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2期
 [同人演绎]涨工资—《不谈年少的恋爱》番外篇 BY长晏
 2007-6-13 15:23: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7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公务员,又、涨、工、资、了!
  许盈嫉妒得眼红红。
  涨工资也就算了,不必一次涨好几百这么恐怖吧?除了涨薪,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人员还下发了一份阳光工资,也是500大元以上不等。
  简直是人神共愤!
  “以前小慧她爸爸开车时,我家收入算不错的,除了每年计划必要攒下的积蓄,多余的我就买几件好衣服,统统给它消费掉。”
  单位的会计阿姨回忆当初年景尚好时,很幸福地陶醉在痛快消费的满足感里。
  统统消费掉?会计阿姨一定不用供养老妈不用自己缴社保不必担心明天就有可能失业的风险。
  “小许啊,你也不小了,应该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了。”
  会计阿姨真诚地建议道。
  买几件好衣服啊——
  许盈捧着钟辰皓的工资卡冥想中。
  他的个子很高,身材挺拔,很是副衣架子样,最适合穿风衣,帅到走在街上绝对有不低的回头率!
  想着钟辰皓穿着她千挑万选的精品衣装,风度翩翩,温和浅笑如平面广告上让人怦然心动的模特,她傻傻笑起来。
  好,给他买件外套,把那笔让她愤愤不平的“阳光工资”统统消费掉!
  
  利用跑银行的机会趁机溜到市里商业街看服装款式,极少逛衣饰用品柜台的许盈吃惊发现:现在能挂出个什么什么名字自称品牌的衣服,就贵得匪夷所思!
  原本下公车就直接去了人潮拥挤的冬季服装批发广场,400元以上的羽绒服比比皆是,购买的顾客却川流不息。咋舌不已后,看见商业街一连串的各大商城都挂起了庆春节狂打折的宣传广告,于是雀跃加入采购大军。
  刚进商场大门,手机响起,看来电,是钟辰皓。
  高兴接通,听他在电话那头一惯不温不火的语调:“在单位么?能出来的话,到大商百货,给你买件衣服。”
  咦?他也在?哼哼,上班时间溜岗,太逍遥了吧,这些吃官饭的家伙们啊!哪像她,要是超过半天,领导肯定要打电话来追问怎么还没回去!
  兴奋地告诉他自己就在卖场,上报方位地点,一刻钟后,两人胜利会师。
  “嘿嘿好巧,我也是来帮你选衣服的,年底了,总要有新的精神面貌嘛!”挽着钟辰皓手臂,快乐地边走边四处张望,买哪件好呢?那件米色休闲不错,可惜是短款,似乎秋季穿比较合适,北方的冬天,还是长些的暖和。
  从一楼逛到四楼,许盈发现自己上当了,外面广告铺天盖地狂轰滥炸,二折起六折均的宣传让她心花怒放,谁知道转了若干圈下来,才发现面前一排排一件件的昂贵衣物,价格仍然远超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这件——
  材质:纯棉;产地:广州;名称:××××(听都没听过);价格:458元
  那件——
  材质:锦纶+氨纶;产地:上海;名称:×××(也没听过);价格:688元
  第N件——
  材质:羊绒;产地:浙江 名称:××(好像有印象);价格:860元(厚!还是六折)
  为什么为什么?许盈要崩溃了,这真是一座国家减免了多年欠税的经济落后城市吗?本市社平线真的只有八百块左右吗?广大劳动群众们要是买了这样的衣服好像可以不必吃饭了吧?
  借口去洗手间,在封闭小隔间里偷偷打电话给户主夫人以解心中疑惑,老人家听她要买衣服,没等她说完,就大声回话:“你别自己乱买,都是要讲价的,砍到喊价一半以下还要再拐弯的……什么?你在大商百货?那种地方当然贵啦!都是名牌的,上千也不奇怪,你别瞎花人家辰皓的钱,工资存折放到你那儿是要好好安排生活的,买件百八十块差不多的就行了……”
  原来如此,许盈了解地颔首。
  品牌嘛,大商场嘛,当然要贵了,因为她从来没自己买过衣服,并不了解市场行情,从妈妈的语气来看,几百块的价格,好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经过增长见识与心理建设,她从之前的惊异惊叹已经变得有些麻木,她是井底之蛙没错,不过,也不必让她这么快就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狭隘视野与环境封闭吧?
  若无其事出去,她已经很坚强了,不怕唬死人的价格吓倒她。
   “来试这件。”钟辰皓轻推她到一处专柜前,取下一件时装型薄棉衣给她。
  下意识先翻价签,许盈眼睛立即瞪圆:498?抢钱啊!这么薄,根本都不能过冬,标签又注明是晴纶棉,居然敢卖羽绒服的价格?当她不识货好宰么!
  “外衣脱下来,我给你拿着包。”钟辰皓帮她解大衣纽扣。
  “等下等下,先买你的啦,我的一会儿再说。”许盈赶紧把衣服塞回去,拉他往别处走,确定导购小姐肯定听不见时才悄声道,“那么贵,简直是坑人嘛,再说别的专柜都打六折,它才九折,谁买谁冤大头!”
  “不要紧,试试看再说。”
  “才不咧,本来就计划给你买的,我去试什么!”努力拉着他不让他往回去。许盈心里盘算,买了他的,如果那500多块有剩余,再顺便考虑她一下好了。
  一个展区一个展区逛过去,两人走时是手牵手的,踏入每个服装展览隔间时,立即泾渭分明地直奔两边。许盈第N次摸过一排男装时,恰回头看见钟辰皓在女装区慢慢踱步,一一检视过去。
  她忽然觉得想笑,服务小姐礼貌招呼着:“请问为多大年纪的人购买?”她忙摇了摇手,站在出口处,笑吟吟地等他过来。
  “先生想选哪一件?”另一位服务小姐在询问钟辰皓,他沉吟着,向这边望来,许盈明明知道他要让自己过去,就是站定不动地方。
  他只得过来,见她眉弯弯眼盈盈的样子,不解问:“笑什么?”
  “我发现我看的都是男装,你看的都是女装啊。”
  许盈乐呵呵地说,他听了,也不由莞尔,牵着她的轻轻摇晃几下。
  试了五六件女装,许盈发现钟辰皓似乎真的要为她挑件衣服,不由暗道不妙,两人都买的话,恐怕要一千多,日子不是这样过滴,要有计划有控制,去了日用开支吃饭缴费固定储蓄,哪能这么挥霍无度?户主大人知道了要在天上骂她败家滴~~~~
  “我不要再试了,赶快挑一件你的,再过半个小时我必须回单位,免得领导打电话过来催。”
  偷打主意地逼着钟辰皓去试衣服,几个专柜试下来,还是那件标价800多的半长羊绒大衣穿起来最好看,许盈当即拍板:就是这件。
  用钟辰皓的工资卡付完款,虽然超支,但看着他帅到无以复加的效果就觉得值,呵呵呵她眼光真是不错啊!不过也有偷偷在忏悔:这是她一个多月的薪水唉,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能花了些?
  “刚才试过的,你喜欢哪一件?”钟家先生眉头都没皱一下,回头征求她意见。
  “嘿嘿我今天就不买了,走吧,我要回单位了,你回国税还是直接回家?”
  “那件白色绣花棉衣吧,今冬不冷,气温偏高,再过段时间脱了厚羽绒服,就可以穿了。”
  “不穿!白的多容易脏,穿一两天就要洗,我太闲了老去洗它?”一口否决,那件衣服薄薄的没几两重,打了折还好几百,她才不花那个冤枉钱!
  “我给你洗。”家庭煮夫行使决定权,坚持替她买件趁头衣装。 
  “活活活~~~~银行卡在我这里,我说不买就不买,反对无效,上诉驳回。”许盈仰天长笑,自顾往滚梯方向走,大权在握就是爽啊!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
  已经踏上滚梯,一回头,咧?人呢!
  税官丢了!赶快转身往上跑,左右看看,没有商场保安发现她违反规定逆行上梯吧?
  找了半圈就有点晕,她最恨逛商场了,欺负她方向感弱是不!
  没等她寻到人,钟辰皓已经自动出现在她眼前,一手提着装衣的纸袋,另一手捏着商场开具的发票与信誉卡。
  “你身上哪来这么多钱?”他的工资卡放在她手里,平时用钱都是叫她去取的。
  “今天刚发了双月薪,发的现金,没有打在卡里。”
  许盈结舌,传、传说中的第十三个月工资?天哪天哪,有这么幸福的事?
  “有多少?和平时每月一样吗?”她好奇地小声问,双瞳不由自主闪星星。
  “不告诉你。”税官悠悠笑,揽她肩膀下楼。
  许盈才反应过来,抢过他手里的袋子惨叫:“你真的买啦? 500多块咩!我这辈子也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啊啊啊……”
  
  
    税官在厨房做饭。
  许盈在客厅里抱着新衣服痛哭忏悔。
  “好心痛啊!好贵啊!每根线都是钱啊! 都够一个穷困学生一年的学杂费了,太作孽了……”
  钟辰皓低头咳笑一声,将豆腐切块,准备下锅。
  “不知道能不能退,不会要扣折旧费吧?在商场直接回去商量一下退货就好了,我怎么直接就出来了,猪啊我!”
  “你敢去退,我那件也退了。”
  税官警告发话,许盈苦着脸,依旧心疼得肝颤颤,她全身上下加起来也没有这件衣服值钱!本来曾经胡思乱想过,要是有一天遭了绑架,可以直接告诉人家别白费力气了,家里拿不起钱赎人的。
  “放哪里呢?明天把我爸的破宣德炉拿来,唉,用碗也行,到外面找些砂子……”
  钟辰皓进入客厅时,正见许盈转来转去打算找个地方把那件衣服供起来上香,不由好笑地制止她的白痴行为,“适当消费是正常行为,不用这么有愧疚感。”
  “这哪是适当啊,简直就是奢侈!我一个月才赚多少钱,买件衣服就花了大半,日子还过不过了!”
  钟辰皓将她手里很具时尚感的纯白小棉衣展开,披在她身上,干净雅致的颜色尤显出她脸颊红润,眼晴明亮,实在好看得很。
  她一向俭朴,将工资卡与存折交给她保管是绝对放心的,不过偶尔查看银行卡的支取情况,才发现动用的实在不多。她换工作有一段时间了,薪水比原来多一些,但除了缴纳社会保险、午餐交通、给岳母生活费,自己也没剩多少零用。日常开支是从他卡里取的,可也仅限于此,她不知道买衣服,换季时也想不到添置新装,只要用到他的钱,就算买只小小的优盘,都要先询问他。
  她不敢花不是自己赚的钱,节省得让人心疼。
  “用的是家里的钱,又不是你的私房钱,在那里哀号什么。”
  许盈怒视过来,“家里的钱不是钱啊!不是我的私房钱就不心痛啊!对了,双月薪算是你的私房钱,你自己从工资卡里补回去好了。”
  钟辰皓忍不住微笑,她是节省,却不像别的家庭对丈夫用度控制严格,名义上她掌管财政大权,实际却从没有干涉过他的开支使用,甚至除了将薪金定时转作定期,她老是怕他身上的钱不够用,经常问要不要取一些给他?
  这样相互放心的两个人,真是很难有什么不和谐。
  “我那件800多,你怎么没吵着心痛?”
  “你穿着养眼嘛,我爱看不行啊。”许盈白他,当然是因为她根本都不需要贵重衣服,以往不奢求,现在也不渴望。他就不一样了,从前都穿得蛮有品味的,总不能在多负担她甚至有时多负担她家的开销后,就太委屈了他啊!
  “我们不必买房,也不打算买车,孩子也要再等两年,对将来收支我都有计划,负担并不算重,一年偶尔两次多消费些,没什么要紧。”
  “各人的倾向喜好不同呀,我的兴趣不在穿着上,我们会计阿姨老说让我买品牌衣服什么的,我根本都不动心。”许盈抱着夫君的腰晃啊晃,好舒服唷!嘿嘿他没有啤酒肚,真好。
  “你对我,比对自己好得多。”税官也抱她,低低笑道。
  “有吗?我觉得你对我才好呢。”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咧?她为什么会这么幸福咧? 
  “比如买东西,你都从自己身上克扣,从不苛待我。”
  “我干嘛苛待你?像我们单位王姐一样,自己买几百块的衣服,给老公买几十块的?”许盈想想都觉得接受不了,她老公薪水还比较多呢,就算人家不计较吃穿,好像也太……那个了些!
  口拙地呵呵笑,什么话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情呢?“反正……我舍不得呀,我吃糠咽菜好了,你是娇贵公子哥,不能受苦的。”
  “胡说什么!”
  身上的手臂一紧,勒得她尖叫,又不由大笑起来。
  当然是因为舍不得啊,她又没说错,即使自己不享用,却希望对方能够满足和开怀,总要想着顾及他的需求,以她言情的观点来说,这就是一种爱的心意吧!
  贴近鬓边,他在耳旁低低说了一句什么,许盈觉得脊背痒了痒,脸上渐渐热起来。
  “哎呀哎呀好肉痳,哈哈,那个……”她含糊咕哝,在书里见了无数遍的,每个小说里女主角渴求听到的情话,要放到现实里——好肉麻哦!
  一把年纪的人了,真是……她一向认为还是提倡中国传统含蓄美德的好。
  含蓄的传统国风呵,即使一生一次都不曾听到,心里也是明白的,从平淡日子累积的情感,比无数动人情话更为让人铭记。
  涨工资啦!
  即使并没有她的份,即使物价已先涨。
  褒贬不一的“阳光工资”,在她的生活里,是一缕难以言说的温暖。
  在相互想着对方的细腻里,在彼此挑选衣物的爱情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0:56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09-10-6 19:17:58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ialis,
cialis - 2009-9-27 10:45:00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cialis,
cialis - 2009-9-23 12:45:35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2,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同人演绎]明珠记 文/晨钟
[同人演绎]追捕记—修罗心番外篇 BY纳兰
[同人演绎]唯一(绿痕《妖镜》同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