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2007-8-21 16:48:1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3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凌同学,我对你……”依旧沉浸在必须立刻告白,否则或许会失去凌司辰的情绪之中的江楚萍,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早已将心思转开,正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准备向心仪已久的凌司辰告白。
“我还有事,各位,失陪了。”凌司辰冷着一张脸,随后踩着大步离开了。
“啊!凌司辰!”江楚萍错愣在当场,一张美丽的脸又青又红,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呃!凌学长可能突然有急事,明天再说吧!”
“是啊!说不定他是突然肚子痛,你知道人有三急是不能忍的。”
“对啊对啊!你并没有失败,因为凌学长根本没听你说完,我相信任何人要是听到你的告白都会点头接受的。”
眼看江楚萍都快哭了,围在旁边的娘子军立刻你一言我一语地安慰着。
自凌司辰离开后始终低垂着头的江楚萍,不一会儿就重新抬起头,美丽的脸上除了眼眶微微泛红外,神情又恢复到属于资优生特有的骄傲与自信。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事。”江楚萍以充满信心的口吻说道,“凌同学和那个普通班女生的事情,相信只是一场误会,我想凌同学一定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我们不应该随便相信这些无意义的八卦流言。”
一旁的女学生没人敢应声,但心里却在嘀咕:最相信这则八卦的不就是你吗?不然你要我们陪你来这里找凌司辰干吗?
“我要回去了,明天学校见。”江楚萍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刚才没有将告白说出口,要不然就真的丢脸了。但没关系,不管凌司辰和那个普通班的女生发生了什么事,她相信他最后一定会选择自己的。
只有她——江楚萍,资优班最美丽、最聪明的女生,才是唯一有资格站在凌司辰旁边的人。

2

楚宅——
热水让浴室弥漫着白茫茫的水蒸气。
莲蓬头下的楚璎璎举高双手,心不在焉地洗着头发,虽然持续在淋浴,但整个心思依旧停留在今天下课后的惊险事件。
尽管她早已从展少君口中得知,有一群凌司辰的爱慕者对她非常不满,打算聚集在校园门口堵人,给她一个教训,但是当自己真正坐在展少君身后面对那群人的时候,她简直吓坏了。
从小到大,她知道自己不是容貌甜美的小天使,也不是什么活泼外向的万人迷,但至少不讨人厌。没想到今天就为了凌司辰,那些和她念同一所学校不同年级的人却对她充满了恶意和敌意,她们甚至不认识自己不是吗?为什么要用这么愤怒的眼光和口气对待她呢?
因为害怕,因为紧张,从头到尾她都是闭着眼睛,绝望地、死命地抱着展少君的腰,耳边听到一群陌生人的叫骂,还可以感觉到展少君骑着车,不断地闪躲、冲刺,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的尝试,正当她觉得整个人都快崩溃的时候,展少君已经载着她回到家门口了。
她知道自己的状况看起来一定很糟糕,脸色苍白,眼眶含泪,双手颤抖……但展少君很有风度的什么都没说,只是体贴地拍拍她的肩,以轻松的语气说声“明天见”,就骑着车潇洒离开了。
她踩着心神不宁的脚步打开大门,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咚”一声瘫倒在床边失神发呆,期间陆续听到爸爸、妈妈敲她房门告知说要出去,要她记得吃晚餐的叮咛,还有二姐敲门说要回公司加班,要她小心看家的声音,但自己因为太疲倦了什么也没回答,等到她真正回过神的时候,窗外早已一片漆黑,转头看向闹钟,已经晚上九点半了。不会吧!她整整在自己房间里失神了三个半小时!
明天该怎么面对同学与其他陌生女学生的刁难?楚璎璎依旧毫无头绪,只好起身到浴室先冲澡,打算等会儿找小妹子薇商量,毕竟她从小就聪明,再加上两人又同校,她一定知道该怎么做的。
“唉……”楚璎璎轻叹一口气,伸手关掉了水龙头,如果连小妹都想不出法子,或许她就要拜托妈妈向学校请长假了。
二十分钟后,头上包着毛巾,身上围着大浴巾,楚璎璎一身清爽地踏出浴室,当她一边低着头、一边伸手用毛巾擦拭头发时,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脚。
“啊!”楚璎璎惊叫一声,仓皇后退,“砰”的一声撞到后面的梳妆台,然后十分狼狈地跌坐在地。
“不会吧!你连在自己家里都这么笨手笨脚的?”揶揄的男音自楚璎璎头顶响起,不是别人,正是凌司辰。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楚璎璎涨红着脸,神情紧张地抓住身上的浴巾指控着。就算两家人再怎么熟,甚至彼此有备份的钥匙,但也不表示他可以随便进来,甚至闯入自己的房间啊!可恶可恶!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伯父、伯母出门前打电话给我,说你的个性迷糊,要我提醒你吃饭。”凌司辰无所谓地耸肩,黑瞳却没放过欣赏眼前的美景:她白皙的肌肤因为淋浴过后染上一层自然的红晕,裸露在外的四肢纤细修长,而毛巾下的曼妙曲线透着青涩少女特有的性感。
“我等等就会下楼煮面,不用你操心!”他明显打量的目光让楚璎璎更加窘困,直接下达逐客令。
“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人。”凌司辰双手环胸,极为挑衅地挑高一道眉,刻意以暧昧的声音说道:“再说,我又不是没看过你的身体。”
“请你不要把五岁以前的往事和现在混为一谈。”楚璎璎怒瞪他。如果真的有时光机这种东西,她一定会回去告诉幼年时的自己,长大后的凌司辰非常可恶,提醒自己从小就和他保持距离,离得越远越好。
“是吗?我看不出有什么差别啊!”凌司辰摆明了要和她杠上,故意缓慢地上下打量她胸前的位置,继续激怒她。“凌司辰!”楚璎璎果然气得举起拳头,但手才一动,就感觉到身上围的浴巾向下滑动了一些,她吓得立刻用双手抓牢,避免春光外泄的危机。
“有什么事吗?”始作俑者在另一端笑得好不得意,俊美的脸上甚至还有一丝遗憾的味道。
“你到底要干吗?”她实在没有围着浴巾和人闲聊的习惯,只希望能以最快的时间打发不速之客。
“展少君在追你?”凌司辰俨然一副主人模样,一派悠然地坐上楚璎璎的床,以闲聊般的语气丢出问题。
“啥?”楚璎璎一脸错愕,好半晌无法响应。
“今天是他骑车载你回来的吧?”想到当时楚璎璎紧搂着展少君的画面,凌司辰的语调转为冷漠。
“你在胡说些什么?展同学只是好心送我回家,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楚璎璎大声辩解。
一想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楚璎璎就气得全身发抖,“这一切全都是你惹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又怎么会有一群人在校门口要堵我?都是你啦!如果你不转来普通班,我就不会发生这种倒霉的事情!”
“既然你要保持距离,就得承受这样的结果!”凌司辰不怒反笑,起身一步步走向楚璎璎。虽说他嘴角带着笑意,但俊脸上透着一股强硬的冷漠,让后者不由自主地后退,被他迫人的气势一路逼到了墙角,“是你执意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们既是邻居也是旧识的,不是吗?不就是因为我们的‘不相识’,所以即使是在保健室的闲聊,也被某个八卦女学生渲染得沸沸扬扬,好像我和你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在指控我之前,你最好自己先想清楚,楚家妹妹。”
“你……”楚璎璎被他堵得哑口无言,十分不服气地瞪着他。
“我哪里说得不对?”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她逼在墙边后,凌司辰不客气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霸气十足地继续道:“是你先将问题复杂化,现在想将麻烦全都推给我,没这么容易。”
最让他不舒服的一点,自从他转班正式成为三年八班的学生后,楚璎璎对他随即摆出了应对“陌生人”的态度。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从小认识的人,为什么自己要配合她的要求,装成从不相识的陌生人?
想保持距离?嘿嘿……事情没这么容易。
“那……那你到底想怎样嘛!”哇!看起来像是特地过来找人吵架似的。
“我还没想到,不过我现在要开始帮你补习功课了。”凌司辰先前的慵懒神情全退,瞬间换上了资优生冷漠的脸孔,“换衣服,我们现在就开始。”
“补习功课?”
“我是你专属的家教?忘记了吗?”凌司辰好心地提醒,伸手用力一弹她光滑的额头说道,“还愣在那里干吗?难道要我动手帮你换?”
楚璎璎脸一红,急忙忙地冲到浴室里去了。

3

上了两小时的课,强迫她解了一大堆数学、化学习题后,楚璎璎已经被他严厉的魔鬼训练折磨得昏昏欲睡,当他终于点头同意放人的时候,楚璎璎根本顾不得他还在房间里,直接倒在床上拉起棉被,准备立刻就寝。
“晚安,你自己认得路,不送了。”楚璎璎从棉被中伸出一只手随意挥了挥,很快地又缩回被子里去了。五分钟后,她就完完全全睡着了。
确定楚璎璎睡熟了以后,他弯身凝视着她的睡容好半晌,这才起身离开她的卧房。
当凌司辰关好门、准备走下楼的时候,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一回头,就看到楚子薇探出一颗上了浓妆的脸。
“半夜不睡觉扮鬼吓人吗?真是好兴致。”凌司辰微微蹙眉。
“哼。”楚子薇皱了皱俏鼻,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污蔑,“阁下你又好到哪里去,三更半夜居然从三姐的卧房走出来,喂!我三姐可是很清纯的。”
“所以特别需要保护者。”
“啧啧!不愧是大家口中的天才,明明就是想‘监守自盗’,还好意思把自己说成是保护者,大坏人!”楚子薇冷嗤一声。
“再坏也坏不过一个专混夜店,还喜欢把人耍得团团转的未成年少女吧!”凌司辰也不是省油的灯,冷静地回击。
楚子薇危险地眯起眼,偏头想了想,然后重新绽放一抹笑容说道:“明明是亲兄弟,你们的个性和头脑为什么差这么多?”
“这是抱怨吗?”凌司辰似笑非笑。
“唉,凌四哥,你有没有想过,明明我跟你都是这么聪明的人,不配成一对真是太可惜了。”楚子薇半撒娇半玩笑地说,“如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能相处得很愉快。”
“或许,但我肯定不会有什么乐趣。”凌司辰微笑。没事放个捣蛋鬼在身边,老实说比身边有定时炸弹还来得危险。
“这倒是。”楚子薇甜甜一笑,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啊!再不睡明天上课又要迟到了,晚安了,凌三哥。”
“晚安。”凌司辰颔首。
“对了——”在关门之前,楚子薇再次探出头,好心地提醒道:“对付胆子小又迟钝的人,要她明白你的心意太浪费时间了。”
“喔,有什么好建议吗?”
“鞭子与糖果。”楚子薇天使般的脸庞出现了宛如恶魔的笑容。
“受教了。”凌司辰莞尔一笑,十分有趣地挑高一道眉。
“祝我们早日成功。”楚子薇挥挥手道晚安。
“晚安,小恶魔。”凌司辰再次颔首,踩着愉悦的脚步离开了。

4

“璎璎,上课要迟到了,快下来吃早饭。”早上六点整,房门外传来母亲熟悉的叫唤声。
楚璎璎勉强睁开酸涩的眼睛看向闹钟,这么快就天亮了?她觉得自己根本都没睡,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天亮了?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后,楚母一脸关切地推开门探视,发现楚璎璎还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不禁嘀咕道:“怎么还不起床?上学快迟到了!”
“我今天……”糟糕!昨天经凌司辰那个恶魔帮她补习,被恶整到她几乎头一沾上枕就睡着了,根本没想到今天要怎么应付学校的问题。
“怎么了?你的脸有点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楚母注意到她有些不对劲,十分关心地问。
“咳咳!我的喉咙……好像有点痛。”听见妈妈这么问,璎璎立刻低下头咳了几声。明知道说谎不对,但她今天根本不想去上学,不想面对那群凌司辰的粉丝。
红着脸扯了谎后,楚璎璎坐回床上,更卖力地咳了几声,很小声地开口说道:“妈妈,麻烦你帮我打电话到学校请假好不好?我真的很不舒服。”
“好,你先躺着。”楚母皱着眉,目光流露着不赞同,看着楚璎璎躺回床上,“真是的,怎么说感冒就感冒呢!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断断续续叨念了一阵子,楚母这才离开房间,等到妈妈离开后,楚璎璎才有胆子掀开棉被,庆幸自己暂时躲过了一劫。
“烦死了!”常在电视上看到学生在校园里被同学欺负,因而不敢上学的新闻,虽然她的情况有些不同,但也差不了多少。
这全都是凌司辰的错啦!都是他!让她这学期的全勤奖泡汤了!

5

凌宅——
“……是,楚伯母,我会和老师说明的。”充满教养的男性嗓音在电话另一端有礼地应答,“您放心出门,下课后我会立刻回来,我会帮忙照顾璎璎的……不会,一点也不麻烦,您太客气了,再见。”
挂上电话后,凌司辰迎上父亲若有所思的目光。
“璎璎身体不舒服,楚伯母要我帮她向学校请假。”凌司辰将电话内容大致说给父亲听。
“司辰,你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嘛。”凌风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儿子闲聊。先前确实是自己要司辰转去普通班照顾隔壁的丫头,儿子虽然什么也没表示,但也未必是心甘情愿的。
楚家的四个女娃娃都长得漂亮标致,也都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倘若个个都能成为凌家的媳妇那该有多好,从以前到现在,他不止一次这样想过,但年轻人毕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也不会过度要求。但至少,他这个做老爸的可以多鼓励他们在一起,至于能不能成为情人眷属,就看孩子们各自的缘分了。
“还不错,普通班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无趣。”凌司辰淡淡一笑。
“是吗?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在那里上课浪费时间呢。”听凌司辰这么说,凌风云也放心了,“再过半年你就要到美国去了,这一去不知道要几年才会回来,怎么样?心里都做好准备了吧!就这么离开会不会有点舍不得?”
“会。”
“喔?”凌风云有些吃惊。想不到司辰也会有舍不得的东西,真稀奇。
“身为人都会有舍不得的东西,这并不奇怪吧?”凌司辰挑眉。父亲的反应好像听到什么奇人怪事一样。
“真的?是什么东西,说来听听吧!”凌风云有点不好意思。虽说凌司辰是家中最小的儿子,但从小就早熟懂事,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独力解决,并不常找父母商量,因为放心的缘故,所以他和妻子也从来不多问,只是会像朋友那样借着聊天了解儿子。
“放心吧!爸爸,我正在处理。”凌司辰对父亲露出自信的一笑,以再笃定不过的声音说道,“因为舍不得,所以我决定一起带去美国。”
“喔?”凌风云点了点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儿子口中舍不得的东西是什么,但看他那种自信满满的模样,应该没问题吧!
“我上学去了,再见。”
“路上小心。”凌风云挥手目送儿子出门,再次将视线调回手上的早报去了。

6

中午十二点半,身穿学生制服的凌司辰再次以手上的备份钥匙打开楚家大门,光明正大地踏入屋里。
他将钥匙收入口袋,直接上二楼来到目的地——楚璎璎的卧房。
轻敲了三声,里面一点回应也没有,他伸手扭开门把,一眼就看到在床上熟睡的楚璎璎,手上还握着一本看到一半的小说,看来她这个喜欢躺在床上看书的小毛病始终没有改过来。
他放轻脚步走向床边的她,低头静静凝视……
她睡着的时候像个孩子,毫不设防地甜甜沉睡着,白里透红的肌肤泛着透明的光泽,形状美丽的两道弯眉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不过,此刻正由两扇长长的睫毛所覆盖,以一种纯然的安静姿态诱惑着他,而那微微张启的红唇,看起来垂涎欲滴……
抽签那年他才十一岁,只庆幸自己选到了最不会惹麻烦的楚璎璎,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看着她逐渐长大,他发现自己不再满足于沉默守护者这个角色,他想要更靠近她,更亲近她,直接参与她的生命。
凝视了好一会,凌司辰再也无法克制内心深处涌起的冲动,俯首轻吻了下她柔嫩的唇瓣,他的动作小心翼翼,仿佛害怕再多施加一点力道,就会伤到她似的温柔。
片刻后,当凌司辰结束了这个轻吻,他注意到在睡梦中的楚璎璎动了动,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嗨!小懒虫,看来你又睡了一整个早上。”凌司辰揶揄地开口。
“吓!”一睁开眼看到的又是凌司辰,这个冲击将楚璎璎吓得睡意全无,像机器人般直挺挺地从床上弹起!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拜托!这两天他出入自己家的次数频繁到她都要以为他是楚家人了!
“你这是什么口气?不想要今天的笔记吗?”他不满意地挑眉,直接扔出鱼饵钓鱼。
“啊!笔记!”楚璎璎双眼一亮,转头看向闹钟显示的时间,奇怪道:“奇怪,现在才十二点半,你为什么回来了?学校下午不用上课吗?”不可能吧!
“如果我要请假,比任何一个同学都容易,你信不信?”凌司辰以一种“这有什么困难”的目光瞥了她一眼。
“既然没上课,你哪来的笔记?”楚璎璎回他一记白眼。
“这么小看我?”凌司辰不以为意,只是咧唇露出自信一笑,“如果我说,只要我每天帮你复习功课抓重点,你甚至不用上课、不用抄笔记就能考高分,你信不信?”
楚璎璎瞪着他半晌,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
“嗯,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你也睡饱了,我们出门看场电影吧!”凌司辰微笑提出邀请。
“什么?看电影?”
“没错,读书和休闲一样重要,头脑彻底得到休息后,学习起来会更快、更有效率。”见楚璎璎还是一脸难以置信,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这可是对你的奖励,你不接受?”
“奖励?”楚璎璎完全被他的话弄糊涂了。从头到尾自己有做了什么值得奖励的事情吗?等等……这人不可能这么好心的,突然说要去看电影一定有问题。
“是啊!请你看电影是为了奖励你昨天晚上的表现……”见楚璎璎还是一脸迷惘,他决定说得更清楚一些,“奖励你昨天晚上数学和化学的习题都解得很正确,并不是我教过最笨的学生。”
“结果还是在损我嘛!”楚璎璎嘀咕埋怨。
凌司辰低笑几声,不再多说什么,伸手宠溺地拍拍她红通通的脸颊道:“那就快点准备,我在楼下等你。”
一直等到凌司辰起身离开房间后,楚璎璎的脑筋还处于完全混沌的一片。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凌司辰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好、这么温柔?这些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虽然凌司辰昨天说了,转班照顾她只是遵循凌伯伯的意思,因为他们四兄弟必须要照顾恩人之女,但他也同时表示得很清楚,不过是抽签决定谁保护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而既然自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甩不掉的责任,有必要对她这么好吗?再说,昨天晚上补习的时候严厉得像个鬼,现在突然又说要奖励她,才短短一天,改变未免太大了吧!
“啊!好烦啊!”才短短的两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就彻底颠覆了,完全不再是过去她记忆中的样子,到底为什么嘛!
虽然有满脑子的疑问和困扰,但楚璎璎最后还是起身,从衣橱里挑了毛衣和牛仔裤,本来她是想穿裙子的,但又不想穿得太正式,不然看起来太像是约会,这只是家教老师奖励学生,邻居之间的一场电影,毛衣和牛仔裤才是最适合、不会引起任何误会的装扮!
十分钟后,楚璎璎穿着套头白毛衣、牛仔裤,手上还拎着一件浅蓝色外套下楼了,虽然一再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电影,但她刚才还是忍不住用梳子将头发刷得又直又亮,这才满意地下楼。
凌司辰听见她的脚步声抬头,黑色眼瞳停留在她身上好一会儿,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目光中流露的欣赏却让楚璎璎的心跳硬生生地漏了一拍。
“可以出发了。”凌司辰并没有忽略她有点紧张、有点羞怯的模样,看来小魔女提供的“鞭子与糖果”确实是个好方法,“我刚刚看了电影时刻表,有好几场电影都是两点开演,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决定要看哪一部。”
“好。”他难得温柔的态度,难得温柔的语气,除了让楚璎璎心跳加快之外,更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真的“认识’凌司辰这个人吗?

7

用完简单的快餐餐点后,两人买了票一起进入电影院,由于现在是平常日的下午,戏院里并没有很多人,只有三三两两的观众坐在里面。
既然是基于奖励,所以看哪部电影由楚璎璎选择,她在一堆科幻、恐怖、暴力片中选了一出温馨爱情片,内容描述男女主角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已经认定了彼此,但是在成为未婚夫妻后,男主角却因为战争必须离开,留下女主角在故乡苦苦等候。几年之后,她接获了男主角的死讯,但是女主角拒绝相信,因此毅然决然踏上找寻未婚夫旅程的凄美爱情故事……
片子拍摄的方式充满了浪漫的气氛,尤其是女主角回忆他们当年相处的点点滴滴,因为思念对方而哭泣,因为忆起他的脸而微笑的种种感人画面,楚璎璎一边看一边已经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就在她因为入戏、悲伤得猛掉眼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凌司辰低低的询问:“等我到了美国,你也会像女主角一样因为想念我时而哭泣时而微笑吗?”
楚璎璎一愣,这才想到凌司辰高中一毕业,就要到美国去了。再半年不到的时间,这人就不会在自己的身边了……
“楚家妹妹,你会吗?”凌司辰追问,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到她的表情,还是想得到答案。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问话,却让楚璎璎再也无法专注于眼前的剧情,心里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给笼罩住了。
如果他不在身边,去了那个再也无法天天见面的美国,以后不管是课业上的问题,生活上的问题,都没有人在身边帮她了,就连今天这种逃课看电影的机会,也都不会再有了……
紊乱的情绪,无法形容的心情就这么突如其来地涌上心头,配合着银幕上刚好演到了剧情的最高潮,女主角认定自己这一生都再也见不到男主角,终于情绪崩溃嚎啕大哭的场景,两种情绪交迭在一起,让楚璎璎再也忍不住,当场在戏院里也嚎啕大哭了起来。
银幕上的女明星痛哭失声,坐在下面的楚璎璎也为了自己不明所以的原因嚎啕大哭,虽说戏院里观众不多,但她完全无法克制的哭声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关切和注意了。
“小姐,只是一部电影,不用这么认真好不好?”前方传来了嘘声。
“拜托你别哭了!你再哭我老婆也要跟着哭了!”左边位置也传来男子不满的抗议声。
凌司辰完全没想到楚璎璎会突然哭成这样,但为了避免她的哭声引起公愤,只好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电影院。

8

用掉整整三包面纸后,楚璎璎终于止住了泪水,这已经是离开电影院十五分钟后的事情了。
“早知道你这么能哭,就不让你选电影了。”凌司辰似笑非笑,低头看着她哭得红通通的脸颊和双眼。
“女主角真的很可怜嘛……”楚璎璎吸了吸鼻子,并不打算告诉凌司辰真正的原因——连她都不明白的原因,如果说出来一定会被笑。
“那现在呢?回去把结局看完?”凌司辰看了一眼手表,距离电影结束还有十五分钟,还来得及看最后的结局。
“不要,现在回去很丢脸,等到电影结束后灯一亮,大家都会知道刚才是我哭得这么大声。”楚璎璎很在乎面子挂不住,“以后我再租DVD看结局就好了。”
“那要回家?”凌司辰不认为她会想睁着这双红肿的眼睛继续行走在街上。
“可是我的眼睛肿得这么厉害,回家一定会被问东问西的,这样他们就知道我们逃课来看电影,会被骂的。”回家也不好。
“那要怎么办?”凌司辰又好气又好笑,第一次发现她也会有像小孩子一样耍脾气的时候。
“你不是天才吗?快想办法让我的眼睛消肿啦!”楚璎璎软声哀求。
“……”
“不管啦!是你找我出来看电影的,你要帮我想办法!”正因为他是从小就认识的邻居,所以她可以毫不在乎地任性。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想办法。”凌司辰轻叹一口气。原本想在看完电影后带她到处走走、聊聊天的,但现在……只好认命地去便利商店买冰块帮她冷敷了。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29, 共 3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名家经典]鸳鸯泪 文/楼雨晴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名家经典]江湖八卦浪潮 文/赖刁刁
[名家经典]藕花深处 文/绿 痕
[名家经典]玩石记 决明
[名家经典]恶魔的点心 BY典心
[名家经典]胆小鬼 BY洛炜
[名家经典]大漠蔷薇 BY靳岚
[名家经典]等待奇迹的圣诞节BY楼雨晴
[名家经典]公主日记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