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0期
 [校园物语]雨季不回来 BY苏无衣
 2007-4-6 14:52:3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6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题记:我们活着,就是这么一大段甜蜜又凄凉的日子,叫你想想就忍不住要哭,想想就忍不住要笑啊。——曹禺
                                  心太软

  林深深提着书包走到教室门口,刚想进去时被老师拦住了。
  今天月考,老师交叉监考,所以这位老师面相陌生,“披头散发浓妆艳抹的还想进考堂?”淡淡的一句话后,她便把眼神调回教室里,似乎不愿在林深深脸上逗留多一秒,语气是义正辞严的。
  教室里同学们大概都已经到了。考试还没有开始,本来有的还在抓紧时间背书,有的只百无聊赖地等着试卷下来,而这会儿,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教室门口那两个人身上。林深深的特立独行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何况今天还算挺正常的。不过是快及腰的一头亚麻色长发随意地披落在肩头而已,刘海向后别起来,露出了整个脸蛋,清瘦,微微的苍白。
  触目的是她的眼睛,用宝绿色眼影渲染出的淡淡烟熏妆,衬得她的脸更加线条清晰,翘鼻,凉薄的唇,冰冷而迷离的气息。
  难怪被拦住了呢,同学们窃窃私语起来,学校不准化妆进教室的啊,徐老师又不在不能罩她,林深深可真够拽的。
不过可真漂亮啊,男生们低笑。
  林深深没有理会他们的悉悉索索,她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看不出在乎还是不在乎,跟老师平平的解释:“不好意思,我早上没有找到皮筋。”
  这种满不在乎的口气太让人恼火,那老师掀起眼皮又瞄了她一眼,硬起语气说:“到楼下去买皮筋,然后去洗脸,整理干净了才准进。”她说完,赶着又补充一句,“快点,用跑的!打铃之前就要进来以免影响其他同学考试。”
  林深深听到这句话,静静地站了几秒,然后偏头去看了看楼外的天空。七点多钟,太阳已经升高了,阳光温暖柔和,天空有种特别的澄明的蓝,白云一丝一丝悠游自得。
  今天实在是深秋里难得的一个好天气。
  她转回头,对叉着手看也不看她的老师平平的说,“老师,不好意思,我不考了。再见。”
  然后把书包搭到肩上,转身走了。
  教室里一阵嬉闹,她置若罔闻。只是努力挺直了背,快到170的身高,越显身形瘦削。她走到阳光底下,眯眼望了望天空,脚步一转,便往图书馆后走去。
  
  高三准备月考,其他年级早自习还没下课,校园里没什么人走动,空荡荡的。她拐到图书馆后那个小花园里,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他。
  这个花园本来是个快要荒废的角落,四周蓬蓬野草丛生,间杂有几株野月季,开得艳红如火,东面墙边还有两株木芙蓉,纤长的枝条上碗大的花儿一朵一朵盛放,可惜颜色是粉的,如水洗尽了脂粉,不然,倒有些群魔乱舞的张扬。
  木芙蓉下横着一张陈旧的长椅,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正把身子懒懒地倚在椅背上,黑色校服外套扔在椅子另一端,身上只穿了件白衬衣,有些皱,手上擎着本书挡住了脸,长长的两条腿随意地搭在椅子上。
  她走过去,把书包轻轻一甩甩到了他怀里。那男生微微的受了一惊,把书放下来,露出一张清秀而白皙的脸。略浓的眉,细长的眼,挺直的鼻子,嘴唇有薄薄而柔软的线条,下巴微微的翘起来,清秀漂亮,酷酷的表情还有几分孩子气。
  他皱了下眉,看见是她,便只把书包往旁边一丢,又看起书来。
  林深深走到他旁边坐下来,闭上眼微微仰着头,阳光从木芙蓉的枝叶间漏下来,光圈晕在她的脸颊,有种透明的错觉,暖风过处那圆圆的日影便在她脸上欣然起舞,宝绿色眼影闪着细碎的亮光,动人的模样。
  “喂。”她开口,眼睛睁开脸转向他,看他仍一动不动在看书,便一把抽开那本书,拉住他的手。他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冰凉的温度。她拉住了又放开,把下巴略略的扬起,形成一个倔强的弧度。
  他抢不回他的书,只好叹口气,看向她,问,“今天不是月考么?”声音低低沉沉的,入耳觉得很温润。
  她勾起一丝笑意,摇摇头不回答问题却说道:“洛意,今天我生日,你不送我礼物么?”
  他斜睨她一眼,扬了扬眉:“你上次说你生日是十二月份。”
  “上次是骗你的,这次是真的啊。”她撇撇嘴,很无赖的样子。
  他又叹口气,“那你要什么礼物?”
  她完全笑开,一下子把脸凑到他的眼前,眼睛眯眯的,像一只狡猾的猫。总是冷冰冰的林深深,居然也有这样的表情呢,洛意这样想到,禁不住又想叹气。
  “一个吻。”她看着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送我一个吻好了。”
  他瞪她一眼,站起身来一下便把她手里的书抢了回来,顺手勾走椅背上的外套,转身走人。林深深低低地笑起来,也不去看他,俯身便在长椅上躺下来,蜷着身子沐浴着阳光。
  耳边又有脚步声响起,有人去而复返,在她头顶上叹了口气,问道,“今天真的是你生日?”
  她偷偷地翘起了嘴角,抬起手来轻轻的拉着来人的衬衣衣摆,并不看他的脸,嗯了一声。
  “生日快乐。”他说完,把一本书塞进了她手里,补充道:“中午来我家吃饭。”再次转身离开。
  林深深看着精致书皮上印的书名,《理想国》。鼻子里突然涌出一股热热的液体,她捏起鼻子使劲仰着头,一滴血却没有来得及挡住滴在了书皮上,鲜红醒目。她抬起手来,迎风把书页翻得哗啦哗啦地响,一边得意地笑起来。
  全世界只有她最了解,洛意是个多么心软的人。

                              想起

  徐老师往林深深碗里不断的添菜,脸上微微笑着,眼神特别慈祥。可林深深知道,徐老师只有心里很火大又要忍住不发火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举动跟表情。
  她非常认命地低头认真消灭白米饭上的菜山,心底无比庆幸自己回家时已经把眼妆卸了,不然徐老师会露出更慈祥的笑容。洛意在一旁安静的吃饭,看见她一脸隐忍的表情,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他妈妈真是林深深的克星。只有在她面前,林深深才会像个普通的十七岁女生,乖乖地挨骂,认错,还会努力改过。但其实也不过是个幌子,只出于对徐老师的尊重而已,她只要逃出徐老师视线范围以内,便会依然故我,特立独行,我行我素。
  她骨子里就是不驯的,从看到她第一眼,他就领悟到了这个事实。
  那时她的长发还只刚过耳后,脸上还满是青涩,但已经有清丽的轮廓,眼睛如雨后晴天一般清澈,一眼便可以看到人的心底去似的,尖锐。
  那是初三毕业后暑假的最后一天,他跟妈妈从超市采购回来,看见她倚在他家隔壁公寓的门旁,高高瘦瘦,身上风尘仆仆,肩上一个大得很夸张的背包塞得满满的,一脸漠然的神气,漂亮的唇角叼着一根细长的烟。
  看见他们上楼来,只略略地瞟了一眼,就转开了眼。倒是他妈妈走向前去,沉声问她:“是林深深么?新搬来的住户?”她这才站直身子,把烟夹到手间,回应道:“我是林深深。您是徐老师?”
  妈妈点点头,说你母亲把钥匙放在我们家了,你先跟我进来。
  他就站在妈妈的身后,提着一袋子开学要用到的辅导书,默默地看着她们对话,然后便注意到妈妈提到“母亲”这个字眼时,她似乎不由自主地将唇角一撤,露出个古怪而扭曲的笑容。但没有说什么,只跟在妈妈身后走进屋子,妈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突然回头对她说一句:“你这么小的年纪,抽烟对身体不好。”
  他当时站在她的背后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隐隐觉察到她的背一僵,他鬼使神差地便插嘴说,“妈妈,她的烟并没有点燃。”
  而她迅速回头看他,仿佛刚刚才知道他的存在,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对着他嫣然一笑,像破冰的春风一般,眼眸如暗夜星子般闪亮。
  后来才知道,她一个人住在他们的隔壁,父母离异各在他处,留她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住一间一百平米的房子。徐老师是她母亲的高中同学,于是便稍有托付。但她并不常过来打扰,一个人在房子里也不常出门,徐老师怕她出事,总把她拉到家里来吃饭,后来又当了她的班主任,便经常监督她的功课。还总是叮嘱要他多照顾她。
  其实她哪里需要别人的照顾,她什么事都可以自己打点得妥妥当当。她一搬进新居,便请装修公司把房子大大整修了一番,干净利落;一个人跑去家居市场挑挑拣拣,买回来的东西简单又实用;虽然十分的瘦,但很少有病恹恹的样子;学习成绩也不错,而且她有一张冷冰冰的漂亮的脸蛋,在学校拒人于千里之外,根本没有什么人会去惹她麻烦。
  况且他们两个人也不同班,他根本没有可以照顾到她的地方,本来可以再无牵涉,但是从第一天见面开始,她却来缠他。狡黠的,带些亲匿的缠闹,让人无奈却终究不忍推开。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叹了口气。饭桌那边徐老师对于早上林深深嚣张缺考的行为,已经开始进行道德教育了,徐老师的碎碎念功力近年来日见增长,他避之唯恐不及,于是匆匆扒完碗里的饭,便起身了。
  “徐老师!”林深深看他起身便也马上站起来,一脸诚恳的表情:“我保证明天会去考试,我保证。但我下午还有一幅画要完成,我需要洛意当我的模特儿,您批准么?”
  徐老师眉头皱了皱,但看她快要举手宣誓的模样,便又笑了,说:“当然,批准了。”
  洛意目瞪口呆地便被林深深拖到隔壁去了。这实在是罔顾人权,然而他已经习惯了。
  只能再叹一口气。

                               浪费

  “你已经画了很多张我了,为什么还要画?”洛意皱着眉问林深深。他正坐在书桌旁,给她当素描的模特儿。
  她家已经被她改装成了一个大箱子,除了洗手间和厨房那边,所有房间与客厅的隔墙通通被敲掉了,走进来便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长方形一端摆着一张大床,左侧是一排褐色衣柜,长方形中间摆着一张茶色书桌,而后在另一端是半圈的墨绿色软沙发。四壁雪白的墙上贴满了她画的画儿,其中一大部分是他的肖像。
  几十张素描,几张水彩,还有一张油画,是去年圣诞画的。微笑的,皱眉的,凝神思考时的,摆酷面无表情的,侧面的,正面的……一张一张那样真实,常常让他看得恍了神,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张画纸上。
  她喜欢在画纸的右下角署名:L。
  是洛还是林呢?她没有说,但大概是林吧。他漫漫地想着,望向她背后的窗外,不远处有一小片枫林,秋风中红叶飘零,阳光洒下来,又为那一团红云镀上一层金边,温暖耀眼。
  她把头发拢起来随意扎了个马尾,盘坐在沙发上,画架支在她面前,她微微俯着身子用炭笔在纸上勾勒线条,不时抬眼看看他。嘴角噙着笑意,侧脸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晕,脸上是认真专注的表情。
  他稍稍闪了一下神,马上把手中的书翻得哗啦哗啦地响,问:“总是画一样东西,不好吧?”
  她迅速瞥他一眼,低头手没有停下,淡淡应道:“要画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画出感觉来。”
  “不觉得浪费么?这么重复。”他懒懒地将长腿伸直了,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画好了。她没有回答问题,只舒了口气,伸个懒腰,又刷刷几笔在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把画纸递给他。
  厨房里水壶咕咚咕咚地响,是水开了。她趿拉着拖鞋走到厨房去倒茶。
  他看着她走开,然后低头看手里的画。画里的他歪着头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又闲适的表情,懒懒散散。旁边她写了一行字:L,没有了你,天地都是浪费。

                          不关他的事
  
  林深深从医院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只有很少几个人,午休时间回家的回家了,寄宿的也呆在寝室里休息。教室里只有她隔壁桌的叶子还埋着头,在纸上沙沙沙的做着数学题。
  她脚步虚浮地走到座位坐下,趴在桌面上侧着头,看叶子做题。
  叶子是洛意喜欢的人。
  叶子是个乖巧的,安安静静的女孩儿,喜欢低着头,轻轻微笑,做什么事都专心认真,跟人讲话总是轻言细语,温温软软。真是个美好的女孩子,也一定很适合洛意。洛意每天都会找时间过来他们教室,跟叶子聊一两句,这也是为什么他已经确定保送了还每天按时来学校上学的原因之一。
  可是叶子没有注意过洛意的心思,她全心全意准备着高考,要考到北京去。洛意也没有跟她告白,保持沉默,也许是不想打扰她。
  林深深勾了勾嘴角,这倒的确是洛意的风格。可是人生是这样一场荒谬的嘲讽剧,喜欢沉默的人,往往会变成傻瓜。
  叶子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偏头看了看她,一脸担心的神色抚上她的额头:“深深你的脸色好差,怎么了吗?”
  林深深把她的手拿下来,懒懒的摆了摆手,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一个女生一阵旋风般冲进她们的教室,冲到了林深深的面前。林深深转头看向来人,嗤一声,又把脸转了回去。
  那女生横眉怒目,一张娇艳无比的脸孔扭曲得不成样子,她猛地一拍桌子:“林深深你好不要脸!你专门给徐老师拍马屁想勾搭洛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居然还跑到徐老师家里去了,你太不要脸了!”
  林深深坐起身子,脸上霎时如蒙上一层严霜,她抬起下巴眼睛却看着别的地方,冷冷回道:“华非,我今天心情非常差,奉劝你不要来惹我。”
  叫华非的那女生一把揪住她上衣领口,恶声道,“你敢跟我抢洛意怎么还不敢看我了?心虚了?不要脸!”
  林深深的怒气爆发得毫无预兆,她猛地跳起来扭住华非的手,用力一甩两人噼里啪啦撞翻几个桌子摔在地上,林深深压在她身上手死命掐着她的脖子,疯了似的往地上撞。她的头发乱了发丝随着她的动作狂舞,面上表情凄厉,眼神里的愤恨与绝望仿佛要烧起来,她似乎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歇斯底里地喊叫:“我叫你不要来惹我,你找死?!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你就跟我一起死!”
  教室里像开了锅一样,叶子拼命大叫让她们停下,扭打中的两个人却都充耳不闻,直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闯进来,一把拉开了林深深。
  是洛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低头沉声问她,她被紧紧地抓住了两只手腕,狠狠地喘着气,脸色煞白,而眼里愤怒的红光似乎还没有消退。
  华非从地上爬起来,冲上来便还要打她,洛意一手挡住,把林深深拉到自己的身后,对着华非问:“怎么回事?”
  华非恨声道:“洛意我问你,你几次三番拒绝我,是不是因为林深深?!我跟她,你喜欢哪个?!”
  洛意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华非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这样的问题,他觉得心里有点慌,尤其看到叶子正站在一边紧紧皱眉看着这场面,他觉得心里更闷了,甚至隐隐地因为自己被牵涉到这样的闹剧中来而感到不快。
  “两个我都不喜欢!”他皱起眉,冲着华非冷冷一句。
  这句话却让林深深觉得好似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她听到心里那团火熄灭时“嘶”的一声响,那样冷,连血液里都起了寒风。她的眼神也平静下来,静成一层寂寂的死灰。
  连华非走过她身边,指着她鼻子说“你走着瞧!”她都毫无反应,整个人像被冻住了。
  直到洛意帮着叶子把翻倒的课桌整理好,要回到隔壁自己的教室去时,她才轻轻拉住他衬衣的下摆,微微仰起头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洛意,我喜欢你。”
  洛意回头皱眉看着她,林深深的眼神仿如初见时那样清澈,又尖锐得直刺人心底,那样的炙热与坦白,他觉得自己无法抵挡,只想回避。而叶子呢?她听到林深深的话了吧?她会怎么想呢?他迅速看了一眼叶子,却发现她已经坐到位子上继续她的习题了,心中蓦然一阵失落与沮丧,他变得焦躁起来。
  “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他冷冷地回答,“那不关我的事。”

                                对不起

  放学后林深深跟叶子一起做模拟题,做到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才一起回家。
  走到老街口时五六个女生一拥而上将她围在了中间,把叶子推开后,不着痕迹地将她推挤到了街口后一条暗巷里。她没有挣扎,很无所谓地任她们动作,提着书包,拿在手里的外套也被扯掉了。而暗巷里还有个人在等着。
  她瞥了一眼月亮,那白惨惨的光中似乎现出了一丝猩红,云朵被风扯成狂乱的形状,星星逃匿了只剩一两颗敞在天上,像是裂开的伤口。空气里都是狰狞的气氛,就像这群人脸上的表情。
  她把书包甩到一边,冷冷道:“想打架的话直接上吧。”
  为首的那女生叱一声,扑上来便抓她的头发,她侧身一让,背后就有一脚踢来,踹中了她的腰,她一个趔趄单膝跪地,用手撑住了身子,低低的喘了口气。
  那五六个女生于是一拥而上,她初时还睁着眼努力抵抗,她们扯她的头发撕她的衣服将她不停推搡,她眼中的天空变成电影里不断晃动的镜头,那红色月亮墨蓝天幕磷火般的星子陡然流动起来,她终于头晕了,闭上眼软软倒下。
  “这么不经打!”那女生又向她身上踩了一脚,见她竟一动也不动了,也有些慌了,低喝道,“走!”一群人便悉悉索索穿过这暗巷,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她听见她们的脚步声离开,才慢慢张开眼。暗夜里眼睛很亮,却还是漠漠的样子。低头看看自己已经是一身的狼藉,白衬衣已经被扯了几个口子,踩上了几个脚印,邋遢得不成样子。地上冰凉,隐隐闻到下水道散出的恶臭,被踹到的地方有些痛,她却不起身,反而翻了个身,仰躺着看那天空。
  附近街上的霓虹灯光四处流转,她张开手掌对着天空,五色光彩从她的手上缓缓游走,仿佛一场烟花从指缝渐渐滑落。
  “真没意思。”她对着天空说话,声音却被一阵倏然而来的风卷走消失,好寂寞,她蜷起身来开始轻声地笑,笑得身子都发了抖。
  笑也不快乐,哭也不痛苦,好无聊,一点意思都没有。
  被扔在一旁的书包里突然传来一阵嗡嗡声,她的手机在震动。她捂着脸停住了笑,不知道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找她?盯着书包看了一阵,终于爬起身来,翻开书包接了电话。
  “你在哪里?!”一个男声急切而略带沙哑的声调,撞击她的耳膜,“林深深你在哪里?叶子她们告诉我一群人在老街口把你截走了,你现在在哪里?她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她拿着手机一动不动,仿佛呆了,直到他又一声焦急的“喂”,才回过神来。
  “这关你什么事?”她察觉到自己扬起了嘴角,也不想去抑制,直到声音里都明显带了笑意:“洛意,关你什么事呢?”
  那边沉默了一阵,像是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听到他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林深深,对不起。”
  “告诉我你的方位,不然我就要去报警了!”他压沉了声音,似乎真的开始生气了。
  “老街口后面转左一条小巷子里。”她轻声报出了地点,挂了电话。又恍惚了一秒,突然急急地从书包里找出梳子来将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重新梳理,扎一个马尾,想起巷口有个自来水笼头,提起书包便奔到那里,拧开龙头。那水哗啦啦冲下来有几分寒意,她浑不在意,凑前将被踩脏的衬衫衣摆使劲地搓,那脚印本只是些泥土,水一冲就干净了。她得意地笑一笑,记起背后也被踹了一脚,于是往四周瞧了瞧,夜仍是暗的,无人经过,她几下便把纽扣解开,把衬衣脱下来擦洗。
  半湿的衬衣贴着皮肤,秋风瑟瑟中,她冻得有些牙齿打颤,却仍直直地站在巷口,拎着书包,她的身影显得更瘦削了,脸上毫不在乎的神气,眼中仍是冰冷的却又有无法掩饰的期待,一如这惨白中渗着红丝的月光,一种矛盾的魅惑。
  有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来,一个人像百米冲刺般跑到了近处,一见她立在巷口才立时缓下脚步。她偏偏头看向他,想笑,却突然发现眼中有满满的泪意,于是一齐忍住,不做表情。
  他走过来,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背着月光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听见他沉沉的声音,“她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她摇摇头,问,“你来做什么?”
  他看着她的眼睛,良久良久叹了口气,“我来带你回家。”
  话说完就去牵她的手,异常冰凉,触到她指腹时,她微微一缩。他拧起眉,拉她到街口路灯下细细察看,却发现她的大拇指指腹一片触目惊心的伤口,大概本已经擦破一道口子,不知道她又做了什么,竟把它磨得血肉模糊。他的心狠狠一抽,才要问她怎么回事,突然发现她的衣服竟然也是半湿的,吹着风她冷得微微打颤。
  “你的外套呢?!”他抑住满腔的怒火,肯定是华非那群人做的好事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小心牵住她的手腕,刚想带她走却被她拉住。
  “不要回家。”她总是有些不驯的眉眼这时仍是倔强的弧度,而她的眼神却哀哀的,仿佛恳求,“我不回家,带我去旅馆。”
  “我们没有满十八岁,不能进的。”他偏头看她,皱起眉头。
  “他们不会管的。”她突然舒眉一笑,眼波流转光彩熠熠,像一扫阴霾后星子的清亮,月光都暗了。
  他真的学不会怎么拒绝她。

                               寂寞

  旅馆的房间很小,堪堪放下两张单人床,可居然还带了一个阳台。
  墙壁的隔音效果之差简直令人发指,毫不费力就可以听到隔壁的嗯嗯啊啊,洛意都听得开始脸红,而林深深早就躲到阳台那边去了。
  她撑坐在阳台栏杆上,背对着天空,他的外套穿在她身上显得空空荡荡,风一起衣摆就飘起来,整个人都像要随风去了一样。这样静静地坐着,茫茫然的看着前方,那么凄凉的眼神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心口突然一阵闷闷的情绪逼得他有些难过。
  “林深深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寂寞呢?”他问。
  她看着他,像是还没有回过神的样子,飘忽的声音:“我想要的太多,可是一样都得不到。”
  “洛意,有什么比求而不得更寂寞的呢?”
  他找不到字句来回答她。空气也静默了,彼此的呼吸随着风淡淡起伏。
  她看着他看了很久,突然笑一笑眼神亮起来,把手臂张开来往后面空中一倒,他吓得一步上前把她拉下来,心还在怦怦的跳,而她却笑得倒在他的怀里。
  “你好任性。”他扶着她的肩,叹一口气。她翘着嘴角仰望他,语气温柔:“我再不任性一点的话,就真的什么都要不到了。洛意,你喜欢我吗?”
  他迟疑着,轻声道,“我们可以是朋友,我甚至把你当妹妹,可是……我喜欢的人不是你。”
  “那你给我一天时间,陪我一天,只要一天。好不好?”她凝视着他,嘴角仍有笑,那么充满期待的企求,眼神里居然满满都是冰冷的绝望。
  他的心开始痛,很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看到她这样的笑吗?为什么会有舍不得的心情?明明喜欢的人不是她。
  可是他听见自己说:“好,我去跟徐老师请假。”

                         单车、云和花
  
  十一月一日,晴。
  他们到街上闲逛了一上午,每家店铺都兴致勃勃地进去遛一遛。林深深最喜欢把洛意拖进服饰店里,把大大小小的衣服随意往他身上套,看着他186的身架子把衣服撑得熨熨帖帖,只是因为太瘦总有些空荡,却又有几分洒脱的味道。
  他紧皱着眉摆出臭脸来让她拨弄,可看见她打量他的新造型放声大笑时,又忍不住也弯起嘴角。
  她拖着他的手大街小巷的转,恍若不知疲倦。直到肚子开始咕咕响,两人才停下来,钻进路边一家小吃店。
  “下午我们去河边吧?”隔着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他征询她的意见。大概是一上午都东跑西跑的缘故,她的脸红润润的,眼睛晶亮,也少了平时漠然的底色。林深深像换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普通快乐的十七岁女生,还是挺漂亮的那种。
  她开心的点头。洛意擦了擦嘴,说句“你在这里等我”,便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时,便骑来了一辆单车。他骑在单车上,朝林深深招手,笑一笑露出虎牙,嘴唇牵出温柔的弧度,清秀的脸越发孩子气了。
林深深冲他笑,一偏头眼泪悄悄滴在面碗里,她拿手指一弹,欢天喜地的跑出去跳上了单车后座。
  叮铃铃一阵车铃声飞扬在风中,她紧紧圈住他的腰,小小的车子在汹涌的人群中灵巧穿行,呼呼的风声,嘈杂的汽车笛声,响彻耳边。
  他使劲地踩,把车骑得飞快,到了河堤上时,终于摆脱那拥挤的人群与车辆,天地都开阔起来。他感觉到林深深的头靠在他的后背上,紧贴出一种怡人的温暖,那温度仿佛透进了他的心底。他放开车把,用身体控制着平衡,把手伸向空中,风迎面而来掀开他的衣襟,却一点都不冷,甚至暖暖的,有一种想要放声大喊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林深深在他身后蓦然大叫起来:“洛意,你看河堤!”
  他停下车来,顺着她的指示一望,惊得摒住了呼吸。河堤旁的草地上,一路开满了迤逦的金色小野花,黄粲粲地仿佛一径开到了天涯,连着那一片纯净得让人心悸的蓝天,中间蜿蜒着一条细细的清水河,波光潋滟。
  林深深拉住洛意的衣角,呓语一般问道:“你觉得我能把这样的美丽画出来吗?”
  洛意看看她,又看看面前这风景,点点头,然后微笑。
  草地上三三两两的躺着几个人在晒太阳,他们停好车,一声唿哨跑向草地,躺下来滚了两滚,草屑纷飞,混合着秋天阳光的气息,星星点点的小黄花也沾得浑身都是,却浑不在意,仰躺着,看头顶的蓝天白云。
  风一阵阵拂过,云起,云飞,云聚,云散,她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的变幻莫测,渐渐感到头晕,于是坐了起来。
  洛意在一旁用手支着头,问,“怎么了?”
  她撇嘴,骄傲的神气:“我头晕,晕云。”
  洛意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着她,“晕云?天呐……”转过身去,笑得肩膀都抖动起来。她把下巴一抬,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太阳慢慢的向西边滑落,风轻轻柔柔的,两个人赖在草地上一直不想起身。
  “洛意?”
  “嗯。”
  “我很爱你,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你。”
  “……”
  “可是你不爱我对不对?不用再重复了,我当然知道。你不爱我,其实没有关系,不对,其实很好。这样,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就不会感到伤心。”
  “离开?你要去哪里?又要去写生吗?”他侧过身子来看着她。
  她望着河水,面色平静又祥和,轻声回答:“嗯,可能会去一个很美的地方,去写生。”
  水面闪着的温柔的残阳,它轻轻的敛去了,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这一生一世有过这样一个沉溺的下午,她想,也足够了。

                               失踪,再见

  林深深失踪了。
  从河边回来后第二天,就不见了她的踪迹。徐老师用备用钥匙进去她家,发现她几乎什么也没有带走,只把满墙的画都拿走了,拿了个书包,衣服什么的统统没有动。
  再过了一天,就有一个律师模样的人到学校里来为她办休学手续,徐老师跟过去问原因,那人只拿出了林深深她父亲的委托书,然后说不知道原因。
  她妈妈的联系方式都变了,徐老师打了无数通电话,根本找不到她。所以,林深深,突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徐老师哭了一场,她是真心喜爱林深深,这个一身傲气的又坚强的孩子,虽然任性,可是骨子里比大多数同龄人都懂事。
  洛意没有什么反应,他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梦停留在那个美丽的下午还没有醒过来。他恍恍惚惚的,整天像失了魂一样,走路都高高低低地踩不到实地的感觉。
  林深深不见了。他觉得这真的不可能,明明前一天他们还那么快乐,为什么第二天她要一声不响的失踪?这简直是荒谬!
  他开始半夜突然惊醒,然后梦游一样开门出去,看看隔壁有没有人在。整天整天地呆在图书馆后小花园里,等着一个书包突然砸到他怀里。会突然发疯一样骑车冲去河堤,一遍又一遍的逡巡寻找,看那片烂漫野花中有没有躺着一个单瘦的长发女孩。他越来越不常笑,皱着眉跑去林深深教室里,探看那张空桌椅上是不是有个人坐回来了。
  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傻瓜,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然后蒙着自己的眼睛,告诉自己林深深会回来的。
  叶子在木芙蓉树下找到他。芙蓉花都开败了,剩一些孤零零的枝条在萧瑟的风中发抖。他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拿着一本书在看,书名叫《理想国》,封面上还有醒目的一滴血迹。他直直地坐着,身上一件宽松的套头黑色毛衣,显得身材瘦削,散出冷冷的气息。叶子突然有一种错觉,觉得他跟林深深格外的相像。
  “洛意,”她走过去轻声唤他,他抬头看她一眼,笑一笑,心不在焉的模样。
  “你最近怎么了?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她担心的问。
  “没事啊,我没事。”洛意放下书,站起身来:“我还有功课,先走了。”
  “洛意!”她急急地叫住他,咬了咬唇,说道:“我会努力跟你考到一个学校去的,所以,所以你等我,好不好?”
  他转身,看见她脸上有害羞的神色,顿时明白她是在跟他告白。
  他喜欢的人跟他告白,为什么他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为什么他的心仍然像破了一个大洞一样一直一直灌着冷风?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蒙住脸,深呼吸一次,放下手来微笑着说,“叶子,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可是你应该第一考虑自己的前途,考上自己喜欢的学校,不要因为我改变什么。真的谢谢你,对不起。”
  他转身走开,没有看见叶子脸上流淌的泪水。
  
  木然地回到家,看见一幅画被人用纸封好了表面然后放在他家门口,他拎起来,把纸撕开一看,是一幅水彩,满眼灿烂的金黄色花朵,绿草地,还有蓝天下一条清澈的小河。
  林深深!
  他提着画转身就开始狂奔,完全不管方向,他跟着自己的感觉一路飞奔,一边焦灼地搜寻一边大声地呼喊,他从没有这样失态过,头发蓬乱,衣服被风掀起,喘着气,脸上极度慌乱的表情,他完全不去理会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路呼喊:
  “林深深,你在哪里?! ”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隔着不远的距离和几张陌生的脸,静静地站在那里,对他微笑。亚麻色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刘海别起来露出尖尖的脸,苍白的脸色,清丽的眉眼,还有倔强的眼神。
  他缓下脚步,怔怔的看着她,一步一步朝她靠近。每近一点,他的呼吸就会轻一点,心太痛,痛到呼吸都如刀割。
  “林深深,你去哪里了?”他提着画,轻声问。
  她不回答,只是微笑,目光定在他脸上,那么专心,像是要把他的样子深深深深地刻在心里。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仿佛大街上的喧哗一瞬间都停止了,整个世界都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呼吸与共,心跳同声。他痴痴的看着她,像是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急急地去牵她的手:“林深深,我喜欢……”
  那手,却只穿过一团冰冷的空气,因为用力太大而在空中掠出一条弧线,像是一个嘲讽的笑容。
  她是……透明的!
  他如遭雷殛,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看着自己的手,幻觉吗?可林深深还在他的面前,微笑淡了,她轻声说:“洛意,我舍不得你。可是,再见。”
  人声车声各种喧闹的嘈杂声霎时如潮水一般涌回,冲入他的耳中。他呆呆的看着林深深慢慢消失不见,脑子里喧嚣的声音如同要爆炸开来。
  L,没有了你,天地都是浪费。
  洛意,有什么比求而不得更寂寞的呢?
  洛意,我很爱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
  你不爱我,其实很好,这样子我离开的话,你就不会感到悲伤。
  洛意,我舍不得你,可是,再见。
  他蓦地痛嘶一声,说再见,其实永远不会再见。说什么要去一个很美的地方写生,那是哪里是哪里?!
  洛意,你不爱我对不对?
  不对,我爱你。林深深,我爱你。
  他跪倒在地上,无法抑制地痛哭起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32, 共 3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