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1期
 [校园物语]头上戴圈的人 萧十一
 2007-5-11 15:30:0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9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高二那年校庆文艺汇演,秦洛洛居然睡过头,闹钟震天响,她着急忙慌的爬起床,直接换上演出服,一路狂奔到学校。
学校的大礼堂里早已坐满,秦洛洛也是急昏头,忘了走后台,从前门直接闯进去。
校长正在台上做报告,台下一遍昏昏欲睡,忽然从后排传来喧哗,林真旁边的男生回头看了一眼,兴奋的直推他:“快看快看,天使!”
“天使?”林真睡得正香被吵醒,不耐烦的边回头边道:“不过是头上戴圈的……人……”
他咽下那个“鸟”字,因为他看到了秦洛洛。
她穿着雪白的天使装,人造光圈悬在头顶,背对礼堂大门站着,门外投进耀目的阳光,阳光似乎在她周身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林真看不清她的长相,只看清她头顶上闪烁的光圈,和一双狼狈却晶亮的眼。
整个偌大的礼堂里,所有人都回头看着这个莫名闯入的“天使”,秦洛洛尴尬得满面通红,不知所措的站着,迎接人们好奇的嘲笑的不明的视线。
她不知道,有人将这一幕从此珍藏,成为一生的回忆。

2

二十二岁,秦洛洛大学即将毕业,同时失恋。
男友是她的初恋情人,对她一见钟情,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说爱她,得知她找不到工作,立刻转头就走。
秦洛洛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蹲下身。
她一动不动的蹲了很久,直到身后有人道:“请让一让,你挡住路了。”
秦洛洛姿式不动的朝路旁挪了挪。
那人从她身边走过,又停住,好奇的问:“你在做什么?”
秦洛洛歪了歪头,看到那人穿着的牛仔裤边已经磨白掉线,下面是一双同样旧的球鞋。
她说:“我在看蚂蚁搬家。”
她的脚边,果然有一群蚂蚁辛辛苦苦的搬着比体重大数十倍的东西列队经过。
那人说:“哦”。
秦洛洛不再理他,继续看蚂蚁搬家。
十来分钟后,泛白的牛仔裤和旧球鞋还在原地。
秦洛洛忍不住问:“你还不走?”
那人说:“我也在看蚂蚁搬家。”
说完,他蹲下来,一张干净斯文的脸对着秦洛洛,他在微笑,双眼弯成月牙。
秦洛洛看了他几秒,面无表情的回过头,两个人蹲在路旁,一起看着蚂蚁搬家。
后来,那人说:“蚂蚁搬家会下大雨。”
秦洛洛说:“我知道。”
再后来,果然下起大雨。
那人看着秦洛洛满脸水痕,问她:“你在哭吗?”
秦洛洛大声说:“笨蛋,那是雨水。”
那人说:“哦。”
秦洛洛又说:“我叫秦洛洛,笨蛋,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淋着大雨,仍然微笑。
他说:“林真。秦洛洛,我叫林真。”

3

和秦洛洛同寝室的女孩子们都看出,林真在追求秦洛洛。
他对她很好很好,每日三餐定时打饭,进出管接管送,送到女生楼口,估算时间她进了寝室,还要打电话来确认。
秦洛洛爱吃巧克力,林真就从微薄的生活费里挤出钱,送她一盒盒昂贵的名牌巧克力。
后来林真甚至帮她洗衣服,挤掉水,抖直了晾起来,干了以后像被熨斗仔细熨过,平整得看不到一丝褶皱。
女孩子们逐渐分成两派。
以肖绿为首的一派羡慕秦洛洛,这么好的男人你还不赶快抓住!
另一派冷笑,又一个一见钟情的肤浅笨蛋,受过一次教训还不够吗?女人啊,傻一次是天真,傻两次就是白痴!感情这种东西太容易变,还是事业和钱更可靠。
秦洛洛没表态,倒像她才是冷眼旁观那一个。
第二天,她对林真说:“你以后不要来找我。”
林真微有点吃惊,问道:“为什么?”
秦洛洛冷冷的说:“因为你不是我需要的人,你根本养不起我。”
林真微笑道:“你吃很多吗?”
秦洛洛强迫自己直视他干净的笑脸,说出狠话:“我从小地方来,想在这个城市立住脚很难,必须依靠外部的助力。我只是个虚荣浅薄的女人,没有决心毅力和你一起从头打拼,我也不想为了一日三餐辛苦奔波,或者为了房贷一辈子替别人打工……我男朋友甩我,我一点不恨他,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她自以为说得够直白,却发现林真怜惜的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丝毫鄙夷。
秦洛洛偏过头躲开他的视线,忽然看见操场那边走来男男女女一大群人,为首的是学校里出名的有钱大少爷丰俊,顺手指着他,对林真道:“我需要的,是像他那样的人,他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
林真转头看了看,回头看着她,问道:“你真的要他吗?”
秦洛洛敷衍的点头。
林真仍然看着她,他不笑的时候,眼眸干净得黑白分明,眼白泛着浅浅的蓝,似乎带点忧郁,而当他微笑的时候,双眼弯成月牙,再也不见那点忧郁,只看见温暖如春风的笑意。
“哦。”林真说,微笑着,伸手揉了揉秦洛洛的头顶
秦洛洛忙着整理自己的发型,怔怔的看着他转过身,笔直的走向丰俊。
她还没来得及惊讶,丰俊已经向她走过来。
“你叫秦洛洛?”他问,近距离看,面孔英俊过电影明星,“师兄说你对我有意思。”他上下左右挑货物般看了一遍,点点头,道:“还不错。行了,我收下你做女朋友。怎么样,想去哪儿逛逛?”
秦洛洛惊讶的忘了自己该说什么,丰俊自来熟的拉住她的手,也不招呼他的大群跟班,拖着就走。
秦洛洛最后回过头,林真站在操场中央望着她,干净的面孔越来越远,他的微笑,越来越模糊。

4

接下来的日子,秦洛洛像做了一个最美妙的梦。
那天过后,丰俊常来找她,每次都会捧着一百零一朵玫瑰,驾着宝马车在女生楼下叫她的名字,每个窗口都有女生探头出来看,秦洛洛就在无数羡慕嫉妒的眼光中挺直脊梁,故意慢慢的走下楼,那一刻,她觉得自己骄傲得像女王。
也曾遇到旧男友,他看着胳膊放在丰俊臂弯中的秦洛洛,表情精彩,可惜秦洛洛无心欣赏,目不斜视的走过。
丰俊带她去各种消费昂贵的场所,让她买衣裳剪头发做美容,账单拿上来,数字每每令她心惊胆战,他却看都懒得看,随手签上名。
丰俊对她很大方,对其他女人也不错,秦洛洛见过丰俊的其他女朋友,说是女朋友,更像是吃喝玩乐的伴,谁也没有对谁真心,倒也不觉得嫉妒痛苦。
渐渐的,秦洛洛习惯了这一切,她忘了她的出身,忘了她曾经在人才市场四处碰壁,忘了她还是个学生……她生活的重心似乎只剩陪伴丰俊花钱,花丰俊的钱。
毕业期限近在眼前,论文导师下了最后通牒,一周内把论文交上来。
秦洛洛被迫从美梦暂时回到现实,在图书馆老老实实困了几天,一个字写不出来。
沮丧的回到寝室,肖绿递给她厚厚一叠稿纸,秦洛洛不明所以的翻了翻,竟然是根据她的题目写成的论文,洋洋洒洒万余字,全是工整的钢笔楷体,没有一笔破损脏污。
秦洛洛大惊大喜,恨不得拥抱肖绿狠狠亲她,肖绿赶紧躲开,说:“不是我,是林真给你的。”
秦洛洛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林真”这个名字还会出现在她身边。
肖绿说:“他每天都来,你以为你丢下的脏衣服谁洗的?你再晚回来水瓶都是满的,你以为谁帮你打的水?你说要论文,我告诉了他,他赶着给你送来,样子很憔悴,谁知道熬了几个通宵。”
她含蓄的叹道:“如果有人对我有他对你一半好,我都知足了。”
寝室里新搬来的一年级小妹妹连连点头,道:“是啊,他简直就像你的守护天使!”
天使?秦洛洛看着小妹妹天真可爱的脸,像在看当年的自己,忍不住冲口而出:“别傻了,天使不过是头上戴圈的……人……”眼前浮现林真微笑的干净的脸,她终于没有说出那个“鸟”字。

秦洛洛的论文和答辩顺利通过,拿到毕业证那天晚上,丰俊打电话给她,说要带她去见父母,他父母急着抱孙子,催他结婚,他想来想去,女朋友中她最省心,就她了。
结婚?听着电话那头丰俊理所当然通知似的口吻,秦洛洛彻底懵了,结婚?
他们什么时候进展到了这一步?
丰俊说有事,不能来接她,让她自己到酒店,然后挂了电话。
秦洛洛心慌意乱,听着电话里的断线音,看向在旁边偷听的几个寝室姐妹,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盯住肖绿,期待她像往常一样,说出反对的话。
肖绿果然道:“丰俊向你求婚?”
秦洛洛迟疑的点头,正想说我不愿接受我正打算拒绝,肖绿发出一声欢呼,笑容满面的抱住她。
“太好了,恭喜你!”
肖绿一反常态,显得比秦洛洛更高兴,拍着秦洛洛的背,开心的道:“这下我就可以放心的向林真表白了!”
秦洛洛脑中轰一声响,耳朵忽然失去作用,她看着肖绿心花怒放的表情,嘴巴飞快的动,她却一个字也没听清。

5

肖绿先出了门,据说她约了林真,秦洛洛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姐妹提醒她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她才呆呆的换上丰俊买的名牌华服,呆呆的出门。
在楼口撞见肖绿和林真,两人背对着她,肖绿忽然抱住了林真。
秦洛洛转身就逃,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只知道拼命的跑啊跑,直到再也跑不动才停下来。
她喘着气,发现周围很眼熟,想起来了,这是她和初恋男友分手,初遇林真的地方。
地上仍然有一群蚂蚁在爬,秦洛洛蹲下身,呆呆的看,昂贵漂亮的衣服下摆扫到地面,她也不觉得。
“嗤——”,一辆单车刹在她面前,秦洛洛一个激灵,抬起头,林真骑在单车上,正对着她微笑。
他的脸还是同初见面一样,干净斯文,弯成月牙的眼眸看不到忧郁。
他说:“为什么要跑?”
他看到她了?
秦洛洛硬撑出骄傲的表情,不出声的盯着他。
林真道:“上车,我送你去见丰俊。”
就这样?他是从肖绿那里听说丰俊向她求婚的事吧,这就是他的全部反应?
秦洛洛仍然盯着他,林真保持微笑,表情温良无害。
他总是微笑着,让她分不清高兴还是悲伤,真心还是假意。此时此刻,他应该是高兴的吧,肖绿是个美女,比她更美,也更好。
赌气一样,秦洛洛上了车,坐在林真身后,看着他穿着白衬衫的背影。他起动单车,风迎面吹向两人,他的头发拂过她的脸,他的白衬衫鼓起来,发出轻轻的响声。
秦洛洛忍不住道:“恭喜你。”
林真没回头,也没出声,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很快抛到身后。
“祝你和肖绿情投意合。”
前方的林真仍然没有声音。
秦洛洛哼了一声,道:“这下好了,你有了肖绿,以后不用再缠着我,我现在和丰俊在一起了,我们很快就结婚,到时候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一辈子都能过得舒舒服服!”
林真终于开口,说:“哦。”
又“哦”!秦洛洛莫名其妙的怒了,叫道:“停车,我要下去!”
林真没有动,秦洛洛怒极,探手去拉他,林真反手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手心的热气似乎连结了两个身体,秦洛洛挣扎着,带着哭腔叫:“放开我。”
林真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我没有接受肖绿。”
“骗人!你对我都能一见钟情,肖绿比我美比我好,你怎么可能……”
“不是一见钟情。”林真打断她,轻声道:“我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秦洛洛一怔,看向他的背影,林真却沉默了,两人听着单车车轮一圈一圈转动的声音,驶到目的地。
林真刹住车,两人和单车停在一个巨大招牌的阴影里,丰俊约的酒店就在对街,秦洛洛抬头看去,金壁辉煌的高楼,门僮开门迎客的一瞬间,隐约看到里面的衣香鬓影,和酒店外的黑夜相比,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林真没有动,秦洛洛也没有动。
半晌,林真缓缓的道:“从前,有个小孩子,他还没出生爸爸就去世了,六岁的时候妈妈也得了重病。临终前,他妈妈告诉他,不要哭,妈妈是被天使接去和爸爸见面,只要他做个好孩子,天使总有一天也会来接他,让他们一家团圆。小孩子相信了妈妈的话,他努力做个好孩子,等着天使来接他。可是一天天长大,小孩子开始明白,世界上根本没有天使,他们一家根本不可能团圆。于是他变得自暴自弃,就像是跟死去的妈妈赌气,既然世界上没有天使,他为什么要做个好孩子?他偏偏要做坏孩子。他很坏很坏,坏到十七岁那年,学校准备在校庆过后开除他。开除就开除吧,这个坏孩子一点也不关心,要不是老师押着,他连校庆都懒得参加。但他没有想到,就在校庆当天,他居然,真的,看到了天使。”
林真回过头,阴暗的光线中,他的眼睛带着忧郁,柔和的看着秦洛洛。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你……”,秦洛洛张口结舌,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年那窘迫的一幕,难道他……
林真跨下单车,托着秦洛洛的双臂,把她也扶下来。
两人对面而立,秦洛洛低着头,林真道:“既然世上有天使,妈妈没有骗他,坏孩子从此努力改好,他要做个好孩子,做个好人,这样,天使才会来接他去见他的爸爸妈妈……”
“笨蛋!”秦洛洛忽然打断他的话,她猛然抬起头,激动的满脸通红,双手握成拳头挥舞:“你几岁了,还在相信这种鬼话!我根本不是什么天使!我……我很坏……天使,天使不过是……”她说不下去,因为眼泪不知何时流了满脸,哽住喉咙。
林真怜惜的看着她,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秦洛洛哽咽着道:“……不过是……头上戴圈的……人……”
林真轻轻把她拥入怀中,道:“是,天使不过是头上戴圈的人,我曾经丢失了我的圈子,是你让我又找了回来,现在,轮到你丢了圈子,我帮你找。”
秦洛洛扯住他胸前衣襟,“哇”一声哭出来,肆无忌惮的挥洒眼泪鼻涕。
她哭了很久,对面酒店的门前,丰俊已经出来找人,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
哭累了,手机铃声也停了,秦洛洛贴在林真怀中,沙哑的道:“陪我一起去道歉吧。”
“哦。”
“明天陪我把东西都还给丰俊。”
“哦。”
“我没了老公,又没工作,你都要陪我重新找。”
“哦。”
“你以后要一直对我这么好,就算我再做错事,你都不准嫌弃我,不准离开我。”
“哦。”
“喂!”秦洛洛从他怀里抬起头,瞪圆了泪水未干的眼,嗔道:“你除了‘哦’还会不会说别的!”
林真微笑,双眼弯成月牙,再不见忧郁。
上方的巨大招牌突然间大放光明,炫灯投下灿烂的金色光芒,照在这对少年男女发上,远远看去,两人头顶像是有两个光圈,映着两张干净的笑脸,像是两位天……不,“头上戴圈的人”。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64, 共 1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