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校园物语]纸飞机de爱恋 文/西影毒吻
 2007-7-11 17:01: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6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有很多时候,樱樱都会独自趴在医院二楼的窗口,不厌其烦地折纸飞机。
身边笼子里黄色绒毛的小鸟发出清脆的叫声,她扭过头来将手指伸进去逗它,慢慢笑了起来。两年,她已经在这间病房待了两年。那么多个寒暑,她独自一人坐在这里看天色黑了又亮,看时间从指间无情的流过,她无能为力。而身边,亦只有这只同样孤单的小鸟陪伴着。
  此时此刻,房间里静极了,窗外淡漠的夕阳缓缓爬上窗台,她将苍白的手指递了过去,在余辉里,她看见自己的手指镀成金色。她忽然笑了起来。
  “拖拖,你看你看,我的手指变颜色了呢。真好看。”她扭头看着笼子里的鸟说。
  小鸟拖拖伸长脖子,却并没有发出同意的叫声,而是神情紧张地盯着窗外。樱樱觉得奇怪,于是站了起来。
  已是深秋,窗外的景色一片萧瑟,远远望去,对面的学校特别的安静。
  正自发呆间,她的视线忽然被一个白色的身影吸引。楼下的一棵梧桐,枝干一直延伸到二楼,而此刻,一个穿白衬衫的男孩子正顺着枝桠爬了上来。
  干净柔顺的短发,隐在夕阳里英俊而清涩的脸庞,他丝毫没有察觉到窗口有个女孩子正看着他。他只是努力地伸手要去勾枝桠间落着的白色的纸飞机。
  樱樱万分诧异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冒着危险要爬上来够自己放飞的纸飞机。她看着他匍匐在细弱的枝干上,很努力,小心翼翼,在终于达到目的后 将飞机拆了开来,视线盯着白纸,目光闪现和流星一样耀眼的亮光。
  她从没有见过有谁的眼睛可以这样亮,亮到可以直达她阴霾的心底。
  他的视线扭转,准备下数,忽然间看见她。吃惊,尴尬。她同样看着她,却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小偷。” 男孩子脸红道。她点点头。
  “请问,这个是你的吗?”男孩子指着手上的纸飞机问。她点点头。
  男孩子笑了。他忽然就笑了,在樱樱还没来得及准备的时候,他温暖的笑已经侵占了她整个冰冷的心房。她呆呆的看着他伸手从衬衫口袋里又掏出一只一模一样的白色的纸飞机。
  “早上路过的时候,忽然撞上了落下的纸飞机,觉得好奇,放了学之后便过来看看,既然这样,还给你吧。”他说着,身体顺着延伸的枝干一点一点移过来,眼看那脆弱的树枝似乎有些不堪重负而弯了下去。她刚要说小心已经来不及了。“啪”的一声脆响,他已经连人带枝摔了下去。她惊呼着低头去看。幸好他没有受伤。
  她看着他松了口气,露出微笑,“真是个可爱的男生。”他亦望着她笑,慵懒地坐在草坪上,夕阳将他的脸涂抹成金色,看起来是这样帅气而温馨。只是这一瞬,她生平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的男生动了心。

  “嗨。”
  “嗨。”
  寂静的病房里,他们彼此羞涩而局促的凝望,打招呼。其实,更多的是樱樱感到慌张,手足无措,这么长时间都不曾同异性这么近的对话,她觉得自己的脸火烧一样烫了起来。幸好他又开口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光臣。在对面的学校高二3班上课,现在看来我们教室的窗口正好面对着你。”男孩子微笑着说,他的声音此刻在着幽静的屋里氤氲开来,仿佛音乐一般滑过她的心房。
  “恩,你……好,我叫……”她慌乱地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却已被光臣打断,“贝樱樱,是吧?我在飞机上看到你的。”
  “飞机?”樱樱诧异。
  “是啊,纸飞机上的医院,病房和名字是你写上的吧!”
  “奥,纸飞机上是的,吓我一跳,呵呵。”樱樱笑的好尴尬,她觉得自己好笨。 
  光臣没有偷笑他,“我想你在飞机上留言,肯定是希望有朋友能开看你,陪你,所以我就来了,好象太冒失了。”他挠挠头,对她傻傻的笑
  她望着他微笑迷人的脸感到一阵温暖。光臣的视线在这房间环视了一圈,然后落在了笼子里的小鸟身上,“啊,好漂亮的小鸟!”说着,就要伸手进去摸它,谁知小鸟认生,狠狠啄他的手指。
  “啊,漂亮的小鸟好凶哦。”光臣缩回手指,不停的对“患处”吹气,一副好痛的样子。
这把樱樱吓坏了,“你没事吧,都是拖拖不懂事,对不起。”
  “拖拖,好卡哇伊的名字。真逗,是因为肥肥的吗?哈哈”光臣摇了摇“受伤”的手指,表示自己没事。
  “你要先叫它的名字,拖拖,再摸它,不然它会生气的。”樱樱微笑着说。
  “是吗,我来试试看。”他说着,轻轻喊了它的名字,然后小心翼翼地再次去抚摩它,这次拖拖很温顺的任他抚摩。
  “哈哈,你这只小鸟太可爱了!”光臣开心地大笑起来。贝樱樱似乎被他的笑声感染,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是吧,拖拖最可爱了。”
  “樱樱……。”光臣忽然停止笑声,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她问。
  “以前,你也是我们学校,并且和我是同班的吧……。”光臣轻轻的说。
  樱樱美丽苍白的脸上顿时浮起一抹伤感,她将头扭向窗外,夕阳就要远去,西边的那最后一点光亮,也仿佛是她生命的预示,她轻轻点头,“是的,可是,光臣你又怎么知道的?”
光臣搔搔头发,“今天早上拣到你的纸飞机,看到你的名字,忽然就觉得很眼熟,好似在那里见过,刚好放晚学的时候打扫卫生,在值勤簿上看到了你的名字赫然也在。”
  樱樱点点头,似乎觉得有些累了,她将背靠在床头上,“是呀,初中毕业考上了这所高中,可是刚开学的时候就生病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去上课,所以学校就要把我的学籍开除了。”她说话的时候闭着眼睛,光臣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光臣感觉到自己的心也难过了起来,他看着瘦弱无依的樱樱,她苍白的手指紧紧绞扭在一起,他忽然坐下来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
  樱樱感觉到一阵战栗传遍全身,猛然抬起头来,看见光臣温暖鼓励的眸,很神奇的,她不再觉得过于悲伤,她从他的眸看到,在这个世界,至少还有一个男孩子在关心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光臣每天放了晚学之后都会来医院看望她。他坐在樱樱的病床边上滔滔不绝的说着学校里发生的许多有趣的故事,不时惹的樱樱咧嘴大笑。笑声如落暮的晚霞点点斑斓的洒落在光臣的心田。
  “樱樱,你怎么了?”正说的兴起的光臣忽然看见她神色痛苦的捂着心口,不由紧张地问。
   樱樱摇摇头,脸如同雪一样白的吓人,她慢慢躺了下去,然后吃了一颗药。光臣在一边看着她很难受,他愧疚地说,“都怪我,忘记你是个病人,却一直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樱樱看着他焦急的脸,心开始疼了起来,她摇摇头,“不怪你,我只是有些累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真的,光臣。”
   光臣忽然觉得好快乐,他点点头,温柔地说:“那么,我先回去了,你要乖乖休息,明天我再来。” 
  “光臣,你不要勉强自己……我,并不需要同情和可怜的……”她背对着他,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樱樱,你怎么了?”光臣重又坐下来轻声地问。
  她摇摇头,“光臣,在遇见我之前,你应该是有自己的生活,也许,每天晚学之后,你会和朋友自由快乐的去玩,或者和喜欢的女生牵手散步……你有你自己的空间,我,不想你为了可怜我而每天这样陪我。我不过是个病恹恹随时会死去的小丫头……。我做梦也想不到能拥有你带给我的快乐。这些美好的东西毕竟无法一辈子拥有,总有一天我会看不见你的。我不能这样自私。我们俩,不过是两条铁轨,原本是永远也不会交汇在一点的,只是忽然错了什么。”她的声音哽咽起来,慢慢地掉下眼泪。
  光臣凝视她的身影久久久久,他完全可以体会到现在她的心情,这个内心充满巨大孤独和自卑的女孩子,他,仅仅是同情可怜她吗?他摇摇头,用力的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
  樱樱慌张的眼神转过来时,忽然就看见他的脸离自己的脸不过一个手掌的距离,他的眼里流淌的是温柔的笑,他的呼吸让她仿佛一下子就迷失了自我。
  “我不是因为同情你……而是,我只想把自己的快乐带给你,看着你快乐,自己也会无比的幸福。是的,幸福。我很喜欢。”光臣轻轻地说,可是又是这样坚定决绝。樱樱洁白的牙齿紧咬住苍白的下唇,一松开,宛如地狱鬼火的嫣红一现即隐。
  “是吗?”她看着他认真的眼,心里忽然开始欢喜。可是一瞬间,她大而忧伤的眼里又盛满了泪水,努力着,努力着,打转,却终于掉了下来。生命里,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和她在一起。她好开心,即使此刻就将死去,那一定也是微笑着离开……
  “所以,你要好好休息,努力的把病养好,等你的病好了之后,我就可以正式约你出去玩了,好不好。”光臣亲昵的说道。
  樱樱望着他近在咫尺的温暖的脸,忽然觉得是这样真实,不再是梦。她拭去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好。”
  “呦呵!太棒拉!”光臣眉飞色舞的说着,修长的手指在空中优雅的划出一个半圆,跟着是一声响指的声音。她笑,觉得此刻他像个孩子。
  “对了,你说我们第一次约会去哪好呢?”光臣歪着脑袋想。
  樱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人呀,怎么想的那么远?”她低下头想了一会,“我想去海边郑和将军的纪念台。“
  “啊?”光臣有些哑然。“哪有约会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的?”
  “我刚考入高中就生病住了医院,而当时那个地方应该是新生军训的地点……。”她侧着头望着窗外的梧桐树叶解释道。
  光臣不再说话,安静地看着她,心里变的无比轻柔,他的嘴角挂着温温的笑。
  “话说回来,光臣应该和同学们去过的吧?”樱樱问,眼里有些羡慕。
  光臣愣住,继而傻笑,“啊?这个呀,其实那天我翘去电影院看电影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去过。不过,决定了,就去那里!”
  樱樱打趣,“光臣同学,你还蛮不良少年的嘛……。”
  光臣笑的一脸灿烂,“不良少年?没这回事……就是因为没去,结果被我的暴力班主任罚扫一个礼拜厕所。光臣,你给我好好打扫厕所一个礼拜!”
   光臣变着腔调模仿班主任的口气,惹的樱樱又一阵娇笑。
   “好好玩哦,你再多给我说一些关于学校里的事。”她说。
   光臣望着窗外沉下来的夜色,“那就明天吧。”
   樱樱好象想起什么的忽然说,“对了,明天我要做身体检查,会占用到会客时间,所以……”
   “没关系!你们几点熄灯?”光臣问。
   “九点半。”
  “好,那我十点钟来看你。”
   樱樱望着光臣认真的脸,心想,十点钟早关门了,怎么进来呢?想着,她望向窗外的梧桐树,恍然,“啊,不行呀,这样很危险的。”她还记得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光臣自信满满的说,“安拉,我检查过了,那些容易折断的小树枝已经没有了。说好了,明晚十点见!”
  樱樱还没开口,笼子里的小托托却欢快的叫了起来,在笼子里又是跳又是飞,仿佛在替它的主人高兴。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轻轻拍拍鸟笼子,小托托似乎是懂得主人的意思,跳的更加欢快。

   第二天夜里。九点五十五分。早已等候在暗处的樱樱看见光臣穿了件红色的外套站在了那棵树下。
  “樱樱……”光臣以为樱樱此刻身在病房,不由得小声的喊道。夜风微寒,樱樱的手紧紧抓着衣角,心又开始急促地跳了起来。望着显的有些焦急地光臣,她慢慢走到他的身后,右手食指轻轻触碰他的腰。
  “对不起!我不是小偷!”光臣忽然僵住身体大声而惶恐的叫道。他以为自己被巡夜的护士发现了。
  樱樱忍不住笑了出来,“喂,已经很晚了,不要叫这么大声拉。”
  光臣诧异的转身,月光下,他看见樱樱披一件薄薄的外套,苍白的脸漾起微微的笑,双眼犹如宝石一样明亮。她的右手食指伫立半空,这样纤细。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变的滞塞起来。
  “我,我,我还以为你在上面呢……”他结巴着说,樱樱一下子大声笑出来,光臣一下子用手捂住她的嘴,“喂,已经很晚了,不要笑那么大声。”
  樱樱忍住笑,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实在忍不住。”光臣愣了一下,两个人忽然一起哈哈哈开心的笑起来。突然又觉得笑声真的太大了,两人用手捂住彼此的嘴巴。两张通红通红的笑脸,两科扑通扑通的心。许久,两个人的手都舍不得放下。
   “恩。”她轻轻地说着,“光臣,陪我去那边的公园走走吧。”
  她和他漫步在月光下,樱樱右手被光臣轻轻拈在掌心,她能感觉到他微湿的手心,有温暖的气息在弥漫。脚下的枯叶不断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似乎在预示着又一轮的新生。 只是,旧的叶就要死去。她伸手,左手掌心忽然落了片枯叶,她呆呆的凝视,视线朦胧了起来。
  “樱樱,怎么了?”光臣问。
  “没……”她摇摇头,她感觉不舒服但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光臣,我忽然觉得这一切像是梦境一般……。你看,我现在这样走着,而且是和你一起散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另一个男孩子这样走在月光下。光臣,谢谢你,我好开心。”她说着,眼里有泪花开始闪烁。
  光臣拍拍她的脑袋,微笑,“小傻瓜,不用天天感动的对我重复一句话,只要你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就像现在,情侣一样?”他打趣道。樱樱红了脸,低下头来,可是她的手却握紧了光臣的手,她的神情在一瞬变的有说不出的娇羞。
  “樱樱,你看今晚的月亮好漂亮。”光臣轻轻说道。
  樱樱缓缓抬起头来,一轮皎洁的月亮在深蓝天幕里宛如一颗硕大的钻石。而被风吹落的梧桐叶子还在漫天的飞舞,凌乱的四处飘落。她看着,眼睛又开始朦胧起来,忽然觉得一股锥心的倦意袭来,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里,樱樱仿佛做梦一般,她看见死神向自己逼迫过来,她坐着纸飞机拼命地想要逃走,却力不从心,死神的手已经向她伸来,然后她听见熟悉的声音,一直在叫她,她觉得自己又有了抵抗的意念,她勇敢地站了起来……
   她睁开眼睛,皎洁的月亮依旧静静嵌在天幕,漫天的叶子仍旧孜孜不倦的飞舞。她发现自己躺在公园的藤椅上,光臣正坐在身畔,一脸的焦急和关切。
  “樱樱,你要不要紧?我送你回医院吧。”光臣担心地问道。
  樱樱觉的心里一甜,摇摇头,“光臣,不要紧,我只是忽然有些累了……”
  光臣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刚刚,我担心死了……”轻柔的声线有些颤抖。
  她望着他认真关切的脸,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在这个世界里,还有这样一个人这么在乎自己,已经足够。他们相拥着坐在藤椅上静静望着远处灯火阑珊的大楼,这一刻,两个人的心是安静而美好的,仿佛幻梦。
  樱樱望着漫天的枯叶,轻轻地说,“等到叶子都落尽了,或许,我就会从这场梦里醒过来吧,光臣,有时候我在想,你也许是上天派来陪伴我的天使,在我的生命……。”她住了口,不再说下去。
  光臣静静的注视着她美丽的脸庞,清晰的感受到她慌乱的内心,虽然不能够彻底明了,但他的心痛了起来。他伸手将她的头揽到自己肩上,紧紧的抱住她,“樱樱,这不是梦,我在,永远都在……”
  贝樱樱泛着泪光的眼眸在月光下越发晶莹而美丽,她看着面前如此真实的光臣,他的温暖的手,厚实的胸膛,温存的眼,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确确实实的展现在自己眼前。十八年来的第一次爱呵,这么美好。她轻轻闭上眼睛。然后,光臣吻了她。
   “贝樱樱……”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护士小姐站在不远处的灯下。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知道就要分开。
   “光臣,我要回去了。”樱樱万分留恋的说。
   光臣吻了她的额头,“做个好梦。”
   樱樱起身,望着身上披着的他的外套,“光臣,这个还给你。”光臣摇头,“你披着吧,路上会冻着。”
  “可是,这么晚了,你回去不穿的话会感冒的。”
   “没关系的,我唯一的优点就是耐驮拉,身体健康!”
   樱樱望着他,挥手,慢慢转身朝不远处的护士走去。光臣看着她的纤弱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寂静深沉的夜色

  第二日,光臣没有来。樱樱在窗边眺望着远方的校园,一天都没有精神,而身边的拖拖似乎也沾染了主人的情绪一般,显的萎靡不振,不吃不喝。
  第三日,仍然不见光臣。樱樱开始担心他是否感冒生了病,可是,她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到他的方法。望着窗外浓浓的夜色,她轻轻把窗户关上,脑海里又浮现了第一次和光臣遇见的情景,她觉得心里一阵酸涩。回过头来,拖拖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她心疼地将它抱了出来。
  一个礼拜过去,光臣没有再来。
  温暖的午后,她坐在窗边,手心慢慢地抚摩他留下的衣服,如果不是这件衣服,她或许真的相信他就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在她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带给她最美的记忆,然后永远地消失不见。
  “樱樱,今天医生说了,只要你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情,你的病是可以治好的,所以,你要努力。”护士小姐说。
  她点点头,心里却一直在念着他的名字,她又想起了她第一次看见他,他英俊羞涩的脸,惊讶明亮的眸,他的声音带着温暖,“对不起,请问,这个是你的吗?”
  她眯起眼望着对面的校园,脑海里想着他此刻又会做什么呢?在认真的听课?和朋友们踢球?或者在空旷的天台上望着这边的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心又砰砰地跳了起来,为什么他一定要想着自己?他那么优秀,他不属于自己,不属于自己这样一个生命都未知的病弱女子,他有光明的未来和天空。可是,可是……她的泪水已经慢慢掉了下来,一颗一颗滴落在他的外套上。可是,他们曾经这样快乐过,他说过会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即使只是谎言,她亦相信。
  笼子里的拖拖叫了几声,她回过头来,看见它站了起来,她欣喜起来,这么多天来它终于站起来了,她的手刚要触摸它的时候,却看见拖拖砰的一下倒了下去,再也站不起来。
她把小鸟捧在掌心,温温的,仿佛睡着了,她的泪水汹涌而下,她唯一的朋友,也终于忍不住寂寞离她而去,她忽然觉得心变的这样苍凉。孤单。

  午后的阳光温温默默,在光臣的心里仿佛她的手一般徜徉开来。
  “樱樱,你现在一个人还好吗?”光臣站在天台上,将折好的纸飞机朝着她的医院的方向扔出去,洁白的纸飞机在蓝天下划出悠远的思念,带着他给她的问候渐渐消失。
  “光臣,一个人在这里丢纸飞机不怕被班主任知道罚你扫厕所呀?”一个娇俏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回荡。光臣没有扭头,他知道是同班的小雨,很久很久以前就说过喜欢自己的女生。
光臣笑笑,眯缝起眼睛,风将他的发吹的很乱。小雨盯着他很久,轻声问道,“光臣,这几天你怎么了,总是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光臣长长吐出一口气,反问道,“你的话剧排的怎么样了?明天就是校庆演出的日子了。”
小雨对着他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她美丽健康的脸在阳光下泛着动人的光泽,“一切都OK了,明天你可要去看哦!”
  光臣点头,正要问什么,有男生上来叫他,“光臣,那边大厅门口的横幅怎么也挂不上去,你快去看看……”
  “哈,看来你这个后勤部长挺忙的呀……”小雨打趣道。光臣微笑,然后跟着男生一起走下天台。
  “光臣!”小雨忽然叫住他,嘴唇张开,细蜜的眸里流淌着埋藏了很久的心绪。光臣豁然转身,阳光自他的后背折出一个剪影投射在了他和她之间的空地上。
  “怎么了,小雨?”他有些疑惑。小雨一而再地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把心里话告诉他就好,可是,终于没有说出口来。
  “没什么……光臣你要注意身体,你的感冒也才刚好。”她说。
  光臣给她一个灿烂的笑,然后走远。
  空旷的天台上,小雨有些怅然若失,她知道此刻光臣的心里只有那个医院里的女孩子,有那么多个下晚,她隐在那个楼下听见他们快乐的笑声,她多么想要上去告诉她,她很喜欢光臣。可是她知道,光臣会不高兴的。天台的一角有被风吹落的纸飞机,小雨拣起来,再次送了出去,望着飘荡的白影,她在心里祝福他和她,可以快乐幸福。
  经过二楼剃口的时候,光臣的视线触及到墙壁上安装的IP电话机,他心下一动,向身边男生借了卡,拨通了樱樱医院的电话。
  “请问,你是她的家属吗?”那头的医生问道。光臣摇摇头说不是。
  “那么对不起,本院有规定,只接病人家属电话。”那头传来机械一般的声音,在光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挂断。手里拿着听筒,光臣觉得心头一阵哽咽,此时此刻,他好想听听她快乐清脆的笑声。幸好,幸好明天校庆便结束了,明天之后就可以看到她了。想着,他打起精神来。
  校庆日。
  一大早,学校里已经热闹非凡,张贴一新的海报横幅,各种活动的宣传都一应到位,光臣更是带来了相机把精彩的瞬间一一拍摄下来,他要带给樱樱看。
  一直忙活到快中午,光臣正要去喝口水,听到一路说笑的女生聊着,“小雨和路易帅哥的话剧就要开演了呢。”
  “是呀,不知道会演成怎样,不过,真是令人期待呀。是呀,我们快去吧。”
   小雨……光臣喃喃,想起昨天答应她今天要去看她演的话剧,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现呢……想着,他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
  大礼堂。
  灯光已经全部熄灭,偌大的礼堂黑压压的坐满了人,作为本次校庆日的压轴大戏,当然受到万众瞩目。光臣立在最后排,等着开演。
  舞台上,一束灯光打下,一个身穿风衣的英俊男子立在街头,有些潦倒。他对着爱人的方向挥手,“走了,就要走了,我最爱的人……。”灯光暗了下来。紧接着,又一束灯光在右侧打下,一身病人打扮的小雨坐在床上,病恹恹的样子和贝樱樱那么的相似。床边的背景墙上垂下一片兀自摇动的枯黄的叶子。她仰起脸来,忧伤的说,“我慢慢凋零的生命就像那片叶子……”
   光臣心震动了一下,叶子……
  小雨接着说,“如果叶子都凋零了,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吧,谁来救救我,我颤抖的生命……”台下的观众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心揪的紧紧的。
  光臣盯着墙上的枯黄的叶子,忽然想起那个晚上樱樱说,“真像是做梦……叶子都枯黄了呢……如果叶子都落尽了,也许我会从这场美丽的梦中醒来吧。”
  樱樱美丽苍白的脸,惊恐的眸,瘦弱的身影……如果叶子都落尽的话,我的生命也该结束了吧……他想着,心沉了下去,从未有过的慌乱升腾起来,一股不详的预感侵袭了他,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就要失去樱樱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03, 共 6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