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校园物语]打败霸王 文/却三
 2007-7-11 17:00:0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1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王霸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姬小虞的情景,这是他人生历史上的第二笔污垢。
第一笔污垢,自然是他高一时因为打架闹事吃的一顿皮带,从团长退下来的老爸王大炮果然“身手不凡”,把他打得足足躺了一个月才下地,不过自那次后他的炮仗脾气收敛许多,只等熬到高中毕业,选了离家最远的晴和大学,转移阵地,继续逍遥快活。
可惜不从人愿,他的灰暗人生就此开始。
进了学校,他风风火火住进学校两房一厅的高级宿舍,立刻一门心思发掘大学所在四海古城的玩乐资源,没有老爸看着,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真是无比畅快。
开学后一个月,他深夜洗完澡找不到衣服,随便围了条浴巾到隔壁找林海,林海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和兄弟,高他两届,是学生会主席,一向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还刚走出门,楼梯口冒出一个脏兮兮的脑袋,那人头发很短,还蓬乱如鸟窝,背着一个同样脏的大迷彩包,压得佝偻着背,一路气喘如牛。
这么晚怎么会有这种乞丐进来,明明这里管得很严啊?他刚想开口,那人目光扫到他的方向,迷蒙的眼睛立刻变得亮光闪闪,大叫一声,“同学,请问新生宿舍在哪里?”
那声音清清亮亮,还带着些酥酥软软的甜糯,并非男子的声音,正在愣神间,他身上的最后一点遮蔽迎风而落,眼看要被看光,林海的门突然开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那女生似乎眼睛不太好,眼睛眯啊眯呆了一会,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叫,“同学,我什么也没看到,你还是清白的……”
林海刚走到门口,一口气呛到,连平时的君子风度都不见了,捶着墙壁大笑。等他把泪擦干,才发现自己成了传说中的黑社会老大,左右都有“保镖”,左边的王霸攥着拳头,满脸煞气,右边的花脸大眼睛女生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似乎他脸上长了朵花。
“同学,请问宿舍在哪里?我刚下火车,老师要我到宿舍随便找个地方窝一晚上。”女生讨好地笑,似乎生怕被赶出去。
林海这才明白,学校只有这个高级宿舍才不会熄灯,敢情她冲着灯光走来,而看门老大爷肯定又在打盹,被她糊里糊涂混了进来。
事不关己,而且关系到面子问题,王霸嗤了一声,掉头就走。
“同学,你你你别走,我我我眼睛不好,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女生扑上来拽住他的袖子,眼睛眯啊眯地上下打量,一着急竟连话都说不利索。
王霸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飕飕钻上来,用力摔开她的手,在她面前晃晃铁拳,咬牙切齿道:“看什么看,欠扁!”
女生完全当他的拳头不存在,继续眯许眯许两眼,目光直直定在他脸上,非常严肃非常笃定地点头道:“你原来长这个样子,我发誓,我刚才真的没看见!”
林海扑哧一声,继续猛捶墙壁,王霸只觉一拳打进棉花堆里,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终于从牙缝里憋出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当然,他后面的潜台词是,“老子算记住你了!”
女生似乎得到什么军令,立刻挺胸抬头,立正站好,脆生生答道:“我是机械工程系新生姬小虞!霸王别姬的姬,虞姬的虞,中间加个小,嘿嘿,别人都叫我小虞姬!”
王霸有如当头棒喝,顿时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威胁下去。因为自己的臭脾气,别人给自己安个外号叫“霸王”,谁知今天竟碰上个“虞姬”,他似乎看到乌江自刎的悲剧命运向自己步步逼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以后离这个奇特生物越远越好,杜绝所有今天这种倒霉事发生!
林海闷笑连连,把他一推,径直拽着她的大包,把她倒拖进王霸的房间,嘿嘿直笑道:“姬小虞,这是你同班同学王霸,他的宿舍还有个空房间,明天我再为你安排,我是学生会主席,住宿的事情跟老师打个招呼就好。”
“好大的沙发!好大的电视!好大的厕所!好漂亮……”听到里面的大呼小叫,王霸眼前一黑,似乎看到N只乌鸦从眼前飞过,顿时气急攻心,飞起一脚踢开半掩的门,两人早已反客为主,在他隔壁房间摆起地摊,满地的瓶瓶罐罐,破衣烂裳,林海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坐在地上摆弄那些可乐瓶罐头瓶。
“王霸,这腌萝卜真好吃,快来尝尝!”林海借花献佛,吃得不亦乐乎。姬小虞笑成了朵花,拼命推销,“这是我自己腌的,选的最大最甜的萝卜!还有豇豆也是我自己种的,选的最好的种……”
王霸皱了皱眉,到底没敌过那香味的诱惑,慢慢挪过来席地而坐,林海目光一闪,把瓶子收了起来,嘿嘿笑道:“咱们就着这个喝两杯怎样?”说着,他埋头挑选了几瓶,回自己房间去了。
王霸的口水已有泛滥的趋势,乖乖跟着他回去,连踢门而入的初衷都忘了。

第二天,王霸一觉起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爬起来钻进洗手间,看到擦得发亮的洗手台和地板墙壁,以为走错了地方,呆了半晌,直到看到毛巾架上自己毛巾边晾着的薄薄的白色毛巾,这才想起昨天没完成的任务,抓起毛巾拉开门,气势汹汹道:“小鬼,你给我滚出来!”
心结还在,要让他直呼她的名字,还不如给他一顿竹笋炒肉痛快!
姬小虞正在阳台收鞋子和衣服,被他吓得腿一软,颤巍巍扶着墙壁露个头出来,眯着眼睛瞄了一会,怎么也瞄不到他努力维持的凶狠表情上,王霸没奈何,只得用力绷紧脸皮,迅速凑到她面前显摆自己的“恐怖”,她目光终于与他的目光交织,顿时呆若木鸡,“天啊!原来你这么好看,比……比……比葛优还好看!”
虚荣心谁都有,听她说自己好看,王霸凶狠表情立刻缓和,听到后面那句,脸立刻绿了,把毛巾狠狠砸到她脸上,抢过她手里的破鞋子扔出阳台,横眉怒目道:“什么垃圾都往寝室捡,想死啊!”
“不是垃圾!毛巾是新的!鞋子是补好的!”她双手叉腰,吼得比他还大声。
原来她的眼睛挺大,怎么老眯眯的,也不配副眼镜?他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上下一打量,又觉得昨天那脏小鬼收拾出来还真有说不出的清爽好看。
“你不是好人!”等她吼第二声,他立刻回过神来,自己竟然被人吼了!除了他老爸,谁有这个胆子!
他脑子里轰地一声炸成一锅糊糊,猛地举起拳头,她不退反进,高高扬着下巴,眼中全是倔强和蔑视。对上那黑宝石般的眼睛,他这才想起她是个女生,暗咒自己一声,连忙缩回手,低头继续想法子对付她。
地板不知擦了多少遍,亮得可以照见自己的影子,她光着脚,白晃晃的脚耀花了他的眼。他突然有些痛恨自己的恶劣,瓮声瓮气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双鞋,我赔给你就是!”
“算了,你借我房间住,我不要你赔!”她的斗鸡造型又换成了眯眼狐狸造型,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双塑料凉鞋,对待珍宝般小心翼翼摆在床下。看着那丑东西,王霸按捺下扔出去的冲动,挠挠头,拿起钱包冲了出去。
他心情突然好起来,头也不疼了,根据目测买了双运动鞋和皮凉鞋,刚冲出百货公司,又转头给自己拿了双运动鞋,拎上就往学校跑。
姬小虞刚把酱菜翻出来准备午饭,虚掩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王霸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脸色通红,嚷得惊天动地,“这鬼天气真TM热,要死人了!”他看到姬小虞,脸红得更厉害了,把鞋往地上一砸,骂骂咧咧道:“什么世道,买双鞋子还要搭着卖!喏,你试试合不合脚,不合脚我就扔了!”
随着鞋子的落地声,他一溜烟钻进洗手间冲冷水去了。
她目瞪口呆看着地上的新鞋子,歪着头微笑,心头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有点酸,有点甜,还有些苦涩,似一颗草种发芽,冲破重重阻碍,终于破土而出,却遭逢冬天的最后一场雪。
大热天冲冷水澡就是舒服,他一身清爽地出来,发现鞋子整整齐齐摆在门口鞋柜里,她却不见踪影。他眉头不由得拧了起来,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拉开门一看,她正端着饭盆气喘吁吁站在门口,见他又开始瞪人,脸一撇,把手中的“孝敬”高高举起。
他哼了一声,把盆子接过来,开始瞪她脚上丑不拉叽的塑料凉鞋,她吃吃直笑,一本正经把脚伸出来,用力翘几个脚趾头,“你瞧瞧,大脚趾哥和二脚趾弟弟出来打架,三个弟弟躲着偷看,大哥赢了,二弟灰溜溜地缩了回去,又被三个弟弟集体欺负……”
他哈哈大笑,掐着她的颈子把她拨进来,她嗷嗷怪叫,一溜烟冲进房间拿出个罐头瓶,
献宝一般递到他面前。
“酱黄瓜!”他眼睛一亮,这才觉腹中空空,馋得口水直流,毫不客气地开动。她微笑着
走进洗手间,把他扔了满地的衣服收拾好洗干净。
听到水声,他把头一拍,走过来笑眯眯地伸手,“钱包给我,笨蛋,我去买洗衣粉教你用洗衣机洗!”
她愣住了,抬头朝洗脸台上指了指,“只有手机和钥匙。”
他脸黑了,“明明刚给车费时还在!你藏到哪里了,给我拿出来!”
她垂下眼帘,把沾满泡沫的手一甩,“别找我要,我没看到你的钱包!”
他的脾气一点就着,气呼呼地拎着她的衣领探进她口袋,把搜出来的钥匙平安符全扔到地上。她回过神来,飞身而起,扑到他背上一顿乱捶,他打又不敢打,气得直哼哼,双手一个劲往后探,想把她抓下来,把东西拂了满地,谁知这小鬼力气奇大,勒得他几乎无法呼吸,浑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手机铃声把他救了下来,原来是他开的士公司的朋友打来的,他钱包里有他的名片,司机没敢独吞,马上送到老板的手里。听完电话,他脑子里如一团糨糊,不敢接触那怒火熊熊的目光,强笑道:“钱包原来掉车里了,我马上去拿,你收拾一下,晚上等我吃饭!”
说完,他一阵风刮了出去,好像后面有人拿枪在扫。
林海闻声而至,看到屋子里的一片狼藉,心头咯噔一声,刚想开口,姬小虞朝他挥舞着小拳头,呵呵直笑:“同学,我把那坏蛋打出去了,我厉害吧!”
他哭笑不得,却放了大半个心,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爸爸的老上级郭团长把那混小子交给他,谁知才来一个月就闯了祸,就因为看不惯两个小混混跟一个卖水果的老人收保护费,和他们干了一架,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平。依那家伙无法无天的臭脾气,出事只是迟早的问题,也该有个人调教调教了!
她把东西全部收进包里,往背上一放,腰立刻弯了下来,她奋力从大山下露出笑吟吟的一张脸,“同学,我走了,谢谢你们收留我!”
“别走!”他连忙拽下大包,正色道,“你来得太晚,学校的宿舍都满了,学校知道你的情况,把你分在这里,还免了你的住宿费,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我马上为你安排勤工俭学。”
她的眼睛越睁越大,挺胸抬头,立正站好,以无比的豪情道:“同学,你放心,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希望!”
她的表情十分好笑,但是林海笑不出来,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情况,能迟到这么久才来报道,她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正色道:“姬小虞,学校还有一个特别任务交给你,你也看到了,王霸的脾气不好,经常惹事生非,大家都管他叫‘霸王’,是个问题学生,你一定要管好他,不能让他捅娄子!”
她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一定打败霸王!”
走出宿舍,林海径直来到人事科翻出姬小虞的档案,看到薄薄一张纸上记录的惨痛信息,不由得长长叹息。 
原来的古城美景和娱乐消遣全没了滋味,王霸跟着朋友玩到一半,迫不及待地往回赶。他满心烦乱,竟不知怎么回的学校,学校里种满了高大的梧桐,满树紫色白色的花朵,风穿花过云而来,花朵随风啪啪而落,似沉闷的鼓点,大片的叶子在风里簌簌地响,如吟唱一首远古流传的清歌。
个个说他是霸王,却不知他次次发作,全是因为眼里容不下沙子,看不得欺凌弱小。国有国法,他的拳头并不代表法律和正义,以暴制暴也并不能解决问题,然而,他没办法听别人哭泣。
姬小虞,想到这个名字,他心头微微一紧,一直压抑的悔恨喷涌而出,迟滞的脚步渐渐加快,最后变成了飞奔。
寝室门仍然虚掩着,他的精神没来由地振奋起来,刚想一脚踹开,又半路收回,轻轻地把门推开。
寝室里有隐隐的肥皂清香,整洁得几乎让人难以适应,她埋头在书桌上写写画画,左边一本摊开的书已翻了许多页,她的背影单薄,背脊笔直如冲天的劲松。台灯灯光把她的影子拉成长长的一条,和书桌椅子构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如荒芜里的一棵倔强的树,又如一个惊叹号写在诗行。
他默默凝视着,刚才的烦闷烟消云散,突然觉得心中似有一泓碧水,很静,很满。
她终于听到动静,抬头一看,满脸喜色,挥舞着双手哇啦啦怪叫起来,“告诉你啊,今天林同学把我安排到这里住,以后我们真正是室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他啼笑皆非,关上门开了灯,左思右想,从钱包里掏出厚厚一叠票子,尴尬地笑道:“喏,给你的,不要你白做事!”
他冤枉了她,一定要赔她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歉意,看她这个样子,钱应该是她最需要的东西吧。
“这么多钱啊!”果然如他所料,她两眼放光,哇哇大叫。
真是见钱眼开!他有种不小心吃了只苍蝇的感觉,嫌恶地瞥她一眼,冷冷道:“以后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
她把钱小心翼翼收好放在桌上,眯缝着眼睛在他脸上扫了一个来回,没有错过他眼中的鄙夷。她突然哈哈大笑,跑进房间把自己的迷彩包抱出来,颤巍巍地从夹层里掏出一个布包,得意洋洋地捧到他面前,“你看,我也有好多!我爸说财不露白,既然你这么坦荡,我也不能做小人!”
他嚣张的气焰似被人一头凉水浇灭,布包里什么样的票子都有,硬币、五十年代出的几角几分、崭新的红色大票、残破的旧版大钞……
到底是怎样窘迫的情况,才能收集这样并不巨额的财产,并护为珍宝?
羞惭,如蚁蛭一点点噬咬着他的心,他又想起了那个卖水果的小贩,想起老人用手帕重重包裹的票子,他自以为比那些小混混高尚,其实本质上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她仍然小心翼翼地把布包收好,把桌上的钱塞到他手里,豪气干云道:“同学,你们对我这么好,收拾房间是我应该做的,再说我们家的屋子比这大好多,这小笼子算不了什么!”
他把钱紧紧攥在手心,没办法面对那坦荡清澈的目光,逃也似地冲进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看到,他转身的那刻,一滴晶莹的东西从她腮边滑落,似带着千年的重负坠落地上。
他没有听到,他背影消失的那刻,她极轻极轻地对自己说:“姬小虞,你要争气,不能给人家看扁!”
是的,她家穷,到现在才凑够学费来报到,相依为命的爸爸正离乡背井为她明年的学费打拼。
爸爸说,她和城里孩子不一样,所以,一定不能偷懒,要比在家更勤快,不能给别人看笑话。
她没有不勤快,但是为什么他还要屡屡羞辱试探,是否她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
她扫视一圈,捋了捋头发,打来一盆水,跪在地上仔细地擦地板,连墙角的油漆印子都刮得干干净净。王霸听到声响,踌躇着把门开了个小缝,白晃晃的灯光里,一缕头发耷拉下来遮住她的眼睛,背光的原因,她的脸色更显瘦小而苍白,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给他看的画集里那些忧郁美丽的欧洲少年,她和他们一样,有同样秀美的侧影,同样高挺的鼻,同样饱满的唇。
他心如刀绞,猛地把她拉起来,夺过她手中的抹布扔在盆里,把她朝房间里一推,回头走进房间,重重关上了门。
有句话到了嘴边,他实在没有勇气说出来。
她靠在门上,泪水潸然而下:“爸爸,我没有给您丢脸!”

穿着干干净净的白短袖衬衣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那臭小鬼浑身真有说不出的灵秀和神采!王霸远远看着被同学们围在中间的姬小虞,心中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再看向她的笑脸,顿时觉得三伏天吃了个西瓜,浑身舒爽。他狠狠敲了敲头,昨天自己真是吃了傻药,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姬小虞,你们那里人一天洗几次澡?”虽然是面向全国招生,这个班实际上大多是本市人,四海市是全国闻名的工资高,生活条件好,同学们都有些不知人家疾苦,他们根本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地方,经常停电,缺水,人们每年的收入只有一千多块,连一双名牌鞋子都买不起,大家边听边大眼瞪小眼,发出阵阵夸张的惊叫,问的问题越来越奇怪。
“洗澡啊……夏天一两个星期一次,冬天几个月一次……”姬小虞认真地掰手指头回想,话没说完,大家哇地一声,爆发出一阵大笑,她看来看去,低头轻声道:“别笑,是真的,我没骗你们!”
“笑什么笑!”王霸听不下去了,拍案而起,有眼色的连忙闪人,没眼色的被他一个个拎开,看到他铁青的脸色,她暗暗叫苦,不知这霸王又哪根筋不对,准备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王霸大手一伸,把她拽到身边,目光凌厉地扫了一圈,恶狠狠道:“你又不是在耍猴戏,干嘛被人围着看,以后跟着我,谁敢来我废了他!”
“你又不是黑社会,逞什么狠!”在凶狠的话语后,她听出了维护之意,心头又酸疼起来,虽然情势不如人,却还忘不了“打败霸王”的任务,缩着脖子叫嚣,“大家跟我闹着玩的,你不要凶,有话好好说!”
王霸又好气又好笑,掐在她后颈把她的头压了压,她气急败坏,踢了他一脚,掉头就跑。她没能跑成,因为王霸只愣了三秒就反应过来,身子一探把她手臂抓个死紧,拉着她就往外走。 
见他气势汹汹,她到底有些胆怯,加上他手劲出奇的大,手臂疼得厉害,泪水夺眶而出。他哪里想得到敢跟他叫板的凶悍小鬼竟然也会哭,手一松,茫然地张了张嘴,很丢脸地再次落荒而逃,在心中把自己骂成臭头。
中午下课,她走到梧桐树下一个磁卡电话亭,拿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小心翼翼地拨了那个号码,经过煎熬般的等待,那边终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连叫了三声“爸爸”后,她拼命忍住痛哭的冲动,强笑道:“我过得很好……”
听完爸爸的话,她重重点头,“爸爸,我知道了,我不会跟同学起冲突,凡事都让着他们。你放心吧,他们真的都对我很好!”
是的,爸爸说得没错,她跟他们不一样,她千辛万苦才有读书的机会,决不能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有句话说得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再说她根本争不过他们,何必自取其辱。
放下电话,她茫然地仰起头,阳光从大大的梧桐树叶间挤下来,白晃晃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几朵花啪啪落下,惊得蝉鸣更急。这高高的树,高高的花,总要多经历些风雨,多承受些考验。
没有关系。她对自己说,没有关系,她会努力,她和爸爸以后一定会过得好!

吃晚餐时,林海准备好好做一次说客,说服王霸留下小鬼。出乎意料,王霸难得地没发脾气,哼哼狞笑道:“现在的女生都厉害得很,这小鬼太没眼色,肯定会被欺负,与其被别人欺负,还不如我来欺负,正好我和她还有笔帐没算呢!”
他狰狞脸色里的透露出小小郁闷,表明这个死要面子的家伙正强词夺理,打肿脸充胖子。林海埋头苦吃,勉强压抑下快出口的爆笑,在心中幸灾乐祸道:“你就等着吧,姬小虞可不是好惹的!”
林海还一门心思等着看好戏,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姬小虞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凶悍的小老虎变成了怯弱的小绵羊,整天闷声不吭,一门心思学习做事。 
王霸虽然霸气十足,却也知道她读书机会的来之不易,她学习的时候从不会胡闹。没想到的是,她的勤奋简直让他头疼,上课预习课后复习,上课时总坐在第一排,眼睛死盯住老师,手不停记笔记,每天图书馆教室琴师宿舍四点一线,竟然连校门都没出过,要拉她出去逛街喝酒唱歌像要她的命一样。
山不来就我,我不会去就山吗?王霸先拿了IC卡给她,让她全权解决三人的伙食。让他难堪的是,他本来想让她改善伙食并且放松,她却把这当成了军事任务,每天早早起床,把粥和包点打好送回,吃点东西就去教室上早自习,她还带着一个硕大的书包,里面放着三个饭盒,中午一下课就往食堂冲,生怕打不到好菜,每天变着法子给他们改善伙食,当然,是在预算范围内。
一计不成,他又生一计。听说女生喜欢吃水果和零食,他打听一大圈,列了个清单买回许多水果放在客厅茶几上。她哪里会动,一个星期后,大部分的水果都坏了,他气急败坏,一直耗到她晚自习回来,当着她的面把所有水果都砸进垃圾筒,恶狠狠道:“浪费东西,真是可耻!”
她哭笑不得,盯着垃圾筒不知如何开口。“你就不会骂我一句吗!你就不会说想吃什么吗!”他腹诽不已,一脚踢飞垃圾筒,郁闷地把自己关进房间。
第二天,他又提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回来,她吸取教训,挑了串提子吃了,剩下的洗好切好送到林海寝室。
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几乎吃了一个学期提子。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看到茶几上各种各样的零食,她随手抓了两颗徐福记酥糖,第二天,屋子里出现一箱酥糖。有次她听学校广播里的一首歌好听,随口哼了几句,几天后,他的电脑天天放的是那个歌手的歌曲。
她懂得他默默的关心,也一直尽自己所能在报答,可她能做的实在太少,更怕超过他的警戒线,他又用那天那种鄙夷的眼神看人,他如果翻脸不认人,自己情何以堪。
不管什么样的结果她都无法承受,只能沉默了再沉默,把这份关心悄悄刻在心底,在寂寞的夜里反复回味,得到温暖。
王霸“就山计划”没有得到预期效果,渐渐有些沉不住气。在寝室永远形单影只,又不屑和幼稚的同学混,林海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只觉得大学生活实在无趣,心里似乎总有一股无名之火无处发泄,经常没事找茬,总希望再和她闹上一场,希望她能笑眯眯地凑到自己面前研究自己的俊脸,希望看她的拇指脚趾游戏,希望她扑到背上捶打自己,甚至希望把她抱在怀里,像电视电影里的情节一般,她抬头微笑着凝视自己,似看着她的天神。
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的每一点滴,都已深深刻在自己心里,连梦里都是她眯缝眼睛看人的样子,耳边经常听到她甜糯温软的声音。
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她的身影,话题总是围着她转,做的事大多为了她,说起她时,即使脸色不郁,仍能看到脉脉温情。
一贯闲不住的他忍无可忍,开始向外发展,跟狐朋狗友四处潇洒,不到半夜不愿回来。 渐渐地,两人虽然同进一个门,却很少有交集,一个总是无事生非,一个忍字当头,一个终日游手好闲,一个勤奋好学。林海看在眼里,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他的爸爸是四海市长,从小他看过太多龌龊的事,只想把身边所有人利用到极至,姬小虞似生命中突然涌出的一道清泉,他不忍心污染。
虽然,这并非他的初衷。

时间飞逝,过完元旦,同学们都忙起来,考前抱佛脚的阶段已到,再玩下去当掉几门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姬小虞的笔记成了热门货,大家复印出来,人手一份,她见大家看得辛苦,干脆按照考试大纲把重点内容全标记清楚,顿时成了全班最受欢迎的人。
一直优哉悠哉的王霸也开始慌了, 又放不下身段找同学和姬小虞要笔记,每天在《机械原理》、《机械设计基础》、《机械制图》等等砖头厚的书本面前抓耳挠腮。姬小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连忙要同学印多一套笔记,又怕他没耐心看,干脆用红笔把重点内容一一标出,最后连题型和答题方法都附在后面。她不想向他示好,引出莫名其妙的麻烦,便偷偷塞给林海要他转交,同时托他帮忙在寒假勤工俭学时报名。
林海看着工工整整的笔记,暗暗赞叹,笑道:“你的事我记着,一考完包你能上班。对了,你有没有跟王霸说过?”
她低头讪笑,“别告诉他好不好,我怕他又无理取闹。”
她的睫毛扑在眼下那暗黑的影里,如两只黑翼的蝶落进枯叶,林海突然想起初见她时那无忧无虑的笑容,不禁有些黯然,拍拍她肩膀,“不要恨他,那家伙其实心地不错,只是还没明白自己要什么。”
他突然笑起来,“我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情景,小时候我跟父亲到他家去拜访,因为看到电视在播放那些人活体取熊胆,听到熊的惨叫,他暴跳如雷,拎起烟灰缸就朝电视砸,被他爸爸痛打一顿,他这个没头没脑的毛病真是天生的!”
姬小虞扑哧笑出声来,“我知道他人真的很好,我不讨厌他,你放心吧!”
王霸拿到笔记,顿时如获至宝,眼看考期将近,一头扎了进去,看书看得昏天黑地。他有时也想,寝室每天干干净净,自己换下的衣服总是会洗好放好,小鬼不是要看书吗,哪里来这么多时间。他偷偷观察,这才发现他睡懒觉的时候,小鬼已早早起床打扫卫生洗衣服。等他吃早餐回来,小鬼已把他的床铺被子整理好,连当天的课本都找出来整整齐齐放在他的书桌上。午休时,小鬼躲在看门老头的值班室吃饭看书,顺便帮忙干些活,到了晚上,小鬼一头扎进教室,不到熄灯绝不会回来。
敢情她在躲我!王霸这才醒悟过来,心里像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还有种奇怪的失落,似乎胸膛有个地方空得厉害。
考试结束那天,他好奇地翻开小鬼桌上那本寒酸的笔记本,那是用学校发的练习簿订成,里面的一笔一划都极其工整有力,他终于发现,他桌上那本与这本,笔迹出自同一个人。
胸膛那种空空的感觉愈发明显,触摸着她名字的那瞬,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恨得想把心扒拉出来,看看是否还是红色。
自己凭什么得到这样的对待,就凭有个厉害的爸爸吗? 
除了这,他哪一样能比得上那个瘦削苍白的小鬼!
合上笔记本,他默默地走出寝室,姬小虞迎面而来,带着他从未见过的羞羞浅浅笑容,奇迹般把他的心填满。
他如醍醐灌顶,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混多了,满眼看去都是污黑,然而,她干净得如此耀眼,让他自惭形秽,他不由得被深深吸引,想亲近,想把握,想保护,甚至……想据为己有,想藏起来。
他的心隐隐作痛,他们原本可以非常快乐,自己怎么会选了那么糟糕的开始?
见到他,她立刻把笑容敛去,默默贴到墙角,等着他的吹毛求疵。他停住脚步,很想对她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慌慌张张离开,头也不敢回。
他径直找到林海,劈头就问:“笔记是姬小虞给你的?”
林海翻翻白眼,懒得回答这种白痴问题。
“到底是不是?”他脾气又上来了。
“你爸要你考完就回去!”林海顾左右而言他,“票我已经订好了,明天早上的飞机。”
王霸瓮声瓮气道:“笔记是她拿给你的对不对,她为什么不直接给我,难道我真的这么可怕吗?”
林海哼了一声,“你自己干的事自己清楚!”
听说王霸要走,朋友又聚在一起为他饯行,喝完林海把他送回寝室,把机票拿给他,叮嘱道:“明天早晨九点我来接你,从这里到机场要一个小时,你可别误了!”
王霸连连称是,拿着机票摇摇晃晃回到寝室,一脚把门踢开,正在写什么的姬小虞吓得跳起来,他盯着她看了看,不知是不是喝醉眼花的原因,越看她越顺眼,呵呵直笑,“小鬼,我明天要走了……”话没说完,他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姬小虞连忙去绞好热毛巾给他擦脸,他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拖进怀里,含糊不清道:“对不起,你别怪我,我第一次想对人好,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他睡着,她用力挣出,怔怔看着他的睡颜,脸色泛红,长长叹息。
撤除霸王面具的他,竟只是个孤单懵懂的孩子,外表很硬,心却无比柔软。
一种甜丝丝的滋味慢慢从心底溢出,很快充满她的心房,她一步一回头走进房间,猛地捂住发烫的脸,轻柔微笑。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打败霸王 - 2011-5-7 12:25:16 - 陈双
-----------------------------------------------------
我看过这篇小说.我个人觉的得写的很不错,作者加油哦。
打败霸王 - 2011-5-7 12:25:08 - 陈双
-----------------------------------------------------
我看过这篇小说.我个人觉的得写的很不错,作者加油哦。
cialis - 2010-6-24 9:12:14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3:45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59, 共 1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