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青春本馆]拼盘 风靡
 2007-5-11 15:28:2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8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十二岁之前,叶梦仪有很多梦想;不过,十二岁之后,她通通都放弃了。
一路平平淡淡地走下来,到大学毕业,静悄悄地选择了一家小公司当文员。
偶尔同事聚会,朋友聊天,回家看看父母……循规蹈矩之外,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例如周末,在老板都翘班之后,她也可以光明正大地懒散下来,跟同事一道随意上街逛逛。
又譬如说,走累了,她能在购物中心的休息厅闲坐,倒在软软的沙发内,一边品茶,一边享受从透明中央圆顶洒入的暖暖阳光。
“真希望我能天天过这种舒心的日子。”蒙慧儿坐在叶梦仪的对面,一双眼不停地打量四周的光景,艳羡地开口。
叶梦仪笑了:“那就赶快嫁个有钱人,当阔少奶奶呀。”
蒙慧儿白她一眼:“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过金龟婿哪有那么好钓的?要不是暴发户土得掉渣,就是离了二婚三婚的老太爷——哎,看来,这个世界上,想要完美已近奢望了……”幽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的眼珠子突然定格在某一处不再动弹。
叶梦仪瞧她还咬着吸管的模样,好笑地推推她:“怎么了?”
蒙慧儿没有说话,只是努努嘴,示意叶梦仪往另一边看。
叶梦仪好奇地转过头去,见那方的一家琴行前站着一个人。距离有些远,看不大清楚模样,只瞧见是穿一身浅蓝的休闲服,视觉效果颇为清爽。
“看见了吗?”蒙慧儿低声问她。
叶梦仪摇头:“我的视力不太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叫你不要整天离显示屏那么近的嘛。”蒙慧儿瞪她,随即又陷入自我感叹中,“还真是有型呢。”
叶梦仪眯缝了眼——有型没型她倒是不知道,不过从蒙慧儿的眼中,她清楚看到了那种姑且可以称之为“惊艳”的目光。
男人突然掉头朝这方看过来,叶梦仪吓了一跳,忙收回视线。
毕竟偷窥人家,并不是怎么光荣的事情。
“快快快,他在看咱们了。”
蒙慧儿的语气带着几分兴奋,匆匆催促叶梦仪,自己也摆出最优雅的坐姿,露出了八颗牙的标准笑容。
“有这么夸张吗?”叶梦仪小声咕哝着。
“好了啦。”蒙慧儿从嘴角缝挤出话来,“他过来了呢。”
于是,叶梦仪噤声,眼观鼻、鼻观心地啜饮自己的那杯柠檬茶。
“小姐,我可以坐这里吗?”
叶梦仪的眼皮下,出现了一双白得亮眼的运动鞋——这男人,还不属于邋遢一类的品种。
“啊,当然可以。”蒙慧儿很淑女地回答,不过,即刻发现自己淑女得有点自作多情。
原因在于,男人并没有坐下,而且,目光一直是锁定在叶梦仪身上的。
真是逊毙了——蒙慧儿在心底懊恼地想。不过,也不至于全盘皆输嘛,她拿胳膊肘撞了撞没动静的叶梦仪:“人家问你话呢。”
事态的发展有些奇怪,叶梦仪慢吞吞地吐出嘴里的吸管,抬头望那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对视了十秒之后,她别开目光,继续专注于自己的柠檬茶:“对不起,不可以。”
“梦仪?”蒙慧儿在一边干瞪眼。
如此尴尬地被回绝,男子却没有介意,反而径直在她们对面坐下,很绅士地伸出右手:“我是罗开良。”
叶梦仪睨了一眼那只手——手掌厚实,手指修长,指尖浑圆,嗯,是适合弹钢琴的好料。
哎,不知是不是空调太足导致空气干燥,她的眼睛开始干涩起来,视力也模糊得可以。下意识地,她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右眼。
睁眼之后,那只手,还是搁在自己眼皮底下,很执着。
叶梦仪终是抬眼看那手的主人——这么近的距离,看得挺清楚,二十七八的年纪,方正的脸庞,很端正很干净的模样。
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很快,她笑起来:“你一向喜欢以这么强硬的姿态认识别人吗?”
“不是。”罗开良盯着叶梦仪的眼,“只是今天,突然心血来潮。”

2

相识之后,罗开良开始经常邀叶梦仪喝茶,叶梦仪答应了。
罗开良偶尔到公司接叶梦仪,叶梦仪婉拒了几次,没有用,也罢,随着他去了。
到后来,慢慢地熟悉起来,叶梦仪也逐渐对罗开良有所了解。知道他是音乐学院的讲师,还知道他主教钢琴课,还有几次,被他邀请去学校听他的公开观摩课。
她去了,也认真听了他的演奏,的确,钢琴弹得很不错。
蒙慧儿说叶梦仪是走了桃花运,因为任谁都可以看得出罗开良对她很好很好。
“这就是邂逅了。”蒙慧儿在祝福叶梦仪的同时,很哀怨地听着陈小春的《我没那种命》的音乐。
“拜托。”叶梦仪起身摘下她的耳机,“对一个人好,并不一定代表爱情。”
“可毕竟对一个人好,是爱情征兆的开始。”蒙慧儿握着叶梦仪的手,用力地点点头,“梦仪,要把握机会,我们俩,总要有一个赶在三十岁之前将自己嫁出去才好。”
叶梦仪咂舌,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夸张了一点。
“叶梦仪,有人找!”
有人在叫自己,叶梦仪转头寻声望去,但见大门边,站着一脸笑意的罗开良。
“还说不是?”蒙慧儿识时务地赶她,“走吧,人家都来接你了。”
叶梦仪在一片揣度目光中飞快地走了出去。
身后有脚步声跟上,她没回头,知道是罗开良跟在后面。
快要迈出公司大门时,头上突然多了一柄伞,她这才注意到外面淅沥沥的雨,整个天,都是灰灰的,一派凄风苦雨的模样。
“下雨了。”罗开良立在她身边,体贴地将大半的伞面遮住她的身子。
暗沉的天色连累了视力本就不好的眼睛,周遭雾蒙蒙的景物令叶梦仪莫名地烦躁起来:“下雨就下雨,我又不是小孩子,谁希罕你来当活雷锋?”
言罢,一头冲入雨中,溅起一地水花。
罗开良追上她,沉默地将雨伞塞入她手中:“路滑,别跑太快。”
叶梦仪望在雨中跟着自己走的罗开良,不由得握紧了伞柄,低下头,小声开口:“对不起,我刚才说的话,过分了些。”
“没关系。”罗开良已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后门让叶梦仪上去,随后自己坐在前排副驾。
车窗外,一片细雨朦朦,叶梦仪无意识地拿手指在车窗上画圈,偷偷看了一眼罗开良湿漉漉的发。
她咬唇:“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罗开良回头看她:“我明白。”顿了顿,“或许,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吧。”
叶梦仪努力转过头去,凝望车窗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庞,明明想哭,右眼却干干的,没有泪。

3

“就知道收电费,电梯天天还停电,真是可恶。”
几个阿婶埋怨着走出公寓大门。
叶梦仪望着罗开良衣服上的大片水渍,犹豫了片刻,终是开口:“我帮你拿件我爸爸的外套,不然会感冒的。”
罗开良想了想:“不会打搅他们吗?”
叶梦仪不假思索地开口:“我单独住这里的,他们偶尔过来。”蓦然发觉这句话有点问题,她连忙补充,“我不是那个意思。”
罗开良盯着她尴尬的模样,微微笑起来,整齐的牙露出来,白亮干净。
叶梦仪一时看呆。
直到身后有人提醒让让,她才恍然回神,带头上了楼梯走在前面。
不轻不重的脚步声紧随其后,莫名其妙的,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却在跨级的时候不小心磕绊下去。
“小心!”
罗开良挽住叶梦仪的胳膊,一把将她提起来,却仍见她呲牙咧嘴,半蹲着捂住脚脖子喊疼。
想也不用想,她是崴脚了。
罗开良绕到叶梦仪身前,将她背起来。
叶梦仪伏在罗开良的背上,混杂了他体味和雨水的气息窜入她的鼻尖,她喃喃地开口解释:“我没看清而已。”
罗开良将她向上托了托,继续往上走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开口问她:“你的视力,一直都不太好么?”
叶梦仪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是在问先前的话,她垂下眼帘,凝视罗开良湿湿的发,轻轻道:“也不是。”
罗开良的脚步顿了顿。
叶梦仪吁了一口气:“这些年来一直当文员,电脑用多了,视力下降得厉害。”
“哦……”罗开良长长地应了一声。
“到了。”叶梦仪拍拍他的肩头,示意他走近八楼的通道,在靠近的门前停下,她掏出钥匙开了房门。开灯,待罗开良将自己放下,她指指挂在衣架上的一件男式外套:“先凑合一下吧。”
罗开良依言取下,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传来细微的声响,想必是他在换衣服。叶梦仪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累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罗开良换好了衣服,走出来却见叶梦仪闭目靠在沙发上,他环顾四周,意外地发现房间角落居然摆放着一架钢琴。
他抿抿唇,走过去,揭开琴盖,手指滑过,琴键发出一串流畅的音符。
叶梦仪被琴声惊醒。
罗开良转过身来:“你会弹琴?”
“不。”叶梦仪望着他,摇了摇头,“那只是父母送给我的十二岁生日礼物,本来,是打算学的,不过——”
“不过什么?”罗开良追问,声音竟有些颤抖起来。
“没什么。”仿佛没有听出他语气的异样,叶梦仪耸耸肩,“不过后来不想学了而已。”
“你——”罗开良盯着叶梦仪,缓缓伸出手,在快要摸到她的脸庞时,被她躲开了去。
“弹一曲吧。”叶梦仪笑了笑,“让我欣赏欣赏,好过放在那儿当摆设浪费。”
罗开良望她一眼,依言在琴前坐下,指尖在琴键上灵动弹跳。
是塞内维尔•图森的《秋日私语》。
叶梦仪有些沉浸下去,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对罗开良端坐的背影开口:“罗开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琴声骤停,罗开良回头:“对你好,有错吗?”
掩饰得很好,不过,她看得出来他笑容中的勉强。
“可是你是在浪费时间啊。”叶梦仪打了个呵欠,“我认为蒙慧儿才是比较适合你的类型,或者,你可以试着——”
罗开良打断她的话:“可是我眼中先看到的,是你。”
是了是了,她知道,否则初次见面,他的询问对象,就不是她了,可是——
“为什么呢?”她很认真地看他,试图透过他的眼,看到他的心。
“因为你的眼睛。”罗开良离座,在她面前蹲下。
她低头看他:“我的眼睛?”
“因为它很特别。”罗开良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试探性地伸手过来。
这一次,叶梦仪没有躲开,她盯着他的手指,慢慢移到自己右眼前,停下,又踯躅不前。
“可是,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她轻轻地说,带着异乎寻常的坚决。
“为什么?”这一次,轮到罗开良惊讶了。
“很简单的道理。”叶梦仪微笑,也伸出手,抓住罗开良的手指,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际,出其不意地猛地向前一挖!
在她的引领下,她的右眼珠,就这样惊心动魄地被罗开良挖出。
罗开良已是面无血色,只是定定地盯着掌心中与自己对视的眼珠。
——那是一只义眼。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木然地抬头望右眼眶空荡荡的叶梦仪。
“喏,你现在知道了?”叶梦仪还在笑,却笑得坦然自若,“其实,我早就认出你了。”

4

即使相隔了十几年,即使只是短短十秒钟的对视,却并不妨碍她认出他是谁。
叶梦仪记得很清楚,十二岁那年,父母带她一道外出郊游。她坐在爸爸的车上,张望外面的风景,一只小鸟飞过来,停在车窗边缘,叽叽喳喳地叫唤。她觉得好玩,伸了手去摸它的羽毛,眼角余光却瞥到什么东西飞窜过来,惊讶之下,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右眼一阵剧痛。
在昏厥过去之前,她在血色瘴迷之中,看到树丛后一个男孩惊惶失措的脸。
痛得狠,所以,记得深。
透过音乐室的玻璃,看到里面的人,正在声情并茂教授乐理的人,不是罗开良。
叶梦仪拦住准备进教室的女生:“请问,罗开良今天没课吗?”
女生好奇地打量她:“罗老师啊?听说是病了,这几天都没来呢。你找他有事?”
“没什么,谢谢。”叶梦仪答,想了想,又问她,“你知道他家的地址吗?”

5

罗开良没料到叶梦仪会找上门来。所以,在开门看清是她之后,他足足愣了一分钟,也没回过神来。
“怎么,不欢迎吗?”倒是叶梦仪很大方地跟他打招呼,抽空扫了一眼他憔悴不堪的模样。
“不不……”罗开良手忙脚乱地让开道,侧身让叶梦仪进来。
叶梦仪能感觉到罗开良正在偷偷看着她的右眼——眼神是那般地心虚。
她当没发觉,落落大方地找地方坐下:“老实说,这几天没见你,还真不习惯。”
罗开良嗫嚅地开口:“我以为你不会再想见我。”
“为什么?”叶梦仪明知故问。
罗开良耙了耙凌乱的发,又望叶梦仪坦然的表情,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开口:“如果不是我,你的眼睛,不会变成这样。”
怪自己年少淘气,学琴烦躁之余,拿了弹弓偷偷溜出来玩,见了一只漂亮的黄鹂鸟,拾了石子就弹射出去——
不过片刻,他听到那个女孩凄厉的痛呼,还有一帮慌乱的大人,情知铸成大错,却没有勇气站出去,趁着乱作一团无人注意之际,他逃走了。
只是,心有愧疚,所以,记住了那女孩的模样。
不想,多年后,有这么巧,竟遇上了。
他只是想知道她到底伤到何种程度,纵使有心理准备,却不想,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你是想补偿我吗?”
回到现实,眼前的叶梦仪问他。
罗开良颓然坐下,捂了脸:“我不知道。”
“罗开良,我恨过你的。”
罗开良的肩膀轻颤了一下。
“不过后来,我发现其实你比我更可怜。”
罗开良抬起头来,望一脸平静的叶梦仪。
“心灵上的煎熬,总是胜过肉体上的折磨。这一点,我明白。”叶梦仪叹了一口气,起身,拍了拍罗开良的肩,“你说,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别当我是小孩子了,其实,是因为你这些年来你一直对我于心有愧,所以,当突然发现我时,才会对我倍加留心吧?这不是一见钟情,你只不过是想试着以爱情来弥补我。罗开良,与爱无关,对我,更加不公平。”
罗开良狠狠拉住叶梦仪的手,突然流泪了:“对不起,我很后悔,真的……”
“好了,好了。”叶梦仪宽容地任他发泄自己的情绪,“我现在知道了,这些年来,你过得并不比我快乐——我们扯平了。”
“梦仪——”罗开良的声音,哽咽下去。
“我们可以作朋友的。”叶梦仪递给他面纸——老实说,眼见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感觉挺奇怪,“不过,请以后别再戴上面具对我献殷勤了——虽然,我承认,你的任劳任怨是有那么一点点令我心动。但是罗开良,你要明白,冤家宜解,并不代表能够成为亲家。”

6

多年以后,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当叶梦仪在摇椅上晒太阳的时候,她忍不住暗自庆幸。
幸好,自己爱情故事里的男主角不是罗开良;也幸好,当年的故事结局没有流于俗套。
上小学的女儿已学会向她提奇奇怪怪的问题,譬如今天,当叶梦仪想要休息,她却在耳边喋喋不休。
“妈妈,后悔是必要的吗?”
就是这句话,令叶梦仪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那段小插曲。于是,她轻轻弹了弹女儿的羊角辫:“不,没有必要。”
“为什么?”小女孩的神情明显困惑起来,“难道做错了事,不应该后悔吗?”
“有的东西,一旦做错,就再也换不回来了。就算一味后悔,也于事无补。”叶梦仪耐心地解释,望了女儿一眼,“因为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买的。你只能尽力去弥补,而且,要选对补偿的方式——亲爱的,你懂了吗?”
半大的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叶梦仪笑了,轻轻在女儿的面颊落下一吻。

——完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8,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