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9期
 [校园物语]感谢遇见你 BY岚龙令
 2007-3-16 16:43:5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1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朱珊怡默默地坐在角落里抿着绿茶,前面那群打蛋糕战打得天翻地覆的人仿佛与她不存在一个世界里。其实她心里何尝不清楚,他们本来也不在一个世界。要不是梁易看在每次实验课他们都被分在一个组的分上,今天他生日根本也不会叫她来。
  而他们之所以会那么有缘分每次都分在一个组,原因很简单——梁易是班长,如果班长的义务都不能令他和她同组,那么就真的没人能和她同组了。
  她现在很后悔,真不应该来。她很明白她只会是扫兴的那一个,难为梁易还挺照顾她的,结果她在他的生日宴上还是如此死气沉沉。可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和大家融入到一块儿,现在,她只能尽力令大家忽视她的存在了……
  那么,要想些什么呢?不如就来回味一下昨天晚上她又一次重温的经典鬼片《咒怨》吧,她实在太喜欢这部片子了,每次看到那种恐怖又阴森的小房间,看着片中人物那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她就有一种通电般颤栗的快感。
  想着想着,朱珊怡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她的四周仿佛腾地窜出了几团鬼火,阴气在她四周缭绕……
  “学姐?学姐?”
  好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人在叫她?
  “学姐,你在想什么噢?怎么连头都不抬?”
  抬头做什么?这么想着,朱珊怡还是抬起了头,于是她看见——
  一块雪白的大蛋糕啪地砸在了她的脑门上!
  “啊啊啊啊啊——!!!!!”朱珊怡这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滞了下来。
  谁干的?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把蛋糕砸在本校头牌女巫脑门上?不怕她半夜拿五寸钉咒你?大家都如是想。
  
  2
  
  “啪!”梁易把魏南风拽进厕所,用力地把门关上。
  “你疯了吗?!你竟然砸蛋糕在她脸上!”梁易脸色青黑恨不得把魏南风吞下去,“我还不是看在你整天叫着闹着要我介绍你们认识,我才把她请来给你们创造机会,结果你做的这叫什么啊?哪有喜欢人家还把她弄得这么狼狈的!”
  “那我该怎么办,她完全忽视我的存在啊?”魏南风很委屈。他在旁边叫学姐叫了半天了,什么样的魂也该给他叫回来了,结果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是他灵机一动出的下策。
  “她不止忽视你的存在好吧?她明明忽视我们每个人的存在啊!”的确,朱珊怡从进这个KTV包厢开始,就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只顾看着一个地方发呆。
  “早告诉你她是高难度了,你小子偏不信!她是出了名的怪人加大冰山,从来不搭理人的,万年积雪不化,在班上也一直这个调调,要不就不会长这么漂亮还是一直没男朋友了!”梁易要崩溃了,他真不该看在儿时玩伴的份上答应帮魏南风牵这根线,他自己都还是个光棍学什么月老啊,还不知道朱珊怡会怎么怨恨他呢!
  “她一直没男朋友才好啊!”魏南风两眼放光。早在他才进这所学校,去梁易班上玩的时候他就被朱珊怡这个气质“独特”的冰山美人吸引,算算现在,他都犯了两年的单相思了!“砸了有什么关系?大家不都在打蛋糕战?”
  梁易真的很想掐死魏南风这个万年花痴,他还真以为自己是段誉,朱珊怡是他的神仙姐姐哪?“你不明白,你这么一砸,她肯定记恨我了!我和她实验还在一个组呢,以后恐怕有得我受的!”
  “这有什么好记恨的,再说,要记恨也是算在我头上啊,关你什么事。”魏南风很不能理解,不过是一个玩笑么,就算开过头了也不至于紧张成这样。
  梁易挣扎了又挣扎,终于决定和魏南风把话说白。
  “兄弟,我现在可是在对你说实话,你可别怪我击碎了你美好纯洁的梦。”梁易说,“你不和她一个班,不知道她是多么奇怪一个人。她从来不会主动和人说话,有人找她说话她也是爱理不理的,平时老看着一个地方发呆,不知道人在想什么。听人说她最爱看恐怖片,一定要无比血腥的。我和她做实验都在一个组,她解剖完动物还要拿手绢把它们的尸体包起来带走,不知道她拿去干什么去了……还有传闻说她在学校外边作风不正派,经常有一些西装革履的老男人开车来把她接走……”
  “可我看她不像是能做出什么坏事的人哪?”魏南风相信他的直觉,他凭直觉喜欢上的女生不会错的!
  “反正我话都跟你说完了,你以后要怎样是你的事情。不过现在怎么办呢?你把人家弄成那样,你还真下得了手!”要是换了梁易,看见这么个阴气沉沉的人,他唯恐避之不及。
  “先出去再说啊,我才不要和你呆在一间厕所里。”魏南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觉得有一种怪怪的气氛,可哪里奇怪他也不好说。
  “你以为我想啊?”
  两人边说边打开门,发现——
  朱珊怡竟然顶着一头奶油站在门外!!!
  “啊啊啊啊啊!!!!!”魏南风简直惊吓得语无伦次:“学姐、学姐,你、你怎么……”
  “我是来洗脸的。”朱珊怡淡定地说,“你们进的是女厕。”
  
  3
  
  “你赔我的光辉形象啊——”现在轮到魏南风恨不得把梁易吃掉了,这个大白痴一路风风火火地把他拽进了女厕!好在刚才厕所里除了后来进来的朱珊怡外没别的人,但对魏南风来说,有朱珊怡一个就已经够多了。
  “我这不是一时情急没看清楚么!”这么丢脸的事梁易也是头一回经历,都怪这个KTV的厕所设计太不科学,男女厕的门紧紧挨着,布局都一样。还不知道朱珊怡把刚才他们的话听去多少呢,背后说人坏话也不是他作风哪,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天哪,她怎么这么像个游魂,进个厕所无声无息,难道是飘进来的?
  这时候朱珊怡已经清洗干净从厕所里出来了。三个人六只眼睛相对格外尴尬。
  “学姐,你要相信我不是故意进的女厕所啊,都是他这个笨蛋把我拉进来的,我绝对绝对没有这样的嗜好啊!”魏南风首先说。
  “你这样说,难道我就有这样的嗜好了吗?”梁易快给魏南风气死了,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见色忘义之徒!他再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帮这个家伙。
  “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沉默了一阵,朱珊怡终于小声说出了这句话。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梁易,看得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魏南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包纸巾,这包纸巾是很有预谋的,是专为这一刻准备的。
  “学姐,会不会还有哪里没弄干净呢?我这里有纸巾,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他展示他明朗的笑容,为了这个笑容他出门前还特意刷了一次牙。
  朱珊怡看着他,觉得他和她简直是鲜明的对比,和他在一起别人一定会被他的光芒迷惑,从而忽略那个阴暗又渺小的她。但这样的人竟然对她有好感,简直不可思议。
  “我先走了,生日快乐。”她对梁易说。接着直接越过正殷勤地表示要送她回家的魏南风朝外走。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那些解剖后的动物,我埋了。来接我的,是我的生父和继父。”
  她觉得她这辈子说话都没这么掷地有声过。
  
  4
  
  朱珊怡回到家,直奔她自己的卧室,甩上门以后栽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她心里很明白在班上她不得人心,她也并不想强求让大家都喜欢她。可她只是很少和大家交流而已,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大家怎么会对她误解至此?
  当她站在外边清楚地听到那些话时,感觉她的保护壳都被敲得片片粉碎。她刻意构筑出来的安全的小世界竟然在别人看来是如此丑陋,尤其这些话还是从梁易嘴里说出来的。他是她在班上唯一还算有交流的人,她以为他多少也对她有点了解,没想到比起她本人,他更愿意相信班上那些没来由的臆测和恶意的抨击。
  她对梁易是有一点好感的,所以即使她不善于与人交往,在梁易提出邀请她参加他的生日会的时候她还是答应了。可怜她的初次暗恋还处在将萌芽的状态就被暗恋的对象无情地扼杀在摇篮中。
  包里还装着她今天准备送给梁易的礼物,一个她精心制作的娃娃,现在很流行这种巫毒娃娃。她为了让这个娃娃显得和其他娃娃不同特意给他勾了一头别致的爆炸头,里面还缝上了护身符。
  轻轻一勾手把娃娃甩了出去,现在和以后都再也用不到它了。这种东西送给梁易,他应该更加会把她当成一个怪胎吧。
  “珊怡?”妈妈轻轻地敲门,女儿的反常她当然注意到了。她明白女儿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安静。可有件事让她不得不来打扰她一下。
  “珊怡,有个男生一直在楼下叫你的名字。”
  男生?朱珊怡从床上爬起来,刚才哭得太猛没注意到,现在仔细听,外面好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
  
  5
  
  虽然朱珊怡拒绝了他的好意,不过魏南风看她走的时候那一副脸色苍白的样子,还是不放心地跟了上去。没想到的是朱珊怡实在是健步如飞,七拐八绕的,他竟然跟丢了。只看见她进了这个小区,住哪就不知道了。
  知道她平安回家就够了。他告诉自己。
  才怪!魏南风才不会抱着这么纯情的想法呢!她这一走把他今天晚上的计划全打乱了,他才不甘心回去咧!眼看朱珊怡都高三了,他一定要在毕业前让她知道他的心意,而此刻不就是个好机会么?
  于是他就一路走一路呼喊她的名字。会不会有人投诉他扰民啊?他无奈地苦笑。他都在这个小区里转了两圈了……
  终于他看见有一户人家的窗户开了,探出的脑袋,正是朱珊怡。
  “学姐——”他十分热情地伸手招呼。
  “啪!”那扇窗户又关上了,他的心顿时跌到了谷底。
  她根本不接受他的好意呢,魏南风很懊恼,看来是他对自己太有信心了。整个晚上,除了砸蛋糕那一瞬间,她几乎没有正眼看过他。
  叹了口气准备走,蓦地抬头曙光突现,朱珊怡竟然下楼来了!
  “学姐,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哈哈。”他傻笑两声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
  朱珊怡瞪着他,那眼神是在询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跟过来的,怕你路上出事。”看看天,看看地,和她独处就紧张起来的魏南风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回去了。”尽管在心里不断呼喊别错过机会,他还是这么说了。他担心太唐突的行为会招致她的反感。
  “抱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听到朱珊怡这么说魏南风真想流泪,他今天起码对她自我介绍了三次。
  “我叫魏南风,和你一个学校低一届的,学姐请多关照哈。”都第四次说这句话了,如果她还记不住,他就真的无语问苍天了。
  “不如……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吧。”朱珊怡看见魏南风冻得不停跺脚,突然于心不忍。
  什么?
  他没有听错!
  噢也!老天啊,感谢你赐给我这个宝贵的机会!
  处于狂喜状态中的魏南风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进朱珊怡家的门的,直到看见朱珊怡的妈妈才像是当头一棒清醒过来。
  他头脑一热追过来,处心积虑想和朱珊怡拉近距离,却忘记了别人家里是会有家长的!
  “阿姨你好。打扰了。”
  镇定镇定镇定镇定镇定!关系还没开始发展就见过家长了,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镇定!魏南风又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进行催眠。
  朱妈妈看他的眼神慈爱得仿佛亲娘:“你好啊。第一次看我们家珊怡带朋友回家呢。别拘束,好好玩吧。”
  听到这话魏南风心里好过了一些,可是朱珊怡也是一个让他紧张的因素,他能玩什么呢?不做错事情就不错了。再说朱珊怡招呼他进来以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不说话,也不怎么看他,他现在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珊怡,你怎么和客人一起干坐着呢?你房里不是有些好看的书和碟片吗?给他看看么!”朱妈妈都要看不下去他们的尴尬了。
  “我……”朱珊怡想否决这个提议,书基本上都是恐怖悬疑的小说和漫画,碟片都是恐怖片,给他看了他还不到处宣扬她的怪癖,到时候还不知道人们怎么说得难听呢。
  但看见妈妈鼓励的眼神,她突然想开了。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了解她的人说的关于她的一切都是讹传,而愿意相信讹传的人是肤浅的。
  “学姐你的房间好别致!”一进朱珊怡的房间,魏南风就忍不住赞叹。
  黑白色调的房间,柜子里摆了一些骷髅、十字架、吸血鬼之类的小玩意,天花板上贴了一整片星空的壁纸,窗帘上印有小蝙蝠的图案,连台灯的灯罩都是一个金属蜘蛛网。
  “很阴暗是吧。”朱珊怡很不高兴,她也不想令自己说话的语气带有这么浓的酸味,可她不能克制,她还没有从今天的打击中平复过来。
  “不会啊!我很羡慕学姐能把房间弄得这么有个性!”魏南风说,“能呆在自己最喜欢的环境里,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不是很棒吗?像我就一直很想把自己的房间做得像个足球场,可我妈总不同意。”
  “把房间做成足球场?”那需要怎样的工程?她不能理解。
  “我的构想是,在整个房间铺上绿色的地毯,窗户做得像个球门,最好灯都能是个足球的样子。可我妈说我房间太脏了,铺地毯是浪费资源,哈哈。”
  “不过我特别得意的是,我托叔叔给我带回来一件正版的英格兰队队服,上回皇家马德里来中国的时候我去看了他们的集训,就穿着这件队服去的,贝克汉姆看见了还冲我笑呢!”
  “等我以后自己买房子了我就把我房间装修成足球场的样子,然后把那件衣服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魏南风说起自己的梦想就不由得兴奋得两眼放光滔滔不绝,好半天他才注意到一脸茫然的朱珊怡。
  “不好意思,我只顾我自己说话了。”他又开始紧张起来。
  “没关系,你接着说。”朱珊怡发现她对他的话很有兴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到自己的爱好。
  “可我也很想听学姐说说自己的事情。”
  说自己的事情?该怎么说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候魏南风注意到了被抛弃在一角的巫毒娃娃。
  “学姐,这是什么?从来没看过,挺有意思的!”他拾起娃娃说。
  “没什么。”朱珊怡从他手上把娃娃抢过去,“已经是垃圾了。”
  “垃圾?你要丢?不会吧!”魏南风大叫,“这么精致的娃娃怎么就成了垃圾了?”
  “没有用处了。”说着朱珊怡就要丢。
  “等等等等!你不要了,不如送给我啊!”魏南风又从朱珊怡这把娃娃抢过去。
  送给他?朱珊怡又迷惑了,可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是打算送给他的。
  “这个是……”她想说这是准备送给梁易的。
  “不管是什么,这个东西对于学姐来说没有用处了,但是对我有用处啊?学姐你行行好送给我吧?”魏南风说的是真心话,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娃娃有趣。
  朱珊怡的心被撼动了,她不能抵抗魏南风那真诚的目光。她觉得他真是人如其名,和他在一起就像沐浴在温暖的南风中,心里都能感受到那股暖意。
  “要看书么。”她有些窘迫地转换话题。
  “可我现在看也看不完哪,学姐你能推荐几本好书借我回去看吗?”这样他就有了一个和她再接触的理直气壮的借口——总要还书给她么!
  “你要看漫画还是小说?”
  “都行。”
  “那我去给你拿两本……”
  在朱珊怡转身拿书的时候魏南风一直盯着她。这么可爱的女生,怎么会有人说她奇怪?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不善与人交际,单纯得有点迷糊罢了。看她拿书的一举一动都如此优雅,房间也整理的干净整齐,说话清脆又温柔,浑身就透着两个字:气质!
  朱珊怡当然也察觉到他的目光了。他和梁易在厕所谈的内容里,好像也有提到过他对她有点意思吧?
  自己怎么就头脑一热跑下楼去找他了呢?她不明白,而且面前这个人才第一天接触他们就聊了这么多,至少对她而言已经很多了。她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排斥和他接触,甚至自己有点喜欢听他说话。看见他说到自己的理想时神采飞扬的样子,连她的心好像都和他一起飞起来了。
  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紧张的感觉就像个接力棒,从魏南风传到了朱珊怡这。她转身对着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默默地把书递给他。
  “学姐你真的话好少噢。”
  可是,今天已经算是她话很多的一天了。
  “正好我的话最多了,我们两个正好互补!哈哈!”
  互补?听到这个字眼,朱珊怡一阵脸热心跳,他这样说,好像他们已经是一对了。
  看到朱珊怡脸红,魏南风信心倍增,他这句试探性的说话没有引起她的反感,也许她并不讨厌他,或者……还对他有一点好感?
  “学姐,今天……在厕所里,不好意思,你听了多少呢?”
  “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得差不多了。”梁易的嗓门那么大,即使不进厕所都能听见。
  “那我就不瞒学姐啦。”魏南风鼓足勇气说,“其实我挺喜欢学姐的,从刚进学校到你们班去找梁易的时候看到你就……”
  天哪,这……这算是告白吗?
  朱珊怡手足无措。她从没看过爱情小说爱情电影,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处理她可是一点也不知道!
  “所以我今天才拜托梁易介绍我和你认识,结果今天你一直不理我,我才想了个馊主意把蛋糕砸你身上,我只是想让你能注意到我。”
  朱珊怡的头压得更低了,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
  “今天让你听到那些话,真的很抱歉。我们不是故意要在你背后说那些难听的话的,梁易也没有恶意……”
  他到底要说什么?朱珊怡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里这么焦躁。
  “但是请相信,我是真的喜欢学姐!”魏南风说到这里几乎是吼的了,他是要用大音量提高自己的勇气。“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安静了半天终于听到一个细若蚊吟的声音:
  “可是……”
  “不要可是!”魏南风太怕听到这个“可是”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告白,他不想第一次出师就被宣告出局!“学姐你要是觉得不能适应,那我们先做朋友行不?”
  朋友?朱珊怡抬起头来,在她十七年的生活中,她好像还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朋友的人!
  “抱歉,”她的眼眶红了,“我从来没有过朋友,我不知道该如何与朋友相处。”
  “就像现在这样,我们聊一聊彼此的爱好,不是很好吗?学姐你可以推荐你喜欢的东西给我啊,这就叫交流!”
  喜欢的东西?提到这个,朱珊怡两眼放光:“你要看电影么?我放碟给你看,我最近才租到一部很厉害的片子!”
  “好啊!”魏南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难得她如此积极地提议,当然什么都OK!
  光驱开始读碟了,紧接着屏幕变暗,画面上出现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胸前一片血迹的女人呆呆地站着。
  魏南风顿时觉得房内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看着长长的发丝在血水中旋转,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搅得毛毛的,侧脸看朱珊怡,只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一脸的专注,甚至他觉得能从她脸上看到期待。
  阿弥陀佛,他不看显示器就是了!他只看他心爱的学姐!不看、不看、不看、不看……有学姐在不怕不怕不怕……
  诡异的音乐,阴暗的房间,影片中的女主角一脸恐惧地缓缓转身……
  突然!
  “啊啊啊啊啊——!!!!!”
  
  6
  
  “你真的没事吗?”朱妈妈一脸担忧,看魏南风一脸惨白受惊过度的样子,她说,“要不我叫珊怡的爸爸开车送你回去?”
  “没关系没关系!”魏南风强打精神,哈哈笑了两声,他真没想到他会这么丢脸,今天晚上在她面前失态了两次,两次都叫得无比凄惨。还被她家长看见了!天哪!他不想活了!
  “对不起……”朱珊怡感到很抱歉,她没有想到会把他吓成这样,为什么她不觉得很害怕呢?难道真如大家所说,她是个怪胎?会不会从此这个人也会被她的奇怪嗜好吓跑呢?就在她觉得自己终于能交一个朋友的时候?
  “学姐你胆子真大啊!”看见朱珊怡情绪明显低落,他立即想做一些事情逗她开心。“但是,我也不是胆小,真的!我只是……只是那个场面出现得太突然了!而且那个气氛实在是渲染得太好了,所以我一时没忍住就……看这种恐怖片就是要这种效果不是吗?要把人吓得出一身冷汗,才是成功的恐怖片!”
  朱珊怡看他一脸惊慌还要忙着为自己的失态辩解,觉得他实在是很可爱,忍不住笑出声来。
  魏南风顿时看呆了。
  学姐笑起来真是太好看啦!他很想这样大叫一声,碍于朱珊怡的妈妈也在,他只得把这句话咽下去。
  “那,我先走了,学姐明天见哈!”他热情地挥手道别。朱珊怡的笑容就像是阴霾过后的一缕阳光,接下来的这一段夜路,尽管他刚才被惊吓到了,也不觉得可怕!
  
  7
  
  “学姐!”魏南风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一看见朱珊怡往外看就立刻热情地挥手招呼。
  朱珊怡对教室外的他报以微笑,顿时教室里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个面无表情行为怪异的朱珊怡笑起来会这么动人!
  大家都知道朱珊怡最近变了,变得会主动和人说话了,有时候会微笑了,也没有那么频繁地发呆了。这个被注入了生气的朱珊怡开始展现她的美人本色,把全班每个人都迷得团团转了。
  至于发生这样转变的原因很明显,就是站在教室外面那个大呼小叫的楞小子。现在魏南风像闹钟一样准时,每天放学就站在教室外等朱珊怡,没事就跑到他们班来,他那开朗的性格使他已经和全班每个人都混熟了。
  “呆瓜又准时来等女朋友噢!”班上开始有人起哄。
  朱珊怡顿时脸绯红,魏南风则是很开心地回答:“哪里哪里,没有没有,嘿嘿嘿嘿……”
  其实他就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几乎每个人都能看出他的用意,于是起哄声更大了。
  “安静安静!”终于班长梁易忍不住了,冲出教室揪住魏南风说道:“你这个臭小子,别以为我们高三和你们一样闲,我们还要自习呢!你没事做自己先一边玩去!不要打扰我们!”
  “可是我还要等珊怡学姐!”魏南风立马装无辜:“我们说好今天放学去她家拿书的!”
  “她跑不了!你就不能在你们班先老老实实坐着,等我们班下自习了再来找她?”
  “可是我就是很享受等她的过程啊?你不明白,从教室外面看珊怡学姐自习的时候那专注的神情,实在是太幸福了!”魏南风很明白他说这些话梁易会气得吐血,他就是要故意气他。谁叫他上次说的那些话伤害了珊怡学姐。他早已经不记得梁易为他们牵线时的好了。
  果然如他所料梁易又开始暴怒然后就是一连串连珠炮般的狮子吼。可他全然不在乎,只要能看见他心爱的珊怡学姐,狮子吼他可以当作微风拂面。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魏南风立刻蹦进教室钻到朱珊怡的课桌前。
  “学姐,你上次借我的那两张碟,我已经看完了,果然够刺激!”魏南风现在受朱珊怡熏陶,什么恐怖片恐怖小说恐怖漫画样样都来,他开始觉得生活中有这些小刺激也挺有意思的。
  朱珊怡看见他开心的样子,心里也很温暖。
  “恩,不过因为最近学业比较忙,我已经很久没有买新的书和碟片了。好看的你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那就给我那些不好看的吧!”魏南风立刻接茬,他就一直担心朱珊怡家的书和碟片要是被他看完了怎么办,他就没有理由再去找她了。
  “呵呵。”朱珊怡看见他急得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不好看的还看,不是浪费时间么?”
  魏南风张着嘴巴好半天没说话,直到朱珊怡直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才缓过神,一个劲地叫“惨了惨了惨了”。
  “什么惨了?”朱珊怡不解。
  “我觉得,学姐你变了。”
  “变……?”
  “变得更漂亮更动人了!”
  “……”
  “真的!我就更加喜欢学姐啦!”
  
  8
  
  可是,尽管魏南风是越来越喜欢朱珊怡,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朱珊怡毕竟是即将面临高考的学生,越到学期末时间越紧张。每个月学校都会给高三的学生组织一次模拟考,每个学生都投入到了忙碌的备考中,朱珊怡也不例外。
  以往每次去朱珊怡家他都能在她房间坐上一段时间并且和她聊很多东西,现在她不仅要自习到很晚,回去以后还有其他的学习,已经无暇和他聊太多了,尽管朱妈妈还是很热情地招呼他常去玩,但他还是很知趣的去得少了。
  现在他只能在每天下课短短十分钟休息的时候跑到他们班去看看她以慰相思之苦。
  但他很不幸地发现,这个小小的幸福也越来越短暂和渺茫,原因就是高三老师太喜欢拖堂。常常是他终于逮着机会冲进教室,上课铃就响了。
  他就像个拼命三郎一样整天和时间赛跑,于是大家常常能看见这样一副景象:老师才说完下课,外面立刻传来一声响亮的“学姐”,接着一个人迅速闪进来,站在他固定的位置,连连抱怨“怎么又拖堂”,然后开始傻笑着说一些在大家看来很无聊的小事,结果还没等女主角开口上课铃就响了,于是他又抱怨着“这么快就上课了都还没听学姐说话”一步三回头地出教室。
  发展到后来,连老师都知道上课铃响了的时候先别着急,等教室里边的某人走了以后再进去。
  朱珊怡不忍见他来回奔波,在某次他又在等她放学一起回去的时候终于开口说:“你不用每次下课都来找我了,放学后我们不是能见面吗?”
  “可是我已经养成习惯了,每天不往你们班跑上几趟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他说。
  “而且现在因为学姐很忙,都不能去你家了。”魏南风想到这里就捶胸顿足。他多怀念朱珊怡的小房间啊!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话要说呢?”朱珊怡很佩服他一直都能找到话题。
  “因为我想让你更了解我,也想更了解你啊!”魏南风满眼真诚:“我每多了解你一分,就多喜欢你一分,所以我也想让你多了解我一些,也许你也会像我一样,能多喜欢我一些?”
  朱珊怡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她只是在想:
  他是什么时候把“学姐”的称呼换成“你”的?
  “有件事情我想问……”魏南风涨红了脸鼓起勇气说,“你通过这些日子我们的接触,有没有喜欢我?”
  朱珊怡把脸别过去使得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也许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吧。”他很泄气。每次他说到这些的时候她要不就转换话题要不就沉默,他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学姐现在很忙我明白,那等学姐比较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又成了学姐了。那时朱珊怡很失落。她突然很痛恨自己的矜持。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主动提这个话题。两人默默地走在路上,尴尬的气氛悄悄地侵蚀着他们。
  没关系!都已经单相思两年了,现在他们是这么亲密的朋友,已经比以前的状况要好多了!魏南风跟自己说。
  抱着这样的想法,继续做他们关系暧昧的朋友,可不久魏南风发现这场和时间的赛跑他已经兵败了,都已经五月份了,高考迫在眉睫,可是他和朱珊怡的关系,还是停留在朋友阶段,没有任何进展!
  怎么办?
  从他们平时的聊天他知道朱珊怡的志愿在外地某所大学,她要是如愿以偿考上那所学校,他们不是更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么?
  “天啊!谁来拯救我这个迷途的小羔羊啊!”他仰天长啸。
  
      9
  
  或者是魏南风暑假期间要补课,或者是朱珊怡考完以后随家人一起旅游去了,总之两个人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开。等到他们再见面的时候,朱珊怡已经要登上去学校的火车了。
  “学姐你不厚道。”环绕在魏南风身旁的那圈阳光不见了,现在的他看起来比当年的朱珊怡还阴暗。“直到要上火车前一刻才告诉我。”
  她真的这么残忍,都不给他一个升级的机会,大学里的诱惑那么多,他实在是担心有其他人捷足先登了。所以他才很想在她去大学之前把她定下来,可是现在给他的时间只有十来分钟了。
  “你不是要补课么,我担心影响你学业,所以才……”朱珊怡满是歉意地说道。她没想到他一接到她的短信就逃课跑过来了。
  “就算不给我机会,作为一个朋友你也该让我送你上火车啊!”魏南风很不高兴。
  “什么机会?”
  “还用问?就是升格成你男朋友的机会啊!”
  朱珊怡脸红了,候车厅里人这么多,她的父母也都在旁边,他怎么说话也不分场合?
  朱妈妈很识趣地将朱珊怡的继父拉到一边,这是年轻人的事情。
  朱珊怡从包里掏出一叠笔记本递给魏南风:“这些是我高三的时候整理的学习笔记,本来是打算到了学校那边再寄给你的,既然你来了,就直接给你吧,希望对你有帮助。”
  “还有这个。”她又掏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
  魏南风接过东西,还是很泄气,她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也就是说她不愿意么?
  “学姐的笔记,我学习起来一定事半功倍。你到了学校换了联系方式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高三学习虽然忙但是偶尔发几个短信打几个电话还是可以的!”
  一时间两人相视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真的很高兴我能认识你。”朱珊怡红着脸打破尴尬。这是她的真心话,在遇见他之前她根本不明白生活中有了朋友,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会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他真的像是春天吹来的和煦的南风,融化她心中的冰雪,吹走她心里的阴暗。
  魏南风听见这句话,更泄气了,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那些再也不能见面的人说的话?
  “我也非常高兴我认识了学姐。”
  “那个……”
  还有句话她想说,但这里这么多人,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高考要加油。”
  她才说完这句话,候车室的广播就传出了“**号列车已到站,请乘客朋友做好登车准备”的通告。刹那间她感觉自己的眼眶都红了。
  魏南风像是被这句话送上了死刑台。
  “学姐,你要记得我,你一定要联系我。”他对着转身提行李准备和父母一起进站的朱珊怡说。
  朱珊怡不敢回头看魏南风此刻脸上的表情,她担心自己的眼泪会不听话地掉下来。
  魏南风也是鼻子酸酸的,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和她考到一个学校,然后再追求她。
  可是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想到这里,魏南风觉得自己也快要哭了。
  打开她送他的小盒子,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娃娃。娃娃的身上静静地覆盖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
  “这是专门为你做的”。
  这是离别的信物么?
  她可以亲手为他做一个娃娃,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也是有他的?
  翻开朱珊怡的笔记,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他好像又能看见朱珊怡在教室里认真自习的身影。
  会不会以后他都看不到她这样认真的神情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沮丧了。
  突然,他发现扉页上除了朱珊怡自己的名字,还有一行小字:
  “我在学校等你”。
  看见这六个字,魏南风欣喜若狂!
  他不顾一切地冲到栏杆前,对着前进的人流喊道:
  “学姐!珊怡!我一定会加油考到那里去的!”
  朱珊怡回头,这时候魏南风才清楚地看见,她的脸上已经满布泪痕。
  顿时离别的伤感袭来,魏南风吸吸鼻子使眼泪不要掉下来,离别怕什么?又不是死别!更何况,她还给了他一个这么光芒四射的希望!
  “珊怡!等你放寒假回来,我们去约会!”他大叫。“不,要是国庆你能回来,我们就去约会!”
  “不,你到了学校,就给我打电话!一定要打!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被滚滚的人流推进了车厢的朱珊怡已经不能听清楚他后面说的话了。
  朱珊怡的妈妈笑着问:“珊怡,国庆放假你回来么?”
  “恩。”她绯红的脸上映着幸福的神情。

  也许若干年后时间会带给我们不同的遗憾不一样的结局,但是在此刻,我只想说,感谢让我遇见你。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14,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