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古韵柔情]月融飞舞 郁姝
 2007-5-11 15:23:2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746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月融如水,花开满庭,
又是北雁南归时,繁华落尽。
秋风恬淡,徐徐拂动这满目的宫院重重。我负手仰望湛蓝高远的天空,茫然的眼一片寂寥,唯有声声雁鸣扰人心绪。
宫城的那一边是长安皇城的中心,我的父皇居住的地方。只有在每年的祭祖大典上,隔着大群不相识的皇室血亲才能远远见上一面,遥远得我几乎忘却。
父皇有众多儿女和天下江山,我的世界却只有这月融别苑。
我只有他。
这如水清幽的月融是母亲生我那年种下的,她说牡丹浓艳媚俗,不及月融清雅纯美。
她总在花下轻轻搂着我,一遍遍唤着我的名。我酣甜入睡,梦中的世界是成片的月融花海。
曾几何时,花开成锦,满庭满院,只是故人已去,物是人非,只有这满园的月融花依旧陪伴我,就像母亲的面容。
我轻叹一声,相守太久,只怕离别将近。
轻拈脚尖,臂腕微扬,身影翩纤行若流水,敛了眉低吟,舞步挥洒间无限忧伤。
公主,不好了,侍女琴儿匆匆奔来,皇上已下了诏书,要送公主去娄兰国和亲……
身影微乱,我心凄切,衫带纷飞中犹如灼灼怒放的月融,越见舞得热烈,似将燃烬芳华。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恢弘的金鸾殿上端坐一人,威严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回响。
殿下的少女恭谨温良,鹅黄素纱与腰间湛蓝束带垂泻而下曳满身后,秀发低挽,清雅之气必露,略施粉黛已是倾城。
月融,此次和亲事关大唐安危,定要不惜代价倾力而为。
是的,父皇。
如若必要,尽可除去娄兰王,以保千秋基业。
是的,父皇。
有什么需要尽管向父皇说,朕等你的好消息。
是的,父皇。
我低眉敛目,冰冷的回应着殿上的虚伪,心底彻骨的寒意将我冻结。
西边日益强大的娄兰国阻塞了大唐与西域各国交盟的要道,对于日渐衰败叛军四起的大唐是极大的威胁。用一个女子来换取权力和安乐是极好的。而我,无人庇佑,轻如浮萍,便是这个牺牲者。
月融,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对父皇说的?
缓缓抬眸,我平静的注视面前的君王,他竟已如此苍老,我快速垂下眼帘,划过一丝痛楚。
是的,父皇。
好吧,你退下吧。半晌传来苍老而无奈的声音。
我漠然转身,径直走向殿门。
你真的很像你的母亲……
我停下脚步,唇角扬起一抹弧度,是嘲讽还是无奈,随即头也不回的迈出大殿。
往事何必重提,既然不能忘又何必曾相弃?我不论往昔的爱恨纠葛曲意承欢。
执子之手,必要与子偕老。

送亲队伍驶出长安,回望间,锦绣堆成宫门次第已如昨日烟云。
没人知道大唐有位公主正远嫁异乡生死难料,没有祝福没有喜悦,就这样安安静静清清冷冷的做了嫁娘。
孑然一身,拜别母亲,心中了无牵挂。
娄兰王勒丹,我未来的夫君。上代女王为天神感孕而生,天生灵力,战无不胜。
传言三头六臂赤目兽身,却是我要嫁的男子。
我紧握藏匿袖中的匕首,它是我向父皇请求的唯一嫁妆。
关外尘沙飞扬,一望无际的是戈壁和黄沙。折射出刺目的光华,明晃晃的迷失在苍茫的绝境中。
不断有人倒下,但前进的队伍并未停下。不知走了多少天,前方传来骚动。
到了,公主,我们到了。
顺着琴二手指的方向,荒凉的沙漠中赫然出现大片绿洲,碧绿的色彩燃起我对生命的渴望。
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我紧紧握住了匕首。
娄兰的繁盛让我极为惊讶。树木成荫,溪水汩汩,喧嚣的市集商贸昌荣,百姓安居乐业,一派祥和。庄重宏伟的皇宫简明空旷,,大理石圆柱古朴厚重,美得大气美得震撼。
这里,将是我要生活的地方。

我拾阶而上,身后华服三千,摇曳满地。艳红的色泽漫天满眼。云鬓高挽,玉脂月融怒放其间。微点朱唇,略施粉黛,额心殷红的花瓣印俏丽欲滴,透出大唐皇族高贵典雅的气质。
隔着喜纱,我的面前是一个朦胧瑰丽的世界,隐隐可见殿上男子模糊的脸。
你可是大唐送来和亲的公主?声音遥遥传来。
我依然静默,昂首站立着。
忽然,我的头纱被揭开,迎风飘落。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今生要嫁的男子。
娄兰王勒丹,没有传言中的三头六臂赤目兽身,我的夫君,是俊美非凡的男子。
棕褐长发被额际金带束于脑后,立领皇袍镶嵌金缕印边衬托出挺拔修长的身形。足蹬短靴,王者气势尽显。额间醒目的血红天罡之印证明了传奇的身世。
你,是娄兰王勒丹?
相隔咫尺,我不禁被他明亮的紫眸中的光彩吸引。压抑心中的悸动,我抬眸直视他,俊美的轮廓和飞扬的神采透着霸气,有被烈日融化的错觉。
我讨厌他的高高在上,我更讨厌自己此刻的窘境。
你不怕死吗?勒丹逼视我。
有何可怕?我倔强的扬起下巴。
难道——
大唐皇帝认为凭一个女子就能换得千秋盛世吗?
我无言以对。或许不能,但我却别无选择。一抹忧伤浮现眼底。
勒丹勾起我的下巴,俯首贴近,你凭什么让我接纳你?
我心跳失速,纯净的男子气息将我笼罩。
忽略了他眼底的戏谑,甩开他的手掌,你可以杀了我,但别希望我会向你摇尾献媚。忽觉血气上涌,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揽臂接过倒下身影,低头看着怀中倾国容颜,勒丹扬起一丝浅笑。
月融公主——
月融,我的王妃。

恍若千年,我幽幽睁开双眼,宽敞的寝宫不染纤尘,烂漫的阳光从廊道倾泻而下,满室宁静。窗前负手而立的轩昂身姿让我从月融别苑的错觉中回到现实,对上依旧冷竣的紫眸,我心颤动。
你终于醒了。
慌乱中惊觉身上薄如蝉翼的纱裙,马上裹紧锦被缩到床角,羞愤难当,你怎么可以——
你是我的妃,有何不可?这不正是你此行的目的吗?言语中有孩童的顽劣。
我慌忙裹上宫纱,挣扎离开,脚下一软被勒丹接个正着。不顾我的反抗,勒丹将我抱回床塌,环于膝上。你还太虚弱,不要随便下床走动。
抬臂扬掌,掌中红光浮动,轻抚我额际,一股温暖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输进体内,顿觉精神一振。
片刻,勒丹收掌,将我轻轻拥在怀中,抚着我的长发,眼中星光闪烁。这次我没有挣扎,是我的心跳出卖了自己或是不忍他脸上的疲惫。
端起汤药递到我唇边,我倔强的扭开头。
请你放开我!
不理我的抵抗,扣紧我的下巴,你是自己喝还是像之前那样让我喂你?
难道我昏迷时……我满脸绯红,手足无措。
门外忽然传来声音,启禀王,一切准备就绪,可否开始?
把药喝了,好好休息。勒丹放下我,整好衣衫径直迈出殿门。
突然发觉琴儿竟不在身边,正着急,却见她忽然跑进来,抱住我又是哭又是笑。
公主,你总算醒了,勒丹王不让我进来,把我急死了……
难道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给我传送灵力,那梦中声声唤我的人,那温暖的怀抱和坚定的力量都是他?
我稳住摇晃的身子,仰首无语,莫非天意,今生注定我们纠葛难分。

勒丹每日为我疗养,看到他日渐疲惫,我极力抗拒,欠他太多我怕无力偿还。
他锁住挣扎的我,反手取下额际金带系于我腕间,目光灼灼。
你是我娄兰王妃,见带如见我,无人再敢伤你。
我欲摘下金带,你我立场不同,何须再多纠葛?
那么,大唐是否也与我无关呢?他挑眉看我,我不敢再坚持。
身体渐愈,我登上露台,展望无垠长空,不知故国是否安好?
城楼外是大片苍翠的绿洲,郁郁葱葱,冰山上融化的积雪汇集成河,环城而过,孕育一片生机,美丽的娄兰,却不能是我依恋的地方。
城墙下便是热闹的集市,娄兰的百姓面上是热情淳朴的笑容,各国商贾穿梭其间,一派繁荣。
忽然,我看到广场中心聚集着许多百姓,大家虔诚的围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勒丹。他席地而坐,自额间天罡印记中发出巨大的能量,形成金色光源将百姓笼罩其间。我被眼前这一幕震慑了,多么强大而温暖的力量,就像神祉,将力量传给每一个需要的子民。
金光渐渐隐没,病者精神矍铄,伤者立即自愈,四周一片欢呼声,纷纷拜倒在他身前。他的身体已显出极度疲惫的状态,却仍露出平和的笑容。
勒丹,是娄兰的神,他属于娄兰属于他的子民,却不属于我。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我背负使命的决心开始动摇,心中汹涌的情感已点滴遗落人前。

有月亮的夜晚,我便不知疲倦赤足飞舞着,月色温凉如水,我就在这样的光景中惦起足尖不停飞旋。
娄兰的月亮如此明亮清澈,仿佛触手可及,让我想起遥远的故国和遥远的往昔。
我忘却尘璞归于宁静,舞着舞着便有了天上人间的幻觉。
白纱轻舞,裙带飞扬,月色如水,宛若花开,恰似一片浮云,转瞬即逝。
应是寒露时节,月融花也该谢了吧。

忽闻边境告急,怕是又将开战。
我心一紧,挽上宫纱前往大殿,看到腕间金带,两侧宫侍纷纷行礼。
绕过花厅,极力抚平波动的情绪,正要推开门,忽闻里间传来声响。透过缝隙观望,呼吸刹时停止。
大殿王塌上,一名异域女子正攀附在勒丹怀中,纠缠不清。我脑中一片空白,退开两步,腿如磐石。
我的夫君,此刻在咫尺之遥正与其他女子耳鬓厮摩,无所顾忌。
手撑宫墙,稳住无力的身子,眼前不断出现二人纠葛的画面。
忽然,大殿传来女子撕心裂肺的咆哮,旋即宫门被重重推开,那名女子衣衫不整的奔出大殿,一看到我,愤恨的双眼想要将我生吞活剥。
莫不是愤怒扭曲了面容,她是位高挑的美丽女子。窄腰高岔的异族服饰,越显妖娆,卷曲的栗发衬出明艳的轮廓,湛蓝的眼眸冷冽逼人。
被逼到墙角,我已无路可退。
要不是因为你,我一定能得到勒丹得到娄兰,只有我大宛公主才配成为娄兰王妃。
对不起,我从未想过与人争宠,娄兰勒丹皆非我想。我坦然直视她,侧身想绕道而行。
你不也是抱着相同的目的来到娄兰吗?封住我的去路,忽然瞥见我腕间金带,一把抓过我的手腕,眼中妒恨交加,厉声咆哮,别以为他给了你金带就是送你定情信物,他不会对任何女子动心,你不会得到他的。
我心中一动,好象曾听说西域有送发带为定情信物的传统。
我垂下眼帘,嘲笑自己的粗心,早被他拴住情分却无知的想逃开爱恨的旋涡。眼前的女子何尝不须怜悯,与我一样困于执着。
请你让开。我轻叹一声,冷冷开口。
大宛公主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我身影一闪,像一抹浮云飘至一旁,径直走过。
你—— 
大宛公主有些错愕。
我扬起一丝嘲讽,我母亲为虎将之后,我虽不懂伤人,但已学会自保,无所依附,只能保护自己。
忘了告诉你,勒丹已集结兵力准备攻打大唐,纳你为妃只是为了有朝一日攻取大唐……
我想要漠视身后报复的声音,但字字刺中心扉,痛彻骨髓。

你是否准备攻打大唐?
我闯进殿门,直视殿上男子,冰冷的话语略带颤抖,我害怕证实心中的猜测。
你从何处听来?
勒丹挑高眉,面容冷竣,缓缓起身步步逼近,摄人的气势将我笼罩。我不得不仰首迎视他,挺拔俊美宛如神祉,眉宇间风姿卓绝,额际天罡之印愈见鲜明,我的心再次被蛊惑。
难道在你心中我只是个喜好杀戮的暴君?紫眸锁定我的目光。
西域各国野心勃勃,都想借助娄兰攻取他国,你既为妃,各国必将挑起战端威胁娄兰,护卫娄兰是我的使命。
你让我如何相信你?我直视他,目光闪闪,从未怀疑他只是希望得到他的亲口允诺。
没有。
你是我的妃,我不需要向你承诺。勒丹眼底浮现受伤的痛楚,若想大唐永世太平就得付出代价,你拿什么交换?
你若执意妄为,我只有以死相拼。
瞬间抽出袖中匕首直抵他的咽喉,他未闪躲,任由锋利的匕首在颈间印出一抹血色。
结局早该如此,是我不该妄念凡动的。
你要杀我?
他低头直视我,眸中有不解的伤痛。
我垂眸不去看他,掩饰剜心之痛。他的伤痛愈烈,额际天罡之印更是殷红。红光突闪,我被振开两步,掌中匕首断成两截。
我知杀不了你,动手吧。我闭目等待,或许这是最好的解脱。
你宁愿死也不肯相信我?今天我给你机会,要么你杀了我,要么就拿你来交换承诺。勒丹字字决绝,一挥臂,殿门“轰”的一声重重关上。
我有丝惧意,转身想逃,却被拉入他怀中,生生的痛。
你想怎样?语中透出慌乱。
只有在与女子交好时我的灵力才会失效,也是唯一能杀我的机会。我只把这个机会留给你,我最爱的人。
在我没反应之前将我抱起,走向王榻。
不,勒丹,你不能这么做……
不顾我的反抗,俯身将我制于榻上,你是我的妃,我为何不可?
你,非要让我恨你吗?我颤声做最后的挣扎。
看到我眼中难掩的惊恐,他扣住我的下巴,月融,无论何时你都要如此倔强吗?今天我的性命就在你手上,你自己选择。他眼中燃出熊熊烈焰,像要将我燃烬。
扬臂挥开我胸前束带,纱裙飞扬散落一地。我紧紧护住身前仅剩薄纱内裙,泪水在眼眶中积聚。单手拉高我的双臂,褪去王衫,挺拔的惑人身躯让我脑中一片空白。
任他肆意索取,沿路留下爱的印痕,陌生的讯息使我阵阵晕眩,徘徊在现实与梦幻中。凭借意念做着顽强的抵抗,内心的痛苦化成串串泪珠奔泻而下,浸湿枕畔。
别哭,我的妃,我只想好好爱你,永远将你护在怀中,为伊痴狂,宁愿永世沉沦。勒丹温柔温干我的泪水,紫眸深如黑夜亮如繁星,让我沉醉不醒。
额际的天罡着急印淡去,提醒我时机的到来。抬腕拔下发间金钗,心中痛苦纠葛,手掌不停颤抖,这就是宿命吗?
他毫不防范,在我耳畔低喃,月融,无论你做社么决定,我都不会改变爱你。
泪水再次无预兆的滑落,我的心早在远嫁之日就注定被掠夺,不是大唐公主,我只是平凡的月融,我要为自己活一回,掌中金钗缓缓滑落。
在他狂乱温柔的爱恋中,我心悸动,在纯净的气息中我轻轻飞扬。紧扣十指,耳鬓厮摩,我青涩回应,终成纯真诱惑。用尽此生力量,化成一朵月融一次绽放给最爱的人。
勒丹,永远不要放开我。

清晨,暖阳初泻,在幸福中醒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被勒丹紧护怀中,肌肤相泽,落红点点。熟睡中的他褐发凌乱, 无暇犹如纯真孩童,日前缠绵浮现眼前。
我猛然坐起,缩到榻角,现实的残酷让我瑟瑟颤抖。
勒丹惊醒,清亮的紫眸柔情欲滴,怎么了?长臂一揽将我拉回怀中。
我已兑现诺言,你可否放了大唐、放了我?我避开他的目光,漠然开口。
勒丹扭过我的下巴,强迫我直视他的眼睛。
你真的那么恨我?
我闭上眼,扭过头,害怕泪水泄露我的软弱。我恨自己的背叛恨自己的懦弱和心口不一。
月融,你听好,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放开你,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身边。勒丹字字决绝,低头狠狠吻住我,我没有反抗,木然承受着,为了大唐我负了他,或许得用一世来偿还。
一丝疼痛传来,唇间溢出一缕苦涩的血腥味……

我被软禁了,就像当年的母亲,被爱囚禁在一方小小的世界,不论是月融别苑还是娄兰皇宫,宿命中我们都是无法展翅高翔的鸟儿。
早已习惯孤寂与清冷,终日倚栏远眺。
不再言语,也不再舞起。
勒丹总在门外徘徊,有时走进来默默立于我身后,我不回头,却能感受到深切的温度。他无言的将我深深拥进怀中黯然叹息。
我安静的伏恬在他温暖的胸膛,但那炙热的温度却永远无法抵达我心底最深的寒冷。
遥对苍穹,异地苦寒,风云瞬变,秋去冬来终是病倒。我无法进食,气若游丝,恍惚中一个小生命正在我腹中孕育。一个温暖的怀抱让安心,深情的呼唤使我不忍离去,一如天堂,春暖花开。
幽幽转醒,满室花香生机盎然,月融凝脂花开成雪。琴儿说是勒丹派人从大唐快马送来。娇柔的花儿在着苦寒之地竟开放得如此绚烂。

我的身体几近痊愈,却听得琴儿慌忙来报,
公主——
大唐叛军造反,长安沦陷,皇上已自缢了……
我静立当场,没有眼泪,我用无声对抗这残酷的世界。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安静的坐在桌前对镜梳妆,那么仔细。着上宫妆,缓缓登上城楼露台。
对着故国的方向,遥遥欠身,行最庄重之礼。为母亲为大唐为父皇也为自己,献上这最后一舞。
相见难时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我浅吟低唱,哀婉幽怨,裙带飘扬,步影款款浮若翩鸿。我不停飞舞,舞着舞着我的泪珠串串随风飞洒。
所有的过往都随风湮灭,没有了背负, 我的生命也再无依附。纠葛多年,最终留下的还是爱。不如归去,故国、父皇、母亲……
淌下最后一滴泪,我张开双臂,向着城楼下飞向永恒的乐土。
月融——
一股力量将我拉了回去,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不允许你就这样离开我!
睁眸看到惊恐的面容。
结束了,放我回去吧。
我喃喃低语,空洞的双眼失神的看着远方。
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守护你,只要你好好的,任何事我都答应你。
我缓缓抬头看着他,紫眸中有着炙热的深情和坚定。我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埋首在他温暖的怀中,索取安心的力量,任泪水肆意奔流。
勒丹轻抚我的秀发,何时你也能为我而舞啊。

已至隆冬,西域各国纠结兵力蠢蠢欲动,卫国之战势不可免。面对敌方几倍的兵力,胜负难断,生死难测。
我仔细的为勒丹着上战衣,掂足为他整装,缓缓的,细致的为他系上每个装带。
我不敢正视他始终凝视我的双眸,我害怕开口道出别离。
轻轻张臂为他环上腰带,却被他紧拥怀中。厚重的战衣透出沁骨的寒意,缓缓抬腕将裹有月融花瓣的香囊别于腰间。
香囊在侧如我在旁,我等你归来。

娄兰冬日一派萧条,连日大雪已是苍茫一片,再无生机,只有那连天戈壁映出死灰的寒意。
我登上城顶,目送大军开出。脱下狐裘,满心虔诚在漫天飞絮中飞舞,若月融绽放繁华三千。
勒丹,我的夫君,你可见此刻我为你而舞。
远方战场杀声振天,万马奔腾尘土飞扬。我仰望苍穹,愿上天眷顾娄兰,佑我夫君战胜归来。
忽见远方闪现红光,一波一波自战场核心扩散。所到之处敌军溃败。犹如怒放红莲,眩目华美。我知勒丹已使出灵力扭转战局,胜利已近。
月融公主,近来可好?
我惊然转身,笑意僵在唇边。小队敌军不知何时已攻上城楼,乘虚而入。
不用惊讶,我们只是来和公主做笔交易。为首将领面目贪婪,满脸伪善,只要你将勒丹骗回杀之,你就可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我面露鄙夷之色,冷目相对,气氛顿时陷入僵局。
敌将面露狰狞,你已落入我手,没有选择,他瞥一眼城外,得意大笑,娄兰王果真上当,等着他的是死路一条。
我慌忙看向城外,远处扬起一片尘埃,勒丹正率一队人马疾驰而来,想必已得知我被虏的消息。我心急如焚。
月融公主,好久不见,可还记得微臣?面前忽然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竟是父皇身边的宠臣何威,我惊在当场。
公主不是一直想回大唐吗?只要公主合作,微臣一定护送公主归回故里,永享安乐。
眼前的信誓旦旦,在我眼里却是刺目的痛,真相原来是如此的不堪,陷入权利和野心斗争的旋涡,大家都是牺牲者。
我厉声轻喝,回去告诉你的梁朝主子,我月融为大唐生,为娄兰死,决不苟合。
再看一眼城外,勒丹已驰近。
生于动乱,长于帝家,注定今生孤苦,只能是战争和欲望的牺牲品。我,根本没有爱的权利。
垂眸轻吟,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远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趁其不备,转身跃下城楼,终极一生,不如归去。
忽然,感觉落入一片无边的温暖。睁目一看,一片耀眼的金色将我包围,绚丽柔和的羽翼泛出神圣的色泽。一只美丽的凤凰正载着我在天空翱翔,它温柔的摩挲我的面颊,深情的紫眸与额间鲜红的天罡印记让我顿悟。
勒丹,是你!我激动的攀住他的颈项,泪水顺颊而下。
放箭,快放箭!敌将狠狠下令。飞箭像雨点般射来,勒丹载着我一一闪躲,却愈见吃力。突然,一支飞箭朝我射来,不及闪躲,勒丹扬翼护住我,顿时鲜血四溢,刺得我心痛纠结。
这时,回程的勇士已攻入城中,瞬时将敌军杀得片甲不留。勒丹无力的落在城顶,将我放下,身体突然放出金黄的光芒,在光芒中身形时隐时现,慢慢的垂下头不再动弹。
我静静的守在他身侧,无语无泪。我知他灵力已竭,这一次,他不会再守在我身旁,我知道的。
最终,还是如此结局。
是他背弃了诺言,只是这次,我不能离开他。
拔出他的配剑,缓缓闭目……
突然,再次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令我措手不及。
你说过,执子之手必将与子偕老,我灵力虽已尽,但我仍将竭尽全力守护你,守护娄兰。
看进深邃的紫眸,我不想再逃。
拈足轻吻唇畔,不论世事更迭,沧海桑田,我已与这片黄沙戈壁融为一体,在这片亲切的天空下直到某一天。
但愿民生安乐,幸福长康。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11-6 3:10:35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10-21 8:16:21 - cialis
-----------------------------------------------------
Hello!
http://aixopey.com/qqavxt/1.html ;,cheap cialis,
buy cialis - 2009-9-27 10:43:36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buy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9-23 12:41:30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cheap cialis,
6yppvtrgz3 - 2008-7-20 16:01:18 - ul06afgdi3
-----------------------------------------------------
hblag8favehblag8fave <a href=" http://w661587.a265138.com/512100.html";>wjtrpfw37h</a>  1216551339
w161shp20a - 2008-7-6 11:12:05 - fne6p35fre
-----------------------------------------------------
b2a7zzhqqeb2a7zzhqqe <a href=" http://w907168.a1084906.com/980305.html";>6socv576vi</a>  1215324394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31, 共 9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