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2期
 [青春本馆]两小有猜 文/公孙羽
 2007-6-13 17:14:4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99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铁奇低头察看今日的工作安排。如此松快的日程安排令铁奇由衷的微笑,他很可以在五点之前结束今天的工作,然后去健身馆耗上两个小时,接下来呼朋引伴一起去大吃一顿,他早就听说又新开了一家饭店,它家的北京烤鸭无与伦比的好吃,他今天一定要去试一次,最后,他要和他的亲密女友共享只存在于他们俩之间的狂欢……好,大幕落下,end story!
  敲门声轻轻的传来,铁奇习惯性的秉承职业本能透过叩门的声响初步勾勒病患的心理特征。
  那是一种过分轻柔的敲门声。一种温柔过头的性情必然是神经质的。
  铁奇伸直双臂,松了松筋骨,如果他想在五点准时下班,他必须用超凡绝伦的效率完成今日最后一项工作。
  李然,29岁,单身,大学教师,目睹同居女友被杀,因为太过震惊无法记忆凶手的长相。
铁奇瞄了一眼自己memo上的提要。在敲门声第二次响起的时候,铁奇狠狠地龇牙咧嘴一番,就像一头喝醉酒的大猩猩,“请进!”铁奇扬声说,脸上的表情随之变化,迅速转为非常冷静的专业面容,脸皮绷得紧紧地,似乎子弹射过去都能被反弹回来,敲门声止息了,铁奇不由又在心中评估,第二次敲门声竟然比第一次还要微弱,这个女人胆怯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2

  基本上,这位李然令铁奇想到因为青春期内分泌紊乱而造成心理失常的少女,她古怪沉默又胆怯。铁奇再次瞄了档案一眼,确认她的职业确实是大学老师,铁奇想象不出这位李然小姐怎么能站在讲台上面对一屋子学生讲课,学生一个轻蔑的表情应该就能搞得她当场落泪吧?
  在成年人身上感受到这种不同寻常的敏感脆弱,铁奇虽然身为专业的心理医生,也隐约有些不自在起来。
  铁奇小心翼翼的和李然寒暄了几句。李然回答的声音就如她叩门的声音一样,不是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到了后来,铁奇完全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什么,只能看到她淡红色的嘴巴轻软的翕动。
  铁奇心里有点焦躁,决定不再给她预热的时间,“那么,我们开始吧?”铁奇用询问的语调下着指令,同时指了指不远处的布艺长沙发。
  铁奇是拥有催眠资格的心理医生。“记住,当我这样拍动两次手掌,你立即要醒过来!”铁奇严肃的举起手啪啪拍了两声。
  李然没有立即站起来遵照铁奇的指令走到沙发边躺下,她仍坐在那里,鼓足勇气伸出一只手,食指慢慢挑了起来,另外四指向手心曲折,她指了指铁奇办公台上的七寸大小、边缘镶嵌着贝壳的精致像框。
  “这是……”她问,脸上闪过十分明显的惊喜之色。
  铁奇解读不了李然脸上突如其来的惊喜的表情,他怔了怔,这个李然看见他办公台上的照片干吗显得这么喜出望外?就像某种她认定不可能实现的美梦突然成了真,铁奇真怕她下一秒就会热泪盈眶并且掩面抽泣起来。
  “这个小男孩是你,这个小女孩子呢?”李然一边说一边竟然伸手抓起了镜框。
  铁奇吃惊得不得了,对于李然这种羞涩内向的女子来说,自说自话的拿起别人的物品未免显得太大胆了,大胆得异常,按照李然的性格,她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凑过头去细看。
  同时,铁奇没有办法忽略,李然的手长得极美,她的长相仅仅是平凡清秀,一眼掠过去就足够了,但她的手,一点都不夸张地说,国色天香。铁奇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的手,细长、白嫩、娇软得好似一根骨头也不曾长一样。
  铁奇鲜少会在工作时间有如此不专业的反应,完全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去感受一个女人的美。
  “你竟然认得出那个小男孩是我?”铁奇问话的节奏不知不觉中乱了,他用了一种超越专业态度的急切的口吻。
  李然伸出来的是右手,她提起镜框,又慢慢放下,她又下意识的伸出左手抚摸戴在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是你呀。”她回答。
  右手戒?铁奇再一次惊讶,对,现在很流行这个,但李然这种性格的女子绝不会追赶潮流,她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回避潮流,宁可被人骂老土。“很漂亮的戒指。”
  铂金,罕见的造型,仔细看就会发现戒指边缘那些角形的突起其实是一片片的小叶子,整枚戒指就像一只微缩的树叶编织的头冠,十分别致,铁奇不曾在别的地方看过。
  “定做的。”李然笑了笑,不太自然的用左手盖住那枚戒指,似乎不好意思被铁奇看到一样。
  铁奇正要问她为什么要把戒指戴在右手上,她的性格比铁奇最初勾勒的要复杂很多倍,铁奇不由兴起深究的兴趣。
  “铁奇,我是说,铁医生,我们上同一所大学。”李然几乎是劈头盖脸地说,她太紧张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太大的声音,直到她听见自己的回音在屋内传荡,李然彻底羞红了脸。
  “哦,你也是U大的?原来我们是校友。”铁奇用轻松的语调说,他试图令李然好过一些。这个女人大概是用玻璃做的,这么容易就受伤?她眼睛红红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能哭出来一样。
  “中文系,我主修西方文学。”
  不用说得这么详细吧?铁奇在心里取笑李然,她实在缺乏交际的技巧。“实际上,我大学没有读完,猜猜发生了什么事?”铁奇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你出国了。”
  铁奇怔了怔,“我以为你会猜我被开除了,呵呵。”
  “我也是排球社的。”
  “啊?”他可是排球社的主将,他可不记得队友里面有她这号人物,他的记性非常非常的好噢。
  “我一直都是女队的候补。”
  “就是天天帮人拾球的那种?”
  “对……的。”李然扭了扭手指,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铁奇很想捶自己一下,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取笑她?他怎么会做这种不成熟的小男生才会做的事情?他是医生!他正在给病人看病呢!
  铁奇看了看李然,她显得比他最初看到时要漂亮,大约因为她脸蛋羞红的关系吧?这个女人,她态度太扭捏了,结果搞得他也跟着不自在起来!“我们开始吧?”已经四点一刻,他必须在五点前打发她走,为了他的健身他的北京烤鸭他的午夜狂欢。
  “我也参加了那次辩论比赛。”李然急急地说。
  “我真的不记得队友里面有你,也许我们参加的是不同届的。”铁奇冷淡的说。这个李然,停止和他套近乎好不好?
  “不,我是资料收集员……”
  “记住,我拍两次手你就要醒过来!切记!切记!”铁奇不想再和李然废话。
  李然认真地在铁奇脸上搜索了一番,然后乖乖的走到沙发旁,依言躺下,她的脸上流露出那么深重那么悲切的哀伤。
铁奇简直全身都开始不自在,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就算她是对英俊无敌的他有好感,她也不该如此表达吧?哪有女人这样向男人献殷勤的?这个李然还真是缺乏与人交际的技巧呢。

3

  那张两个圆脸娃娃头挨着头靠在一起的合照,也就是铁奇摆在办公台上的那一张,用铁母的话来说,是铁奇和第一个小女朋友的亲密合照。
  铁母常常在亲友面前吹嘘,铁奇上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懂得如何追求小女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色狼,过马路的时候会主动去牵身边的小女孩的手,很老成的说,来,我带你走,你跟着我哦。
  一般人都会在办公桌上放上家人或者女朋友的照片,但是鉴于铁奇的女朋友总是流水宴席般的更换,所以铁奇从来不摆现任女朋友的照片,防止来不及更替而惹恼了下一任女朋友。铁奇原来也放妈妈的照片,后来因为他和老妈之间关于他应该在三十岁之前结婚还是三十五岁之前结婚这个问题上的拉锯战的愈演愈烈,铁奇愤然把老妈的搔首弄姿的玉照给撤换了下去。
  留下的这张照片,是铁奇一看见就会忍不住微笑的。
  看到这张照片,铁奇才能相信他小的时候是个胖小子这个亲友之间交口相传的话题是个事实而非流言,和他头并着头的小女孩也有点儿胖,但小巴尖尖的,嘴唇又红又湿,然后又笑得很尽兴,所以看起来十分可爱,像一朵因为大太阳的照射而轻微有些融化的糖捏的花儿。两个孩子的脸上都染了不少的污痕,因为是黑白照片的关系,所以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弄得他们脸上这么脏。照片只照了肩膀以上,不过由两个人上手臂的姿态可以推断出他们正在争抢些什么。
  这是一张铁奇一直珍藏在相册里的老照片,前几年特意扫描放大,配上最喜欢的镜框,放在他最常能看到的地方。
  这么多年过去了,无数新的兴趣取代了旧的,但对于这张照片的发自内心的喜欢从来不曾褪色过。
铁奇喜欢这张照片,那么那么喜欢。

4

  李然的呼吸越来越平稳,铁奇知道催眠起了作用,他开始提问。
  “你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没、没有。”李然的声音有些含混,不过仍可以听清。
  “但是是你应门的,你打开门,他走进来,你看到了什么?”铁奇尽力把李然带入案发时的情境。
  “他穿黑色风衣,很长,戴着鸭舌帽,身上有很淡的香气,他一直低着头,我没有看清他的脸,我替他开了门,他说了一声谢谢,我立即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立即退回自己的房间,唔,确实是李然这种矜持害羞的女孩会有的举动,铁奇想。“那么你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响?”
  被害者是被人用水果刀刺死的,并非一刀毙命,而是一刀叉进背后肩大肌,一刀刺入胸口,在这两刀的间隙中,她必然曾经惊叫过,说不定叫出过凶手的名字。
  “声音?嗯,”李然停顿了一会儿,“先就是两个人的笑声,那个人也在笑,但姗姗的笑声压住了他的,所以我无法形容他的笑声到底是怎样的,”李然又犹豫了一下才说,“然后就是和往常一样。”
  和往常一样?怎么和往常一样?往常是什么样的?李然的回答也太模棱两可了,铁奇回念一想,突然明白过来,“是交欢的声音?”
  死者吴姗姗私生活不检点,初步推断案因就是她的某位男朋友因嫉妒临时起意将她刺死,警界的朋友向铁奇寻求帮助的时候曾提过在死者家中搜到一个记事本,她将每任男友的年龄职业长相都做了详尽的记载,铁奇于是说,那么在那些人里面做次过滤就好了,结果警界的朋友说基数太庞大很难筛选,铁奇知道自己不该笑的,但他当时实在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他见过吴姗姗的照片,是个可被称为尤物的年轻女子,站在一个心地不太纯良的二十九岁的男子角度,铁奇有点遗憾自己竟然没有在吴姗姗生前和她结识。
  对于吴姗姗,铁奇没有什么同情心,对他而言,她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正如眼前被催眠的李然,她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铁奇一边这么想,一边却忍不住问出了一个和工作毫无关系的问题:
  “你怎么会和吴姗姗那样的女人住在一起?你们大学不为教职工提供宿舍吗?”
  “姗姗是吴阿姨的女儿。”
  “吴阿姨?”
  “妈妈的好朋友。”李然回答。“我不太会做家事,姗姗则很懂得照顾人,她喜欢收拾屋子,又烧得一手好菜,而且妈妈认为我和姗姗……。”
  一个这么性乱的女人是不可能喜欢做家务的,铁奇站在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只有欲求不满的女人才会由衷地喜欢做家事。“你撒谎!”
  李然张开嘴但没有继续说话,她的眼珠子在合拢的眼皮下快速的转动。
  铁奇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又打乱了问话的节奏,他今天到底怎么了?就当吴姗姗是个异常类型好了,他何必去挑李然话中的毛病?再说了,人在催眠的情况下一般不会说谎,更何况李然这么简单的女孩子就算清醒的时候大概也是不会说谎的。“咳咳,”铁奇清了清嗓子,“你退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听到一些声音,然后呢?”
  “然后?然后——”李然想了片刻,“然后我睡着了。”
  铁奇呼了一口气,她还真是随时随地都能睡着呀,刚刚给她催眠时异乎寻常的容易,这种情况一般只会发生在病患对医生十分信任的情况下,他方才还纳闷她为何这样信赖素未谋面的他,搞了半天只是因为她很能睡而已。“那你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我做一个梦。”
  梦?铁奇不由身体前倾全神贯注,这个梦很可能关联着罪案,因为李然受到惊吓,那段记忆有些错乱,所以极可能以梦境的方式再度展现,“什么内容的梦?”铁奇声音凝重地问。
  “一个男人。”
  对,对,对了!终于靠谱了!铁奇抑制激动的心情,继续用冷静的语调盘问,“什么样的男人?”
  “很好看的男人。”
  啊,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李然方才形容开门后看到一个穿黑色长风衣身上散发淡淡香气的男子,听上去就是一个相貌不俗的男子。
  “他在干什么?”
  “他在亲吻……”
  对!对!继续说下去。铁奇凝神等待着。
  “他在亲吻我。”李然说,语调还是那么老实那么真诚,充满了信赖。
  铁奇慢慢瞪大眼睛,他听错了,对吧?在亲吻她?
  “他轻轻的朝我的嘴里吹气,炽烈中含杂一丝凉爽,就像仲夏夜晚的风。”
  铁奇吞了口口水,他记起李然刚刚说过她大学时专业是西方文学,果不其然呀。
  “然后他撩开我的衬衫下摆,他把手摆在我的腰上,他的手很暖,但又不会太暖,只是很适宜的烫人……”李然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铁奇不知道她是要摹拟那个梦境还是怎么的,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他突然觉得很热。
  铁奇也有很多年轻的美丽的女性病患,她们都曾在这张长沙发躺过,铁奇总是可以用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专业眼光来看待她们,不知为何对待这个李然他竟会如此方寸大乱。
  她身材也算不上好,太瘦弱了,皮肤虽然很白但是没有血色,更显得憔悴,她的脸虽然不再像初看时那么平淡,但她怎么也算不上美丽,只是越看越舒服就是了。对,她的这种长相很合铁奇的眼。
  “他手上有些部分十分粗糙,从皮肤上划过去的时候会有点疼痛,令我担心那些地方会被揉破,呵,我想我太大惊小怪了……”李然的声音越来越甜美,越来越——春情荡漾。
  铁奇确定自己再也不能听下去了。“总之,你看清了他的长相对不对?”
  “我当然看清了他的长相,我和他一直……”
  铁奇没等李然说完一把将手中的硬皮记事簿和黑色自来水笔一道塞给李然。“你把他的样子画出来吧!”铁奇脱口而出。
  等等!铁奇在心中对自己喊,他怎么知道这个李然会画画?她的档案里有提到?有提到吗?
还有,他做了一个多么荒谬的提议,他怎么能让一个被催眠的人画画?闭着眼睛怎么画画?铁奇正准备把本子和笔收回来,但是平躺着的李然竟然抓起了纸笔快速的勾画起来,整个过程中,她的眼睛一直像沉睡的人那样紧闭,但那幅人物肖像一笔一笔的成了形。

5

  画上的人有英武的眉毛,圆溜溜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弧度优美的嘴唇,右边脸颊上有一个深深的酒窝,头发因为汗湿的关系有些凌乱,脸上的表情、眼中的姿态都惟妙惟肖。
  与他铁奇惟妙惟肖。
  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好似偷腥成功的猫咪的狡黠笑容,铁奇一向很有自知之明,每当他成功占了心仪的女孩子的便宜之后,他就会笑成那种样子,他很喜欢照镜子的,所以他知道得很清楚。
  天啦,这个李然怎么会画他?还画得这么像?他们不是才刚刚第一次见面吗?哦,不对,他们大学时代是校友,可是他们一点都不熟,连认识都算不上好不好?
他要她画凶犯的样子,她竟然画个他出来?还是闭着眼睛画出来的?天啦!铁奇觉得自己就快疯了,他猛然抬手啪啪拍了两下。

6

  李然惊醒。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当她的视线落在那幅画上时,她陡然红了脸,“我画的?”
  “我很想说是我画的。”铁奇听见挂钟敲了五下,他应该和她另外约个时间,他晚上还有那么一大串安排:他的健身、他的烤鸭、他的午夜狂欢。
  李然也听见了钟响,她站立起来,“你到下班时间了,我想我们可以再约一个时间,我随时都有空,只要你方便就好了。”她很温婉的说。
  “坐下!”
  李然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看着铁奇。
  “我要你坐下!”铁奇声色俱厉,同时伸手把李然拉倒,强迫她坐进沙发,和他面对面。
  李然屏住呼吸,她虽然害怕,但没有丝毫的反抗,由始至终她对待铁奇都是用一种十分信赖的态度,似乎他们是熟识多年的老友,她丝毫不需要提防他什么,就算他突然暴跳如雷,她也可以安心的坐着面对他。
铁奇也察觉了她对他的这种异样的信赖,他更焦躁了,“你到底是谁!”他喝问。

7

  李然刷的白了脸,似乎在一瞬间流光了身体内所有的血,她霍然站起来。“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
  铁奇呆住了,他搞不明白李然的态度为何在一秒钟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因为他问了一句,你是谁?
  他是真的很想搞清楚她是谁,他实在不习惯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搞得神魂颠倒言行失常。“喂,你不许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铁奇真的很想拽起自己的衣领好好揍自己几拳!这是他今日的第几次失态了?他怎么可以表现得像个坏脾气的毛头小子?他分明是一个年近三十岁的专业人士呀!
  李然已经快步走到了门边,听到铁奇不讲理的话后转过身来,“你永远认不出我来了,对不对?”她惨然的反问。
  铁奇呆住了,认出她?怎么认出她?他们根本都还不算认识好不好?“喂,不要越叫越走,你到底是谁?”
  李然不再理他,伸手转动门把,就在拉开门板的那一刻,李然又不舍的转过头来,这一次她没有看铁奇,她的目光落在那个贝壳像框上,李然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既然已经不记得了,为何还留着这张照片呢?”
李然说完,再度转身,门被拉开了一道缝隙,李然纤细的身影就要穿越这道缝隙离去。

8

  我也参加过排球社。李然说。
  铁奇突然记起来,那时候排球社确实有一个运动神经迟钝的女孩子,当了几年的候补,从未正式上过场,但她每次训练都会出现,每次都被指派去捡球,她有一双很美的手,他记得那双手,抱着脏兮兮的篮球,更显得纤细和精致。
  我参加过辩论组。李然说。
  铁奇突然记起,有一次他的资料夹坏了,有一双很白净的手伸过来把他的资料拿过去装订,结果不知道怎么书钉没有订在纸页上,反倒订在了手背上,铁奇记得自己还很体贴地走上前去察看,对,那个时候辩论组里确实有一个资料收集员,很不起眼的女孩子,笨手笨脚的,竟然能把书钉订在自己的手上,铁奇清晰的记起她把书钉拔起来,两个嫩红的小血滴在雪白的手背上鼓了起来。
  她是谁?铁奇突然有了流泪的冲动,他很清楚自己的心已经记起她了,但他的脑还没有,不过马上他就会记起的,马上!
  李然纤细的背影就要闯过那道间隙。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射在李然仍然握在门把上的右手上,她的手几乎变成纯透明的,那枚造型别致的戒指刺目的闪烁。
  “既然已经不记得了,为何还留着这张照片呢?”
  铁奇想到了那张照片。铁奇想到了照片中那个总是惹得他发自内心的由衷微笑的、胖胖脸蛋雪白皮肤的小女孩,她有很精致的红唇,他们正在争抢什么,铁奇记得他们在抢一幅画,一幅小女孩为小男孩画的头像,小男孩嫌弃画得太丑了,要抢过来撕掉,小女孩不给,争抢中水彩笔的彩墨溅在他们的脸上,就是照片中那些看不出颜色的污迹。
  铁母坚持要求铁奇三十岁前结婚,铁奇坚持再等几年。他在等什么?
  铁母总是取笑铁奇只喜欢同一个类型的女孩子,雪白,丰腴,有很美的红唇,总是从事和艺术有关的工作,服装设计师,博物馆员,自由画家……
  是她!这个李然就是她!
  那个被他丢失的女孩!她父母离异,她被判给母亲,然后随着母亲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他们失去联系。
  李然的背影终于穿过了那道缝隙,她的手也从门把上收回去,戴在食指上的造型别致的铂金戒指划出一道明亮又哀伤的弧线。
照片中那个小男孩曾经用狗尾巴草编了一个戒指戴在小女孩的手上,然后很随便的提议:以后我们也结婚吧?

9

  “你站住!站住!秦然!”
  铁奇用力抹掉不知何时坠落的眼泪。
  他丢失了她,是他的错!她在他身边那么久他竟然没有认出她,更是他的错!
  天啦,为何他会犯下如此荒唐愚蠢的错误?他不是也是一直都在喜欢她吗?他不是一直都按照记忆中她的样子来寻找女朋友吗?
  天啦,她变化好大,如此瘦弱,如此苍白,如此憔悴,都是他的错,她守在他身边那么久他竟然对她视而不见,这是怎样伤人的一种折磨?
  可是最终她还是保持了独身,她还在等他,等他醒悟,等他记起,她竟然闭着眼睛也能画出他的样子,一定常常画他吧?也许每天都画!当他肆无忌惮的和别的女孩子亲昵的时候,她仅是默默地在一旁观察,然后躲回家中把他画下来……
  天啦,他竟然做了如此混蛋的事情。他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伤害她。他真的没有意识到!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就是秦然?你说了,我就知道了呀!”铁奇冲过去拉住李然。“你为什么不说呀!”他大吼。如果他知道她是秦然,他立即就会把她抱进怀里呀,他也一直在等她呀!
  李然回身,看到了铁奇红红的眼睛,她错愕,“我以为你是故意装作认不出我。”
  根本不是这样的!他根本不是装作不认识她,他是根本认不出她!铁奇想解释,但转念想到这种解释可能更伤人,只好打住。
  可是,真的真的很难认呀,他们分开的时候都还不足五岁,她到底是怎么认出长大成人的他的?她具有什么超能力不成?
  “真是难为你一直都记得我。”铁奇旁敲侧击,她到底是怎么认出他找到他的?
  “那个时候我拜托妈妈记下你家的地址,然后自己收起来,到了考大学的时候,我坚持考回来,我去那个地址找,你们搬家了,但是很容易打听到你现在的住址,我去了那里,看到你吹着口哨走出来。”
  女孩子果然比较细心,铁奇慨叹,而最难得的是李然的这份赤诚,她竟然一直记得自己最初喜欢上的那个男孩,并且一等到成年就立即回来找他,守在他身边,等他醒悟,百折不回。
  倒是他,一直如此三心二意,心里分明一直喜欢她,却不肯费心去寻找,毕竟找不到她的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九,他不敢抓住那个百分之一的或然率。
  他和李然差一点点就彻底错过了,李然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她已经为了他变得如此憔悴如此哀伤,她已经撑到了极限。
  “李然,你等等我。”铁奇深深吸了一口,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铁奇就是这种人,当奇迹降临的时候,他不会浪费任何时间去惊叹,而是直接用手抓住,他一直如此自信横溢,所以一直如此光彩夺目。
  李然无措的站在门口。她和铁奇参加同一个排球社,一起参加过辩论会,铁奇总像看不到她一样,他从来不曾待她如此亲切,不,不仅是亲切,简直是亲昵。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起过马路的时候,他会带着很不屑的神情一把抓住她的手,跟着我哦,他说……
  铁奇花一分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窜到李然跟前,很熟稔的拉起她的手臂,“走,带你去吃北京烤鸭。”
  李然呆呆的,她无法适应这种转变,“我要回去备课。”她不是做梦都想着他能开口约她吗?结果他真的这样做了,而她竟然回绝他?李然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OK!铁奇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典型的创伤后的报复心理,他忍。“没关系,吃完饭我陪你一起备课。”
  “可是我——”李然惊叫了一声。
  铁奇握住了李然的右手,在他的手臂伸向她的时候,他十分“不小心”的“碰”了她的臀部一下,“怎么了,碰到你哪里了?”铁奇故作懵懂的问。
  “没、没有!”
  铁奇在心里对自己打了一个V字手势,“你为什么要把戒指戴在右手?”眼下他急需做的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忘记她的手被他握住这个事实。
  “呃……”李然说不出口,红了脸。
  “因为戴在右手更容易被看见,对吧?右手的使用频率总是比左手高呀。你很在乎这枚戒指,为什么呢?”
  李然的心事被说破了,脸涨得更红,她果然忘记了要把手抽回来。“也没有怎么在乎呀……”她心虚的解释着。
  铁奇很得意自己的诡计得逞,李然的手捏起来比看起来感觉更美,那么细柔,铁奇不由开始盘算他和李然的关系什么时候可以进展到她催眠时向他描述的那个梦境那种阶段,一个月?三个月?半年?李然是很矜持的女孩子,不好办呀!
  知子莫若母,诚如铁母所言,铁奇小时候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色狼,过马路的时候会主动去牵小女孩的手,还会说,来,我带着你,你要跟着我哦。
  那个时候,铁奇牵着的就是李然的手。
  铁奇扛着母亲逼婚的巨大压力,就是不肯和他那些无可挑剔的女朋友中的任何一位永结百年之好,因为他始终在等待一个填满他内心的女子出现。
  谁也填不满他的心,他试了那么多次,结果都一样令他失望,他不解,直到这一刻他才找到答案,他的心早就被填满了。在他不足五岁那一年,被一个喜欢给他画头像的小姑娘。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4, 共 1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