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梦幻彼岸]蝶·舞 BY西影毒吻
 2007-4-6 14:43:2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6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是一只冥界的妖蝶。是这里最卑微的生物之一。
  我的名字叫做舞,因为我是家族里舞跳的最好的一个。姥姥最是疼我。每天,在属于我们妖蝶活动的地方——降生殿外的相思花丛间——自由的生活。本来,我可以平平凡凡的过下去,找一个普通的异性结婚生子,直到死去。
  那是一个宁静的黄昏,我飞出了降生殿,只是想着去镜湖边歇息,看看水中自己美丽的倒影。当我经过冥宫的时候,忽然地,一曲琴音袭来,仿佛魔咒,将我生生绊住。
  那是宛若天籁般动人的琴声,透着这世间最柔和的苍凉,一点一滴,仿佛细雨滴落心头。只是一瞬间,我就已经痴了,我很想很想看看是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仙人可以弹奏出如此动人心魄的琴曲?
  于是,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径直飞进了尊贵的冥宫。
  循着声音,我轻轻落在了幽思殿最西北的窗棱上,这里的景致和姥姥曾经对我说过的一模一样。她说,这里是冥帝大人休息的地方。难道,弹琴的人会是冥帝大人?我小心翼翼的透过白玉雕花窗的缝隙朝里面望去。
  幽暗而空阔的大殿,自透明天顶上方泻下的一束银白亮光降落在镶钻的紫金地面,宛如白莲盛开一样扩散开来。大殿左首的蓝水晶椅上斜歪着一个冷媚到极至的女子,一只娇柔粉白的柔荑微撑着下巴,赤裸的玉足边平躺着一个紫色的古纹魔盒。她轻呵一口气,风情万种的眼角撇了眼隐在墨绿丝帐里的黑色身影,然后嘴里吐出极其飘渺而又清晰地话,“哥哥,今天就到此为止吗?”
  隐在墨绿丝帐里的黑影沉寂了一会,回道,“不。今天叫绝罗再弹一曲。”声音低沉而雄浑,透着无克抗争的威严。
  女子扭过头来,朝着单膝跪在地上的白衣男子努了努嘴,“绝罗,再弹一曲吧。”
  那跪在地上叫做绝罗的白衣男子微一颔首,苍白而修长的手指便在怀里的七弦琴上如滑桨般拨开。琴声幽幽,仿佛每一百年的相思花凋落一般,飘渺无依,却带着对这个世间的眷恋,叫我的心无可阻挡的痛起来。
  为何,这个白衣男子总是弹奏这样忧伤的曲子?他又是谁?我依着窗痴痴的凝望着他,想象他此刻的面容,一定是绝美的令人窒息。一曲终了,我似乎置身其中一般,微微叹了口气。
  “谁在外面?”那妩媚的女子忽然直射过来凌厉而肃杀的眼神,然后整个身体刚才还慵懒不堪,此刻却如冥风呼啸一样迅疾。我想我是骇的呆住了,都忘记了要怎么逃走,其实也根本不可能逃脱,因为我看到了她的眼睛。本来是漆黑的眸子却在一瞬间由黑变白,直若冰雪一般。在冥界,能够有这种特殊变化的,只有潘多拉。那个叫我的族人乃至冥界闻之色变的恶魔。
  我动了动翅膀,在我双脚麻木僵硬转而从窗棱上跌下去的一瞬,我看清了那个弹琴的男子,柔和而英俊绝伦的脸,一双漆黑深邃的眸里却透着无尽的苍凉和诧异。而我给他的表情却是恐惧,剧烈的恐惧。然后,我栽倒了下去。
  我并没有摔落在离窗棱有三十米距离的地面,只一阵微风拂过,我的身体便被柔软的布袍卷起。但我的眼前是一片漆黑的。
  “咦,我分明听见有人发出叹息,怎的一眨眼就不见踪影?”潘多拉问。
  “大人也许多滤了,说不定是路过的小鬼听到我的琴声忍不住叹息吧……”裹着我的布袍的主人回答。绝罗。声音清澈而清幽,听来如饮甘泉一般舒服。
  “你这个人界第一琴师,三百七十七年来为何总是弹奏哀伤的曲子?难道天下便没有了快乐吗?”
  绝罗沉默了半晌,然后说,“曲由心生。我的心里这三百七十七年来都不快乐,又如何弹奏快乐的曲子?”
  三百七十七年都不快乐?我的天呀!那么,从我姥姥的姥姥开始他就不快乐,一直都现在?绝罗,为了什么而如此呢?我在他温暖的布袍里思索。
  “你可不要忘了,你有今天的尊贵地位,全都是冥帝大人的恩赐。”潘多拉有些不高兴的说。
  我感觉到绝罗在颤抖,他居然打断了她的话,“那么,伟大的潘多拉大人,请求你把我的灵姬还我,可不可以?今天的所有一切荣耀,我用她来换,可不可以?”
  “住手。回来。”潘多拉似乎发怒了,刚要有什么动作,却被殿内的冥帝喝止。然后绝罗跪下躬声,“绝罗退下了。告安。冥帝大人。”
  “小家伙,冥宫不是你能随便来的地方,今天多危险?以后记住了不不要再来。”绝罗把我捧在他宽大而厚实的手掌心里,眼神脉脉,他手掌的温度刚刚好,还透着淡淡的白木莲香。我看着他,忽然想要陪着这个男子直到我死去那一天。可是,他挥挥手,对我说再见。我扑动着翅膀,凝望着他,然后飞走。我在他的情思殿外逗留了好一会,又听见那幽幽而撩拨心弦的琴音。我忽然好想跳舞,只跳给他一个人看。但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小妖,可以被人轻易践踏生命的蝴蝶——舞。
  
  二
  
  姥姥抚摩我的头顶,他苍老的手指将我的发绕在指间,脸上蕴着慈祥的笑。她说,“舞,金孪蝶族的二公子派人来求过婚,你年纪也已不小,你看……”
  我知道那个叫做蜣的金孪二公子,一个很是沉默的人,看着别人的时候,冰冷的眼神兽一样寒冷,不是很讨人喜欢。
 “姥姥,我想不用了……我不会和一个我一无所知而又没有半点感情的人过一辈子。”我依着冰凌窗淡淡的说,而我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冥宫的情思殿里,此刻,他是否还在弹着哀伤的曲子?
  “是么……那么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拒绝我,你的整个族人,包括你最疼爱的姥姥也会烟消云散……你想过吗?”一个冰冷似千年寒冰的声音突兀的响彻起来。
  我回头,蜣已经伫立眼前,金丝般的羽翼,苍白而冷漠的脸,他看着我的眼神,仿佛野兽择人而噬时的寒冷,我禁不住泛起一阵战栗。然后,他突然拉起我,展开巨大的翅膀,带着我飞了出去。
  也许飞了很久,我感觉到头脑有些晕眩,然后,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降落下来。
  蜣背对着我,从镜湖水的倒影可以看到他有些呆滞的脸庞,还有变的幽幽的眼眸。我看着这个奇怪的男子,心里充满了问号。
  “舞,如果我告诉你,在三年前的翩舞大会上我就被你的舞姿所迷倒,你会信吗?”他忽然转过身来,头一次,他的眼神,异常的温和,仿佛镜湖里纯澈的水,叫我的心暖了一下。
  “这三年来,我对你日思夜想,我发誓我对你心绝对是最真诚的,你相信吗?”他试着走进我,眼里有些期盼。我哑然失笑。
  他的脸色更加苍白,“怎么,你不信我?”
  我摇摇头,再看他一眼,然后走到镜湖边,蹲下。湖边开满了白木莲花,微风拂来,淡淡的香味便充斥着整个嗅觉,我想起了绝罗掌心的味道。
  “蜣,如果我没有遇到他,我会考虑嫁给你,和你过平凡的日子,然后老死。可是,现在,我的心只在那个人的身上。”我看着镜湖中自己美丽的容颜静静地说。
  蜣的整个身体,似乎是一瞬间仿佛冰封一样僵硬,他闭上眼睛,试着靠近我,蹲下,“你没有骗我,你的眼神告诉了你有多么爱他……我可以知道他是谁吗?”
  “冥帝的御用琴师,绝罗。”我说。
  蜣又一次怔住,他扭过头来看我,水里倒影出他惊恐的眼神,“舞,你是妖蝶,他是冥界的大神,你们……”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许多困难……可是,可是,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陪着他,叫他快乐起来……”我坚定的说。
  蜣沉默下来,眼底不经意间流露的绝望一闪既没,他忽然展颜一笑,“你这样一个蝴蝶的身体,又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
  我凝望着他,“所以,蜣,我想请求你帮我,告诉我怎样可以化蝶成人。”
  蜣看了我许久,然后站起身来,他的金丝羽翼在风里颤抖,发出规则而低沉的声音。忽然地,他再次拉着我飞了起来。
  过了镜湖,到了一片寂静的树林下,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然后告诉我,这里是潘多拉种植的生晶花林,只要吃下半片生晶花便可以有足够的力量变身成人。我迫不及待的就要飞上去摘,他拦住我,“我来。”
  他喂我吃下半片生晶花,告诉我,只要跳进镜湖里洗去前身,出来后就拥有了人型,我点头,转身就要飞走,看见他呆呆的凝望着我,我第一次觉的羟是这样好得人,如果没有遇到绝罗,我想我会嫁给他的吧。也许。
     
   三

  “你叫什么名字?”绝罗静默着问我。
  我仰起头来微笑,“我叫舞,是这个世界上舞跳的最好的人。我只想为你跳舞,让你开心。”
  绝罗漆黑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嘲弄,“这个世界上舞跳的最好的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我愣了一下,从他的眼里,我截获了一个世纪的伤愁。
  “是灵姬吗?我会跳的比她还要好,我会让你忘了她。”我说。
  绝罗微笑,左手苍白的中指划出一个琴音,我随着音乐翩然而舞,我将我毕生的舞技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我要告诉他,我有多么地爱他。
  当琴音褪尽,舞姿风去的时候,我喘着气,眼神灼灼的看着绝罗,他的脸依旧是平静的。他虽然是在看我,可是我分明觉得他的眼里跳跃的是另一个女子。
  “你的舞……和灵姬的还差很多。”他淡淡的说,然后闭上眼睛,
  我的身体,因为高速运转而极度疲乏,几乎一下子就要瘫倒在地。我还是不能和他的灵姬相比吗?
  我收起满腔的失望,站了起来,然后对他说,“你等我,五十年后我再回来,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点头。”绝罗依旧闭着眼睛,不说话,仿佛石像一样静止。
  我摇摇晃晃地走出情思殿,忽然失去了方向,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我的脚下一个踉跄,就要跌倒。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金色的身影掠来,揽住我纤细的腰。
  当我恢复神志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镜湖边的草地上,四周的白木莲随风摇曳,一个高大的穿着金色华服的男子蹲在湖边,似乎呆住了。
  我坐起来,他慢慢转过头来,冷漠而苍白的脸,却有一双异常温和的眼眸,他笑,“舞。”
  我怔住,“你是……”
  “我是蜣。我吃了剩下的半片生晶花。”他说。
  我点点头,心头涌出一阵感动。他说他看到了我在情思殿内的舞蹈,他说这是他一辈子见过的最美的舞蹈,他都要醉了。
  我失笑,“那又怎样,绝罗都看不上眼。”
  蜣看着我,冷漠的脸开始变的柔和,他的黑发在风中高高的飘扬,透着一丝伤感。他问,“舞,那你要怎么办?”
  我站了起来,“这镜湖是天然的镜子,我会在这里修炼舞技,直到让他满意,肯留我在身边为止。”
  蜣沉默了半晌,点头,“好,要不然我做你的舞伴?”
  
  四
  
  白木莲花开了又谢。草绿了又黄。镜湖里的美人鱼笑了又哭。不远处渡魂河的亡魂走了又来。一切都在周而复始的继续着生命。包括我。
  我在湖边跳了整整五十年。我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溶进风里,我的腰枝可以弯扭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我的整个身体为了舞而轻盈,我的全部感情为了他而贯注。
  “舞,歇息一下吧。”蜣在不远处冲我招手。这五十年来,他寸不不离的陪着我,我看见他的脸上已经张满了胡茬,比从前多了份粗矿英武。我点点头,左过去,他递过来一块酥粉花糕。这是我最爱吃的东西。他可以为了这样的一块糕点,飞到很远很远的阴山去采摘迷迭花来制作,而那里是冥界囚禁洪荒怪兽的地方,所以,每次回来,他的身上都是沾满了血污,有时候手臂裂开一个大口子,有时候后背忽然地就血流不止。
  “蜣,明天我就要去情思殿。”我忽然说。
  蜣怔了下,然后点头,微笑,“你现在的舞蹈,已经不是我能够欣赏得懂的境界。这次,你一定能够叫他满意的。”
  我点点头,给他这五十年来的第一个微笑。
  幽幽荡荡的情思殿里,我随风而舞,曼妙轻盈。他远远地凝望,神情有些惊异,我笑,跳的更加轻快,像水银泻地一般流畅。
  一舞终了,我看着他英俊非凡的脸,等待着他的答案。他看着我,再次闭上眼睛,“这次只是有了她的影子罢了。”
  我木然,然后转身离去,心里忽然一片空白。
  我一个人坐在镜湖边,水里倒影着一张不再年轻的脸,我采一朵白木莲,当花瓣坠入水面,我的脸庞一片模糊,仿佛我的生命。
  蜣依然默默立在身后,他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掌放在我的头顶上,他的手宽大而结实,给我满心地安定和温暖。我忽然地就流下了眼泪。
  蜣带着我四处飞荡,去冥灵山看雏凤,去罗刹河桌冥龟,去奈何桥聆听一个个痴男怨女下辈子的誓言。我的心情一点一点好转。蜣说,只要我开心就好,他愿意做任何事情。我说,亲爱的蜣,我要开始修炼舞技了。他微笑着说好,然后再一次的飞向阴山。
  二十年后的一天,我和蜣遇到了灾难般的人。潘多拉。她发现偷走生晶花的人就是我们。我看见她美丽的脸上闪烁着那一双由黑转白的眼眸,心里一阵冰凉。
  “潘多拉大人,怂恿她吃生晶花的人是我,摘生晶花的人也是我,请您处罚我一个人吧。”蜣跪在地上哀求。我看着他,心开始痛起来。
  潘多拉的嘴角浮出一抹诡笑,她说,“一片生晶花便是一个生命,那么,你们还我一个生命来。”
  蜣抬起头来看看我,忽然地微笑,他的笑好苍凉,却又那么的不可遗忘,将我的心扎的生疼。
  “好,潘多拉大人,我就把我的命还给你,只请求您放过舞。”蜣说。
  潘多拉看了看我,微笑,“这样一个多情的人,你舍得让他为你去死?”我不置可否,这一刻,我想起的是自己在绝罗掌心的那一刻,我贪恋着,渴望着,却又失落着。
  我终于没有来得及对蜣说什么,他毫不迟疑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呆在湖边,看漫天的烟灰,这些都是蜣的灵魂。这些灵魂曾经那么近的靠近过我。
  潘多拉从我的眼里偷走了一样东西,然后满意的离开。
  我在镜湖边又呆了三十年,奇怪的事,我每次跳舞的时候脑海里转动的不再是绝罗,而是蜣苍白的脸,温和的眼睛,还有他为我做的酥粉花糕。我有种感觉,蜣一直都在,一直都在某个地方对我微笑,说,“舞,你的舞蹈真好看,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动人的。”我跳着跳着,忽然蹲了下来,漆黑的发垂到脚上,掩盖住了我的脸。
  终于,我的舞让绝罗惊叹,他的脸上露出微笑,我看着他,反而很是安静,并没有当初那样的喜悦。他拥我在怀里,亲吻着我的脸颊,说我的舞跳的真好。朦胧中,我听见他低唤着灵姬的名字。
  五年之后,绝罗拉着我去了冥帝的幽思殿,潘多拉也在。他恳求冥帝让他带着我返回人界,他说他已经在这里弹了这么多年的琴。
  “这怎么行!你怎么可以回去?”潘多拉眼神灼灼的看着绝罗。
  冥帝在飘渺的青丝帐里沉默半晌,然后开口,“潘多拉,让绝罗走吧。”
  我感觉到绝罗握着我的手心一紧,他是开心的。
  “哥哥!”潘多拉抗议了一声,可是冥帝已经起身离开。
  潘多拉静静地注视着我们,然后微笑,“既然非走不可,那么,就请从我的盒里用你们的心带走一样东西吧。来,伸手过来。”
  我看见那个紫白相间的魔盒,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盒子,潘多拉魔盒。那里面有所有一切的灾难和不信。当然,也有希望。
  绝罗拉着我站起来,走过去。他修长的手轻轻抵在盒子的上面,闭上眼睛,然后收走。
  “好,现在到你了,舞。”她看我的眼神异常诡异。
  我疑惑的伸过去,闭上眼睛,然后收回来。
  “好,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不过你们要记住,从现在开始,只准向前,不管身后发生怎样的惊天动地都不能够回头,谁回头,就永远也出不了冥界。”
  我和绝罗对视一眼,然后坚定的走了出去。
  冥界的出口就在镜湖的附近,我们一口气飞到镜湖,然后喘口气。“就要到了呀。”绝罗说。我点点头,看着这里熟悉的景致,忽然开始难受。默然,我听见身后传来有规则的低沉声音,仿佛羽翼扇动一样。就像最当初的蜣。
  “走吧,舞。”绝罗已经拉着我开始走,然后身后又传来笑声,是混合在一起的笑声,里面有我,也有蜣。我终于忍不住,我想蜣是不是复活了,于是,我的手从他的掌心滑落。我蓦然回头,除了呼啸的冥风,什么也没有。忽然地,我的身体开始僵硬,慢慢地石化起来,蔓延到胸口,仿佛被石头裹住一样,我怎样挣扎都没有用,看着绝罗越来越远的背影,我大喊,“绝罗。救我!”
  就像最当初他从潘多拉眼皮底下救我一样,我相信,这次他一定也能够救我。然而,他的身型只是稍微凝固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消失不见。这一刻,我的心一片狼籍。这个我以为是自己唯一的男人,他最终还是丢下了我。
  “在想什么?”潘多拉一脸得意的问。
  我嗤笑,“这一切都是你导演的吧?”
  她大笑,然后说,“其实,也不能怪他绝情,只因他从我的盒子里带走的是执着。他对灵姬毕生的执着。”
  “那么,我带走的是什么?”我木然的问。
  潘多拉忽然凑近我的耳朵,“你带走的,是留恋,对蜣的留恋。你最爱的是蜣而不是绝罗。只是你不肯承认罢了。”
  我的心开始溃烂,我爱的是蜣而不是绝罗。我的眼里一瞬间全是蜣的影子。
  舞,如果我告诉你,在三年前的翩舞大会上我就被你的舞姿所迷倒,你会信吗?
  你现在的舞蹈,已经不是我能够欣赏得懂的境界。这次,你一定能够叫他满意的。”
  好,潘多拉大人,我就把我的命还给你,只请求您放过舞。
  ……
  我闭上眼睛,蜣的点点滴滴,一齐涌上心头。我仿佛依旧可以看到他在不远处对我微笑,“舞,过来歇息吧。”
  风起,大片的白木莲花在空中飞扬,就像我对蜣无尽的思念。如果我没有遇到绝罗,是否我就可以喜欢蜣,然后和他一起过平凡而快乐的生活?
  我想是的。我爱你,蜣。
  你听的到吗?
  是的,你可以听到,因为,现在,我门的心已经在一起,永永远远不再分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3:22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4:44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11:21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33,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