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梦幻彼岸]辟邪 文/西影毒吻
 2007-8-21 16:51:1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6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辟邪,乃上古神兽,地位凌驾于麒麟之上,所到之处,妖魔鬼怪皆退避三舍。

  这是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
  夕阳渐渐淡去,夜幕即将来临。
  南予尘在空中顺着风力一路前行,离江南越近,他身上的血液就越安静。在灵空山生活了有一百年了,那里寸草不生,鸟兽绝迹。他只是每天站在山顶,闭上眼睛呼吸急促的空气。偶尔天上的九龙星君会来和他聊天。
  “九龙,你是天界的大神,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人,是兽,或者是妖魔鬼怪?”南予尘经常这样问九龙星君。
  每每,九龙星君都会捏着手腕上的九龙珠,微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何种身份。但你绝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没有你这种与生俱来的灵力。何况,你还救过我。”
  “是呀……我一直奇怪,你怎么会被困在绝尸洞?”南予尘问。
  九龙星君忽然靠近南予尘,轻轻地说,“绝尸洞内有一处圣水,是很久以前神兽辟邪挖出来的。此水凡人喝上一口可以根治百病。而我们仙人喝上一口则可以少修为一百年。”
  南予尘笑道,“原来你们这些神仙也会偷懒的吗?”
  九龙星君红了红脸,岔开话题,“你上次说你要去江南?”
  “嗯。”他轻应了下,“我体内的血液忽然变的很狂躁,汇聚在一起几乎要破体而出,血液牵引的方向刚好是江南。我想,或许江南有什么正在等着我,也许我可以查询到自己的生世。”
  九龙星君眼里有些不舍,但还是点头,“也好,这里毕竟不是你的归宿。记住,我还欠你一条命,你需要我做什么都会答应你。”
  南予尘转过身朝山下走去,“记得替我每年在老山神墓前插一枝千藤兰。”
  南予尘这会已经离灵空山很远很远了。他看不见九龙,也看不见老山神。其实三十年前他就看不到他了,可是,他的心里一直惦念,毕竟自己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南予尘一直觉得奇怪的就是,老山神在的七十年里,几乎每天他都可以感觉到附近有黑影晃动,每当他问起老山神自己是怎么来的,黑影晃动的就更加厉害。而老山神也并不知道。
  现在,南予尘要亲手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迷。他低下头来,已到了江南。
  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南予尘降落在凉风习习的江南大地,毫无目地的沿着河边慢走,
  蓦然,他看见不远处灯火通明,有黑压压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他觉得好奇,便走了过去。
  依山傍亭的一处空阔地上围着里里外外大约二三百个人,最外面的像是护卫一般的七个大汉,掌心里升腾起来熊熊的火焰。不用火把,也不用夜明珠,而是单纯靠灵力发动三昧真火,南予尘知道这些绝不是普通人。
  他刚要走近一点,却被守在外面的一个大汉喝住,“谁?”
  话音方落,几乎所有的人都循着声音望来,人群中央那个白衣青年更是眼神灼灼。人群张望过来露出的空隙,南予尘不经意地瞥见一个女子,紫衣罗裙,侧身微低着头,笔直而柔滑的发丝在胸前摇曳,发丝吹拂的间隙,露出左耳上一付暗红色状如弯钩般的玉缀。
  南予尘没有看到她的摸样,可是单凭这样的风姿已足可叫人叹息。他凝望着她,却忘了回答大汉的问话,更惹恼了众人。
  “找死!”大汉怒哧一声,握住掌心的三昧真火,忽然地,一团火焰化成七道火箭朝他疾疾射去。
  南予尘只微微一笑,眼睛却并未从女子身上移开,只是身体瞬间移动,待到七道火箭隐没,他又出现在原地。
  众人齐齐惊呼,那大汉更是恼羞成怒,正待再次施威,却被人群中央的白衣青年喝住。
  这一声喝大约是用上了真力,直叫附近山峦栖息的鸟儿惊叫着飞离,这一喝也惊醒了独自发呆的紫衣女子。
  她扭过头朝这边望来。
  南予尘看见她的眼睛,这双眼睛几乎是天下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朦胧而寒冷,在眨眼间又透着泉水般的清澈和温柔。
  只是她的脸如月光般冰冷,虽然美极,却多了份寒杀之气。她诧异地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黑色的长袍被寒风吹的略略鼓起,英俊的五官,漆黑而深邃的眸,全身上下透着种莫可言状的神秘气息。
  忽然地,南予尘觉得体内的血液又开始狂涌,大力地牵引着他去那个女子的身边,他诧异万分,难道自己的身世和她有关?可是,不知不觉,他的脚步开始移动。
  “站住!”白衣青年见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女子,有些气愤,“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半神在这里?”
  半神?南予尘很快想起来,九龙星君曾经提过,很多天界的神仙因经受不住凡间的诱惑和凡人结合,他们生出来的后代就叫做半神。半神拥有一半神的力量,一半人的感情和习惯。
  “我……”南予尘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数百半神有些郁闷,“我不是坏人,只是碰巧路过这里。”
  “哼!我们这次的除魔大会甚为秘密,这里又是荒郊野外,这个碰巧一说有些牵强吧?”其中一个发如雪的半神嗤道。
  南予尘正待辩解,忽然黑色的天幕闪现出无数个黑影,紧接着脚底下的土开始松动,缓缓爬上来惨白的僵尸和鬼魂。
  “好呀,原来是和妖怪一起的,来的正好,统统杀光。”白衣青年一声令下,半神们各展绝学和妖魔鬼怪打斗起来。南予尘的目光却停留在那个女子身上,她依旧立在白衣青年的身边,神色不变。
  鬼怪的数量越来越多,有十数个已经涌向女子,忽然地,南予尘觉得身体无可抗拒的向她飞掠过去。
  “清薇退后,此人可能是妖怪的首领,我来对付!”白衣青年见他冲过来,不由拦在女子身前。
  白衣青年左手食指紧扣拇指,右手在空中轻划一个半圆,一阵强烈的飓风忽然卷向南予尘,风里夹杂着摄人心魄的钉骨针。
  南予尘轻笑两下,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何种生物,可是区区半神的这点招数还是难不倒他的。只见他整个人忽然遁入土地,失去踪影,等到白衣青年反应过来,他人已到了背后。
  “凌风你去帮助其他诸神,这个交给我来!”女子轻描淡写地解决数个飞天魔鼠之后说道。
  “清薇,可是你的伤……”凌风很担心地问。
  “没关系。”清薇淡淡地应着,可是身子已如燕子般矫捷地掠向南予尘。
  她的手掌瞬间开出三朵白莲,莲花散开的时候,数千支寒冰不可阻挡的射向南予尘,将他团团包围。天上地下,都休想逃脱。
  南予尘有些困惑,他本是要来保护她的……他凝视着她向着自己飞来,她的眼神叫自己感觉有些寒冷,可是,却又仿佛很亲切。一瞬间。他已经被笼罩在数不清的寒冰之中,身体里的血液又不受控制的流动。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躲避。
  可是就在身体被刺成刺猬的当口,他奇异般的化成一缕青烟袅袅而上。
  女子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莲花寒冰术落空,冷冷地问又恢复人型地南予尘,“你是否来自冥界?”
  南予尘正诧异间,女子的眼神变的异常的冷冽和肃杀,右手划了一个大圆,正要出绝杀的时候,一道亮光忽然出现,架起南予尘就迅速的逃离。
  女子缓缓放下右手,长吐口气,眼睛注视着南予尘离去的方向。
  “那个是冥界的吗?”凌风问。
  “是……我和他曾经交过手。他深知刚才我要使出的大陀螺功的厉害,所以才要带他离开。”
  “如此说来,他确系魔道中人是没错了。”白衣青年缓缓说道。
  女子扭头四望,地下全是消灭的数不清的鬼怪,她叹息一下,不知为什么,在那个男子冲过来的瞬间,自己的心竟莫名的跳动一下,就连身上的血液都有要沸腾的迹象,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问我是谁,只是要你记住,刚才那个女子叫做谢清薇,她的大陀螺功相当厉害,下次遇见要特别小心。”声音飘渺又仿佛在耳边回旋。
  她叫做谢清薇吗?他又回想起她的眸。
  “那么,你为什么……”他刚想问什么,黑衣人已然消失。他觉得甚是奇怪,因为,他连他张什么样子也没有看到。
  南予尘在心里轻轻叹息,从灵空山出来没多长时间,已经打了这么多次架,难道凡间竟是这样的混乱不堪吗? 
  天地间一下子又沉寂了下来,夜空里隐约可以看见星星,他仰起头,想起小时侯躺在老山神脚畔看星星的情景。老山神对他可真好,总是慈祥的抚摩他的脑袋,喃喃道,“予尘出现在灵空山的时候,天上最东边最亮的一颗星星坠落了下来呢。兴许你是那颗星星的转世呢……”南予尘后来问过九龙,九龙告诉他,“那颗星星是守护星,也是神兽辟邪的象征星。你降临灵空山的时候,正好是辟邪死去的时候。可是,你并不是辟邪,因为辟邪是神兽,所以不会有转世的。”
  南予尘又想起先前谢清薇看见他化为一缕青烟躲过了莲花寒冰术后问他,你是冥界的?她的眼神从最初的波澜不惊,到刹那的悲痛和仇恨,究竟她和冥界有着怎样的纠葛?难道,自己真的和冥界有关?南予尘觉得头脑都大了,他决定暂时抛下这些烦恼,先四处看看江南的美景。他深吸口气,展开身形飞掠在天际。飞越荒芜,逐渐看见村庄和街市,他的心里一喜,就要下去看看。
   他刚一落地,便听见身后茅屋边有个正在小解的孩子叫了一声。他回过头来冲他笑,“别怕,我不是坏人!”孩子拉上裤子,迅速地推门进去。南予尘搔搔脑袋,觉得有些奇怪,刚准备转身,茅屋的门又开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探出脑袋来,“公子,快些进来!” 南予尘从她的眼里看出了惊慌。
  这是一个相当贫穷的家庭,破败的墙体散发着腐酶的气息,一灯如豆。那个孩子缩在老太太的怀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南予尘想了想,说自己迷了路来到这里,转而伸手抚摩孩子的脑袋,微笑着问,“你叫什么?”孩子脆生生地回答,“冬子!”
  “对了,奶奶,刚才,为什么如此惊慌,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他好奇地问。老太太叹口气,“这些日子呀,一到天黑,就有怪物过来……”她的话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屋外远远地地方传来一阵凄厉的嚎叫。细听之下,是仿佛婴儿啼哭的声音,他觉得心下一颤,看见老太太将怀里的冬子搂的更紧了。
  透过薄薄的纸窗,可以看见不远处荒芜的田地里正有一大群介于猫与大虫之间的妖物慢慢过来,黑压压的。
  南予尘缓缓走了出去,他没有一丝恐惧,因为身体的感觉告诉自己,他们似乎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虽然他不情愿相信,但是去打得好奇……夜幕里,他的眼睛如北极星一样的闪亮,他的发被晚风扬起高高飘扬,他的步伐稳健而坚定,一步一步叫人心生景仰,他,在这不知不觉间展现了王者的气质。
  就在众多妖怪停止前进地当口,忽然出现了手拿绿叉裸露上身的夜叉鬼。他惨碧的眼神毒蛇一样肯噬着南予尘,迅疾地将夜叉刺向微笑着的南予尘,就在突然间,夜叉的眼里露出了惊恐,行动犹豫了,南予尘趁机结一个蛛网状的火焰,将夜叉鬼囚禁在其间,直到化为飞烟。
  听见夜叉鬼凄厉的喊叫,众多妖怪似乎一下子苏醒了过来,露出森森牙齿从四面八方扑咬过来。漫天的白牙黑影交错,迷蒙了南予尘的视线。
  一翻打斗之后,他的左手背上已经被抓破,一丝鲜红的血线正自缓缓流下,南予尘静静地站立,他刚要反击,突然发现妖怪们仿佛撞在了墙壁上一般,纷纷跌倒,并且不住地退后,一边回头嘶叫,一边露出牙齿。南予尘看了看自己正在流血的左手,试着朝他们走去。怪物们仿佛看到瘟神一样没命地逃跑,仿佛他手上的血是能要它们命的毒液。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南予尘正自不解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人群涌了出来,围住他,欢呼……
  “公子往前走一步这些妖怪便退后一步,怕不是神人下凡吧。”
  “我看啦是辟邪转世!我听说啊,只要辟邪在的地方,妖魔绝迹!”
  “对对,辟邪公子,辟邪公子!哈哈……”
  “辟邪公子!辟邪公子!”
  百姓们欢乐的赞扬着南予尘,他们仰望着他,顶礼膜拜。南予尘却很不好意思,不停的摆手,“呵呵,我没那么厉害,谢谢,谢谢……”
  “哥哥,给你!”兴冲冲地冬子在老妪的帮助下越过人群,手里抓着馒头。
  “怎么,这是给我的奖赏吗?” 南予尘微笑着问。
  众人大笑。
  “这一下,妖怪们应该不会再来了!”南予尘舒心的说。
  冬子的奶奶脸色平静了下来,有些忧虑的说,“有公子在,当然不敢再来,可是公子若是走后呢。”
  南予尘觉得老人的话很对,“既然如此,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
  “干脆让公子挑一户人家做女婿永远留在这里算了!”有人笑说。 
  大家都笑了,南予尘也笑了。
  “公子,几个月前我在离这里有段距离的森溪谷狩猎,当时是下晚,我追一只野兔,在草丛里看见这些怪物们从一个隐蔽的洞穴出来,直到我们这里,我想那里或许是他们的老巢。”一个身体厚实的男子说道。
  “真的?”南予尘想了想,决定前往森溪谷,断了村人的后顾之忧。他将手里的馒头还给冬子,“这个你拿着,等我从森溪谷回来之后,在给我做奖品吧。”
  众人又是一阵欢笑,冬子不好意思的接过馒头,望着他的眼里满是崇拜。
  南予尘在大家的祝福里,离开了村落。在夜幕里凌空飞行,沁凉的风拂过脸庞,格外的清醒。他回想刚才的一幕,为什么自己流的血妖魔们这么害怕?想到头痛也想不出所以然,他索性深吸口气,闭上眼睛,负手踏在空中。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找到了森溪谷。
  天然的鸟兽世界。泉水叮咚。繁盛的绿叶簇着百花,脆嫩的花蕊上露珠贪恋的驻留。其时,森溪谷里烟雾缭绕,南予尘走在其间,感受到了与灵空山的不同。有淘气的小动物跟着他跳来跳去。
  南予尘回想村里的那个男子的诉说,渐渐的看到了那个洞穴。他慢慢走近,却并未看见妖魔守卫,心下觉得有些怪异。他略略思考了一下,探身进了洞穴。
  漆黑而潮湿的洞穴,有阵阵腐败的气息传来。南予尘摸索着往前走,视线逐渐适应了洞中的黑暗。狭窄的环行洞内,杂乱的躺着不少夜叉鬼的尸体,几只猫怪正在贪婪的肯噬。隐约有打斗声传来。他加速潜行。
  洞穴的尽头,有个转弯,过来之后,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厅堂。四下驻满了手拿绿叉的夜叉鬼。厅堂中央站立着一个身材比普通夜叉大上两倍的怪人,手里拿的是巨型的红色鬼叉。这就是冥界地位颇高的夜叉王。
  看来,这里是冥界设的一处据点,他们想要夺取人界的野心昭然若揭。
  夜叉王的对面背立着两个年轻的男女,男的一袭白袍,身资挺拔。女子的长发如初夏的垂柳般剪裁细致,安静地熨贴在瘦弱的后背。紫衣罗裙。垂下的右手暗结莲花。南予尘在门口瞄着,心下又开始跃动起来。是她。忽然地,他感觉到身上的血液开始翻涌,几乎牵扯着他要走上前去。
  “今天,就让你们这些妖孽滚回冥界,永世不得翻身!”凌风淡淡的说。
  夜叉王觉得很可笑,忍不住噶然笑了出来,“今天你们既然来了,就永远把魂魄留在这里吧。”浑厚而粗矿的声音震的洞内墙壁上嵌着的火把忽明忽暗。说完,四周的夜叉鬼渐渐合龙了过来,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
  凌风率先发难,手做陀盘状绵延出几尺见长的钢圈,谢清薇的发在瞬间飘散了起来,右手慢慢升腾起来,开三朵白莲,白莲在慢慢盛开。可是,好象所有的攻击与灵力似乎对夜叉王都是无效的,他只是站在那里,仿佛面前有道看不见的气墙,无坚可摧。
  “谢清薇,我知道你的父亲是死在冥界的。但是以你现在的本事,想替你父亲报仇简直是痴人说梦。我看,不如你做我的夫人怎么样,我倒可以考虑考虑帮你。啊哈哈哈……”夜叉王笑的很得意。
  一边怒极的凌风骤然朝他扑去,夜叉王似乎没有动,可是,他手里红色的鬼叉已经将凌风卡在地上,动弹不得。鲜血从他的胸口肆意蔓延开来。谢清薇又气又急,却慢慢平静了下来,眼神变的异常的冷冽和肃杀,右手划了一个大圆,身体慢慢旋转起来,越来越快,直到看不清身影。南予尘知道,她要使出大陀螺功了。
  冥王的脸色在看到大陀螺功的时候骤然变了,暗骂一句,“没想到那只蠢兽居然将这个法术传了给她。”话音刚落,他的人忽然动了。南予尘惊讶,没想到他这么魁梧的身材,速度却快的惊人,就在谢清薇还在转动的时候,夜叉王袭了过来。
  南予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身体内的血液再也控制不了,整个人仿佛被一阵大力推动朝她拥了过去。
  夜叉王一招就破了大陀螺功,正要出辣手的时候,忽然看到一股迅捷的风力袭来,一个黑袍男子正自飞来,夜叉王的五官扭曲,瞳孔骤然缩小,惊声道,“辟……”刚说了一个字便一下收住了。转身击向谢清薇,谢清薇被夜叉王一股更加凌厉的力道击的气血翻涌,几乎要晕倒,突然感觉被人拥入怀里。她睁开眼睛,看见了一阵苍白而英俊的脸,深邃的眼里是盈盈的关切。
  “你……你不要紧吧?” 南予尘的话音刚落,忽然地表情怪异起来,眼里流露的不再是关切,而是难以置信。他低下头,谢清薇左手已经刺穿了他的腹部。
  “滚开,妖怪!”
  南予尘觉得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慢慢栽倒下去,他呆呆地凝望着她绝望而肃杀的眼睛,心里的痛无限蔓延开来,正如腹部的鲜血一样。他奋不顾身的来救她,难道只换来一句滚开妖怪吗?
  “最毒妇人心。年轻人,你没听说过吗?”夜叉王微笑道。
  谢清薇根本不去理会夜叉王的话,转头看了一眼南予尘后强吸口气,准备拼死一击。
  “这么美的人,我可舍不得你死……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夜叉王叹息道。
  南予尘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她,她是这么的倔强,是这么的难以靠近,可是,身体内的血液依旧像飞蛾扑火一般在牵引他去保护他,去为她遮挡一切。他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流淌在地上的自己的血和谢清薇手臂上的血慢慢汇聚到了一起,渐渐地,奇妙的融合起来。
  夜叉王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般景象,诧异地看了看南予尘,就在这精神分散的一刹那,谢清薇施出了致命一击。
  一声闷哼传到南予尘的耳膜,仿佛雷电一样激荡,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纵身跃起,揽住已经吐满鲜血的谢清薇,背过身来,结结实实地挡了夜叉王的一叉。
  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凌风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眼里满是惊疑,“难道,是我们弄错了,他不是妖魔一道的?”
  “好!为了心爱的女人,不昔牺牲自己,了不起!我是做不出来的。本来似你这般有为的年轻人我是不舍得杀掉,怎奈我们的身份殊同……就让我成全你们俩在冥界做个苦命鸳鸯吧!”夜叉王说着,再次举起了红色的仿佛死神一样的鬼叉。
  南予尘抱住已经昏迷的谢清薇,身体感觉到奇异的安宁,难道,命中注定要自己和她一起死去?他笑笑,闭上了眼睛。
  红色的鬼叉落到他的背上的时候,他们人忽然地就不见了。夜叉王吃惊地看着面前的三个紫袍加身的陌生人,看不清任何摸样。两人被移到了他们的身后。
  “小子,你快走,这里我们先挡着,出去后我们自会找你!”
  南予尘不晓得他们是谁,只是觉得奇怪。他知道眼下局势不容多想,抱起她就要走,瞥见一边躺着的凌风,叹口气,用手拖着他的脚就往洞口走去。

  南予尘在森溪谷找了处隐蔽的空地歇下,将谢清薇轻轻放在柔软的草地上,自己则靠在树干旁。此时已是次日清晨,谷内袅绕的烟雾已经渐渐淡去。花香鸟语,脆生生的金黄色阳光悄悄爬上枝头。
  他有些疲惫地望着尚在昏迷之中的她,发现她的发丝很是凌乱,于是探身下去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手指间触到她柔滑而冰冷的皮肤,心湖不禁一阵战栗。她左耳缀着的弯钩在碧绿的草上呈现出赤红色,仔细看,弯钩上印有一头小小的兽。看着谢清薇的伤口和自己的一样正在一点一点自动愈合。南予尘很吃惊,难道自己也是神的后代!
  他抬起头来,看见不远处凌风,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阴鸷和嫉妒。“你究竟是什么?神?魔?冥界的妖怪?还是灵力超强的法师?”凌风冷冷地问。
  南予尘苦笑着摇摇头,他蓦然忆起夜叉王第一下看到自己时惊恐的眼神,并且脱口叫了“一个“辟”字,辟什么?我不知道。”
  正自思虑间,一阵风过,三个紫袍人已然赶来。
  “你们已经杀了夜叉王?”南予尘惊奇地问。
  三个紫袍人没有回答,只是站成一排冷冷打量着他,露出了藏在黑袍里的眼睛。那是叫人看了忍不住做呕的眼睛,惨黄色,并且没有眼珠。
  “你们是谁?为什么救我?”南予尘问。
  “我们要你带我们去一个地方。”最左边的一个阴阴地道。
  “什么地方?”南予尘皱眉。
  “绝尸洞,辟邪圣兽挖开神水的地方”最右边的一个说道。
  南予尘心下有些奇怪,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去过这个绝尸洞?难道是九龙告诉他们的?那,九龙和他们是一起的??无数个问号在他心里跳突。
  “什么神兽?天上神兽千百只我哪知道什么兽挖的什么水?”  南予尘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天上地下,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世界只有一只神兽辟邪。它堕落凡间挖出来的灵泉就在绝尸洞!”中间的一个已经有些忍耐不住。
  “哦……既然列位都知晓,为何不自己去?”
  “哼!我们若是能安然无恙的进出绝尸洞干嘛要费力救你?连九龙星君都被困住!”中间的一个又说道。
  南予尘轻笑一声,“三位,如果我不答应带你们去呢?”
  周围的空气刹那间变的格外凝重,他们都不再说话,只是藏在紫袍里状如枯枝般的手爪慢慢滑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仿佛苍鹰的叫声远远传来,他们三个脸色变了变,忽然间就消失的干净。
  南予尘觉得有些云里雾里,想到既然他们出来了,那么夜叉王是不是已经……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决定再回去一趟。“后会有期。”他冲着凌风微一抱拳,然后掠开。
  凌风看着他消失,眼神有些迷茫,身上的伤口也已好的七七八八了。谢清薇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完全是灵力耗损过度所致。他起来轻轻坐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眼神逐渐温柔。
  大约一刻钟后,谢清薇醒来。她睁开的眼睛就看见凌风在看着她,“你……没事吗?”
  凌风摇摇头,轻轻拍拍她的脑袋,微笑。
  “那,是你……你怎么从夜叉王那……”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我替你挡了那一叉。本来我们身受重伤,已无力抵挡,可是,忽然冒出来三个怪人和夜叉王打了起来,我就趁机抱了你出来。”凌风淡淡的口吻不着痕迹。
  谢清薇重伤之后看起来特别的虚弱,她望着他,目光有些凝滞,“凌风,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的心只被仇恨占据。只有仇恨才能激发我身体的潜能,我不想,不想有其他的感情……”
  凌风忽然低下头来吻住她的唇。谢清薇的脸瞬时红霞遍布,却又没有力气阻挠,这生命里第一个吻,是这般的奇妙。仿佛这一吻便可以睹住百年来内心的荒凉和孤寂。
  “清薇,我们都是神兽的后代,应该携手并肩作战,共同进退,不是吗?相信我?”凌风温柔的抚摩她的发。
  谢清薇的眼眶开始潮湿。凌风拉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凌风,你是除了父亲以外,唯一可以舍弃生命救我的男子……”她靠在他的肩头,慢慢闭上眼睛,这一刻,她似乎不再孤独。
  “清薇,你知道绝尸洞的事情吗?”凌风忽然问道。
  “嗯。那是父亲为了救世人而挖的一处洞穴,里面有原纪时代上古大神听淘滴落在人间的三滴眼泪。父亲将之挖了出来,便是圣水,水能治百病,修为之人每喝一口就相当于少修炼一百年。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想,你既然是他的女儿,那么,如果你能够进去,我们喝下圣水,便能无限增长灵力,那么……”凌风的目光露出贪婪之色。
  谢清薇摇了摇头,苦笑,“父亲曾经说过,除了他之外,包括我也不能进去,因为那里面埋藏着前所未见的祸患,包括远古时的被降伏的妖魔。而我,只有一半父亲的血脉……”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今天与夜叉王一战我们的实力……想必你也明白,如果在不提升自己,那除妖报仇的计划便是泡影。”凌风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谢清薇点点头,轻轻叹息一下,“好,那我们就试试看。”
  凌风大喜,不禁紧紧搂住她。
  “凌风,后来,那个人做了什么?”她忽然问。
  凌风知道她问的是南予尘,心下不由有些不悦,“我也不太清楚。”
  谢清薇奥了一声,但是她感觉到凌风身上的气息和先前被抱出洞时的气息不一样,那个气息是南予尘的,她记得。可是,看到凌风听到他的就不高兴,就不在问了。
  
  五
  
  南予尘再次返回到那个洞穴,里面却空空荡荡,他四下寻了一遍便要出去。可是,一转身,夜叉王已经堵住出口。
  “来了还想再走吗?”夜叉王冷冷地说。
  “我来是想问你,先前你看到我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喊了声辟,到底辟什么?你原以为?我是谁?” 南予尘问。
  夜叉王愣了一下,“你长的的确像他,不过这不能救你的性命,辟邪公子!”他说着慢慢笑了出来。
  南予尘有些失望,原来他是喊辟邪公子的吗,那是村民们开玩笑的。
  “这个世界上做英雄的下场就是灰飞湮灭,你也不例外。”夜叉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南予尘忽然感觉全身无法动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夺命的鬼叉奔着心脏而来。这次,再不会有人来救他了吧。
   

  南予尘苏醒过来的时候,觉得一阵寒冷。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幽暗的山洞里,洞内有一条河流缓缓流过,洞顶不断有白色的钟乳滴落在河水里。他看见上次救自己的那个黑衣人默默坐在河边的石块上,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无形中却有着一种威严。
  “醒了?”黑衣人侧身对着他,静静地问,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蒙着一块黑巾。可是,他那本来凌厉寒冷的眸里此刻却透出一丝罕见的温柔,那是一种近乎于长辈对孩子的呵护。他呆呆的看着这样的眸,忽然就觉得心里一阵难过。
  “又是你救了我?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南予尘坐起来,轻声地问。黑衣人沉思了许久,终于站起来,他慢慢走过来,蹲在他的身前,伸出略显苍老的手轻轻抚摩他的脸,伴随着一声叹息之后,老人的眸里逐渐朦胧起来。
  “孩子,你没有必要知道的……你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可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再去找谢清薇,她和你,是水火不容的,你若和她在一起,早晚会死掉的……”黑衣人低低地说着,话语恳切,又包含着无奈。南予尘怔怔地看着他,心底竟然坦然地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抚摩,他的粗糙的手,仿佛他却失了许久的情感一般,忽然又再回来
  
  七
  
  “可是,为什么每次我看见她,我全身的血液就控制不了,它牵引着我要保护她,和她在一起?” 南予尘不解地问。
  黑衣人呆了下来,他的眸里闪现着一丝痛苦之色,他的手缓缓收回,站起来的时候,又是一声叹息,慢慢走远。隐隐听见他的话语传来,“孩子,这是命,或许你我,都无可改变,随命吧……”在飘渺的声音中,又再次想起了仿佛苍鹰叫声一样的声音,他记的这样的声音曾经吓跑过那三个紫袍人。他不由的跟了出去,看见他骑在一只通体白色的巨型大鹰的身上正腾空飞起,可那只巨鹰居然有像凤凰一般的尾巴,长长的尾羽在他的眼里闪烁,他一下迷蒙了眼。他想,以后得去问问九龙,究竟是什么人是骑如此古怪的兽。
  南予尘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忽然觉得内心寒冷了起来,这个陌生的黑衣人仿佛是他的亲人一般,叫他这样温暖。而他的话,却叫他无所适从。他又想起谢清薇,想起她美丽而冷漠的脸,想起她面无表情地戳穿自己的腹部,想起她如此憎恨自己的话“滚开,妖怪!”他闭上眼睛,摇摇头,决定先回村里看一看。因为他答应冬子,要回去拿给他的奖品。一想到冬子单纯的笑,他又觉得暖暖的。

  回到村里的时候,南予尘惊呆了。大片大片的田地被毁坏,房屋坍塌下来,他看见冬子躺在奶奶的怀里,嘴唇发紫,双目紧闭,显然是中了妖物的毒。而且有近乎一半的村民都是这样的症状。
  南予尘走近他们,到处询问。“公子去了之后没多久,忽然就来了三个紫袍怪人,他们带着从地里爬出来的僵尸袭击我们的村子,我们被僵尸咬中就这样,没法动弹,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一个中毒稍轻地男子说道。
  南予尘点点头,知道再不想办法解毒就无可挽回了。他吸一口气,催动真力将大家集中在一起,又划了一个圆,滴了三滴血,“我施了法力,一天之内等闲妖怪是无法进入,大家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他说着,腾空而起,向着灵空山飞去,他决定要冒着危险去一趟绝尸洞,此时此刻,只有那里面的水才能救得了村民。却没有料到身后有三条紫色的影子不紧不慢地跟随着他。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mane apni badi bahan ko chouda hindi sex story - 2012-7-9 12:05:41 - Citylyday
-----------------------------------------------------
foto dashurie kosov
To Admin (吾疣龛??冷扈眢 (祛溴疣蝾疣?) 76 - 2011-7-24 1:13:26 - Jemylassy
-----------------------------------------------------
Good day ...  
I made this account to spam on your forum.  
Please, delete my account and this topic, and I delete your forum by my spam-base.  
  
With best regards...  
  
------------------ * * * ------------------  
  
橡桠弪...  
?耦徼疣?徉珞 礤祛溴痂痼屐 纛痼祛? ?筲噫帼 蝠箐 噤扈龛耱疣蝾痤??祛溴疣蝾痤? 蝈?犷脲? 襦?怆?祛溴疣蝾痤?纛痼爨.  
?镱蝾祗 镳铠? 愉嚯栩?铗 蝾镨? 入?溧驽 铗 祛?嚓赅箜? 项耠?钽? 箐嚯?忄?疱耋瘃 桤 疋铄?徉琨. ?犷脲?龛觐沅?礤 镱徨耧铌铪 忄?  
  
?犷朦?筲噫屙桢?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2,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