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2007-8-21 16:57:4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57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八回——灵猫蒙甲

  “我、在、大雨夜,捡到一只——猫!”
  “喵!”猫尾巴宛若旋转在悠扬舞曲中的美丽女子,轻盈灵巧地摇了摇,徐徐、栖落在蜷缩的身侧。
  没有赞美,没有掌声,一只小赤脚准确无误踢中猫屁股,伴着低斥:“蒙甲,一边睡觉去!”
  “喵——呜——”惊跳跃起,弓背,竖尾,豹纹猫发出愤怒的咆哮。
  “我没让你‘滚’到一边睡觉去,你鬼叫什么!”金眸回头一瞪,地拖继续前进。
  符沙身后,豹纹猫因咆哮半天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而放弃。打个猫牙毕露的哈欠,它慢吞吞挪到沙发边,轻巧跃上,头枕上前腿,将身子蜷缩成舒服的卧姿。然后,那双带着朦胧睡意的猫眼百无聊赖地随着拖地的身影左右滚移。
  时间——下午五点十五分。
  地点——鞠•骨董宠物店。
  状况——暂时没有客人光顾。
  另外补充一点——鞠如卿外出未归。
  符沙清洁地板的同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大脑:如卿姐提过去买瓶子,而且,从她特别带上米大人相伴这一点上,他大胆肯定——如卿姐不是出门勾引弃猫弃狗。
  既——然——此刻店中无老虎(也就是如卿姐),称大王的猴子也不在(也就是米大人),他这只小fossa就暂时充当山大王兼骨董店店主啦!
  “嘿嘿……”捂嘴偷笑,符沙正想揶揄沙发上那只眼睛差不多完全合上的豹纹猫,突听身后传来轻微推门声,不待白鹦鹉叫出令任何客人都会心动过速的欢迎辞,他已飞快跑到雕花玻璃门后。
  赤足并拢!
  身体挺直!
  双手交叠放在腹部!
  嘿,不是他自夸,拖了十一天的地板,只要有空闲,他的眼神绝对追随米大人那无尽优雅的身影,这迎接客人的姿态,他承认学不到米大人的百分之百,但至少有百分之十的相似。
  米大人会静静立在门边,等鹦鹉吓过客人后,才微笑,直视……直视……
  啊,糟了糟了糟了!
  连身暗叫,符沙差点跳脚。他没有米大人那么高啊……没关系,直视不了他就仰视。
  “客人,欢迎光临!”米大人是这么开场的。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瘦高男人。
  瘦,并非指他长得多么骨瘦如柴,只因衣衫宽松,加上修长的身形,让他看上去有那么点细细又瘦瘦。特别是,黑靴,黑裤,黑衣,黑发,从脚黑到头的暗酷色调,令他外露的肌肤乍看去异常白皙,唇色诡异鲜红。
  符沙眨眼,视线缓缓上移,再上移,对上男人的眼。
  四眸相对,他只觉得……呃,眼睛有点……凝滞。
  这人……黑靴黑裤也就算了,他的上衣不仅袖口宽大,下摆更是长达膝盖,甚至,他居然扎着小辫子。
  这人……下巴有点尖,侧脸线条柔滑,右耳扣戴一只暗银色的图腾式耳环,薄薄的唇泛出鲜艳的朱红色,无端为他抹上一笔妖冶,微微上吊的眼梢将这股妖冶衬得更上一层楼。
  这人……很冷。
  与男人视线交汇,很像在狂热沸腾的血液中毫无预警地注入冰冻的液体,在火热与寒冷的双重冲击下,令人感到全身血脉急剧收缩,五脏六腑如被万根利针一齐狠狠刺扎,极度痛苦。
  虽然冷,但不可否认,他有着俊美的外表,即便在一身黑的情况下。
  男人缓慢扫视空阔的店内,诡异的红唇勾出一抹暧昧不明的笑,徐徐蹲下,与符沙平视。
  “只有你一个?”男人开口,音线柔滑,质感一流。
  “呃?”符沙微退,微显紧张地舔舔下唇,“是……是……客人……先生喜欢什么宠物?”
  不是他要倚老卖老,实际上,他想说的一句是——“年轻人,想买什么宠物”——当然,这句只能在心中偷偷地想。
  近距离与男人对视,他发现男人除了俊美的容貌外,眼珠竟是淡绿色。
  淡绿,是虹膜的颜色,虹膜中心的瞳孔则是黑色。
  绿色由浅转深,带着点点雾意,在虹膜上形成一圈圈层次感非常强的波纹环,接近瞳孔的一圈近乎墨绿……符沙感到脑后一动,才惊觉男人的手不知何时绕到他脑后,正揉抚他的短发。
  “我的确需要一只宠物。”趁符沙发愣之际,男人收回手站起,自行走到沙发边坐下,笑道:“小家伙,别告诉我你是店主。”
  ——敢怀疑他?
  符沙偷偷鼓腮,随即悄悄吐口气,努力将嘴角向上弯,笑得格外艰辛:“鄙店店主暂时外出。先生喜欢什么宠物,我非常乐、意为你介绍。”
  “哦——”男人拖出长长的尾意,随意看了看蹲在一边的猫猫狗狗,唇角勾出讥讽的意味,“你介绍吧。”
  ——真干脆呀。
  充满贵族味的小脸皮僵硬抽跳,符沙决定效法他崇拜的米大人——微笑,要微笑。
  金眸看看左边,他轻道:“本店有猫……”金眸转向右边,“有狗……”金眸停在鱼缸上,“……还有鱼……”
  “生鲜冷柜吗?”男人抬手,仪态倨傲地拨了拨垂于眼角的黑发。
  “……”微笑,要微笑。符沙心中默念,狠狠盯着男人唇角边的暧昧不明的笑,努力回想米大人的优雅和从容。
  客人来了,米大人会怎么做?
  ——米大人会端出茶水和点心……
  想到这儿,符沙立即转身走向酒架边的吧台,以自认很平静的语气说:“先生说笑了,本店只售……宠物。”
  忙着准备茶水,他偷偷吐气:幸好他拐得快,差点没将“古董”两个字丢出来。
  茶,普普通通就可以了。
  点心……小手顿了那么一秒,便毫不犹豫伸向半小时前他烘焙出的第一碟章鱼蛋糕上。
  顾名思义,名为章鱼蛋糕,当然是蛋糕长得像章鱼。如卿姐吃腻了数字蛋糕,想换不“视觉口味”,所以啦,他目前正尝试烘烤一些章鱼蛋糕出来。熟能生巧,蛋糕烤得多,让他知道了店里的蛋糕模具非常之多,除了章鱼,他还准备试试烤一烤蘑菇蛋糕、凤爪蛋糕、狗掌蛋糕之类。
  章鱼蛋糕约一寸长,有着硬币大小的椭圆脑袋和六只张牙舞爪的短须,烘烤后从模具中倒出来,可以清晰看到章鱼脑袋上微微凹陷的生动表情,有哭有笑,有生气有嘟嘴,还有流冷汗和暴凸眼……总之,非、常、可、爱。
  但可惜,第一盘被他烘烤得有点焦黄……配料调得也不太均匀……味道极有可能通不过如卿姐高贵的味蕾……
  所以——所以——给客人解决,正好,嘿!
  那一刹,贵族味的小脸上闪过与年龄极不相符的阴险。
  然而,在符沙冷笑着为客人准备一盘烤焦的章鱼蛋糕时,身后,一只手慢慢伸出来……

  那是一只优雅、白皙的手。
  指尖是淡淡的粉红,五指关节的曲线弧度恰到好处,可以说增一分则太阔,减一分则太弱。
  长着这么一只手,手的主人可以是身份矜贵的钢琴家,可以是目光独特的雕塑家,也可以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仅是单单伸出这只手,勿需任何累赘的动作,便已无条件吸引了众人惊羡的目光。
  这只手的主人明显不想被人欣赏,五指在空气中抓了抓,慢慢收拢成捉爪状,悄悄探向伏在沙发边的一只猫……
  轻轻地、轻轻地、抓摸了一下。
  只一下,惹得原本昏昏欲睡的黑猫“呼”一声从沙发上弹跳而起,精神也随之飞跃成亢奋状态。那一跃而起的高度,令人不得不相信它发挥了奇迹的逃生潜能。
  “喵呜!”黑猫瞪着不善的冰金色大眼,冲“侵犯”它的人咆哮。
  ——喵,店里来了一个变态。
  听见猫叫,符沙回头,脚后跟移了移,感到小腿肚碰到什么。他低头,见豹纹猫卷着尾巴靠在自己腿边,盯着沙发上的俊美男人,神色亦是不善有加。
  男人对上符沙莫名其妙的视线,倾首一笑。
  虽然奇怪豹纹猫不知何时放弃沙发而潜到他脚边,符沙暂时顾不得思考,继续将章鱼蛋糕摆出更为壮丽的整体造型,并随口问:“先生喜欢猫吗?”
  “对。”
  “哦,先生贵姓……”话说一半,符沙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浅的呼吸,眉心一凛,飞快转身。
  男人的动作很快。
  仅是符沙转身的一秒,原本在缩在他脚边的豹纹猫已被男人捉在手中。
  男人“捉”猫的手势很奇怪,他一手提着蒙甲的两只后腿,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蒙甲的尾巴,眼中闪烁着明显估量的光芒。
  “房。”男人微笑着,盯着猫……屁股吧……总之他的视线在蒙甲的屁股上逗留了至少一分钟,夹尾巴的手放开,动作熟练地开始抚摸。
  “呃?”注意力放在蒙甲反常的乖巧上,符沙望了男人一眼,也忘了手边的章鱼蛋糕。
  “我姓房。”男人微笑不变,提提蒙甲的尾巴,打开四肢,他吐出以下字眼:“骨骼弹性不错,”翻翻耳朵,指尖顺着猫眼徐徐划下,经过鼻梁、胡须、颈部,他继续——“头部浑圆,细耳,耳尖略圆……唔……有双下巴。口部……咬合正常。颚骨无损,颊骨高挺,眼睛是杏形椭圆,眼梢微微上吊……嗯嗯……”
  男人点头,一路划下的手最后停在蒙甲的腹部,沉吟片刻,似乎很满意:“被毛浓密,啡色,毛质柔软光滑,块状花纹分布均匀……啊,还有眼睛……”他抬起猫头,眼帘轻垂,浅绿的眸子闪过一抹遽亮。
  人与猫,深情凝望……
  蓦地,男人轻轻一叹。这一叹,悠若教堂殿顶回荡的声声祈祷,吟哦而悠远:“是……蓝绿色啊……”
  ——蓝绿色怎么了,值得像唱圣歌一样发音吗?
  符沙暗忖,揶揄的眼神丢向豹纹猫。
  “这只猫,我要。”
  “这只……”他作不了主啦——符沙话未说完,后半句却被男人的话吓得呛在嗓子里。
  男人说:“蒙甲,还记得我吗?”
  旧识?旧识?符沙以眼询问,却在对上猫眼时蓦然一僵。
  恐惧!
  是恐惧?
  符沙不敢相信,他竟在蒙甲眼中看到恐惧。
  不寻常的乖巧,只因为——它,恐惧?
  突地,蒙甲挣脱男人的环抱,悄然无声窜向符沙,将身体藏在他腿后,小心翼翼探出半只脑袋。
  男人微笑,蹲下,两手不死心地探向蒙甲。这动作很平常,符沙却无法忽视男人周身无形中飘出的寒意,缕缕,如轻烟。
  警敏后退,符沙弯腰抱起豹纹猫,悄问:“怎么了,蒙甲?”
  ——喵,他是变态。
  蒙甲未出声,被男人“侵犯”过的黑猫却在沙发上龇牙跳脚。
  “为什么?”金眸睁大了些,瞥向黑猫,符沙仍有点莫名其妙。
  ——喵,因为……因为……那个变态刚才摸我的屁股。
  黑猫满脸尽写着“委屈”二字。

  当店里出现一名诡异妖冶的黑衣男子,通常表示接下来会发生诡异的事。
  当蒙甲表现出异样的沉默和恐惧,通常表示接下来会发生令人震惊的事。
  “这只猫,我要!”
  当自称姓“房”的男人第二次说这句话时,米寿回来了。
  随着他推门的动作,暗香浮动的骨董店内缓缓渗入一波清雅的冰片麝香……
  清凉……无汗……
  黑眸胜漆,优雅的步子因与男人对视而缓滞,眼底陡然窜起一簇火焰,随即被垂下的眼帘掩去。
  收回视线,俊美的脸一派冷漠,“你来错了地方。”
  咦,米大人认识他?符沙瞪圆眼。
  男人靠近,黑袖飘飘如谪仙。他抬手探向米寿,笑叹:“梼杌之王,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优雅……”
  米寿侧退避开:“你胆子真大。”
  “米寿。”男人叫了声,是陈述语气,“我来取回我的宠物,不可以?”
  “本店没有你的宠物。”
  “谁说没有。”被米寿避开,男人并无恼意,他神色自若地收回手,眼光斜斜看向蒙甲,“它,原本就是我的宠物,我来,是为接它。”
  这句有点莫名其妙。符沙忖了忖,悄悄走到米寿身后:这位姓房的先生似乎很喜欢摸来摸去的……
  米寿勾勾右边唇角,神情是难得的诮讽:“你的?”
  “当然。不然……”男人将左臂横扶在腰腹处,右肘轻搁其上,手背托着下巴沉思片刻,突地拔高声音,“你……不会是想我出价买回蒙甲吧?”
  要卖蒙甲?符沙闪神,手臂一轻,蒙甲已跳下地,闪到他身后。
  “本店没有你要买的宠物。”米寿冷讽的表情不变。
  “米寿啊……”男人轻叹,“蒙甲原本就是我的宠物,你想否认?”
  “它是吗?”米寿垂眸轻笑,语调夹上一丝兴奋,“或者,你想重温三年前的事?”
  “三年前……呵……”男人突然捂嘴闷笑,仿佛米寿说了多么有趣的笑话般。笑过之后,脸色倏然一正,他缓缓、一字一字道:“蒙甲,我要,鞠如卿,我也要。”
  要字音落,米寿的眼陡然眯起。
  同样俊美的两人,一个诡异难测,一个冷凛如狮,视线交汇……店内空气无端紧张起来。
  宠物们宛如感受到迸溅在两人之间的尖锐敌火,吓得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在过于沉静的空阔骨董店内,一声轻不可闻的“咔”便显得格外响亮,响亮到引得众人齐齐转移视线。
  雕花玻璃门被人推开,鞠如卿回来了。

  只一眼,鞠如卿便叫出男人的名字:“房禺。”
  “真高兴你记得我。”房禺——全身包裹在暗黑色调里的男人——张开双臂迎向白衣女子。
  米寿未动,他身后,符沙的小金眸已经暴到极限:如果说米大人的态度是冷漠,那么,如卿姐的表情就是暧昧,真是……真是……不是他要偷偷嘀咕,真是一团优雅,乱七八糟。
  房禺的手勾在鞠如卿腰间,偏偏鞠如卿今日一身纯白,除了袖口一只银鱼暗花,全然找不到其他色彩。
  黑!白!色彩的两个极端。
  鞠如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以寻常语气说了句:“你很想再、一、次、被种进海里?”
  “呵,论心狠……”妖冶的唇贴在鞠如卿耳则,房禺轻道:“我相信,无人及你左右。”
  琉色灰眸内,似有水波微微一漾,漾出难以言喻的犀冷:“承让。”
  “如卿,你就不曾想念我?”
  “不曾。”鞠如卿任他勾着腰,对两人过于贴近的暧昧姿态视若无睹。
  “哈哈——”房禺大笑,笑声歇后才道:“我可时时惦记着你,如卿。”
  “惦记着……再一次被我种进海里。”鞠如卿的声音轻轻又清清。
  “你……舍得?”
  这一句,让鞠如卿有了动作。她伸出食指在房禺肩胛处轻轻一点,再用力推开他,不顾他的苦笑,径自走向沙发、落座。
  魅色水眸一瞥,手指冲符沙身后的蒙甲轻轻一勾。
  得到示意,蒙甲绕过符沙,肉掌“啪啪啪”几下跑到她腿边,弓身、跳上她的腿、静静伏在她怀中,一气呵成。
  猫眼轻轻合上,复又睁开,呼吸间,是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馨香。
  “喵!”蒙甲在她腿上蹭了蹭脑袋,将胸埋进馨香的怀抱,仿佛,那小小的、带着暖意和淡香的一方天地,已是它满足的所在。
  “我觉得,当年应该多绑几块石头。”掌心感受着质感一流的光滑毛皮,鞠如卿冷冷开口。
  种进海里……绑石头……符沙支楞耳朵,用力用心用劲地——拼组信息。说得这么隐晦,如卿姐与房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符沙的脑袋没转多久,米寿的声音适时成为他的解答——
  “房禺,当年你妄想取如卿性命,偷袭不成被如卿擒下。如卿情留一面放过你,你却不知好歹,数次欲置如卿于死地,而蒙甲是你向如卿挑衅的最佳借口。你已有宠物,执着于蒙甲不过因为它……真应该在你腿上系四块石头而不是两块。”
  圣人也会有脾气,更何况小气的如卿呢。放过一次,不等于会放第二次。三年前,他亲眼目睹如卿在房禺腿上系上大石头,将他当成海百合,毫不犹豫地种到大海深处……
  唯美一些,是“种”。坦白地说,就是将人踹进海里,借石头的重量让他永沉海底。
  如卿小气,亦有她冷酷的一面。
  “真……真的?”金眸闪啊闪,符沙用力咽口水。
  “真的。”点头的是房禺。听着往事,他却像旁观者听说书人讲故事那般,神色自若。
  鞠如卿没什么耐心,眼角扫了房禺一眼,向她的梼杌之王丢个眼色:“米寿,送客!”
  房禺勾唇一笑,不等米寿开口,耸肩一叹,竟就这么放弃离开。
  黑色身影在门边停顿,他回头,一句话从诡异的朱色唇角掠出——“我会再来。”
  门,无声合上,骨董店迎来暂时的宁静。
  指尖轻轻点点,沿着美丽的啡色豹纹跳跃,一声叹息,悠悠滢滢,盘旋在微微弯起的红唇边:“蒙甲……”
  “喵——”娇憨地抬头,粉色舌头舔了舔她的手,蒙甲再度将头缩进她怀里,细尾慢摇,摇出淡影几抹,如春日雨后的梨花,惊落无痕。
  “蒙甲,你的梦……醒了吗?”
  骨董店内,仿佛有什么炸裂开,若明若暗之间,梦起,梦落。
  时间……已逝。

  它天生盲眼。
  从它能明白主人话中的意思开始,它的眼前是一片漆黑。
  它看不见,却听得见。声音,非常清楚,响在头顶上。
  “蒙甲!”
  主人的声音很温柔,音线一流,音质绝佳。
  “蒙甲乖……”主人的声音柔然如风,常常将它抱在怀里,抚摸的手让它懒洋洋,它常想就这么一辈子待在主人怀里。
  “蒙甲,等到你一岁生日的时候,我为你开眼……”主人总爱说这句,轻轻吟吟。它看不见,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主人每次用脸摩挲它的脖子时,它总会惊叹主人的头发比自己的毛还要细还要软。
  主人常说它是一只珍贵的猫。它是不知道自己珍贵在哪里啦,照理,作为一只天生盲眼的猫,它实在是得意不起来——除了晒太阳,除了缩在主人臂弯里睡觉,它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珍贵。
  主人说它是灵猫。
  灵猫是个什么概念,它完全不清楚。
  因为主人天天在它耳边说“蒙甲乖,等你一岁生日时,我为你开眼”,弄得它的猫心猫肝充满期待。
  终于,那天——主人说那天是它的生日,它就当是了,反正它不会数数——对主人而言,为它开眼仿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仪式,马虎不得似的。清晨一早,主人将半梦半醒的它拎出猫窝,丢进浴缸,兴奋莫名地又洗又搓,差点提升它夭折的百分率。
  待它全身干爽、在主人怀里梳舔自己香喷喷的爪子时,眼皮被主人冰凉的手指拔开,接着,两滴湿润的液体滴进眼里。它抓了抓额,发现黑暗开了一个旋涡,慢慢向内旋转……旋转……不住地旋转。最后,一片白光闪现,它,看见了。
  主人很俊美,一如他的音线那般,引人迷醉……也引猫迷醉。
  然而,自从“开眼”,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首先,它发现主人不再抚摸它;其次,在家里,它闭着眼睛走路总是撞到脑袋,好像家具全移了位置;再次,它发现,只要自己闭上眼睛,朦胧之间仿佛有一只手在拍着它的背,像……对,像主人轻吟的摇篮曲。
  梦中的主人和现实的主人有点不同,它却分不清哪里不同。但,它怀念那温柔。
  从此,它爱上了睡觉,体重也急速增长。
  那是美梦……
  它以为,自己就这么一天天做梦做下去。伴在主人身边,短暂数十年的梦,它满足。可是……可是……
  它、错、了。
  梦,总有醒的时候。
  那一天,它醒了——主人要杀它。
  逃!它要逃……
  喵,真恨自己爱做梦的缺点,逃跑都逃得这么艰辛。拼命把臃肿的身体移出窗,跳下地时又因为腿上肉多差点跌成四脚朝天,好在肉掌够厚。
  逃离后,它没有方向感,没有时间概念,很长一段时间混在流浪猫里,食不知味,食同嚼蜡,以至养得非常臃肿的身体急速苗条起来。
  在它全身脏兮兮趴在台上晒太阳时,主人追来了,熟悉的淡淡香味惊醒了它。怵然睁眼时,它已错失逃跑的先机。
  主人的笑……很冷……与“那天”如出一辙。
  它再凶,也无法对主人咆哮,何况,它本就是一只温柔乖巧的猫,四肢简单,头脑发达(不是它要自夸,事实就是如此)。
  主人毫无怜惜地卡住它的脖子,陷入黑暗前,最后的画面是主人冷冷弯起的朱色唇角。
  再度醒来,它被鞠如卿救了。这女人一点也谈不上和蔼可亲,可它就是忍不住被她身上隐隐散发的一丝温暖吸引。此后,它成了骨董店的一员。
  鞠如卿让它明白,原来——主人,是主人,也不是主人。
  那名为房禺的俊美男人,根本不是为它“开眼”的主人。
  它,认错了主人。
  这是……噩梦!

  夜,九点——
  “你不是很凶吗?”趴在地下,视线与蒙甲相对,符沙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
  如宝石般的猫眼一时暴瞪——喵,我凶不凶关你什么事。
  符沙拉拉猫尾巴:“刚才被那个谁谁捉住,你乖得不像你哦……哎哟!”
  痛叫,因为脑后受鞠如卿一记狠扣。
  “你不知道灵猫向来性格温顺吗?”鞠如卿看看时间,见米寿无心让符沙拖地,也就任由他在身边摸过来转过去。
  “嘿嘿,如卿姐,我是北美洲猎豹的近亲,非洲狮子的表兄,东北虎的祖宗后裔,和猫族没什么关系……哎哟!”
  痛叫,当然是尝得鞠如卿第二记狠扣。
  “狮虎豹全是猫科。”琉色水眸横波荡漾,言下之意不外:这叫没关系?
  收到,明白。符沙立即谄媚地点头:“是是是!”点了一阵,觑觑鞠如卿的神色,他实在忍心不住好奇心,“如卿姐,白天那位客人……”
  眉尾一跳,鞠如卿曲指扣额,轻道:“知道灵猫香吗?”
  符沙点头,三秒后又摇头。
  “……”水眸横波,鞠如卿懒得理会他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直接道:“灵猫天生盲眼,出生一年后,满周岁的望月之夜(即十五),以主人之血点入白茫的眼球,人血渗入水晶体,便可形成眼珠,这称为‘开眼’。灵猫开眼后,以第一眼所见者为主人。而且,最关键一点——灵猫的诞生非常珍罕。”
  “四代一猫”——这是灵猫的诞生法则。
  第一代,无论公母,必须是人界豹猫与妖界“人鸟山”的山猫交配诞生,被称为L1。L1无论公母,必须与人界豹猫生下第二代,才能称为L2。L2一定要与“人鸟山”山猫生下第三代,才算得上是L3。而L3必须与“人鸟山”山猫交配生下L4,这个时候,L4才是世间罕有的灵猫。
  从天然环境而言,灵猫的诞生机率几乎为0。
  “真的很稀罕啊……”符沙小心翼翼抚摸豹纹,享受那貂皮般光滑的手感。
  鞠如卿颔首一笑:“对,它的诞生已属不易,它的骨骼能催化迷香,令其产生意想不到的奇效。”
  “……催化迷香?”金眸可爱地瞪大了些。
  “不止迷香……”鞠如卿叹气,以眼为笔,逐一绘过慵懒伏地的豹纹猫,“蒙甲的眼是上等猫眼血石,蒙甲的骨骼即可催化迷香,也是珍贵的收藏品,蒙甲的内脏是珍贵的药引和药方配料,蒙甲的皮毛能缝出极具韧性的兵器袋,蒙甲的须……”
  鞠如卿蹙了蹙眉,似在记忆中翻找蒙甲的须有何用途……
  翻翻找找……翻翻找找……
  找不到?心头暗忖,眉心展开,她转道,“房禺想得到蒙甲,当然是看中它全身是宝。”
  “……”符沙向匍匐的豹纹猫投去水汪汪一瞥——可怜的家伙,难怪房禺想杀你。
  “因为灵猫开眼见过主人后,会很腻人,对主人不带任何攻击性,房禺也是看中这个特性才想当蒙甲的主人。”
  “灵猫香……有什么用?”符沙搔头。
  “可以用来抢劫、召唤,指引,对六界走贩而言,它足以驯服任何凶狠的宠物或虫兽。”
  哦!符沙点头,吸收了一阵,脑子里似有个结一直未解开。转啊转,他拍掌大叫,“对哦,米大人说过房禺要杀如卿姐。”
  “因为他想要我的骨骼。”哼,也不看看在谁的头上动土,她的骨骼岂能随便被人得手。
  “……”金眸凸出弹了弹,符沙已完全发不声来。
  他想问,却不敢问出口——到底……古骨族人的骨骼有什么奇异?
  “蒙甲的主人是香骨人,”鞠如卿丢来一句,今天居然格外地不刁难人,柔软指腹摩挲符沙的后颈,缓道:“想听解释?简单,三句话。”
  “嗯嗯。”符沙用心点头,用心聆听。
  “房禺即要香骨又要灵猫,他杀了蒙甲的主人并在蒙甲开眼前让它看见自己,蒙甲认错了主。”
  “……”
  “不明白?”
  符沙低头沉默:他明白,只是不懂而已。
  三句,对鞠如卿来说已是解释,符沙看她陷入冥想,不敢开口问,只得看向米寿,但——米大人的表情……
  呃?符沙用力咽口水。如果说如卿姐的表情是不咸不甜,那米大人就是甜中带辣,还有点冰。
  米大人很讨厌房禺耶……好,他也要讨厌房禺。
  小拳头一握,金眸闪了闪,符沙丢开蒙甲蹭到米寿身边。
  优雅的漆眸瞥了他一眼,米寿扯出风落雪松般的淡笑,揉揉他额前短发,轻轻说了句:“符沙,这些天,你来保护蒙甲。”
  保护那只猫?
  米大人让他保护蒙甲?
  金眸眨眨眨……响亮的回答直冲骨董店店顶:“放心吧,米大人!”
  “……”嘴角一抽,米寿相信自己完全适应了小家伙的殷切。视线流转,无意间瞥到点心盘,漆眸不由一亮,喃道:“章鱼蛋糕……”
  糟,发现了!金眸垂下,心虚地经典动作——注视脚尖,状似默哀。
  没注意符沙的小动作,米寿拈起一块过硬微焦的蛋糕,端详片刻,直接丢进嘴里。
  嚼!
  一秒钟……二秒钟……三秒钟……
  吞下,米寿声色不动地开口:“符沙,把这盘蛋糕倒掉。”

  符沙答应米寿保护蒙甲的第二天,无事。
  第三天,无事。
  第四天——
  他因为烤焦太多章鱼蛋糕,浪费材料,被鞠如卿踢去量贩店补充面粉,顺便买他从来不吃的猫粮狗粮。正当他和蒙甲在调酱区较劲买多少瓶噜噜酱时,竟然——竟然有人摸他的屁股。
  谁?
  谁这么大胆,敢摸他高贵的屁股?
  毫毛倒竖,金眸凶意一闪,回头:果然是那个除了皮肤白唇色妖、一身黑衣从头罩到脚的敌人——房禺。
  看看四周,符沙暗暗警戒:量贩店人很多,这家伙应该不会嚣张到在人多的地方公然抢劫一只猫吧。
  “蒙甲,乖,我是你的主人啊,怎么会杀你呢!”房禺的声音很轻,在嘈杂的量贩店里,却如峨峨山石中一道清溪,清澈而洁净。
  但不及米大人。
  符沙心中默忖,一手捂在屁股上被他摸过的地方,竖眸遽地一缩。哼,他高贵的屁股也敢摸,咬掉他的手……不行,会见血,他会晕……
  瞟一眼蒙甲,竖眸立即由收缩变为扩张——
  蒙蒙蒙——蒙家的这只甲级猫居然躲在一袋饼干后面,前爪捏着两瓶噜噜酱挡住眼睛,那姿势分明就是掩耳盗铃。
  “蒙甲!”音质一流的声音继续叫着,似乎仗着鞠如卿不在,有恃无恐,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亦缓缓伸向蒙甲。
  金眸一闪,符沙扣上那只手,甜甜一笑,却说出与表情完全不符合的话:“先生,这只猫现在是我的。”他保护。
  房禺诧讶睁大眼,多看了符沙一眼,口中仍叫着:“蒙甲!”
  ——他不是主人,他不是主人!
  琥珀般的猫眼从噜噜酱后移出一点点,猫尾摇了摇,蒙甲匍匐着身体慢慢从饼干后移出来。
  ——“蒙甲,你的梦……醒了吗?”
  它的梦……梦里有主人……但不是眼前这个男人……
  它的梦……它的梦啊……
  该醒了。
  “喵!”突然跃上符沙的肩,它凌空扑向展开双臂的黑衣男人,锐利的猫爪同时弹出,照着男人白皙妖冶的脸狠狠抓去。
  血迹——出现在房禺脸上。
  惊讶——出现在房禺眼中。
  渐渐,那双本就冷透的眸开始沁出寒意,符沙趁他欲怒未怒之际,弯腰绕过他,抱起蒙甲——跑。
  房禺身上有一种令人恐怖的香气,他只要保护好蒙甲就行了,没必要和他正面冲突。
  一跑狂奔回到骨董店,米寿正巧送客人出门,他眼中见到便是如此情景——蒙甲伏在符沙肩头,尾巴绕在符沙脖子上,而他不过送完客人后眨了一下眼睛,下一秒,一道金光从眼角闪过,小帅哥已经冲到自己身边。
  “米大人!“很兴奋的叫声。
  米寿温温一笑:“你买的东西呢?”
  “啊?”符沙张嘴,很明显,他根本忘到脑后三千里去了。
  顾不得面粉猫粮之类,他急急将量贩店遇到房禺之事一一陈述,顺便添一点点油,加一点点醋。米寿静静听着,当他听到蒙甲抓伤房禺时,漆眸一亮,向豹纹猫伸出手。
  蒙甲以符沙肩头为跳板,“咻”地跳到米寿怀中。
  “蒙甲,你真的……伤了房禺?”这些天,他正头痛如何将房禺赶走,知难而退绝对不行,不然……再冲进海里去?
  “喵!”
  “乖!”
  “米……米大人……”怎么不夸他乖呢?符沙呐呐叫了声,同手同脚随在米寿身后走进店。他其实很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可又怕提起房禺惹来米大人的厌恶。
  “符沙,你闻到房禺身上的香味了吧。”
  “嗯。”
  “如卿身上也有香味。”
  “嗯……咦?”
  “房禺和如卿是同族——古骨族人,”米寿浅笑,端详符沙锐爪上残留的血迹,似乎决定给符沙一个痛快,“当六界之中诞生一只灵猫,表示香骨族有新生命诞生。蒙甲的主人本是香骨人,如卿说过,记得吗?”见符沙乖巧点头,他继续道,“蒙甲原本的主人为它开眼后,在蒙甲能视物之前,房禺杀了那人,让蒙甲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灵猫对主人非常温顺,他让蒙甲误认主人,是想让它乖乖待在身边,直到成长至适当年龄,就可以用了。”
  用了?
  金眸轻眨,长长的眼睫在眼圈下投出片片阴影,怜悯的目光绕啊绕,绕向豹纹猫:可怜的蒙甲,可以用啊……
  “可以用”的意思,岂不就是它的皮毛可以做兵器袋,它的骨骼可以催化迷香,它的眼睛可以制成猫眼血石,它的内脏可以卖给药材店……要是有人敢这么对他,他一定先咬下那人的脑袋。
  “蒙甲这三年一直在做梦,”米寿垂眸,放蒙甲下地,看它慢慢拐进内室,那双点漆似的眸才转向符沙,意味深长地一笑,“蒙甲……不,应该说灵猫,它们对主人绝对温顺,当它出现伤害主人的形为,表示它的梦醒了。”
  梦醒,也就不再有主人,不再有庇护,不再对任何人忠心。
  如卿一直等着蒙甲醒来,如今看来,它应该醒了。倒是房禺出现得突兀,不知又在盘算什么。房禺和如卿原本……漆眸闪了闪,轻轻一叹,不再说话。
  那——房禺和如卿姐之间有什么暧昧?
  觑觑米大人……嗯,在笑……看样子没有解释的意思。
  这成为符沙心尖的一个疑问,直到十天后——
  鞠骨董店对面,左边的左边的左边的左边——也就是北轩路1105号,开了一间名为“鱼锤“的茶楼。
  开张第一天,当茶楼老板出来迎客时,符沙差点撞碎骨董店的雕花玻璃门。
  茶楼很寻常,“鱼锤茶楼”也很寻常,但是,老板不寻常,竟然是如卿姐的手下败将——房禺。
  瞧那阵势,姓房的会在雍芜市停留一段不短的时间啊。
  这个……他和如卿姐到底什么关系?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83,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