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2007-5-11 14:31:0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0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不是倾国倾城的女子,却无碍我依然拥有华美的梦想,修筑起我的空中城堡,我就是城堡里高贵而不动声色的女王。
                        -白梓童

1、

“今天总公司会派督导来哦。”吃饭时间,有甲女趴在白梓童对面八卦。
“终于可以看到外来的男人了。”乙女振臂一挥。
“我要帅哥,我要帅哥。”丙女哼起了小曲,“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是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
“也许来的人是已婚男子呢,不然就是大叔大伯级人物?” 白梓童语出惊人。
“拜托,姐姐,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诸位MM纷纷丢来白眼砸向她,“好不容易有一个幻想的机会,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真怀疑你到底是怎么写出言情小说的。”
“我也是实话实说嘛,”白梓童笑了,“免得到时候你们失望,我只是提前给你们一个警告,好让你们未雨绸缪。”
“唉!”好温柔幽怨的叹息出自于丁女,“上帝呀,快点掉下来一个白马王子给我吧。”
“那我们呢?”不甘被冷落的其他人纷纷开口,各式各样的祈祷于是立即新鲜出笼。
“上帝呀,赐给我一个钻石单身汉吧。”
“上帝,请把我的偶像明星给我吧。”
“上帝,我不要钻石王老五,我也不要偶像明星,我只要今天来的督导们都是帅哥,并且让我能随便抓到一个就行。”
“呀,我也要,我也要。”
“……”
白梓童微笑着看着这群对爱情尚且充满幻想的女人,真不知道是该庆幸她们尚保持对爱情的信任,还是该对此感叹她们的花痴行为。
午餐时间一过,众女纷纷作鸟兽散,白梓童办公桌前早被人放了几个文件夹,要她帮忙把里面的文件整理打印出来。
忙呀忙,忙到她恨不能像电影里的外星人一样长出另外十个指头来,忙到她根本没有听到老板介绍督导的致辞,“所以呢,在这一个月内,尹督导、陈督导和赵督导会和我们一起,为了新产品的顺利开发上市,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啪啪啪~~~~鼓掌声一片,中间却夹杂着不和谐的噼啪声。
“梓童,梓童~~~”有人小小声地开口。
没反应,噼啪声继续传来。
“梓童,梓童~~~”再接再励。
新来的督导中那个最帅也最有型的眼光所到之处电流四溅,顿时成功地让众女陷入花痴状态中,他这才笑眯眯地走过去,敲了敲那个背对他们的女子的办公桌:“这位小姐,你是要表现出你的努力吗?不然我想你也许是在抗议你的上司没有给你加薪水吧?”
他这句话引来众人一阵轻笑,而白梓童也终于从电脑前抬起了头。
“你好。”她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和语气。
男人愣住了,片刻后才微微一笑,“你叫梓童吗?据说在古代的某国,梓童的意思就是皇后,你是谁的皇后?”那男人继续笑眯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我是尹勒。”

2、

白梓童生平最恨的就是人家拿她的名字说事,可是总会有不怕死的人上来捋她的老虎须。
比如说眼前这个男人,一对桃花眼,笑容灿烂的对她来说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犯贱!
所以她依旧冷漠地开口:“对不起,我讨厌一个男人在我面前没事对着我笑,还有,”她有些傲然的扬了扬线条简约优美的下颔,“我叫白梓童,我不是谁的皇后,我只会做女王。”
周围一片抽气声,众女被她今天的锋芒毕露吓到了,平时淡淡微笑默默做事的白梓童今天怎么会这么……招摇?
转脸看那叫尹勒的督导,他依旧笑眯眯,可是空气中仿佛流窜过不同寻常的气流,让室内的众人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甲女点头。
原来如此,乙女开始叹息。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丙女开始吃后悔药。
……
所谓的会咬人的狗不叫,就是众人心中此刻的白梓童了,因为她似乎已经成功地用这种冷傲清高的形象吸引了帅哥尹勒的注意。
可是对峙中的白梓童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众女心中的叛徒代表,冷淡的高傲后,她只是看着眼前那个男人,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尹勒一笑:“你的梦想还真奇特,女王小姐。”刻意用了生疏而客套的语言。
“好说。”白梓童突然胸中有些气闷,看着面前这男人的桃花眼,随意到近乎轻佻的笑容,觉得超级不爽,“抱歉,我有很多工作做,不耽误你了。”脸上露出标准的职业性笑容,她对他点一点头,继续敲自己的要送出的文件。
“做事做事,”她们开发部的经理纪明扬一挥手,其他人立即各回各位去了,偷偷抹去额上的虚汗,他很心虚地领着那三位督导走进他的办公室,“不好意思,家教不严,家教不严。”
尹勒突然笑了:“好了,学长,你以为我那么小气吗?”
纪明扬也笑了:“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个学长呢。”
“怎么可能。”尹勒立即扑上去和他拍肩搭手地混成了一团。

3、

要是让现在24岁的白梓童来选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是老公的话,她一定不会选那种嘴花花的抛着桃花眼的男人。
可笑的是她从前在世新上大学那会儿,就喜欢那样的男人,并且自以为是的认为那是成熟圆滑的标志,说明此男接受过社会的淬炼。虽然现在她早就改变了审美眼光,可是基本上大家还是认定她喜欢那样的男人。
于是已经24岁高龄的她,要拼命和人分辨才能证明她不喜欢那种男人。
周末,天气晴好。
“我说过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恨那种男人,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自以为风趣幽默,实际上连垃圾都不如,讨厌死了,妈,你再给我介绍什么‘我三姨丈的表哥的同学的弟弟的儿子’或者是什么‘我大表嫂的堂兄的表叔的表侄’,我立即跟你翻脸,马上就搬出去住。”一边帮老妈把冬天的厚衣服搬到外面去晒,白梓童一边气哼哼地抱怨。
“我那还不是为你好,你以为我愿意啊,小姐,你24了,不是14,人家指着我的脊梁骨说我养了个老闺女在家,你以为我很爽吗?”白妈妈“咻”的一下砸过来一副手套。
反手一抓,牢牢接在手中:“养着就养着,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我自己过的快活就成了,要是总活在别人视线里,那人生也就太没乐趣了。”
“我们也没说让你不快活呀,只是想多个人疼你而已。”白妈妈瞪了她一眼。
“我才不要,一个个油头粉面,讨厌死了,我讨厌他们对我没事乱笑,讨厌他们说些自以为幽默的话,讨厌他们动不动就中英文夹杂的习惯,讨厌他们只懂的球赛,讨厌……”滔滔不绝的抱怨被白妈妈半路打断。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哀怨地盯着女儿。
“不妨碍我追求自己的梦想,不会取笑我,包容我,能让我接受他身上的味道,最好能任我随意摆布折腾,不会因为我的冷淡就不再理我,我做事的时候他不要妨碍我,我不做事了他会第一时间走过来,要对我很痴心,很专情,我要他做什么,他一定会做什么。” 白梓童笑嘻嘻地看着老妈。
“你到底是找男朋友还是找仆人?我看你还是养只猫养只狗比较划算。”白妈妈砸给她一个白眼后,顺手又砸了个东西给她。
是一条格子围巾,羊绒的质地,摸起来就有种很舒服的感觉,白妈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咦”了一声,“怎么这条围巾还在呀?”
“难道要我丢掉?四百多块钱呢。” 白梓童把围巾小心地叠好放在了一边。
“反正又不是你掏钱,”白妈妈状似无意地开口,“说起来,当初似乎有个男孩子不是挺喜欢你的吗?对你千依百顺,你叫他干吗他就干吗,知道你喜欢这个牌子的围巾,打工帮你买了这条围巾,你当时怎么不接受他?”
白梓童脸色一黯,翻脸比翻书还快:“哪有这个人?”
明明就有,被你老爸逮到那小子吻你还是我拽住你爸不让他下楼揍人的!
白妈妈没吭声,免得把某人说的恼羞成怒,只好忙着晒箱子里的东西,三拔拉两拔拉,居然从箱子里又翻出一个小包。
“是什么?”白梓童好奇地抓过来研究,打开,里面一堆小刀剪子刀片之类的东西居然包了满满一包,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那个……那个……”白妈妈尴尬地想抢回来。
白梓童把东西还给她,看着妈妈慌乱的样子,她突然淡淡一笑:“妈,你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事情过了那么多年了,人事也早就全非了。”
白妈妈尴尬地点头,正好屋里电话铃响了,她连忙走进去接电话。
白梓童看着那包东西一笑,轻轻抬起左手,拉高衣袖,手腕处,数十道纵横交错的比肉色稍白的印痕清晰地再次映入她的眼中。
回过头去,那个羊绒的格子围巾依旧好好地放在一边。
每一次看到,都仿佛在提醒着她曾经过往的岁月,以前不觉得,现在却越来越怀念从前,以前经常会想起让她做出这样疯狂举动的那个人,还有那个人的‘她’,可是近来却越来越多的怀念起这个送她围巾的男孩子。
“梓童,你姐说这次给你介绍的人不错呢,工资高,人长的也是一表人才,是个经理呢。”白妈妈的大嗓门激动地从屋内传了出来,人未到,声先到。
“妈!”白梓童抓狂地大喊了一声。

4、

什么时候她白梓童才能很拽地跟学长兼上司的纪明扬说“我要辞职”呢?
因为想成为一名编剧,所以她从大学开始就在不停的写小说,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拥有了自己的四五本小说,离她的目标还远着呢,如果她要辞职的话,相信她很快就会饿死了。
所以现在、目前、而今、眼下,她就不得不很痛苦在再一次面对那对她的姓名很感兴趣的督导先生,尹勒。
“女王,我要的文件呢?”第六次晃到她身边的尹勒笑着问她。
“拜托,我有名字。”恨恨瞪他一眼,再愤愤不平的把文件夹粗鲁地塞进他手里。
“我觉得叫女王比较有气氛。”他笑。
老实说,他笑起来真是漂亮,桃花眼中更是不停地放射出高压电流,不过可惜,她是块绝缘体,对电流不感兴趣,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
“有个鬼氛围呀。”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她正在做预算报表,这个混蛋害她不能专心。
“不,不对,这个数字有问题。”赖在她旁边的尹勒突然伸指点了点她的电脑屏幕。
她一看,可不是,明明是1.12%,居然被她打成了11.2%,天,要是这报告交到大老板手中,她死定被炒鱿鱼。
“不谢谢我?”厚脸皮的男人开始邀功。
“哼。”她冷哼一声,要不是他站她旁边,她会出错?
“督导,喝咖啡。”爱慕女子之一递过来一杯爱心咖啡。
“谢谢,”他端起来喝了一口,桃花眼眯了起来,“SUSAN,你的咖啡真棒,谁要是做你的男朋友一定会幸福死的。”
白梓童瞥他一眼,很有骨气地转过头去。
真是受不了这个男人,四处招蜂引蝶,勾引的一干女子芳心大动,这种男人,骗骗18岁的她还有可能,现在摆到她面前,她只想一脚踹开他。
“你很不专心哦。”有人阴魂不散地继续荼毒她的耳朵。
“哼。”再次冷哼以示她的不屑,要是他再不走的话她真想动脚踹了,他分明就是想让她成为众女眼中的公敌嘛。
“我是你的同事,也算是比你高一级的上司,可是你凶我,你还摆黑脸对我,”好哀怨地指控,并做出结论,“你不敬业,你摸鱼。”
白梓童咬牙,再咬牙,终于-----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尹勒,你到底想干吗?就算我当年对不起你,就算我拿你当替身,你骂我打我我也认了,拜托你别这样阴阳怪气地好不好,我讨厌看到这个样子的你!”
“你终于承认认识我了?”一瞬间,他仿佛换了张面容,正经严肃……而冷酷,冷冷一笑,他的脸依旧停留在她面前三寸,不远,可以让她清楚地看到他的样子,“我这个样子,不是更像当年的‘他’吗?为什么不喜欢,你当年不是很喜欢‘他’吗?”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当年的白梓童喜欢的是‘他’,现在的白梓童却宁愿喜欢18岁的尹勒。”她同样板起了面孔,两个人缩在电脑后低语,小小被格开的工作间里,交换着只属于他们的秘密。
是的,他们认识,从第一天他来到她们公司,她就认出了他是谁。
尹勒冷冷一笑,嘴角扯出一个讥诮的弧度:“你以为我会再变回18岁的我吗?”
“从来没想过。”她耸一耸肩。
“够了!”他紧紧地捏住她的肩,“在你心里,尹勒永远都不重要,尹勒永远都可有可无,你从来就不喜欢尹勒,不论他是温柔痴情的,还是长袖善舞的,你都不喜欢,为什么?为什么?”他看着她,眼睛里好像能喷出焦灼的火来。
“我……”她垂下了眼睫,我只是害怕,害怕,你懂吗?
我不想再因为感情的事躲到一边,一刀一刀地割划自己的手臂,只为了让身体的痛遮盖住心上的痛,你……懂吗?

5、

    随缘茶室,四号桌。
一男一女分坐两旁,男的衣冠楚楚,女的明眸皓齿。
“不知道白小姐现在在做什么工作?”男人开口,说话的语气和他的衣着一样光鲜正经。
白梓童忍不住偷偷抛了个白眼,都跑来相亲了,还那么正经干吗?白小姐,她又不是他的客户,真是的,所以说她最讨厌这些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笑话,来相亲还要带着奇怪的语气和面具,简直让人郁闷。
早说过不想来的,结果一堆人就差集体拿刀威胁她了,她只好一个人摸到这个地方来见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但是表面上,她依旧笑的温柔尔雅:“程先生别客气,叫我白梓童就好了,至于我的工作,也就是普通助理了,没什么可说的。”
恶,狂吐,她的鸡皮疙瘩都要跑出来了。
男人恰到好处的微笑,都市白领的嘴脸完全表现的淋漓尽致。
“白小姐上班多久了?没换过别的工作吗?”含着微笑的男人依然故我,往下又问了一句。
“快两年了……”一阵音乐声打断了白梓童的话,她只好闭上嘴看着对面的男人匆匆拿出自己的手机。
“对不起,接个电话,”男人抱歉地对她一笑,按了接听键,“你好,我是程冀……周先生?你好你好……合约的事啊,我们公司是这样认为的……”
看着和别人聊的热火朝天的男人,白梓童红唇微微上扬,扯出一个讥诮的弧度,自然,是在那男人看不到的时候。
奇怪,她为什么能容忍自己坐在这里接受一个陌生男人大放厥词?真是浪费时间,有这会儿功夫,她回家敲键盘的话,一篇稿子也该脱手了。
如果不是迫于家人的压力和威逼利诱,她死也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工作,写稿,直到成为一名出色的编剧----她的生活被安排的满满的,没有时间去考虑关于男人的事情。
不是没爱过。
她有爱过的,只是现在,她不再考虑那档子事了,她的生活,现在很幸福。
男人匆匆挂断了电话,面有难色的沉吟着看向她。
白梓童松了口气,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她率先站了起来:“程先生有事的话……”
“亲爱的,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不然你怎么又跑来相亲?”一个声音突兀地插入她说话时的间隙里。
白梓童张口结舌看着那表现出一副和她无比恩爱样子的男人:“尹勒?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找你嘛,担心你,想你了。”他低着头微笑,仿佛带着那种大男孩偶尔一见的羞涩似的。
一旁的程冀开始有点迷茫,听他们两句话一说,立即按照自己想像的故事中发展过去,所以他笑了:“白小姐,看来我们并不太合适。”
“怎么会?”呸呸呸,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她慌的连个让人信服的理由都没有。
“没关系,我不会乱说话的,我们只是性格不合罢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他招了下手叫一旁的侍应生过来买单。
“程先生,程先生……”徒劳地唤着已经走开的男人,白梓童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无力放弃。
“就那么舍不得那个男人?”他嘲笑她。
“你搞砸了我这事,我家人一定想追杀我。”她叹口气,突然又警戒地盯着他:“你又想干什么?”从那天他发过火后,他晾了她好几天,难道今天良心发现了?
“你不也说了,搞破坏嘛。”他微笑,高深莫测地看着她。
“不要这样看我。”她抬手捂住他的眼睛,过宽的荷叶边衣袖悄然落下。
他伸手拉下她的手,“为什么?内疚吗?不必……”正想说出更多伤人的话,却突然看到她被他握在手中的手臂上纵横交错的旧伤,他震惊地抓住她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白梓童用力挣开他的手,快速地掩上衣袖:“没什么。”
“正常人都知道伤口在那里的话,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皱起了眉。
“不关你的事。”她转脸看着窗外。
茶室内大幅的落地玻璃清楚地映出外面灿烂的阳光,天气很好呢,街上的行人也很多。
一对年轻的情侣从落地玻璃前走过,男孩子阳光飞扬,女孩子娇美活泼,脸上带着一样的微笑,身上穿的也是式样一致的情侣衫。
突然有些感叹。
如果自己能够稍微正常那么一点,也许自己也就不是一个人了吧。
虽然一个人也挺好,不过现在,这样好的阳光,这样温馨的茶室,这样恬淡平和的心境,她的面前,如果不是突然多个他,或许她还会感叹少个人陪她一起分享此刻的心情呢。
“特立独行的白梓童,怎么会惨到被逼相亲?”他转了话题,至于他想问的问题,他一定会问的出来的。
“因为我24岁了。”她平静地开口。
“可以嫁人了。”他点点头。
“说什么呢,”她瞪他一眼,“我还有好多事要做,还要向我的梦想靠近,如果就样嫁人,我这一辈子可能都别想有所做为了,结了婚,会想到要照顾自己的另一半,就会有其他很多很多的事要忙。”
“或许,那个人会支持你的梦想。”他的声音突然变的干涩无比。
“不,没有一个人会爱别人超过爱自己,因为我就是这样。”她摇了摇头。
“你……你就永远做你的女王去吧,老死在你自己修筑的城堡里,霉烂在天的另一边!”他又发火了。
“或许。”她居然笑着点了点头。
尹勒心中一阵烦躁,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还是……爱她的不是吗?为什么现在不能再像以前大学那会儿和颜悦色的对她呢?为什么一看到她那样冷淡的表情,就忍不住会烦恼呢?从以前不就知道的吗,她的心里……不曾有他。
可是,他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她,看着她的时候,就忍不住怜惜她如影随形的寂寞,她是城堡里孤单惯了的女王,走出来的时候被他看到,所以……再也放不开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支持你的梦想的,他在心里默默地发誓。

6、

白梓童最怕的事就是陪客户吃饭,男人们都喜欢喝酒,于是为了以示友好,她也要一圈酒敬下来,虽然是拿果汁充数,但是一圈喝下来她早就饱了,哪还有闲心去吃饭,于是她每次陪客户吃完饭,回家还要吃第二场。
像现在,她又喝了好多果汁进肚,无可避免地想去洗手间,于是只好脸红红地说要去补个妆就匆忙撤退了。
洗手间里,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最近好像瘦了呢,因为开发新产品的事,开发部里每个人都很忙,加班是很正常的事,而她回到家还要写稿,熟识的编辑也在催她,所以她熬夜熬的黑眼圈几乎越来越明显了。
唉,她的大好青春呀,她的编剧梦呀,仿佛都离她好遥远好遥远,怎么也抓不到似的。
叹了口气,她走出了洗手间。
沿着走廊往她们公司订的包厢里走,她鬼使神差地朝楼下看了一眼,发现下面正对着一个小小的喷水池,里面被人丢了不少硬币进去。
她停了下来,微微一笑,想来有人拿它当许愿池了呢。
也罢,反正她想要去布拉格广场看许愿池的梦想似乎也是一时半会儿实现不了的,就先拿这小喷泉充数好了。
从口袋里掏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枚硬币,她沉吟着应该先许什么愿,却不小心一个错手,硬币立即顺着楼梯一路滚了下去。
“呀!”小小地惊呼一下,那可是她的许愿硬币呢,怎么可以这么就溜走?不行,一定要把它捡回来。
三楼、二楼、一楼,硬币顺势滚进亮晶晶的大厅,滚了几滚后终于停了下来,白梓童愤愤然的把它捡在手中,连起身都没有,半蹲在地上一扬手,就把那硬币丢进了喷水池内,啪的一声,它溅了一个小小的水花后,就沉到了水底。
终于解恨的白梓童悻悻然的就要站起身来,目光一转却不经意地发现自己眼前站了一个人。
谁?
她抬起脸朝上看去,一下子愣住了。
居然是……他……
她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白梓童惊慌地站了起来,仿佛有千言万语在唇齿间打转,可是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站在她对面的男人微微一笑:“梓童,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依旧是她熟悉的样子,俊朗的眉眼,含笑的薄唇,好熟悉好熟悉:“小莫哥哥……不,不,莫老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给他。
男人了解的微笑:“不要慌,还是叫我小莫哥哥吧,不然叫我的名字也可以,莫君苑。”
“你好吗,”她看着他的微笑,觉得他似乎和以前不同了,“……你变了好多。”
“你也是,变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他技巧地带过话题。
沉默,莫名的沉默了下来。
她曾经以为再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会很激动,会流泪,会追问他当年为什么会离开她,离开她这个邻家妹妹、学生兼他曾经的一任女友,可是现在,他那么平静,让她的一颗心也慢慢地冷下来了。
“她……好吗?”终于说到了那个人,属于他们的故事中的另外一个主角。
“很好,已经恢复了一切记忆,和正常人一样了。” 莫君苑淡淡一笑。
“对不起,当年我不该那么任性,”一滴泪啪的一下砸到了胸前,迅速渗进了衣服,“如果我早点放手,也许她就不会遇到车祸了。”
“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当时我到处招惹别的女孩子,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莫君苑叹了口气。
所以他现在才会收敛了那个从前飞扬轻率风流倜傥的他吗?
“小莫哥哥,你幸福吗?”又一滴泪砸了下来。
“很幸福。”他笑了,“我要上去了,她在等我,你要见见她吗?因为她要开画展的原因,所以最近两天我们都会顺在这个城市里。”
她摇了摇头,缓慢,却坚定:“她幸福就好,我不必可以去看她,毕竟……”她看着莫君苑,“她才是第三者,我……有我的坚持和自尊。”
莫君苑点了点头,“对不起。”
“没关系。”她让了路给他,依旧背对着他,不曾回头。
从此之后,便再也了无挂牵了吧。
“梓童……”身后有人在叫她。
她转身,头垂的低低的:“拜托,不要和我吵架。”
“我从来都不想和你吵架。”不小心看完了刚才那一幕的尹勒叹了口气,大方的提供自己的肩膀给她靠。
“谢谢。”她低语。
“你说什么?”他没听清楚。
“对不起。”她再次低声开口。
“什么?”
“没什么。”

7、

新产品发布会空前成功,开发部的人劳苦功高,所以公司在发布会后办了一个酒会。
礼堂里衣香鬓影,白梓童在发呆。
她就是这样的人,越热闹的时候,她就越觉得孤单。
突然就这样寂寞呢。
放下了小莫哥哥的事,仿佛整个人都空了一样,最近她总是在夜里做梦,想到很多很多从前的事,在世新大学的校园里,她是如何喜欢上从邻家哥哥转变为她的老师的莫君苑的,是如何发现小莫哥哥喜欢的其实是别人的女朋友的,然后她又是怎样阻止他们在一起的,最最最无辜的不是那个被小莫哥哥喜欢上的女孩子,而是被她拿来当替身当消遣的尹勒。
突然在这样的夜晚里,有种浓浓的犯罪感涌了上来。
她怎么会是那样坏的女孩子?强求着自己的幸福,给别人制造着困扰,结果呢,该是别人的,依旧是别人的;不是她的,也注定不属于她。早知道如此,当初她就不该做那么多无聊的事,专心练习拿刀子割腕却不致命只会让人感觉到痛的技巧好了。
她是很坏很坏的……平时的温文尔雅的样子全是拿来骗人的,她一点也不好,自私自利又小气,曾经那样任意挥霍着尹勒的感情,当笑话一样说给妈妈听。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她应该永远做她的女王,老死在自己修筑的城堡里,霉烂在天的另一边。
轻轻推开礼堂的门,她走了出去,想回家了,反正少她一个也不少。
呵,下雨了呢。
叹口气,准备冒着雨去拦车。
“怎么,又想逃跑了吗?”一个含着淡淡笑意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随即一把伞罩在了她的上方。
她看着伞有点发愣,撑伞的尹勒点了点头,“我发现我们和雨还真有缘分,第一次见到你,你就是被我从雨里捡回来的。”
“然后你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你了,你就问我要做谁的皇后。”她的嘴角隐约带上了一丝微笑。
“你很嚣张地说要做我的女王,结果吓了我一跳。” 尹勒微微一笑,招了辆出租车。
“可是你还是答应了,你是不是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她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烧。
“才不是呢,你想想,任何一个楚楚可怜明显是受到伤害的美眉向我寻求安慰,我怎么可能不给她信心勇气?”这下子换他得意洋洋了。
“那个时候我是楚楚可怜明显受到伤害的样子吗?”她叹口气。
“寂寞而且孤单,会让人忍不住……心疼。”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来在他眼中,她是寂寞而孤单的。
“现在呢?”她轻轻地问他。
“现在……让人猜不透了。“他哈哈笑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心虚。
“如果我说……我现在依然寂寞和孤单,我想继续做你的女王,你会答应吗?”她慢慢开口,并不看他,目光注视着车窗外的车流和都市霓虹般的路灯,因为雨天的关系,所有能看得到的光线似乎都带了圈毛边儿,朦胧而美丽。
“哈哈,你果然太寂寞了,找时间我带你放风筝?去不去?”笑着抓了抓头,尹勒觉得不自在极了。
白梓童没有说话,依旧专心地看着车窗外,车内恢复了宁静,只有轻轻的广播声在空气里晕染开去,似断若无的让人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停车,我家到了。”终于开口说话。
“我送你上去。” 尹勒想跟着下来。
“不用了,你回去吧。”她下车,关上车门,看着那车离开,然后慢慢走进居民楼区内。
过了这周,督导们也要回总公司了,从此,不会再有交集了吧,毕竟分隔在不同的城市呢。
算了吧,虽然总觉得亏欠他,但是又觉得自己的怀念不仅仅是因为亏欠他的原因,是比这些原因更深刻的感情在作祟吧,但是如果她可以不让自己深思,她就不再受到伤害……
“我……我答应你。”一个男人的声音。
她充耳不闻地朝前走,暗笑一声,怎么自己居然出现幻听了?
没走两步,一个温热的手臂紧紧勾住了她的腰:“梓童,你没听到吗?我说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鼻子酸酸的,这个人,居然害她想哭呢。
“答应你做我的女王。”他抱住她,静静地开口,“18岁的尹勒,只会说我喜欢你,24岁的尹勒,却会说另外一句话。”
“什么话?”她抖了一下。
他扳过她的脸,轻轻吻了下去,“我爱你,”在眉上落下的吻,是我爱你,在眼睛上落下的吻,是我爱你,在唇上落下的吻,只可能是我爱你。
她呢?爱不爱他?
居然事隔多年她才知道,当她深究她对他的怀念时,才发现那是一份迟到的爱情觉悟。
或许她曾是城堡里那个孤单寂寞的女王,可是他却为她推开了一扇门,让她走了出来,从此她的世界,丰富多彩。
“我……”她想开口,却被他的抵死缠绵纠缠住,那句话便隐藏在了舌尖。
我……也……爱……你……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新星秀坊]将错就错 BY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