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古韵柔情]唐前词 文/详明
 2007-8-21 17:01:4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8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黑暗的山谷,湿润润地空气,一身白袍的他就站在她的不远处,那头乌黑的长发也被风轻轻地带动着。可在她的眼帘里却是那么的朦胧, 
  “七哥哥,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泪水不断的从她的腮边落下,一滴一滴……突然,一支刃剑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刺过那白色的锦袍,颤动的身体,就那样慢慢地倒了下去。
  “不……七哥哥!”拼命的向他奔跑,可不管怎么跑,就是到不了他的身边,这时,一双强悍的手臂死死地抱住了她的细腰,她转过头去,那黄色的袖口和那熟悉的面孔让她崩溃的心慌,无论怎么挣扎,也动不了,他的脸慢慢地向她靠近,“不……”
  “不!”猛地坐起,淡粉色的衣,早已被汗水打透,是梦!是个噩梦,云谣双手捂住自己冰冷的脸,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那满脸冰凉的液体,反而更让她心慌,不觉的轻喃,“七哥哥……”
  
一 至死不渝
  
  “七哥哥,来!来追我呀!哈哈……”白马上的云谣不时的催着身后的七哥哥,“我赢了的话,七哥哥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情噢!”
  黑马上风度翩翩的男子只是淡笑这,细长的单凤眼,挺高的鼻梁,薄薄地嘴唇上荡起一颠覆众生的微笑,“那我要是赢了呢?”
  “那……那我就娶你!哈哈……”云谣大笑起,用力的向终点奔跑。
  “好!那我就等这云妹妹来提亲了!黑风,你要是赢了的话,我就把云妹妹的‘佳风’许配给你!”沈七道拍了拍胯下的爱马,说道。
  黑风霎时长嘶一声,像是听懂了主人的话一样,一改刚才慢慢吞吞的动作,让蹄下的尘土飞扬。
  云谣见马上要到达终点,不仅放声笑起,瞬间,白色的身影在她到达之前,早她一步停下,风采依旧的望这她。
  云谣不服气的跳下马,好气又无话可说的瞪着他,“七哥哥,你欺负人!”
  沈七道微笑,手臂一扬,佳人在怀,食指轻点了一下她嘟起的樱唇,“那就等这我的提亲,让你用一辈子来欺负我。”
  “七哥哥……”
     沈七道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
     “七哥哥,那你什么时候来提亲?”
     “等到你后园内的樱花落满地时!”
     “七哥哥,我等你!”
  “云谣……”沈七道轻喃着,等他跑完这次任务,一定来提亲。
  
二 阴错阳差

  浓密的双眉,高挺的鼻梁,似扬飞扬的唇角形成了一个嘲讽的弧度,最令人震撼的是那双眼睛,乌黑深沉,冷冽而狂傲,像一潭深的湖水。
  “关于选妃的事,朕还得考虑,众卿家退了吧!”
  闻言,众人各自在心中长出一口冷气,纷纷一字退下,后宫佳丽,争宠暗斗,平日里,只知胭脂水粉,珠光宝气,与她们同膳的胃口都没有,更何况是同寝?
  难道普天之下,竟没有一位出尘知己?
  
  今年夏天的雨水特别的多,几乎一连几日内都见不到阳光。
  云谣倚在木窗前,望这那从天空中落下的细线,突然,双目一转,抿嘴笑起,“翠!翠!”
  “小姐。”一翠衣女子慌忙入内,将手中的茶水,放在圆桌上。等待这小姐的差遣。
  “过来!”云谣诡异的笑起,见到小姐那久违的笑容,翠心中的警铃顿时大震,“小姐……”
  果不其然,当听完后,翠毅然的否决:“不行!”
  “如果你敢说不的话,本小姐就把你幽会小厮阿四的事情告诉老爷去!”
  “小姐……”翠无语,乞求的眼光注视这她的爱主,云谣故意转过头去,视而不见,小姐既然如此,翠只能暗自流泪了,都是爱情惹的祸!
  见翠妥协,云谣还安慰道,“放心吧,我只是去集市上转一圈,透透气,马上就回来!”云谣说完,就将准备好的银子放入腰袋上,潇然离去。
  “小姐,你可早点回来呀——”翠只能祈祷夫人可千万别来看小姐!
  
  因连日雨水的关系,集市上孤了了的,只有偶然的几家茶楼维持这生意。
  白色的纸伞,碎碎的莲步,即使什么也没有,云谣依旧兴高采烈,不停的用力的呼吸,不停的踏着圈。
  一丝甜甜的麝香沁入她的鼻中,闻起来是那样的舒服,云谣不仅吃醉而贪婪的吸起,这种感觉如果再加上冰凉的细雨就更美妙了,不知不觉的放下手中的伞,这种感觉就像七哥哥的怀抱一样。
  缓缓地睁开眼,云谣顿时吓的是花容失色,踉跄的倒退几步子,满眼的惊慌失措。
  “姑娘莫怕!”轩辕傲歉意的一笑,生怕自己一时唐突吓跑了她。
  云谣不语,只是死死的盯着他,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莫明的震撼力。
  “敢问姑娘芳名?身居何处?”轩辕傲慢慢地向她走近。
  见他过来,云谣连连后退,苍白的手指紧紧的抓这伞把,对!她需要冷静,三十七计,跑为上上策!就在云谣刚转身想跑的时候,对方的侍卫早已将她团团围住。
  “天呐!七哥哥,你在哪里呀?”此时的云谣心里只能默念沈七道的名字了。
  见到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轩辕傲加重了自己脸上的微笑,更加柔了自己的声音,“告诉朕……镇上哪户是你家?”
  云谣惊讶的目光一丝而过,快速的扫了一下身后这强大的阵容,“我……我叫云谣……白云谣。”她声如蚊叮,不过,轩辕傲听的却是如此的清晰,向侍卫长一个眼色,众侍卫马上散开,丢下手中的伞,云谣拼命的向家跑去。
  望这她逐渐消失的背影,笑容顿时在他冷冽的脸上扩开。
  “亚,朕今儿龙心大悦,回宫准备彩礼。”回望这四周,轩辕傲不仅哑声笑气,难怪她会有惊奇的表情,这里哪里是镇啊?
  亚侍卫不觉的也笑起,看来,出尘知己找到啦!

三 水深火热

  拼命的跑回家里,云谣几乎想放声尖叫,回想刚才的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
  “呜……老爷……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知道……”
  哭求声将云谣从记忆中给拉回,该死!忘记要早点回来了,急忙奔到大厅,果然,翠跪在堂中间,爹怒气的马上要用加法处治了!
  “爹!不要!”云谣忙奔了出来。
  “你说!你去哪儿了?”见到罪魁祸首的出现,矛盾的箭头马上转变了方向。
  “我……”云谣一时支吾起来,这时,一熟悉的白色身影就坐在她的不远处,“七哥哥……”不敢明声求救,只能用眼神不停的企求。
  沈七道好瑕的坐在哪里,根本看不见不说,还不时的弹弹衣袖上没有的灰尘。
  “快说!”白老爷,如雷吼般的声音,在云谣的耳边炸开。
  “老爷,她不是回来了吗?就算了吧。”白夫人不忍心的劝说这。
  “我……”轻声吐出一个字,云谣整张身子便倒了下去。
  “云谣!”沈七道一步上前,接住她未碰到地面的身子,心疼的呼喊这。
  “快抱回房间去!”
  
  假装昏迷的云谣成功的骗过了所有的人,不过她的代价就是,必须的安分的装病在床上多躺几日。
  “云妹妹,好些了吗?”沈七道这几日几乎都住在了云谣的家中。
  “恩,七哥哥,天天来看我,当然好的快拉!”云谣调皮的坐起。
  “我看你也没事了。”拍了拍她的脸蛋,不舍的话还是得说出口,“云妹妹,我三日以后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办事,要很久,等我回来就是你樱花落满地时,你会等我吗?”
  刺痛的感觉,顿时让云谣无法呼吸,“我说不要可以吗?”
  “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你,答应我,等我回来!”沈七道用力的握紧云谣的细腕。
  “七哥哥,你不要骗我,我一定等你回来!”云谣急忙擦干还未落下的泪水。
  “云谣……”沈七道不仅一把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像要失去她了一样。
  
  雨天这么快就过去了吗?怕她伤心而不告而别的七哥哥现在走到哪里了呢?早知道,昨天就应该死死地缠他一天。等他回来非要他好看不可!
  “小姐!小姐……不好了!小姐!”翠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什么事啊?”
  “小姐快、快来前堂!”翠来不及解释,拉着云谣匆忙奔去前堂。
  果然,家里管事的人物全部都恭敬的站在一旁,一些侍卫威严的站立在门口。
  “爹。”云谣轻轻地唤了一声。
  这一声,顿时让全屋的目光像她抛去,云谣紧张的回望着大家。
  “白云谣接旨!”
  一屋子人全部都胆战的跪下,云谣望着宣读圣旨的人,好生的面熟啊!就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什么?”听到入宫这句时,云谣不仅大声叫起。
  “小女不懂事,不懂事,还请大人见谅!”白老爷急忙拉住女儿。
  云谣顿时如五雷轰顶,不仅摇摇欲坠,入宫长伴君王,从此为妃?
  “我不……”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白老爷急忙打断云谣的话。
  “恭喜了!”亚侍卫转身带人离去。
  顿时,全白家陷入深思,不知是喜还是悲。“爹!我不嫁!”泪水不断的从云谣的眼中落下,“反正,我就是不嫁!”云谣大声的吼这,转身跑回房内。
  
四 视死如归

  此时白家无一点的喜气,全部都笼罩在阴翳的笑容下,轩辕皇!谁得罪的起,如果云谣不嫁,丢了他的面子,一定会被满门抄斩的!
  夜晚,云谣推开那古木的雕花窗,窗外的月色美的凄凉,“原来,月亮最美的时候,并不是它最圆的时候!”云谣自言自语这。
  “那我们就让它变圆吧!”一沙哑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七哥哥?”云谣似乎不相信眼前的现实。
  “云妹妹!”沈七道心痛的张开怀抱。
  “七哥哥!”云谣飞奔过去,呜咽的哭起,狠狠的抱这他,生怕他离去。
  “云妹妹,我这就带你走!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
  云谣的憔悴让他疼的不能呼吸了,他才走了四天,怎么就发生了这么悲惨的事,还好翠及时将事情告诉阿四,阿四连夜马不停蹄的追奔而去,才能让他赶回来。再过几天,云谣可就要上花轿了。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快带我走吧!”
  两人夺门而出,院内的园丁都被此景震呆了,带他们跑出院外,才想起,会被杀头的,不仅各个大叫起,“老爷——小姐私奔了!小姐私奔了!快来人啊——”
  气喘吁吁的两人终于找到了卧地休息的黑风,“它太累了!”
  黑风见到主人,马上站起,嘶叫了一声,像是在催逐他们快点上马。
  “云妹妹,我们快走,不然就来不急了!”筋疲力尽的黑风用尽生命的跑这。
  
  “七哥哥,我们跑不出去了!”
  火把,照亮了整个黑漆漆的山林,黑风也因过度的疲劳倒了下去。
  是沈家的军队!沈将军早已布好了阵等待这他们的到来,身后,白家的家丁也各个手持刀棒,一字排开。
  “爹,求求您!不要分开我们!”云谣痛苦的向自己的父亲跪下。不断的哭求这。
  “爹,难道您就这么狠心吗?”沈七道拉起云谣,转向自己的父亲。
  “我们沈家,从来都不会背负上欺君的罪名!”沈老爷也是无奈的摇头,皇上为什么会突然娶云谣呢?
  “沈伯父!难道你忍心拆散我们吗?”云谣痛苦的喊道。
  “云谣,你现在已被封为云妃!你是国母的代订者,我们沈家是没这个福分了!”沈老爷痛苦的闭上眼睛。
  “爹!”云谣此时转向自己的父亲。
  白老爷也无语,“那么就别怪我了!”沈七道轻身一转,腰间的软剑已呈在手中。
  沈老爷大刀一拔,跃身下马,“如再不会头,我今日就死在你的面前!”
  “云谣,回来吧,爹求你了!”白老爷蹒跚的走到云谣的面前,双膝一软,众目睽睽之下,放弃了自己的尊严与地位。
  “爹……”
  “云谣,爹知道对不起你,难道你们想让两家的血流成河吗?”
  父亲的话,顿时让云谣连连后退,理智告诉将她的爱情攻垮,“七哥哥!我不能跟你走了,我们的自私会害了很多人的!”云谣颤抖这扶起白老爷。
  “云谣!”沈七道无力的瘫软,‘咣当’一声,手里的软剑慢慢的滑落。
  “七哥哥,云妹妹,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人!”
  
  所有的日子一如既往,只是白家谁也不再提前沈家的人,云谣每天机械的跟老妈子学着宫中那繁琐的礼节。
  花轿,从此她再不是那个天真无邪、与世无争的小丫头了,高梳的妃髻,精致的发簪,红红的头盖,艳丽的浓妆。
  云谣死了,她随这七哥哥一起死在心里的最深处了。那么她的空壳要面对怎样一个男人?是肥胖中庸,还是满脸的大胡子,粗横残暴。
  麻木的进行这一切,坐在喜床上的她,突然发现自己开始颤抖,开门的声音,沉稳的脚步,云谣绝望的闭上了眼。
  红色的盖头被轻轻的掀起,云谣不愿的张开双眼,顿时大惊!这个熟悉的面孔,“是你!”
  “是我。”轩辕傲高傲的望这云谣的表情,奇怪,她好像缺少了点什么,让他只有感觉不对,却一时也说不上来。
  “你可不可以不要娶我?”云谣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闻言,轩辕傲大震,顿时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强压这自己的怒火,“什么?”
  “因为……因为我想我爹……”云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说实话,是怕他会去杀七哥哥吗?
  轩辕傲不仅大笑起,“我还以为你心里有想的人呢!”
  “那如果是呢?”云谣很认真的看着他。
  “那么他会下地狱的!”轩辕傲用力的抓起她的细腕,随手将她揽在怀里,“我告诉你,你这一生注定是我的女人!”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3,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