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梦幻彼岸]蛟愿 BY一两
 2007-4-6 14:43:5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3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千二百年,终于等来了今天。
   身子变得虚无透明,尾底生出一抹凉风,水波涌动,那是我最熟悉的暗流——整个清湖水为我饯行。
   数以十万计的日日夜夜,我伏在清湖深处仰望天空,朔日或者明月,朝夕不同,唯有这清湖水,千百年来如一日。
   它清澈、温暖,如记忆的最初,母亲的鳞片。
   而今我要离它而去,我要去寻找三百年前在水畔留下倒影的女子。她的长发如丝一样拂过水面,她的面容胜过任何一朵莲花。
   是的,我要去找她。
   这个念头在我的胸腹间回响了三百年,终于,我等到了今天。
   今天我将脱去原形,化作人貌,以最风雅清俊的面容,去到她的面前。
   
   二

   人世是我所不熟悉的地方。热闹拥挤,人物纷杂。这给我的寻找增添了不少麻烦。我寻找她的唯一依凭,是她三百年前落下的一朵珠花。珠花上淡淡的莲的清香,却又比莲更温和动人。
   莲是清冷的,不解风情的,而她不是。
   她是温暖的,美丽的,怡然生辉。
   我不能忘记她在清湖边上的歌舞,不能忘记那与天地日月同辉的美丽。
   我要找到她。
   这是我成人以来必须做的一件事。
   淡淡的香气牵引着我,来到这个都市。
   都市富丽,一座清坊临水而居,透过无数纷杂气息,我闻到一丝莲的香气。
   一个女子,在窗前梳发。
   她的头发仍如前世一样悠长美丽,如清湖深处百年生长的水草,带着缠绕心肺的甜蜜气息。她的面容仍如前世一样流丽呈光,她轻轻一抬眼,柳树上便发出芽来。
   她有些讶异,执梳的手停下来,呆呆地望着隔湖的一片柳树在深雪季节时候抽枝发芽,长成绿荫一片。
   我没有注意到自身的喜悦影响了柳树的生息,我沉浸在找到她的喜悦里,折下一枝杨柳,来到她的门前。
   有老管家来应门,见是陌生男子,犹豫不让我进。我一点儿也不介意,把柳枝交给他,托他交给窗中美丽的女子。
   
   三

   她的名字叫做明月珰。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堪配她生生世世的风情。
   得知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驾着小舟来到她梳发的窗下,她喜欢那些杨柳,跟我说起春深时候柳絮飞时的美好。我用手抚摸柳树的躯干,多情的柳树无法自抑地飘起柳絮。
   地上还有积雪,柳絮像是另一种更轻忽的雪花。
   她欢喜地睁大了眼睛,央我带她去河的对面。
   我怎能拒绝这样的快乐?与她同舟共渡是我三百年来的愿望。
   柳树不断地吐出絮来,绵绵扯扯纷纷扬扬。我暗中吹了口气,柳絮向上空汇荡而去,再慢慢落下来,她整个人笼在柳絮纷飞里,快乐地旋着身,锦缎的裙子旋成一朵绝艳的花,那花缓缓开放,香气扑面而来,灵魂都被渗透,我想到三百年前她在清湖畔上的一舞。
   “你是谁?”
   她问我,那眼眸就像我隔着清湖水仰望了一千二百年的星光,“你是神人吗?”
   “我,我还没有成神。”
   “那么,你是灵修?”
   “也不算。”
   “那你是……”
   “叫我皎吧。”我微笑,“这是我的名字。”
   “皎……”她一边念着我的名字一边看着我,她道,“你有法力是吗?”
   我点头。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
   “带我去见一个人。”
   
   四

   那个人有一对狭长的眸子,眼睛比清湖的水还要深。他住在重重的院落里,锦袍玉带,面色苍白。
   明月珰好像很熟悉这里,我一让她睁开眼睛,她立刻循着一条小径推开重重门户找到他,看到他,她的脸色一下子红润起来。
   “你还在这里!”她上前,又像不太敢上前,“你……还好吗?”
   他看了她一眼,脸上并无表情,淡淡问:“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吗?去年春天,我和女伴们放风筝,风筝落进了这个院子,你捡起了它……”她的眼睛微微发亮,“你不记得了吗?”
   “是吗?”他回忆,“就是你爬上墙头,最后被侍卫赶走吧?”
   她高兴极了,连看到柳絮纷飞时也没有这样高兴:“是我!就是我!原来你记得!”
   “我在这里,一年只见过你一个外人,当然不会忘记。”他微微一笑,那笑里全是嘲讽,“你怎么进来了?不怕侍卫们赶你走吗?不论你是什么人,闯进了这里,恐怕不能再活着出去了。”
   “是一位神人送我来的。”她说着往我身上一指。
   他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他看不到我。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
   他对待她的冷淡与嘲讽,令我恼怒。
   明月珰,那么玲珑剔透的明月珰,好像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的怠慢,殷勤地问:“你为什么从来不出门?也许,你可以出去走走,那样气色会好很多……”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我姓凤。”
   “凤公子吗?”有些羞涩的红晕涌上她的面颊,这样的她看起来是多么美丽,她问,“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凤是大晏国姓,我叫凤朔日。”说着他站了起来,仿佛已经失去对话的兴趣,“被囚禁的十三皇子,永世不得走出这扇大门……你应该听说过吧。”
   我看到明月珰微微怔住,接着,她回过头来,问我:“皎,你可以把他一起带走吗?”
   这下换我怔住。
   风朔日回过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对着空气说话的女孩子。
   虽然我不并愿意,但是她的要求,我只好点头。
   
   五

   行云术是我最拿手的,凡人只消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是千里之外。
   可是明月珰不想去那么远,她把凤朔日带回家。
   她很执勤地奉茶,凤朔日却很沉默。
   他问:“你真的认识仙人?”
   她点头,随即有些困惑:“你看不见?”
   “也许这也要因缘。”说着,他微微一笑,“也许你身上有仙气。”
   这是他第一次笑,矜贵里透出馨香,那一刻我想变成他那样的容貌。
   明月珰像是痴了。
   
   六

   明月珰的家很简单,只有她和一个老仆一个丫环。她的父母已去了阴间,也许已经投胎转世。这点和没有见过父母的我很像,我为我们的共同点感到一丝欢喜。又想起自己的孤独,想来她也是一样孤独的。
   我感到我应该好好照顾她。
   因此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凤朔日,还是会满足她的一些要求,比如帮凤朔日找来几个人,比如带凤朔日去几个地方,但当她请我带凤朔日去皇宫的时候,我想应该把凤朔日的命盘告诉她。
   凤朔日,天罡煞命,主命星辰是黑曜紫薇。这种星命,被囚禁是最好的下场,否则就是刀剑离披。他永远也踏不上权力的巅峰,踏上去则永远失去自己。
   这是一种,被野心与欲望主宰的星命。
   设若离开那些皇权争斗,他会过得快乐一些。
   但是明月珰不这么想,她喜欢他,连同他的野心一起喜欢。就如同我喜欢她,连同她对别人的痴迷一同喜欢。
   这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一件事。
   ——我带凤朔日去皇宫。
    
   七

   人世间的春秋冬夏换了几个轮回,凤朔日早已不用被囚禁,他现在住在自己的宅院里,里面有门客三千,许多人夸赞他的神勇与智慧。
   明月珰住在了他的家里。
   她现在是十三皇子的王妃。
   我记得她成亲的那一夜,打扮得绝美。堪比三百年前她站在湖畔那一刻。
   他们被送入洞房,我无由地忧伤。
   我摘了一片柳树的叶子,放在嘴边吹起来。
   叶子代我发出声响,这声响似哭泣又似欢笑,她快乐,我就会快乐。
   那一夜王府里彻夜回荡着奇异的乐声。
   人们说,这是身带仙缘的王妃赢得了天上仙人们的祝福。
   他们不知道这是我想流却流不出来的泪。
   
   八

   十三皇子平步青云,如日中天。
   明月珰很幸福,丈夫高贵英俊,聪慧英武,而且只爱她一个人。
   凤朔日待她很好,千依百顺,这是我愿意一次又一次帮他忙的主要原因。
   只是随着皇帝的器重,凤朔日越来越忙,陪明月珰的时间越来越少。
   明月珰有时会幽幽地叹息:“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就一直呆在我家,两个人天天在一起。”
   “那就把他带回你家。”
   “那怎么行?会被人发现。”
   “我有办法不让你们被别人发现。”
   她犹豫了一下,犹豫的时候她脸上有美好的光晕,但她很快决定下来:“不,那样他不会开心。他喜欢现在的生活。”
   我没有话说。
   “皎,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你?”
   “因我为只愿让你一个人看见。”
   “朔日说,他想见见你。”
   “他见我做什么?”我聊赖,“有什么要求,可以让你告诉我。”
   “我也是这么说,但是说他想见见你。”
   “我不想。”
   明月珰有点尴尬:“可是他说,神人是不忌讳被人看见的,只是妖才……”
   “我就是妖。”
   她的样子很震惊。
   “可是,你对我这样好……”
   “妖也会对人好。”我说着,苦笑一下,“三百年前,我就想对你好。”
   她被这么遥远的日子吓住了。
   “那是你的前世。”
   “前世……我的前世是什么?”
   “是人。是个美丽的人。就像现在一样美丽。”
   “还有呢?”
   “歌舞非常动人。”
   她露出神往的样子,忽然问:“那你呢?”
   “我是皎。一千二百岁。见到你前世的时候,我还不能修成人形。”
   她有些瑟缩:“你……真的是妖?”
   “是的。”
   
   九

   按尘世的日子算,那是五月初九。
   我不堪回首的一天。
   我来见明月珰的时候发现她的房门紧闭,门扉上贴满黄字条,写满鲜红字迹。我并没有多加注意,但推门的时候,手掌却被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刺痛。
   那些黄字条竟然是符咒。
   用来对付妖的符咒。
   这幢院子的某个角落,一定还有术士在摆弄镇妖铃,令我心神不定。
   我修行一千二百年,岂是一个数十年寿命的凡人可以降服?但那一刻,掌心的刺痛一直扎入胸口。
   这除妖的法坛,即使不是她授意的,也是经过她同意的。
   我一声长啸,符咒纷纷化作粉屑,术士手里的镇妖铃“啪”地破裂。
   术士面如土色。
   他怕我找他算帐。但我跟他有什么帐算?他在我眼里连一棵柳树都比不上,我要去找明月珰。
   明月珰和凤朔日在一起。
   他们坐在偏厅,门窗紧闭,同样贴满符咒,我仔细辨认那些咒文——这些,是用来保护他们的。
   那一刻我悲中从来,再也不能踏上前一步。
   明月珰,难道你也以为我会伤害你吗?
   你以为你需要别人来保护你吗?
   窗棱受我情绪激荡,连同符咒一起倒地。
   屋中的男女受惊而起。
   这应当是凤朔日第一次看到我。我的模样一定可怕极了,我控制不住胸中沸腾,下半身丈二长的身子呈出原形,银白鳞甲,映日生光。
   掌心滴出鲜血,那一刻我已在明月珰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死去。
   “蛟!”凤朔日顾不得明月珰在身边昏倒,脸色煞白,眼中却有奇异红芒,“你竟是只蛟!”
   我默默地走过去,扶起明月珰。她的脸色苍白,眼睛已经闭上,却仍然不能遮掩她的美丽。来人世许久,我已见过无数美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在我心中及得上她。
   我欠她的。
   我将她送到凤朔日怀里。
   凤朔日忽然跪在我的面前:“天现蛟龙,匡我大晏!蛟神,请助我一臂之力。”
   我看着他,看着明月珰喜欢的男子,看着这个黑曜紫薇照命的男人。
   他的命运不过数十载,但他的野心与欲望却可怕得吓人。
   “我不会帮你。”我听见自己说,“我再不会帮任何人。哪怕是明月珰。”
   说到她的名字,我的心里忽然涌出无以言喻的倦意。我想家。我想念清湖澄净温暖的湖水。
   
   十

   清湖是母亲的怀抱,我沉入深深湖底,只想酣眠一场,什么事都不能将我唤醒。
   湖水却忽然激荡起来,翻滚不息,我睁开眼,看见一只墨色长蛟,他的尾巴轻轻一扫,清湖便像要沸腾起来。
   那是我的哥哥。
   我们从未见过面——也许他见过还是一只龙蛋的我,但我从未见过他——可是凭着蛟族灵敏的嗅觉,只需要刹那,我便分辩出他的气息,唯有同一个母胎里出来的蛟才有的气息。
   “这里太小了。”哥哥静静地看着我,“你需要更大的水域修行。”
   “我不想修行。我很累。”
   “累是正常的。陡然间失去二百年修为,换作是我也会累。”
   我有点愣,“我什么时候失去二百年修为?”
   “你不知道吗?”哥哥看我的样子有点奇怪,“母亲感觉到你的元珠动荡,所以让我来看看。你试试看,恐怕已经不能变化人形了吧。”
   怎么会?我不信!
   我一甩身子,变作俊雅书生模样,面目如我在明月珰面前呈现的一样清俊动人,我正松口气,却瞧见长长的银尾横在湖底,再也变化不成修长的人腿。
   刹时间呆滞。
   我并没有伤害人命,怎么会失去二百年灵力?
   我想到了偏厅外,我控制不住身形变化,弹出丈二银尾,可是,那是因为情绪激荡……
   “你难道不知道凤朔日的主命星?你帮他做的那些事,无疑是推动黑曜紫薇的命盘——黑曜紫薇当道,战祸起,亲人离,会有无数人受此迁连。”说着哥哥叹息,“皎,你竟做这样的蠢事。你才一千二百岁,刚刚修成人形,稍有不慎便要跌回原形,眼下,我只能帮你换处水域……”
   “不。我不想离开这里。”
   我在这里出生,就在这里住到永远吧。
   失去的二百年,可以慢慢修回来。
   我知道帮助黑曜紫薇星命当位有多愚蠢,可是明月珰请求我。
   我不能拒绝。
   那二百年的灵力,虽然可惜,却不后悔。
   是我甘愿。
   眼下能做的,就是潜心修行。二百年后,我又可以化作人形,又可以上岸去找她。
   ——带着这样的心愿,开始我二百年的静修。
   
   十一

   我的静修是失败的,因为我的心总静不下来。这或许是天分,从小我就做不好静修的功课。哥哥比我厉害,据说他一千岁便可以变化。
   哥哥有时来看我,这是他的好意,但我其实不怎么希望他来。他的灵力太过强大,小小清湖不足以承受,每次来清湖都要天翻地覆,许多鱼虾都要遭殃。
   后来哥哥来看我时便化作人形,站在岸边跟我说话。
   我问:“我修了多少年?”
   “一年。”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按天历算还是按龙历算?”
   “按人历算。”哥哥很坦白地说,“你没有注意湖外的四季吗?四季刚刚转了一个轮回,眼下是初夏。”
   我重重地倒回湖底,大片的鱼虾惊起。
   被这个消息打击得异常沉闷,潜心修行,那么努力,我以为最少已经有十年。
   原来才过了一年。
   从去年五月到今年五月,居然这样漫长。
   我沉入湖底,无力而眠。睡梦中,忽然闻到了一丝莲的香气,又温和又美丽。
   恍惚回到三百年前的那一天,我百无聊赖地在湖中游弋,蓦然之间看到她的倒影。
   那一刹三百年不过一弹指。
   我猛地惊醒过来——这味道不对!
   是她的气息,却是,血的气息!
   我惊动地翻了个身子,清湖水风起云涌。
   她出事了!
   我迫不及待地涌出水面,已是夜晚,星辰朗朗,我找到她的命星,光芒淡淡的一颗,有些微弱却仍挂在天空。
   命星未坠,让我稍稍放心。
   可是,到底出了什么事——不!我不能这样想,无论出什么事,她都有作为皇子的丈夫在身边,在人世,哪里还有比这更牢固的保障?
   我已被打回原形,半人半蛟之身,又何必出去吓人?
   我再一次躺回湖底。
   这一夜,却比过去的一年还要漫长。
   等到朝阳透过湖水,把光线洒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去看看吧——不要让她看见你——只是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十二

   然而我跃出水面,看到的却是站在岸边的哥哥。
   哥哥一身如墨衣衫,望向我的目光竟有些怜悯。
   我知道自己半身人形丈二长尾的模样看起来有多可笑,但是哥哥的目光还是刺痛了我,我几乎要发起怒来,在我说话之前,哥哥道:“你不许离开这里。”
   “为什么?!我只是去看看,不会让任何人看见我——”
   哥哥问:“你是不是看到了明月珰的命星微弱?” 
   我不出声。
   “那你可有观察一下自己的命星?”
   我一怔。蛟龙的寿命千年万载,除非自寻死路,否则永世不灭。我的命星将永垂高空,有什么好看的?
   哥哥仰着头,仿佛可以透过蓝天白云看到星辰,他道:“你的命星散发尖利红芒,那是兵血之兆,三日之内,你绝对不可以离开清湖。”
   我悚然一惊。哥哥大我一千岁,灵力远在我之上,他说的话,我没有理由怀疑。
   “可是,可是明月珰……”
   “人的寿命何其短暂,转瞬便要消失,转瞬又能进入轮回,重新开始。死对于人来说,是很寻常的事——”
   “你是说她会死?!”
   哥哥默然:“黑曜紫薇煞气太重,她的命星太微弱了。那几年若不是你的旁边护住,她的命星早已被黑曜紫薇侵害……”
   我再也听不下去,一咬牙,祭起行云术。
   
   十三

   我错了。甚至不能化作人形的蛟光天化日之下离水而出,行云间带起团团浓云,地面生灵闻风而动,哪怕是最无能的人类也惊讶地翘首观望。
   他们看到这团奇异的流云望他们的京都方向去。
   我在十三皇子府按下云头,冉冉下降。
   整个皇子府笼着一层淡淡烟霞气,里面有高人坐镇。
   凤朔日有备待我来——他应该知道如果明月珰出了什么事我不会袖手旁观。
   这么想的时候我的牙咬得更紧了些——明月珰果真出了什么事。
   我将云头按得更低一些,却听“哧”地一声轻响,堪堪从我腮边划过,竟是一道剑气。
   烟霞缭绕中现出一个手持青芒长剑的少年人,周身青芒笼罩,那不是常人,那是通灵的剑仙。
   此刻的我根本不是对手,我一偏云头逸开,他喝道:“妖孽休走!”凌空竟追了过来。
   他的剑气凛冽,我四处闪躲十分狼狈,大声道:“我不过是来看一个人!并没有祸害人间!”
   “皇子告诉我他府中有妖孽作祟,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就是你这么个半妖!”他对付我,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成了人形再出来现世吧!眼下,我可要收了你!”
   一时剑光涌动,我唯有积起浓云抵挡,云层遮天蔽日,天色暗沉下来,忽然听到底下有人大声叫道:“仙长不要让它跑了!即使活捉不了,我也要他的肉身!”
   赫然竟是凤朔日。
   这个奸邪小人,我帮他那样多,到底来他居然惦记我的肉身!
   我怒不可遏,长尾一扫地面,房屋翻倒,还不及一尾扫死他,肩上已着了一剑,痛得骨髓,彻底显出原形来。
   三丈龙身,四爪飞云,白纹逆鳞,头角峥嵘,在浓云中若隐若现,在人前看来,张狂不可一世。
   然而这已是我最后的伎俩。刚刚修得人身,尚未修习任何法术,甚至连趁手的兵器也没有一件,我是一只天真的蛟,成人的目的是为了寻求爱情,而不知道任何自保的手段。
   剑仙自然知道这一点,不消几剑,我已遍体鳞伤,我退到云中,道:“不要杀我!”
   剑仙傲然一笑:“怕了?”
   “要杀我,等我见她一面。”
   “你要见谁?”
   “明月珰。”说到这个名字我所有的伤口都疼痛起来,“我要看她是否安好。”
   
   十四

   我被扔下云头,重重地落在地上,三丈龙身,被捆龙绳缚得死紧,分文不能动弹。
   凤朔日狂喜的脸放大在我面前,他连声道:“多谢仙长!多谢仙长!”又命,“来人!告诉父王,我已捉得蛟龙,明日在龙华殿请宴。”
   侍从小小声问道:“蛟龙肉……真能吃吗?”
   “闭嘴!”凤朔日眼中有腥红光芒,黑曜紫薇已然当道,煞气把自身也一并侵蚀。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有些寂寞有些孤独的贵族少年了,现在的凤朔日,是要血染天下的野心家,他道,“连蛟龙都要在我脚下臣服,我看天下还有谁敢说第二句话!”
   剑仙皱眉道:“皇子捉蛟龙是用来吃?”
   “这等妖孽,怎么处置都是应当的吧!”面对剑仙,凤朔日收了一分张狂,“仙长可要留下一同享用?”
   剑仙摇头:“我只收妖,不吃妖。”说着微微低下头,向我道,“我看你身上并无戾气,怎么却要推黑曜紫薇当道?你可知道命星的推动需要以命星为代价?小蛟龙,这是你当日种下的因,怪不得别人。”
   我不怪别人。一切自有命数。我看到哥哥远远地观望,眼中充满怜悯。
   我的命星发出尖利红芒,若要救我,他便要被红芒刺穿。
   这是我的宿命。
   我只是低声道:“我要见明月珰。”
   剑仙应允,向凤朔日道:“请明月珰出来一见。”
   凤朔日一怔,道:“内子生性胆小,怕见这种场面……”
   我一声嘶吼:“我要见她!”
   声震屋宇,浓云颤栗,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但是我的模样的确会吓到她,我不会忘记她看到我露出半身时惊骇欲绝的模样,我挣扎着,骨头咯咯作响,皮肤一阵阵痉挛。
   剑仙叹息:“你逃不出捆龙绳的……”
   然而他话未说完便怔住。
   我并不是想逃,我只是想,变作人形。
   用尽全部灵力修为,最后做一次人。
   
   十五

   凤朔日带路,将剑仙引进后院,我跟在后面。
   这样的强行成形,就像把三丈长的身子塞进人身大小的桶里,每一寸骨骼、每一寸肺腑都被挤得苦不堪言。
   每一步踏在地面,都像是被刀尖从足底贯穿整个身体。
   我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承受这样的痛苦,心里面竟有微微雀跃,我可以再见到她。
   她躺在床上,面色苍白,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我闭了闭眼。
   整个神魂都安歇下来。
   她活着。
   她没事。
   剑仙却忽然上前一步,掀起被子。
   凤朔日想要阻止,却已不及。
   一股极浓重的血腥气,从明月珰身上涌出来,扑面而来的云团,密密地把人裹在里面。
   我扑上去。
   她的手腕被重重用布帛裹住,却仍有血丝涌出来。
   这就是,我在清湖里闻到的血气。
   他把,明月珰的血放入水中。天下水源同流,总有一脉,会流到我所在的地方。
   那一刻我的肺腑都透出一股寒气:“凤朔日!这就是你引我出来的方法?”
   剑仙望向他,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凤朔日脸色有些苍白:“这、这个女人是蛟妖的同伙。”
   剑仙淡淡道:“你以为是人是妖我看不出来吗?”
   “她的确是蛟妖的同伴!这个女人,看得见蛟妖,还指挥它行事——”
   我再也不能忍耐,想把他一块一块撕成碎片,每一片都扔到清湖底喂鱼,然而我能做的只是重重地将他撞倒在地,却又立刻被剑仙拉起来,剑仙道:“这是人间的事,你不能插手。”
   也许是这动静惊醒了明月珰,她慢慢地睁开眼,目光慢慢地落在我身上,蓦然有些惊恐,我以为她想起了我半人半蛟的样子,心底刹那无力,然后只听她道:“皎!快离开这里!他要吃你!”
   我该怎样形容那一刻的心情?便宛如深雪时候抽出芽来的柳树,我几乎不敢相信:“你在关心我?”
   “快走——”她说,然后看到我身上的绳子,眼角滑下泪来,“皎……是我害了你……”
   我一个劲摇头,眼睛里无由地酸胀,像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我忍住,拼命忍住,努力微笑,就像第一次踩着莲舟到她窗下一样,用我最美丽最清雅的样子微笑:“不,不关你的事。明月珰,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我知道我再也支撑不住了,原形在人形里面挤压得渗出血来,我向剑仙道:“杀了我吧。”
   快点结束吧。
   在我还是人的样子。
   “不要!”明月珰滚下床来,捉住剑仙的衣摆:“他是好人!他是好人!”她满面泪光,指向凤朔日,“该死的是他——他才该死啊!”
   剑仙无奈地道:“我只能杀妖,不能杀人。”
   凤朔日冷笑着一整衣冠:“既然如此,仙长为何还不动手?”
   明月珰护在我身前:“不!不要杀他!”
   明月珰,这个时候就算我灰飞烟灭,也是甘愿的。
   长长蛟尾从身上探了出来,我知道我正一寸一寸变回原形。
   “请你杀了我。”我低低地说。这是我对剑仙的祈求。
   “请你保护她。”这是我对哥哥的祈求。
   哥哥远远地站在云端。
   “我说了这女人是蛟妖的同伙吧!”凤朔日眼里的红芒似已扩散到脸上,他看起来宛若地狱罗刹,他抽出剑,指向明月珰,“妖女,我容忍你在我身边这样久,你竟反过来帮着这妖怪!”
   “你不过是为了利用皎的灵力!”明月珰直直地看着他,脸上是一种灰心到了绝顶的颜色,“我好后悔,我好后悔为什么请皎把你带出来,我后悔请皎帮你取得今日的地位——你杀了我吧!我本来就该死!我居然喜欢上你这样人面兽心的东西!”
   她一向温和,这大约是她一生中,说的最激烈的话。
   凤朔日显然被激怒了,他一扬剑:“找死——”
   剑光在我面前划过,宛如三百年的岁月从面前飞逝,我用尽最后一点力量,推开明月珰。
   三丈龙身舒展开来,我是头角峥嵘的蛟,浑身鳞片刀剑不入。
   倒是身上的捆龙绳,居然被他一剑砍断。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此时此刻,不管是谁在我面前,区区剑仙又何妨,即使是玉帝下凡我也不能停止。
   我扬起长尾,如同第一次从龙蛋中破壳而出,如同第一次让清湖的波涛亲吻自己的肌肤,如同一千二百年前的第一次摆尾,扬起高高的浪花,重重地落下——
   是我将黑曜紫薇推上命道,一手造就的宿命,现在,就由我来终结吧!
   
   十六

   凤朔日被我不偏不倚地扫中,倒在我的龙尾下。
   如果此刻是夜晚,我应该可以看见黑曜紫薇星迅速离开命道的光晕。
   那一定是很美的。
   凤朔日也是很美的。
   他的眼睛闭上了,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矜贵里透出馨香,那面容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嫉妒。
   或许我嫉妒的并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他得到了明月珰的爱情。
   明月珰痴痴扑过去,指尖抚去他嘴角的鲜血,痴痴地唤:“朔日,朔日……”
   她是爱他的,虽然后来的他令她恨。但当生命都逝去,还有什么不能释怀呢?她对他的恨也跟着一起消散,唯有最初的爱情留下来。
   在某个、我所不知道的春日里,她的风筝被命运推进了一个院落,她爬上墙头,看见一个又美丽又孤独又寂寞的少年。
   
   十七

   我疲倦地倒在一边,只等剑仙一剑挥下。
   剑仙却迟迟没有动手,他捡起散落的绳子,皱眉望向云端:“喂,就这样毁了我的捆龙绳吗?”
   我一怔才惊觉一个凡人的刀剑是不可能砍断捆龙绳的。
   哥哥自云头飘然而下,墨色衣衫典丽优雅,他道:“我是在帮仙长的忙。”
   剑仙用充满疑问的口气“哦”了一声。
   “仙长能眼睁睁看着黑曜紫薇当道吗?能眼睁睁瞧着无数百姓遭难吗?可惜剑仙不能杀凡人,所以纵有救世之心也没有办法。”哥哥说得条条是道,“现在借皎的手杀了他,不是正好吗?反正皎凡的事不止一条,数罪并发,也不过是个死字。”
   剑仙沉吟。
   哥哥忽然吐出一颗墨玉般的圆珠。
   我吃了一惊,那是哥哥的元珠。
   哥哥把元珠交给剑仙。
   “皎的性命,先交给我。”哥哥说,“他推动黑曜紫薇,自己受的教训也足够了。至于杀了人,再降他的修为便是。我以性命担保,他要是再惹事,仙长就捏碎我的元珠。”
   捏碎元珠,岂不是捏碎元神?
   剑仙握着珠子,沉吟再沉吟,忽然把珠子还给哥哥:“我堂堂一个剑仙,拿着妖的元珠算怎么回事?你要管教他就好好管教。”又道,“其实我看他身上并无戾气,本来就不打算杀他,只是已经答应把他交给凤朔日……现在凤朔日已死,这也不必啦。”向我道:“你好自为之。”
   说罢,剑仙念牵引诀飞天而去。
   哥哥扶我起来。
   我闭着眼,努力将自己化为人形。哥哥道:“别逞强了,你此刻最多五百年功力。再折腾下去,恐怕要变回一只龙蛋。”
   “等一等。”我艰难地说,“我有样东西要交给她。”
   “不要再跟凡人有任何牵扯!”
   哥说得大声极了,看来是动了真怒。
   然而,我做不到。
   我再一次激动元神,化作人形。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痛苦,全身仿佛随时都要四散裂开。
   明月珰抱着凤朔日,静悄悄坐在一边。
   她安静的样子令我心疼。
   我把一朵珠花,轻轻插在她的鬓边。
   她怔怔地瞧着我:“皎?”
   “我要走了。”我微笑着说,“这辈子,不,下辈子,恐怕还有下下辈子,你都见不到我了。”
   “你要去哪里?”
   “回清湖。那是我的家。”
   “皎……”她的目光在我脸上巡梭,如同月光抚慰清湖,我感到无以言喻的快乐,同时又忧伤,她说,“你受伤了……我害了你……”
   “不,是我害了你。”我忍着撕裂的痛楚,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我的容貌也许比不上凤朔日吧,但我的微笑一定是世间最清润最温和的,“三百年前,你和你的朋友们在湖边欢游嬉戏,你的歌舞那样美丽,我一瞬间爱上了你,便把你带入了水底。我想和你做朋友,却不知道,你的生命就那样终止在我的渴望里。”
   终于,终于说出来了。
   明月珰,是我欠你的。
   三百年前我就立下誓言,一定要修成人形去找你。无论你要什么,都要捧到你的面前来。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十八

   清湖的水,依旧温暖澄明。
   我在湖底游弋,水草丰茂,鱼虾成群。
   一切就如同一千二百年来一样。
   只是翻身时,再也激不起清湖的波涛。
   只有三百年修为的蛟龙,是无力驾驭整个江湖的。
   我那三丈长的美丽龙身,现在连一丈都不到。
   为此哥哥几乎每天都人督促我静修。
   休息时我便游到岸边同他说话。
   有哥哥的感觉很好,我有时会埋怨他为什么不早些来看我,害我如此孤独地度过一千多年。
   他说:“自己修行好了才可以管别人。”
   咦,这句话语带双关,好像在说我。
   我打个哈哈,不去管他。
   某日风和日丽,我在水底追一群锦鲤解闷,忽然闻到了一丝香气。
   淡淡的莲的清香,却又比莲更温和动人。
   莲是清冷的,不解风情的,而她不是。
   她是温暖的,美丽的,怡然生辉。
   她的长发如丝一样拂过水面,她的面容胜过任何一朵莲花。
   她就这样穿过水面和岁月投影在我面前,望着我微微一笑。
   我不由自主浮现出来,同时又想到自己的样子,猛地扎进水底深处,不想让她看见。
   “皎,是你吗?”她的声音飘下来。
   我不敢回答。
   “别忘了我看过你的原身……虽然比那时小了许多,但应该是你吧?皎?”
   我闷闷地道:“你不怕吗?”
   她微微一笑:“皎,出来。”
   她的笑容,胜过千年来所有的星光,如同万顷莲花同时绽花。
   我如受咒语召唤,轻轻浮出水面。
   她伸出手,轻轻抚上我的角。
   我有点不好意思,好在她不会看到我脸红。
   “第一次有点怕,可是想想那是皎啊,是无论我要什么都会答应无论做什么都会为我着想的皎啊,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她的眼睛里轻轻就有了泪,“皎,你什么时候可以变成人?”
   她的泪光令我心碎,我多想伸手去拭去她的泪珠,可是我没有手,我只有巨大的尖利的爪。
   我是蛟,我不是人。
   “要七百年。”
   我告诉她。也告诉自己。
   哥哥可以一千修成人形,我也可以。
   不要等到一千二百年,那样太久,太久了。
   “那好。”她说,从头上取下那朵珠花,轻轻放在我的嘴边,“七百年后,我等你拿着这朵珠花来找我。”
   我轻轻噙住那朵散发着香气的珠花,眼里忽然又有了又酸又涩的肿胀感觉。
   “要早点来找我。不要在我已经爱上别人之后。”明月珰轻轻抚了抚我的角,“皎,我记得你让柳絮纷飞时的微笑,那样清润温和,我想如果我爱上的是那样一个人,这一生一定会过得很幸福。”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够我在漫长的七百年里反复重温,就像蚌一遍一遍地用心血裹住怀里的那粒沙子。
   一遍一遍,沙粒也会变成珍珠。
   我一遍一遍地想着她的话,将这约定变成宿命。
   修成人形,然后上岸去找她。
   她必定又经历了轮回——但我一定要在有人见到她之前,就找到她。
   不能让她先遇见别人。
   在她生命的最初,便找到她。
   这将是,我七百年间唯一的愿望。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