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名家经典]江湖八卦浪潮 文/赖刁刁
 2007-7-11 16:49:0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7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传说,由此开始……
“啪!”惊堂木一拍,四周俱寂。十几双眼睛,个个聚精会神地望着堂上的说书人,就连小二将糖醋排骨端上了桌也未曾察觉。
徐十三咬着筷子,瞪大了眼,生怕听漏一个字。可那说书的却偏偏摇着扇子,悠闲地扇着风,望向众人,笑而不语。别看那笑容貌似温和儒雅,可事实上,从头到尾只写满了三个字:“给钱吧。”
邻桌的一位大汉,骂骂咧咧地从兜里掏出几块碎银,往桌上一拍。那说书的见了,冲大汉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道谢。随即,他慢条斯理地端起案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又扇了扇,方才轻悠悠地开了口:“刚才我们正说到江湖中人人敬仰的令狐柴郎,令狐大侠。他只身闯入黑水寨,一人挑上了山寨中九九八十一条恶贼,只用了三招,就打得众贼们像躺尸一般,在地上只有出气的份儿而没进气了。从此以后,令狐柴郎的名字就响遍五湖四海,让江湖中所有的恶人闻风丧胆。你们说,令狐大侠厉不厉害?”
“厉害!”这一声反问引得堂内众多食客纷纷拍手应声,徐十三也在其中。他叼住了筷子,空出双手,死命儿地拍。直将手心拍得红了,这才吃痛地冲手心吹了吹气。
“从此以后,”那说书人继续道,“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令狐大侠亲手制裁恶人无数,直到他四十三岁那年——本应是正要大展抱负的黄金壮年,可却遭恶人所害。一代大侠,就这样去了,成为武林一大遗憾……”
说到这里,说书人作势叹了口气,悲戚的语气引得堂下听众无不唏嘘感叹。可就在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无一不渴望了解那大侠是怎么个死法的时候,说书人又开始摇起扇子,望着众人,笑而不语。
想也不想地,徐十三伸手掏向衣袋,可摸来摸去,都只能摸到圆圆扁扁的几枚铜板儿,这让他顿时红了脸,缩回手不言语了。幸好邻桌又有大腕儿拍下银子,故事方能继续下去。
“杀害令狐大侠的不是别人,正是近年来江湖中沸沸扬扬传言不断的‘九幽鬼姬’!”
听名字就觉得怪寒碜得荒,徐十三打了个寒战:这名儿取得又“幽”又“鬼”的,活像从那阴曹地府里爬出来的女妖怪。
“没错!”仿佛看出了徐十三的想法似的,那说书人一拍惊堂木,“叭”一声吓得众人无不一颤,“那九幽鬼姬正如你们所想一般,是个可怕、阴森、狠毒、狡猾的妖怪一样的女魔头!她身穿黑衣,眼神凶狠,仿若暗夜中吃人的野兽;她鬼魅妖娆,一笑毁城,仿若那颠覆殷商的狐狸精;她富可敌国,狡兔三窟,每个洞府中都摆满了金山银山,数不清的奇珍异宝;她阴险毒辣,残忍成性,手段凶残无恶不作……”
这番形容顿时让堂内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徐十三也不例外,直把眼睛瞪得老大:好一个恐怖的女魔头!
仿佛是特意留给听众一个发表感慨的机会,那说书人顿了一顿,又抿一口茶,方才“刷”一声摇开折扇,望向众人道:“当年,九幽鬼姬许一萝尚未如此出名之时,阅人无数的令狐大侠就察觉了她的蛇蝎心肠与狼子野心,是以跟随鬼姬进入墓冢,打算将这祸害扼杀在萌芽阶段……”
“奇怪,那鬼姬为何要去墓冢坟茔?”徐十三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打断说书人的讲述。
说书人摇扇一笑,随即解答道:“这位客官,你有所不知。那女魔头名唤‘九幽鬼姬’,正是与她怪异的嗜好有所关联。这女魔头不喜活人,偏爱去墓冢里与死人骨头打交道。她总是趁着三更半夜出没于荒山墓地,尤其爱进武林历代高手名士之墓穴,盗走随葬品如上古神兵、秘笈剑谱、珍藏密宝。可光盗窃也就罢了,这鬼姬还要污辱仙人遗体,将尸骨鞭打至散……”
“好……好残忍!”徐十三忍不住惊叫出声。这九幽鬼姬果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徒!盗窃随葬品也就罢了,可连尸首也不放过,当真是泯灭人性、丧尽天良啊!
不止是徐十三,小饭馆中其他听众也纷纷露出忿忿不平的谴责神色。见众人都沉醉在故事当中,说书人正色将扇“啪”地合上,随即压低声音,望向众人故作神秘道:“那是一个无月的夜晚。令狐大侠尾随九幽鬼姬进入武林前辈金无命剑侠的墓穴当中,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令狐大侠轻功上乘,踏雪无痕不留半点声息,是以那鬼姬先前并未发觉,点着火折子向墓道深处走去。而令狐大侠就悄然跟随那火折光点……”
众人无不屏住呼吸,大气儿也不敢出,生怕打断了说书。
“就在这时,哗——”说书人猛地以扇骨敲案,“啪”一声引得众人心惊,更有胆小者一手捂住心口,惊叫出声。说书人愈加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道:“就在此时,‘哗’一下,那火折子竟然灭了。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令狐大侠心下一凛,顿时有数,‘糟!让那妖女发觉了!’要知道,九幽鬼姬偏爱黑暗死地之中出没,因此对黑暗并无任何不适。可令狐大侠为人光明磊落,从不藏头露尾畏缩于阴影处,所以不适应夜战。于是,他当下决定不与鬼姬硬碰硬,而是收敛起自己的气息,以守为攻……”
“早知道自己不擅夜战,还深更半夜跑去坟地里与人单挑,这不是自讨苦吃嘛。”徐十三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这一句声虽不大,可在鸦雀无声的堂内,却显得分外刺耳。说书师傅不满地皱了皱眉头,顿时引来众人将抱怨和不满的眼神齐刷刷地投向徐十三这个捣蛋的。寡不敌众,他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
“此时,墓道中无声无息。令狐大侠敛住心神,警惕万分地感受周围气流的变化。突然,只觉得门面气息一变,他立刻抬手去挡,只听‘叭’一声,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令狐大侠顿时大惊,那触感,那碎裂声,分明是骨头!万万没想到那妖女竟然用墓中前辈的尸骨作武器,如此丧心病狂!”
众人听得无不义愤填膺,恨不能将那妖女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唯有徐十三,撇了撇嘴,不发一言。
“令狐大侠宅心仁厚,不忍伤到前辈遗体,”说书人继续道,“因此闪躲退守,缚手缚脚不敢反击。而那女魔头却招招狠毒,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二人就这般过了数招,令狐大侠虽顾忌重重,但凭借深厚的功力,倒也未落下风。这时,忽然一件物事破风而来,直击令狐大侠面门。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竟是一只头骨!
“原来,那女魔头为让令狐大侠分心,便将前辈尸骨逐一拆解,一块一块击向令狐大侠!令狐大侠见金前辈尸首不存,心下大恸,果然步法大乱,又一脚踩上了先前落于地上的遗骸,一瞬间的失神——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鬼爪迎面而来,‘啊——’”
听众们无不伸长脖子,而那说书师傅却缓缓垂下头来,合上扇子,沉痛道:“那‘啊——’一声惨呼,正是由令狐大侠发出的。就在他片刻失神之际,那九幽鬼姬一招‘九阴白骨爪’直抓令狐大侠头盖骨,一招之下,硬生生将大侠的天灵盖捏碎了!”
“啊!”堂下人震惊出声。紧接着,怒骂声,捶桌声不绝于耳。那架势,恨不得将那鬼姬抓来碎尸万段踩好。说书师傅满意地看着堂下众人的反应,打开扇子摇了摇,一边做出结语:“于是乎,名震四方的一代大侠令狐柴郎,便如此死于妖女之手。除妖斩恶未成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而那九幽鬼姬许一萝,也因此恶名远播,成为江湖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头……”
“那个,”先前一直敛眉沉默的徐十三,突然抬手打断说书人的陈述,“在下有一个问题,不知当提不当提。”
废话!明知道不当提,那还出声干吗?!就不能乖乖当哑巴吗?说书师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转而化为淡淡的营业用微笑,“这位客官不知有何疑问,但说无妨。”
徐十三咧了咧嘴角,“那是一个无月之夜,墓穴中是一片黑暗,唯一的火折子又被鬼姬熄灭。先生,您说在下之言,对是不对?”
“没错。”说书人点了点头。
“既然当时一片漆黑,目不能视物,那令狐大侠何以确定,击中他的骨头武器就一定是墓主金无命的尸骨呢?”徐十三反问道。
“这……”说书人转了转眼珠,“这靠猜也能猜出来啦!令狐大侠何等高人,他定是有办法确认那是金前辈的尸骨。”
“可,问题在于,”徐十三一手轻叩桌面,挑眉道,“这番搏斗经过,在黑暗之中无人可见,又有谁能确认经过如此?再说了,那时的当事人只有令狐大侠与鬼姬二人。大侠已身死,鬼姬行踪飘忽不与活人接触,那这番相斗过程又是由何人见证,说得这般活灵活现反若亲眼所见呢?”
“这……”万万没想到会有人问出这等问题,说书人一时哑言。半晌之后,他把惊堂木一拍,瞪目道——那其实不像说书的,倒像是官老爷了,“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无人看见,上有黄天下有厚土,怎样的罪行都终是纸包不住火,瞒不住世人的!”
“好一个玉皇大帝的上天视角……”徐十三小声嘀咕道。
这句嘀咕传入邻桌那大汉耳中,引来他的大笑,“小兄弟,过来喝一杯如何?”
“那敢情好,”徐十三眯起眼来,捉了筷子、端了自个儿桌上的一碟花生,笑嘻嘻地走到邻桌,大大咧咧也不客气,“我正犯着馋,可偏偏没钱付账呢。”
那大汉笑着为徐十三斟上一杯,刚要递过去,就听一个声音冷冷道:“凭甚请他喝酒?这家伙尽砸我场子。”
徐十三回头一看,正是那说书师傅冷着一张脸,径直在大汉侧手的一张登上坐下了。看来这二人是早已相识的。
“你小子哪儿来这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徐十三咧了嘴笑,直将杯中水酒一饮而尽,这才用右手点了点脑袋:“当然靠的是智慧了。你那故事半点不合逻辑,只要用最普通的推理,就能判断出其中尽是夸张瞎掰。”
说书师傅夹了块冷透的糖醋里脊送入口中,又抿了一口酒,随即冷脸望着他道:“江湖上盛传如此,又并非我所编造的。论江湖众人,谁不知令狐大侠和那九幽鬼姬的故事?你这乡下土包子,还说什么‘早知道自己不擅夜战,还深更半夜跑去坟地里与人单挑,这不是自讨苦吃’,分明是置疑令狐大侠的睿智。就凭你这句,就足以让江湖正道以‘目无尊长’之罪将你制裁了。”
“哈,”徐十三嗤笑一声,“令狐柴郎算什么?我要做比他还厉害、还出名的大侠!”
“就凭你?”说书师傅冷哼一声,表情甚是不屑。
而那喝酒吃肉的大汉,倒大笑起来,“有志气!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徐十三。”他一边夹着红烧牛肉一边道。
“听名字就知道是个成不了气候的,”说书师傅把白眼一翻,“没气势没文化没魄力,一听就是个当挑夫的棒棒儿。”
徐十三也不生气,反问道:“那你说要什么名儿才是有气势有文化有魄力,听上去像大侠的?难道令狐柴郎这个‘豺狼’就是了?”
“那当然!令狐大侠之名最符合侠士取名法。这侠士之名,论气势首推复姓,南宫北堂西门东方欧阳慕容尉迟令狐;论文化首推植物带‘木’旁,如林朴杉桦栋,听上去温文儒雅不夸张;论魄力首推‘君’、‘子’、‘郎’,高贵而上口。此外还有‘水’旁,江海浪涛滔……”
说书师傅滔滔不绝,说起“侠士取名论”来又是一套一套的,看来是研究颇深。
“照您这说法,”徐十三冲他笑弯了眉,“那您不如改名‘东方樟郎’,定是侠士人选,说不定还能当武林盟主咧!”
“噗!”那大汉一口酒喷出来。
说书师傅狠狠瞪他一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气得半晌没说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一把拍了桌子,吓了正在埋头吃东坡肉的徐十三一大跳。
“姓徐的小子,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说书的沉下一张脸来,“你若有胆一更天去城郊的坟地里蹲一夜,我就承认你有可能当大侠!”
徐十三抓了一只鸡爪子,吧唧吧唧啃得满嘴的油,“你承认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副样子在那说书师傅看来,像是挑衅一般。这让他气得吹胡子瞪眼,“凭我响誉江湖的胡铁嘴之名,将你这默默无闻的小子辈儿吹出名儿,绝对不是难事!这赌注你还不满意吗?”
徐十三用袖子抹了抹嘴,“勉强可以接受啦。”
“但你若输了,就必须当面向你胡爷爷我道歉!”
说书师傅义正词严,却被徐十三挥手打断:“这个等输了再说也不迟。”
“小子!你休得猖狂!”
说书师傅的训斥被徐十三用一直猪蹄塞住,“劳烦大人您就少说两句吧,是你让我赌的,我都答应了,你还吵吵什么啊?不如吃个红烧猪脚,消消气。”
“小兄弟,你当真?”一边的大汉敛眉劝道,“且不说鬼神异物,单说最近江湖不太平,莫去那般偏僻之地比较好。”
“安啦!徐十三身无长物,只剩下三文铜板,没财更没色,怕什么?”徐十三冲那汉子咧了嘴笑,“多谢兄台的酒肉,好歹让在下填饱了肚子,半夜在荒郊野岭也不至于饿着冷着。多谢啦!”
“客气什么?”汉子抱拳一笑。看着那徐十三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随即走出饭馆。

夜半鬼影
志奇志怪的故事当中,夜半的坟地是最经常出现冤魂厉鬼狐精鬼魅的舞台,虽然徐十三在读故事画本或是听说书时,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有一个倾国倾城、美艳无双的狐妖,与他共谱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最好还能发展成“艳情”,那他就更满足了。)故事。但幻想终归只是虚幻的憧憬,与现实有着天上地下的云泥之别——
望着面前空荡而阴森的荒郊坟场,阵阵阴风吹得他背脊凉凉,这个时候,徐十三可不想当真见到什么怪东西的影子,哪怕那是婀娜多姿的娉婷身形。
本就不甚明亮的月光,被时不时飘过的乌云遮蔽,让阴冷的坟茔更显得幽暗。四处没有树木遮挡,让一派空旷的荒野中,寒气逼人的风肆意凌虐。这荒郊野岭之中,蒿草肆意疯长,却听不见一声虫鸣。这份死一般的沉寂,让人更加觉得毛骨悚然。
打赌那会儿,徐十三是豪气干云想也不想就向西郊的墓地走去。可越是靠近,就越开始觉得寒碜。以前听说过的鬼怪故事,不断在他脑海中走马灯似的一一浮现。一开始还不乏狐精花妖与书生露水姻缘这般让人窃喜的故事内容,但越走近墓地,这种爱情故事的分量就越是减少,到了他踏过第一快青石碑的时候,脑子里就只剩下红发青面的罗刹鬼罗了。
偌大的旷野上,只听见自己的脚步拨开荒草所发出的“沙沙”声,显得静得可怕。在这片死寂之中,似乎什么都没有,却又会随时钻出些什么似的。徐十三忍不住缓缓地移了移脑袋,小心地侦察着四周的状况。刚想回头,可一想到老年人口中“不可回头扑灭肩上明灯”的传说,他又僵直了身子,将头“刷”地摆回正前方。但这一次,就开始觉得,身后似乎跟着些什么……
“徐十三啊徐十三,你做甚偏爱嘴上逞能?迟早有一天被你这毛病给害死!”徐十三在心里小声嘀咕。他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逞嘴上英雄。说得头头是道、人模人样的,可真正遇到事儿来,那腿脚绝对没有嘴上说得那么利落。
就比如这次打赌,口角上那是一个硬气:“这有何能”脱口而出,“不就在墓地里躺一夜嘛,又不是在钉板上躺”这种说辞也让旁人刮目相看。可他现在,腿肚子却是分明打了颤儿的,好像没有骨头似的软绵绵,又像是灌了铅似的迈也迈不动。
想找个四周有遮挡,感觉安全点儿的地方蹲着,可这空旷的坟地只有蒿草,连半棵树都没有,实在没什么东西可以依靠。想来想去,徐十三找了个装修得颇气派的墓群,蹲在墓墙的墙角那儿——背后抵着两堵墙,只要望向前方,有没有东西就可以一览无遗,这个地方好歹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
在双手合十,冲墓主人默念一声“打扰了”之后,徐十三团起身子,缩在墙角,两眼紧张地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只盼月西沉,日头“嗖——”地窜出地平线来,那他才真正放了心。
夜风吹过,拂动蒿草摇摇晃晃,月影忽隐忽现,凄冷的银光映上青白的石碑,一个错眼就会看成了惨白。不知过了多久,约莫至少有二更天了,可徐十三却半点睡意都没有,睁着一双大眼滴溜溜地看,生怕漏看了什么,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蜷了手脚恨不能缩进墙角里。
蹲着蹲着,他渐渐觉得腿脚麻痹,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就在他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腿,想将蹲姿转换为坐姿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蒿草之中,有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在动……
是一个影子!
徐十三瞪大了眼,张惶地望着蒿草那一边。之所以用“影子”二字来做判断,是因为他实在不能确定那是人影抑或是那个……鬼影……
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寒战。越这么猜度下去,他就越觉得背脊寒凉,好像有一条无形的毒蛇慢慢爬上了他的后背,牙齿不自觉地有些发颤。为了不让自己哆嗦出声,徐十三狠狠地咬住了下唇,只是将一双眸子瞪得老大,紧盯着那黑影。
先前藏匿于乌云之中的月轮,此时稍露出了些脸。银霜洒在被夜风吹动的蒿草上,也将那个影子的轮廓映得更清晰了些。徐十三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顿时将眼珠子瞪得能多大是多大。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更是险些将他半条命给吓了去——那影子,分明是个奇形怪状难以形容的妖魔!
这妖怪有两个脑袋,一张脸黑一张脸白。黑脸的脑袋顶儿是尖的,好似一个铁锹。而白脸的那脑袋上顶着一个硕大无比的瘤子一般的东西,圆圆卷卷还是黑色的,与那一张惨白惨白的面容映得格外骇人。徐十三活到这么大,从来没见过那般奇形的怪瘤,长得好似个粪坨儿。
若在平时见到此等怪瘤,他定是要喷笑出去的。可此时,他只觉得手脚的力气都被抽了干净,只能如一堆肉一般软绵绵地瘫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那妖魔拨开茂密的蒿草,一步步向这个方向走来。
休要靠近休得向前别过来……徐十三惊得死死闭上眼,在心中默念“急急如律令”,可那走过蒿草的“沙沙”声却越来越迫近。
此时,就算借徐十三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睁开眼看那双头异形的妖怪,只是拼了命儿地从“阿弥陀佛”念到“天灵灵地灵灵”。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都给他念了个遍儿,也没见到半个天兵天将或是土地老爷现身保他一保。而那越来越迫近的脚步声,终于从“沙沙”转到了“嗒”——那表示着,妖怪已经踏上了这块青石铺就的坟冢。
横竖都是死,与其被妖怪拆解入腹,还不如最后一搏!自知活命无望的徐十三,咬紧了牙关,而先前消散在九霄云外的力气也在顷刻间被速速召唤归位。
使出了全身力气,徐十三一个挺身,正想纵身一跃、一头撞向那妖魔的方向,可就在他直了身却还未来得及迈出一步的时候,直觉得双腿似有万根针扎、无蚁咬嗜——
“咚——”的一声。那是徐十三重重摔在坟冢青石板上的声音。
脑中似有钟鸣,眼前无数金星。蒙胧之间,徐十三隐约觉着,那妖魔蹲在他身边,似乎在打量他。
完了,妖怪是要吃了他了。徐十三在心中发出悲鸣。可或许是人将死时,反而无所畏惧,此时的他惊然想起“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两句,就算要死也得死得有尊严,绝不能让妖怪看扁!
“好……好妖法……”冲着金星飞舞下妖怪大致所在的方向,他使出剩下的全部力气,想挤出一抹无畏的笑。
“你是傻的吗?”
竟然是个女妖怪,声音还不难听。正当徐十三在心中如此评价的时候,只听女妖继续道:“就算你练青蛙跳,也犯不着一头往石碑上撞啊。难道是小儿麻痹了不成?”
“噗——”徐十三听得一口血喷出去,咬了牙,他恨声道:“就算有病,也该是你这个把大粪顶头上的女妖怪病得更厉害!”
刹那间,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有杀气,如此感受到的徐十三,努力睁大眼想看清现下形势,却看见月光下一柄铁锹闪着银霜,正向他砸来——
又是“咚”一声,后脑勺一疼,眼前一黑。然后,世界清净了。

徐十三是被挖土的声音吵醒的。原本睡得正香甜的他,觉得四肢百骸无一不放松,正舒坦得很,却听见不断有“铿”、“铿”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反反复复,甚是扰耳。他不禁皱了眉头,希望那个扰人清梦的家伙能良心发现,还他一个清净。然而事与愿违,那声响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有劲儿了。想也不想地,他忍不住吼出声来:“还有完没完啊!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边吼着,徐十三直起身子想找人算账。可刚睁了眼,就见月光下一个黑衣女子维持着挖土的动作,偏头沉着脸望他。这个时候,徐十三才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显然,他方才错将这女人看成妖怪了。只因她身背铁锹,在暗夜中被他误以为是第二个脑袋。而现在于清明的月光下,他才看清她头上那被他误以为是怪瘤的东西,其实是盘起的头发,只是那形状的确奇特了些。
“好差的品味。”徐十三撇了撇嘴,不留情面地发出如此的恶评。一想到先前被这女人吓了个半死,就觉得窝火。这女人,三更半夜不睡觉,到墓地里折腾些什么,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见他一副忿忿的表情,那女子淡淡地瞥去一眼,“醒得倒快,早知我该下手再重些。”
耶耶耶?好一个恶女!打人在先已是不该,可她非但不知道歉,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也太太太……太嚣张了吧!哪里来的山野村姑,如此野蛮!
徐十三瞪大了眼,义愤填膺地辩道,争取以理服人:“姑娘,这三更半夜的,不好好在家待着,却来这等荒山野岭晃悠,成何体统?再者,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能随意伤人?好在在下并非计较之人,就此罢了,不予追究,你速速回家去吧!”
由指责转化为劝导,徐十三不禁对自己心胸如此广阔而感到骄傲,一种伟大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在乐陶陶地自我欣赏了半晌之后,他转而面向对方,期待从她脸上看到感动与赞叹的神情。然而,再次事与愿违的是,徐十三非但没能从对方的面容上读出崇拜的意味,反而见到一双漠视的眼。
那女子也不答话,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即便低下头去,继续她的挖坑大计。
徐十三讨了个没趣,只有摸摸鼻子一边待着去了。
一时间,静谧的暗夜之中,只听得铁锹敲击着泥土的声音,这倒给这空旷阴森的荒坟之中,凭添上一丝活气。虽然坟地仍旧是那个坟地,虽然仍旧处在夜半时分,但见那女子一下又一下地挖掘着,徐十三觉得这荒郊野岭的,似乎没有先前那般可怕了。
好歹是多了个大活人儿,这让徐十三安心了不少。想到这里,他舒了一口气,倒开始感谢起那黑衣女子来。而之前发生的矛盾,也就不那么值得在意了。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个大男人,干看着女子累死累活地挖地做事,这怎么也看不过去啊。
“咳,”徐十三清了清喉咙,好心地想要帮上一把,“这位姑娘,可需在下搭把手?”
“好啊。”那女子竟连客套话也没一句,毫不犹豫地将铁锹抛给了他,“看着,接好了!”
“啊?!”万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干脆地就将活儿转手给他,徐十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曾经打中他的头的“凶器”,再度直冲着他的脑门飞来。这吓得他往后连退数步,好不容易才避了开去,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来,又让徐十三心里有点不痛快了,不由得小声嘟囔了一句“好蛮的女人”。可是,先前话已经说出了口,想到男子汉大丈夫岂有食言之理,他只有不情不愿地拾起了地上的铁锹,晃晃悠悠地走到那女子面前,“该往哪儿挖?”
“这里。”女子也不多话,只用脚尖点了点地,指示位置。
“哦。”徐十三想也没想地应了声,使足了劲儿就把锹子往地上砸。可刚挖了两下,却又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说不上来的滋味。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可偏生就是想不起来。
总觉得怪寒碜的。徐十三一边挖一边这么觉着。突然,心头有什么闪过,让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愣了一愣后,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继而忍不住惊叫出声:“这下面是个坟啊!”
“是啊,没错。”那女子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节选自《江湖八卦浪潮》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Jopa - 2010-7-19 19:22:51 - Jopa
-----------------------------------------------------
Erivas <a href=" http://bit.ly/bAyBDd?x";>buy viagra</a> flxhrug Ethion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5,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名家经典]鸳鸯泪 文/楼雨晴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名家经典]藕花深处 文/绿 痕
[名家经典]玩石记 决明
[名家经典]恶魔的点心 BY典心
[名家经典]胆小鬼 BY洛炜
[名家经典]大漠蔷薇 BY靳岚
[名家经典]等待奇迹的圣诞节BY楼雨晴
[名家经典]公主日记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