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青春本馆]不打不骂不亲爱 文/段絮
 2007-7-11 16:54:3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97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这是我们报社的‘名记’,原轻盈小姐。”亓筌特别加重某两个字的发音。
  本来笑得像朵牡丹花的原轻盈脸一僵,两腮的肌肉忍不住抽搐几下,眼角余光化为冰箭,怨毒地射向那株烂草。
  烂草仍生命力顽强地呼吸着,烧不尽冻不死,站在她身边灿烂地招展着。
  “久仰久仰。”烂草旁边伸过来一只爪子,呃,一只手,原轻盈只得继续笑容如牡丹绽放,很假仙地说:“哪里哪里。”
  哪里有刀,割了这株烂草!
  亓筌从不认为自己是株烂草,就算是草,也是很珍贵的兰草。当然,他认为草不足以衬托出他的阳刚俊挺,应该说他如白杨般挺拔,绿柳般多情。
  很遗憾,在原轻盈眼中,他就是株烂草。更遗憾的是,在亓筌眼中,原轻盈也不是牡丹花,而是割来喂猪的红苕花。
  这两个自大学起就是天敌的死对头,很不幸还是工作搭档。
  “你故意出我丑对不对!”采访结束原轻盈质问亓筌。
  “不是故意是有意。”亓筌不怕死地说。
  原轻盈无语,懒得和他吵,大庭广众之下美女的形象要维护。
  “亲爱的,不如我们回家慢慢沟通。”亓筌揽住她的香肩制造暧昧。
  原轻盈伸出五指用力楸住他的嘴唇往外拉扯,成了长嘴猪公。
  亓筌痛极,一时挣脱不开,只见他四肢挥舞,活像只章鱼。
  天可怜见,等到原轻盈乏力松开,亓筌的嘴唇四周就添了一圈红印,类似用印章戳上去的效果。也不知原轻盈是否经过精密计算,那五个指甲抓出的一圈红印还满圆的。
  吃了大亏的亓筌,只能用手挡住嘴,遮遮掩掩闪进车里。他妈妈从小就教育他,作为堂堂男子汉,绝对不能动手打女人,就算遇到女疯子拿刀砍,也只能躲不能还手。所以,每次交手原轻盈都能占大便宜,因为她知道他是软柿子,好捏。
  原轻盈也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杏眼一瞪,气纳丹田,大吼一声:“还不开车!”
  
  毕业才两年,亓筌已经有车有房,而原轻盈还是无壳蜗牛一只。妒恨呐,那无耻的家伙不就仗着家境好才嚣张吗?不就仗着父母生就的好皮相滥情吗?没有父母的庇护,他最适合当欠扁的小白脸。
  当初他们结仇的原因,源自亓筌的滥情。亓筌滥不滥情本不关原轻盈的事,但他好死不死偏偏招惹到不该惹的人。这不该惹的人,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正义与勇敢的化身——原轻盈的——好朋友,还是两个。甩完一个又一个也就算了,原轻盈从不干涉别人的感情生活,但是那两个被甩的笨女人天天在她耳边哭诉,弄得她心烦气躁,不能专心念书,其恶果就是她的某一科考砸了!年度奖学金泡汤了!于是沉默的羔羊发威了!万恶的根源——亓筌要遭殃了!
  名列新闻系十大才女吊车尾最末的原轻盈,杠上了新闻系十大“财子”之首的亓筌,其间斗智斗勇刀光剑影的过程,可书就一部“XX秘史”。奇怪的是,在后来两年,亓筌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因为忙着和某女斗智斗勇没时间拐骗无知少女,不过学业倒是突飞猛进。为此,他们的导师在毕业典礼上发表感言,感谢原轻盈拯救了一位迷途青年。更离谱的是,亓筌的父母经常从儿子口中听到原轻盈的大名,离校前还特地跑到学校感谢她。
  可怜的是亓筌以为毕业后终于能扬眉吐气再战情场,但是当他去报社报到的第一天再遇原轻盈后,就注定了他命蹇时乖。也不知谁是谁的克星,原轻盈再见亓筌,当时心中的悲愤就如孟姜女哭倒长城般排山倒海……
  谁都知道他们是冤家对头,谁都知道他们一日不大小吵个三五回合不过瘾。但是这样两个人却是工作上的绝佳搭档。有人解释说只有激烈的碰撞才能产生火花。亓筌和原轻盈的碰撞,每每是惊天动地的。
  
  又是早上八点半,电梯里挤满了人,原轻盈怕拥挤干脆去爬楼梯。
  噔噔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楼梯间响起。原轻盈好奇地回头张望,是谁和她一样有爬楼梯的雅兴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黑黑的头,凌乱有型的头发随着脚步的节奏飞扬。然后是一双修长有力的腿,像个跨栏赛跑选手,一步两阶飞也似的冲上来,再来是……
  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狭路相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哼!”
  “吭!”
  两人同时停在原地冷哼一声,别开脸不屑于看对方。
  原轻盈捏着鼻子,嫌恶地皱眉,像看见蟑螂老鼠。
  亓筌无名火起,头一埋,加快脚步想从她身边跃过。要不是今天睡过头,又要赶着参加早上九点的会议,他才不会爬楼梯,更不会大清早遇见鬼。
  原轻盈站在楼梯中央,身体没有扶靠的地方,当亓筌如风般急躁地冲上来时,不幸事件就发生了……
  原轻盈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偏了自己的身体,一个重心不稳,她向后倒去!在危急中,她出于本能用手想抓住点什么,手指在空中乱抓,恰好就抓住了亓筌的背包带,拉着他一起跌落下去。
  砰!
  这无疑是一幕彗星撞地球的惨剧。
  “啊——”
  “哇——”
  两声惨叫。
  两个人如滚地葫芦似的先后从楼梯上滚下去,剧烈响动之后没了声息。
  过了十秒,原轻盈睁开眼睛,浑身疼痛,像被大象踩了一样,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TNND,哪个死乌龟不长王八眼!”她破口大骂顺溜而出。
  亓筌躺在地上,痛苦得要死,已经无力回嘴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大楼的警卫被惨叫声惊动,很紧张地冲过来,他以为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命案。
  警卫看到一男一女分别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躺在地上。那女的,一头长发将脸盖住看不清表情,那男的呈大字型仰躺着倒是看见他痛苦扭曲的一张脸。
  警卫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两人的四肢都在微微颤抖,不然真像两具尸体。他小心翼翼走上前,戳了戳他们的身体,轻声问道:“你们,还好吧?”
  原轻盈赫然将头抬起,一手抓住警卫的腿,有气无力地说:“扶我起来。”
  “呀——”
  又一声惨叫。
  原轻盈恶狠狠地盯着警卫。这种没用的员工请来做什么的啊?光吃干饭不长脑袋,遇到事情大惊小怪,还不如养条狗吠几声。她不知道是自己的样子太可怕,以至于吓坏了人家二十不到的年轻人。她从楼梯上跌下去的时候,脸先着地,整张脸青青紫紫,鼻子破了皮,嘴唇充血,发丝散乱,跟冤死的女鬼没什么区别。
  亓筌的状况要好一些,他人高马大皮坚肉厚。
  “扶我起来。”原轻盈加重语气,瞪着满脸青春痘的警卫。
  “好……”警卫的声音在发抖,他将原轻盈扶起来,又赶紧去扶亓筌。
  “请问,需不需要帮你们叫救护车?”警卫迟疑地说,立刻招来四道白眼。
  “那、你们慢慢休息,我走了。”警卫说完马上闪人,他觉得这两人是麻烦,还是少惹为妙。
  “乌龟王八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原轻盈指着亓筌,“赔我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青春费整容费!”
  “凭什么,明明是你挡了我的路。”
  “你是个男人耶,破相了最多是条疤。”
  “你也不像女人呀,破相了有什么关系,反正没有人要你!”
  “我跟你拼了!”原轻盈从地上捡了一把散碎的东西扔向亓筌。
  “慢着,我的电脑!”亓筌看到她手里的散碎东西,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急忙打开包包来看。
  完了,糟了,碎了,毁了!
  “你赔我电脑!”他也指着原轻盈悲愤地大叫。
  唇枪舌战激烈展开……
  原轻盈吵得烦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使出毕氏三十六路弹腿之必杀技——杀破狼连环踢!两腿轮流踢出,一腿踢在亓筌屁股上,一腿踢碎手提电脑(虽然手提电脑早就成了碎片,不过她让它更碎)。
  “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青春费整容费两清,拜拜!”原轻盈拍手走人。
  “我和你没完——”
  亓筌趴在地上大叫。
  没完就没完呗,未完待续好了。
  那一天,他们二人双双缺席早上九点的重要会议,因为都会医院包扎去了,第二天又双双被主编拎进办公室骂了个狗血喷头。
  
  办公室里,原轻盈努力摈除杂念,坐在电脑前写稿,一个小时过去了,只敲出三个字。
  “哈哈哈……”放肆的笑声一直不绝于耳,亓筌在办公室另一端逗新来报社的漂亮MM,很是乐在其中。
  够了!原轻盈的手指已经快在桌子上抠出五道深深的指印了。
  “姓亓的,闭上你的嘴!”她忍无可忍。
  亓筌转过头给她一个挑衅的眼神,继续很嚣张地大笑。
  地狱的烈火从原轻盈脚底升腾到天灵盖,在她的体内熊熊燃烧,仿佛内功修炼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她气得头顶快冒烟了。
  原轻盈头顶的青烟越来越浓,不会吧,她哪有那么厉害?
  “哎呀,电脑坏了!”有人大惊失色,原来是电脑当机了,冒出一股一股的青烟。
  大家手忙脚乱慌起来。在一片混乱中,有两个人始终不动如山,他们的眼光如痴如醉地纠缠在一起,就这么相互凝视着,如牛郎织女般隔岸相望。
  他们视彼此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看镖!”亓筌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以天女散花之势袭向原轻盈。
  原轻盈双足一蹬,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不幸还是中了一飞“纸。她狠狠地盯着亓筌,转动脖子,全身骨节咯咯作响,捋起袖子,一步一个脚印,重重逼近他。
  亓筌被她的气势所慑,不由自主后退。
  空气仿佛冻结,时间仿佛停止。
  已经退无可退,亓筌的背部贴紧墙壁,额头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他感到如泰山压顶般的窒息。
  然后,原轻盈开始动作了,在众人的惊愕中,她使出了华丽而又致命的一踢。
  毕氏三十六路弹腿之终极秘技——五体投地!
  有人惨嚎一声,如断线的风筝,飞出大门,晃晃悠悠再跌落地面。
  众人愕然。
  “主编大人——”
  “快、快叫救护车!”
  “舅舅,你没事吧?”亓筌跑出门口,蹲下身,很关切地问。
  惨遭无妄之灾的主编趴在地上,挣扎好久,好不容易抬起头,满目狰狞地吼:“原轻盈你被开除了——”
  这次换原轻盈呆掉,她、她怎么知道主编会突然冒出来做了替罪羊,冤枉啊——
  
  “舅舅,通融一下啦。” 亓筌扯着主编的袖子摇晃。
  躺在病床上的主编一把老骨头都快被自家不争气的外甥摇散架了,痛苦地扭曲着脸发不出声。
  “舅舅。”亓筌摇呀摇,连自知理亏的原轻盈都看不下去了。
  虽然亓筌是在为她求情,但也要等主编恢复过来再说啊,万一主编经不起折腾挂掉了,她岂不成了凶手。不过不等原轻盈见义勇为,一位冷面医生就将闲杂人等哄出了病房。
  “再差一点点,舅舅就点头了。”亓筌好惋惜地说。
  原轻盈已经从打击中找回理智,现在只想秋后算帐。
  “明明是你的错!如果你乖乖站着给我踢,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血气方刚的亓筌快吐血了,也吼回去:“明明是你的错!因为你,我的大学生活过得很悲惨,因为你,我经常受伤体无完肤,因为你,我有四年没拍拖了!”
  “你还有脸说,人家的初恋就是毁在你手上的。”
  ……
  像这样狗咬狗的戏码凡认识这二人的人已经看腻了,不过还是吸引来一群无知看客。终于,男女“猪脚”被医生赶出医院,从此列为拒绝来往户。
  私人恩怨归私人恩怨,亓筌还是要为原轻盈求情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第一、虽然原轻盈滚蛋后他就可以重见光明,但同样地,原轻盈离开他也会过上幸福生活,怎么可以让仇人逍遥快活呢。第二、如果他见死不救,别人会说他公报私仇,相反,如果他仇将恩报,别人就会夸他宰相肚里能撑船。如果求情成功,原轻盈还会欠下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她一辈子在他面前都会抬不起头。
  
  原轻盈不想失去工作,如果给外界知道她是因为殴打上司被开除的话,那她也别想混了。可是主编不给她忏悔的机会,亏她熬夜赶出一篇情真意切催人泪下的万言悔过书,主编连一眼都不看就撕了。呜,人家的心好痛,连当年因亓筌造谣失去初恋都没有这样心痛。
  怎么办?原轻盈只有等着“凉拌”。窝在租来的小套房内练习三日辟谷法,不吃不喝只看书修身养性。前些日子她恰好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老美人宫雪花说的这个养身秘方,反正无聊有时间就尝试一下咯,暂时逃避现实吧。
  三日后等她快饥渴而死准备爬出门觅食的时候,房间门被个粗鲁鬼一脚踹开。
  亓筌阴沉着脸,杀气腾腾站在门口。
  原轻盈受惊吓过度,加之练习三日辟谷法已经饥渴惨了,就这样虚弱地倒进亓筌的怀中,昏死过去。
  
  一醒来,原轻盈的世界发生了惊动武林轰动万教的大颠覆。
  “原轻盈,你要给我一个交代!”甲女在电话那边气急败坏。
  “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乙女在MSN上来势汹汹。
  原轻盈拔了网线关了电话,缩进被窝当乌龟。
  哇咧,谁要给你们交代啊!
  甲女、乙女,正是当年新闻系十大才女排名状元、榜眼的主,同时也是面对原轻盈相交多年的好姐妹。很不幸,她们还是先后被亓筌抛弃的笨女人。这两个笨女人一听说念念不忘的旧情人要娶才貌皆不如她们的原轻盈,瞬间崩溃。
  混乱不堪的局面,原轻盈需要时间思考。有一个不错的办法,先杀亓筌,再杀自己,一了百了。不过,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还是另想办法。
  
  话说几天前,亓筌发现原轻盈人间蒸发,一时间呼吸困难,仿佛溺水之人抓不住救命稻草,也是瞬间崩溃。崩溃后就失了理智,以为原轻盈想不开自杀去了。费劲踹开原轻盈家的大门后,看到她昏倒,他当即脸色像刷了白涂料,心脏像被狗咬了一样空洞洞。
  亓筌的感受,大致可用佛家的“醍醐灌顶”来形容,突然之间就开了窍。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爱上了原轻盈!
  所以呢,亓筌决定修正自己的错误,从此后好好爱原轻盈。首先,他向父母表白了自己的感情,拜托他们向主编舅舅说情不要开除未来的外甥媳妇。其次,他很有诚意邀请原轻盈到他家吃饭,说是赔罪其实是打算当着长辈的面郑重表白。
  不明白亓筌少男心事的原轻盈,事后才明白自己被强迫中奖了。怎么才吃一顿赔罪宴,她的手指上就多了一枚亮晶晶的钻戒,手腕上多了一对翠荧荧的玉镯,脖子上多了一条沉甸甸的金项链?亓家二老的热情让她无法挡,亓筌动听的爱之宣言让她傻了眼。就这样,原轻盈像只大肥羊被亓家人分配好了。
  MD,想翻脸也不行,主编在旁边虎视眈眈,只要她不识抬举,可能就会扑上来咬她一口报那一脚之仇。苍天,这不是恃强凌弱逼良为“妻”么!
  原轻盈绞尽脑汁想出杀人后的第二套方案,在亓家强抢民女之前卷款私逃,不过这无异于自毁前程,行不通!怎么办?认命决不是她的唯一选择。
  说真的,有时候一些奇怪的想法也会冒出来。亓筌的深情表白满动听,填补了她作为女人的虚荣心。他说:“那天你昏倒,我只想去上吊。”这样实在的表白比一万句不切实际的我爱你都要动听。同时亓家二老财大气粗的大手笔见面礼也砸得她满天星,有点舍不得退回去。
  原轻盈又翻开抽屉观赏那一堆金光闪闪瑞气千条的珠宝,眼睛都闪花了。喔,多么璀璨的光华,多么诱人的色泽。
  虽然亓筌是别人眼中极品的钻石龟,但原轻盈思前想后还是要拒绝。做了四年的冤家对头,突然要谈恋爱感觉很诡异。
  “我不爱你。”她把亓筌叫出来告诉他。
  亓筌凝视着她的眼睛,然后,发毛了。
  “MD,你不爱我会在我和别的女人说话时发飙!你不爱我会在我和别的女人约会时跳出来搞破坏!你不爱我会偷偷帮我写稿!你不爱我会给我准备早餐!你不爱我会管我这么多!”
  呀,原轻盈傻了,她从未见过刺猬一般的亓筌,即使以前她“虐待”他很惨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凶过。
  “我讨厌你!”她比他更凶。
  “我爱你!”他比她更大声。
  原轻盈脸红了,抬起小腿踢向亓筌的膝盖骨。
  这次亓筌没有中招,他闪身退开,又欺近她,给她一个熊抱。然后扳正她乱动的身体,用力“啃”上她的唇……
  原轻盈的心,终于沦陷在亓筌难得一见的强势进攻中。(注:此恋爱法只适用于彼此相爱而不自知的男女,如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则只会适得其反。)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2,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