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3期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信物 BY苏盈
 2007-7-11 17:01: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6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某日早晨,母米虫在首饰盒里的角落里无意中翻找到一枚戒指。有点黯淡无光的戒身,小小的米粒钻石。
是枚承载了不一般意义的戒指呢。
在那还虔诚地信奉着爱情的年纪里,公米虫领着母米虫,十分虔诚地在珠宝店里挑选了很久才买下来的戒指,套在彼此手指上。虽然不是很贵的东西,但那时多珍惜啊,天天戴在手上,洗澡睡觉也不脱。
时光流逝,公米虫原本就存货不多的浪漫早已无影无踪,母米虫也渐渐有些麻木不仁,戒指就被遗忘在了蒙尘的角落里。
母米虫把戒指在牛仔裤上蹭蹭亮,戴在左手中指上,端详了半天,出了会儿神,才去梳洗打扮。
正在画眉,眼角余光瞄到公米虫顶着头倒塌蓬乱的板寸,目光呆滞恍惚打着哈欠飘过洗手间,飘向书房方向。
“老公!”
“嗯?!”
“你的戒指呢?”
“什么戒指?”
母米虫把手探出去招了招。
“不知道放哪里了。”
“去找出来戴上。”
“哦。”公米虫倒飘回卧室。
片刻后走出来,嘴里嘀嘀咕咕。“奇怪,戴不上。”
“说你胖还不信,胖得连手都发福了吧?”母米虫幸灾乐祸。
公米虫没做声。又过了片刻,嘀嘀咕咕声又传了过来。“糟糕,脱不下来了。”
母米虫忍笑,眉毛画得歪歪扭扭。突然听见背后叮叮当当声大作,猛回头,只见公米虫不知何时抄了钳子和榔头,企图将戒指从他“发胖了”的指头上撬下来。
男人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简单有效、可以解救卡住手指的方法叫涂肥皂吗?
折腾了半天,可怜的戒指终于被脱下来了。
公米虫惊魂未定。“我的手指真的有胖得这么厉害吗?”目光流转,落在母米虫的手指上,突然哈哈大笑:“你自己也一样,还说我!”一把抓起母米虫的手,得意洋洋,“当初买戒指的时候,这里的空间好像比现在要大很多,说明你的手指也发胖了。不信,你脱下来试看看,看你能不能脱得下来?”
啊,好无聊。母米虫翻了翻白眼,唰一下,戒指顺利滑脱中指。
公米虫的笑声嘎然而止。
沉默两秒钟,公米虫蓦然击掌:“一定是戒指缩水了。”
无论如何,浪漫的信物沦落到今天这地步,相信戒指一定是躲在首饰盒里哭到脱水了吧。如果这样能令公米虫稍微安慰点,母米虫倒不反对接受这样的解释。
手牵手,公米虫和母米虫一起去上班。
“戒指呢?怎么没戴上?”母米虫犀利地发现。
“诶?”公米虫企图逃脱,“不要好吗?万一又脱不下来怎么办?”
“你给我戴进坟墓里去啦——”
“好啦好啦,我戴就是啦。”公米虫返身去找戒指。
片刻后回来。
“怎么戴在小指上了?”
“无名指戴不下嘛。”公米虫理直气壮。
母米虫脸皮抽搐。“想装单身吗?”
“啊?”公米虫迷惘得好无辜。
“你不知道戴小指上是单身的意思吗?”
“人家又不知道。”公米虫委屈。
母米虫想怒,转念间却笑了,热情挽住公米虫的手臂,“那就去买新戒指吧!”
“什么?”
“反正我们也还没买结婚戒指,Tiffany不错啊,只要三十万,要不Cartier也行啊,二十万应该可以买个不错的……”
胖胖的手指伸到母米虫鼻尖前,“戴不上”的戒指已经牢牢嵌在了无名指上。
“老婆啊,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这枚戒指里承载的回忆,老公一定一定会把它戴进坟墓里去的!”公米虫的眼睛亮晶晶,象正午的太阳。
“但是Tiffany,还是很想要啊……”
“哎呀,上班要迟到了。”公米虫拖着母米虫滚滚而逃。

                  ——摘自《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Special thoughts - 2010-10-23 11:30:41 - Platinum
-----------------------------------------------------
To be a good charitable being is to be enduring a make of openness to the world, an ability to group uncertain things beyond your own restrain, that can front you to be shattered in very outermost circumstances as which you were not to blame. That says something remarkably important thither the prerequisite of the ethical autobiography: that it is based on a conviction in the up in the air and on a willingness to be exposed; it's based on being more like a spy than like a prize, something fairly dainty, but whose extremely particular beauty is inseparable from that fragility.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9, 共 3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无间道 文/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母米虫打针记 文/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公米虫缝针记 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置装记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如此上门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大姨妈发作了 BY苏盈
[花雨随笔]母米虫的幸福生活日记之请你减肥吧 BY苏盈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