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9期
 [青春本馆]双勾计 BY墨笑
 2007-3-16 16:42:4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9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你说他——”
  汀兰状似无心地问,心里却暗骂自己真是个傻子,当初怎么就不懂得把握机会!
  女友西西不甚在意地瞥了她一眼,似乎想看出点什么阴谋诡计,又没能得逞。
  “他说他爸和Kin. CO的老总是拜把子,进Kin. CO进定了!”
  汀兰忍住心底的一阵胃酸,淡然开口:“那很好呀。”
  西西低眉敛眼瞧了她一下,接着笑得小奸小猾:“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吧,他那种人都可以进Kin. CO,四年级的愤青们都想痛扁他。”
  汀兰要笑不笑,吐呐之间似乎真的没什么怨气:“禇皓没那么差劲。”也绝对挨不上优秀的边儿,甭说优秀,他整个儿就一浪荡青年。
  Kin. CO这样的大公司,白痴都知道撞破头也要往里面挤,况且还是一拨接一拨的大四老鸟,在找工作已经找得焦头烂额的当口,Kin. CO就如绝境里的一缕曙光,照亮愤青们日渐颓靡的心灵。
  原本男女比例失调歧视制度犹存,已经让女愤青们很是恼火,他此等行径,冒天下之大不韪,成为人民群众共同的敌人,理所当然是罪有应得的。
  西西早就定了选调,状似为汀兰打抱不平。
  “Kin. CO安排你几点面试?”接连淘汰赛,Offer不容易拿,你说禇皓怎能不讨人恨。
  “下午两点,他——”
  “他早上八点。”西西回答的腔调好似这早上八点和下午两点就有多大的不同,里面暗藏了不为人知的玄妙。
  “加油吧,要对得起一路过关斩将的辛苦。”
  西西小屁孩就这样没心没肺地走掉,她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打击汀兰,毕竟汀兰是很优秀的,照常理看也是有希望进Kin. CO的。
  西西一走她便把玩着手机,想了想发条短信到那个熟悉的号码,静静地等着,笃定的状态,果不其然,50秒内铃声作响,断定他没出去胡闹,所以回复得极快。
  “喂——”
  “你现在人在哪里?”莽撞的声音一传出来,她心想禇皓你小子就只会胡闹。
  “学校,你明天面试吗?”
  “出来,我在校门口等你。”
  汀兰愣了一下,下一秒很快速地应对出来:“这么晚了——哎!你明天是不是要面试呀?”
  其实她只是想让他留意一下面试的情况,好给她透一下底,顺便——,她心里有计量有打算的。
  “你出来啊!给你10分钟,10分钟后我打电话催!快点儿!我想见你!”
  汀兰听见他很干脆地挂断电话,一咬牙暗骂了一句“混蛋”,骂完后赶紧梳洗换衣,对着镜子照了几番,大致满意后才出门,赴混蛋的约。
  
  2.
  
  禇皓也是个人精。
  他对汀兰,态度不明朗得很,似乎想和她有点什么,却又从来不表明态度,弄得汀兰不好自作多情,偏偏他又喜欢有事儿没事儿缠着她。
  好几次她都有种冲动想开口问清楚,思及诸多利害关系和其他因素,也就任由他暧昧下去。
  后来是因为禇皓的绯闻实在太多,为了维持形象,明哲保身,又觉得他小子没什么前途,便多次拒绝他,连哄带骗地,渐渐疏远。
  汀兰认为禇皓对于她来说是不合格的,她对男朋友的要求不高,只要比她强一点点就好,关键就在,汀兰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禇皓是那种打不死的蟑螂,那能说断就断,三更半夜凌晨三点还会打电话来骚扰她,告诉她他有多勤劳,做饭炒菜擦地洗衣,谁嫁他谁享福。
  汀兰听得睡意朦胧,随口答了一句:“哦,是么,那祝愿你早日娶得娇妻,别打扰我睡觉了。”
  话一出口便听见他嚷嚷:“忘记当初是谁陪你去看病的了?忘记是谁不眠不休陪你住院的了?”
  汀兰一下子被惊醒,想起自己有次大病,他不避嫌的悉心照料,医院的护士小姐还夸她有个贴心的男朋友,他却回了一句跌破所有人眼镜的话:
  “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他小子多CJ啊!
  汀兰想着又撑起打架的眼皮听他神吹了几句,最后终于在早安的时候听见他说晚安,最后还听见他叮嘱别告诉西西自己半夜打电话给她。
  想起来不由好笑,好像就喜欢瞒着西西,西西是她最好的朋友,认识他也都是西西搭的线,西西么,是他的青梅竹马,打小就喜欢他,只是喜欢的方式,比较与众不同而已。
  
  3.
  
  学校门口见到禇皓,理了个小平头,这小子真横!
  “怎么这么慢?又不是让你见谁犯得着盛装打扮嘛!”
  她在心里直翻白眼,心想少爷是难伺候。
  “你怎么知道我要面试?”
  禇皓的外形她还是比较中意的,汀兰也不吃素,见到相貌好的异性,自然也会心动几分,只是除了外形其余的都没法提,她权衡再三,才决定放弃这棵苗,谁知也没能押对宝。
  又想,隔离了人家好几个月,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自己是不是市侩得太明显了?
  “我哪里知道你要面试,不是还在问你是不是明天——”
  “你少来!”
  他不留情地打断她的话,以一种看穿她的眼神在黑夜里盯牢她:“你以为我不清楚你,要不是已经打听清楚,会把我冷藏几个月后解冻?”
  汀兰刷地一下红了脸,很是难为情,说得她好功利,却又是事实。
  “行了,西西告诉我的。”
  听见西西的名字,他谨慎地看了她一眼:“你没告诉她你出来见我吧。”西西是大嘴巴,他疲于应付,况且,他和汀兰之间的往来,似乎一直都是把西西隔离在外的。
  汀兰抿了抿唇:“没有,她走了我才出来的。”说罢又有些不高兴,横眉冷对看向他:“我是太丑了带不出场丢你面子,还是你觉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犯得着这样吗?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真是,活似有多了不起,非要沾他的光。
  禇皓看她面有不善,怕真火了,赶紧陪笑脸:“不是,你知道西西是个大嘴巴嘛,况且和你走在一起我多光荣啊,全院闻名的才女。”
  她没见有多高兴,反倒皱了皱眉:“少说什么才女不才女,难听死了。”
  “才女”两字,她挺忌讳,总觉得是损人咒人的话。
  “行,你大小姐说什么就什么,怎么?找我就只为了问明天面试的事儿?”
  刚说完这话便看见她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扑,禇皓条件反射双手一伸将她接个满怀,心里一恸,什么东西顺溜溜地从心底洋溢出来。
  倒是汀兰没什么反应似的,站稳了身体狠狠地跺了跺鞋跟:“什么破鞋子!”
  他好笑地看,双手悄悄地伸到身后交握了一下,嘻,指腹上还有软软的触感。
  “怎么了你,这么急躁,平时的冷静飞哪儿去了?”素来眼高于顶,心高气傲,拽得跟什么似的汀兰同学,现下就像只热锅里的蚂蚱,浮躁乱跳。
  汀兰张大嘴狠狠地吐了一口气:“能不急吗?这个时候工作都还没着落,难不成回家混吃混喝?还是在这里吃自己,等着饿死?”
  “没事,明天Kin. CO的面试,好好表现就行。”他自己说得轻松,换来她一个白眼。
  “要是只用好好表现就能进入下一轮,我还找你干嘛!谁知道这面试里有什么名堂,明天你早上我下午,好好留心一下,中午我再打电话给你。”
  他调儿郎当地嘻笑了一声,让她不由想起西西说的那些话,心里又犯酸。
  “我觉得嘛,我是很有可能进Kin. CO的。”脸皮真是比城墙拐还厚!汀兰心知肚明,却还是想向他确认一下。
  “你就这么自信?”禇皓进Kin. CO,愤青们不嫉妒死才怪。
  他小瞧了她一眼,仿佛说她不懂事:“我家里面有人呐!”他还真好意思说,偏偏她就很欣赏他的直言不讳。
  “不过我倒不想去,走后门的总觉得有点烦,进去了也觉得窝囊。”他刚说完就发觉汀兰的眼神恶狠狠地射来,又惹到她了?
  “不想进!人家想进的一大把挤破头!拿乔!”不是存心说出来气死人的嘛!气煞她这等没后门可走的愤青。
  他站定身子,侧身面对向她,眼神烁烁,微偏了头,笑意隐约,小平头的发坚定地竖立着。
  “人家?谁啊?你吗?那还不简单。”他似乎想做什么承诺,承诺的内容是她期望的,但又需要她有所回应。
  汀兰臆测,又不敢自作多情,看着他的脸,眼神直勾勾的,突然觉得难为情,只得微偏头抬眼看星星。她原本就是带着目的和功利心的,可是这么坦白地表示出来,又觉得难做。
  “总之你明天也要好好表现。”
  禇皓没听到他想听的话,也不觉有什么失望,好像他原本就只是试探一下,没怎么认真,汀兰对他又是可有可无,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哎,我家里催我结婚了呀,我也想结婚,可就是没人要嫁我。”
  汀兰在心里冷冷地嘲笑了一下,没人嫁他,他说给白痴听!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把结婚当玩耍?”结婚?大家都在为工作奔波的时候,他倒好,直奔婚姻主题。
  禇皓满不在乎地哼了哼,伸手摸了摸小平头:“谁拿这种事开玩笑,反正迟早都是要结的,我是新好男人。”
  她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一眼:“放心,你要真的进了Kin. CO,多的是人想嫁你。”他是个聪明人,就是喜欢不务正业,不知道这是不是脑筋好使的人的通病。
  “真的?你行不行?”他说得玩笑,她自然也不当真。
  “你先进Kin. CO再说吧!”
  两个人嘻嘻哈哈又是一阵闹,似乎谁也不愿意去追究话中的真伪度。
  “晚了,送我回公寓怎么样?”和他耗也耗不出什么名堂,懒得浪费时间。
  禇皓却皱了皱眉一脸不情愿的样子:“通常都是女生送我回去的。”
  汀兰双手一环胸,冷冷地打量着他:“姓禇的你就爱拿乔。”要送不送,给他机会他还以为她非赖上他了不成!
  禇皓龇牙咧嘴一笑,两手搭上她的肩膀,把她推着向前走:“是,就你最敢骂我。”
  
  4.
  
  结束首次的面试,走出Kin. CO,顿觉外面的空气真舒爽。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她还算有所准备,首轮的Interview就筛掉了一部分人,接着是笔试,是否进入下一轮,还得等通知。
  “汀兰!”听见熟悉的声音,她有些惊讶地找到发声者,他怎么在这里?
  “你在这儿干嘛?”
  禇皓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等你啊!问得这么奇怪。怎么样?感觉很好吧。”
  感觉很好?她家又没有和Kin. CO老总是拜把子的老爸。
  “有什么感觉好的,紧张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入下一轮。”
  “行了,就爱耍谦虚,没问题的,走,请你吃饭。”说着上前扯着她的衣袖就走。
  没心没肺的家伙,汀兰累得任由他了。
  两个人好好地坐下来又是十几分钟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压抑极了便饿,看着她近乎狼吞虎咽的阵势,禇皓啧啧两声:“夸张了吧,活似刚从贫困山区回来的。”
  汀兰用尖尖的一小排小牙撕下一块肉,解恨似的狠狠地嚼:“精神轰炸你知不知道!”说完又继续和那块硬度很高的肉较量。
  禇皓看着她只见头顶不见脸的脑袋,在她看不见的时刻,宠溺地笑着:“汀兰,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还好。”
  她当机立断的回答让他傻愣了一下,怎么连思考都不思考一下,这么敷衍他。
  “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呢?”
  “一般。”
  一般?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他都叫一般那什么才叫好!
  “你觉得我对你献的殷勤还不够咯?”
  汀兰猛地一仰头往天上望了望,再低了低视线与他平视,坚定地吐出两个字:“不够。”
  禇皓闪着一双晶晶亮的眼,耍宝的表情让她想起,这小子好像比她还小两个月呢。
  “汀兰啊,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你献殷勤?”
  什么意思?他要说什么吗?她现在的状态糟得非常不适合谈情说爱呀!哦!自己怎么有这种想法,发晕了。
  “不太清楚。”
  禇皓不相信地吊着眼尾看她:“真的不清楚?你不是很能猜吗?”
  汀兰嘟着一张油腻腻的嘴笑了笑,此时的唇就像涂上了一层猪油,不过她不介意,嫌丑他就滚蛋。
  “我能猜也猜不出你的花花肠子,况且——”她抬眼暗示了一下:“我想猜你也没给我机会。”
  一听这话禇皓大喊冤枉:“是谁先把我冷藏几个月的?”
  汀兰气不打一处来,冲口就冒出:“谁让你不学无术了!”
  他无所谓地摸摸小平头,漫不经心的看向四周:“至少我也没不良记录。”
  “不过——”禇皓正眼看向她,汀兰隐约感觉到一股蔑视,他在嘲笑?
  “知道你大小姐喜欢有所作为的人,可惜我不是。”
  轰!她顿时涨红了脸,觉得肺都快气炸,先给你诱惑的糖,正甜时又给你狠毒一刀,他什么东西!能进Kin. CO了不得了,谁希罕攀他的关系!
  突然她心里就惊了一惊,原来自己真的是隐藏着目的的。
  禇皓见她闷不吭声埋头吃自己的东西,也不搭理他,气氛又让他破坏了?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呀!
  
  5.
  
  再一轮面试的名单里,有她,可是,汀兰觉得她可能弄砸了。
  刚开始还好,可是面试官后来问了一个问题,汀兰回答完后,面试官的脸色就很不好看,她就想她over了。
  问题其实很简单,问当你和上司发生冲突时,怎么解决。她自觉回答已是合情合理面面俱到,没想到还是弄砸了。
  禇皓接到她的电话时,就听出她的声音不对劲,赶到操场看见她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那儿,见到自己哇地一声痛哭出来,把禇皓吓得心魂一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女铁人汀兰呢!面前这个泪娃娃?
  “别哭啊!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嘛!”不说还好,他一说她哭得更厉害,禇皓心想完了,她这么哭下去自己肯定弃甲投降。
  “好了嘛,很难看呀,让你们班的人看见,尤其是西西那大嘴巴,你会被嗤笑一辈子。”
  看着连带他也心疼,终于还是叹口气俯首低头,两手搭上她的肩,稍稍一使劲便把她揽进自个儿怀里,哄BABY似的将就着。
  “好了好了,不就是个Kin. CO嘛!宝贝儿你还更好的等着呢,不希罕他!”
  汀兰依在他怀里贪恋那让人心安的沉稳和温暖,鼻子一吸,分不清是鼻水还是泪水混合着擦在他身上,心里一酸哭得更嚎啕。
  “怎么越哭越起劲了,行了,我给你去问问,看看情况好不好?”
  汀兰像只小猫一样往他怀里钻得更深,让禇皓顿时感觉大好,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而汀兰想的是,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果然还是很厉害的,效果立竿见影。
  敢情这两人,都各自心怀鬼胎呢!
  
  6.
  
  当得知自己进入下一轮时,她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有些不踏实。
  禇皓真的——
  那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已经没得选了。
  其实一直以来,她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她认为,自己会有更好的选择,禇皓曾一度让她感觉“不合格”,可是这一次,突然觉得这小子还是很有担当的,至少他对她用心,肯对她好,疼她,可能也爱她,这么一想,心情就舒畅痛快起来,人果然是可以自我陶醉的动物。
  有了禇皓这一层关系,没来由地踏实轻松,仿佛有持无恐,知道自己这么想不对,可是又抑制不了,确实虚荣。
  最后一轮见完老总,也就算是结束了整个应聘过程,又是因为他,看见Kin. CO的老总竟感觉亲切了几分,后面竟出奇地顺畅便利,她更坚信其中有他的因素。
  似乎到了这个阶段,最后结果就没那么计较挂心,仿佛稳操胜券。和禇皓的关系也有了突飞猛进质的飞跃,定下心来觉得一切都好转。
  “开心了吧,乐了吧!”禇皓看她那傻样儿有些受不了,汀兰这个人,有时候会有些小聪明,耍些小计量小心计,但大多时候是思维极其严谨的人,在熟人面前才会显露孩子心性,这个熟人宝座,不巧刚刚他才攀登上。
  汀兰怎么看他怎么帅,忍不住掐上他的脖子,轻轻地摇晃:“怎么不高兴呀,Kin. CO啊!你说谁不想进,谁进了会不高兴?”
  他假意做了个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来吐舌翻白眼的表情,接着嘻嘻哈哈咧嘴一笑,拉着她转起圈来。
  汀兰顿生豪气,一时痛快话就脱口而出:“从今以后你禇皓就是汀兰的人了!”说完傻愣住,脑子空空地瞪着他,仿佛不敢相信刚刚说的话是从自己嘴里冒出来的。
  另一人的表情却是天差地别地丰富,仿佛偷腥成功的猫,笑得很是狡猾。
  “哈!你终于肯承认啦!”
  汀兰依旧傻呼呼地反问:“承认什么?”
  禇皓扳过她的肩膀:“这是一个值得纪念和肯定的日子,走,庆祝去,让西西她们都来。”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等等!西西?关西西什么事?”看他高深莫测的小样儿,了不得了。
  “西西呀,关系可大了,她可是大功臣。”
  
  7.
  
  Kin. CO的一句“祝贺你”!
  汀兰抑制住排山倒海的激动,诚恳的道谢,挂电话前最后一秒,突然想起要问问禇皓的情况,想着能在一起工作,真是件不错的事,也就没多想行为是不是唐突。而对方还算和蔼可亲的声音却说出了一个让她惊讶的消息:
  “禇皓?没这个人。”
  禇皓,没这个人?什么意思?那——是怎么回事?
  她一头雾水直接杀到禇皓住的地方,进门就看见他的一帮子同学在喝酒聊天,见她来纷纷起立让座,其中一个还冒出一句:“哥们儿,你苦尽甘来,终于革命成功了。”
  禇皓屁颠屁颠乐滋滋地跑到她跟前:“Kin. CO通知了?”
  汀兰先是很欢快地大笑:“通知了通知了!”说完立马沉下表情,变脸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我问你,为什么Kin. CO说没你这个人?”
  想想还真是,她应聘的时候就没一次是碰上他的,从一开始就先入为主认定他是Kin. CO的内定人,一开始!西西!
  关键人物的姓名刷地一下闪过她的脑袋,瞬间又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西西可是大功臣!
  线索就这么一串接一串清晰地在脑中重现。
  禇皓嘿嘿一笑明显粉饰太平,当务之急赶走那一帮子狐朋狗友,独自一人面对她时,摆出一张可怜狗狗的脸:“汀兰啊,我给你说吧,其实呢,我根本就没有参加Kin. CO的招聘,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老爹和老总是拜把子的事儿,Kin. CO的老总是胖是瘦我都不知道,Kin. CO的大门我还没踏进去过呢。”
  “你——!”不知道是怒极,反倒镇定下来还是怎么着,她吐出一个单音节后,却很平静地点着头,找了张椅子坐下,挥手示意他也别傻站着。
  “这么说,从一开始就联合西西骗我了?”西西那小叛徒,枉她顾及她的感受,和禇皓来往都瞒得滴水不漏。
  “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冷冻太久了,我总得想个法子,有个引诱你上钩的理由,要你那不冷不热的态度,我得革命到第几次啊!况且趁你脆弱之时攻其不备夺其芳心才更有胜算嘛!”
  嘿嘿!他都觉得自己很是聪明。
  汀兰嘴一撇,狠狠地盯着他:“是你自己态度不明朗,有意思没意思的,乱暧昧一把,十足钓人胃口,我懒得跟你耗!”
  禇皓皮皮地抱抱她的肩膀:“你也知道你这个人啦!太实心眼实在的东西又引不起你的兴趣,若即若离隐隐约约才能引你上钩!”他要一开始就表明立场态度,怕早让她三振出局。
  汀兰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早知道他是个人精,怎么就这么疏忽大意了呢?幸好只是赔了夫人没折兵。
  “这么说,我能进Kin. CO,是凭我自己的实力咯?”
  他作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好似她说了什么傻话:“我早说过宝贝儿你能行的嘛!我要真有关系,还在这儿愁找不到工作?”
  “你少肉麻!我告诉你没工作我可不要你。”
  禇皓一听立刻苦了一张脸:“现实了吧,放心,你男朋友我还怕找不到工作?”
  汀兰突然大叫了一声吓得他跳起来。
  “我不管你!这个星期就要找到工作,明天开始,我会监视!”
  禇皓双手一合拜托拜托:“姑奶奶,别采取高压政策呀!”
  她小小地嘲笑了一下,撇撇嘴:“亏我还对着你哭了半天,浪费了几缸眼泪。”还以为真沾了他的光托了他的福呢。
  “小心眼,当我不知道你的伎俩,苦肉计!”
  “少半斤八两了,你不也骗我。”
  禇皓正面看着她,没有用他一贯的嬉皮笑脸,正儿八经的神情带着微许笑意,让她也感觉到紧张,他,要说什么吗?
  “汀兰,老实承认吧,你这么喜欢我,有没有工作,都是无关紧要的。”
  她渐瞪大眼,又缓缓合上,恢复常态,微笑,在他给的快乐幸福里……
  
  8.
  
  “怎么,有脸来见我了?”西西这混女子,事情败露后就没来找过她,敢情这会儿是作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才来见她?
  西西小女子一反往日气焰:“汀兰,这全是禇皓那小子的主意。”正主儿轻轻地瞟了她一眼:“什么时候和禇皓勾搭上的?”
  西西顿时惶恐:“说的什么话呀!”立马又偃旗息鼓:“从介绍你给他认识开始。”
  “哟,还是早就谋划好的啊!”
  西西见她面色不善,赶紧陪笑脸,汀兰这人心情好时什么都好说,但向来又摸不情她底细。
  “汀兰,汀同学,汀美女,汀小姐,我也是宁拆一坐庙也不毁一桩姻缘啊!”
  汀兰眉一翘,那表情十足兴味:“你不是说你和禇皓是青梅竹马吗?”
  “是呀!”西西小女子回答得还真顺溜。
  “你不是说你很喜欢他吗?”
  “是呀!”理所当然回答之余还有些得意!
  “可是他喜欢的是你嘛,我当然只能忍痛割爱,成全我喜欢的人和好友啦!”多伟大高尚的情操。
  汀兰皮笑肉不笑地拉动了一下脸皮,立刻又狠狠地说:“张西西,你再骗我试试看!”
  西西小女子立刻就举双手投降:“亲爱的亲爱的,我知道错了,千万别威胁我,你知道我最经不起威胁了。”
  “西西啊,咱俩表兄妹的事儿就不用瞒汀兰了。”没发言权的禇某人苦口婆心,劝西西小女子还是坦白从宽自首为好。
  汀兰瞪了他一眼,要他多嘴,存心想让混西西逃脱吗?没发言权的某人只得作上观状,谁让他是弱势群体呢。
  西西经她亲爱的表哥一提醒,顿时打消了继续瞎编的念头,看汀兰一副不轻易原谅的样子,劲头就冒上来了。
  “哎!汀兰,其实你也得到实惠了,虽然过程是带有些欺骗性,但结局是双赢就好了嘛。”
  双赢?汀兰眯了眯眼,即而脸上笑成一朵花:“你想说,我是财色兼收吧。”西西也不顾及猛点头。
  “你就不信我立刻就把他给甩了?”
  无发言权人,禇皓一脸自信满满地凑到她面前:“你不会哦?”
  她笑得如丝如蜜:“你看我会不会!”
  “你不会!”两堂兄妹异口同声地震声回答,倒把她给吓了一跳,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看见他满是温暖的脸。
  “你不会的,汀兰,你不会。”
  这小子,就这么吃定她了吗?闭上眼想了想,再开眼时,西西和他感受到的是——
  
  9.
  
  “禇皓,找工作。”
  毫无反应?没关系,再来。
  “小子,找工作!”甩都不甩她?
  “好吧,分手。”
  “咦!那可不行,这个理由说好不能再用了。”一说分手他反应倒很迅速,只是,两人打赌,她不能用分手作为理由,也可以说服他。
  “来点新鲜的吧,没饵怎么诱我上钩呢?”
  混小子,真是奈何不了他了?汀兰勾勾手指头示意他附耳过来,他乖乖地凑到她跟前,洗耳恭听。
  “听说禇同学很想结婚?”
  他愣了一下,下一秒反射性地猛点头。
  汀兰也满意地点点头:“家里人都很支持吧?”
  那当然!他伸出一只手作誓:“绝对支持!”
  “你父母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吗?”
  说到这个,他苦恼地撅撅嘴:“知道啊!只是她不肯跟我回去见家长。”
  汀兰再次满意地笑笑,仿佛在教幼儿园的小朋友,循序渐进,一环套一环的。
  “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和你回家?”
  禇皓一拍大腿,用一种非常坚决肯定的声音:“还不是因为我不找工作,她——”说到一半便看见她笑得奸诈狡猾的脸。
  汀兰伸手拍拍他的脸颊:“明白了哈,知道该这么做了,这饵还可以吧。”
  禇皓看她笑得春风得意,暗地里磨了磨牙,他就不信,拐都不能拐她回家,至于工作这个问题,嘻,还早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4:59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6:33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08:2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