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古韵柔情]似是故人香 BY楚素衣
 2007-4-6 14:48:0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2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楔子

  桑柔,你骗我,你骗我!
  你说西湖烟雨浓,你会在西湖彼岸执一芽嫩柳,等我来寻你。为什么你不在?
  江南柳茵茵,伊人何仃伶。

师傅

  师傅说,我应是大漠中的一只雄鹰,凌驾于千峰万仞之上,于是他唤我凌峰。
  从记事起我就生活在大漠中,师傅不让我学习胡人的语言。师傅说,我们是汉人,不能与蛮子相提并论。因为语言的关系,每日与之相伴的就是我那沉默寡言的师傅。师傅低沉而柔和的声音是我童年中唯一的音韵。
  在我看来,师傅并不是个迷人的男子。他身形高挑却并不伟岸,眉目清秀如画,没有多数男子那般坚毅的轮廓,而且面色苍白,并不是常人健康的蜜色。他的手指修长却纤弱,手上的经脉也不分明,放在阳光下便是白晃晃的一片,不似剑客的手般骨节清晰。
  师傅不会武功,却让我日日练剑。他给我一本剑谱,每日五更天便催促我起身修炼,一有怠慢,便是一马鞭抽下来。彼时,我尚年少,对于师傅避不开的鞭子总是百思不得其解,无论跳跃闪躲,鞭子总是劈头盖脸地落在我身上,其实我早该想到,师傅应该是个高手。
  师傅给我的剑谱有一个古雅的名字,烟雨剑法。他曾讲解过“烟雨”二字的意思,只是那时生长在大漠的我不能理解。
    师傅有两抹很忧伤的眉,深锁着他的往事,年年如此,岁岁不变。我练剑的时候,他会高高地坐在土丘上,在碧笺中执意凝拟那些古意盎然的汉字,然后轻吟一两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古怪诗句,仰天长叹。
  师傅也是个温和的男子,每月月初他去牧民家采购粮食时会有许多女人从帐篷中偷偷看他,眼神是一种我不懂的羞涩与暧昧。大漠的女子热情而奔放,有时会有一两个大胆的,扭捏地走到我师傅身前,然后假装跌倒,师傅会彬彬有理地扶她起来,带着温暖的笑容,用生硬的蛮语配合柔美的声线说一句,小心。
  大漠的夜晚是彻骨的寒冷,我尚是孩童时会蹭到师傅的床上,冒着被他揣下床的危险钻进他的被子,他的胸口有好闻的檀香味。有时他会轻轻抚摩我短短的头发,有时他会搂紧我,两人相拥而眠。偶然,我会在夜里感受到他胸腔剧烈的起伏,然后听见他低低的啜泣声。他的泪滑落在我的手心,凉得我心中一阵凄楚。梦中,他轻吟,江南,江南。

西湖

  我倚着一株杨柳坐下,细细回忆起我与师傅。孩提时的我,哪里知道珍惜。只是一味挥霍着师傅的青春,我的童年。
    我微微一叹,一仰头,一股香醇的液体从喉头滑落,那是江南最沉的女儿红。江南便是连酒都是如此温和,虽然酒香绵长,但终不如大漠的烈酒来的痛快。
  恍惚间,天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牛毛细雨沾了我满头满脸。酒不醉人人自醉,确实,江南的烟雨如织令人流连,我似醉非醉地冷眼看着这一幅春山烟雨图,心境却是说不清的凄楚。这西湖畔的漠漠寒烟,令我想起了她的眼眉。那个眉若远山,眼神迷离的女子今昔又在何方?
  我提起壶,还待再饮,一抬眼,却见了一把素雅的油纸伞。一名女子执着伞,停在我面前,柔声问,公子,需要躲雨吗?她赤足,指甲便宛如桃花瓣,轻轻踏在溪水中。我为之销魂,只是不知为何,眼前的绝色却让我想起了令一个倾城的女子,的确,她的笑靥,一如桑柔如花的欢颜。
  我竟忘了汉家女子的腼腆,两眼发直,问道:在下冒昧,想请问姑娘芳名?
  她的脸微微一红,赧然一笑,问,公子想必并非本地人氏吧?这里是西湖桑晚楼,若不是经人指点想必公子亦寻不到这里。小女子桑颜,敢问公子所寻何人?
  此时,我忽然想起了师傅曾对我说,桑柔是个素莲般的女子,只是开到荼蘼时,素莲也会有绚烂芳华。一如眼前的女子,眼神潋滟如秋水,胭脂红唇,仿若春日含苞的红桃,盛放之时方能姹紫嫣红。我醉意更浓,眼神开始迷离,她的影像与桑柔的身影渐渐重合,太像了。恍惚间,我问道:“姑娘可知一名唤作桑柔的女子?”
  她的眼底掠过了淡淡的惊诧,继而浅笑道:“原来公子是来找姐姐的。请随我来,到寒舍稍坐,待我去告诉姐夫。”
恍惚间,雨又大了些。水珠劈头盖脸地落在我身上,比之大漠如刀般凛冽的风却更加能令我疼痛。姐夫?我近乎失态地喝问。姐夫,姐夫,桑柔已经婚配吗?
  桑颜显然被我吓坏了,她脸上血色尽去,有些受惊后的苍白,却越发地惹人怜爱。她嗔道:“那么大声干什么,吓到人家了呢。是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前姐姐便嫁给了永定将军,公子难道不知道吗?”
永定将军?我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喉头泛起一丝淡淡的腥甜,原来江南最醇的女儿红酒性也如此厉害。

破虏

  阿峰,阿峰,好消息,边塞大捷。楚念南大人现在是圣上钦封的永定将军呢。
  那是我尚在军中时听到的消息,想想,好象刚刚好是三年前吧。永定,边塞永定。
  我曾在边塞参军,助王军去攻打胡虏。当时,我投在楚念南大人旗下。年少轻狂的我一直幻想着凭着自己苦练多年的剑法在黄沙场上闯出一番天地,毕竟那时的我,尚自天真。
  第一次踏上战场时我方知道面对千军万马,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卑微。伙伴在我的身畔一个个的倒下,他们的肢体支离破碎,血肉分离,但喉头却兀自会发出一阵阵咽呜似的惨叫。黄沙夹杂着鲜血漫天飞扬,土地被染得殷红,但我却始终分不清这是胡虏的血亦或是皇军的血。同样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赤色,在生命泯灭时,胡汉的血液终于交融。
  那一次,我是一名逃兵。战事持续到深夜,源源不断的敌人蜂拥而至。当我的剑划破第三十一个敌人的喉咙时,我已完全脱力。鲜血从我的身体里汩汩涌出,头晕目眩,剑已从指缝间滑落,我忽然无比恐惧,先前的视死如归皆是无影无踪。楚大人依然死守沙堡,而我却凝起最后一丝力气,朝沙堡后的黑河狂奔,那时什么视死如归、什么宁折勿弯早已抛诸脑后,心里忽然一片空明,只有一个声音,清晰而不可抗拒地说,要活着去见桑柔。
  我狼狈地泅过黑河,河水冰冷刺骨,几乎冻得我手脚麻木,只是那时的求生意识却异常强大。我手脚并用地泅了过去,爬上岸时才注意到那夜月明星疏,最宜行军,果然,那仗还是皇军胜了,不过,那已是我醒来后的事了。
  虽然那时我已疲惫不堪,但仍清醒地记得我是晕死在黑河河畔的。只是醒来时我却已躺在营中。我问兄弟们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楚念南将军亲自披甲上阵,剑锋到处,所向披靡,后来皇军士气大振,方能险胜胡虏,但皇军也折损了几千兄弟,而我算走运的,被将军发现未死方自救了回来。
  我心中大呼侥幸,恳求兄弟们带我去见楚将军,当面致谢。然而军中兄弟都说将军已经返回朝廷,上奏战果,目下不在营中,也只好作罢。
  自那一役后,我更是发奋练剑,我知道,手中的剑是我唯一的出路,它是我的救命稻草,能带我泅过这片血海,桑柔,会在海的那边等我。
  然而奇怪的是,此后我一直在将军帐下,却从未见过那位传说中的永定将军。

桑颜

  我终究还是进了桑晚楼。我用已经洗得泛白的袖口轻轻抹去唇边的血迹,随着桑颜,步履蹒跚地进了桑晚楼。
    她引我入大厅,对我一福,道,公子请宽坐,待颜儿入内唤姐姐出来。言罢,她一招手,立刻便有丫鬟为我递上香茗,而她则飘身入内。
  我细细打量着这典雅的小楼,建楼的材料特殊,不知是什么木材,使楼中总有一股淡淡的清气。我看着堂中悬挂的画像,画中执剑女子眉若远山,清丽脱俗,是倾国倾城的绝代风华,想必今日蜕去稚气的桑柔也能如她般美丽吧?
  凌公子。桑颜聘聘婷婷地走了出来,她换了一件石榴红的碎花裙,依然赤足,但却仿佛步步生莲,宛若天仙。
  她走到我的面前,悻悻道,凌公子,抱歉,姐姐姐夫恰巧带宝儿出去了,请你稍等,他们也快回来了。
  宝儿?我脑中嗡地一响,几欲昏倒。原来桑柔已经有了孩子。
  凌公子,你怎么了?眼前是桑颜关切的脸,她的轮廓如此美好,一如桑柔姣好的容颜。刹那,我的世界天崩地裂,压抑三年的泪水汹涌而出,头痛欲裂。
  桑颜焦急地看着我,手足无措,眸子里是化不开的温柔,像极了当初的桑柔。她拿出手帕想为我拭泪,我忽然很感动。那年那月,桑柔亦是这样,待我练完剑便上前来递给我一方锦帕,为我拭去额前的汗水,她的身上有好闻的香气,一如眼前这个女子。恍惚间,我轻握住了她的手,她有些惶恐,却不挣扎,任我紧握她纤弱的柔荑,然后如情人般轻轻拥住了我,说,不哭。
  我从小随师傅长大,他虽细心体贴,但却终是男子,而且仅比我年长七岁,待我如同兄长。我从未体验过母爱,桑颜拥住我的瞬间,我只是觉得身体中有一些温暖的、美好的东西苏醒了过来,也许那就是被爱的感觉。
  忽然,身后传来瓷器破碎了声音,我从温情中回过神来,多年的行军经验将我训练得异常警醒,足以对任何突发事件从容应对。我先闪身护住了桑颜,右手扣住了腰间的剑柄,然而一回头,愕然。
  那个眉若远山,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代风华的女子,竟挽着一个俊逸男子的手,看着我,一脸错愕。

桑柔

  我犹记得那年大漠的沙尘暴,仿佛地狱里吹来的烈风,一吹便是三日。
  风暴止后,师傅从大漠中救回了一个江南女孩,她说她叫桑柔。
  那年我十五岁,还太小,不懂得分辨那个女孩看着师傅的眼神究竟是倾慕还是敬仰,我甚至一相情愿地认为我与她是一见钟情。
  她是个如此可爱的女孩,眉若远山,长大后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她在我家住了一个月,是我童年唯一的玩伴。那时,我少不更事,总不相信她说她的故乡雨会连绵下三天,就如大漠的沙暴一样。她还告诉我她的家乡有漂亮的花,碧绿的湖水,然后我亦不相信世间会有沙漠一样大的湖泊,仙人掌一样美丽的花朵。
  她显然不喜欢同我玩,她喜欢缠着师傅,我练剑时常听见她会与师傅吟颂一些古怪的语句,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我已经耳熟能详,但却丝毫不明其意。现在我终于知道,原来她与师傅一样,并不喜欢这广袤的沙漠,而是依恋着那烟雨朦胧的西子湖,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思乡。
  桑柔喝不惯这里的羊奶,也不喜欢这里的干粮。师傅告诉我,她不属于这里。我问为何,师傅仅是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我们开始收拾行李,师傅终于要带我离开,他说我剑术有成,是时候为皇军效力了。于是我们用帐篷向当地牧人换了三匹马,挥别了那片生活了十五年的土地。
  我们将桑柔送出沙漠,路上她显然很高兴。她跟我讲梁祝的故事,只是我却不明白什么是蝴蝶,她显然很失望,然而听着  她甜美的声音,我依然很兴奋,师傅冷眼看着这一切,默默微笑。
  渐渐的,路上的草茂密了起来,我从未见过一片如此生机勃勃的绿色,或者说我从未见过绿色的土地。
  当黄沙不再放肆的时候,师傅忽然挽住了我的马,他依然微笑着,说,柔,再见。
  我愕然,她亦是眼泪婆娑,她说,西子湖畔桑晚楼,我会在彼岸执一芽嫩柳,等你来寻我。
可笑,我竟以为她是在对我说。
  分别后,我失魂落魄地随着师傅去寻找皇军。一路上,他无言,直到那一场沙暴,拆散了我们,风沙中,我似乎听见他唤我,弟弟。
  沙暴过后,我昏迷在沙漠中,好心的牧人救起了我。我问起师傅,他们都摇头,表示不曾见过。我以为他在沙暴中丧命了,悲痛了三个月。我从小没有离开过师傅,本以为自己已经长大,哪知道忽然分别,却仍是一片茫然。
  三个月后,我遇上了永定将军的队伍,想起师傅的嘱咐,加入了皇军。那时,永定将军还被称为楚念南将军。

永定

  师傅。我喃喃地唤道。
  桑柔倚着的那个男子潇洒俊逸,眉目清秀如画,面容是说不出的文秀沉静。几年前的我,认为他没有大漠男子的粗犷伟岸,可是今日一见,他脸部的轮廓别有一番坚毅,确是能令任何女子心醉。
  我又想起了师傅的话,桑柔是一朵素莲,只有与师傅在一起,她才能为他彻底地盛放,芳华绚烂。她已出落得更加美丽,眼角洋溢着幸福,但依然是当年那个眉若远山的倾城女子。刹那间,忽然觉得他们如此般配,令我无地自容。
姐夫,桑颜唤道,这位公子说要找姐姐。
  师傅微有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眸不再忧伤,他轻轻唤我,峰儿,峰儿。
  我苦涩地说道,我到底应该称你师傅,亦或是永定将军?
  他的眼神依然淡定,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唤我一声哥哥。
  在我不解的注视下,他悠然道,十七年前,我们的父亲是当朝大将,战死边塞。母亲带着我们来到大漠寻找父亲的遗体,可是到了漠北,母亲却一病不起。她说她希望我们杀尽胡虏,为父报仇,那年我只有七岁。我们在牧民的照顾下长大,你五岁才学会说话,你第一声却唤我父亲。为了让你发奋练剑我让你唤我师傅。后来那场沙暴拆散了我们,我遇上了皇军,屡立战功,成为将领,三个月后我带兵去寻你,让你留在我军中,在我的注视下成长。只是我却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淡泊名利的孩子,上个月你上奏说要放弃与我平肩的爵位时,我亦没有想到,你竟会来这里。
  一切竟是如此简单,可是我为何想不到?我心中震撼得近乎麻木,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桑柔,她微笑着,我对她说,嫂子。
    她盯着我,眼睛仿佛洞悉了一切,她宛如母亲般慈爱地对我说,阿峰,为何要放弃呢?听你哥哥说你屡立战功,皇上已经册封你为将军了不是吗?只是为什么放弃这一切呢?你不是说要凭自己的剑闯荡出一片天地再回来看我的吗?我在等着你呢,弟弟。
  弟弟,弟弟。我喃喃念着。原来一直我只是她的弟弟。我忽然想起了我第一次上沙场的情形,在刀剑丛中浴血奋战的时候,我的眼前是她姣好如斯的笑靥,耳边是她一句等你来寻我。然而忽然发现,这一切竟然都不属于我的时候心情会是如何?应该很悲痛,只是为何我竟然如此平静?是否是因为我早就知道结果,只是不敢去面对?也许是,她看着哥哥的眼神如此的炽热,即便是那时天真的我,亦能看出她的情意。
  原来,爱慕不过是一场可笑的自欺欺人。
  我一提酒壶,里面还有些酒。世间除了这壶酒我还剩什么呢?一腔痴情有何用呢?到头来半生辛苦竟是一场空。
峰,桑颜怯怯地唤我,我会在西湖彼岸执一芽嫩柳,等你来寻我。

尾声

  我背上我的剑,带着一壶江南最香醇的女儿红回到了大漠。大漠的翔鹰依然孤单,黄沙还是如此放肆。老人们说,倦鸟知返,我依恋的依然是那一片广袤的沙漠,江南的烟雨如织,红花绿柳始终不适合我,我是大漠中的一只雄鹰,凌驾于千峰万仞之上,又怎能留连与那凄美哀怨的江南?
  边塞的战鼓又响了起来,永定,边塞永定,惟有和平才能永定,正如一颗心,惟有不动方能不痛。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