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2期
 [校园物语]苏三的故事 文/醉笙
 2007-6-13 17:16:3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苏三在家排行第三,上头有两个哥哥,他们的名字可不是阿大,阿二的。只因她出生时苏爸爸爱上了京剧,才给女儿起了这么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苏爸爸是美籍华侨,苏妈妈是个导游,父母的相恋有一段美丽的故事。在彩云之南迷了路的苏爸爸却意外邂逅了美丽的导游小姐,从此爱上了这个走遍大江南北的上海女孩,也爱上了中国这块神秘的土地。在第一个儿子出生后苏家便搬到了上海,茂名路的花园洋房是祖上的产业,稍加修整便成为了全家的安乐窝。
  苏三就在全家的呵护下长大,因为父亲的坚持从小她就在国际学校读书,ABCD她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数学是她永远的痛,好学歹学,她凭着华侨的加分考入了当地小有名气的T大,经济贸易的专业让她皱了眉头,终究还是逃不开数学的厄运。
  报到的当天,为了证明自己的独立,苏三拒绝了哥哥的好意,坚持一人带着行李前去学校。可学校好不麻烦,为了表示对华侨生的重视竟派了“专员”陪同。
  “Hi,Susan,Welcome to……”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阻了她的去路,阳光立即被他遮去了大半。男孩的笑容很友好,刚理的板寸有点像苏三曾种过的草人娃娃,透着青草的气息。
  “我的中文很好。”苏三没好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生晃了下手中的介绍,里面有她的照片和基本情况。
  “你们怎么可以泄露我的隐私!”她大眼瞪小眼。
  “这只是报名信息,与隐私相差甚远。”男生回道,末了还语重心长,“学校只是重视你们。”
  她却觉得学校当他们是白痴,忽视他们的能力。
  男生似看穿她的心思:“我敢打赌,换了别人受到此种待遇,不会像你想得那么多。”
  苏三昂起头瞥他:“你又知道我想什么了。”
  为了使他吃鳖,苏三将行李递给他:“那好,请你帮我拿到我的寝室。”
  男生并不接手:“我的任务只是提供帮助,不过看来苏三小姐更愿意自食其力。”
  见苏三气得脸刷白,他还是接了过来:“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
  “我叫齐天,是你们学院的硕士研究生。”
  比她大四岁呢,苏三笑得很大声:“有没有人叫你大圣?”
  齐天对这个骄傲的女生很是礼貌:“很高兴你的中文修养并不差,不过自小学以后便无人这样称呼我了。”
  苏三涨红了脸,她的行径确实与小学生无异:“对不起。”
  “无事。”齐天倒是大方得很,大步地走在前面。
  “这是学校的行政楼,老师都在里面办公,一楼有指示牌。”他为她介绍学校的布局,“圆顶的那幢楼是外文学院的建筑,英文专业和小语系都在里面,叽哩瓜啦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们笑成‘鸟语楼’。”
  苏三笑起来:“被他们听见一定气煞。”
  “如果附近有奸细,我们便说第二个名字——‘花香楼’。”
  “花香楼?”
  “鸟语花香嘛。”齐天不安好心。
  苏三有些庆幸自己并非那“鸟语楼”的一份子。
  说起学校的历史和各色传说故事,齐天也不在话下,使得苏三听得津津有味,她开始有些感谢学校的用意了。
  “我们学校有法医专业,那里曾经是供解剖用的停尸房,现在成了自修教室。”齐天指着一幢有些破旧的建筑物,四楼某个教室的窗户隐隐地打开着,楼前种着成片的紫竹,清风吹来感觉煞是清凉。
  “听说去年曾有两个女生打赌,甲对乙说,如果你敢在那里呆一晚的话就表示你胆量惊人,乙不信鬼神自然接受赌约。次日一早乙神赳赳地出了教室,甲问如何?乙说,很好啊,我在里面看看书,听听音乐,没事时还对着镜子跳舞。结果甲说了一句话,乙便晕过去了……”
  “我知道,甲一定说没有镜子是不是?”苏三也同其他女生一般对神神鬼鬼又害怕又好奇。
  齐天笑,他喜欢她的聪明。
  “嘿,你一定在骗人对不对?”苏三突然跳脚。
  “我以为新生都会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他自有他的道理。
  “你这个故事有些老套,你应该告诉我这片紫竹是为了镇压这幢楼的邪气,连种了三批才成活,这是第四批。”苏三展示她编故事的能力,立马令齐天刮目相看。
  “苏三,你怎么知道的?这可是我们学校的秘密啊。”齐天突然敛下脸来,严肃得一如教导主任,令得苏三也慌了神,下一秒却又笑了开来。
  “好啦,如果你硬要听新鲜的,那我就告诉你,你站的地方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注册的地方啦。”
  苏三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个学长真是……
  “谢谢你。”
  “先别急着谢,等我带你领完书再说吧。”那样他的任务才算圆满结束。
  “那我请你吃饭。”她不想欠人情。
  齐天也不客气:“好啊,不过你有饭卡吗?”
  “我……”
  “那就先欠着吧,等你领了再请我。”
  苏三想想随即点头道好,不过在道别时他们却忘了互留信息。苏三后来想想有些后悔,倒不是她急着找齐天,而是如果齐天认为她是故意赖掉一顿饭,那就太冤枉她了。

  从报到那天之后,苏三并没有在校园里巧遇齐天,她始终认为这种邂逅的戏码必须像她父母那般相信浪漫的人才会碰到,而她,单是扰人的高数就费劲所有心力。
  “我觉得我与数学天生有仇。”她对哥哥如此说道。
  “那为什么还要报这个专业?”二哥的专业是考古系,全家人一直认为终有一天他会随同古巴比伦花园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以为终有一天能战胜它。”苏三小声嗫嚅。
  “你以为?”二哥笑得很大声,妹妹的斤两他知晓得清楚。
  苏三开始不作声。
  见妹妹垮下脸来,二哥倒也升起几分恻隐:“你可以找导师谈谈,或许他能放你一马。”
  
  这是苏三第一次来导师办公室,她扣了门却始终无人应答,于是她推开虚掩的门,看到的却是他们年近四旬的导师正与他的parter玩枪战游戏玩得不亦乐乎。
  她叫了两声声老师,导师才惊觉身后有人,猛一回头就见到了苏三。
  “苏三,有什么事吗?”导师还妄想兼顾他的战场。
  苏三却挑高了眉毛,坐在导师旁边的朝她直笑的不正是齐天吗?
  “我……”苏三望向齐天,她无法在一个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愚蠢。
  “哦,导师,我先出去一下。”齐天利落地起身,不忘将电脑关机,惹得导师一阵白眼。
  “我高数不行。”苏三不住地深呼吸,总算将窗户纸捅破。
  导师耸耸肩:“我知道,这次补考你也没及格。”
  苏三突然恨起导师的直率来:“我并未贪玩,已尽全力。”
  “那就是资质问题了。”导师轻轻松松将苏三的尊严击得一丝不剩。
  “不是那样的,只是,我……”她还想挣扎,“或许,是吧。”她垂下头来。
  “是否考虑转系?”
  “那岂不是放弃?”
  “或许你该更努力?”导师不理解这个女孩的逻辑。
  “我已然很努力。”是的,她已说过。
  导师笑起来:“这样吧,我给你找个补习老师,你先把补考过了再说,转系的事慢慢考虑。”他已仁至义尽。
  考虑半晌,苏三还是点头:“好吧。”
  导师call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走出去的齐天。将情况稍加解释,苏三想隐瞒的事,还是让他知道了。
  “没事,大学挂科很正常。”他安慰她。
  苏三羞愧得却说不出话来。
  “我们的补习从何时开始?”他问她。
  “啊?”她却还沉浸在自怨自艾里。
  齐天叹口气:“周末我去你家吧。”
  
  苏三没想到居然会让齐天登堂入室,引得两个哥哥频频奇怪咳嗽,她抛下自尊极力地解释他只是替她补习,齐天却一个劲儿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苏三,你们家的花园真漂亮,特别是这几株铃兰,可真稀奇。”
  苏爸爸乐得合不拢嘴,他的宝贝终于有人赏识了。
  “伯母,这个薄饼真美味,你在哪个店买的?我也想带几块回去。”
  “喜欢就多吃点,我待会为你打包。”看,又将苏妈妈给收买了。
  “哇,这架战机的模型我去年花了三个月都没拼好,这是谁搭的?简直鬼斧神工。”
  大哥轻而易举的投降。
  二哥根本不需要任何示好,只要让妹妹不缠着自己教功课,他就大吉大利。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苏三恶狠狠。
  “现在如何?”齐天笑得好无害。
  
  半个小时后,齐天歪着脖子看她:“我发现你不是读理科的料。”
  他的直截了当和导师如出一辙,恨得苏三牙痒痒,皮笑肉不笑道:“那我该读什么?”
  “或许你可尝试古典文学?或者中国戏曲也不错。”
  苏三白他一眼,他何尝不是拿她名字开涮。
  “对了,3除以5的余数是多少?”苏三突然想起读小学的表妹问她的数学题目:
  齐天也愣了愣:“3除以5怎么会有余数呢?”
  苏三很大声地“哦”了声。
  “那3除以8呢?”
  齐天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拜托,你到底是真懂还是装懂啊?小数除以大数怎么会有余数呢?”
  苏三像吃下一只死苍蝇:“原来我根基如此之差,看来真该仔细考虑导师的建议。”
  “嘿,别无精打采,明天带你游豫园如何?”齐天建议道。
  “豫园?”
  “是啊,你一定没去过是不是?”
  他当她真的刚从美国回来吗?苏三不语,任他径自兴奋。
  “那里以前叫城隍庙,其中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国外可学不到半分。还有很多知名小吃……”
  苏三暗笑,她可土生土长呢,却不揭穿:“好啊。”难得他主动请缨陪她游玩,何乐不为。

  豫园,苏三当然游过不止一次,可是有齐天陪同感觉却不太一样。
  “唉,那边有剪纸,我们过去看看。”齐天拉着她就挤了过去。
  看着老艺人轻轻松松地将剪刀在红纸上游走,展开纸张却是另一番天地时,游人纷纷鼓掌。
  “师傅,能替我剪一个苏三吗?”
  “喂。”苏三捶他。
  “苏三?”师傅也摇头。
  “就是苏三起解的苏三啊。”齐天有些急,干脆自己动起手来。
  “唉,你干什么。”
  老艺人刚要呼叫,见他的架势突然安静下来,围观的群众更是啧啧称奇,没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也是个行家。
  苏三看着他认真地模样,突然好奇起来。
  “好了。”
  齐天将剪刀奉还,将纸张展开,众人惊呼起来。
  “确实和戏文上一个模样呢。”有人说道。
  齐天却拉着苏三在众人的称赞目光下走了开去。
  “你怎么会剪纸?”苏三问道。
  “我爷爷旧社会时在北京天桥摆过摊,他的剪纸手艺可好得很。”齐天将剪纸递给她,“喏,送给你。”
  “送给我?”
  “是啊,你不是叫苏三吗?”齐天笑她。
  苏三这次没有生气,小心翼翼地将剪纸折好放进皮夹中。
  “谢谢。”
  回家的路上,苏三找了一家店,将“苏三”相在了镜框中,端端正正地挂在了卧室的墙上。
  
  在齐天的帮助下,苏三终于通过了高数的补考,虽是低分掠过,她却已万分感激。新学期开学初,她通过考核,转了专业,行政管理,轻松许多。
  不再是他的学妹后,齐天找她却找得更勤了。寝室楼下的阿姨都认得他,趁等人的空档还拉住他聊家常,齐天倒也自在其乐,从没感觉不好意思,惹得苏三常常抬不起头来。
  这天,齐天塞给她一张演唱会的票,她一见是陶喆的演唱会,就在后天。
  “后天?”
  “怎么?有安排了?”齐天问道。
  “哦,没事,我还是愿意去看演唱会。”苏三喜欢陶喆。
  演唱会刚开始,陶喆刚出场,兴奋的女孩子的尖叫便响彻了体育馆,许多人还站到了椅子上挥舞着荧光棒。苏三也站了起来,跟着节奏左右摇摆着,却看到齐天坐在原位,并未受感染。
  “你不喜欢陶喆?”
  “相反,我有他所有的专辑。”开场的舞群很热闹,他们必须要用吼的才能听清。
  “那你怎么不兴奋?”
  “男孩子看演唱会,特别是陪女孩子看演唱会还是别说话的好。”
  苏三皱起眉头,什么破道理。
  “当年F4最红的时候,我同学陪他女朋友看演唱会,也是这样热情的场面。我同学说了声‘有什么了不起,四个人像傻子似的’。结果前排的三个女人齐刷刷的回头,瞪了他一眼‘你才傻子呢!’他女朋友也整天没理他,恨不得脸上写上字不认识他。”
  苏三笑了起来,那个年代她也迷恋过F4,也不容许其他人说他们半句坏话。
  演唱会到了后半场,抒情歌曲居多,观众们也大多安静了下来,坐在位置上静静地倾听。当熟悉的旋律奏起时,齐天从随身的纸袋中取出一个小纸盒,递给苏三。
  “什么?”
  “你把它打开。”
  苏三打开纸盒,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又惊又喜。
  “肯定是刚才进场时被挤成这样的。”齐天闷闷不乐。
  “我能想象这块小蛋糕没牺牲以前的样子,肯定特别精致。”苏三安慰他。
  受到鼓舞,齐天从怀里掏出一根蜡烛和打火机,插在蛋糕上将之点燃。
  “我觉得你像个魔术师。”苏三笑话他。
  于是,当台上的陶喆深情地唱着“Susan说”时,台下的齐天轻轻哼着“Happy Birthday To You”。
  “多好,几万人的演唱会,陶喆却只唱给你一人呢。”齐天道。
  “苏三,生日快乐。”
  啊,原来他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苏三幸福得要落下泪来,不知道是因为陶喆,还是因为齐天。

  这天,苏三在文化街看到有人在卖糖人,金黄色的糖浆在他的手里随意挥舞,定格的却是闪着金光的美味糖人。她想了想,便要了个孙悟空,放在纸盒里,兴冲冲地去找齐天。到学校时,已过了晚饭时间,齐天说他正在寝室楼下忙着呢,让她过去。苏三到了他楼下才知道他在帮人做指挥。
  “有个同学要向心仪的女孩子表白,准备亮灯示爱,我替他做现场指挥。”齐天向她解释道,“这可不比别的方法,每户每室都要说好,有的开灯有的关灯,效果才会明显。”
  研究生寝室楼是新建的,比他们本科生楼要漂亮许多,奶白的墙壁衬上橘黄色的灯光,连苏三都开始期待起来。
  “不过有些麻烦呢?”每个寝室都要“串通”好,也煞费苦心。
  齐天还在打电话做最后的部署:“去年有人用了个不麻烦的招儿,在寝室楼下点蜡烛,几十根蜡烛拼了个心型。”
  苏三想象着当时的场景:“那也应该很壮观啊,结果呢?”
  “结果他成全了别人。”
  “怎么会?”
  齐天笑了:“许多男生都跟女朋友说那颗心是自己拼的,结果成功了。当事人那位却恰好没有成功。”
  苏三笑骂他们男生的奸诈。
  “好的,大家听我指挥。”齐天对着寝室楼喊道,每扇窗户里都伸出了黑压压的人头,“三,二,一!”
  灯亮了,衬着夜色出现了一片橘红色的灯海,偌大的“Susan”出现在苏三的面前,使得她愣愣地竟没听到手机铃声,直到齐天的提醒她才木呐地接起手机。
  是齐天的声音:“苏三,我也可以成全别人,但前提是你先成全我好吗?”
  这是她听过的最奇怪的表白,要不要答应呢?
  “呀!”
  她从包里翻出纸盒,打开一看,竟然碎了。
  “什么东西?”齐天凑过头来。
  “是你啊。”
  “我?”
  “齐天大圣!”
  苏三捻起一小块糖人送入他的口中。
  “甜吗?”
  “甜到心里。”齐天握住她的手。
  楼上传来口哨声:“齐天,可以开灯了没?下周还要考试呢!”
  苏三噗哧一声,笑倒在他的怀里。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92,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