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2007-8-21 16:45: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3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她是一缕魂,叫紫钰。
其实应该说她所依附的这柄剑叫紫钰。
她依附在一枘剑之上。她的主人——
哦不,紫钰的主人是一个杀手,一个很不称职的杀手,他叫路侨。
之所以说他不称职,是因为,身为杀手的他,并不经常做他该做的事——拿人钱财听命杀人。他只会在活不下去时——也就是在他没钱吃饭没钱生活时才会接任务。
她不知道自己之前是个什么东西,或许是人,或许是妖,也或许是其他什么,不知道,因为自她苏醒的那一天她就依附在紫钰之上,出不来。
真的出不来,她曾试过脱离,可是没用,每次一运功想要脱离时,她便会痛彻心扉,浑身无力,所以,她一直依附在紫钰上,认命地跟着一个佣懒的杀手走遍江湖。

他又在看她。
其实应该说,他又在看紫钰。
炯炯有神的眼神,晶亮得好似看着什么珍宝,眼底,是她最熟悉不过的爱怜。
真的是爱怜。
紫钰其实是一柄很普通的剑,细长,锋利,整个江湖比紫钰好上千万倍的利剑数不甚数。她不太明白他为什么总是用那种眼神盯着紫钰,不过她也从来不会去深思这其中原由,毕竟,那与她无关。
“紫钰,你说我是否有一天会死得莫名其妙?”
对着紫钰自言自语,这是他每次接完任务后必做之事。
“好像把你弄得很脏了……”
隐在剑内的她叹了叹,不甚赞同地睨着他——
他还知道把她弄得很脏?这个人接任务也不挑,什么人都杀,他不是很爱惜他的剑吗?怎么忍心让他的剑碰那些肮脏之血?真是个矛盾之人!
“以后不会了,咱们回烟山……”
说着,路侨站起身,挽着紫钰和衣躺上床,闭目而眠。

他……什么意思?
被他挽在怀里已不是第一次,只是她仍是有些心颤,这个人,为何总是这么矛盾?一般情况之下,他是一个很懒的人,没什么性子也没什么想法,他总是淡淡地看着身边的人来人往,总是佣懒地过着无聊的日子却都不会腻,但每次接任务后他便像变了一个人,就连跟了他十几年的她也不免害怕那个时候的他。
所以,只要不踏入江湖的浑水中,她其实很喜欢那个淡淡地过自己的日子的他。
而今,他当真要远离这乱世么?
幽幽地看着闭目的他,她有些心乱,又有些惊喜,他真愿意离开?在他身边呆了十多年,她不知他到底多大,但自她在紫钰内苏醒的那天便知晓他已在江湖中行走多年了,或许有一段时间他会将自己隐蔽起来,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再次出现。
而这次,他又想隐藏多久?
不对……他刚才说,回烟山……
她知道,烟山是他自小呆的地方,只是这么多年他从未回去过,她也只是从他“自言自语”中得知的。
如此,他真的打算不再复出了么?

“是这里吗?你没弄错?”
“当然,他今晚就在这里过夜,我查得很清楚。”
“很好!路侨,这回我定要让你有命而来没命回去!”
刻意压低的谈话声传入隐于紫钰中的她耳中,她凝神静听,有些心惊了——
有人要对他不利!
看了看毫无动静的路侨,她更急了些——
怎么办?他好像睡得很沉……不知道那些人想做什么……
正想着,门栓被人自外面耗开,鬼鬼祟祟闯入三个黑衣蒙面人,且直直闯到床边,她一惊,也不管自己只是一缕魂,下意识地张开手臂挡在床前,谨慎地瞪着那三人。
已然闯到床边的三人像是见鬼般地倒退了好几步,均一脸惊恐地盯着她,三双腿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
她皱眉,有些不解,这些人怎么了?
下一秒,三个黑衣人便争先恐后地往门外跑去,好似后面有什么怪物追赶一样。
奇怪……这些人怎么回事?
“他们被你吓跑了。”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她转身,意外地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瞳,微讶,她移开视线,却在那一瞬间僵住了——
紫钰……在他手上……但是她……
却站在他面前!
“怎么?也被自己吓到了吗?”
坐起身,路侨笑睨着她,交叉着的双臂仍挽着紫钰,只是此时的她却无力去想紫钰的事了。
“我——”刚启唇她便愣住了,她……真的能说话了?
“你!”路侨站了起来踱到她跟前,仍是一脸笑意,“紫钰,欢迎回来。”
微张嘴,她呆愣地望着他,什么反应也没了……

银白色剑身,细长而锋利,剑柄呈暗红色,上刻有不知名的图案,一旁的剑鞘与剑柄如出一辙呈暗红色,其上图案亦与剑柄无异。
这么普通的剑,真有那么神奇?
立于细剑前的男子一身青衣,腰系浅灰色布带,乌发及腰,以一条青布束起。他颇白皙的脸庞平静无波,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微掀的嘴角显示他对眼前细剑的兴趣,不过他黑眸底的疑惑却不然。
“你刚才说,这剑所向披糜?我看不出它有什么异常之处。”不止没什么异常之处,它看起来与最普通的剑无异,实难令人信服。
“嘿嘿!公子,这柄剑好就好在此处,它看起来与最普通的剑没什么不同,若无缘之人自是看不上眼,公子既然问起自是与这剑有缘,我告诉你,这剑异于常之处便是有魂。”
“有魂?”青衣男子闻言挑了挑眉,伸手握起了剑柄,惊讶地发现这柄看来冰冷的剑竟异常的温热,“怎么说?”
剑商见他兴趣来了,笑眯了眼,道:“公子看来当是爱剑之人,您该知道,这剑若有魂便能与持剑之人合为一体,用来自当得心应手对不对?”
青衣男子淡淡一笑,倒是没想到这剑商也能说出这等话,“你说的很对,只是你怎知这剑有魂?它是否能与我融合?”
“这很简单!”剑商笑眯眯地走近他,指着他握剑的手问道:“公子握住这柄剑有何感觉?”
“嗯——这剑似乎有些许温热。”执剑的手转了转,那股源源不断的温热仍未散去。
“这就对了!”剑商高兴的大喊,“公子有所不知,这剑若是无缘之人持之,那是冰冷难当,而公子握起来却有股温热,这就说明这剑有自己的意念,会自己选主人。”
“哦?”青衣男子兴趣大增,当下将剑递给剑商,“那就试试吧!”
剑商一愣,为难地看着递到眼前的剑,傻眼了,“公子,你这……”
“嗯?”青衣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缓缓笑了开来。
剑商咬咬牙,一把接过剑握在手心,然下一秒他便松了手,手心赫然被冻青!
青衣男子嘴角的笑痕僵住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剑商的手,缓缓矮身拾起剑,本冰冷的剑柄一碰到他的手便缓缓温热了起来,最后竟与他体温相融。
“公子,你看我没骗你吧。”剑商虽然也被这种现象吓得不轻,倒也庆幸自己被这剑冻了一下。
“多少钱?”青衣男子定定地看着剑,缓缓道。
“这个……看这剑真的是和公子您有缘,我也不说贵了,就二百两如何?”剑商磨拳擦掌,一脸掐媚道。
青衣男子闻言蓦然转头看向他,眼神凌厉得令那剑商僵了僵,当下改口,“呃!那……公子若觉得贵的话就一百五好了……”
青衣男子没说话,拾过桌上的剑鞘,抛下一袋银两便离开商铺……

杂草丛生的小道上,四五个灰衣人将一名青衣男子团团围住,且每人手中各持一把大刀,而那青衣男子却负手而立,一张冷俊的白皙脸庞毫无动静,像是在观赏什么美景,却是丝毫不把那灰衣人看在眼底。
“路侨!少自作清高,快亮剑吧!不然我等兄弟不小心伤了你可不好。”
路侨淡淡一笑,黑眸转向身后的剑看了看,道:“不用了,我怕待会儿见血会弄脏它。”
灰衣人闻言哪能不气愤,当下横刀冲了上去,路侨轻轻一跃,轻松避过,随手从一旁扯过一根草,旋身挡下逼近的大刀并将持刀人扫向地面……
不出片刻,那四五个灰衣人或跪或躺个个摊在地上起不来,路侨微微一笑,旋身便走。
“路侨!你别高兴太早,下次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轻易?放过他?是他轻易放过你们吧?一群笨蛋!”一道娇润的嗓音传出,语气中的嘲讽明人一听便知。
灰衣人骇了一跳,一脸惊恐地四周看了看,大喝出声:“谁?有胆就现身!”
“现身?我当然有胆啦!只怕我现身后你们没胆看啦,嘻嘻!”轻盈的笑声不难让人联想声音的主人定是个娇美少女。
“紫钰!”路侨淡淡地唤了句,“别玩了。”看也没看身后的灰衣人,路侨继续赶路。
“好嘛!”女声低低地应了声,听话地没再开口,只不过下一秒,自路侨背于身后的剑中缓缓飘出一缕影子,且慢慢显现出一个白色窈窕身影,那身影一现便跳到路侨前面对着他,“侨,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杀了那群笨蛋?”
路侨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半响没说话——
最初的惊异已然褪去,如那个剑商所说,这柄剑真的有魂,而且这剑内的魂已修练成精。两年前紫钰第一次现身的时候他也被吓了好一大跳,纵他独自行走江湖十几年也不曾遇上那般异常现象。
紫钰是个很美的女子,乌黑柔顺的长发,黑白分明的眼瞳,小巧的鼻子以及樱红的菱嘴,每次现身他便惊叹一次,活了二十几个年头,他还不曾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容颜。
“侨?”紫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回神,他抓下她小手,淡道:“没事。”
“是吗?”不信的黑眸的定定看着他,“明明就在发呆还说没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杀了那些人,他们都是坏蛋!”
路侨拉起她一起赶路,慢慢回了一句:“我刚才说过了。”他不想弄脏她。
“你刚才说过?说过什么?”紫钰随在他身侧低喃,“哦!你说不想弄脏剑对不对?可是我也告诉过你很多次了,这剑有千年的历史,已经杀过很多人啦!要脏早就脏了!”
“不是剑,”路侨的声音仍是没什么情绪可言,“我说的是你。”
“我?”紫钰指了指自己,“我怎么了?你怕我打不过他们?我告诉你!我——”
“紫钰!”路侨停了下来,侧过身盯着她,黑眸晶亮得令紫钰动弹不得地呆望着他,微张着的唇也忘了合起。
“我怕弄脏你,”路侨缓缓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那些人我可以轻易搞定,没必要利用你。”
“可是……可是……”紫钰呆呆地看着他,“可是你买下剑不就是……为了对付那些人吗?”不然他干嘛买剑?而且,刚买下的那两年里,他也经常用剑的不是吗?怎么后来就不用了呢?
“是!我最初的想法的确是想选件兵器对付一些找碴的人,可是自你出现后,我就不想再用了,我不止不想弄脏你,也不想将你弄伤,你明不明白?”自知道她隐于剑内后的两年来,他便从未用过剑了,这份心思,他自己也是到最后才明白,只是,紫钰一缕剑魂,她可会明白?
“咦?”紫钰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盯着他,有些不解,“我不会受伤的,只会消耗一些精力而已,睡上一段时间便会没事的。”
“我知道!”问题是他不想她有任何损伤。
“那——”
“好了紫钰!不要再谈论这些事,你回剑里去,再过两天就到烟山了。”
“哦——”嘟着嘴乖乖的回归剑内,紫钰仍没停嘴,“侨,你真的打算隐退了?那烟山到底在哪?你在那待过很多年吗?那里好不好玩……”

漆黑静谧的房间只传出一道低不可闻的呼唤声,房间一角缓缓升起一缕淡红色光晕,借着那微弱的光晕可以看出那是一张床,光晕右侧躺着一个人,那浅浅的呼唤声应该是他发出的。
淡红光晕缓缓飘过那躺着的人落在床边,一接触到地面便化身为一道白色身影,且慢慢清晰。
“呼——应该没吵醒他,嘻!”白色身影弯下腰看了看躺着的人,低喃出声,随后便轻手轻脚地往门外走,然而就在她将手按在门栓上时,一些细微的声音传来,令她停止动作,将耳靠在门上,倾听外面动静。
“忘名大师,我说的都是事实,我亲眼看见他将龙庄主给杀了,你可得为龙庄主报仇!”
“阿弥陀佛!果真如此,我等定不会饶他。”
“说得轻巧!那路侨不知何时与魔道来往,常有妖魔鬼怪护他,我等要伤他岂是易事?不如……趁他熟睡之际……取他首级!”
“但是……此等做法,我等与邪魔歪道有何区别?”
“与那路侨还谈什么江湖正义?我看就这样……”
……
侨?!
靠在门边的白色影子蓦然跳起,有些慌张地转头看了看床塌上的男子,暗暗吐口气,回头之际撇了撇嘴,身影缓缓隐去,只留一缕光晕自门缝串了出去。
“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在背后算计别人吗?”
“谁?!”一个披着袈裟的和尚蓦然坐了起来,盯着传出声音的门边,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我?就是你们嘴里的妖魔鬼怪喽!怎么?想抓我吗?”这老和尚!居然和这么多人在这里商议想害侨?哼!不过也太不聪明,居然就在他们隔壁,也不怕被侨发现吗?
“有本事现身,别躲躲藏藏的!”刚才提议暗杀路侨的声音说道。
“现身就现身!”自门缝里串了进去,紫钰缓缓降落,身影也慢慢地清晰了起来,她扫了扫房间,视线越过十几双盯着她的男子看向正中央的忘名和尚,微微一笑,道:“和尚!你一个出家之人怎也与这群人在这里密谋害人?不怕佛祖怪罪么?”
“阿弥陀佛!小姑娘说话这般不中听,老衲不与你计较,那路侨杀人无数,前几日又将万剑山庄龙庄主给杀害,我等只是为民除害。”
“哼!那人该死!口口声声门主正派,却为得到侨的剑而陷害他!如此表里不一之人不该死么?”让他死了个全尸已经很客气了!
“住嘴!妖女!龙庄主为人耿直,待人和善,休在这里侮辱龙庄主!”
紫钰睨了那人一眼,轻蔑一笑,“那种人渣都可以算是‘和善’,怕是当今武林真真是无人喽!”
“小姑娘休得口出狂言,我等只与那路侨有过节,小姑娘还是早点离开,否则莫怪我等伤你。”
“那也要看你们伤不伤得了吧?”
“岂有此理!看剑!”坐于忘名和尚左侧的男子气愤而起,持剑便刺了过来,紫钰嘲讽一笑,闪身避开,手下一扬便将那人打向门上。
忘名看到此处,飞身出掌打向背对着他的紫钰,然而他却在接近紫钰时被一股强大的掌力逼退,收掌急退,他定睛看向来人——
“路侨!”
“侨!”紫钰惊喜地看着抱住自己的人,“你怎么来了?他们把你吵醒了对不对?可恶!我替你教训他们!”说着便想挣扎着退离路侨怀中。
“紫钰!别胡来!”
紫钰嘟着嘴看着他一脸严肃,被他抓住的身体动弹不得,“我不是胡来好不好?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正在这里密谋要害你呢!我只是想帮你教训教训他们。”
“好了!何必弄脏你自己,我们走吧!”揽着紫钰便转身,路侨自始至终都未看过房内任何人。
忘名等人岂会让他们这般离开?
当下,房内十几人便将欲离开的路侨和紫钰团团围住。
“想离开?路侨,今天你和这妖女妄想出这扇门!”
路侨缓缓转头看了一眼那说话的少年,淡淡一笑,右手揽着紫钰,左手一扬以掌风击开一扇窗,飞身便跃了出去……


“侨,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怎么办?”
“随他们去吧!”抱着紫钰的手紧了紧,路侨不甚在意地回了句,低首看了看下方的树林,他缓缓降落,在放下紫钰的同时脚下一软跌坐在地。
“侨?!”紫钰大惊,“你怎么了?”
“没事。”抬首对她微微一笑表示无碍,路侨欲暗暗运气,却不想浑身力气散乱无章,竟无法聚集,他暗惊,回想刚才那和尚毫不阻拦地放走他们,想来定有所谋。
莫不是……
他中毒了?
若真如此,那些人应该马上便会追来!
“紫钰!你快回剑内!快点!”路侨急切地抓着紫钰喊道,黑眸定定地看着她,像是想将她看进心底。
紫钰因他的眼神呆了一呆,却同时因他的语气骇了一跳,“侨?怎么了?为什么要我回去?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为什么站不起来?”
“别问那么多!你快回剑内便是!否则我生气了,回去!”路侨厉声喝道。
紫钰咬着唇直直盯着他,半响,她缓缓摇头,“侨,一定有什么事发生,我不回去,你动不了是不是?是那群坏蛋做的好事对不对?他们对你下毒?他们……”蓦然瞪眼,紫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颤抖着声音接道:“他们……对你下毒……然后,然后……要抓你对不对?卑鄙!”
“紫钰……”路侨抬手抚上她的娇颜,“听话好不好?回剑内去!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他必须保全她,现在大家都知道她非人类,断不可能留她。
“我不要!我不会让那些人伤你——”
“恐怕由不得你!”
紧追而来的众人突然现身,以忘名和尚领头的一行十几人均追了来。
“卑鄙无耻!”紫钰恨恨地瞪着忘名,“打不过就下毒,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快拿解药出来!不然我杀了你!”
忘名也不动气,只微微一笑,“小姑娘,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等这是为民除害,你若现在离开他,我等也不伤你,如何?”
“休想!”紫钰站了起来,抽过路侨背上的剑指着忘名,“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动侨一根手指!”
“紫钰!”路侨咬牙抬起手拉住她的衣摆,“你……赶紧离开,他们找不到你的!”
紫钰回头看了看他,甜甜一笑,伸手将他的手掌缓缓拉开,“侨,我不会走,你该明白我的心思的,我现在保护你的心情与你想保护我的心情无异。”
语毕的同时她已然飞身持剑冲向忘名一群人……
“紫钰!”路侨心惊地大喊,黑眸痛心地随着她白色身影,半分不敢离开。
一直未曾插手的忘名静静地站在一颗大树下,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周旋在众人中的紫钰,再转头看向不远处一直看着她的路侨,微微一笑,暗暗提掌便急速微路侨打去——
打斗中的紫钰转身之际正好看到这一幕,她一阵心痛,大喊出声——
“侨!”
顾不得周围一群人,她急急奔向路侨,而急急收回剑的她不可避免地挂了不少彩,她哼也没哼一声,脚下加速奔向路侨,正好接下忘名那来势凶凶的掌力,只是她受创的身子哪还能接住这蓄意许久的掌风?当下便被击得像破布娃娃般飞了出去,撞上远处的一颗树干之上,然后,跌落。
“紫钰——”路侨双目几欲暴出,他看着那个娇小的身体躺下地上动也不动,心痛得几欲无法呼吸。
蓦然回头,他暴满血丝的双眸狠狠地盯着忘名——
“你竟敢杀了她——”
惊骇莫名的忘名还未有任何反应时已被一掌打了出去,再也没起来……
而剩下的一些群龙无首的众人,均惊骇地看了看他,面面相觑后便争先恐后地逃命去了……

“……后来你回到剑内,一睡便是十五年。”
路侨定定地看着一脸惊吓的紫钰,贪婪的目光不忍眨,只想将这久违了十五年的容颜刻进心版。
“我……”紫钰颤抖着开口,“我睡了……十五年?”
“对!”微微一笑,路侨踱至她跟前,一手揽过她拥进怀中,“十五年!紫钰,你睡够了么?”
“侨……我——”揪着他的衣襟,紫钰眨了眨微湿的眼眸,“我……对不起……”
长叹一声,路侨闭了闭眼,拥着她的手不禁加深几许,“傻丫头,道什么歉?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侨……”
 “别说话,让我好好抱抱你,这么久以来我只能抱着那柄剑……”
“可是,有件事我不明白——”紫钰在他怀中抬首,“你为什么要去当杀手?还用剑杀了那么多人?你不是说……不是说不想弄脏我的吗?”
“对不起,因为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回来,我疯狂地想着在某次打斗中能够追随你而去,但是……最严重的时候也只是全身挂彩,根本不能……”
“笨蛋!怎么会有人做这种傻事!就算我回不来,你也不能……不能把自己性命开玩笑啊!”
低低地笑了起来,路侨看着她,缓缓道:“我知道,所以后来我很少动手了不是吗?只是那时的我还在赌,赌你是不是可以在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醒来,结果,我赢了!”
“侨……对不起,其实我早就醒了,只是……我忘了你……”
“我知道,那次重创让你伤得不轻,我没有怪你傻瓜,只要你以后不会忘了我就好。”这次,他真的再无留恋了,他要带紫钰回烟山。
“嗯!再也不会,永远不会了!”
“那么,我们回烟山吧!”
这趟烟山之路竟走了十五年之久。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Jopa - 2010-7-19 18:22:47 - Jopa
-----------------------------------------------------
Agion <a href=" http://bit.ly/bAyBDd?x";>buy viagra</a> bowie Egyru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新星秀坊]将错就错 BY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