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梦幻彼岸]风之音 文/段絮
 2007-8-21 16:54:5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9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当她穿越辽阔的沙漠,抬眼四处皆是漫天黄沙,天地间只有她一人,在极端疲惫的时候,她看到了黄沙之中有一大片草原,还有茂密的森林和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开始她以为是海市蜃楼,但当她踩进松软的草地,便相信它是真实存在的。
她听见了风的声音,如歌似泣,就像风笛吹奏出来的旋律,空灵而悠扬。
风的声音在她的身边环绕,她竟感到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飘向山峰,飘向积雪的峰顶。
很久,她感觉到风的声音轻柔下来,足尖触到了地面。四野顾盼,她身处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一座遗世独立的白色水晶宫殿屹立在茫茫雪原最高处,她向那延伸的阶梯走去。
白玉为阶的梯道,消失在白色水晶殿门的深处。她慢慢地,一步一步踏入那神秘的宫殿。
风的声音停止了。
她看到一个男子,一个身着白袍,有着黑色长发的年轻男子。他斜倚在高高的冰椅上,完美有如神祗。
“欢迎归来,我的女儿。”


他是风神,名字叫风神,同时也是掌管风的神。
她莫名其妙成了风神的女儿,而那个年轻男子便是她的父亲。
她有些质疑风神的说法,她一个小小的女巫,怎么就成了神的女儿?自有记忆起,她就在人间流浪,从不知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现在她住在极致华美的水晶宫殿,宫殿所在之地叫“风之音”,不属于世界的一角,是一块自由的土地,随风飘荡在宇宙中,永无止境。
风神没有告诉她更多的一些事。她无法开口唤他“父亲”,他的外表太年轻,尽管她知道他的年龄也许已经很老很老了,就像她自己,永远停留在二十岁,实际上已经度过了无数的二十岁。
在风之音的生活是闲适自在的,太舒适反而令她不习惯。以前漂泊的日子,什么苦都吃过。现在的生活仿佛在梦里,不真实,易碎。


日子越来越无聊,风之音的每个地方都快被她踩烂了。这里真的是世外仙境,随时可以观赏到宇宙中美丽的星云和无数的行星、恒星、彗星……看得眼睛都花了。
她的心中有些烦闷,无聊日子过久了毫无成就感,在人世起码还可以造福人民。她走出房间,宫殿很大,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宫殿里还没晃荡过,外面玩烦了,不如换个地方。结果就给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水池的四周,分别有四座白玉雕琢的女神像,手里各拿一个水瓶,水从瓶中不断流出。
水池边的四面墙覆盖着绿色的幔帐,她走过去,一一揭开。真令人失望,三面墙全是镶嵌的镜面。当她揭开最后一面墙的遮盖时,惊讶得无法形容。
那是一幅画像。有个白衣胜雪的绝美女子,立于平静的水面,如凌波仙子般飘渺。
这样一个绝美女子是谁?她看到画像下角写着几个字。
“水波潋滟。”
 “你在做什么?”
忽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转身,正对上风神沉静的脸。
“风神!”他什么时候来的?她还以为他会呆在冰椅上直到变成化石。
“风飘絮,你怎能直呼我的名讳。”
“我忘了。”她耸耸肩。
“你知道这是谁吗?”风神指着画像问她。
她摇头。
“这是我的妻子。”风神说。
“哦。”她的反应很平淡。
“你不好奇吗?”风神疑惑地问她。
“她又不是我妈,我好奇什么。”她回答。
风神不禁莞尔,“你怎么肯定她不是你的母亲?她是我的妻子。”
她站到画像旁边,说,“请看,我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你很聪明。”
“你,也不是我的父亲吧。”她试探。
风神消失了。


她讨厌风神!
她是一个单刀直入爱憎分明的女巫,只接受泾渭分明的答案:是,或不是。
风神究竟有什么目的?说出来就是了,她讨厌猜疑。
不想呆在这里了,她飞快地跑出宫殿,让风把她送到山脚。她不顾一切穿过森林,越过草原,更不顾风之音正在几万米的高空飞行,往下跳!
风托着她,慢慢降落地面。抬头望望风之音,它离她那么远,最后消失在她的视线外。
现在,她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她在人间找到一处被人废弃的房子落脚,像以前一样在热闹的街市摆了个算命摊。每到一处,她总是利用自己的预测能力帮人算命,顺便挣点饭钱。其实她不吃饭也可以活下去,不过就有些小毛病了,头很晕呀胃很痛呀四肢无力呀,她不喜欢虐待自己的身体。在这孤独的世界上,她一定要善待自己,也只有自己能善待自己,没人关心她。
几天过去了,她却越来越烦躁。为什么离开了,反而会想起风之音,还有风神?
她倚在窗边,对着月亮发呆。
这时起了风,在空中打着旋,越来越急,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窗边的她卷了去。
“你这么快就找来了。”女巫还是斗不过神祗,一阵风就将她掳了来。
“我想到地面去。”她不习惯挂在半空,脚下的云朵踩起来没有安全感。
风神降下云头,带她缓缓落地。
 “你为什么要离开?”风神问。
“那里无聊透顶,死气沉沉也只有你才呆得下去。”她没好气地说。
“过去你很喜欢那里。”风神席地而坐,似乎很放松。
“过去?你是说在我还很喜欢那种无聊到数腿毛的生活?对不起,我完全不记得。”
“这些人间的粗话不该出自你口,你是神的女儿,要庄重。” 风神皱眉。
耶,有表情,还是很不爽的那种。
“我才不要当那种供在庙里的泥塑木雕。”她更加放肆,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庄重,不是要你像木头人。
“我不知道什么叫庄重,我是个人,才不要学你死板无趣的样子。” 她也坐下来,离开风神远远地。
“你不是人。” 风神纠正她的认知。
“你才不是人!” 她立即反驳,这句话是事实,但在人语中好像是用来骂人的。
“我不和你作无谓之争,你想知道答案吗?” 
“你肯说了。”
“你肯听吗?”掌握主动权的风神抛出诱饵。
“你说吧。”她装作很平淡的样子,把下巴枕在膝上。
“听好。” 风神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她已经竖起耳朵,准备不遗漏一个字。就要揭示谜底了吗?她很紧张,手心冒出冷汗,事实是怎么样的?
风神起身,来回踱步存心钓她胃口。
“在说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快说呀,废话那么多,她白他一眼。
“回到风之音。”
好好好,只要肯为她解惑做什么都好。
“我还是不说了。”
她目露凶光,非常想揍扁那张恶质的神脸。
他退后一步,跃身跨上云头,消失无踪。
去死啦!风飘絮捡起一块石头扔向天际,痛恨万分。
“回风之音,你会得到答案。”天空传来一句话。
“我咒你从天上跌下来,摔成大饼脸!”女巫对着天空咆哮,捶胸顿足,头顶冒烟。
敢玩她!回风之音铁定砸了他的宫殿,烧了他的老窝,揍扁他的脸,给他好看!


一股有灵性的风带她回到了风之音,但是风神却不见了。她试图放火烧宫殿,火却点不着。
“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铁定揍扁你的脸。”她坐在玉阶上挥舞拳头,对着空荡荡的宫殿生闷气。
没关系,点不着火还可以搞其它破坏,虽然她是一个很蹩脚的女巫,一点小小的法力还是有用的。
呵呵呵,她对自己“一不小心”弄出的成果满意极了,然后回房间,睡觉。
风的声音在哀鸣,吹过干涸的湖、倒塌的树林、枯萎的草原,冲向宇宙深处……
风之音某个深藏的角落,有个神在苦笑。


风神依旧没有出现。
慢慢地,她冷静下来。
风,在哭泣。
“你在伤心吗?”风在她身体四周缠绕,她感到无形的悲伤压迫而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伤害了你。”她对风低语,然后闭眼,启唇吟诵出音乐般的咒语,随风散播到风之音的每个角落。
片刻之后,湖水满盈、树林繁绿、草原新生,一切又复原貌。
风在湖水的涟漪间、枝条的拂动中、草芽的微颤上欢快而过,将信息传达到某处。
风神踏风而来。
仿佛兮如轻云蔽日,飘摇兮如落风回雪。这是她对风神“美色”的感觉。
啧,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现在不是被美色迷惑的时候。
“我说过要揍扁你的脸。”
“它告诉我你现在心情不错。”风神的指尖有风穿梭。
“我讨厌你故弄玄虚,有屁快放。”她直奔主题。
“我不能直接告诉你,需要你自己探寻。”
神祗,除了各司其职维护宇宙的平衡,并不能干预别人的命运。他只能引导。
“答案就在画里。”
言尽于此,风神回到他的宫殿,继续在冰椅上作万年化石状。
她迫不及待地奔到有画像的房间,久久,没有出来,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水晶球。
“这就是你说的答案?”她抱着水晶球气呼呼地说。
“你哪里找到的?”风神问。
“画像后面。”话音刚落,风神消失不见,须臾,他又出现,脸色变得狰狞,手里还捧着一堆碎片。
“你竟然毁了我的画!”风神怒吼。
嘿嘿,她心虚地退后两步。他说答案在画里,她就去研究那幅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名堂。她觉得画像里的女子笑得讨厌,好像在嘲笑她无能,所以一时火大揍了那张脸,结果画就破了。
“不毁了画怎么可以找到这个。”她举高手里透明的水晶球。
风神的表情黯淡下来,注视着水晶球,仿佛陷入沉思。
“这,是潋滟的东西。”
“你妻子的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她随手一抛,水晶球在空中划了道弧线,坠地。
“不——”风神想挽救已经来不及了。
水晶球,碎了。
风神呆了。
奇异的是,水晶球的碎片诡异地浮了起来,化作星星点点的光,将她包围,然后分道钻入她的耳朵、鼻孔、嘴和眼睛。
风神完全呆滞,她却感到灭顶的痛苦。


 “如果某一天,她又回到风之音,便是痛苦的灵魂解脱的时候。但是,你不能直接告诉她一切,要她自己找回,否则你们将永远分离。”这是万物主宰上神的预言。
“答案在画里。”潋滟只说了这句就离开了他。
过往一一浮现在风神脑海中,这,就是答案吗?


这,就是答案吗?
水晶球的碎片进入她的身体,痛苦过后,奇迹般敲开了她的记忆之门。
她是水潋滟,风神的妻子。
“我回来了。”
大约两百年前,水潋滟与风神是一对恩爱夫妻,住在宁静祥和的风之音。水潋滟喜欢热闹,经常溜到人世游玩,每次都会带回一两只动物,风之音也一天天充满生机起来。但是她却因此犯了一个大错。
原来,各种生命都有自己的归属,她因个人喜好将动物带离原来的生命轨迹,无意中就破坏了世界的平衡。风之音的生机没有存续多久,动物们相继死去。水潋滟没有意识到错误,仍然不断带回各种动物,死去的动物越来越多,这些怨念竟成了一股强大的怨灵。它们诅咒了水潋滟。
它们诅咒她,永生永世与爱人分离,永生永世与孤独为伴!诅咒应验到风神身上,风神差点形神俱灭。这时万物主宰上神插手了,他安抚了怨灵,但水潋滟要为自己造成的恶果接受惩罚。
水潋滟后悔已经晚了,她被上神放逐到人间,忘记所有,一个人孤独地流浪,直到怨灵解脱,直到她再回到风之音。放逐之前,上神允许她将自己的记忆收藏在风神为她所作的画像里。她给风神留了一句话,然后接受惩罚。
从此,人世间多了一个流浪的女巫叫风飘絮。
这就是过去的记忆。
两百年来,风神忍受着相思煎熬,他只能凭画像怀念。他不能去找她,也不能去见她,否则将永无相见的机会,他只有等待。
终于,他们都等到了。
“潋滟。”他将她拥如怀中,深深地拥抱。


画外音——
“你对自己的画像怎么没感觉?”
“我重生了,难道你对我现在的容貌有意见,那我走好了。”
“我明明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胡说我是你女儿,你想占我便宜?”
“这是上神的指示,我不能认你,否则我们将永远分离。”
“你、你、你怎么越来越暴力了?”
“废话,你去人世间混一混,不强悍活得下去吗?”
风吹过,有欢笑。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15,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