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青春本馆]看见落花 BY STARRY
 2007-4-6 14:48:4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7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开在街角的花店
  
  我最喜欢的两个人,就在学校街角的花店里。
  那是一家不算很大,但很有特色的花店。小小的店面,娇艳玲珑的各色蝴蝶兰掠夺了眼球所有的目光,粉红的、淡紫的、莹白的……其他各色鲜花反而沦为了配角。这些蝴蝶兰摆放的位置这么明显,与其说是展示不如说更像是昭示。不屈不挠地表态,但却只有隐隐无声地自我满足。
  或许这一间小小的花店本来就是雨晨姐拿来消遣的玩意。像她这么优秀的女人,比任何花都漂亮,明艳,又比其他人更精明能干,怎么看都应该在人群中叱咤风云,而不是默默地守在一家无名的花店……
  但不管怎么说,雨晨姐是我心目中的典型。夏雨晨——连名字都充满诗意,哪像我,竟然叫施小眉,好像天生就注定小眉小眼当小妹。
  花店里的另一号人物叫祁悦然,是花店里兼职的大学生。性格木讷,却又非常懂得养花。这种个性本来是不讨女孩子喜欢的,但他偏偏又拥有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神,连身边的空气都清新得不染尘嚣的……
  可能在见到他的第一面时,我的理智已经被击溃。我就这样每天都跑到人家的花店,东家长,西家短,有一句没一句地“调戏”这个年纪比我大,脸皮比我薄的大男生。
  花店小帅哥对我的死缠烂打一向很无奈,他拒绝我,但又不忍心赶走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用完全没有杀伤力的语气低吼:“施小眉,你别太过分了啊!”
  这时候雨晨姐就会在一旁浅浅地笑着,淡淡的胭脂混合着看透彻的眼神,一种说不出的成熟妩媚。我和祁悦然都看得痴了……
  笑起来的雨晨姐真的很美,有一种振摄人心的魅力,但她的眼内却常常染上一抹忧伤。似有若无,我捉摸不了。
  祁悦然在花店内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他决定店内应该进什么鲜花,也负责打理店面……基本上他比雨晨姐更像是花店的主人,虽然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拿着低廉工资的工读生,并且毫无大志地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即使再忙,祁悦然也从来不会抱怨。
  但,有时候他会沮丧。
  当雨晨姐怔怔地凝视着她的蝴蝶兰时,祁悦然便会有跟着浮现一丝落寞。然后,默默地陪着雨晨姐发呆……
  所以,慢慢地,我终于明白祁悦然不抱怨的原因,也明白了他为什么只能像一个大哥哥应付小妹妹般地对待我……
  有时候,我也会想,人一生中是不是总会做很多自己都看不过眼的傻事。
  知道真相后仍然继续流连花店,这就是我做的傻事之一。
  可能,我只是不服输。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自我确认着,施小眉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我的感情并不幼稚而虚假。
  
二  守望蝴蝶兰

  “如果有谁可以教我怎样在感情中变聪明就好了……”
  这句话渐渐变成了我的口头禅,其实我不想说,所以每次说完就只好笑一笑,仿佛自己说了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可是所谓口头禅往往都是冲口而出的,这让我有些气馁,因为好像在示弱一般。
  这时候,雨晨姐会柔柔地笑一笑,用她涂着浅紫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地摸摸我的头。而祁悦然也会略带一点歉意地把目光投向我,然后用余光扫向体贴的雨晨姐。
  我没好气地白了这个没用的男人一眼,这算是什么,连安慰奖也不用心。既然他喜欢雨晨姐为什么不能直说,哪怕是头破血流也好,至少痛快。于是,我对他的同情做鬼脸。
  后来,他也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懂……你知道我在背后看着她有多久了吗?5年了,从她做我的补习老师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被她吸引。你以为改变一个习惯很容易吗?更何况我和她之间……”
  “因为你们之间相差了6岁?”我问道。
  祁悦然摇着头:“如果只是相差6岁,那也不是什么。其实,我和她之间相隔的是一盆盆的蝴蝶兰……”
  他的声音渐渐暗下来,手上还是非常轻柔地打理着一盆盆的花,但那神情不是不受伤,只是他很会忍耐,所以不太容易看出来。
  外表还是一个大男生的祁悦然其实很坚强,即使没有回报,他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默默地守护自己钟爱的女子。就连最残酷的时间,在他眼中也可以被忽略。我的确没有嘲笑他的资格,一时之快,容易,要一直在伤害中坚持,这才是折磨。
  祁悦然包容了雨晨姐的一切,不是因为值不值得,而是他愿意。只要自己愿意,在感情上做再多的傻事也是正常……
  我很想给祁悦然一个拥抱,用我单薄的身体给他一些安慰,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温暖对他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我只可以恶作剧般用力地拍他的肩膀,然后给他一个兄弟式的鼓励笑容,越笑越无力……

三  其实没有承诺
  
  蝴蝶兰背后的故事,我总以为关乎一场生离死别,又或许关乎一个刻骨铭心的承诺,所以才能令雨晨姐这样的女子执着到底。
  不过事实上,我又错了。在夏雨晨和祁悦然之间,我似乎很少有对的时候。
  蝴蝶兰就是蝴蝶兰,没有缠绵悱恻的动人故事,它只是一个不肯认输的象征。夏雨晨的语气是淡淡的,就只是这么轻轻的一句话,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
  其实现实中发生的事永远也不会像故事中那么浪漫,雨晨姐的故事比我想象的任何一种都要简单。她爱上的是一个吝啬的男人,不舍得付出,也不懂得回报,更甚者他连一个敷衍式的约定也不舍得许下。
  轻轻浮浮的男人,没有一点重量,最让人着迷的是他的笑容,又甜又毒。但挥挥衣袖,他已经说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而她,因为不能放弃自己的份量,所以才会被留下。
  和她一起被留下的,还有一盆他买的蝴蝶兰。记忆中那盆花买来的时候曾令一室灿烂。花开过后,却只剩光秃秃的枝条,还有肥大臃肿的叶子软塌塌地垂在盆边,没有了当初的华丽。他毫不犹豫地说要丢掉的时候,她却说要把花留下。
  花又重新长出了花苞,但送花的人已经走了,到了遥远的G市发展。
   “但这个男人依然在你心中作祟,不是吗?”
  “或许吧——”雨晨姐自失地一笑,近乎白玉雕成般的手指滑过身畔的一株蝴蝶兰。粉色的,一如她曾经悉心照料却无疾而终的那一盆。
  小眉,他留下的那盆花,最后还是死了……
  小小的花苞还没来得及张开,却已逐渐失去光泽、掉色、干瘪,最后掉落。一切都措手不及,没有任何原因。她也试过多浇水,多施肥,可是花苞却死得更快。始终这盆花还是无力开放了。
  开了花店后,夏雨晨才明白那些将败未败的花,留下,只能看它们苟且残存,一天一天衰败。每天她看着祁悦然把一朵朵已显疲态的花丢出去。狠心的行为啊,它们的生命其实还没完结,一刹那的灿烂甚至还没完全消失。
  但这就是做生意,不得不如此。这句话是祁悦然教她的,没想到那个曾经是她学生的男孩也会有反过来教她道理的一天。他长大了,已经有足够能力来保护别人。面对祁悦然的心意,夏雨晨不是不知道。
  但现在的她连自己都不能肯定自己,谈何回报。惟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祁悦然一个人在苦苦追寻。直到她释然,或,他放手,仅此而已。其实如果小眉的出现可以让悦然找到新的幸福,她会祝福他们。毕竟她不想亏欠祁悦然太多,怕自己还不起。
  “小眉,如果你可以给悦然幸福就好了——”她摸摸我的头,脸上带着的是歉意的笑容。
  
四  鬼灯之花

  我也希望能给他幸福,但实际上,那块木头的幸福掌握在雨晨姐的手上,我的付出又怎能有意义?然而雨晨姐的暗示又让我不由得产生一丝奢望?我承认自己有一点卑鄙,但祁悦然的好使我不想放手。
  望着他在修剪那些带着花苞的枝条,我动也不想动。手上握着的可乐冰冻了我的手指,也不管了,只是好奇好好的花苞为什么要剪下丢掉。
  “不剪,下面的花苞便不够营养,开出来的花既小,又不好看。再说这顶上的几个花苞只能长苞,开不起来。”
  “这种情况不是偶然?”我忽然想起雨晨姐家里那几个凋谢的花苞。
  “可以说是偶然,但也很常见。你看——”他拉过一盆酢浆草,五片殷红的花瓣拢起来,饱满鼓胀但却中空,一如小球。
  “日本人叫这个做‘鬼灯’,花苞还青的时候就叫青鬼灯。这些花苞也都是不会开放的。”
  鬼灯,我默念着这个名字。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一朵花有了希望,却永远不能盛开、结果,一段生命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无声结束。既不能为知己者妍,甚至不能为自己绽放,终不免带着怨气,郁结成“鬼”了。
  我心里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微微地发出阵阵刺痛。淡淡的烟味悠悠地传来,回头,才发现原来雨晨姐也会吸烟……这是我和他们相识三个月来,第一次见到……
  手指轻轻地夹着浅褐色细长的薄荷烟。可以想象,重重烟雾自一点红唇中缓缓吐出,虽然陌生,但一样很美丽。但是在她背过去的身影里,谁也能看出一种不能言语的落寞。
  祁悦然看着夏雨晨,终于沉不住气,轻轻地把她手中的烟抽走。
  “烟味会掩盖花香,别让它弄臭了你。”
  “花店有你在,这点烟味很快就会被新的花香埋葬的——”雨晨姐想掩饰地笑一笑,不过这次她忽然觉得有点力不从心,撤了一下嘴角,居然没动。
  那不能修成正果的“鬼灯”刺激了我,也刺激了她。
  无论她付出多少,无论她怎样地优秀,最后她始终是被留下的一个。这是夏雨晨心中的刺,这根刺一天不除,她就永远没有放松的时候。因为她失去的尊严已经够多了,这根刺会提醒她,一定要坚强,再痛苦也不能让人觉得她是个失败者。
  她就是这样自我折磨着,放不开那一份失败的感情,再难接受其他人对她的好。根本上,她自己也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但是,她管不住自己的任性。即使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伤害了祁悦然,也伤害了施小眉……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很没用?这样软弱的我已经一点也不像当初你认识的我了吧。”
  “其实,即使你再软弱一点也没关系。因为……我会在你身后支撑你的。我心目中的夏雨晨从来没有改变,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祁悦然低喃的声音有点模糊不清,静静地混合在花香与香烟的气息之中,很有点催眠的作用。
  奇异的氛围萦绕在他俩的四周,即使我身在其中,却依然感受到那是旁人无法接近的领域。祁悦然是真的喜欢雨晨,他了解她的痛,因此他才会从不强迫她改变什么。
  虽然我们三人都一样“得不到”,但是,夏雨晨就是夏雨晨,她比我幸运得多……
  我信手拈起名为鬼灯的酢浆草小花,把它放在唇齿间细细咀嚼。又酸又涩。我怨不了花店里面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完美的雨晨姐,还是像木头一样的祁悦然,我都那么喜欢……

四  圣诞夜的晚香玉
  
  花店一年之中有三个节日生意最好,首推的当然是情人节,其次的除了重阳节就是圣诞节。
  良辰美景加鲜花,可见这恋爱三宝缺一不可。多少电影都在这三宝环绕下进行,所有人都是大俗人,戏里戏外都在寻求一些虚无缥缈的浪漫。快到圣诞节了,店里会变得很忙很忙,所以更需要人手帮忙,所以我来了。
  完全没想过“那个人”的出现会如此戏剧化。虽然我从未见过“那个人”,而他的出现又是那么突然,但我直觉上却马上感应到这个帅气得不真实的男人就是雨晨姐一直不能忘怀的那个人。
  进到店内,我和祁悦然都是一阵愕然。
  雨晨姐和那个人对望了三秒。然后,我看到传说中被形容得很好看笑容。的确很有诱惑力,但是变干涩了,结果充满尴尬。王子手臂上吊着另一位公主的手,鲜活、甜美、明亮……已经和夏雨晨是完全不同类型了。
  雨晨姐似乎一点不意外他竟然会在本市出现。她也笑了,职业的笑容运用起来自然得没有一丝瑕疵,而且她的头可以抬得很高,没有什么东西将要从眼内倒流。她甚至有空余的时间给了祁悦然一个非常平和的眼神。
  选花、包装、然后亲手递给笑逐颜开的女朋友。这一系列动作做起来是那么行云流水般的顺畅。他们挽手、出门、消失、连气息也逐渐被花香掩盖。故事在瞬间结束,又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俗气的故事,果然需要一个俗气的结局。”雨晨姐这样说道,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其实,那个人的回归她一早便已知道,喜欢收集小道消息的朋友,夏雨晨拥有很多,要在不经意间把他引来花店,也不是一件难事。
  有时候,爱情不到图穷匕见就还会有“假如”的空间,必须痛痛快快的一刀,绳索才可以断开,她才可以自由。
  如今,她终于可以确定,那个人已经在她心中变得无足轻重。刚才的一幕心里居然没有太大的悲伤,可见她是真正释然了。
  花开了。花落了。一场花事终了。这才是真正的完满。
  望着夏雨晨的笑容,祁悦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把一朵晚香玉别在了她的衣襟上,花的香气甜腻中带着清新,既矛盾又调和。一如它的花语:今夜愿做我的情人吗?
  “今晚我们一起去教堂过圣诞好不好?”祁悦然红着脸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花香的原因,夏雨晨觉得自己有种微醉的错觉,她微微把头靠在祁悦然的肩膀上。
  这个圣诞前夕的夜里,她忽然觉得孤单是那么地可怕。要驱走孤单很容易,只要和适当的人在适当的地点聚在一块就可以了。新的一年,所有的事物都得到重新开始的机会。
  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迅速地朝我站的方向望去,人已经不在——
  我用小碎步像跳舞一般步行于回家的路上。
  十二月,圣诞节,口中呼出的气在凉凉的空气中能形成清晰的白雾。这样的日子里不适合让自己情绪低落。我是谁呢,我是坚强又死要面子的施小眉,17岁的施小眉!
  鼻子涌上一股酸气,这时候内心深处忽然响起一句话:世上最不公平的是感情,但最公平的也是感情。你情我愿,与人无由。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