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BY针叶
 2007-4-6 14:44: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25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六回  海蜗牛

  海蜗牛,雌雄同体。
  海蜗牛,耐饿,生命力顽强,无论是缺水干燥、高压高温、高压低温,低压低温,低压高温……总之,人类遇上绝对会死的恶劣环境,它能以一种假死的“沉睡”状态避开。这种“沉睡”持续时间约100年到200年不等,在环境适应后,它们便自动苏醒。
  海蜗牛,性格温顺,是一种非常善解人意的宠物。

  入夜之后,寂静空旷的地铁站远离喧嚣。入站口外的大厅,无家可归的城市游荡者们三三两两蜷缩着,希望借着这片凉爽的空间度过一夜。
  八月的夜,尚能得过且过。
  游荡者们缩在供人休息的长椅上,若是值夜的警卫见了,必会端出严肃的面孔警告:不可破坏公共设施。幸而夜深,只要你不是作奸犯科之徒,值夜的警卫不会过多刁难。
  而今,游荡者们好奇地盯着坐在角落长椅上的一名女子,窃窃私语,猜测着她为什么在此深夜却孤独一人留在地铁站。其实呢,他们见过许多彻夜不归的体面人——也就是比他们不知幸福多少倍的人,例如酒醉的男人、牵狗的老者、闹别扭的女孩、离家出走的少年、打扮异类的痞痞……
  呵,雍芜市里,什么人都有呢。
  那名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却又令人不敢直视的女子,为什么会逗留在这儿?游荡者们喁喁猜测,好奇的视线在女子和趴卧在她身边的深色豹纹猫之间移动。
  地板下,飞驰的铁龙推风而行,夹着咽咽呼啸传入游荡者的耳中。
  广播中传来地铁到站的提示,已是最后一班。片刻后,零零星星的男人女人从升降梯里浮上来,脚步匆匆。
  女子以悠闲之姿坐在长椅上,一手搭着椅柄,一手抚着豹纹猫,偶尔掩嘴打个哈欠。灰色瞳珠久久盯着天花板上某一点,柔软的黑发如层层帘幕,掩去引人暇想的光洁皓颈。
  她的表情不显闷,倒像在沉思,又像……发呆?
  女子一直维持着这种不甜不咸的表情,直到升降梯口出现两名表情严肃的男人,灰瞳珠才稍稍滚动了一下。
  两名男子中,其中一名白衬衣灰西裤,明显一副加班到现在的模样。他走出升降梯,凌厉的目光横扫整片大厅,最后直直锁在抚猫的女子身上。无暇理会身边的同伴,他径自向角落走去。
  “哎……”同伴发出无意义的音节,想了想,决定停在原处等待。
  男人英俊而不失贵气,步履沉稳,仅仅是简单的走路,已散射出浓浓的灰调绅士味。他走到女子身边,弯腰,双手扶上椅柄,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看了女子一分钟,然后抬手抚上女子的唇,轻问:“等了多久?”
  “一小时吧。”任光滑的指腹摩挲嘴角,女子做出不负责任的回答。
  “如卿,怎么会想约我在这儿?米寿呢?”
  “嗯……”鞠如卿双手搭上男人结实的肩,借男人站直的气力让自己离开长椅,随口道:“米寿当然在店里。”
  “你呢,别告诉我你约我来这儿,只是刚巧想外出勾引几只小野猫,结果一只也没勾引到,走累了,又顺便想起我,便约我来地铁站陪你……吃宵夜?”男人露出迷人的微笑。
  唉!鞠如卿叹气,并不否认男人的猜测。
  事实就是如此,没什么好否认。
  “有一点你没猜到,还师。”鞠如卿倚着男人向他的同伴走去,补充一句:“我原本还想溜溜猫。”
  猫字音落,豹纹猫张嘴打个无声哈欠,迅捷地跳离长椅,肉掌拍拍地板,迈着懒洋洋的步伐尾随在两人身后。
  来到与裴还师同行的男人面前,灰眸懒洋洋一挑,“朋友?”
  询问的同时,她已将男人打量干净——
  论俊美当然比不过米寿,却也是耐看型。浅杏色衬衣,黑西裤,瘦高的身形,斯文的外貌,与还师同味道的整齐穿着,不是同行就是高级客户……啧,真不明白还师竟然喜欢律师这种职业。律师嘛,有着六七八位不等数字的银行身价,在成堆的人类自我约束条款中玩着文字漏洞,在银行数字满意时,还可以帮助一方欺骗另一方……嗯,不过通常呢,制定条款的人是最不受约束的……
  “这位是律师所郝泳韵律师。”迎上同伴好奇的目光,裴还师沉稳一笑,“她是……”
  后腰被轻轻一拍,“是”字之后的话他已经没机会说了——
  “鄙人是鞠·骨董宠物店老板,姓鞠,郝先生喜爱宠物吗?”
  厉眸倏闪,裴还师无奈,默默垂下眼帘,不去看同伴明明很吃惊却要装着不吃惊的抽筋表情。如卿的老毛病呵……
  “我不养宠物。”郝泳韵点头微笑。“还师的朋友?叫我泳韵就可。”
  鞠如卿唇勾魅笑:“郝先生不喜欢宠物吗?为什么不尝试养一只?鄙宠物店在北轩路1114号,营业时间是上午9:30至下午8:30,联系电话是96969966,郝先生有空不妨去观赏观赏,或许能发现自己喜爱的宠物。”
  “呃……我很少接触宠物。”郝泳韵羞涩地挠挠鼻尖,“我的工作常常会忙到很晚,我怕没时间照顾宠物。”
  “没关系,有些宠物不必饲主照顾,它们反而会照顾主人。”
  “可……”
  “很多客人不喜欢宠物,只不过因为他没有遇到自己命定的那一只。郝先生为什么不试试?鄙店欢迎你的光临,就算我不在,鄙店伙计也可以为你提供满意服务。鄙店地址……”鞠如卿本想将地址、营业时间和电话重报一遍,身后的男人抢先一步打断——
  “如卿,很晚了,泳韵要回家休息。”
  “……”鞠如卿撇撇嘴,微笑,吞下自我推荐。
  三人步出地铁站,郝泳韵看了看跟在身后的乖巧豹纹猫,似乎对鞠如卿方才的提议很有兴趣,主动细问地址后,礼貌告辞。
  盯着郝泳韵消失的方向,鞠如卿若有所思。
  根据以往经验,只要她出现与沉思、反省、苦恼等等类似的表情,通常不会有好事。裴还师扣住她的下巴,强行将飘渺的视线转向自己:“如卿,他是寻常骨。”
  “我知道。”
  “你敢说你现在没打什么坏主意?”
  “还师——”妩娆的身体偎入他怀中,魅笑毕现,“你不知道我的店除了收藏之外,还卖宠物吗?”
  除了收集、收藏外,骨董宠物店还有“贩售”这一职能,遇到好客人当然要推销推销,怎么还师总以为她打人家骨头的坏主意?讨厌——
  “这么说,你是将泳韵当客人?”裴还师啄吻淡淡馨香的脸,带着她向北轩路方向移动,“泳韵天天在我眼前晃,是不是异骨人我不会瞒你。不过……如卿……”声音停顿片刻,他晒笑摇头,“算了,你喜欢建议别人养宠物,随你。”
  “要我建议你吗?”她深知他不喜宠物的小缺点,果然——
  “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宠物。”
  “是啊,你不喜欢。”灰眸垂落,她看看身后无声无息的豹纹猫,叹似凉风般说了一句:“甚至讨厌。”
  “对不起。”他亲吻她的发。
  “应该我说对不起,还师……”默默吐息,鞠如卿拉拉头发,抬看俊雅自制得令观者压力感百分满点的深邃轮廓,“你还是无法忘记……”
  停下本就缓慢的步子,他啄了啄她的唇,低声一叹:“如卿,我不想回忆。”
  也许不想让她开口,也许因她今晚的主动约请而愉悦,尽管气氛一般、地点普通,时间还有点晚,肚子还有点饿,他仍是借着亲啄加深这个吻。
  吻……
  “喵!喵喵!”豹纹猫竖起尾巴,不甘心自己被忽视掉,嗔瞪这对以法式火辣热吻的情侣,夜色中荧荧发亮的猫眸仿佛在说——
  有没搞错,如卿你是出来溜我的,溜我耶,姓裴的这家伙算哪根葱!我默默跟在你们后面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你们谁回头看过我一眼,也不怕我走丢,哼!
  我敲我敲我敲——猫尾坚持不懈地敲打两人的脚踝,使拥吻的两人不约而同看向腿边绕圈的豹纹猫。
  路边花坛洒过水,他们所立之地是一圈猫脚印的中心。鞠如卿身后,一排长长的猫脚印延伸至水管边。
  印子还真不少啊……低哑笑出声,两人又开始移动。
  “肚子饿吗?”男人的声音。
  “不。”
  “喵!”——我饿我饿!
  “店里生意好吗?”
  “淡季。”女子翻出不久前自家梼杌之王的回答。
  “喵!”——店里现在一堆猫,我都没法睡觉!
  停步,鞠如卿回头:“你再喵,我就把你卖给郝先生。”
  “呜……喵……”——如卿欺负猫!
  听见显得委屈的猫呜,裴还师咳了声,轻道:“如卿,泳韵应该不会喜欢猫。”
  “喵喵喵!”——还师这句说得对,深得吾猫心意!
  哼!鞠如卿不可一世的眼神轻轻一送,非常适当地送在了豹纹猫身上,直到它不再用一双肉掌兴奋地拍打地面,她才挽起裴还师继续漫步。
  还师不喜欢宠物,甚至讨厌宠物,真要追根究底,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还师并非刻意去遗忘,既然他不想回忆,她当然不会逼迫他。今日约他是一时兴起,也是下意识的选择,她对还师……
  灰眸飞瞥,人,偎近了些。
  她对还师……她对这个结识十年、每每看去总令人压力百分满点的男人呵……嗯……嗯……有些感觉,其实毋须言语。
  对对,毋须言语毋须言语……鞠如卿决定暂且跳过这个问题。
  此外,今天最大的收获,大概是物色到郝泳韵这个优良饲主。
  无关骨种,无关收藏,毕竟,身为骨董宠物店老板,她偶尔也会主动为宠物搜寻合适的饲主。之所以满意郝泳韵,只因为——他、够、英、俊!
  宠物,也是很挑剔的……

  一天……两天……
  第三天,鞠·骨董宠物店——
  斯文的男人带着惊讶表情打量完宠物店,眸中的光亮意味着他彻底被征服——被宠物征服。
  米寿在吧台后整理酒器茶具,时不时瞟瞟那位据如卿介绍、据说与裴还师一同共事的郝姓客人。
  郝泳韵,好有运……嘻嘻,客人的名字真滑稽……
  不行不行,不能笑得这么大声。
  低头,黑发垂若墨色帷纱,再将头偏一点点——瞳珠轻抬,米寿偷偷瞥看捧着小鱼缸介绍宠物的魅颜女子,确定她没有注意、也没有听见他的笑声。
  “……这种宠物最适合工作忙碌的客人饲养。”鞠如卿与郝泳韵分坐沙发两边,中间的玻璃案几上放着一只半球状小鱼缸,直径二十厘米。
  “这么小,会不会……没养几天就死掉?”斯文的客人迟疑着,虽然他也挺喜欢依附在鱼缸角落里的小动物。
  “不,郝先生,一个月不换水,它照样活蹦乱跳。”当然,这家伙应该不会活蹦乱跳——鞠如卿心中暗想,抬手轻扣鱼缸。
  鱼缸底部铺着一层颗粒均匀的海沙,两条细长的绿色水草摇曳生姿,水草根部缩着一颗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小螺,乳白色,螺旋生命纹有四层,呈平面式盘旋生长。
  “当”,玻璃壁传导的力量令水面泛起微微浅浅的涟漪,震动缩在缸底的小家伙。感受水体震摇,小螺动了动,宛似害羞的少女轻轻掀开掩住自己绝色容颜的面纱。螺口处,两只透明剔亮的触角伸出来,左边摇摇,右边晃晃……
  郝泳韵瞪大眼,不自觉地将脸凑近:好可爱……
  螺类他不是没见过,尖的圆的偏的方的……也许,是他未曾注意过这一类的小生物吧……
  两只触角探查四周后,小小的头伸出来,接着是柔软的身体,等到身体完全探出螺壳,郝泳韵的眼睛已睁到物理极限程度。
  这……这……
  身体完全探出的小家伙很像陆生蜗牛,却偏偏生活在海水中,真令人讶异!
  透过凸镜效果的鱼缸,柔软的身体在清澈中带点桔光色彩,随着可爱触角的左右摇摆,犹如见到陌生来客的害羞少女,有些紧张,有些局促,有些忐忑,有些腼腆,还有些新奇的打量。
  伸出食指,斯文的客人学鞠如卿方才的样子轻扣鱼缸,小家伙的脑袋立即转向他,这让他清楚看到触角中心——也许能够称为额头的地方——有一条浅蓝色纹路,像加冕的骑士勋章。
  “真的好养吗?”又扣了一下鱼缸,郝泳韵轻轻问对面的女子。
  鞠如卿含着浅笑,颔首,明白这个饲主没有白找。
  这种象徵性的逗玩举动和无意义的是非询问句,通常是一个客人准备买下宠物的前兆。
  “这是……”
  “海蜗牛。”
  “我应该怎么养?”斯文的客人已完全被缓慢爬动的小家伙吸引。水底的海蜗牛正背着乳白色小壳冲他这个方向爬游过来,摇摇摆摆,模样憨掬可爱。
  “郝先生只需要在想起来的时候喂些食物、往鱼缸里补充一些海盐水即可。鄙店会附赠海盐一包。”鞠如卿微笑,顿了片刻才道:“就算郝先生忘了喂养,它会让自己进入休眠状态,绝对不会饿死渴死。这点,郝先生可以完全放心。”
  ——海蜗牛,耐饿、耐渴,不会乱爬,不会捣乱,对饲主非常体贴。
  很好,既然饲主一方没问题,接下来——看看宠物对饲主的合意度。
  琉光灰眸轻轻一眯,夹着暗含他意的光芒射向海蜗牛。此刻,小家伙完全没了初时的紧张局促,一双触角抵着玻璃内壁,与外壁上绕圈的手指大玩“虫虫飞,虫虫飞”的戏码。
  嗯嗯嗯,非常好,小家伙对她物色回的饲主非常满意,饲主方与宠物方皆大欢喜……灰眸敛下,鞠如卿盯看脚尖。
  ——她也应该……皆大欢喜吗?
  ——应该吧……
  蓦地,郝泳韵想到一个问题:“能够养多久?”
  “……两年到五年不等。”鞠如卿完全养成了说谎不眨眼的习惯。这是必、须、的,难不成让她对客人说:放心,假死状态的海蜗牛能活100年到200年不等,你可以将这只宠物当成遗产传给下一代……
  “我可以养两只吗?”
  “抱歉,客人,海蜗牛不喜欢共享饲主,所以,您也要注意,别让缸里多出几只观赏鱼。此外——”鞠如卿保持垂眸的姿势不变,冲卧在沙发边的豹纹猫招手。豹纹猫收到示意,轻轻一跃,乖巧地伏在她手边。然后,她才继续:“海蜗牛雌雄同体,还是一种可以增加情侣感情的宠物。”
  “哦?”郝泳韵惊讶抬头,“真的?”
  如此稀奇的宠物他倒是第一次听说,真的假的啊?而鞠如卿的点头令他忍不住将视线再度投回小家伙身上。
  “如卿,你的茶!”温润的声音响在耳畔,米寿弯腰立于沙发后,为自家主人端上一杯刚沏好的玉蝴蝶。
  “谢谢!”接过白瓷杯,鞠如卿借啜茶掩去眸中一闪而逝的情绪。
  郝泳韵的心神在鱼缸里的小家伙上,不可能也无幸得见鞠如卿那一刹的情绪,米寿也没看到,但他能够想象——如卿那一刹所流露的情绪绝对不是愉快。
  鞠如卿的视线自垂落后,便再也没向海蜗牛投去一眼。直到郝泳韵捧着他的新宠物兴奋兮兮地离开,灰眸才缓缓上移,昂头,看天花板。
  送客返回的米寿正好听到她咕嘟:“总算给它找了一个合意的饲主,这小家伙真难伺候。”
  捂嘴轻笑,米寿不否认——近段时间,他很努力地吸引一些年轻俊美的客人来店里,偏偏小家伙不满意,挑肥拣瘦,直到今天才推销出去。
  何况……
  雌雄同体……唉,又是一只麻烦的宠物啊……

  一个月后——
  “好香!”刚回家的斯文男人看了眼厨房中忙碌的女友,淡淡一笑,抄起勺子,舀了满满一勺菜塞进嘴里。
  秀气的长发女子从厨房探出头,甜甜一笑:“好吃吗?”
  “嗯!”男人点头,习惯看向电视柜边的鱼缸。
  咦?男人走近了些,揉眼——
  “我养在缸里的海蜗牛呢?”他问女友。
  “蜗牛?”恍然看他一眼,长发女子指向餐桌,“我学了一招法式炒蜗牛,今天特地买了些速冻蜗牛肉回来,专门炒给你吃的哦。啊,我刚才还奇怪什么时候蜗牛里混了一只白色壳子。原来是你养的,呐,在盘子里。”
  香气袅袅,香菜葱白,那是一盘引人食欲的炒蜗牛。而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寻常的炒田螺。
  “你……”他全身发冷,咬紧牙根压抑着自己,“你把它……煮了?”
  那小小的、那可爱的、那给他解闷的精灵般的……小人儿……被她去壳滚水,炒了?
  天——他刚才吃的是什么?
  男人冲入卫生间,一会儿,里面传来呕吐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惊惶地盯着马桶,恶心感一波接一波,他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吃了什么,吃了什么啊——
  对了,壳!
  鞠老板说过,海蜗牛可以借假死状态耐饿耐渴,也许它只是贪玩爬出鱼缸,也许它只是离了水觉得不适应,所以将自己缩在螺壳里……
  男人冲出来,蒙着水雾的眼四下搜寻,口中惊惶叫着:“壳呢,那只白色的壳,你扔在哪儿?”
  “壳?”女友指了指垃圾桶,在男人冲过去急欲翻找之前,突然想到什么,拍手道:“垃圾我已经扔了。”
  扔了?男人似不甘心,瞪着新换上的垃圾袋,眼神可怕之极。倏地,他一把擒住女友,厉声问:“你故意把它捞出来的?”
  “故意?阿韵你胡说什么,我买了速冻蜗牛肉,何必捞你养在鱼缸里的宠物。你……你居然为了一只宠物吼我?”
  缓缓放开女友,无视夹着指控的湿润大眼,男人嘴唇翕合,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出门前明明喂好食物,鱼缸绝对在电视柜边,它怎会……怎会……”
  鱼缸空了,壳没了,他该怎么办?
  ——去宠物店!
  ——去找鞠老板!
  心头蓦地浮现两句话,男人抱起鱼缸,急急冲了出去。

  有声音……隐隐在哭泣……
  微然如风的低泣声传入一名偶尔走过垃圾堆的男孩耳中,嚼嚼口里的泡泡糖,他停下步子,皱起可爱的小眉头,倾头迟疑一阵,旋转90度走向垃圾堆。
  将手伸进满是恶臭的垃圾,男孩倒没什么厌恶的表情。
  翻翻找找……翻翻找找……男孩从一只黑色塑料袋角落里翻出一粒乳白色螺壳。
  这是……他讶然瞠目,盯着掌中指甲大小的乳白小螺,发怔一分钟。随后,他里里外外研究了一阵,确定:这的的确确是一只空、螺、壳。
  ——这是什么他不知道,便很可爱。
  ——好吧,暂且收下。
  男孩嘻然一笑,将小螺抛向空中,飞快弹个响指,再展平小手掌,准确接住。
  一抛一接,再抛再接……玩着新得到的小玩具,男孩哼着不成调的歌慢慢走远。
  他的目标——
  “呃?这是什么路?”男孩停下步子,托托背后巨大的旅行包,决定找人问问。
  吹个泡泡,他掏出裤袋里的小卡片,默念一阵,瞅准一名恰巧经过的中年发福男:“大叔你好,请问北轩路怎么走?”
  中年发福男和蔼地笑了笑:“小朋友一个人啊?你顺着这条路直走,在第二个路口左拐,一直走,走过两片街区,看到一个红绿灯,你直接过马路,右拐,再走三条街……”
  一滴汗滑下额角!
  问错人了!男孩偷偷翻白眼:这么远,他直接坐出租车岂不更快!
  “谢谢大叔!”有听没记地道谢,男孩吹着泡泡继续前进。
  再看了小卡片一眼,男孩仔细收入口袋。收好收好,卡片上是他要到达的地方,希望就在不远处啊,努力!
  他的目的地——雍芜市北轩路1114号,鞠·骨董宠物店!

  怎么办,他好像很紧张耶!
  背着超级大旅行包,男孩在门边绕圈来绕圈去,最后脚一跺,下定决心地走到雕花玻璃门前。
  怯怯推开一条门缝,怯怯伸进一颗小脑袋,怯怯……不,他很迅速地打量店内。
  “请进,客人!”
  突兀从左侧传来的声音惊吓了男孩,他惶然一缩,转头看向不知何时站在门边的黑发男子。
  昂视——吞口水——不吭一声——
  “小客人,请进!”黑眸如电,俊美男子拉开门,引男孩入店。
  “嗬?啊……谢谢!”
  同手同脚走到沙发边,取下超级大行囊,男孩端端正正坐好。沙发上放着一台Notebook,闪动的界面明显处于视讯状态,视讯画面上是一名尽管俊美但表情严肃得令人害怕的男人。
  小手捏成拳,男孩尴尬地别开眼,决定目不斜视。
  一会儿,吧台后站出一名女子,她端着白瓷茶杯走到沙发边,坐下,瞥了男孩一眼。
  好漂亮的人儿……男孩紧张莫名,举起小拳头放在心脏部位。他听女子冲Notebook说:“还师,我现在我客人,郝先生的事我很遗憾,但没办法。”
  “如卿,你到底……”
  男人的话没说完,鞠如卿眼尖地瞟到男孩准备塞入口袋的乳白小螺,轻“咦”一声的同时,男孩的手已被米寿捏住。
  米寿捏得很轻,男孩的表情却有点莫名其妙,似乎受宠若惊。
  此时,鞠如卿才正眼打量男孩——
  大约八岁,金棕色的头发,皮肤白皙,五官深邃小巧,金色的眼珠,珠内的瞳孔有些竖扁,像混血儿;穿着绿色小T恤,洗白的粗大裤管破破烂烂,裤角还垂吊着流苏式的须,黑色小跑鞋……嗯,非常新潮的小帅哥一只,而小帅哥腿边的超大旅行包,高度是他身高的一半,宽度至少是他体宽的三倍。
  “小客人……”鞠如卿慢慢移坐到男孩身边,“你……”
  “我叫符沙,你一定是鞠姐姐!”甜甜叫了声,男孩转头看米寿,“这位,一定是梼杌之王米大人。请多指教!”
  ……米大人?俊颜抽搐,米寿惊讶睁大眼,细细打量这名自称“符沙”的男孩:瘦瘦小小,能背这么大的旅行包已属异类,他是……
  此时,鞠如卿缓缓接过男孩递来的乳白螺壳。
  在她接下螺壳后,符沙笑嘻嘻看了米寿一眼,眸角闪烁着不寻常的敬畏,轻声道:“鞠姐姐,米大人,我这儿还有一封信。”
  从怀中掏出信,递……
  抱歉啊,魅色女子全神贯注地打量掌心的螺壳,连瞥一眼也懒。
  举信向前送三分,再递……
  不理他。
  “鞠姐姐,这信是那、人托我带来的。”
  排扇似的羽睫轻轻掀动,灰眸抬起,鞠如卿侧首看向米寿:“帮我拿张帕子和细针。”
  米寿依命上二楼,转身前向男孩丢去风拂垂柳似的一瞥。
  在看他耶在看他耶……符沙兴奋难捺,双手捏着信封一边,向鞠如卿又跳近一步:“鞠姐姐……”
  “你确定能叫我姐姐?”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呃,在和他说话?符沙左看右看,眼球最后定在不看他不理他、一心研究螺壳尾部的女子身上。呜……他竟然比不上一只死螺壳……
  “姐姐……”怯怯将信递在女子手边。
  大概将螺壳研究够了,灰眸扫了信封一眼……唉,托人带信就是简单,没有收信人没有寄信人……
  “把手伸过来。”鞠如卿下命令。
  符沙乖乖依命,伸出细白可爱的小手,手掌向上摊平,瞧着她将螺壳放在自己掌心上,毫不客气地嘱咐:“米寿拿来帕子和细针后,你把里面的东西给我挑出来。”
  “挑……什么?”
  “你觉得里面有什么?”鞠如卿指指螺壳尾部,抽过令符沙递到手酸的信。
  他怎么知道螺壳的屁股后面有什么,呜……他是食肉动物,但不吃这种难咬的螺类啊……符沙哭丧了一下脸,须臾便重新扬笑,用力点头:“是,是,我挑。”
  米寿返回时,对于符沙亲昵倚在如卿身边的场景有些诧异。将白色软帕与细针交给男孩,他看了眼搁在如卿膝头的信:是那人的信啊……
  接下来,是符沙努力与螺屁股“奋斗”的时光。
  借此空闲,鞠如卿冲视讯那端的裴还师轻声说了些什么,片刻后,符沙从螺尾挑出四颗透明的小螺,令他惊讶的是:这些小螺活着。
  符沙一边看着米寿将这些小螺收入一只底部铺有海绵状物体的透明小瓶,一边听鞠如卿说——
  “还师,你看到啦,郝先生会受惊入院,是他心理承压力过低。你不会不知道,海蜗牛表面上可以增进情侣间的感情,实际上是破坏情侣的一种宠物。特别是,这种雌雄同体的宠物若是想找饲主,一定是繁殖后代的本能,它会让饲主在饲养过程中产生一种幻觉,觉得自己养的海蜗牛慢慢具有人的体态,人的情绪,像养在鱼缸里的小精灵一般。慢慢地,饲主会爱上自己养的海蜗牛,只有借助饲主的爱,海蜗牛才能催动自身的雌雄器官,进行生殖。而且,在饲主爱上它以前,它什么也不会做,只是单纯的宠物,而一旦确定自己成功诞下后代,海蜗牛会性格暴变。”
  喝口茶,鞠如卿继续——
  “它的确性格温和、生命力顽强、通过假死状态可活一到两百年,但……它抵不过人类的吃食。况且,性格暴变的海蜗牛往往会自行毁灭,让饲主在不知不觉中吃下它,如此,饲主才会永远记住它,原本相爱的情侣才会分道扬镳。”
  “……如卿……”裴还师头痛地拍额,却无话可说。
  两天前,郝泳韵深夜打他电话,完全失了律师应有的沉稳和冷静。在泳韵断断续续的解释中,他才明白又是如卿卖的宠物出了问题。
  泳韵去过骨董店,可惜如卿给他的回答是“抱歉,郝先生,我无能为力”,所以,六神无主的泳韵才会打电话找他。他见到泳韵时,他抱着空鱼缸蹲在小巷内,脸上有哭过的痕迹。他送泳韵回家,第二天便开始发烧,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如卿哪如卿……唉……皱眉叹气,裴还师半晌无言。适巧外线有电话进来,他拎起话筒的同时冲鞠如卿比个“待会儿再找你”的手势,关掉视讯。
  将挑空的乳白螺壳弹向符沙,鞠如卿摇摇手中的信,问道:“小信使,那人就仅仅只有一封信让你带来?”
  “不不,还有这些。”符沙拍拍超大旅行袋。
  “不错。”灰眸滑过愉色璃光,她拍拍小帅哥的脸,笑眯眯:“小信使,你叫什么?”
  “……”小帅哥脸皮跳了跳:呜……欺负人,人家叫符沙!
  “他叫符沙,如卿!”黑发垂眼,米寿笑看小帅哥。
  呜……还是米大人好!星星般的金色眸子看向米寿,是仰慕,是崇拜,更是敬畏——果然,他这趟来对了!
  米寿被他可爱的表情逗笑,轻问:“符沙,你准备在这个城市逗留多久?”
  “……”小帅哥脸皮又跳了跳,委屈咬着下唇,他闷闷道:“鞠姐姐,米大人,我……我是来投靠你们的。”
  投靠=投奔+依靠!什么年代的词啊……鞠如卿眨眨眼,怔怔看向米寿。
  “扑通!”正欲跳下地的豹纹猫一个不稳,从沙发上滑落。
  不给面子的反应令符沙泫然欲泣,跳脚低叫:“信啦,信里有写!”
  “哦!”
  点头,鞠如卿完全没有拆信的准备,米寿则负责安慰眼泛水雾的新到小客人……唔,也许不能算客人。
  所以,从今天起,鞠·骨董宠物店新增小食客一只。

 插花下午茶——米寿的VIP态

  厚重的幕帘在万人期盼的目光中缓——缓——
  拉开!
  米寿上,夸张的内心独白:“哦……亲爱的作者,啊……为什么我总是以拖地之姿出现在读者面前?衷心所求上苍的怜悯啊(张开双臂拥抱天空态)……我可不可以要VIP一点的出场方式?”
  不知躲在哪儿的针叶旁白:“拖地就是你是VIP态。”
  鞠如卿一脚将躲在角落放冷箭的针叶踢上台:“不准欺负我的米寿!”
  米寿彬彬有礼扶起针叶,黑发如帘:“亲爱的作者,别忘了,我是梼杌之王,剁你三段撕成肉松,我,轻、而、易、举!”
  “……”生命诚可贵,针叶屈服了。
  于是,第五回开头的一幕出现。
  耐心……
  等待……
  故事结束半小时后,米寿青筋狂暴,情绪出现漂移:“哪里VIP,劳烦解释一下,嗯?”
  针叶:“我让你擦收藏展架了嘛!”
  “……”
  “而且——”停顿一下,针叶继续,“这一回我让你拖地了吗?”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不锈钢网 - 2015-6-27 15:14:58 - 不锈钢网
-----------------------------------------------------
不错的文章,内容横扫千军.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网  http://www.hbbuxiugangwang.com/
不锈钢窗纱 - 2015-6-21 1:14:53 - 不锈钢窗纱
-----------------------------------------------------
不错的文章,内容观念明确.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窗纱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5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