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2期
 [青春本馆]街上有坏人 文/江雨朵
 2007-6-13 17:14: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7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我叫周子星。
在故事开场,得硬着头皮先说几句,请大家保持肃静。
第一:我不是同性恋。抱有这种期待的同学们就请向后转吧。
第二:这不是穿越文。等着看我飞跃大清来到火星的同学们也请出门。
第三:我不会中途变身,由一个丑男挑战进化底限,化身纤指如花吐气如兰的苏妲己杨玉环。
第四:我竟然还胆敢不是美少年美青年美中年。此外不同居、不酗酒、不越狱、不双重人格、也不借尸还魂。
那么我还有什么故事可言呢。
当然有,因为我还剩下一样东西,我有钱。我非常有钱超级有钱极度有钱。
通常故事里提到我这种人,都会有一个欠扁的句式,介绍我们说——“他除了钱就什么都没有。”但也不晓得为什么,每年都有N多人梦想变成我们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族群。
我出生在中国北京一处隐秘的豪宅,我的爸爸不叫李X诚,也不叫霍X东。通常真正有钱的人总像杨X小姐一样隐身于山水之间,然后在某一天骤然冒出来几个亿给大家一大哄。
爸爸从小就喜欢反复告诫我一句话,他说:“你不要出门,街上有坏人。”
我的保姆则反复给我讲《大灰狼与小白兔》的故事。
我的幼年就只能在铺满某种已灭绝生物皮毛的地板上跑来跑去,日间相处的
人数来数去也超不过四个。我爸、我姐、我保姆、我保镖。= =
“老爷,这个问题很严重。”保姆对我爸报告:“少爷只能数到四这个数。”
“够了。”爸爸安慰她道:“我以前只能数到二呢。”
“电视上在演有关私塾教育的害处。说不到学校里上学的孩子全缺乏社会
性。”比我大四岁的周子月开始现学现卖。
“你知道什么叫社会性。”爸爸说:“社会就是一个充满三六九等的地方。学
校就是一个让你开始懂得什么叫做三六九等的地方。眉目聪颖且温柔乖顺的大队长是第一等,活泼开朗善于团结同学特别还能帮老师刷墙的是第二等,会拍马屁爱打小报告贼眉鼠眼还特会欺负同学的小组长是第三等,什么都不是但是家里有钱能请客吃饭会穿衣打扮的是第四等,什么都不会还穷还学习不好还长相难看还性格内向的是最末等……但也不能小觑这最末等,通常小学时代的最末等在饱经压抑后,都会变成反向系数超高的大人物,比如在搞疯狂英语的那个李X,据说就是曾经的最末等。”
“所以你们不用学习所谓的社会性。”爸爸指着玻璃墙外的世界说:“那是让
那些普通小孩学习怎么在将来和你们相处的一门学问。”
“那我们该学什么?”周子月问。
“你们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产物。愿意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周子星当大老板,
周子月当女富豪。你们毕生的事业就是花钱,你们生下来的目的就是享乐。十年后周刊上提起你们,一定会说你们是星月齐辉绝代双骄。”
“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周子月问。
“你怎么会产生这种困惑的。”爸爸骇然。
“保姆给我讲过《灰姑娘》的故事……我知道世界上还有穷人!!”周子月目
光坚定。
“解救穷人那是社会主义的事业,不是你的事业。我的孩子。”父亲慈眉顺
眼地解释,“人生唯一的公平,就在于它将对我们每个人都不公平。你也不会例外。”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
“不需要,我们就像与撒旦签了契约,只是有一样东西。也将永远无法得到。”
“那是什么?”
“当你渴盼它时,答案会自动知晓。”
“解决方案呢?”
“放弃掉。”
“哎??”
“一切曾以为最珍贵的,都将会被另一样事物代替掉。所以得不到的东西干脆放弃,不留恋,不伤感。因为我们总会寻找到替代品,这是真理。信我者得永生。”
周子月撇嘴,而我不懂。
我只是个一味天真烂漫的小屁孩,过着张嘴吃饭困了睡觉的普通人生。我所接触的环境极其单纯,我所看到的世界只是这个屋子空旷却终有尽头的边线。
这里是伊甸。父亲是无所不能的上帝,姐姐扮演多疑多虑的夏娃。而我则是最笨的亚当。
——直到毒蛇们出现。

2

有天,我从梦中醒来。见到我的世界多出两个孩子。男孩子叫诺亚,女孩子叫做莉莉安。
保姆说:“这是你和小姐的玩伴。他们将伴随你们度过很长时间。”
我手足无措,我从未与外人有过相处经验。
诺亚走到床边,指着花架对我说:“这是一种很名贵的兰。”
我说:“是么。我不知道。”
诺亚向我微笑,于是我也礼貌地回以微笑。
从小到大,父亲送过我无数礼品,但是诺亚的出现带给我最大的新奇与快乐。
我庆幸自己得到了礼物中较好的那个。因为相比诺亚,我讨厌莉莉安。莉莉安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姐姐拿出来的一切。不管是玩具、还是服装,姐姐皆乐意和她这唯一的朋友分享。
女孩子的游戏很奇怪,她们彼此在对方头上系一些五颜六色的彩带,不停的更换衣服。并命令我和诺亚扮演侍者的角色。
“为什么我要站在这里。”我问莉莉安。
“你现在是侍者啊。”她骄傲地扬着脸。
“侍者是什么?”
“是服侍小姐们的人。”她精乖地眨眼,把沉重地大帽子硬塞到我手中。
姐姐也在扮演小姐,但是姐姐很少对诺亚有这么粗暴的举动。于是我断定莉莉安对我的无礼与游戏的真相无关。
我把帽子扔回到莉莉安的脸上,并在她的尖叫声中和她打作一团。
“这太难看了。”
保姆分开我们,摇着头说:“我必须报告老爷。”
“请求你。”姐姐向保姆哀求。她知道那样做的后果。
“不行。小姐。”保姆温和但坚定的拒绝。
于是姐姐狠狠瞪我。
“这全是你的错!!”
莉莉安在哭叫声中被大人带离了我家的豪宅。看着那个讨厌的身影消失在花园的一侧,我竟然觉得有点寂寞。
姐姐失去了她的朋友,把这个过错归罪于我。
“她试图欺负我。”我对诺亚说,渴望得到支持与理解。
“天啊。我们只是在玩游戏。”姐姐向我尖叫。
“少爷年纪还小。”诺亚微笑着安抚姐姐。并召集我们玩三个人也可以进行的纸牌游戏。
“诺亚是个不错的玩伴。”父亲决定:“将来你们可以一起到国外去留学。”
姐姐再度陷入忧郁,她想起她的莉莉安。
“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在诺亚不在场的情况下,她威胁我:“莉莉安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她是我重要的朋友。”
“那是因为你只认识她一个人而已。”我分辩:“你可以请求得到新的玩伴。”
“那没有意义!!你不懂得什么叫做朋友。”
我确实不懂得什么叫做朋友,但我懂得周子月的朋友不该是莉莉安。
她趁周子月睡觉的时候,在周子月的胳膊上掐下指印,并不止一次对周子月露出了险恶的表情。她穿着周子月送给她的衣服,却对我们趾高气扬。她的存在令我非常不愉快。她甚至挑拨了我和周子月原本亲密无间的关系。
“外人将会搞砸一切。”
父亲如此结论。
“那我该怎么对待诺亚?”
“把他变成自己人。”父亲回答。
“所有的家族都有流着外姓血脉的内人。所以我要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要
关心诺亚,喜爱诺亚,把你得到的利益小部分却又慷慨的分给诺亚。”父亲说:“把他变成你的膀臂,而你将成为他的身体。有一天,他如果背叛,你将失去手臂,可你必须让他明白,他如果背叛,将会失去身体。”
“于是这样一来,他就不会轻易背叛。”
“除非他找到更理想的寄宿体。”
“寄宿体?”
“是的,这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命运。有些人生来依附别人,有些人则提供血液供人依附。你们将成为命运共同体。”
“牛与吸血虫吗。”
“可以如此理解。”
“我可以不要吸血虫吗。”
“我的孩子,那样你将会孤独。”
我不了解,就像我越来越无法理解周子月。她终于跑到外面的学校去上学了,
时常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回来,并任由他们带更多属于我们的东西出去。她出席各种舞会,通常满面春风,她嘲笑我是个长在椅子上的书虫,并开始要求在她出门的时候由诺亚陪同。
“这不成。”我拒绝:“外面有很多坏人,诺亚如我的手足。”
“你只是个笨蛋!”她大声嘲笑我后,披着类似毛毯般地打扮再次匆匆而出。
“你愿意去外面吗?”我站在窗边,问诺亚。
诺亚微笑摇头。
我也不愿意。这个花园里已经应有尽有。我所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在这里获取。
我不清楚外面究竟有怎样的诱惑,但是我看出来它们已经改变了周子月。
“窗外的空气有某种毒素。”我对诺亚宣布。“周子月已明显被侵袭。”
“是的。”于是诺亚把窗子用力关上。
“这是一种名贵的兰花。”诺亚蹲在透明的温室花棚,托腮注视着花朵,“但是它很挑剔生长的环境。只有在完全纯净的空气中才能存活。”
“你好像非常喜欢脆弱的花朵。”我说。
“我只是喜欢纯净的花朵。”他微笑。
“周子月应该拥有和你一样的品位。我们必须在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前制止那个疯狂的女人。”
“恐怕这很难。”
诺亚相当聪明。就像他预言的那样,在我决定关心周子月的同时,有些令人不快的事情已经发生。

3

周子月恋爱了。
“我希望你和诺亚定婚。”我在书房里和周子月长谈。
“然后帮你巩固这个王国吗。”周子月讽刺微笑,“我和你不同,我要过属于自己的人生。”
周子月认识了所谓的男友后,变得非常喜欢“讽刺微笑”的动作。她不仅讽刺我,也瞧不起诺亚和父亲。
“她用父亲的钱买了邮轮,带男朋友出海,在吹海风的同时和那群所谓的朋友一起嘲笑我们,哦,她要过自己的人生……”我学着周子月微笑讽刺道:“拿着我们的钱过她自己的人生。”
“人总会清醒,正如人总会沉迷。”父亲不以为意。“我们早晚都会被毒蛇咬一口。只是挨咬的时间不同。”
“我但愿她永远不要挨咬。”我叹气。
“你爱你的姐姐。”诺亚说:“她早晚会理解这一点。”
我说:“我相信。”但事实是我怀疑。

4

大航海结束,周子月把男友带回到父亲面前,她叫他爱伦,并强迫我叫他姐夫。
“你们可以结婚。”父亲说:“但我们将断绝关系,直到你和这个男人分开为止。”
我站在父亲身后,非常赞同父亲的说法。很奇怪,上过学有着社会性和常识
性的周子月却变得极其愚蠢,她看不透父亲这番话的本意,也想不通这番话只是说给“爱伦先生”听。
她在激烈地宣扬了爱情高贵论后,冲回房间收拾行李,拿了少量财物与她的未婚夫离家出走。
“世界上存在真爱吧。”我说,“也许周子月会很幸福。”
“世界上存在真爱吧。”诺亚说:“但周小姐不会幸福。”
“为什么?”我偏头。
“周小姐的魅力是什么?”他问我。
“美貌、温柔、适度的优雅与良善。”
“贫穷将会使这些优点消失殆尽。”
“那些许要花三十年时间……”
我们两个都不说话,开始想象周子月晚年的凄凉。
“我不能让这种状况发生。”我说。
“那么交给我来办。”诺亚微笑。
于是我们终于出门,诺亚带我来到一条小巷,在这里我看到十几个绝世美女。每一个都长得很像电影里的奥黛丽。
我惊赞:“周子月的朋友们无法与她们相提并论。”
诺亚说:“因为这是贫女们翻身的唯一资本。上帝从来公平。不公正的只有撒旦。”
我们选择其中一个,给她大量金钱、豪服。展开窈窕淑女的培训计划。再命令这位淑女去诱惑我的姐夫爱伦。
“永远不要考验爱情。”诺亚说:“所有坚贞的爱情都只是还没有遇到真正的考验。”
“也许那考验一生都不会出现。”我说。
“所以会有白头偕老一生一世的神话。”他说。
诺亚的话给我灵感,其实我应有另外让周子月幸福的方法,就是让周子月变成另一个伊丽沙白。英国女王的婚姻是全世界最忠贞的婚姻,因为她的嫁妆将永远无人能及。
“我将永远恨你!!”
周子月回来的时候哭红着眼睛向我诅咒。
“她会感谢你的。”父亲则站在我的身后补充说。
但我不愿和周子月整日大眼瞪小眼,我提议与诺亚一起去英国留学。
“等我们回去,她应该已恢复冷静。”
诺亚说:“但愿如此。”
“如果我做错一件事,希望你可以在事前提醒我。”我深深望他。
“我并非完人。”诺亚微笑:“无法预见结果。”
“但我总觉你可以。”我莫名依赖他。诺亚来自外面的世界,他知晓所有我不知晓的文化。此外,他沉静内敛,心细胆大。
他教我如何分辩有钱人和装作有钱的人。
“要求名牌的人,总是暴发户。划分阶级的人,常是下等人。强调身份的人,是没有地位的人。内心空洞的人喜欢虚张声势,最聪明的则是通常沉默的人。”
“那么你是聪明人。”我说。
他微笑:“……然而一百个聪明的人,也比不过一个天生幸运的人。”
“可一百个天生幸运的人,也比不过一个容易幸福的人。”我说,“然后一百个容易幸福的人,也比不过一个懂得让自己快乐的人。”
快乐是一项学问,一项我所没有的学问。
我什么都不缺乏,因此也没有特别的拥有感。
“或许有一天你失去什么的时候,就能产生那种‘渴望感’吧。”
“那么最好还是算了。”我记得父亲曾说过的话,我们与撒旦签了契约,有一样东西。将永远无法得到。当我们找到这样东西的同时,也就是我们失去它的时候。所以我但愿永远浑浑噩噩。无所失,无所得。
我的生活总是绝对简单。
不管我有多少钱,事实是我只需要吃三顿饭。我被父亲教养良好,没空沾染奢侈的习惯。人生的一切结论都需通过对比浮现。我的整个少年期都断绝着与外界的关联,见不到嫉妒羡慕的嘴脸,也就不觉得自己占有着额外的份额。
这就是我和周子月之所以不同,我深信父亲的教诲:外面有坏人,他们都在想着如何算计谋害我。除了诺亚……
“老爷的话也不一定全是正确。你也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诺亚说。
“爸爸比我多活三十年。我乐意相信他。”
“你没有反叛的血统。”他微笑。
“这大概是天生的……”我低头。
我不怎么乐意看诺亚微笑,有时我会故意避开他的眼神。诺亚对我很好,比父亲期待的更要对我好。他始终与我保持亲昵,并帮我隔绝与周围人群的距离。
“妮娅长得很漂亮。”
有天我开始注意我隔壁的女同学。
“但是她的鼻子有点大。”诺亚谨慎地发表补充的观点。
“娜拉的头发很美丽。”
“可她脸上有雀斑。”
“我们的教授有着一种成熟女性的魅力。”
“确实如此,可她是有夫之妇,此外她的香水总是用得不正确。”
“校长的女儿很可爱。”
“洋人的女孩子身上有味道。”
“那个女子学校的篮球队长身材修长。”
“她是同性恋。”
“我开始暗恋教堂的郑修女。她有种迷人的羞涩神韵。”
“可她不会爱上你。她爱着上帝。”
“我该和名门小姐们交往吗?”
“她们都和周子月有相同的脾气。你会像在和姐姐谈恋爱。”
“我和平民女孩恋爱怎么样。”
“她们全是你讨厌的莉莉安。”
“也许有意外出现。”我挑眉。
“我相信意外不会出现。”他咬字。
于是我把头转向左边,他把头转向右边。我们坐在一辆汽车里分别看着左右不同方向,却把手交叠着放在中间。
进入我视野的全都是绿。草地,树木,绿色的风景一一划过眼底,被远远抛在身后,我听得到有小鸟在天空歌唱,也能感觉清风拂面的舒爽。
在这个世界上,我有一样最好的礼物。
虽然它一直属于我,但我却刚刚意识到。
我想要对诺亚微笑,撒旦却已经先行冲我微笑。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时间已过去两个半月。我们的车遭逢车祸。有个护士静静地坐在我床边。
她有着妮娅的甜美,娜拉的长发,篮球队长的身材,以及郑姐妹的羞涩,她温柔一如我的教授,高贵一如我的姐姐。最后她说:
“好久不见,我是莉莉安。”
我因意外的冲击而暂时失声。
小时候的魔鬼已变成天使般的淑女。
我与她重逢,但失去了诺亚。
父亲说诺亚被抛出车外,而我幸运的得到安全气囊的保护。
我望着天花板久久无语。
一百个聪明的人,也比不过一个天生幸运的人。诺亚的话总是正确的。人生
有所失有所得,你失去一样东西,却会得到另一样作为填补。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被取代的。
我在三个月后彻底恢复健康,并与负责照顾我的莉莉安定婚。对于诺亚我从此闭口不谈。
“我从未见过比你更无情的小鬼。”
周子月则变成了一个酒鬼。
她在花园里对我大声嘲笑,“你的好友死了,而你则快乐地订婚。”
“人生总得有个收场,再有个开始。就像舞台剧一样,要分一幕、二幕。”
我望着周子月,平静的说:“爱伦只是第一幕,你该进入下一幕了,姐姐。”
“不。”周子月甜蜜恶毒地附耳,“还有一种剧本,它们叫做独幕剧。周子星,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可以活着。”
“为什么。”我冷淡的问。
“有安全气囊保护的人不是你。”周子月微笑:“你的内脏遭受大面积破坏,你本该必死无疑。”
“你应该相信科技已经发达到足以做出替换内脏的地步。”我震动,但唯持表面冷静。
“不,你活着的原因,只有一个。”她轻启恶魔般的红唇,“从你小的时候开始,就有一个经过检测与你指数相合的替用品陪在你身边……”
周子月手中的酒杯装着红色的液体,我苍白着脸色极力回过头去。
“他被肢解,一块一块的,放在冰箱里。”撒旦的红唇追逐着我,不肯放过,“在你昏迷的两个月里,一点一点……替换进去。”魔鬼的手臂纠缠着我,不肯放过,“我该叫你什么。你有百分之多少,还是我的弟弟。”
“住嘴!”我终于失控,失声尖叫。所有的客人都望过来,定婚舞会被迫终止,拎着红酒的魔女微笑弯眸。她说:“这是一桩不合适的亲事。我只想帮你。亲爱的弟弟。”
我发了高烧,四天四夜。
莉莉安一直陪伴在我身畔。
她说:“一切都会过去,你只是太悲痛了。出现了幻觉。”
烧确实很快退了下去,可是有些病却不容易治愈。我开始很害怕打开冰箱,甚至我开始害怕打开家里的任何一扇门。
我总能在开门的时候,隐约看到诺亚。
我看到他站在客厅,站在床头,站在花棚,站在每一个角落,他清秀且斯文,内敛而沉静,他不断地告诉我“这是一种名贵的兰。”,不断地向我微笑。我甚至可以感受得到他靠近我时的气息……
“幻觉。”
莉莉安蒙住我的眼睛,她总能在我失神的那一刻,将我的神智重新抓回现世。
她强迫我走到阳光下,强迫我和她一起看最廉价的电影,玩游乐园的旋转木马。
“你没有童年。”她说:“但是我们可以把它完整的补上。你失去了仅有的朋友,但你还是要更好的活着。那一幕已经结束了。我们要走到下一场去。”
可是还有一种剧本,它们叫做独幕剧。
我没有力气反驳莉莉安。只能任由她带着我不停地旋转。
莉莉安很强势,莉莉安很温柔。
莉莉安帮我把早餐递到嘴边,于是我张嘴咬下。
莉莉安拿来沾着热水的毛巾,于是我抬手擦脸。
我像个虚弱的病人,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恢复精神。
“也许下一秒,也许一辈子。”家庭医生如此推断。
“别相信你姐姐的胡言乱语。”父亲提醒我。
“我从未曾相信过。”我回答,并转移开视线。
“那么。别让莉莉安主宰你的生活。”
“是你同意我们定婚。我以为你喜欢她。”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会被她控制。”他懊恼。
“就像你不知道诺亚其实对我很重要。”我微笑。
“断一条手臂自然很痛,但是你还拥有身体!!”他喊叫:“别让一场车祸轻易击倒你!”
“当然。”我望着他,淡淡地答:“被车祸击倒的是一些别的东西。”
我和父亲的关系开始冷漠疏远,很多时候我想带着莉莉安一起搬出去。
“别这样。”莉莉安像个温柔的天使亲吻我的面颊,“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必须承认这一点。”
是的,我承认,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父亲。他很有幽默感,我相当喜欢他。
他总是我生命中的上帝,但我已开始理解亚当为什么会逃离伊甸。每个人都想做他自己的上帝,一个人生永远不需要两个主宰。
我开始开着车,没事在街上乱转。但莉莉安和父亲害怕我出事,他们都得了车祸恐惧症,只有我这个当事人没有。
我只好改为步行。
曾经我喜欢待在家里,那里拥有我需要的一切东西。可现在我想要避开那里,因为那里到处都是回忆。完美的世界是脆弱的东西,只要缺了一个角,就有坍塌的危机。只是缺了一个人,那里便不再是我的伊甸园。
我把诺亚的墓地从国外迁回至陵园。
他没有任何亲人,我是他唯一的扫墓人。
渐渐的,他的幻影消失在我身畔。即使我站在他的墓地前,他干扰我多时的
幻影也不肯再出现。父亲处理了他所有从小到大的照片,于是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我也渐渐忘记了。
“这是好现象。”医生很得意,因为他治好了我,他说:“恭喜,孩子,你复元了。”
父亲微笑:“你终于站起来了。”
姐姐讽刺:“周子星真不是平常人。“
莉莉安哭了,她说:“我知道你会好的。”
这个世界很有趣,我忘了朋友的脸,但所有人都对我说恭喜。只要我微笑,全世界也对我微笑。我是撒旦的朋友,上帝是我的对手。撒旦可以给我一切,只除了一样东西,因为那件东西就连撒旦自己也没有。它一直都存放在上帝那里。
我需要的不是祈祷,而是放弃。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它们就像组合玩具,大家可以相互替补。谁也不是不可取代的唯一。
我去诺亚的墓地,中途下雨,走进一家花店。
花店有个学徒,正在学习如何包扎花束。他看到我,微笑着迎上前来,他说:“先生你在看的,是一种名贵的兰花。这种花非常挑剔生长的环境,只有在纯净的空气中才能存活。”
我诧异,“多少钱?”
他沉吟,“需要五百元。”
我挑眉,“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买走吗?”
“没错。”
“那么假如我要买你,需要多少钱?”
他挑眉,托了托眼镜,然后问我:
“那要看你是怎样一种卖法。或许卖断,或许支付版税。”
“你这个人真有趣。”我笑了,“我决定用一百万朵兰花的年薪,雇佣你做我的秘书。”
“先生是做哪一行?”
“你怕不能胜任?”
“不,有那个价格,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努力胜任。我只想先了解一下业务内容。”
我微笑,“我的工作叫做‘活着’,你的工作叫做‘跟着我’,只要我不死,你都将不会失业。”
于是他跟着我一起离开。
他姓朱,我叫他小朱。他成了我的贴身秘书。我去哪里,他就去哪里。他沉默寡语,却又口才犀利。
“你自己应有独立判断的能力。”父亲提醒我,“位于顶端的人往往最不需要的就是机要秘书。”
“不。”我拒绝,“我缺乏判断的能力。从来如此。”
我开始接管一些父亲的生意,努力说服周子月戒酒,带莉莉安出去约会,并偶尔向她微笑。
“我很高兴看到你这样。”莉莉安欣慰道:“我们何时结婚?”
“我们何时都可以结婚。”我拥抱她:“让我们一起进入下一幕。”
因为生活总得继续,很多场合,给我代替品,我就可以选择性失忆。
不知道为什么,小朱对我结婚的事抱有隐藏性观点。即是说他虽然有异议,但绝不准备告诉我。
“是否将发生什么。”我问:“你能否在事件发生前让我知晓?”
“我不是先知。”他挑眉,“无法预见结果。”
这个话实在耳熟,于是我问:“你后背有没有梅花烙?”
“什么意思?”
“即是指胎迹一类的东西……或者你十七岁以前曾是白痴,在某个夜晚突然灵魂附体恢复清醒。”
“没有那样的事。”他推眼镜,“先生,你大概有车祸后遗症。”
小朱平时话不多,一旦开口便是对我的嘲讽。我也乐见如此。周子月说我八成是被虐狂,并时常准备找小朱麻烦。但小朱异常警觉,总是避她三尺。
“你做得对。”我告诉小朱:“周子月是个魔女。”
小朱古怪看我,连连眨眼。
结婚前一天晚上,小朱约我去后花园。
“先生。”他似有满腹心事,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平静道:“是否想要知会我些什么。”
“或许是我多心……”他犹豫,又说:“明天不是黄道吉日。”
“谢谢。”我微笑,我说:“我决定涨你薪水。如果还有明天。”
他古怪看我,没有说话。

5

第二天是我和莉莉安的婚礼。
切蛋糕、摆酒席,坐渡轮。
一切也似完美童话。
但我们还是无法进入下一幕。
当本该醉酒的我睁开清醒的眼,面前是拿着绳索的莉莉安。
“你嫁给我就得到了我一半的财产。”我柔和地问她,“为何一定要杀我不可。我若死掉,你什么也得不到。”
“但是我可以得到。”周子月凭空出现,在船舱的蜜月套房,托住被我吓得险些晕眩的莉莉安的腰。
“莉莉安依旧是你的莉莉安。”我挑眉,用近来从某人那里学到的动作,讽刺微笑。却有些心酸如绞。我知道莉莉安并不真心爱我,那又如何,我也只是需要有人陪伴。但为什么幕后的人非要是周子月不可。
“父亲对你太偏心了。”周子月说:“但那并不是我想害你的理由。”
“那是什么理由。”
“你让我失去爱伦。”她冷冽俯视我。
“那是千百年以前的事了。”我惊叹。
“对我不是。”她冷然。
“女人真可怕……”
“是爱情可怕。”
“我是为了爱你才那样做。”
“你是因为无聊才那样做。”
“周子月,你不了解我。”
“你也不了解我,周子星。”她冷笑,“那时我已有艾伦的孩子。这件事诺亚他知道。”
我怔然。力图解释,“诺亚他……”诺亚他从未告诉过我这件事,若我知道,我会让周子月拥有伊莉沙白女皇的嫁妆。
“诺亚是故意破坏我的人生。”周子月惨笑,“他要你来继承家业,因为他能掌握的人从来不是我。你不知道他从小追求我却被我拒绝吗?”
我懵然。
“你们的车祸也是我安排的。”周子月靠近,夺过莉莉安手中的绳索,“我恨你们两个。但愿你们一起死……”
“你为何不恨变心的爱伦?”我震惊且悲哀,“我是你亲人……”
“如果没有你们,他怎么会变心。”周子月说,“人心如此浮荡不安,爱情最不可以去考验。诺亚是伊甸的毒蛇。而你是招惹灾祸的夏娃……”
我已经哑然。原来夏娃是我,周子月才是亚当。
我分不清来龙去脉,理不开孰是孰非。
过往种种已不重要,重点是脖子上的这条绳索,一百个推测也比不过一个事实,事实是周子月想要杀我。
事实是我新婚的妻子莉莉安正站在一边。
我死了,故事就进入尾声。再也没有下一幕。所有人也都就此幸福。可是我
不能死。我瞪视着天花板,那里描绘着天使的图案。上帝将是我的对手,但撒旦早是我的朋友。
我的手伸向枕头后面,我拿起手枪,我按动扳扣。
枪响过后,房间的立柜门被推开,小朱拿着摄影机走出。
“你是自卫杀人。”他面无表情,“我是人证。”
“没错。”我满身冷汗几近虚脱无法翻身。莉莉安还惊惶地坐在地板。
“而你将是她的同伙,”我看着莉莉安,“到底会被判多少年?”
“恐怕会坐牢到白头。”小朱冷静地补充。
莉莉安尖叫着夺门而出,过了少顷,海面传来扑通一响。
“畏罪自杀。很好的结局。”我擦手。
“她没有上过保险……”小朱似乎很遗憾。
“我不需要那种小钱。”我推开周子月的身体。
“先生。赢的人是你。”小朱露出微笑,好像非常愉快。
“如果我做错一件事,希望你提前告诉我。”我看着周子月的脸,伸手合上她的眼睛。
“我不是先知。”小朱微笑,“无法事事得知。”
“……”
谋杀案并没有轰动全城,因为我本就出自无名的豪富之家。只有父亲受到打击,像一夜老了数岁。
“你不该伤害你的亲人。”
“是她想要伤害我。”我疲惫。
“你的身边有个魔鬼。”父亲指责。
“是的。”我承认,“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这个魔鬼就已经来了。”
我一直是个很乖的小孩儿。
没有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满足地生活在一个什么都不缺少的伊甸。是上帝把魔鬼带来了这里。假如
我受到魔鬼的诱惑,为何受罚的人从来不是始作俑者。
我分不清魔鬼是谁,魔鬼是什么。
我只是记得,依稀地记得,一些片断般地支言片语。
“这是一种名贵的兰。”
“一百个聪明的人,也比不过一个天生幸运的人。”
“永远不要考验爱情。所有坚贞的爱情都只是还没有遇到真正的考验。”
说话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他以何等样的目光看待着我……
我已经不可能再真正得知。
我心中有一个魔鬼,诺亚心中也有一个魔鬼。周子月有,莉莉安如是,小朱呢,我不清楚。或许人人都是撒旦的朋友,上帝的对手。所以大家总是轻易做出错误的判断。所以每个人都很难得到最重要最渴望的拥有……
“爸爸。”坐在父亲的病床前,我像小时候一样唤他,最后一次问他:“你常告诉我说,外面有坏人,可你把坏人带来了纯净的伊甸。”
他像以前一样回答我:“我的孩子,我怕你孤独。”
“我愿意孤独。”我说,“孤独不会背叛我。”
“人生是个幕剧,你还有下一幕。”
“我以前也常这样认为。可是没有了。”我说:“人生从来都是独幕剧。是我们误以为永远还有下一幕。”
我是撒旦的朋友,我可以得到他权杖下的一切,但是有件东西,永远无法拥有。
我想起父亲曾经说过的话。解决的方案是舍弃掉。于是我坐了下来,坐在空落落的藤椅上面,在被我舍弃掉的位置种下一朵荒芜的蔷薇。
一切曾以为最珍贵的,都将被另一样事物代替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3:34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