  她叫文丽葵。
  她的父母都是小学英语老师,一个是文老师,一个是李老师。
  李老师对徒然长了一副绣花枕头外表的女儿已经彻底失望,甚至对文老师说出:老公呀,看来,等丽葵大了,我们就只有把她往影视学院送了,这孩子可不就是个废材了?
  文老师爱女心切,对丽葵仍抱着一线希望,说:我对丽葵其实也没有别的要求了,只要她不自称“老子”,哪怕她自称“老娘”呢,我也会觉得老怀大慰了。
  老公!李老师说。
  老婆!文老师说。
  两位为人师表的市级先进老师对这个屡教不改的逆女无计可施,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婴儿期的丽葵除了吃得很多,哭起来很响,喜欢站着放尿,目光冷厉而凶狠之外,没有什么异于常女的地方,但等待丽葵上了幼儿园中班,一切大不同,各种顽劣行径纷纷露出苗头,某日,幼儿园院长忍无可忍的亲自致电文老师,丽葵把自己的衣服扒下来,衣袖吊在两个胳肢窝下面,肩膀露外面,勒令她穿回去,可是一背脸她又把衣服扯下来了,今天上级领导到我们幼儿园视察,我还派她给主要领导献花呢,她却给我出了这么大个洋相,文老师你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的……
  文老师急速赶到幼儿园,刚走进大门,就看到和小朋友玩沙子的丽葵上身半裸,好好的马海毛毛衣外套和套头的圆领棉毛衫都被她自己扒了下来,堆在腰间,文老师当时脑中一阵警铃大作,丽葵在打赤膊?
  就在这时,丽葵突然一把推倒和自己抢沙铲的小男孩,同时夺过男孩手中的红色塑料沙铲。
  “呀!咦!哈!喝!”丽葵模仿霍元甲里面的武打音效,双铲舞动如风,雨点般朝小男孩的头面颈项后背落下。
  天啦!文老师脚软,他的女儿怪癖够多了,怎么还给她多出一项暴力倾向呢!
  
  丽葵打赤膊的恶习一直延续到她的青春期,为了要不要穿BRA的问题,丽葵和母亲李老师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争执,李老师急怒攻心,加之日常工作一向繁重,最后竟然导致青光眼急性发作,丽葵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把老娘的眼睛气瞎了,立即捧起新买的戴安芬牌少女文胸,双膝跪倒,长泣道:“妈,我穿了!”
  李老师双目不停眨动,像个急欲找到光源的半瞎的人,“今日你穿上了,可就不许再摘下来!”李老师顿了顿,“晚上睡觉的时候除外。”
  丽葵捣头如蒜。
  后来丽葵成年了,每隔半年都会说出这样一句十分奇特的话:操xx,老子又要去买紧箍咒了。
  从来没有人能正确的解密这句话,除了花送姜。
  因为丽葵拉着花送姜逛商场的时候,恰好路过戴安芬专柜,她粗门大嗓,断喝一句,送姜哥哥,你等等,我要买两条紧箍咒。
  丽葵从货架旁走过,一行走一行叽咕:魔力紧箍咒,塑身型紧箍咒,前扣型紧箍咒……
  花送姜红着脸,头上汗出如浆,他一边擦汗一边想,语义关系本来就是任意性的,是约定俗成的,文胸在古代还叫心衣呢,丽葵叫它们紧箍咒,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丽葵突然抓起一只小衣架,举得老高,冲售货小姐嚷道:我要这个带蝴蝶花的紧箍咒,多少银子呀!
  小姐彻底被问呆了。
  花送姜忍无可忍,噗哧笑了出来。
  
  丽葵和花送姜认识的理由十分简单,他是她的上司。
  董事长和秘书?当然不是,丽葵那种可以媲美碎纸机的蛮横性情是当秘书的料么?
  丽葵职校毕业后,在父母多方斡旋之下,进入一家大型的民营钢铁厂,丽葵积极主动要求成为一名炼钢工,领导本来还以为她贪图生产一线工人的高额奖金呢,后来才慢慢发现丽葵对炼钢的热爱无关金钱,而关于她对钢对铁对火的发自天性的痴迷。当然了,丽葵最爱的还是那把大铁铲,人都以为她拿不动,岂料她非但拿得住,还有余力舞得呼呼风响。
  炼钢第一线绝对是个充满男儿彪悍之气的地方,丽葵上工第一天就不由感慨,啊,空气中充满了她同类的味道,骠悍简单,她觉得无比的轻松自在,就像掉了队的兵再度找到大部队一般。
  文老师和李老师对丽葵早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对于她积极主动要去高热高温高危的炼钢第一线的举动,文老师李老师见怪不怪,丽葵从小看到菜刀水果刀甚至指甲刀都会眼露贼光,那目光贼到可以用缱绻来形容,似乎她极度的渴望把那些刀拥进怀中,摸一摸弹一弹,再砍劈削割几下试试。丽葵似乎从来意识不到自己是个女孩子,更别提意识到自己是个大大的美女。
  自从当了一名炼钢工人之后,丽葵的言行越发粗鲁了,她本来美到她老妈天天算计着要把她往影视学院送的程度,李老师也不是非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不过女儿长了一个榆木脑袋,她和她爸不管如何不厌其烦的手把手教她,她就是不开窍,考试一考就考个全班倒数一二三,她爸最后被她气苦了,只好自我解嘲,说,我们丽葵也是有学问的,开口就是三字经呢。
  李老师只有陪着丈夫苦笑。
  丽葵的三字经都是用他、日、去、操这几个字打头的。
  李老师和文老师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平常嘴巴里半个脏字都没有,丽葵这些混账话都是从哪儿学会的?警匪片里面?
  丽葵还为自己臭烘烘的嘴巴如此辩解过,话脏又不代表心脏。
  我们都知道你的心很干净,可是为何不能讲话也干净呢?李老师苦口婆心,成天骂骂咧咧的女孩子像个什么样呀?
  那样讲话过瘾呀,带劲!丽葵咧嘴笑着,牙肉都笑出来了。而且我又不当老师,讲话随便我怎么讲,还能算我犯法不成?他xx。
  李老师都快不忍心看自己的女儿,连她都为那副花容月貌抱屈,长在谁身上也比长在文丽葵身上合适呀。
  丽葵自己对妈妈要她报考影视学院的打算嗤之以鼻,“你要我面向亿万人民群众扭腰送屁股噘嘴吐舌头,妈,我是你亲生的吧?不是吧?”
  “你以为你还有康庄大道可走吗?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出国留学海归创业知本创富,你走得通吗?你除了走捷径,你还有别的机会成功吗?你以为你除了这副皮囊你还别的剩下吗?”李老师恨铁不成钢,说话未免刻毒。
  丽葵也不和她妈生气,抬头挺胸,回了一句极绝的话:“我还有满身的力气呀!”
  李老师差点儿气绝身亡。
  对于终于成为工人阶级的一份子,丽葵十分的骄傲和满足,炼钢工十分辛苦,火里来热里去,虽然带着防护手套,但手背上经常被烫伤,最轻的伤口看起来也比香烟烫伤严重一百倍,丽葵隔不了几天就会拎回一条裤管被烧得疤疤癞癞的工作裤,要她妈想办法帮她补。
  李老师一边心疼女儿一边又恨她不争气,她就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当个工人也能当得这么心满意足,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这孩子怎么一点不足之心都没有?
  丽葵的言行举止本来就粗鲁得惊人,工作之后,天天和一大群蓝领工人称兄道弟,整个人的行止就更加没法看了,本来厂里有不少适龄的未婚男青年对容貌姣好的丽葵很有兴趣,但渐渐的,丽葵“男子气十足”的表现就吓退了所有的追求者。
  “她吃饭吧唧嘴的声音比我还响,我问她是不是属猪的,她说不是,我说我就是属猪的。”
  “那天我在厂区吐了口痰,我有咽喉炎的你们都知道,文丽葵跑来和我一道走,我还以为她要嫌我脏呢,哪知道她抽了半天气,吐出一口更大的来,把我恶心的,饭都吃不下。”
  花送姜初来乍到的时候对美艳夺目的丽葵也很是神魂颠倒了一番,也赶巧了,那段时间李老师恰好入院做眼科手术,丽葵担心老妈,成日蔫头蔫脑的,不但显得文静了,更破天荒的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小女儿娇态,刚刚进厂的花送姜对丽葵的本性严重缺乏认识,于是就被这层假象蒙骗过去了。
  李老师康复出院那天,花送姜按捺不住地把丽葵拖到一边,说,丽葵,你还没谈朋友吧?你觉得我怎么样?
  花送姜主要考虑到丽葵这么漂亮,若他不先下手为强,赶明儿被人抢去了,可就追悔莫及了,所以冒冒失失就开口求爱了。
  “什么?”十多天来,这是丽葵第一次放开嗓门,其音量足以震倒一座八层高的大楼。
  花送姜隐约觉得事情不对。
  “你怎么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上了心?我这几天心烦,一直没机会跟你讲。”丽葵兴致勃勃地嚷嚷,所有路过的同事纷纷对这里侧目,丽葵的嗓门太大了,想不听见都很难。
  花送姜确定事情不对了。什么楚楚可怜,什么沉默寡言,什么含娇带怯,统统都是他看花了眼。
  “你真够意思!自己先讲出来,我还一直在琢磨怎么和你开口呢!”丽葵一边嘎嘎大笑一边猛拍花送姜的肩膀,送姜咬牙忍痛。
  
  李老师和文老师本来已经认命了,想着女儿必然会给他们带回来一个比她更粗鲁更颟顸的女婿,结果女儿最后带上门给他们检视的竟然是个文文静静的玉面小生。
  老两口喜出望外,花送姜委委屈屈。
  送姜本是省重点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如今大学生不值钱,他被招进这家钢铁厂是作为日后的干部储备来培养的,领导要他先下第一线体验两年,他哪敢说个不字,于是就当了丽葵所在车间的工段长。
  送姜是个标标准准的小男人,此生最大的志向找份好工作,多赚一点钱,最大的心愿就是爸爸妈妈一直身体健康。送姜的娶妻标准十分传统,不过不是那种最优良的娶妻要娶贤的传统,而是最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埋藏在每个男人内心最隐秘角落的传统,娶妻要娶美。
  送姜第一眼看到丽葵就想,真是美,眉是眉眼是眼,腰是腰腿是腿。送姜课余也读过不少诗词歌赋,但他看到丽葵的时候就是辞穷了,那些什么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什么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都不能乱套在丽葵的身上,丽葵的美是那种扎扎实实的美,一点儿虚的地方都没有。
  送姜曾在心里把丽葵誉为他平生所见最美的少女,但很不幸的是,自从丽葵故态重萌之后,送姜发现丽葵仅仅只是看起来很美。
  但,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和丽葵做朋友的,他总不能又翻脸无情,丽葵举止真的很粗鲁,走路摆肩膀,吃饭吧唧嘴,兴致高的时候还能随口吐出一口大吐沫,但丽葵对他很好,在丽葵面前,他简直就像一个备受爱戴的领袖,但凡他说的都是对的,但凡他做的都是好的。
  送姜本来就是优柔寡断的人,心里又实在舍不下丽葵的那份美色,于是分手的话,一直说不出口,就这样拖了一个月一个月又一个月。
  上门接受过丽葵父母审查后,送姜对丽葵的家庭条件十分满意,李老师文老师都是心地善良为人谦和的老好人,工作又干得很出色,这几年利用空闲时间做家教,挣到钱后为丽葵准备好了一套三居室。送姜家境平凡,娶媳妇买房子的钱也是有的,但用完之后,家底子就空了,小两口结了婚就得挨点辛苦,必须想法攒钱。
  如果女方条件好一点,送姜自己的压力就会相应的小一点。
  送姜从丽葵家里出来,自己掐指算算,和丽葵也谈了快四个月了,如今门都上过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必须表个态才行,不然不耽误人家吗?
  送姜本来打算隔天就和丽葵谈结婚的事的,可是转念又想,这头刚知道丽葵有套房子做陪嫁,那头他就跟她求婚,算什么?于是又拖了下来。
  
  人家说美女越看越不漂亮,丽葵倒不是的,她本来就不修边幅,上班工作服下班还是工作服,一个月理一次发,五块钱,多了她可不干,眉毛她从来不拔的,眉型始终有点乱,但配她深刻的五官倒是刚刚好。
  这年冬天,送姜和丽葵约好一起下班,去吃个火锅,西北风刮得呼呼的,丽葵刚刚在厂区澡堂洗完澡,一边走一边从工作服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软管来。
  送姜一看,哦,是蛇油护手霜。他没多说什么,把丽葵搂紧一点,继续朝前走。
  丽葵从软管里挤了一坨白膏,不往手背上送,却往脸上送。
  “干吗呢?!”送姜大喝。
  “擦脸呀!”丽葵一边抹一边说。
  送姜第一次看到妙龄的女子拿护手霜当面霜使。
  要说丽葵抠门,前天他才陪她去商场买了两件羊绒衫,花了一千多块,一件给文老师一件给李老师。
  李老师一看见抱怨,去年才买的,今年还买,你见过我们这儿有人冬天一下子穿两件羊绒衫?
  丽葵不以为然,你换着穿好了,别一个冬天才洗一次,臭死人了。
  李老师又问,你自己怎么不买。
  丽葵更觉得不以为然,我又不冷。
  李老师好笑,是呀,你不是人,你不冷。
  
  送姜老是拖着不和她谈结婚的事,令丽葵颇为心急,她大大咧咧惯了,但这次却束手束脚的,她怕她自己主动问的话,会把送姜吓跑了,只好咬牙忍着,忍得无比辛苦,最后终于在元宵节破功了,她刚开始还笑嘻嘻的,舀了个大汤圆往嘴边送,说,这个汤圆好大,看起来就很团圆,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勺子就摔进汤碗了,李老师文老师还有送姜都吓了一跳,三人都搞不清出了什么事情,丽葵突然嘴巴一张,撕心裂肺的大哭大喊起来,眼泪鼻涕冒得一样汹涌。
  “花送姜你这个王八蛋,你今天不和我讲清楚,我用擀面杖把你擀碎了!”
  
  筹办结婚的事把送姜和丽葵都累得不行,虽然双方家长都帮了很多忙,但是一大堆琐事还是忙得他们俩焦头烂额,好容易结了婚,送姜和丽葵去新婚旅行,马不停蹄的玩了一个礼拜,反而更没时间亲亲我我了,后来又过了半个月,两个人适应了住到一起生活,这天晚上他们一起在单位食堂吃晚饭,丽葵眼尖,一下子在送姜的饭盆里看到一片有虫孔的青菜叶子,丽葵手快,夹起来准备丢掉。
  送姜就说:有虫洞好,代表没有撒过农药。
  丽葵又把那片菜叶子夹紧了,真的?
  煮的。送姜忍不住笑了,我怎么说什么你都相信呀。
  因为你是大学生你比我懂道理呀。丽葵理所当然的放开嗓门嚷道。
  送姜早就习惯了她的大嗓门,又瞎说什么呢?送姜觉得不好意思,现在的大学生多少钱一斤呀?
  一毛钱一斤也是大学生呀?我就不是,所以我就听你的。丽葵理所当然的继续嚷。
  送姜快吃完了,丽葵忙埋头猛扒饭,我等你呀,送姜忙说。
  不用。丽葵跳起来,腮帮子鼓鼓的,一边费力的大嚼一边去拿送姜的饭盆。
  今天我来洗。
  不用!
  丽葵走路跟飞似的,洗碗的速度也跟飞似的,一眨眼就洗好抹干了,丽葵把两个饭盆摞在一处。
  我来拿。
  不用!丽葵推开送姜的手。
  丽葵,你怎么老不要我强?送姜问,现在不都流行男人让着女人吗?更何况丽葵这么漂亮。她这漂亮也古怪,一点到晚这么辛苦,上班八小时雷打不动,下班家务大包大揽,又不爱打扮,可是就是明丽得很。
  你是我老公,我要你强干吗?丽葵瞪了送姜一眼。
  可是……
  
  就连李老师也看不惯女儿对女婿的娇宠,发话:现在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把丈夫当佛祖一样供着的?
  我什么时候拿他当佛祖供了?他那么瘦,哪里像呀?
  李老师再度快被气死。
  你就这么喜欢他呀?
  我不喜欢他我嫁给他干吗?丽葵一边说一边瞪了妈妈一眼。
  你再喜欢也不能叫他知道呀!
  我不叫他知道我叫谁知道呢?丽葵更用力的瞪了老妈一眼,心想,真他xx,有代沟呀!
  
  丽葵对送姜无微不至的好叫送姜不由得忐忑不安,丽葵这么带得出去的女孩,找个比他强的男人可是易如反掌,虽说她举止粗鲁,但举止可以改呀,整容却整不出她那种天然的艳丽。
  丽葵结了婚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鲁,但看起来却是一副年轻少妇的娇艳模样,有次丽葵和送姜手拉手逛街,丽葵那天没穿肥肥大大的工作服,而是破天荒穿了一件长风衣,半长发扎成马尾巴,在肩膀后面一下下弹跳着,一辆宝马车开过去又倒回来,跟着走了一两百米,送姜忍无可忍,冲过去敲敲车窗,很不客气地说:我们可都不认识你。
  我也不想认识你!车主横得很。
  丽葵也冲过去敲敲车窗,车主笑了,丽葵爆出一段精彩绝伦的三字经。
  车主闻风而逃,送姜也呆在当场。丽葵在送姜面前颇为收敛,说话很少带脏字,偶尔飘出来几个,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送姜也是第一次发现丽葵可以说出这么“五颜六色的词藻”,这个发现十分新鲜也十分残酷,送姜心中颇为不悦。
  找老子老公的麻烦,你活得不耐烦了!丽葵余怒未消。
  送姜这才意识到丽葵吵骂了半天根本都没找到争执的关键点,人家才不是找他麻烦呢,人家是想找她的“麻烦”。送姜刚刚那点不悦一下子烟消云散,丽葵就算百样不好,至少一样顶呱呱,她不可救药的实心眼。
  丽葵对自己的美艳绝对缺乏相应的认识。
  送姜私下里也问丽葵,你看上我什么呀?
  你呀!丽葵言简意赅。
  我怎么了?拍个身份证照片像通缉犯一样,和大多数人没什么不同呀。
  当然不同呀。
  不同在哪儿呢?
  丽葵期期艾艾的要说又说不出来。
  送姜不敢说话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丽葵害羞,他可不想惊跑了这难得一见的羞涩。
  
  丽葵从小就喜欢说话声音比蚊子还小的涩胆小男生,但此类男生一半都视丽葵为瘟神,对她敬而远之。丽葵看到送姜的时候心里本也在打鼓,想,这家伙肯定也看不上我的。哪知道送姜竟然主动来表白,丽葵能不受宠若惊吗?她像平白拣了个大元宝那么开心。
  所以后来丽葵对送姜言听计从,无微不至,就是因为她以为自己配他是配不上的,若不巴结点,人家不要她怎么办?
  丽葵也许真的对自己的有利条件没有充分的认识,更别提利用了。
  什么漂亮可以当饭吃这话她从来是听不懂的,她认为这句话这样说才对,漂亮的人也是要吃饭的。
  虽然爸爸妈妈到现在对她在这样一份平凡的生活中自甘其乐不能认同,丽葵却认为她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就该偷笑了,她从小不爱读书,一看见书本就头疼,升学升不上去,能找到这样一份月收入两三千的工作就算走狗屎运了。她既不温柔又不娇俏,常常爆粗口,缺点一箩筐,能有送姜这么好的男人肯娶她,又一直待她一心一意的,她乐都乐死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也许,她对自己的优势没有清楚地认识,但她因此得到了幸福与快乐。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8:47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20:24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88, 共 4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