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2期
 [梦幻彼岸]落羽神恋——《梦幻西游》游戏角色小说 唐纯
 2007-6-13 17:06: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0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中阙:等待

    我常常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是因为先有了我,才有冷傲,还是先有了冷傲,才必须要有一个我?

我们在一个叫做建邺城的地方长大。
不知道相识于何年何月?何地何处?好像从记事的时候起我们两个就在一起。同是无父无母的孤儿,那时,没有人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凭着生存的本能,饿了偷人家的东西吃,渴了喝护城河里的水,累了便随便找个地方躺一下。
我们就这样浑浑噩噩地长大。
忽然有一天,冷傲听见人说,城外东海湾的沙滩上遍布海龟,貌恶,凶狠,但如若捉了来交给城内的海产收购商,则可换到可观的银两。
自此,他便每日每日不分昼夜地往来于东海湾和海产收购商之间。
我们日渐富有,渐渐添了新衣、新鞋,冷傲甚至还为我们各自配备了一把武器。他说这样子才能让我们开起来更加威武,才无人再可欺负我们。
当他摇着折扇兴奋地在我身边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我们瑟缩着依偎在一起,想起未来,眼睛里闪烁着同样的迷惘。
而今,他白衣胜雪,当风而立,遥望着远方的眼神坚毅明亮,闪烁着钢铁般的寒光。他说等待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很大很宽广,不论出生,不问年龄,任何人,只要你有足够的毅力以及勇气,便可以搏击长空,出人投地。
从那一刻起,我便常常在想,冷傲一定会成为一名盖世的英雄,我又骄傲又忧虑。
因为,也便是从那一刻起,冷傲身上的伤痕也在逐日增添,有时候,他甚至会拖着只剩下半口气的残躯回到我的身边。然后,一躺,便是一个月。
我劝他,其实我们现在已然衣食饱足,不必再如此拼命了。
他哼一声,男儿之志当立身行道,扬名于世。
于是,我不再说什么。
当我们存留的银两已不够买药时,我便也去了东海湾。浩渺东海,潮起潮落,我总是极有耐心地守候在那里,捡拾偶尔被潮水冲上岸来的来自海底的珍稀药材。
渐渐地,我已一眼便可区分,什么药物可以疗治什么样的伤。
冷傲身体恢复的速度愈来愈快。经常是上一瞬才受伤,下一瞬已然生龙活虎,像没事人一样。
从此,他心无挂碍,功力进展神速。
某一日,他兴冲冲地回来对我说:“我的功力已达十级,终于可以去长安城拜师学艺了,等待,你等我回来。”
等待,等待,那一刻,我恍然有些明白,冥冥之中是有天意的,每个人的命运早已被安排,不然,为何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便叫做等待?而不是别的一些什么?
我微笑着对他说:“好,希望你下次回来的时候不是找我疗伤。”
他笑嘻嘻地打了我一拳,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建邺城。
少了冷傲的日子,平静得如死水一潭。
擦肩而过的每一个面孔都是那样陌生。
我依然维持着每日傍晚时分去东海湾等候潮起潮落的习惯,一边冷眼旁观那些同样带着梦想,踩着冷傲所走过的足迹,前赴后继的少年男女。
那么多人都想要名扬天下,但真正名扬天下的又能有几人?
我抱着肩膀,坐在海边,看夜的轻纱从天边一寸寸温柔地遮掩过来,掩盖了杀戮,遮覆了血腥,还天地一抹平和与宁静。
然而,夜色隐映之下,仇恨与杀戮却并没有停止。
当身后那一抹惊呼响起的时候,我才蓦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却已经迟了。
那一只昂首窜起的海龟还是在我裸露的手背之上狠狠咬了一口,随即被一条粉色丝带掀翻在地。
丝带的主人是一个小仙女。
彼时,战神山的比武大会已过去两年,神人魔三界再度订立了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的条约,世间呈现出一派祥和安乐的景象,仙与人,人与魔,仙与魔都可以成为朋友,一起闯荡江湖,一起游历人间。
我庆幸,我和羽落是在那时相识。
“呀,你受伤了。”小仙女收了丝带跑到我的身边,那样紧张焦虑的语气让我的心微微一烫。
“没关系。”我笑。然后摸出怀里刚刚拾到的药草,捻碎了抹在伤口上。
“都是我不好,我功力太差,要不然,早点打倒它,你就不会受伤了。”她咬着嘴唇懊恼地说。
受伤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到东海湾来拾药草,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虽不抓海龟,但海龟对人类的仇恨却并不因我的恻隐之心而有所稍减,我只得用冷傲买给我的长剑,一次次地削掉它们尖尖的头颅。
而我,也因此而伤痕累累。
但冷傲却从不知晓这些,他只会在我带回药草的瞬间,焕发出更为激昂的斗志。
我已渐渐习惯,习惯受伤,习惯一个人舔砥伤口。
却没料到,在这样温柔的夜色里,在这样一双如星子般明亮澄澈的眼眸注视之下,第一次,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软弱。
原来,我并非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坚强,并非不曾渴望过他人的关怀与紧张。
只是我从没得到,便以为自己从不需要。
很久以后,我曾不断回忆起那一个瞬间,回忆起那一刻,她咬着嘴唇懊恼不安的样子,回忆起那一刻,汹涌的海水曾怎样惊心动魄地拍打过我的心房,潮涨……潮落……
所谓的天翻地覆,大抵就是如此吧。

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也来到长安城,但并非如大多数人所向往的那样,为了有朝一日名显天下,受万众仰目。
我只为了羽,是为了她,才愿走此一遭。
那一日,她对我说,她要去长安城,却不知道该怎么走?样子很是苦恼。
我不能理解,莫非她也如冷傲一样,一心只想着如何做天下第一?
然而,她却说,“学更多的技艺,是为了去更远的地方。”
我怦然心动。
那一刹,但觉这世间再无人能像她一样,那么清雅高洁,与众不同。
于是,我欣然对她说:“刚好我的技艺也到了十级,正要去长安拜师,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
天知道,在冷傲离开建邺城的时候,我便已能和他一起走,但,那时我选择了留下。却没想到,只在不久以后便又自愿陪伴另一个初初相识的他族女子,告别简单安逸的生活,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另一种选择。
这是我深心里最隐蔽的一个秘密。
冷傲不知道,羽落不知道,连我自己,我想,我也在刻意地将它遗忘。遗忘了最初是什么样的动机,令我不远千里,投身于此?
长安城南,一座恢宏的庙宇,方方正正的院子,高高耸立的塔顶,每日例行的梵唱诵吟之声,岁月如水过无痕,在此悄然流逝。
而自到长安城以后,我便不曾再见过羽。
仙族自有仙族的规矩。
反倒是冷傲,三不五时便会到我的禅房里小坐,我并未出家,只是化生寺的一名俗家弟子,他却喜欢叫我“和尚”。
他一如既往地负伤累累。
每次受伤之后,躺在我的床上,他总是充满感慨地说:“和尚,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躺在哪个角落里,孤独地死去。”
我一如既往地微笑,并且一如既往地不去在意他的胡言乱语。
然而,当他离开之后,我躺在他方才躺过的地方,望着窗外如水的月光,却想,如果没有冷傲,我这一生又会是怎样的呢?
是否会比现在更加孤独?又是否会比现在更为幸福?
我不知道,但惟一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我不会拥有这样高超的医术。
岁月在几番生生死死、伤伤愈愈中悄然流转。
当年默默无闻的少年,如今早已名动八方,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戮战之神。
然而,当人们提起他的时候,却总也忘不了我。
冷傲、等待……杀戮与拯救……
似乎天生这两个名字就应该连在一起。
如双生子一般,永不离弃。
直到那一天,我们再度与羽相逢。
是我们,而不是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就连重逢的喜悦,也可以用我们这两个字一起来承载!
那么,我还有什么,是只属于我的呢?
不,不对,就连喜悦,本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喜悦,到最后,也只是属于他,属于冷傲。
那个时候,羽曾经对我说,学更多的技艺,是为了去更远的地方。是这一句话,曾那么深切地击中了我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但,当时,她并未说完。
去更远的地方,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寻找到他!
完整的最后一句,是这样的。
竟是这样的!
到那一刻,我才完完全全的明白,完完全全懂得了命运的安排。
我是等待,等待……
穷其一生,也只能在无望地等待之中期待生命的圆满。
在等待之中,等待——
下一个命运的安排

命运让我遇见了她。
一个完全不同与羽的仙族女孩。
初次相遇之时,她还只是一只小小的飞蛾,远没有破蛹成蝶的美丽,更没有强大到傲视一切的术法。
她本应平凡懦弱,毫不起眼。
然而,却不知为了什么,反倒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或许是为了逃避,我接下了师门示威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腰间佩上避水珠,我第一次走进了传说之中,由数之不尽的珍珠与宝玉所堆砌而成的那座华美的水底宫殿。
在东海湾等候潮起的日子,我曾无数次揣想过它的样子,然而,无论我的想像如何丰富,都不及眼前所见真实的万分之一。
便是在那样极度的震撼与晕眩之中,我见到了她——恋雪。
起初,只是一场闹剧吧?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这小丫头恁是鲁莽,若此刻不是在水晶宫大殿,龙王眼前,若我的功力稍弱一分,做不到收放自如,那么,她这样莽莽撞撞地施以偷袭,不就是要糊里糊涂地送掉一条小命了么?
然而,第二眼见到她的时候,我却全然不这么想了。
当她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轻气地对我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成片成片生长的血珊瑚。”时,我发觉她的眼眸不再是青色了,而是闪动着幽蓝的光泽。
那样一种绝望的渴望,一如我内心深处潜藏着的不为人知的那一抹幽蓝的华光。
这是一个如我一样寂寞的灵魂。
我看着她那般清澈幽静的眼眸,犹如看到镜之两面,一面是我,苦苦压抑,一面是她,蠢蠢欲动。
于是,我欣然执起她的手,说:“好,走吧。”
她眼中的黠光一闪而没。
但我并不在乎。
就算被她利用一次那又怎么样呢?我愿所有如我一样,在绝望中怀有渴望的不安分的灵魂,都能得到安慰。
她终于自由。在蓝天之下俯仰翱翔。
而我,自那以后,却再看不到如那天那样一碧蓝天如洗,白云从风而动的清平美丽画卷了。
原来,并非所有追逐心之渴望的路程,只需杀出一个海底迷宫便可以到达。
是我太天真?
还是,命运对我太残忍?

那是我第一次收到羽托青鸟传给我的信。
小小的折成蝴蝶形状的信纸,淡淡的粉绿色,透着春日青草般鲜嫩的气息。
一如此刻握在我手掌里的这枚叶片。
浅浅的色泽,脉络分明。
与普通的叶片其实也并没有多大的分别,然而,当我从恋雪的发上摘下它的时候,我的手却一径只是颤抖着,仿佛承受不了一片叶子的重量!
没有想到,我怎么也想不到,羽会这么做。
她做得这样决绝,完全不给我思考的时间,更别说去阻止或是反对了。
她说:你留下来,会比我更有用。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怎么会不明白呢?
但,正因为我明白,我才曾经希望,能够有所改变!
这一生,我做得最多最好的事情,便是等待!
被动地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起初我以为是天性使然,然而后来我才发现,那只是因为我并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从前,我等着冷傲负伤归来,等着潮水将我需要的药草送到我的手中。如今,我等着羽,等她在需要我的时候,赶赴她的身边……
虽然其实这样的需要几乎不曾有过。
但我有种预感,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只不过,到那一天真的来了,我却只感觉到莫明的空虚,与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犹有过之。
虽然如我所料,我还被她重视着,需要着,但,那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他!
是为了冷傲!
她才会迢迢千里向我发来求救的讯息。
那一日,恰是我帮助恋雪获得自由的第一天。
我站在洁白的沙滩之上,望着蔚蓝晴空下那一抹飞扬欢快的鹅黄色身影,在蓝天白云之间恣意飞翔,如轻燕穿云,幸福得如此酣畅淋漓!
我心底忽然起了波澜。
是嫉妒么?
我呆了一会儿。
怎么会?我怎么会嫉妒一个连自由都需要我施舍的小女孩呢?
然而,她那种发自内心的欢腾与喜悦,却又是那样的清晰而真实,并强悍持久地撞击着我久已麻木的心。
是不是我付出了努力,也可以获得这样的欣喜?
我恍惚这样想着,便微笑着与她作别。
那一刻,她一定不曾发现,我是怀着一颗怎样如赌徒般的心情,踏上了征程。
这一去,便是千里。
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不能。
纤细的绿叶在我的掌中轻颤如蝶,这是羽在催动“苍茫树”的术法时,遗落在恋雪发间的。
我静静地凝视着它,仿佛自它明朗清晰的脉络间读出了娟秀的字迹。
“去阻止他!阻止他进入灵山!阻止他进入生死劫!”
虽然那一刻我并不能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困难会让羽感觉到恐惧?但我还是依言赶去了灵山!
就像我此刻所做的一样。
那一次,我没能带回冷傲。可是这一次,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让羽失望。
不能!
有些错误,只错一次,一生都会为之改变,天翻地覆。
这,就是我的人生!
然而。一直到羽微笑着回望我,用那样信赖与渴求的语气对我说“你留下来,比我更有用”时,我才恍然明白这一点。
我错了!
错得多么厉害!
她是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助他完成称霸三界的心愿的。
我终于明白这一切,然而,一种难以言喻的疲倦与绝望却也如毒草般在心里生了根,见风疯长。
我知道,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永远也不是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UU - 2008-11-26 19:23:15 - 曾姝
-----------------------------------------------------
好忧伤,不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全文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54,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