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古韵柔情]明月照花间 段絮
 2007-5-11 14:39:1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月黑风高夜。
荒凉的乱葬岗,阴风惨惨,磷火点点,鬼影幢幢,一道长长的黑影游离过。
尸体、尸体,我要新鲜的尸体……
一群野狗在月下唳叫,死者腐坏的血肉被它们的尖牙利齿撕裂,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犹如炼狱的修罗场,随处可见咧着牙齿对你森森冷笑的头颅。
黑影继续游离,执着地寻找目标:一具完整新鲜的尸体!
冷月下,他发现了一座新坟,孤零零地屹立在乱葬岗边缘。坟前,甚至有香烛燃尽留下的灰烬,还有,一束犹未凋零的花。
那花,依稀是在春天开遍山野的迎春花,小小的鲜黄的花朵,毫不起眼,却是春天的讯息。
他深吸一口气,仿佛闻到了新坟里尸体的新鲜气息,即便鼻中充斥的是令人作呕的腐败尸气。
就是他了!

江湖中,有一个人人唾弃的邪教,叫睡教。据说睡教专研阴阳采补之术,教中男女个个精通此道。平常人遇到他们,不论男女,不分老幼,一律先X再X,X了又X……因此江湖闻之色变,欲除之而后快。
但是,睡教是个相当神秘的教派,似乎在蜀中,似乎在西疆,又似乎在岭南,总之没有人知道它之所在,也无从灭起。江湖中似乎也从不曾风闻有谁被睡教残害过,因此人们就当这是说书人编造的传奇。
其实睡教是真实存在的,铁弦铮从有记忆起,就是睡教的一份子。
十八岁,他第一次离开睡教总坛,随师兄到附近集市采购米粮。外面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新鲜,一次次的眼花缭乱中,他落单了。
“上回说到王家小娘子被睡教狂徒辣手摧花后,无颜苟活,上吊自杀。她的父母悲痛欲绝,出钱请了几位江湖高手去报仇,结果,嘿嘿……”
茶肆里,一相貌猥琐的说书人正唾沫横飞说着淫词艳句,台下一群同样猥琐的男人听得津津有味。令铁弦铮大怒的是,他最尊敬的师门竟成了市井淫词中的主角,任人肆意践踏。
“你胡说!”一股热血令他冲上去,结果却被一群无赖揍得半死,最后被他的师妹夜眠眠拖了回去。
从此,铁弦铮对世人充满憎恨。

睡教并不如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堪。睡教之所以叫睡教,只是因为教中人人都很会睡觉,与男女苟合无关。
睡教是个很穷的教派,教中人几乎难得一饱,所以才那么崇尚睡觉。睡着了,既不消耗体力,又能暂时忘却饥饿,何不一睡。
铁弦铮在睡教的等级本来是“睡人”,但自从他遭受打击后,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本巫咒之书,成日神神叨叨埋首研究些巫咒之术,荒废了睡觉,因此得到独一无二的“睡巫”之名。
睡教按睡觉的功力分为神、仙、魔、人四等,教中拥有“睡神“美名的是年纪最老、身体最胖、连续昏睡十天雷打不动的教主。
教主本来属意铁弦铮当接班人,但铁弦铮遭受打击后就一蹶不振,成了睡教的异类。他再也无心美美地大睡,甚至不想睡觉。
他要报复!报复那些践踏他最尊敬的师门的坏蛋!
所以,铁弦铮来到乱葬岗,寻找一具新鲜的尸体,他要炼最恶毒的养尸法,报复那些坏蛋。

乱葬岗是绝佳的养尸地,这里的土质呈黑色,相当阴寒,只要寻到一具新鲜的尸体,铁弦铮就可以开始他的报复大计。
经过无数次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
他挖开新坟的土,露出一具薄棺,棺材的木头还带着湿气。他从随身包袱里拿出准备好的东西:一碗白饭(晚饭省下的)、一碗鸡血(捉的野鸡,肉吃了)、三柱香(从别的坟头偷的),开始按书上所写步骤实施。
他先将白饭、鸡血置于棺材头,再集中意念焚香祷告。
“死者听令,我今将白饭、鸡血供养你,速速供我驱策,杀光辱我师门之人!”
默念三遍,铁弦铮将香烛插于坟前,大功告成,只需等待七七四十九天,他就可报仇了。
“错了错了,你还需杀一只黑猫催尸,取其血洒于坟上,并将猫尸埋在棺尾,再焚香祷祝观想。在七七四十九日内,需要每日做同样的供养,不然前功尽弃。”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铁弦铮亡魂大冒。
“谁?”
“你好吵,吵得我睡不好觉。”
一条白影自旁边的大树下飘下来,仿佛没有脚,漂移过来。
铁弦铮动作好快,拔腿就跑。
“跑什么,人家又不是鬼。”白影停住,月光照着她的脸庞,赫然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女,白纱裙下还有一双秀气的玉足。
“师父呀,您老人家上辈子一定造了什么孽,不然怎会刚下葬就有人挖你的坟。”少女把铁弦铮挖开的洞填平,忙活一阵后,又飘回树上睡觉去了。
她搭了一个树屋,里面堆满香花,她就睡在花上。

铁弦铮自那夜被吓跑后,很多天都不敢去乱葬岗。忧心之下,他更睡不着觉了,还被教主当众训斥说他浪费米粮,一气之下干脆把他赶出了睡教。
为维护最尊敬的师门的名誉,他才睡不好觉。可是他大业未成,最尊敬的师门却遗弃了他。一下子没有精神支柱的铁弦铮,不知道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不,我死也要报复!都是那些坏蛋害的我!一受刺激,铁弦铮的想法更偏激了。

今晚有明亮的月,阴森森的乱葬岗也不那么恐怖了。铁弦铮来到上次挖开的新坟前,发现他挖的洞已经被埋上了。
“你,还是不死心吗?”幽幽的叹息仿佛发自地底,令铁弦铮毛骨悚然。
“不要跑!”一道仿若轻烟的白影,落在铁弦铮面前,旋身、回头,嫣然一笑。
“你、你、你……”铁弦铮的牙齿在打颤。
“我是人,不是鬼。”白衣少女把裙摆提起,露出一双秀气的玉足,说,“你看,我有脚。”
“我管你是人是鬼,为何你屡屡破坏我的好事?”铁弦铮愤怒了,冲着她大吼。
“挖人家的坟还是好事?”白衣少女歪歪头,不解。
“我……”铁弦铮理亏,接不上话。
“你养僵尸的方法不对。你看,这里的土质虽阴寒,但坟边有蚁穴,尸体容易腐坏。养僵尸的尸主最好为阴命之人,你选的恰好是阳命。对了,你会不会驱策僵尸的心法,如果不会,必遭僵尸反噬。”
“……”铁弦铮更接不上话了,如泥塑木雕般呆滞。
“你好像什么都不懂,算了,就让我师父在棺材里快乐地腐烂吧。”白衣少女打了个呵欠,“好困,你不要再三更半夜来打搅我,我想睡觉。”
“师父!”铁弦铮扑通一声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白衣少女惊愕地张着小嘴,睡意全被吓跑了。

“师父。”
“我不是你师父。”
花音气恼地再三纠正。早知道会惹上麻烦,当初她就不该随便把死师父埋在这里,更不该守灵百日,还不该贸然现身。
最最不该的,她不该心软救了被野狗围攻的铁弦铮,还把他带到树屋里。执拗的铁弦铮,在树下站了三日,说要拜她为师。
“师父,你就收下我吧。”伤痕累累躺在花堆里的铁弦铮,念念不忘他的目的。
“为什么你一定要学邪术?”花音好奇地问。
“我要报仇!”他咬牙切齿。
“哇,是有人夺你妻子还是灭你满门,你这么恨他?”花音更好奇了。
铁弦铮双目圆瞪,一腔悲愤脱口而出,“他们侮辱我的师门!”
“你挖我师父的坟是不是也侮辱了我的师门?我是不是应该立刻马上把你踢下去喂狗呢?”花音摸着下巴考虑。
“……”
“你看,其实这种仇恨真是莫名其妙。”花音抱起一堆花盖在铁弦铮身上,说,“前些天,我师父碰到两对人马仇杀,他去劝解,一不小心就呜呼哀哉。那两方的人也互砍死净,我挖个坑把他们埋了。本来他们可以活得好好的,却因仇恨送了命。我师父更无辜,被仇恨连累。按理说我应该为师父报仇去杀了那两方的家属,然后他们的亲属又来杀我。这样杀来杀去,死的人只会更多,有什么意义呢?”
从来。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铁弦铮的心被甜蜜的花香包围,渐渐柔软起来。教主只会让他多睡觉,睡好觉,何曾如此温言软语抚慰过他的心灵。所以,他差点被心魔控制,差点铸下大错,幸好,他遇见了她。
月光照进树屋,映着花音娟秀的脸庞,如月光般圣洁。躺在花堆里的铁弦铮,密密匝匝的花瓣覆盖了他的身体,也薰香了他初开的心扉。

花音收留了铁弦铮,因为他说无处可去。
早晨,铁弦铮帮花音采集鲜花装饰树屋;白天,铁弦铮帮花音拣拾枯骨好好安葬;夜晚,他们沐浴在花香中,花音讲她随师父四处游历的趣事给铁弦铮听。
花音也是孤儿,她的师父在江湖默默无名,却有很多奇怪的本事,最喜欢帮人排忧解难,就算因此送命也不后悔。
“我们都很幸运,虽然被父母抛弃,但遇见了师父,能平安长大也是福。”花音这样说。
“嗯。”虽然教主逐他出教,但铁弦铮对教主一直像父亲般对待,充满感激。
“百日之后我就要走了。”花音突然说出这句话。
“不!”铁弦铮闻言一惊,深藏在心中的话冲口而出,“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他用的是“要”,而不是“想”。
哦,花音的脸变得酡红,如饮了女儿红,醉了胭脂。
“我、我是说……我……”铁弦铮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微微的羞涩低不可闻。
他的手穿过花枝,与她的手交握,颤动的指尖跳动着两颗年轻的心。

师父说,如果遇到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很快乐,那么就和他在一起。花音觉得,和铁弦铮在一起不仅快乐,而且甜蜜,就像吃过的蜂蜜,甜到心坎里。
第一次看见他,他在挖师父的坟。她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忧伤而寂寞,恍惚中她感染了那种情绪,想到师父的死,心中的哀伤被深深的寂寞勾起,以至于忘了阻止他。等她现身吓跑他,她一直在想,是什么遭遇让他竟要炼最恶毒的邪法。
过了多日,她的脑中满满都是他,却因此冲淡了不少哀伤和寂寞。他又来了,她立刻迫不及待地现身。她想知道,他遭遇了什么?是否也同她一样,失去了最亲的亲人?
然后,她了解了他的遭遇,也走进了他的内心。在日日相处中,她喜欢他的陪伴,喜欢他开颜的笑。
这,就是师父所说的“爱”吧。遇见了,便一眼认出。

“小铁回来了——”
死气沉沉的睡教,因为某一个人的回归而沸腾起来,所有昏睡的人们,如同马蜂炸窝,倾巢而出。
胖胖的教主,竟然在奔跑,天呐,他被火烧屁股了吗?
“教主!”铁弦铮张开双臂,迎向最敬爱的人。
“咚”的一声,教主绊到一块石头,四仰八叉向后摔倒,肥头大耳磕到地上……昏死过去!
“教主啊——”全部教众,包括铁弦铮在内,全都捂嘴尖叫。
花音足下一点,抢过去探探教主的鼻息,又翻翻他的眼皮,抬头对众人说:“没事,睡着了,一会儿就醒。”
喔,众人的双眼焕发出崇拜的光芒。
小铁真有本事,出去一趟就拐回个那么漂亮的媳妇。睡教众人的心蠢蠢欲动,其中有一人想到就做,趁教主人事不知,拔腿开溜,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话说李家大姐在树林里采蘑菇,遇见一个睡教狂徒,嘿嘿。”
猥琐的说书人仍在茶肆胡说八道,猥琐的听众依旧听得津津有味。
“他们真的太过分了!”花音义愤填膺。
“由他们说去。”铁弦铮已不太在意,他当那些人是一堆大粪。
“我知道一种恶诅法,既不伤人命又能让人痛不欲生。”花音笑得很诡秘。
“喔,说来听听。”铁弦铮非常感兴趣。
三天之后,茶肆里少了说书的和听说书的,据说他们夜夜做噩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08:45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37, 共 2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