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2007-7-11 12:46:5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4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啊!小鬼!我找你很多次了!”那是一道尖锐的声音。
  正在靠着一辆保时捷车身的秦噙掏掏被震地快烂掉的耳朵,他拳头一抓,牙一咬,对着声源狂吼,“哪个白痴居然敢在本大爷耳边叫?!”
  随即对上的是一双笑得无比奸诈地眸子。
  好圆的身材--他的第一个反应。
  林愚似笑嘻嘻地靠近她找得许久的男生,“小鬼!姐姐我找你好久了你知道不?姐姐我现在要跟你算一下帐。”说完还不怕死地将手臂伸出,上面的咬痕愕然显现出来,“小鬼啊,你看你真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同一个地方你居然咬这么多次,再怎么说……”
  看到女子手上的咬痕,他不禁一愣,随即又怒吼起来,直直地打断她的话,“又是你这个天杀的老妖婆!居然还有胆来跟我算帐?!”
  “喂喂!小鬼!你好说歹说也要温柔一点吼嘛,吓到人家幼小的心灵了拉。”说完还很配合地拍了拍胸脯,故作一张无辜样。
  他,秦噙,今年18岁。童年,在遇见某个叫林愚似的女人后彻底被破坏了。
  一旁的林愚似仰着她那青春的脸笑着--她的确找了他许久,孜孜不倦地。
  
  2
  2000年。秦噙的十二岁。
  在某月某日里,他正在公园里看着他当时无比崇拜的真人扮演的“咸蛋超人”,与一般孩子一样,都以为所谓的超人是年轻的很有能耐的人。而正当他欲上前索要签名时。一只大手将他拉回,转头一看,没错,便是她林愚似。
  那时的她便已是现下的模样,丝毫不变,因此他不禁要叫她老妖婆。
  林愚似笑眯眯地顿下,仍拉着他的手,一副温柔大姐姐的模样,将当时年幼无知的他迷了惑,顿生好感。
  “小弟弟,你很崇拜咸蛋超人吧?”
  “对啊。”小秦噙天真的回答,“我以后还想当那样的咸蛋超人呢。”从口气可以看出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千万不要去看‘咸蛋超人’哦。”她认真地点点矮着她一个头的人儿的鼻子。
  “为什么?”他瞪着他那无比可爱的大眼睛问道。
  林愚似向他眨眨眼,奸笑起来,“你等等,呆会等人群散了后你会知道的。”
  于是等着人群都散了之后,埋伏在草丛中的一大一小直盯着那穿着“咸蛋超人”的演员,直到那演员将头套拿下--
  他想他的童年就是从那时开始毁灭的。
  头套下面,是一张年过半百的满脸皱纹的脸,嘴里还不时喃喃着,“哎,当演员还真累,想我都六十五了,还得出来做这样幼稚的活,真倒霉……”
  晴天霹雳!小秦噙张着大嘴巴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致此,“咸蛋超人”在他秦噙心中已完全破灭。而罪魁祸首却在一旁偷着笑,“我就说嘛,你看吧,这样的老头子不能当偶像的,会死人的耶!所以啊,小弟弟你还是要当‘咸蛋超人’吗?……”
  要知道,打破了一个孩子的憧憬是一件十分罪恶的事情,而她林愚似却还在一旁不知死活地兴风点火。
  “大婶……”小秦噙垂下头,无比冷静地吐出这样的一个词。
  啥?!大婶?!这是什么称谓?是在叫她吗?林愚似底着头瞪着大眼睛看了又看,用手指着自己,“你确定你在叫我?”大婶?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这么没礼貌?你妈没跟你说对待貌美如花的姐姐要说‘姐姐你好美’吗?”
  “……你能不能闭嘴?”他开始挑眉。
  “怎么?”她还是不知死活。
  “看到你我有点想吐了……”他抬头,半眯着的眼睛在显示着他十分不耐的情绪。
  怎知对方温柔地笑了出声,“姐姐……”
  林愚似本能地退了几步,“干什么?”
  小子十分亲热地拉起她的手,张开他那温暖地,可爱地嘴巴--使劲地咬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3
  之后从15岁开始,林愚似变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他身边。与他一同回家--偷偷跟踪的。每次很丢脸地被发现后便嬉皮笑脸地说顺路。
  偶尔秦噙会吼着“呕巴桑别跟着我”但是仍被她粘人的工夫打败而不得不与她一同走着回家。有时他会怀疑她是否有预知能力,因为他每次放学,总能不经意地就能发现她在身后用着一种十分恐怖的眼神看着他,仿佛早已算计好时间算计好地点,就等待一个完美的出场。
  有时候他也会故做嫌恶地甩开她,却又在下一秒中听到她笑嘻嘻地声音,“小鬼,你在躲姐姐吗?”
  天,小鬼,他居然被叫做小鬼,也不看看身高。
  “大婶,别跟着我行吗?你真的很烦耶!干什么老是跟着我?!”
  她挺着她那小小的脑袋,理直气壮,“当然是喜欢你拉!”
  她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仿佛只要她喜欢什么都可以做到一般。可是很奇怪的,他却没有丝毫地讨厌她,无论怎样都说不出指责的话,但仍说,“我是绝对不会喜欢大婶的!”
  是的,不会。她看起来又圆又笨的,他这个天之骄子又怎么会喜欢她呢?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心里装上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女生,尽管她有时候看起来真的很可爱。
  “哼,”她终于轻哼了声,嘟着嘴巴,像对着个不懂事的孩子说着话,“总有一天你会比我老的!”
  莫名其妙。
  比他大就是比他大,这是永远也不会更改的事实。
  
  4
  直到他的十八岁,他再一次遇到了她。但是仍然很不幸的是--“你这个天杀的老妖婆,把你的猪蹄拿开!不要碰脏我新买的保时捷啊啊啊!”
  林愚似眨着她那大眼睛,一脸无害地看着他。
  那是与记忆中毫不相关的英俊长相,细长的眉角,菱角分明的眉梢,以及仍旧在她记忆中的愤怒表情。
  看到他愤怒的表情,她有些神经质地退了好几步,两手条件反射地藏在了后面。
  秦嗪身上明显的侵略气息强烈地散发着,吼得极大声,“为什么又是你这白痴大婶啊?!你知不知道我见你一次就要做N天的噩梦啊?!”
  她习惯性地挠挠头,颇为不好意思地低头,严重扭曲着意思,“原来我这么厉害的哦?”虽然附近没有人,路灯也不族以让人看清她发红的脸,但她就是觉得在这个时候,作为女孩子,应该低着头。
  像是要气绝身亡的那种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你你……”
  林愚似抬起眼皮装做害羞地瞟了他一眼。
  咦?他怎么“你”了这么多声,是不是有话要对她说但是不好意思啊?然后下一秒,这句话便说了出口,“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啊?”
  她这样子更让他气得出不出话来,只能在原地直翻白眼,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于是林愚似便恼了,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口气满是不悦,“你到底说不说啊?!”
  他终于皱眉,“什么啊?”
  “哎呀真是败给你了!”林愚似跺跺脚,盯着脚下那快被她踩死的花草,又露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羞答答地低叫,“我做你女朋友拉!”
  这句话直穿秦噙的大脑,瞬间让他瞪大了眼睛,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因为没有用疑问的助词“吧”或“吗”,而是一个“啦”。再加上那个感叹号,摆明了是在宣布啊。
  半天没听到回音,再看秦噙那张得比河马嘴还要大的嘴巴,林愚似的心都要掉到地上了,小心翼翼地上前询问,“你没有……意见吧?”心里想着他会不会因为太多激动而忘了回话。还是真的太震惊还是其他的什么。她决定要是这次失败就要死赖上去。
  秦噙“噔”地反应过来,才吼着,吼得林愚似很白痴地捂着耳朵,“谁说我没有意见的?!你当我什么?牛郎吗?”
  “才不是!”林愚似瞪大了眼睛,又在看见那双冒着火的眼睛前把声音压低了八度,“人家当你是我家的嘛……怎么可以让别人享用呢?”
  “我才不管你!我告诉你!你要再缠着我就……”他大步走向他的车前,想摆脱这个恶魔,却又在看到她继续跟着他后顿下来--她到底有没有点自觉性啊?!
  “可是……”林愚似再次眨着那无辜的大眼睛,两手一摊,“我家和你家是同一个方向的啊,我现在可没有缠着你……”
  他彻底懵了,“你说……”
  她列嘴笑起来,“是啊,我昨天刚好租了间房子,就在你家对面哦……”
  
  5
  秦噙一路狂飙。
  火气仍没降下来,他活了十八年,现在终于见识了女人死缠烂打的招数--果然是让人痛不欲生。本以为回到家便可以直接甩门再也不用碰到那难缠的女人,谁知道--“咔嚓”地一声,秦噙懊恼地用力甩着自家的门--难道人一倒霉连门也会欺负自己?他都已经在这门口前呆了几个小时了,直到那女人悠闲地回来然后再睁着那看好戏的眼睛看着他如何出糗。
  该死!他再一次使劲锤着门,那道平时看起来破烂的门怎么这个时候这么牢固?
  “……你确定不要我帮忙吗?”林愚似终于有所发觉地上前问,看着他那气愤的脸以及那身不相称地西装,她就觉得他好“可爱”。
  “你给我闭嘴!滚回你的房子去!别让我看见你!”他有些发窘,为什么每次狼狈的样子总被她看到?
  “可是……现在已经八点了,你真的不要紧吗?”她虽然爱看好戏,可是却也不免担心。
  “关你什么……”他愤怒地转头,却又在看见林愚似那已换好的一身卡通睡衣错愕起来--她……就这样出来?
  林愚似上前一步,推了推他,然后用仍挂在锁里的钥匙转了一圈,接着把门用力一提--“喀嚓”,门开了。
  “诺~,我就说我行嘛,你就不信,我都开了很多次了……对了,让我去你家玩玩吧……”林愚似抽出钥匙,一脸胜利地看着他,这又让他恼怒起来,“关你什么事?谁让帮我开来着?!”居然就这样被她这么熟练地打开了,他自家的门居然……等等,熟练?!
  不由得皱起眉来,“林愚似,”他抓起她的手,眯起眼睛,“你开我家的门还真不是一般的熟练啊……还开了很多次……”
  林愚似像受惊一般本能地退后了两步,无奈手被他擒着,只能讨好地笑起来,“因为我以前家的们也是这个样子的嘛……我是说,我开了我们以前家的那个门很多次了--啊!!!你咬我干什么?!”
  话没说完,秦噙便已低下头在她手腕上咬了一口。
  
  6
  一个星期后,超级大超市门前。
  两手总共提了五个购物袋的林愚似望着雨幕,一脸的欲哭无泪。这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啊,现在把钱全花光了,别说打的,就连雨伞也买不起,这让他怎么回家啊。本来还想买些材料回去做,然后“勾引”他的胃,虽然他还是不曾给过她好脸色看。
  但是最后她居然就遇到这种倒霉的事,她果然是霉星吗?
  还闪了几声雷,看着越来越黑的天,吞了吞口水,眼睛不自觉地瞄上口袋里的手机,吞了吞口水。好吧,她豁出去总可以了吧?
  在电话那边的秦噙模模糊糊地伸手搜索着手机,然后用那因被吵醒而沙哑的声音不耐的问,“谁啊?!”
  话音刚落,立刻传来了林愚似微微兴奋的声音,“秦噙……啊!打雷了!”
  他立即跳起来,完全清醒了,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手机?!”
  他以为他一个星期的冰冷态度会让她知难而退,自从那天再一次咬了她后,他狠狠对她的吼着“请你自爱,不要再缠着我了!”这样的话。天知道虽然他性格暴躁,可是从来没有对任何女生说过这样的重话。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他只觉得,看到她那张顾作无辜的脸心里便会有一鼓不知名的怒气。
  当时看到她的脸刷地白了,那张苍白的脸直到前一刻睡梦里他还在懊恼着是不是自己说得太绝了,只是第二天她又像没事那般一如既往地缠着他,甚至还会直接闯进他的房间,叫着他起床,有时还会把她那些惨不忍睹的早餐拿来说是辛苦为他而做的,或许是始终觉得自己那天的话太重了,他反而没有十分激烈地阻止她,只是偶尔也会气急败坏。但是此时,他原本难得还残留着的那些愧疚又因这一通电话给彻底赶跑了。
  “嘿嘿……”那边的林愚似讪笑,他几乎可以想象她在那边白痴的挠头,“我厉害嘛~”其实是通过秦噙附近那些三姑六婆得知的。“那个……秦噙……”十分委屈的声音。
  惊吓过后的秦噙用手耙了耙那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不耐地走向洗刷间,“干什么?”她又想稿什么鬼?他觉得自己该将电话挂了,但是他发现他开始有些不忍。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愧疚的关系。
  “我,我被困住了……”说到末尾还十分配合地加上了哭音。
  “啥?!”他又一次跳起来。
  “人家没伞拉!”这次好象是真的在哭,不过撒娇味仍是很浓。
  
  7
  他觉得他真是疯了才会表现得那么匆忙。
  看着秦噙拿着散在大雨中奔跑的样子,林愚似不禁遐想起来--在这种阴雨绵绵的情况下,最容易发生罗曼蒂克地爱情--他温柔地对她说,“你是女孩子,我帮你拿着这些东西,你先回家,我这么不顾一切地来接你你应该知道我心意吧?……”然后自己便被秦噙的这翻话语给深深地打动了……
  “该死!这雨怎么下这么大?不跑快点真会被砸死!”一句话便打破了她的美梦。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跑这么快的?搞什么?!害她以为他很紧张她的。闷闷地瞪了对方一眼。
  秦噙看着她那发紫的嘴唇,不禁恼怒起来,“你猪脑啊?!现在打电话给我你知不知道吵到我了?!”他的意思是,如果早一点打电话,就不用被冻成这样了。
  只是林愚似不明白,被他老大的嗓音吼得缩了缩脖子。
  “我现在先找车!你在这里等着!没问题吧?”看着她委屈的脸,他又开始有些不忍心了,口气也稍稍软了下来。
  林愚似愣得嘴巴微张瞪着他那把老大的雨伞--她刚刚还想和他雨中漫步呢!然后愣了好久才大叫,“当然有问题!”
  他哼了声,不理会她的抗议,直径走起来,末了还恶狠狠地吩咐一句,“不许乱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噙!你这死没良心的!好说歹说我也给你咬过几口吧?!居然弃我于不顾?!”
  
  8
  结果,待便利店关门时,她仍没等到他,便缩在墙角睡了一会儿。
  雨依稀地停了下来,颠覆了这个夜晚。
  没有等到车而回来的秦噙不禁看得心惊起来,几乎是在下一秒钟便伸手想拉她起来。
  她怎么还是这么没脑子?不知道这样睡会死人的吗?手差一点便要粗鲁地碰上她,却因为她模糊的呓语而停了下来:“秦噙……”
  是在叫他吧?顿顿,秦噙最终以温柔的动作抚摸起她那六年不曾一变的脸孔--那么的柔软,几乎连着他的心也柔和下来。
  真是一个白痴大婶,他这样念着。看到她嘴角边的口水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知道她是一个迷,有着许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可是很奇异的,他可以让一个他什么也不了解的女生这样直直地闯进他的生活,并且毫无防备。
  这样复杂的感情曾经出现在他的十五岁里--他第二次遇到她时。三年来,他以为那只是一时的烦躁。只是过了三年,再一次遇见她时,那样的感觉又再一次回来了,并且非但没有减缓,反而在以一种快得连他自己也阻止不了的速度前进着,所以他想摆脱她。
  沉默了好一会儿,再次看上林愚似的睡脸时,却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口气里有着淡淡地嘲讽,不知是嘲讽着自己还是嘲讽着她,“喂!大婶!再不起来你的胸部就被你睡平了。”
  林愚似动了动身子,一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一边在脑子里消化着他的话。好半天才悠悠地转醒,“胸部?”然后脑子似慢慢地清醒,眼睛也开始睁大起来,声音开始以高八音出口,“胸部?!”
  林愚似终于听懂了些什么,猛然站起身,咬牙切齿地叫着,“你这混蛋,居然让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大跨一步想抓住他。
  秦噙不禁要怀疑是不是她刚睡醒脑子还没开始正常运转的缘故。边退边皱眉,“喂喂!大婶你别后退了,后面是……”
  怎知话没说完,男生的整个身体都往下倒--不幸落入陷阱——“啊啊啊啊!”
  “啊?”林愚似终于发现自己脚下俨然有个极大的坑,并且旁边还立着个“正在施工,请勿接近。”的牌子。“不是吧?”她一脸的无措。“我、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吧?”--仿佛一刹那便清醒了。
  那个坑好象很大很深的样子呢。
  从坑里传出呻吟几声,然后他叫,“我说你这女人,你要不要试试摔下来的滋味?”
  “啊?那你没事吧?”这次是真的害怕了。“你别怕,”谁怕拉?“我现在就来救你。”林愚似站起身四处张望,看是否能找出个什么东西拉他拉上来。但是没过几秒,她便失望地垂下头。
  想了想,她深吸了口气,盯着大得可以藏好个几人的坑,闭上眼睛,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
  “啊--!”秦噙倒霉地二度受创,顿时尖叫起来。
  “你就非要这么笨吗?!”秦噙睁大着眼睛瞪着已经只能傻笑的女生。
  她确实知道自己偶尔会有些笨,可是那也要怪他啊。
  尽管心里很歉然,但是还是跟着瞪起眼睛来,“反正你又没有怎样!凶什么凶,我现在也摔下来了好不好?!”
  “你再说试试看!”翻了翻白眼,撇着嘴威胁着。然后在一边坐了起来,他发誓,再让她说一句话他一定会忍受不住地想掐死她,“我就让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看你怎么收场!”
  “……”好吧。她闭嘴。
  于是一下便沉默开来。周围一切都静悄悄地,偶尔有蟋蟀的叫声。远远地、流泻般的嘈杂声,速度终于慢下来,开始重复着缓慢的节奏。雨后温暖和煦的微光扶弄着脸庞。
  林愚似看着眼前的帅气男生,双手托着下巴,很专注地看着他。
  无论多少次,只一眼,便知道是他,他是自己喜欢着的男生。那种心悸,在胸口如海啸狂风,一寸一寸地攻陷了她所有的意志。
  “你看着我干什么?!”他凶了她一声。全身不自在极了,这女人明明平常刮躁得要死,现在居然这么名目张胆地直盯着他,要他怎能自在?
  林愚似轻笑,“我在想,秦噙你会喜欢上我吗?”这是她一直在找他的目的,同时也是她很久便已经想问的。她已经不想再继续把自己的喜欢隐藏下去。那样,很苦。
  他皱眉,不明白她想说些什么。
  林愚似仰望着上空,侧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眼眸光彩熠熠,散发着他平时看不见的柔情,“因为从来没有看到你很喜欢一种或是一个人的样子啊。”甚至有了点语无伦次的味道。
  他皱眉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的话。良久之后,才又开口,声音慢慢地穿过她的耳线,阵阵搔痛,“喂,我是绝对不会喜欢比我大的女生的,你知道吗?”
  同一答案,与他十五岁那年一样的答案。不喜欢比他大的女生。无论遇见他多少次,仍没能遇到那个会喜欢她的秦噙。
  她浅笑起来,意图想抹掉自己的心酸。只是有再多借口此时也说不出来,她怕还没说出口便已泪流满面。只能静默地笑着,淡然的。
  然后她靠上他的肩膀,闭着眼轻声说,“秦噙啊,其实我真的只有十九岁哦。”
  他开始不耐了,因为看到她那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却没有推开她,“那又怎样?”
  其实他也不知为何就说出了刚才那决绝的话,他以为可以借着瞥清他们的关系而能撇除心里那莫名的感情,可是显然,他错了。
  林愚似摇头苦笑,眼睛开始慢慢地朦胧起来,“要是有一天,你比我大,也是不会喜欢我的吧……?”最后那一句成了呓语,她似累极而软软地靠着他睡着了。
  感觉到她不稳的呼吸,秦噙低下头皱着眉看她,好半响才放松似地悠悠叹了口气,双手已环上她的肩--他将她背了起来,像赌气般哼了声,“大婶!”
  
  9
  第二天早上,林愚似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真该感谢她把钥匙放在背包咯,她有些甜蜜地笑了笑--她知道对于他,她还得努力。不过……昨天是他送她回来的吧?那么……林愚似奸笑起来,计划已在她心里形成。
  八点正,她抓准了秦噙出门的时候,大叫起来,“我可爱的小秦噙~昨天是你背我回来的吧?!”她再次用她那无人能敌的电眼向目标发电。
  看着这样的她秦噙心一跳,突然不自在起来,“是又怎样?要报恩的话你别给我用以身相许那一套!”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秦噙赶忙恶声制止。
  “啊……”她立刻现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可是在秦噙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眼睛又亮了起来,“那么我请你去玩吧?”
  “好。”他答得十分爽快,“好象下面的阿婆也很想去,叫上她吧。”秦噙边说边退一步,他总觉得此时此刻,他越靠近她,呼吸就越困难。
  “不要拉……就一次好么?我想你好好陪我一次。”她垂下头,两眼又开始水汪汪起来。
  秦噙立刻装做一副如同大敌的模样,“不会吧……”
  “就半天拉……秦噙--”林愚似的声音越来越小。
  
  10
  那天的天气很好,天蓝云白。林愚似哼着歌蹦蹦跳跳地沿着东弯西拐的山路前进,细花小挎包也跟着一抖一抖的。没走多远,山路分成了两半,林愚似狡黠地看了看身后面无表情的秦噙,显得很高兴,伸手拉过秦噙的手,“走这边!”
  第一次手拉手。
  秦噙脑里有一瞬间的空白。任由她拉着他在那占满泥土的山路上奔跑,周围尽是高大的树木,一时恍惚入了梦境那般。心里的羞涩和欢喜盖过了一切。
  两人在一小湖边停了下来,湖水是幽深的绿,静止如镜,旭日之下,的确是个好景点。
  湖边有一条小木船。林愚似笑嘻嘻地坐上去,一边还招手让男生也跟着上去,秦溱有些不情愿地跟上。却终于沉不住气,“你早就预谋好了的吧?!”
  “才没有!有船当然就要坐嘛~!”她笑得像狐狸一样。
  秦噙顿时郁闷得不知说些什么好,只要气鼓鼓地一手称着船,仰头看天。
  船在湖中央停了下来,林愚似仍笑嘻嘻地,然后略带粗鲁地将凉鞋脱下,把脚丫子伸进暖暖的湖水里,秦噙忍不住笑了,嘴巴却不饶人,“你想明天这里的鱼都白着肚子往上飘吗?”
  林愚似看看秦噙脸上别扭的表情,轻轻笑了,又转头看向自己的脚丫子,不说话。秦噙却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平常不都是她开口说话的吗?怎么现在又变得这么安静?
  船开始在湖中心打着转,太阳暖暖地照下,周围一片鸟鸣声,不算热。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愚似突然开口:“秦噙……”
  “恩。”他懒洋洋地应了声,没有睁开眼睛。
  “我要是走了你会伤感吗?”
  他的眼皮动了动,没有马上回答她。
  其实林愚似一直就清楚,从“开始”便清楚他与她是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是她执意地想来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十二岁稚嫩的,十五岁坚毅的脸孔以及他那的后脑勺上总有几根翘起来的头发。她甚至来不及算清时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藏着以前的根,却远比多年前醒目动人。他现在有具体的眼睛,安静的身线,更加浪漫的热度。但它们都比记忆更遥远。
  好一会儿,他终于睁开眼睛,使她又垂下眼眉,“恩。”淡淡地应了声。始终没正面回答。
  她侧过脸朝他笑笑,然后视线转向湖水,“你仍旧不喜欢比你大的女生吗?”她从来就没忘记他的那伤人的话。
  他又皱了眉,“也许吧。”
  林愚似细细地想着他的话,突然便坦然地笑了,“其实秦噙你还未准备好爱人吧?”
  沉默,只闻天赖。
  许久后她甩甩头,看着远处,嘴角往“扑通”一声跳进湖里。
  秦噙愣了一秒,然后没有半点迟疑地跟着跳进湖里。在那一瞬间,他没有想到自己是否会游泳,是否能救到她。或者是他到底喜不喜欢林愚似。他只是,很本能地想救她。只因是她。
  湖水掀起一阵阵波澜,似要把他湮没。此刻他不想去想任何事情,只是觉得湖水很温暖,能让他忘了一切。
  一阵眩晕后,秦噙半信半疑地伸直了腿。湖水在他旁边泛起的涟漪几乎将他淹没。
  而那个磨人精就在几米外的地方,列着嘴巴向着瞪着大眼睛的他笑着。
  “我可以等哦。”她笑着这么说。
  
  11
  她回去了。他知道。
  其实在他十五岁那年,他就知道,她不是他这个时代的人。因为他总是看到仍旧流着血带着很深很深伤疤的手腕以及没有任何变化的她。那时他就知道,她不是一般的人。
  只是他一直未来得及告诉她,其实,他一直就记得她,从十二岁那年开始,从那一年,他就开始将她印在了心里,只是他未来得及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其实,那天匆忙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了她带来的时光仪器,看了它许久,仍没能下决心将它丢弃,因为他不确定,她是否要留在这儿。他还想告诉她,其实那张放在钱包里的照片上的女生,长得有多象她.
  十二岁,他遇见她,她破坏了他的童年。
  十五岁,他正要准备的初恋被她破坏了。并且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都是与她度过的,尽管只是在上下学的路上。
  十八岁,她死不要脸地缠着他。天知道他最痛恨就是那样的日子,但是因为是她,他乐于打破自己的原则。
  只是什么都未来得及,就过去了。
  旧有的回忆和新的重温的重叠,让他的心,开始无可抑制地疼起来。
  
  12
  他的二十一岁。
  秦噙再一次锤打着那烂得要死的铁门,在想着是不是要换一个。身后又一次传来那道“偶尔”让他想念的魔鬼声音。“啊!先生,你家的门我可以开哦。要帮忙吗?”
  他转身,阳光将来人的脸蔗了住,那是一片惨白,可是他却觉得很温暖。
  浅浅一笑,他好象还欠那个人一句话。
  ——喂!我现在已经准备好爱人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新星秀坊]将错就错 BY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