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古韵柔情]如裙 BY轩子和
 2007-4-6 14:47:3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1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渺小,平凡,像车前草,不高,不粗,不够绿,也没有花。
我原有一个家,一个爹,一个娘,后来多了一个弟弟,又一个弟弟,然后家里很穷了,然后被送到了现在那个家。这个家,我也有一个爹,一个娘,他们曾有过三个孩子,但不知为什么,或生不下来,或出生不到一个月,他们都没了。所以爹娘要了我。有一年,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们叫我怜福,可见对我的怜爱了。还有一个爷爷,他很少注意到我,总是在抽烟叶。不过,来了整十二个月,也就是四岁那年,他出生了,我的弟弟,他的身体并不好。爹娘像在受一种轮回,一切的心都回到了他的身上。我常常听见爹娘抱着他絮絮叨叨。煤油灯很暗,他在灯下显得很漂亮,眼睛很黑。娘常和我说,要乖乖的,做个好女孩,也要常做菩萨保佑的事,好让佛祖护着弟弟。
那之后的一年,爹都没有离家去做工,家里常常揭不开锅,粥很稀,锅杓一放就可以沉到底了。每回吃饭,爹都不让在锅里搅,只是从上面轻轻轻轻的捞,这样捞了三碗后,剩下的就稠多了,最后盛一碗是爷爷的。
所以,有时我看着弟弟,就觉得他是不应该来的,不是为自己,他会让爹娘更辛苦的,不是么?不过也有可能,多余的会是我。所以我不喜欢他,会抱他,然后故意很重地放在床上,故意喂他很凉的水,故意掐他的脸。
不过并没有人发现,他从来不太哭,确实很乖,我也承认。瘦瘦瘦瘦的,不过竟活过了十二个月。爹娘很高兴,正式给他取了名字叫求福。
求福长得很慢,总是很瘦,比我小很多似的。平时带着他玩。他老爱拿小脑袋在我的颈根子处磨磨。他很听我的话,相信大家说的——是我带来了福气,才留住了他。不过我是招福的人,他却是招的结果,那个福气,大家的眼睛总能越过我找到他,他比我可爱,比我招人怜。但是大家怎么会喜欢一个眼睛漂亮得像女孩子的男孩子呢?

               

这些不是无事生非的担忧,事实证明也是如此。求福长到六岁那年,娘突然提出要把我送回那个家去。她说是因为有一天一大早那个娘看见我光了脚在雪地里拔萝卜,心疼了,想把我要回去。真的吗?我不会相信的。
一个腊月的早上,路上都结冰了,我穿得很整齐,爹带着我去那个家。求福什么也不懂,跟在我后面不停得问“姐姐,你去哪里,带我去吧?我很乖的,好不好?”我恼怒地一把把他甩开了,就是为他,一定是因为他,还烦我。真的一路上都气着,渐渐想到要面对那一家人才收起了对求福的心。
从三岁离开那个家,已经不记得什么了,真的是他们想把我要会去么?那两个弟弟会比求福更漂亮么?漂亮的伢子真是不讨人喜欢的。那个娘还心疼我吗?至少娘是这么说她的。那见了面喊她什么?娘么?是只有她在的时候喊还是当着大家的面喊?她又会叫我什么?怜福是这边的爹娘给我起的,那我原来叫什么?他们家的门是向哪边开的,屋子大么,水井在什么地方,万一叫我打水到哪里去找啊?
问题真得很多,我有点冒汗了。太阳刚刚上山,就到了。
那两个弟弟没有求福漂亮,至少眼睛没有。我竟然有点得意。桌子上放了个漆金的盒子,在乌乌的房子着很引人注目,不禁多看了几眼。我不认得桌子边上坐的老婆婆。
不过她进来的时候,我认出来了,那个娘,她穿裙子。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不记得头发了,但有那么一瞬间我可以肯定,以前她就穿裙子,没有什么花式,但是感觉很软。是的,我感觉到过,她会不会就把我放在那样的裙子上逗我玩?她一直盯着我看,糟了,早上忘梳帘发了,哦不,梳了的,不过这一路吹得一定乱了,我不敢看她。
“陆家公,这几年都没走动过,过得可好啊?”老婆婆在和爹寒暄,那个娘一直朝我走过来“银银。”叫我么?我不敢抬头,她又喊了一声,我有点害怕,那是我的名字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她会发现么?她的声音有点变了,拿过桌上的盒子,我偷瞄了一眼,一打开,满满一盒花糖和篥米酥。那个时候这些是过年才有得吃的,稀罕着呢。她看着我,“银银,喜欢么?要不要吃一点?”我有一丝的诧异,是为我准备的吗?我是该推却还是过去拿?会不会让她觉得我很馋,不好养?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回来的。“不喜欢?”“给我们吧!娘。”他们两个倒是不客气,连着盒子一起端走了。她显然没想到这样,有些局促,我朝她笑了笑。
爹和老婆婆寒暄了好一会,这才走过来:“怜福,还没喊人吧?”他拍拍我的脑袋。喊什么?姨?娘?婶婶?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爹怕是也不知道吧?我瞥了他一眼,有时候真不知道大人们是怎么想的,说话比我还不经心。
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我头上开始冒汗,死死地盯着那裙脚看。爹在讪讪地笑,“这孩子……”
“没事的。随便喊吧,喊……娘娘吧”
娘娘是指抱过自己的妇人,我知道娘就给人家家的幺小姐当过乳娘,那个幺小姐就叫我娘“娘娘”。我不喜欢,两个字别扭。
不过,不再需要一直担心这个问题了,她很快走开了。后来吃饭,吃些点心。他们告诉我那个老婆婆是奶奶。她看着很凶,远没有那个“娘娘”看着贴心,不过“娘娘”再没有出来过。大家一直话都不太多。似乎有什么不对了。
果然,过了晌午,爹说要走,让我跟大家道个别。“我也回去么?那她们是……?”我不会问出来。不过为什么还要叫我来呢?
回来的路上起风了,更冷了,爹一直走得很快,后来干脆抱着我走了。他不说话,是生气么?他们向把我送回去的,不是么?我开始委屈,真的很委屈。眼泪莫明其妙的就滚了下来。
“人家叫你吃怎么不吃?叫你喊怎么不喊?你家奶奶本来就不想要你回去,你娘娘想你想的不行了,求着你奶奶把你要回去的,知不知道啊!这回子好了,你奶奶说你长了,不贴心了,认了回去也不好养活的。你娘娘……唉,还不知道怎么哭呢。”
爹半响没说话。
“叫你吃怎么不吃?叫你喊怎么不喊?陈家这两年见好了,怎么着都比咱们家强啊,今天有好命的,放过了,以后跟着我们吃苦……”
回到家已经是赶晚了。进门前, 爹说:“怜福,你怕是没有如裙的命了。”

时间过得真是快,求福拾五了。爷爷走了。
爹娘还叫我“怜福”,不过,我已经不姓陆了,还姓陈。归结因果还在那次认亲。爹娘跟宗谱备了案,消了名才带我走的,到最后又没个二三两重似的把我背了回来。这交待不过去,加名是不能够,折了仲,我成了陆家的童养媳,求福的家养媳妇。
这我是不怨的。那天爹根本可以不管我,却没吵没闹把我领了回来,又上祠堂备录,可见几年的恩情了。
那几年,我渐渐的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爹为什么说“你怕是没有如裙的命了” 。穿上衣谓之“就衣”,穿裙子谓之“如裙”,而穿裤子是没有雅称的。谁都可以就衣,但并不是谁都可以“如裙”。如裙的姑娘只会干些针线和厨房的细致活,只要你干过打水劈材之累的活,你就没有资格再如裙了。十五及笄之前一律都不能穿裙子,没定性的孩子罢了。一旦及笄到出嫁前,家里焉实些的才敢让姑娘如裙,那就意味着白养活个人儿,日日的供着。在这个小村落,这是天大的事,不管人家长得俊不俊,高不高,说起哪家的姑娘,大家第一句话一定是“那时如了裙的,娇贵着呢!”出了嫁,更有些分别了,只要你家里没分地,不管是给人家里打工,还是租了田地,都是仆。仆妇是没有如裙的资格的。
第二,每日的人来人往,虽说没有人特意说出来,但从大家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越来越招人待见了。大家都会用陈家少奶奶来感叹。那是那边那个娘。九年前那一段,我已经记不真切,不知道她是否真的那么漂亮。如果是,那我应该是像她的吧。其实我很少想起她。不过是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罢了,一个我见过的如了裙的太太。爹告诉过我,陈家世代书香门第,即使把我分出来的那几年如此落魄,陈老夫人还是坚持那个娘如裙,那是一种身份。至于我,她应该从来没有当成陈家人吧。她是个严厉的老太太,所以那边的爹什么事都拿不了主意。当年陈老夫人不要我以及反对认我的时候,听说陈家少奶奶都一直哭,小老爷却一个字不敢说。
求福开始拔节串个了,这一年竟比我高出了许多。娘很开心,常弄些干的搁在求福的碗底。不过,常有好些最后会到我的碗里来。我一直知道求福对我好,甚至有点怕我。他一直叫我姐,从没敢叫我一声“怜福”。不过,每次他叫我姐,我都不会很高兴,家养媳妇罢了,以后他就会是我的夫,我的天。可是他会让我想起陈老爷,没有主见,没有担当。
我对他的冷淡并没有人在意,大家都对我的少言寡语惯了,只要我生性柔顺,大家就以为我是快乐的。
那一年家里开始拔烟叶,就是把大张的烟叶在一个细细的铁篦子上拉过去,成了细细的丝,再挑出茎,晾干了就可以入烟袋。拔烟丝看是简单,不过力道,快慢都有讲究,快了容易断,断烟丝不值钱,人家会说是用没长好的叶子拔的。慢了活干不完。更要命的是爹宝贝白天能干农活的时间,所以只好晚上干,又舍不得点灯,蜡烛的光弱,非得低着头挨着看,时间一久,那种液汁能把眼睛熏得直流泪,即使离开了回到屋里还是睡不着。
不过,烟丝儿没晾之前是那种软软嫩嫩的,摸着没骨头也不扎手,我很喜欢揉着,有时会想起裙子,一定就是这种感觉。这个时候我又会讨厌起烟叶儿,如裙的姑娘是不会做这个活的,那叫失了身份。
求福手脚很快,每次都会不声不响的帮我干掉一些,即使他慢了,也会把我的烟叶弄到他那边去,让我快点完。大概是第二天我得赶早起来做饭,他不用。
 “怜福,及笄好些年了,你不比别家媳妇住在娘家,屋子就那么点大,你和求福日日相处,怕人闲话的。要不早点把事办了吧?”爹突然提到这事上了,有点诧异,虽说近来这也在我疑虑之中。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低头不吭声。“那爹就当你允了。”
不问问求福么?还是他早就知道,早就允了?
抬头看看他,灯很暗,不过还是可以看见他脸上潮红一片,目光有些闪烁。那么他是知道的了?为什么事先不先和我谈谈?我有些暗暗恼怒。现在问还能说不么?
婚事操办的很快,其实这样的人家,婚事自然是越简越好。更何况我没有娘家,不用下聘,也谈不上敲嫁妆了,花了多少尽要自家掏。娘准备了一捔篮的喜馒头,红杨梅,备了红鸡子,花生瓜子之类喜果。喜被凑双还是必要的,被面早就要我绣了,里心拿原来的旧棉被替了。我知道,他们尽力了,不曾委屈我什么。
好日子的头三天,娘来到床边,拿出一包衣物:“怜福,过几日你们俩就完婚了,其实办不办这事都是这么过。不过总觉得当你的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过了这事,心里头就踏实了。”她好像特别伤感。
“娘,你是娶媳妇,怎么倒像嫁女儿似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前儿咱是母女,你的话就不多。往后是婆媳了,怕你有什么就更不会告诉娘。虽说求福这孩子的性子我们是了解的,不会委屈了你,不过过日子总会有种种的事,你不要总不说话才好。”
这么些年,倒是真难得听娘说些温柔而贴心的话,她并不是个善于言语的人。我有一刻的感动。
“这是你的喜服。都是刚做的。你试试,不合身好改。”
“好的,娘……”
她看我无话,捱了一会就出去了。
那喜服我没有打开,不过是正红色的衣裤罢了。
一夜无语。突然觉得婚事离自己是那么近了。想起往日种种,想起才来陆家,想起求福才落世,想起自己如何变成了家养媳妇。
感恩戴德,悉听尊便?
难道不该么?我有点困惑怎么会这种抱怨。
求福尊重我,关心我,了解我,也绝对不会像别家的男人那样打人。还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夜里的村落,那么静。可以听见山里的畜牲踅没得声音。村头的溪水一如往昔的流着。大家都歇下了吧,几个山头以外也是这么静吧。那个娘知道我要出嫁了么?她还记得我么?她还穿裙子么?
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见到了她依然揪着软软的裙角,轻轻地问我:“银银喜欢么?吃一点吧?”我依然开不了口。然后她叹气转身要走。为什么不再问一句?也许我就会开口要的,为什么要走?我想叫,不过总发不出声音。想揪住她的裙角,她一愣,终于转过身来。
啊!那不是她,她的头发不该那么黑,她没有那么丰满,她不会穿红裙子的,那么,那么,那是我?
那就是我,穿着喜裙,正红色的,绣了凤,我在笑,那么得意,整个脸都红色了鲜活起来。特别是那唇色。但是,但是我怎么能?!
天哪,我怎么能?!
我仿佛又回到九年前,爹让我喊那个娘可我又不知道喊什么的时候,心一直慌慌的跳,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汗一直流下来,似乎要把红裙都洗掉了。
我更慌了,提着裙子就想跑,“咚”不知撞上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我看见了墙,黑黑的,看见了窗,黑黑的,看见了窗外面的山,黑黑的。也看见了自己,也是黑黑的,没有红色,更没有什么裙子——那是个梦,一个梦。
一直一直,我就那么坐着。

第二天,鸡刚叫,娘就进了屋,手里还是一包衣服,满脸的兴奋:“怜福,陈家来人了!”
她把包袱塞到我手里,“打开看看。”
我打开来,天呢!一个玉镯子和一套喜袍——下身是裙子。
“为什么?”
我看见娘的眼睛射出光芒。是啊,多么美啊,怕那个娘也是倾其所有了吧。正红的,绣了凤的。但是,这代表什么?“怜福,这比娘准备的精致多了。她是心细,我都没给你备件像样的首饰。”
娘啊娘,我要是如了裙,还如何在这个家呆下去,以后砍材挑水的货难不成还让您做么?还租不租田了?爹和求福怎么再去打长工?村里人会说什么?陈家少奶奶也是,早就没给我这个命,今日又岂是一条裙子所能给得了的?
但是娘,我又如何说给你听,说因为这个家我没有如裙的命?
“娘……”我舔了舔唇,“虽说嫁衣该是娘家添办的,不过这十多年,你待我的情份,陆家才是我娘家,嫁衣不如用您那件吧。我试了,正好。”
娘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答,错愕了。“那这……得空了把镯子送回去吧,至于衣服你留着,不管穿不穿那是一个当娘的心。”
临出门她回头说:“你的心思,娘体会得到。不过你不是怨恨那边才好。陈家奶奶心里头不好受。”
是么?是怨恨么?记忆中我不会哭,却不敢说我不会怨恨。

那几天,求福很少和我说话,他总避着我的眼睛。其实,他不过十五岁,依然是弟弟。不管我多么不喜欢他,他的心思还是很清楚。他在害羞。我越恼他越会找他说话,看他窘得满脸通红。真的很奇怪,那么一个小小小小的人儿竟会长得这么大,然后成为我的丈夫。不过还是想不出来他会是个怎样的丈夫。
行礼那天,真的很简单,不过该有的全有了。我什么也没在意,只是行完礼入洞房的那一路感觉很奇怪,从前屋到后屋那段路我走了十六年,今天却走了另一条路进了另一个房间。我低着头看着求福的鞋子在我面前移啊移,有些恍惚。进去坐定了,只觉得那床硬得不舒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都走了,屋子里就剩我和求福了,他取头盖的动作很僵硬。我一抬头,看见了他的眼睛,像刚出生时一样漂亮。
你猜他说了什么?“姐,你盘头了?”我第一次面对他有种想笑的冲动。一转身,躺了下来。过了很久,床板动了动,他躺在我身后,一直在翻来翻去的,不知何时,静下来了。然后我听到了他在打呼噜,不响但很匀称。
三个月后,他才习惯喊我“怜福”。
我们就这样成亲了。
每天我都背着他睡,他总是很乖很乖的蜷成一团,不来挤我。我想爹娘什么也没有教他,他们也不急于什么,顺其发展。所以我们是名分上的夫妻,实际上的姐弟。这对我未尝不是好事,习惯是需要时间的。
生活什么变化都没有,四季过得很快。有一天,我收拾衣服,突然看见了那套喜嫁衣裙。无所预料的,我想起了那个梦。黄昏的日头打在裙子上,红得不正了,有点发土。却感觉那么软,软软的,像嫩烟叶被拉成丝后的手感。把它拿在手里的感觉那么真实。
屋里没有人。
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把它穿在了身上。
真的,就像想象的一样,它衬着我的脸,我觉得自己快发光了。裙摆那么清,走起来飘啊飘的。娘当年也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嫁给爹的么?
我愣了一下,我称她娘?我已经在心里叫她娘了?
天哪,我在想些什么?裙子,那个娘,何尝是我的得到的?
一转身,求福就站在那里。
他何时来的?看了多久?
“怜福,你很衬裙子。很漂亮。”他第一次说这种好听的话,不过我却第一次看不懂他的眼神。不知他是生气,还是高兴。转身回屋了。

一个月后,求福突然跟爹娘提要去南江水库。南江水库是新修的一个水利,因为一天有一大半时间泡在水里,即使工纹很高,不是生活逼到无奈没有人会去干的。我很诧异,更别说爹娘了。“拔烟叶虽说挣的有限,也好过活了,何苦去受那份罪?”
“几个月罢了,只干几个月,够买一分地,我就回来。“他知道一分地对于爹娘的意义,他已经说动爹娘了。
忽然,他朝我这边看过来,一直盯着我,是在征询我的意见么?我笑了笑。他还盯着我,就像那天看着我的裙子——难道……?我有点发冷,他为了地去修水库还是为了什么别的?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不可能。最近我是越来越会胡思乱想了,先是裙子,陈家少奶奶,现在是求福。不行,我必须停止。
我回到屋里。我听见娘在嘱咐求福:“先别拔烟叶了,进去看看怜福,是不是舍不得了。好好说,别叫她难过。”
他抹了手跟进来。我已经在床上躺下了。他迟疑了很久,从背后抱住我。没想到他已经那么大了,已经可以环过我了。听着他的呼吸才发现我们已是一年多的夫妻了。
“那儿不是很苦吗?”
“不会的,去的人不止我一个。”
“你会回来么?“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会,“会的”。然后,他把头放在我的颈根子里轻轻的磨着。似乎在很久以前,大概是小时候他就爱这么做,不过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他不那么做了。“如果我很忙回不来,你来看我好么?”
“嗯。”
我感觉到他在笑,有一点气吹到耳边。
“你穿裙子很漂亮。”
“什么?”我有点听不清。
“没什么。睡吧。”

求福去了水库。娘给他收拾得衣服,我给他备的干菜。
之间我去看过他两次,脸晒得很黑,腰以下又很白,看起来很怪,不过倒是胖了。他说伙食不错,官爷不糟践人。第一回去他跟人说:“我姐。”我白了他一眼。第二回,他抱着我的篮子跟人说“我家里的。”笑得像个傻瓜。
他去的第四个月,入夏了。河水涨得厉害。每天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想起求福,好像他也不那么讨厌了。以前认为他没主见,现在想来不过是他还小罢了。
一天入暮了,雨一直下。吃了饭收拾完碗筷就闲了下来。这一季没有烟叶可拔。突然就想起了求福,真奇怪,白天我很少想他的。暗自一笑。
“嘭嘭嘭!”有人捶门。“陆家公,陆家公在么?”
我应了门,“小哥……”
“出事了,快,找你爹,水库塌了!”
什么?
什么水库?
什么水库塌了?
我完全不知应对,爹娘从身后出来。我拔腿就跑,我知道水库在哪里,去过的。
第一次那么恨雨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跑得更快的,要是不下雨,我一定可以见到他,真的。可是,我没做到。当我到那里时,他就那么躺着,很乖,脸那么白,很冷的。
求福就那么躺着,我抱着他,就像小时候一样,不哭也不闹。可是我并不喜欢。爹娘来了,他们把求福从我手中挖了出去,我看着他们嚎啕,觉得心里好痛好痛,却不知眼泪要从哪里流出来。
他喊我姐姐……
他帮我拔烟叶……
他叫我带着他玩……
他往我碗里掺干的……
他领着我走到洞房里……
他抱着我,在我耳边笑……
他看着我穿喜裙……
他说“你来看我吧。”
他是为这个家来修水库的么?真的是么?我想我现在明白了。可是我甚至还不是他真正的妻啊!

祭头七,为了安抚河神,他们选了我这个未亡人做河神的新娘。未婚的女子忌讳二婚。而我已是寡妇了。虽然只是个形式,我如裙了。那是规矩,是敬意。
下了四抬大轿,我穿着裙子第一次走到阳光下,河风很大,我有点站不稳,裙角飞得厉害,原来裙子也可以这么不温柔。
为什么曾经我会认为裙子是很温柔的呢?
温柔的是娘吧?
那个娘一定已经知道这一切了,不过,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对裙子这么这么长的眷恋吧。
河边的水草很长,穿着裤子应该会方便很多吧,恍惚间,脚下一绊,身子一歪,一片惊呼中,我觉得自己沉到了水里,我看见了求福,他看着我,就像那天看见我穿着裙子。
求福,你别不要我。
娘,你别不要我。
眼泪终于滚了出来,我会哭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