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第七回——符沙 针叶
 2007-5-11 14:34: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8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亲爱的……
亲爱的姐姐:
展信悦!
长久未见,我一直思念着姐姐,无时无刻!所以,弟弟我特别请符沙为你带去一些小礼物,希望喜爱收藏的姐姐能喜欢。
符沙……呃,相信姐姐展开这封信之前,已经见到符沙了。他是个可爱的小家伙,我们相遇在美丽的大草原,一个风和日暖的午后。小家伙机灵警敏,但孤身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实在可怜,所以,弟弟便将他也一并交给姐姐,请姐姐代为照顾。
符沙很能干,什么都能做,姐姐要用到他时不妨尽管用。小家伙常说他崇敬米寿,这次,应该圆了他的心愿。
请代我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吧,姐姐,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最后,当然是弟弟我从来不会对你吝啬的五个家——我爱你,姐姐!
弟字

放下信——
“真的……什么都能……做?”
轻喃如掠过草原的风,无形中散射着浓浓魅色的水眸如湖上春波那般潋滟……潋滟……潋到毕恭毕敬的符沙身上。
“是是是,我会做很多事,请姐姐多多关照。”符沙小拳头用力一握,高举于腮边,双臂夹紧,做个努力的手势。
只可惜,他这边殷殷切切,鞠如卿却未必是个好心的……不不,她从来不是个有爱心的人。
如卿是很小气的呢!米寿暗忖,果然听见自家主人笑呵呵、贼兮兮地捧过符沙的小拳头,正正反反打量一阵,打量得小家伙露出腼腆、忐忑、局促难安的表情之后,才说:“行,我先看看你有多能干。米寿,明天开始,店里要做的事全交给符沙,你列张表出来!”
“噫?”米寿讶眸,墨帘般的乌发轻轻一荡。
没等他收回难得流露的惊讶,符沙以超越飞蛾扑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深深一鞠后,抬头仰视,金眸竖瞳闪闪发亮:“米大人,请多指教!”
“……”

1

从昨天起,鞠•骨董宠物店多了小食客一名。
今天——
小食客——也就是符沙,因为卧室安排在米大人隔壁而兴奋了一夜之后,早早起床,套上自己喜爱的红色高领小T恤、深蓝垂须四分裤,揽镜自照半小时,自我感觉满意后,才清清爽爽跳下楼。
夜幕未褪,骨董店里静悄悄……
符沙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等候接手“他崇拜的米大人”的工作。
好……宁静啊……住在这儿一定很舒服……
“嘿嘿!”盘腿缩在沙发一角,捂嘴窃窃笑了两声,他压下兴奋,决定不打扰宠物们的睡眠。
舒服的地方……他来对了他来对了……符沙对此肯定两小时之后,因为一张清单,他的坚定开始动摇。
呛呛地吞下一口唾沫,虽然瞳孔收缩,他仍然毕恭毕敬地托着“他崇拜的米大人”亲笔列出的工作清单,如下——
1)开店前,打扫店外招牌、雕花玻璃门,保持台阶清洁。
2)给宠物喂早餐、午餐、晚餐,要定时定量。
3)为宠物洗澡。
4)清洁地板。
5)每隔2小时清理一次宠物糞便。
6)调节宠物矛盾冲突,宠物争吵发生前,要第一时间安抚。
7)保持鱼缸清洁。
8)打扫收藏架。
9)烤数字蛋糕,为如卿泡茶。
10)送客人要送到大门。
11)待客要谨慎细心,不得让客人有机会伤害如卿的收藏。
……
捧着清单,欲哭无泪啊……
清洁清洁清洁……他满眼只有“清洁”两个字。
不停颤抖的小腿边,分别蹲立着两只色彩各异的猫形动物,一只披着金色虎纹,一只被以啡色豹纹。两猫宛如尽职的门神,懒懒抬起璃色宝石般的眼睛,嗤笑着,仿佛在说:快做吧,很多事等着你呢。
“拖、就、拖!”捋袖子,卷裤筒,符沙一个帅气地抄手,握紧地拖“唰唰唰”三转,将拖柄甩扛上肩,紧接着一个流水般绝美的拧腰,“扑通”一声将地拖蘸进桶里,再一个后纵跃,带出一道银亮的水线洒落地板……
“喵!”弓身跳开,虎纹、豹纹双猫同时冲他竖毛——喵呜!生气,极度生气。
——你一定会被如卿骂!
——对!
双猫怒瞪。
符沙来不及反应,“啪”,后脑中掌,两眼冒星星。
“不可以把水洒在地板上。”与动作完全不协调的柔哑嗓音来自面色微嗔的鞠如卿,眼波一转,她伸指弹弹符沙的额头,“米寿呢?”
硬着头皮受她一弹,符沙搔搔头,笑出两颗小犬牙:“米大人出门了。”
鞠如卿“嗯”了声,转身走向吧台,刚取下一只倒悬放置的白瓷杯,符沙瞬间冲到她身边,不仅抢下她勾在中指的瓷杯,嘴里还嘟哝着“第九条,为如卿泡茶,为如卿泡茶”。
“……”小家伙的个头只及她的腰,微笑着让出吧台空间,她注视着那颗金棕色的小脑袋,瞧他在吧台下摇晃半天却不知该拿哪什么泡茶时,不禁笑出声,“符沙,别找了,快拖地。”
抱着五颜六色的精致小瓶,符沙转身,苦笑:“如卿姐……”
哪一瓶是用来泡茶的啊?他忘了问米大人啊……
“你确定要叫我姐姐?”鞠如卿将他怀里的小瓶逐一放回原位,戏戏勾唇,“叫什么也没用,你,十分钟之内给我把地拖干净,要开店了。”
“是。”响亮答一声,符沙赤脚跑向他前一刻制造的水渍边。
吸干吸干……他不能给米大人丢脸……拖地嘛,这种小事难不到他,绝对难不到!
捏着比自己的身高还高出一半的地拖,金眸闪现坚定不移的光芒——他、要全心全意对付地板。
瞧,他拖他拖他用力地拖!他还可以横拖、竖拖、倒着拖!
唰唰唰,地拖虎虎生风!
一时间,骨董店内除了偶尔几声猫叫,便见一道鲜红色的小身影从鱼缸拖到雕花门,从收藏架拖到宠物架,中途不时闪出几个后空翻……
米寿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

2

四天后——
“如卿姐,你的茶!”
“喂,狗,不要吵架!”
“哎呀,臭猫,我刚拖完地,你竟敢给我留下几只黑爪印子。”
“……呼,如卿姐,你的……报纸。”三分钟内买回,简直锻炼他的四肢矫健度嘛。
鞠如卿含笑接过当天的“FT报”,抬手揉了揉符沙金棕色的软发,“乖!”
“嘿嘿!”笑出两颗小犬牙,金眸转向清点传单的米寿,“米大人,我今晚能跟着您一起派传单吗?”
本着“崇拜他就要黏着他”这一原则,除了清洁工作,符沙四天来的闲暇兴趣便是偷偷收集“他崇拜的米大人”的一切资料,无论大道还是小道。因此,只要一有机会,他就黏在米寿身边,殷勤切切。
黑眸划过一抹漆光,米寿抿唇,垂眸,浅浅一笑。
——符沙是个乖巧的小家伙,什么都肯做……呃,做得好不好就另当别论,至少,如卿没去刁难。无论是不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符沙留在骨董店已是事实。只是……
眉心轻跳,米寿叹气。唉,每次听到“米大人”三个字,他就觉得别扭啊……记得四天前,他很亲切地请符沙别这么叫,谁知小家伙张口来了句“米哥哥”……大脑空白三秒,他决定放弃纠正小家伙的称呼。
两相比较,米大人比米哥哥更符合他的身份……吧?
在米寿自我调适自我安慰时,一边看报纸的魅色女子轻“咦”一声,遽地挺直腰,专注盯着“FT报”上的某个版面。
皱眉半晌,鞠如卿左手食指和中指轻轻扣成一个圆,无意识地弹了弹,随后冲符沙勾勾手,指着某段文字道:“符沙,念!”
她脸色无韵,符沙不明就里,怯怯望了米寿一眼,接过报纸,小心脏开始加速。
他……他没做错事啊……
等了半晌没声音,琉色灰眸瞥过去:“不识字?”
“识、识!”点头,感到颈脖后被米寿轻轻捏了一下,符沙偷偷吐气,小心脏跳得平和了些。金眸锁住鞠如卿所指的文字,他朗念:“本报讯,雍芜市遭遇诡异病毒入侵,漫延速度惊人,医病专家提醒市民谨慎小心,注意清洁,以防感染。目前,研究人员正倾力破解病毒密码,尚不知患者如何感染,不知病毒通过何种渠道传播,但感染者症状相同,均是全身皮肤生出一片片如婴儿手掌大小的黑斑,且发病前无任何症状预警。黑斑颜色日渐加深,斑纹持续扩散,渐渐覆盖人体皮肤,极为可怕……”
是很可怕,念得他全身发毛。他食肉是没错啦,但他讨厌生病,更讨厌皮肤上长东西……
“如卿,怎么了?”米寿自符沙手中抽过报纸,安慰地拍拍他,一目十行。
盯——灰眸用力盯着符沙,鞠如卿神色不善。
用力咽下口水,金色眸子无辜极了,“不关……不关我的事。”病毒关他什么事,是不?
“呵……”蓦地捂嘴,鞠如卿肩头轻颤,扑哧扑哧闷笑,笑得暧昧又不明。
她笑数声,灰眸瞥瞥符沙,又笑数声,再瞥瞥符沙,瞥得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心脏又开始狂跳。
“不关我事的!”强调,撇清一点比较好。
呵呵……呵呵……笑声继续,笑得符沙缩到米寿身后,斜斜探出一颗金棕色小脑袋。
笑够了,鞠如卿皓臂半抬,向符沙懒懒展开掌心,轻轻吐出一字:“来!”
如卿笑得很……恐怖呢,看样子心情不坏!米寿忖思,将符沙从身后拉出来。
金眸看了鞠如卿一眼,飞快垂下,竖眸在敛眼的一瞬放大稍许,随即恢复。小手在背后捏紧,放开,捏紧,再放开……屡屡之后,符沙慢慢走到鞠如卿身边,并拢双腿,挺直腰杆坐下,双手放在大腿上。
“符沙……”皓臂缠着一幽暗香握起他的手,水眸隐隐泛着戏悦,“我没说关你的事。这些天,住得习惯吗?”
“习惯。”符沙点头。
“放心,小家伙。”鞠如卿刮刮他白皙俊滑的小脸,柔笑道:“他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一定会。”
他?是谁……
哦!符沙恍然明白,金眸一闪一闪,浮现浅浅波涟:“谢谢如卿姐……”
“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不喜欢什么,忌讳什么,尽管告诉我,嗯?”
“嗯。能天天瞻仰米大人的风采,我已经很满足了。”符沙揉揉眼角,说得好大声,大声到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的米寿重新跌回去。
睫帘一抬,黑眸瞪过去——什、么、叫“瞻仰”他的风采?
鞠如卿捏捏高挺如贵族般的小鼻子,琉色灰瞳扫向她的梼杌之王,嘴角含一朵宠然的笑花,轻声说:“明天周日,米寿看店,符沙,我带你去爬山。”
“咦?”符沙微怔,“爬山?”
“对。”
不知是兴奋还是惶恐,符沙点点自己的鼻子,结结巴巴:“我……我……我陪如卿姐爬山?米大人也一起……”
“天气太热,他不爱爬山。”
“啊?”金眸不掩失望。
鞠如卿轻轻眯起眼:“你不喜欢爬山?”
“不不。”赶紧摇手,他转看米寿,却见俊美的男人单手托着下巴,黑发如纱,随着呼吸轻荡在两颊,覆隐住双眸,也掩去泰半的表情,优雅的唇……轻抿着。
立即,金眸闪成心形。
当之无愧是他崇拜的米大人啊,一个简单的抿唇也那么优雅,那么高傲,更别说那弧线完美的下巴,那托着下巴的修长手指……
崇拜!崇拜!

3

北雍山,雍芜市的坐标原点,城市格局以山为界点,呈扇形向南北延伸。
山中清凉,百花灿烂,山上有澧泉古景,有百年禅寺,加之人工开凿的石梯山路,俨然成了避暑的好去处。因为石梯只开到半山,休闲游玩的客人多数只会停在半山腰,而不会刻意向山峰攀爬。
即是说,越往山上走,人烟越稀疏。
“我、在、大雨夜,捡到一只——猫!”
蹦蹦跳跳,不成曲的异域小调飘在山路上。小调,出自一位背着巨大旅行包的男孩。
男孩的五官小巧深邃,颇有些贵族气,柔软的金棕色头发随着跳跃一散一落,在绿意丛丛中格外显眼。看他自哼自乐的表情,仿佛旅行包完全没有重量一般。
“我、在、大雨夜,捡到一只——猫!”
男孩哼来哼去也不过这一句,他哼得开心,无声无息走在他身后的豹纹猫听得可不太开心。所以——
“喵!”抗议。
男孩带着些许傲慢的神色瞟了豹纹猫一眼,停下脚步冲落后的女子招手:“如卿姐,要休息吗?”
球鞋,有点旧的那种,宽大的米色休闲裤,有点加加大的那种,米白色竖领长袖衫,有点紧的那种,配以高束的黑发,鞠如卿这一身打扮极有些运动家的味道。加之她步履姗慢,或走或停,在满山翠绿中便独得了一分飘然、五分悠闲。
男孩叫她时,她正注视着山路边的一弯溪流,闻声侧首,摇头:“符沙想休息?”
“不,不用。”小拳头握紧,符沙连连跳了跳,以表示自己精力绝对有多余。
“爬吧!”鞠如卿微笑,继续走走停停,完全没有加快脚步的意思。
爬……他爬……符沙嘟嘴,认命地转身。
他猜也猜到,如卿姐不会单纯地带他爬山,应该找什么东西……吧?嗯,如卿姐是收藏家,她要找的东西一定非常有价值,想啊,光是那人托他带给如卿姐的礼物……
想到礼物,符沙的眉心拢了拢: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如卿姐说是带他爬山,却向他空出的旅行包里塞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看样子不能吃……
呼——吐口气,符沙停下步子,转头看看软脚慢步的豹纹猫:“你说,如卿姐是不是玩我啊?”
“喵!”是。
毫不给面子的应答让符沙的小脸抽了抽,他扭头冷瞪豹纹猫,“你再喵一声试试!”
——好猫不与你斗!
豹纹猫因日光而竖成细缝的瞳珠放大了那么一下,随后裂开猫嘴,打个大大的哈欠。
看在它没“喵”出声的面子上,符沙冷冷哼了声,对猫脸上的不屑采取忽视。回头看看鞠如卿,他再度叹气。
唉……不是他要偷偷嘀咕……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啊……米大人只说好好玩,他早早起床,如卿姐却睡到十点才出现,吃完早餐十一点,再赏玩一下收藏,逗逗宠物,已是下午一点,待他们坐车抵达山脚、爬过石阶、向繁茂的高层原始林进发,已是四点了……
他肯定:如卿姐不带米大人爬山,是因为如卿姐根本无心爬山。
算了,爬吧!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赏着风景,吹着口哨,渐渐行至一条细溪边。
一脚踏上溪边凸起的石头,符沙正要顾影自照……
若只是顾影自照也就算了,偏偏豹纹猫先他一步跳上那颗凸起的石头,又因猫爪扑打溪水、以至于冰凉的水花溅入猫眼,于是乎——
喵!啪!
豹纹猫准确无误地窜跳而起,四肢仿如攀树般,抱上符沙前一秒踏上石头的细腿。
——敢抱我的腿?
小脸皮跳了跳,金眸与猫眼互瞪……瞪……
瞪了半天,见腿上的“猫瘤”没有滚蛋的意思,细眉一挑,金眸顺着深啡豹纹下滑,看向自己的脚尖。
甩掉你——符沙正要抬腿,突然感到脚底传来一种异样的震动,轻轻颤颤。心头奇讶,他再用力踩了踩石头,果然传来更剧烈的震动。
什么东西?符沙收回脚,豹纹猫同时窜跳开。他好奇地蹲下,用手触摸这块深黑色的石头:奇怪,他见过漂在水面上的石头,倒是没见过会颤抖的石头,摸起来没什么温度啊,好像有点软……什么东西啊……
“土肉。”鞠如卿早在他蹲下身时走近,看了眼石头,未多留意,琉眸向溪源深入望去,神情玩味。
土肉?符沙眨眼。他喜欢吃肉,是什么肉没关系,最重要、也是他最关心的一点——它、是、肉!
“可以吃吗?”无意识问出这一句,脑后立即受鞠如卿一掌,拍得他两眼冒星星。
“符沙,土肉是阳遂虫的食物。”鞠如卿凉凉一笑,“你一直生活在草原上,对吗?”
因为脑袋被拍得差点撞到那块土肉,符沙摸摸鼻子,傻笑点头:“是。”
难怪……鞠如卿垂敛双眸,轻声解释,语中并无不耐:“土肉是地虫的一种,只生长在固定的海拔高度,移动速度缓慢,一年能移动一米就算不错了。它们的外形与普通石头差不多,剖开后可以看到肠白,活的时候,就是你现在摸的感觉。土肉本身并没有强烈的生存感觉,但它们会生长,受到撞击会轻轻颤抖,死后,土肉的身体会变干变脆,化为粉尘,与一般泥土没区别。”
金眸可爱地眨了眨,符沙努力消化鞠如卿的话。
——土肉等于泥巴。
——泥巴不是肉。
——不是肉就不好吃,也不能吃。
明白了!小腿一抬,将那块土肉一脚踹进溪水。
土肉刚落进溪水,溪源深入突然射出一道乌黑的利芒,来势汹汹,直扑符沙面门。敏捷侧身躲过,他来不及看清,黑芒已落地入土,不见踪影。
“什么东西?”金眸中有趣味,却无骇然。他扑向黑芒消失的地方,大有挖地三尺之势。
鞠如卿双手插在裤袋里,笑意十足十,重复刚才说过的话:“土肉是阳遂虫的食物。”
“阳遂虫?”
“阳遂虫又称倒行虫。”瑰唇含笑,鞠如卿插在裤袋里的手动了动,并未掏出来,只说道:“得名倒行,因为从它们的爬行方向来看,尾在前,头在后。阳遂虫性情暴烈,繁衍能力很差,只接受一种人作为饲主……”
话音停在“主”字上,一抹黑芒猝不及防从土里亟射而出,如离弦的箭矢般袭向好奇摸着地面的符沙。符沙因专注于聆听鞠如卿的解释,虽极快闪过,却仍然慢了一步。
微秒之差。
风轻轻,溪叮叮,只见空中飘飘袅袅、旋落下一缕金棕色的发丝。
时值六点五十四分的夕阳,艳火圆日在地面拉出一道长长的、变形的身影。符沙慢慢抬起右臂,以手背拭了拭脸,移开。
手背上,有血。
盯……盯……一分钟后,薄瘦的肩开始颤抖。
金眸竖瞳被他垂头滑落的软发遮掩去,背映夕阳,在场的一人一猫——鞠如卿和豹纹猫是也——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只见他僵硬沾血的右臂,左手自然垂在身侧,五指遽然缩成钩状,转又放开。
“血……竟然让我流血……”一缩一放之间,喃喃念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符沙慢慢放下旅行包,倏地抬头。
原本走到他脚边的豹纹猫适巧昂头,对上他的眸子,惊“喵”一声,跑向鞠如卿。鞠如卿却在对上那双炯炯异亮的金眸时,唇角的笑弧弯得更大。
通常来说,眼睛的颜色是指眼珠——也就是虹膜的颜色,虹膜中心是瞳孔,瞳孔多数是黑色,圆形。符沙的金眸,是指他眼内的虹膜为金色,晶体正中的瞳孔带点扁,像遭到外力挤压的椭圆。此刻,金眸不变,两颗略扁的瞳孔扩张成正圆,白皙的贵族味小脸上多出一道血痕。
伴着一声低啸,符沙身影一闪,跃向溪源深入。片刻后,林内响起摧枯拉朽的可怕断裂声。鞠如卿静静立在原处,从拂过鬓角的风丝中感到隐隐犀利。
有点麻烦呢!粉唇扬起,她从口袋里抽出双手,拇指与食指扣成圆环,左右交错相套,环孔对着符沙冲去的方向轻轻一转,轻吟:“权——域——”
随着轻柔的尾音融化在风中,一波无形的圆形界罩自指间的环孔处爆射开,迅速扩大到直径百米的范围。
小家伙发狂了,尽管她非常欣赏,却不想引来太多注意。接近山顶的地段虽少有人来,却也不是没有,她的举止不过是……
慢慢松手,重新插进口袋,她微笑。
——“权域之圆”,不过以防万一。
六界之中,圆形最具扩张力,也最具压缩力和变形力,“权域之圆”便是将需要控制的范围固定,同时对人体五官具有屏障功能。
要而言之,她不想让爬山者看到眼前称得上“诡异”的一幕——
符沙身手敏捷地在林间纵跃扑跳,金眸闪着隐隐幽光,阳遂虫在躲避扑袭的同时,因高速移动在符沙四周形成模糊不清的黑线,颇有些仗着身形小巧的优势逗弄符沙的味道。它突袭符沙,不过因为符沙破坏了它的食物。
一时间,飞沙走石,利风回旋。
符沙被眼前的小虫子逗得怒焰高涨,喉中滚出一声咆哮,体表渐渐被一团兽形之气包围,隐隐可见凶意炯炯的金色圆眸,半圆形的耳朵,和……长长的尾巴。
咦?咦咦?哦——
鞠如卿睁大眼,侧移一步,巧妙地避开不长眼睛的断枝和碎石,眸中是藏也藏不住的惊喜。
他扑,它逃!符沙与阳遂虫对峙了十多分钟。
随后,在一片断枝铺地、灰土满天飞的闪瞬之机下,黑色的虫子因来不及落地,在半空中被符沙恶狠狠地拍捉在两掌间。
只要用力一压……金眸闪过凶光,符沙正要有所动作,带笑的柔音响起——
“符沙,别杀死它。”
鞠如卿不知何时从旅行包里取出一只三寸高的矩形琉璃瓶,纤指在符沙掌心轻轻一带,拈起偏圆的黑色虫子塞进瓶里,再拧紧瓶盖。
阳遂虫入瓶之后,静静伏在瓶底,仿佛深睡了一般。
鞠如卿看看千疮百孔、狼籍满地的溪林,非常满意溪源深处的山壁上因符沙的破坏而崩裂出的深邃洞口。洞里,有她一直想要的……
正要走过去,衣角突地一紧。她低头,一只沾满泥土的小脏手正紧紧捏在干净的衣角处,金眸竖眸已然复原。
“乖,符沙!”她送上一朵宠笑。
“如卿姐,别告诉米大人我……我……”贵气的小脸可怜兮兮,话没说完,符沙两眼一闭,“咚”,直直向后倒去,脑袋落地时正好压上豹纹猫的尾巴。
“喵!喵喵!”豹纹猫弹跳而起,摇着吃痛的尾巴冲符沙低吼。可惜,倒地的符沙已经听不到也看不到了。
鞠如卿怔了怔,蹲身探探他的鼻息,确定只是晕迷后,不由哑然。
暂且无暇理会昏迷的符沙,提起旅行包,她兴奋难捺地靠近洞口,走进……
山风拂凉,夕阳收落投照在北雍山的最后一抹霞光。待鞠如卿背着明显增加了重量的旅行包走出洞,符沙仍昏迷在原位,脸上却印满脏兮兮的猫瓜子……
魅颜嗔笑,水眸无奈瞪向蹲在溪边拍水的豹纹猫——她不意外,符沙脸上的猫爪子,正是豹纹猫以溪水浸湿肉掌,沾满泥土后一只一只印上去的。
——不过尾巴被压了一下嘛,猫的报复心真强!
撇嘴叹气,她抱起符沙,将满是猫爪的小脸靠在干净的肩上,一步步下山。行了数步,想到什么,她微微一顿,抬手弹个响指。
暮色渐浓,弯月似钩。
鞠如卿身后,“权域之圆”在这声脆响的同时遽然收缩,仿佛被空气中一只无形的手挤压,最终形成一道壁门,贴在山壁裂开的洞上。
溪林四处,狼籍仍在,而山壁之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喵!”一声猫鸣,仿若轻笑染在风中,渐吹渐远。

4

我晕——
慢慢睁眼,很阴暗啊……
拉下覆在额上的毛巾,符沙弹跳而起。
“哎哟!”因为用力过猛,猝不及防从沙发上滚落,四肢大张,直扑地板。
金眸闪了闪,看到距离鼻尖不远处、包裹在深啡暗格裤里的一双优雅长腿,视线顺着交叠的腿上移,是他崇拜的米大人耶,白色紧身T恤,黑发黑眸,眸中含着趣笑与他对视。
“醒了!”五指逗抚着腿上的虎纹猫,米寿怡然轻问。
“呃……是,米大人!”下意识地应了声,符沙环顾四周。
是骨董店……唉,不是他要偷偷嘀咕,明明就是宠物店,如卿姐非得自称骨董店……
小小走了一下神,等到混沌的脑袋清醒,符沙看清店内的一切,霎时,金眸瞠瞪。
不是他要偷偷嘀咕……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深夜了,深夜就应该开灯,虽然他自信在黑暗中行动如常,可、可、可——此时的如卿姐怎么那么像巫婆啊。
若大的骨董店,幽暗而诡秘。四周,零星点缀着十来双闪着幽幽绿光的猫眼,巨大的深水鱼缸里,水母若明若暗地闪烁着,而唯一称得上照明的东西只有一盏烛台,放在收藏架前的长桌上。鞠如卿衣衫未变,正迎着微弱的烛火在桌上忙着什么。
宽阔的长桌面,远远的一端放着一张托盘,盘上盛一颗头骨,托盘边放着两只琉璃瓶,矩形的瓶内伏着一只黑色的偏圆形虫子,略圆的瓶内则是四五颗灰色的虫卵。另一端,在鞠如卿手中,一张寸许厚的骨托架正慢慢成形。
摇曳不定的火光,如剪影般的阴暗侧脸,脸上那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符沙僵硬地吞下口水,暗忖:如卿姐真像一个美丽的巫婆啊……
“别打扰如卿。”轻雅的嗓音响起,他被米寿伸来的手扶起。
“米大人……”他想问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桌上的头骨是什么,却又觉得在崇拜的米大人面前提这种事太丢脸,左右为难之下,小脸不争气地红成一片。心中暗暗庆幸烛火不明,他听米寿道——
“桌上是古代木耳族人的骨骼,瓶子里是你捉下的阳遂虫。阳遂虫是木耳族人的宠物,也是他们的墓穴守护者。木耳族人用古老的传统方式建造墓穴,棺木以悬空状态竖埋入土,极难发现,也非常珍贵。如卿早在三个月前便发现了北雍山上的木耳族墓穴,因为……”黑发垂下,米寿轻不可闻地叹了声。
因为如卿当时懒,随后便将这事丢到脑后,直到“FT报”报导市内出现黑斑病,他这主人才想起北雍山上还有这么一件难得的收藏珍品。
木耳骨最珍贵的部分是颅骨,因为他们的颅骨上生长着其他族类没有的木纹耳朵,耳型纤巧,纹理细腻而妖艳,诡谲而漂亮,令无数收藏家梦寐以求,想要居为己有,如卿当然也不例外。
阳遂虫既然是墓穴守护者,自有它的凶性,凡被它蜇过的人,体表皆会长出可怖的黑斑。因它蜇人无痛无痒无红肿,被蜇者基本上感觉不到,等到体表长出黑斑而跑医院,已是月余后的事了。
要治黑斑,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呵!他不认为如卿会大方地将收集来的虫卵白送医院。
米寿含笑抬眼,温暖的指腹抚向符沙脸上结痂的那道细痕。
阳遂虫是一种很凶的地虫,能制服它的符沙……必然更凶。
符沙……呵……
Fossa,猫科,形体如豹,身被金棕色皮毛,听觉精敏,有着松鼠般的敏捷;生长着半圆形的耳朵,金色的眼睛,瞳孔伸缩性绝佳,吻部像狗,黑色。这种动物极善于隐藏自己的凶性,有着家族遗传的傲慢性情。
“符沙……”米寿轻叫。
“是,米大人!”
响亮的应答,惹来烛光前妖魅女子的一瞥。
“嘘,别打扰如卿。”食指点在柔软的唇上,带出一缕暗香,米寿失笑,“如卿正在用木耳骨的躯干骨塑骨托。”
“嗯嗯!”金棕色的小脑袋点了点。
赞许一笑,想到什么,米寿问出盘旋在心头的疑问,也是自家主人的疑问:“你……怎么晕了?”
金眸眨了眨,吸吸鼻子,小脸不争气地泛红,“这个……那个……因为……”
米寿耐心十足:“因为?”
“那个……那个……”吭哧吭哧半天,符沙突地冒出一句,“米大人,我三百岁了哦,我是北美洲猎豹的近亲,非洲狮子的表兄,东北虎的祖宗后裔……裔……”
“嗯!”雄伟的家族历史。米寿配合地点头,以示了解。
“我……我有一个小小的毛病……”
“小毛病?”
“是……是……见血就晕……”声音渐渐低下去,脸上红云更浓了。
见血就晕?
米寿怔了片刻,失笑摇头。

5

翌日,骨董店内。
拖着地,符沙觉得自己是天生劳碌命。
拖拖停停,他问一直趴在沙发上睡觉至今的豹纹猫:“喂,我一直不明白,你和虎纹猫什么不同?”
鞠如卿在沙发上欣赏着新获得的收藏品,闻言一笑。
米寿倚靠在她肩上,轻道:“颜色,还有花纹。”
点头表示明白,符沙放下地拖,笑嘻嘻:“米大人,如卿姐,以前在草原上,我最喜欢和那些科学研究员捉迷藏,他们把捉到的狐猴关在笼子里,身上挂满研究器材,不过……嘿嘿,我把它吃了。”
——喵,你不是见血就晕吗?豹纹猫睁大眼。
“哼!我看到血后会生气,生气之后才会晕。”符沙冷冷瞥了眼啡色豹纹猫,加重语气强调:“而且,我现在只吃熟肉。”
“符沙,我想,它们以后会乖乖听你的话。”眸光扫过店内的各式宠物,米寿轻抬左手,掩去嘴角的一丝疲惫,斜倒在鞠如卿腿上。
没办法,天气一热,他就全身懒散。
“哦?真的真的?”符沙惊喜大叫,殷切地为柔抚米大人的女子倒茶。
聪敏的他深深明白:要讨好米大人,就要讨好米大人的主人!这叫爱乌及乌……及屋……还是及巫?
头上浮现几个问号,他听米寿轻笑道:“是,因为,你够凶!”
凶?哦哦,米大人在夸他耶!
霎时,得到称赞的小家伙双眼一亮,笑逐颜开。
暗香浮动,骨董店里除了时不时传来几声“嘿嘿”,再无其他声响。
片刻后——
“对了,你到底叫什么?”符沙问跳到脚边的豹纹猫。
“喵——”
“不说拉倒。”
“蒙甲!”

TIPS:
卢王将陶璜掘地,于土穴中得一物,白色,形似蚕,长数丈,大十围余,蠕蠕而动,莫能名。剖腹,内如猪肪,遂以为臞。甚香美,璜啖一杯,于是三军尽食之。《临海异物志》云:土肉正黑,如小儿臂大,长五寸,中有肠,无目,有三十足,如钗股。大者一头长尺余,中肉味。
——《感应经》记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不锈钢网 - 2015-6-27 15:14:56 - 不锈钢网
-----------------------------------------------------
好文章,内容义正词严.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网  http://www.hbbuxiugangwang.com/
不锈钢窗纱 - 2015-6-22 5:43:01 - 不锈钢窗纱
-----------------------------------------------------
好文章,内容文章雅致.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窗纱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防虫网 - 2015-6-19 15:24:32 - 防虫网
-----------------------------------------------------
不错的文章,内容气势磅礴.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防虫网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防虫网 - 2015-6-17 1:31:06 - 防虫网
-----------------------------------------------------
不错的文章,内容完美无缺.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防虫网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西门塔尔牛 - 2015-6-9 14:13:25 - 西门塔尔牛
-----------------------------------------------------
好文章,内容出口成章.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西门塔尔牛  http://www.xmten.com/
西门塔尔牛 - 2015-6-9 3:02:53 - 西门塔尔牛
-----------------------------------------------------
好文章,内容一气呵成.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西门塔尔牛  http://www.xmten.com/
cheap cialis - 2009-11-6 3:04:56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heap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10-21 8:13:23 - cialis
-----------------------------------------------------
Hello!
http://aixopey.com/qqavxt/1.html ;,cheap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6, 共 4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