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古韵柔情]花月佳期怎堪误 文/明净
 2007-7-11 16:52:2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0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是日,家家新煮酒以飨来客。
古云:八月之半,是为月夕。是夜月圆人团圆,加之丹桂飘香,清芬满庭,正可谓是——花月佳期。 

  壹 
                
  武岳和兼非是好朋友,他们江湖上被并称为双璧公子。 
  然而真正认识他们的人无不感叹,这“双璧公子”实在是名不副实。因为这二人中只有兼非称得上是“璧”,武岳却担不起这个字,他充其量只算得是“公子”而已。
  人们都不明白,兼非如此的英俊侠少,又是天资颖慧,怎么会甘愿和武岳这样的纨绔子弟搅和在一起。这样岂不是白白污损了他的清资玉质吗? 
  其实答案很简单,兼非不过是为了银子。他不像武岳出身豪家,又不愿在朝中供职。一心向武的他要想衣食无忧,就只能依靠别人,而武岳可能是他找得到的最佳人选了。武岳喜好结交江湖朋友,出手又大方,然而最让他满意的一点是——武岳很笨。 
  要想知道武岳到底有多笨,听听他现在的话就知道了。 
  “我早就知道,老爹肯定会逼我娶她的。反正我早已打定主意要逃婚了,就跟老爹当场翻脸,大吵了一架。可谁知道他居然把我给锁起来了,这样我可怎么逃婚啊?兼非,咱们是好兄弟,你一定要救救我。”
  既然早就打定主意要逃婚,干吗还跑去跟他老爹吵架?这武岳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一枚。兼非把玩着手中的青瓷酒杯,有点奇怪地问道:“你为什么要逃婚?”要知道这新娘子可是当今武林盟主和昔日武林第一美女唯一的掌上明珠,武家老爹费尽了心思才挫败众多竞争对手,求得了这门亲事。可是武岳居然想要逃婚,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 
  “江湖上有名的公子哪个不逃婚,我怎么能落于人后,就这么乖乖地任由老爹宰割?”武岳挥了挥手,旁边侍立的婢女连忙上前将他们的酒杯重新斟满,他趁机摸了那婢女的俏臀一把。得了一记含羞带娇的嗔怨眼色之后,他才又笑嘻嘻地接着说道,“再说,我已经跟张府的公子定下赌约,中秋那天我一定不会成婚。如果输了赌约,可是要赔他一匹上等好马的。”马他倒是不心疼,可是这面子他输不起。
  他就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些别的缘故。兼非摇摇头,平淡地问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好兄弟,你明儿悄悄地前来府中把我弄出去。我早已安排好了去处,等躲过了明夜我再回来。你放心,只要你帮我逃出去,我一定把那匹上好的玉花骢送给你。”武岳乐得眉开眼笑的,只要兼非愿意帮忙,他就一定能赢了这赌约。他老爹在他的房间周围安排了那么多的家丁护院看守,兼非还不是轻轻松松地溜了进来,他们哪个也没发现。所以明儿他也一定能把自己弄出去。再想到后天就可以看到张家公子灰头土脸地把玉花骢给他送过来,武岳心里那股得意劲就甭提了。  
  “那好,我明儿过来接你。”不耐烦看他和侍婢的打情骂俏,兼非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便起身告辞。 
  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转过身来问已经急不可待地把侍婢搂在怀中的武岳:“你真的对新娘子一点意思也没有?”那可是武林第一美女的女儿啊,多少人求还求不来呢。
  “这怕什么,她若是与我有缘。就算我逃了明天,也必然会跟她共结鸳盟。”武岳满脸不在乎地笑着。 
兼非不再说话,默默地离开了这个被瓦舍小戏彻底洗脑的笨蛋。也许明天的婚事不成,对于那个名唤佳期的女子来说反而是一件幸事。

贰 

  佳期是武林第一美女和武林盟主的女儿。
  自古以来,“第一”这个词就很容易招惹是非。她的娘亲是“第一美貌”,她的爹爹又是“第一武功”,她家有两个第一,招惹来的是非可就多了去了。而这其中的一部分是非,就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她。
  但是很遗憾,佳期今年都快十七岁了,这些是非还没有一桩被成功地牵扯到她身上。所以江湖中人都说,佳期小姐美貌更胜其娘亲,虽然功夫不是最顶尖,但是在女儿家中也算得是一流好手。而且女孩子嘛,要功夫那么好做什么,还是温柔和善,聪明灵慧,会打理家中事务为要。最好还要有几分才情,会一手精致的女红,这才是男人梦想中的完美妻子。而这几样,佳期全都有。 
  因此,从佳期及笄那年开始,前来提亲的人就数不胜数,但是盟主大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要嫁女儿的打算。这更加坚定了众人的信心,佳期小姐必然是如花似玉的解语人儿,所以盟主才舍不得早早地把她嫁出去。那么如此的凤凰女,当然更值得百家争求,于是各武林世家纷纷卯足了劲明争暗斗。可是谁也没想到,大家斗了快两年的时候,盟主却突然说要把独生爱女许配给在江湖中名不见经传的都城武家。这个决定来得如此突然,跌碎了所有人的眼球,其中也包括佳期本人的。 
  “都城的武家?”佳期茫然地看着她的爹爹。自打她及笄那天开始,爹爹就开始张罗着帮她定亲。那时娘让她把武林诸世家的名册都看了一遍,可是她不记得里面有个住在都城的武家啊。 
  “小姐,就是祖上曾经封侯,现在又经营着许多商铺的那个武家,你的脂粉钗环也多是从他家铺子里买的。”她的丫鬟筱玥反倒比她明白,连忙提醒着。 
  “哦,”佳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道,“爹爹,你为什么与他家结下亲事啊?”她本以为爹爹会让她嫁入武林世家呢,倒不是说武家不好。之时那武家虽然是都中巨富,在江湖中却没有什么盛名。而武家公子之所以出名,也不过是因为他的摆把兄弟侠少兼非而已。爹爹千挑万选了一年多,怎么会选中这样一个武功不强的人来做他唯一的女婿? 
  我还不是为了你?武林盟主看着自己的独生爱女,闭了闭眼睛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缓缓说道:“我选中武家,有三个原因。” 
  “第一,他家有钱。”女儿嫁过去不会过苦日子。
  “第二,他母亲早死,也没有别的兄弟。”母亲早死,就不用怕婆媳的纠纷;女婿身为家中独子,就没有分家产的纷扰。 
  “第三,如果他们悔婚,我打得过他们。”武家虽然养了一些江湖客,但是其中并没有什么好手。就算有一个侠少兼非,但是他既然是“侠少”,当然就还羽翼未丰,算不得什么大碍。但是别的武林世家就不同了,他们根基深厚,一呼百应。要是真的闹起事来,他恐怕应付不了。
  听完她爹的话,佳期无言地退下了。她明白了,爹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全都是为了她。 
  因为她,根本不是外人传说中的那个凤凰女。
  其实那些传言也并不全是假的,只是有一部分失实。美貌更胜她娘亲的确有其人,不过那是她的侍女筱玥,不是她;武功可算一流好手的是她的女侍卫,不是她;会一手好女红,也有几分才情的是家里的绣娘,依然不是她。说到底,她连聪明灵慧都算不上,只能说是温柔和善。
  外面的人之所以会把她说得天花乱坠,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自从爹娘发现她不可能长成大美女之后,就禁止外人见她了,而那些溢美之词也是他们有意无意地散播出去的。见不到她本人,人们只能凭一些流言来猜测她,那些牛皮也就越吹越大了。
  可是现在她都要成亲了,这谎还圆得下去吗?

叁 
                 
  佳期出阁那一天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今儿出阁好,娘当年就是二月十五花朝节那天出阁的,你又是月夕之日出阁,咱们娘儿俩正是花朝对月夕,保证你的日子会过得像娘这般和和美美。” 
  早起娘给她梳头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那时候娘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美,好像她说的话一定会实现一样。
  可是,她真的会幸福吗? 
  不同于佳期的忐忑不安,她的侍女筱玥可是从早上一起身就一直笑到了这会儿。因为她有信心,她的幸福就在不远的前方。
  此时的她身上也穿着大红的喜裳,因为她是小姐的陪嫁。原本夫人是不肯让她陪嫁的,因为她长得太美,夺去了小姐的光彩。不过夫人虽然精明,却也只是个疼爱女儿的慈母。在小姐的软磨硬泡之下,夫人终于还是把她陪送了过来。 
  这样才不枉费她这么多年来一直费心讨好小姐啊,她勾起唇角,弯出一个绝美而又绝顶讽刺的笑靥。她一直恨老天不公平,她如此貌美聪慧,无奈却出身下贱。她有信心,若是她有机缘可以识得那些王侯公子,他们一定都会为她倾倒。 
  但是她没有机会。
  筱玥看着前方的花轿,眼神中流露出怨毒的神色。那个无论姿色还是才智都只是普通的女子,却拥有着让她梦寐以求的身家背景。她不用花费任何力气,就可以当上朱门大少的正妻,任是谁也不能随便动摇她的地位。她何德何能,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托生了一个好人家?! 
  不,她不服!筱玥捏紧拳头,暗下决心。她要让那大红喜帕下的平庸女子知道,出身好不代表事事都能顺遂。她绝对会让新姑爷为她着迷,彻底忘记他那个新进门的“娇妻”。 
  她早就打听过了,武家的少爷贪好美色,几乎是日日流连于烟花巷陌,秦楼楚馆之中。若是这样,她就更无所顾忌了,佳期既没有足以媚人之色,也没有可堪诱人之风情,根本不可能与她争宠。
  筱玥默默地垂首走着,心思却已经借着悠扬的清风飘得老高。她一定能得到姑爷的宠爱,也一定会幸福。然而就在她满心欢悦的时候,前方却突然发生了异变。
  “山贼来了!” 
  仅仅是这一句话,送嫁的队伍便登时七零八落,人们四散逃逸。 
  竟然有山贼胆敢打劫武林盟主的女儿?!筱玥傻了眼。她该怎么办,逃还是不逃?若是逃开,只怕她今生再不会有这样好的机会;若是不逃,恐怕她会命丧此地,若是连命都没有了,又何来荣华富贵? 
  但是她没有时间多想,对方显然不是普通的山贼,因为队伍前方的几个随扈很快就败下阵来。这些贼人武艺高强,而且很明显是有备而来。若他们不是为了劫财,就必然是为了寻仇。筱玥摸了摸袖中的那包东西,横下心来。她不走,若是佳期死了,她的富贵也就完了。而佳期那么笨,若是她先逃了,那么佳期就必死无疑。为了富贵,她不能走。 
  于是她定定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亮晃晃的大刀挥舞到她身前。
  “佳期?”为首的贼人冲着她笑,看起来竟然很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并不似普通的匪徒。
  筱玥煞白着脸色,僵硬地点了点头。她很害怕,尤其是她已经看出这些贼人并非是为了劫财,他们更像是为了寻仇而来。但是她还是要当佳期的替身,因为若是她被捉住,至少还有一搏的机会,但是如果是佳期被捉住,那么结局就会只有那一个了。现在的她只希望佳期不要笨得在这个当口出声,另外祈求她会记得回去求他爹来救自己。
  但是她还是高估了佳期的智慧。
  就在为首的贼人哈哈大笑着准备带她走的时候,佳期从轿子里哆嗦着走了出来。 
“你……你们放开她,我才是佳期。

  肆 
  兼非沿着迎亲的路线快马加鞭前进,结果却只看到了散落一地的吉庆物什。 
  他连人带马一起隐在一处小山后面,不多时之后,就等到了一个回来捡拾嫁妆的吹奏乐人。 
  “新娘呢?” 
在三尺青锋的银亮寒芒下,那乐人很快说出了他所听到的一切:新娘和陪嫁的丫鬟都被一伙强人掳走了,那伙强人的头目自称是水上花。那贼人还说,他要让武林盟主夫妻知道什么是后悔。
  水上花他知道,是江湖上有名的一个采花大盗。但是他早已销声匿迹十几年,怎么会又在今日再度现身,而且掳走了武林盟主的女儿?他跟谭盟主之间有过怎样的恩怨? 
  兼非皱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应该赶紧想办法救人。
  沿着繁乱的蹄印踪迹,他纵马向西狂飙而去。 
  就在马儿飞速奔跑的同时,兼非的思绪也在飞快地转着。今天早上送走了武岳之后,他近乎本能地一路飞奔来此。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告诉自己,武岳可以不懂得惜福,他却不能不为自己的以后打算。比起“武岳的把兄弟”这个身份来,“武林盟主的东床佳婿”显然更吸引人。 
  他的时间不多,就凭武岳的本事,大概躲不了两个时辰就会被他老爹押回去拜堂。所以他要想实现自己的计划,就只能从新娘这边下手。
  他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这么做。他父母早殁,是师傅将他养大成人的。但是师傅一直不开心,到死都不开心。师傅说,那是因为他弄丢了自己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他不了解。当年他孤苦无依,流落街头的时候,他以为幸福就是一个香喷喷的包子,一个热乎乎的被窝。当他被师傅收留之后,他以为幸福就是师傅的一句称赞,剑术上的一个进步。但是现在师傅也不在了,他曾经以为的那些幸福有的已然消失,有的再也无法满足他。
  那么到底什么是幸福,什么才是他的幸福? 
  他曾经问过师傅这个问题,那时师傅笑着说:幸福,是一双含笑的眼,是三尺流光的剑。 
  他知道后面那句话的意思,因为他和师傅一样,都是爱剑成痴的人。剑已经是他们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也会是幸福的来源。可是前面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师傅说,如果他能遇到一个可以懂得、也愿意懂得他的心的女子,那么他就会找到那双含笑的眼。找到那双愿意一辈子含笑看他的眼,那双可以让他有足够的勇气抵御全天下风霜的眼。 
  可是那双眼在哪里,他至今仍不知道。而他的心思,也还没有人懂。 
  他胯下的骏马飞驰,烈烈的风将他的思绪恣意吹乱。他全速前进,向着他可以预见的富贵荣华,远离了师傅说过的幸福模样。 
  不论该或者不该,或许他都已经没有办法回头。 
  前方的散乱蹄印渐渐归拢,延伸至一处院落里。他一反手,剑已出鞘。
  院落门口守望的小喽罗根本来不及进去报信,银白色的寒芒已经挑落了他的帽子,剑尖直指他的咽喉。
  兼非敛眉,强烈的杀气勃然而发。 
  “谭佳期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