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古韵柔情]误拂弦 文/纳兰馨雪
 2007-8-21 17:03:1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8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曲有误,周郎顾
  引:瑜少精意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吴书 .周瑜鲁肃吕蒙传》。

  一  临家有女初长成

  微风吹着暮雨的江南小镇,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
  可是,东汉末年,却不是一个太平的年代。
  我本来也可以像一个普通的农家姑娘一样,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可是,诸位王侯为了自己领地不断的战争的结果,就是百姓的凄苦。
  我还只有三岁的时候,就与父母亲在流亡中失散。
  至今,我也想不起来他们的容貌。
  只记得,幼时母亲背着我在溪边洗衣浣纱时哼着的歌曲。
  我被一个乐团收留,师傅开始教习我筝和古琴。
  乐团里有许多和我相仿年纪的姐妹们,
  大家就这样每天在严格的训练中度过我们的少年时代。
  每日伴随着叮叮咚咚的声音,将我们年幼的时光流逝在无边的音流中。
  在遇到师傅以前,我记得,我没有名字。
  父母对我的称呼我已不记得。
  师傅叫我明月,于是大家都这么叫下去。
  师傅对我特别地偏爱,因而也要求我最严格。
  她要求我每天不仅要练习琴,筝,还从别的教坊里请了师傅教我歌舞。
  日子像琴弦上的上滑音,转瞬间,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春秋冬夏。
  按照师傅的意思,我成为乐团的招牌。
  而在这个烽火连天的年代,我们这些所谓的优伶最好的前景就是成为权贵的家人。
  于是,师傅带着我们进了宫。
  吴宫,众姐妹与我在这个富丽堂皇的地方住了下来,成为宫廷乐队。
  少不了每日的排练,少不了酒宴上的杯觥交错。
  看着权贵们高谈阔论,看着那些灰尘仆仆的武将们醉得不辨南北,只觉得这种生活,无助,而又无奈。
  幸好有我的琴音陪我度过吴宫中的这些岁月。
  吴宫中的花草开得很好。
  我喜欢和姐妹们在后花园的湖边排练。
  可以看着假山石上偶尔惊飞的鸟儿,可以看见花间起舞的蝴蝶。
  我一直以为我的生活会这样继续下去。在这个重门深锁的吴宫中中度过我波澜不惊的一生。
  伴随着我的琴音舞步,等青丝变成白发的时候,在吴宫中像那些众多的白发宫女一样,哀悼着自己的青春,与她们不同的是,我还可以弹琴。
  但是,建安三年,我遇见了他——

  二  记得小池初见面

  建安三年,我十六岁,依然是个懵懂的孩子,但是吴宫的花草见证着我的容貌和年华,吴宫的乐坊中,我的琴艺最好,师傅常说我抚琴的样子很美。
  建安三年春日的某一天,我依旧在吴宫的花园中抚琴,准备明日要表演的曲子。
  正在专心听着琴音流泄的时候,身旁的姐妹们一阵骚动,开始窃窃私语。
  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径直得朝后花园走来,身着一袭白袍,腰中束着英姿带,头系英雄巾,说不出的英气。
  透着霸气的身躯笼罩在春日的乍暖还寒的阳光中。他——就是周郎。
  刚刚率居巢兵众投奔了主公,以年仅二十四岁的年纪就授任建威中郎将。
  他是我们东吴的佳话,也是宫中姐妹们平日里最喜欢谈的人。
  吴宫春草花尚好,我的眼不由得朝着周郎看过去。
  那一身的英气似乎旋涡一样,将我吸进去,动弹不得。而手下的琴音却一直未停。
  不由地,心里紧张起来。
  我努力得弹得更为出色,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手却开始微微发抖。
  他从身边经过的时候,我的心一抖,一个滑音弹破了。很小的失误,根本没有人可以觉察的。但是,我看到,他略微停顿,侧身,又大步离开了。
  我不由得吐口气,但立刻,失望与失落又填满了内心。
  师傅说我抚琴的样子很美,可他却没有看到。

  三  曲有误,周郎顾

  转日的表演是主公为他准备的。我依旧是最后一个出场。
  目睹着满场的莺歌燕舞,加上那些酒过三巡的狼藉。心中莫名的涌出倦意。眼神不由得往上座瞧,周郎正在那里与主公谈话。
  开始弹奏昨日准备的曲子,慢抚轻开,一抹一劈全部都是心中无限的伤感。
  满场寂静下来,当叮咚的琴音开始如流水般宣泄下来,我听到了四处惊叹。
  “好!”周郎赞到,微醺,中气十足。然后继续他与主公的谈话。
  被他的一声赞喝,我一时慌了,结尾的那个音,在揉弦的时候,滑掉了。
  又出现错误了,我懊恼。幸好有他人的合奏,错误并听不出来。可周郎却回身看了我一眼。
  我会意,他听到了,于是向他深行一礼,缓步退下。
  突然在想他这样的才华与品行或许是旁人难以企及的。
  春日的风将周郎的容貌印在我的脑海。
  那天起,我的生命里似乎与以往有了些不同。
  我的心里会多更多的惆怅,每每抚琴时,会想到那回身的一顾。
  吴宫的花草凋谢又开放,江南的烟雨聚散,凭让我添了不知许多烦恼。
  每每在湖水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身姿,不由得想,百花盛开的时候还有我们这些人可以看。
  可是,如我这样的伶人,即使又再美的面庞,在动听的歌喉,再出色的琴艺,又有谁会认真地看,仔细地听,入神地品呢?
  似这般春去花调残,又似这般水流去不返?
  
  四  故地抚琴诉衷肠

  建安四年春天,主公任命周瑜为中户军,领江夏太守,攻打皖城。
  临行,宫中设宴。等我上场,仍是最末。
  大家都以醉,周郎亦是。
  一曲终了,仍是赞声。
  主公复命我歌舞。
  于是钟鼓弦瑟中,我轻移微步。
  柳腰深锁,莲步轻飘,水袖飘过江南的风雨,衣裙又浮过乱世的太平。
  酒宴结束,主公与周郎两人对酌。留下我一个人抚琴陪伴。
  周郎看我,“果真是个美人,琴色艺绝佳”。他由衷的说,言语间却并无它意。
  我的脸微红,却不敢回视他的目光。但他的目光和微侧的轮廓早已烙在我心底,伴随我每个晨夕。
  你叫什么?他问。
  明月。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多大?
  十七。
  周郎若是有意,我把这伶人送于你,主公说。
  我的心微微一颤,似乎涌现出无限希望。
  “公瑾一介武夫,成日里只有行军打仗,生活漂泊,还是免了吧。”言罢,谈笑而去,远远地,还有笑声传到耳中。
  留下我,站在堂下,杯盘狼藉。
  
  三个月后,暑天的蛙鸣不绝于耳。
  周郎用计除去收留袁术的卢江太守刘勋,大破皖城,三军凯旋。
  主公大宴群臣。
  宴后,主公与周郎在后花园小酌。
  遣下所有歌姬,只留我为其抚琴助酒。
  主公微疡,复又只留下我们二人。
  我无措,只是默默弹奏,不做声。
  这里,也是我第一次见周郎的地方,那时我琴音微破,他轻微侧身。
  今晚周郎心情很好,不停地要我弹一首又一首曲子。
  “你叫什么?”他问。
  我心头一绞,明月。
  明月?呵,似乎女子的名字都差不多。
  非也,我说。夜晚的空中只悬着一弯明月,无二。
  他笑。是,无他,只此一位明月。
  累么?他轻声的问。
    不,我答。
    嗯,他应着,眼神望着远方天空中的明月。
  我在皖城遇到了一个女子,她叫小乔。他径自说着。
  我却突然分神,挑断了琴弦。弦划破了手指,却是心里很疼。
  断了?他问。
  断了。
  那就陪我说说话吧。他已经醉了。
  我不做声。
  她很美很美,他依旧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知道吗?她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就已经忘不掉她。
  他回头看着我,稚气地笑着,一脸幸福。
  我隐忍着泪水,对他微笑。将流着血的手指藏入衣袖。
  他慢慢合上眼睛,睡在了花园的凉亭里。
  口中还不停呢喃,她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就已经忘不掉她了。
  我没有叫醒他,依偎在他身边。抱着腿坐在他旁边的地上。对身边满是他的气息说,知道吗?你也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就已经忘不掉你了。
  泪水从面庞滑落,滴在他的脚下。只是,他或许永远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五  回首东风一断肠

  建安四年秋,主公与周郎分别迎娶了皖城乔公的两个女儿大乔和小乔。
  世人都说他们是“国色”。
  喜宴上,我麻木地弹着喜庆的音乐。
  看着周郎满面春风的笑容,看到喜帕掀起时小乔的容貌,我终于明白,在这个乱世,在这个烽火四起的年代,我不是败了,而是根本没有参加战争的资格。
  同样的花容月貌,同样的如花美眷。小乔是有人堪摘,而我只能似水流年。
  每每寂静无人的夜晚,我常常一个人在吴宫的花园抚琴。听琴音带走我的岁月,风鸣吹散我的愁绪。
  天慢慢转凉,吴宫的庭院里,总有落叶猝然在脚前跌落,这细微的动静每每令我心惊。我抱着我的筝,不知该何去何从。
  犹记得,宴会上他轻微侧身的一瞥,提示我琴音的谬误。
  犹记得,他也曾被一个女子的回眸一瞥弄得心神荡漾。
  或许,我可以再让他看我一眼,让他记得世上只有一个明月。
  尽管并不一定是喝彩或者嘉许,但是那轻微的一瞥也成为我岁月流逝中的甘泉。
  在那个宴会上,谁能发现我赴死般的感情?有谁能注意到我苍白的面孔,冰冷的手。有谁能看见我眼中燃烧的目光。
  只可惜这只是家宴。主公和大乔一起宴请他们的妹妹与妹婿。
  主人与来客,神采飞扬,漂亮非凡,这是他们在世上以来最美好的岁月,成功的事业与爱情得其所哉。
  他们都依旧年轻美貌,但是,不会有人看到一个弹筝的伶人异样的神情。
  弹得依旧是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曲子。
  这首曲子我早已烂熟于心中,不会在有一丝谬误。但是,我已经预先设好了埋伏。
  我的小小的阴谋或许不会有人发现,但是他将回头,将向我眺望。
  或许,他会想到天空中唯一的一轮明月。
  可想到这些我的手指竟然开始僵硬,痉挛。莫名地,心里开始疼痛。
  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弹完一首完整的曲子。
  我勉强得使自己镇静,使曲子可以行云流水。
  “当”,弦断,我心中的希望也顷刻绷断。
  我不敢抬头,虽然我知道那日夜盼望的甘泉般的目光已经朝我看来,可这一刻我不敢看他。
  我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卑微与怯懦。
  哪怕我早已决定孤注一掷,但是我仍然不敢采颉我那甘泉的幸福。因为我希望的不是这样的得到。
  我被莫名的委屈侵袭。
  我心酸得落泪,泪珠落在弦上,崩裂成无数更为细小的晶莹。
  跌落在筝板上的泪珠,打出了呜呜的声响,或许只有我能听到。
  那些细小的晶莹让我的心更疼。
  乐队的演奏混乱起来,谈兴正浓的主公也注意到了。
  他不耐烦的挥手,我们在总管铁青的面庞前走过,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宴席,离开他,离开我渺小的希望,我没有回头看那个我日夜思念的人,隔着那么长的距离,就算我看到了他,又会怎么样呢?

  晚上回去后,被师傅打骂是必然的。但是师傅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问我,这些值得吗?然后让我打点好行装,离开吴宫。
  当我背着包袱离开吴宫的时候,吴宫的花草已经又一次开放。
  我知道,没了我,它们依然会开,但是,即便它们开放了,也应该不会再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来欣赏他们的美貌与年华。
  它们只是被锁在重门深处的风景。而我的年华与风景也断送在那重门后。
  虽然我依旧是青春年少,但是心,已如死灰。
  娇园碧草蕾花芳,未解春愁泪成行。侧身一顾已成伤,回首东风一断肠。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