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青春本馆]天堂门在左边 文/墨笑
 2007-8-21 17:06:5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8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Angela

“喂?小染,是你吗?”Angela摸出手机,声音很小,语焉不详。
“哟,是不是我你都不知道,白目啦?”手机另一头传来的声音,昏昏欲睡,有气无力。
“不是啦,我现在有点事,不太方便。”Angela下意识拨了拨自己波浪卷的长发,美丽的大眼悄悄瞄了瞄客厅的另一边,半封闭式的吧台。
依稀可见其中那人,闲适的,流畅的,不经意就会温雅的动作,Angela的眼又笑眯起来。
“喔,知道了,约会是吧,那我就真是不识趣了,这时候打电话去骚扰你。”
“亲爱的不好意思,”Angela一边安抚道歉一边掩着唇,更加小声的说:“因为这个男人很重要,是极品,所以我……”
“明白了。”对方的声音突然明朗起来。“只是跟你说一声,下周我会到香港。”
“咦?真的?”突然听闻这个消息,Angela欣喜得连掩唇的手都放开了。
“出差吗?”她被调到香港工作快半年,早就想小染了。
“不是……”对方的语气似乎随着心情一起低落和懒散起来。“只是想放松一下。”
Angela一愣,随即脸上泛开心疼的笑,出口的话却是奚落调笑的。
“我知道了,一定是被巫女操练惨了。”
巫女叫Susan,是苏小染的主管,领导级别的女人水蛇腰扭得妖娆无比,绝对归不到欧巴桑的行列。
“星期几过来,我好请假。”
“周四。”
“好,那到时候见咯!亲爱的,我想死你了!”
“想死我吗?好像刚刚还很嫌弃我不识时务打扰好事呢……”另一头传来蟋蟋簌簌,似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哎哟,不是啦!”
“就这样,不说了,你继续捕获你的极品男吧。”
Angela还想开口,手机中已是挂线的声音,她好笑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不是别人,是苏小染。
那年,自己一个劲儿拽着她的手臂不放,强迫许下一辈子的诺言。
接着小学一起念,中学一起念,到了大学,即使没在同一所学校也强行要在一个城市。
是啊,不就是强行吗?自己原本不喜欢那所学校的。
“怎么了?”
突然传入耳中的男声,让Angela惊了一惊,回过神来,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正端着自己调制的水果酒,将其中一杯放在了她的面前。
“没事。”Angela舒展脸部表情,端出最完美的角度。
如果有契机,不,这种事不能等如果,她必须尽最大努力制造契机,用某种方式套住自己中意的人。

2  苏小染

早晨七点苏小染一个人奔向了关口,背着包,没跟任何人说,包括项北。她把手机关了,反正谁打来都不想接,心里是这样想的。
想到这里,苏小染扬起脸,本来就很小的一双眼眯着,像老鼠一样不着痕迹的打量这列九广东铁上的乘客。
她有告诉Angela今天会到香港,岂料她正好外派,真不巧,就算提前通知了还是见不到面,天不遂人愿。
不过也没关系,早就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苏小染的脑中浮现Angela那张娇俏的脸庞,眉眼描绘得极其细致看着像浑然天成。
Angela是公认的妆扮高手,若有似无是最高境界,和她的素颜朝天有决定性的区别。
她的脸上除了白,还有显而易见的黑痣,及总是干燥得龟裂的唇。
当年Angela说苏小染我们是好朋友,一辈子的那种!一出口效力就是十几年,到如今变成依稀记得,又隐约模糊……
想着,她得意的弯起小小的唇角,尖下巴略微仰起。
苏小染就是这个样子,小脸小眼小鼻子小嘴,尖尖的下巴,正常的时候看着是个隐忍又静谧的人,所以才能在巫女的领导下按捺了三年都不动。
不正常的时候……项北说,苏小染是个没心没肺的苍白精怪。
项北还是了解过她的,眯着的眼想要努力睁大,却始终是那么一小点。
对香港的感情建立在爱恨交织的基础上,念书时觉得像海市蜃楼,隐约看见那等繁荣昌盛,却摸不着心里灰凉。
她爱TVB中时刻流泻出的物质感,时尚的味道迷得心都在颤抖,却知道自己终究成不了那样精致玲珑的人,看看也是好的。
去那个举世闻名的游乐场,坐旋转木马是儿时童话般的梦想,懂事后才知道,也是爱情圣地。


3  Eric

苏小染一脸郁闷的看着前面的长龙,太阳有些大,排队买票的人又很多,她有些不耐烦。
“你好,请问,可以跟你换张票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干净舒缓的男中音,奇异的是这道声音让她感到心平气和了一些,虽然国语说得十分别扭不标准。
苏小染回头,见着一个33岁左右的男人。之所以肯定他的岁数,是因为他有那种因岁月而沉淀的稳重气质,33岁,男人的黄金年龄。
个子颇高,身材挺拔,五官谈不上非常俊朗,却整个弥漫着一种知性,不知道是不是鼻梁上的眼镜作祟。
苏小染的小眼悄悄的眯着,她有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手指细长又漂亮,大概是搞艺术的,这种气质。
男人被她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有些愣住,微微一笑后,才开口:“小姐……”
“换票是吗?行啊!”苏小染爽快地答应,又看了他一眼。“你说粤语我听得懂。”
“不好意思,我的国语说得不好。”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应该不常大笑,苏小染研究着他脸上的纹路,并没有太多的笑纹,可是,因为看着会觉得心情舒畅,所以,即使不笑也给人很和煦的感觉。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不用为了迁就别人而说自己觉得别扭的话。”苏小染一边拿钱跟他换票,一边头也没抬的说。
男人的眼中晃过一抹惊讶而释然的笑意。
“谢谢你的帮忙。” 交易完毕,钱货两清,男人礼貌的道谢。
“不客气,我也快等不下去了。”说完她便转身朝乐园门口走去,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干脆利落得有些冷漠。
男人注视她的背影一两秒,也笑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 
相遇的人无论如何都会相遇,无关是否有缘有分。
这是苏小染拿着地图坐上“飞越太空山”,瞄到旁边乘客的身影时,心里无端想起的话。
与此同时,映入眼的还有那双干净修长的手,她的心里咯噔一下,为莫名的熟悉感猛跳一拍。
“你好。”
仰起脸,是那张没有笑纹也温文的脸,他礼貌的朝她点了点头。
“你好。”苏小染呆呆的回应了一声,突然就有些紧张,难道是因为即将开始的“飞越太空山”而心跳加快?
陌生的相遇她归为意外事件,有第二次的话……
“要开始了。”身边温和的声音似乎在安抚她的情绪。
“恩。”苏小染低下头,轻哼了一声。内心开始鄙视自己的惺惺作态,自己装什么小家碧玉?
整个“飞越太空山”的过程,耳边全是轰炸般的尖叫声和呼喊,苏小染反常的紧闭着唇一声未吭,隐隐感觉到,身边的人也没有失态的大呼小叫。
在某个360度的急转弯中,她的身体猛的往旁边倾斜,感觉是他扶了自己一把,修长的手指在手臂和后背留下异常深刻的痕迹,鼻间似乎有一股清爽的味道萦绕。
是幻觉吗?
苏小染沉默着走出“飞越太空山”,想要找个地方平息自己莫名其妙的心潮澎湃,突然手腕就被人拉了一下。
“不好意思,因为叫你好几声都没有听见,所以……”男人松开她的手臂,温和的解释。
“有什么事?”她竟然有些小小的期许。
“你也是一个人游园?”见她脸色微变,他赶紧说:“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结伴……因为一个人,我这么大的,好像有点尴尬。”
30多岁的单身男人独自来游乐场玩?确实很少见,苏小染在短暂的惊讶后,才撇嘴笑起来。
“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Eric。”
“我叫苏小染。”
Eric的眼中晃过一道亮光,脸上展开明显的笑意,抬腕看了看表。
“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怎么样?”
苏小染点点头,率先走在了前面,很快,他跟上来和自己并肩同行,她还发现,在人多拥挤的地方,他总是护着自己的身边,不让别人撞着她。
似乎是习惯性的动作,有着优良的教养呢。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艺术类的吗?”坐下来时,苏小染基本平稳她那作怪乱跳的心,随意开口问着。
“设计,不算完全的艺术,却也和艺术相关。”他将漂亮的方糖罐推至她的面前。
“但是你为什么会猜艺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笑的眼尾稍稍上翘,专注而礼貌的看着苏小染。
苏小染惊恐的发现在他的目光下,自己唯一的念头是:她的脸看上去还好吧?
眼睑垂下,摇摇头,将罐子推开。
“感觉就像是搞艺术的人。”也因为你的手很艺术,她在心里补充。
“原本是想在游乐场找到好状态的,不过,像我这么大的人来这里好像有些尴尬。”Eric颇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周围走动的人。
“是啊,都是成双成对,独身一人就变成了怪物。”苏小染脱口说完便愣了一下,立刻尴尬的道歉。
“不好意思,好像不该说这样的话。”
他笑着示意她不用介意,五指托住下巴时,苏小染的小眼散发出难得的狡黠目光。
33岁,有着谦和雅致的稳重气质,暗示着好脾性,一直就很喜欢这样的男人,没和项北在一起前,她就常常对他说:这样的男人才是精品。
“小染是做什么的?”
“我?无业游民。”她无所谓的随意说着,这样的邂逅,不用将身家底细和盘托出吧。
“是吗?”他似乎也不介意她话中的真假,看了看外面,才笑问:“接下来玩什么。”
“旋转木马。”苏小染脱口而出,苍白的脸渐渐有些泛红。“如果你觉得不好,也……”
“没关系。”Eric站了起来。“在这里,每一个女孩都是公主,走吧,公主。”
他伸出手,美妙的手指在阳光映照下描绘出流畅优雅的线条,苏小染突然觉得有些犯晕,眼前是一片金光闪闪。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搭上那只充满诱惑力的掌,她知道自己有些失常,不该这样,却又情不自禁无能为力。
天马行空突然想起,星座书上说她这个月,桃花满天飞。

4  项北

“小染,你看,很漂亮吧,像天堂一样,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买这样的房子,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项北年轻俊朗的脸庞显得朝气蓬勃,苏小染常常纳闷他为什么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高兴,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可以不断许下不切实际的诺言。
项北见她有些意兴阑珊,唇角一弯,整个人叠在她身上,将她锁在自己的怀中,硬是将一张相片贴在她眼前。
“看一眼嘛,好歹也是我们未来的房子。”
苏小染在他怀中静谧着,嗅着他身上朝阳的气息。
项北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恋上了他的味道,好像,会给人带来希望的感觉。
照片上是一套置于清山绿水间的典雅建筑,苏小染认为自己赚一辈子的钱也不可能买到它。
“项北你今年多大了?”
“咦?亲爱的你忘了,和你同年的,25岁啊!”
“原来你还记得,我以为你只有15岁,只知道说些幼稚无聊的话。”苏小染从他怀中钻出来,刚脱身,立刻又被他抓回去。
“亲爱的,有希望才有未来,我看你最近好像很不开心,想让你高兴一下。”
项北将她翻了个身,面对面正视自己,他那双还没有被这个城市空气污浊的眼,正亮闪闪的盯着她。
苏小染浑身一颤,仿佛知道他想要做什么,立刻用力挣脱他。
“亲爱的小染,我只是想要你高兴一点,小染……”项北俯下身体,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让她不得动弹。
他喜欢这样和小染相亲相爱的感觉,这样的贴近,才会让他安心,觉得她始终在自己怀里,不会离开。
“你别动!”苏小染瞪着一双小眼警告他。
“为什么不动,你就在这里,不动才是白痴。”项北没有预警的将唇压下贴在了她的脖颈,濡湿的吮吸着,手掌那样不安分又急切的摸索着。
年轻又冲动的身体,想要和女朋友亲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苏小染心里却感到灰凉。
为什么?明明也是同样年轻的身体啊,为什么越来越不能接受项北这样的行为。
“项北!你再动,我咬你!”
“你咬吧,反正我是你的,你咬吧。”项北咕哝了一句,依旧卖力的亲吻着她的脖颈。
直到感觉苏小染没有反应的沉默着,他才挺身抬起脸,看见她微偏头闭着眼,项北的眉心一皱,似乎叹了一口气。
“小染,你最近怎么了?和我在一起已经感觉难过了吗?”
苏小染睁开眼时,身上的重量已经消失,他起身坐在了她的旁边,神情有些抑郁。
“不是,最近工作比较累。”
“做得不开心的话,辞职吧。”项北伸长手揽过她的肩,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辞职了谁养我?你吗?”
“养你又不难,两个人在一起的话,青菜豆腐也可以过下去。”项北的语调张扬。
苏小染有一瞬间的感动,但下一秒心里便涌上沉闷的感觉。
“过段时间再说。”
“小染……”他的声音低沉了一些。
“恩?”
“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不能给你天堂。但是……你应该明白的,为你的决心,才是支撑我这样无所顾忌的力量,是不是?”
苏小染的眼神暗沉了一下,没有回答,感觉握着自己肩头的手掌,紧紧的,她的脑中,晃过另一双手,干净,修长的。
Eric……

5  非错

“小染,这里!”
苏小染刚踏进“名典”的二层,便听见那道婉转如花的声音,偏头看过去,明艳动人的面容映入眼,丝丝入扣。
近半年没见,这女人还是一样妩媚动人。
Angela一见到她,便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苏小染瘦巴巴的身体在她怀中被搂抱得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小染,我想死你了。”
“喂喂,女人你不要破坏形象啊!”嘴上损着,苏小染心里却流淌着喜悦的感觉,毕竟是Angela不是别人。
“真是的,小染还是一样没变,一点都不热情。”Angela放开她,埋怨过后立刻又眉飞色舞。
“不过这样才是我认识的小染。”
“有你热情就够了,况且,我说的是不要破坏你自己的形象。”她坐到Angela的对面,看着眼前比半年前还要光彩照人的女子。
明媚,就是那种让人心里发暖的明媚,不似她的低迷苍白。苏小染突然伸出两手捏起Angela的脸颊。
“看来真的过得很好呢,连皮肤都比以前红润水嫩。”
Angela拉下她的手握在掌心,笑容满面,暗藏着一种幸福的秘密。
“小染呢?还好吗?看上去和分别时没什么区别,跟了巫女这么久竟然还没翻脸。喔!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抗压能力越来越强!”
苏小染斜了她一眼。“废话,不想活了跟巫女翻脸,况且,我还要生存,不想丢了工作。”
“你又不是找不到工作!”Angela有些不满,小染有怎样的才华,她非常清楚。“干嘛一定要待在那家公司,我是你早跳槽了!”
苏小染的目光移开少许,眼神瞥了瞥窗外,轻声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的。”
Angela有些气闷地噘着嘴,又无法说什么。没办法,苏小染就是这样。
“对了,你这次过来内地,会待多久?”苏小染看向她。
“一周。”她突然笑得有些神秘。“你猜我回来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苏小染托着下巴,眼角突然瞄到她身旁的位置上,放了一只男用提包,顿时惊跳起来。
“你该不会……”
“没错!就是带他回来见我父母的。”Angela得意的笑开。
“MR.Right跟你一起来的?我是说,现在,他也一起来了?”苏小染的小眼狠狠的眯起来。
“对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要带他来见你一面。刚刚出去接电话,应该快回来了。”
“你为什么没有先给我说一声?”苏小染咬牙切齿,死女人,先斩后奏啊!
“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还是,你觉得尴尬,想二对二把项北也叫来?”Angela暧昧的笑着。
“神经!”苏小染白了她一眼。“我是想提前作好审判的准备,考察一下你那个MR.Right是不是真的对你好!”
“是是,我知道小染对我最好了,不过……”Angela低头吸了一口果汁,唇边不自觉溢出幸福感。
“他很好,真的。”
苏小染一愣,而后一脸惊奇,“你们已经全垒打了?”
“没有啦!但是他对我很好,而且愿意和我回来见父母。”Angela的眼神闪烁,不敢正眼看她,双颊微红。
“也就是说,好事将近?” 她促狭地打量对面那个难得娇羞的女子。
“不知道啦!对了,你和项北还好吧?”
死女人转移话题!眼中射出不满的光芒,见Angela讨饶的神色,她才撇撇嘴回答:“还好。”
“说起来,你和Eric还是同行业呢。”
Angela闲谈的话,使苏小染的精神恍惚了一下,似乎被某种字眼刺激到。
“什么?”
“喔,好像一直都没有给你说,Eric和你一样是做设计的。”Angela的话音刚落,突然两眼灼灼发亮,看着她的后方。
“他来了。”
苏小染突然不清楚自己心里那种空荡荡的失重感代表什么,她甚至不能从搅成一糊的脑袋里理出一条思路,只听见空旷的内心,心脏仿佛是一口大钟,咚咚的如雷般鼓噪着。
下意识的回头,细小的眼赫然睁大,背对Angela的脸上有着怔愣失神的茫然。
Eric吗?她的视线下移,看见走来的男人,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苏小染的双眉倏地一紧。
“小染?小染!”Angela的呼唤让她一惊,后背泛起一阵冷汗。
“恩,什么?”
“他就是Eric啦!”Angela的声音很柔很细,是她没听过的温柔。
“Eric,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和你一样是设计师的苏小染。”
“你好,Angela常说,她有一位很有才华的设计师好朋友。”Eric温和的笑着。
他那别扭而不标准的国语,让苏小染抬起了低垂的头,眉心微敛。
“你说粤语我听得懂。”
这句话突兀又有些微刺的感觉,让三个人都愣了一下。
“小染?”
Angela的问话让她略惊,立刻缓和神情,笑了笑。
“没事啦,只是突然被他怪怪的国语发音吓到。”她朝Angela笑着说完,又面向Eric。
“不好意思,请不要见怪,MR.Right先生。”苏小染打趣,脸色已然正常。
Eric注视她的瞳孔平静如水,脸上是温淡的表情,笑了笑,又疑惑的问:“什么MR.Right先生?”
“啊?没什么没什么!”Angela赶紧拉着他坐下,差开话题。“小染,叫项北来吧,晚上我们聚一聚,好不容易才能见一面。”
苏小染考虑了一秒,眼神始终放在Angela身上。“好,我打电话给他。”
“我来打!让他惊喜一下!”Angela说完,便兴高采烈地拎着包包离开位子。
苏小染的视线找不到停靠的岸,便移到了窗外,看着底下如水流的车,眼里蒙上一层薄雾。
“苏小染,很高兴认识你。”
温文和煦的男中音在耳边回旋,她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窗外。似乎心思和情绪都静谧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恩……”
单音节简单的回应,两个人便沉默着对面坐着,不知名的气息穿梭在彼此间,苏小染想起了,旋转木马。

6  星座童话

“项北当年追小染的时候,我还帮了好大的忙呢!”Angela一边吃一边说得不亦乐乎。
“那是!当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早被她三震出局了!”项北嘻嘻哈哈的拍了拍身边苏小染的头。
“要怪就怪你自己,偏偏是和她最不配的狮子座。”
“哪有人这样挑男朋友的!”项北揉着她的头发,被苏小染瞪了一眼。
“你不要瞪我,我说的是实话,哪有人选男友的唯一标准就是必须是摩蝎座!”
苏小染夹了一口菜塞进他的嘴里。“吃吧你!废话多!”
Angela和Eric都笑了起来。
“对了,Eric好像是摩蝎座喔……苏小染,你当年那样铁齿摩蝎座才是和你最配的,现在看见Eric有什么感觉?”Angela好奇的问。
“好,很好,非常好。”她不正经的调侃着。
“哇!太过分了,在我面前还敢这样说!”项北两只手掌袭向她的脸,苏小染挣扎着和他打闹起来,两个人像孩子一样。
“我去洗手间。”Eric轻声在Angela耳边说了一句,起身离开。走出五六步时,头微微向后,似乎瞥了谁一眼。
他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来到吸烟区,摸出香烟点燃了一根,却没有抽。
“我以为你是不抽烟的。”隔了一会儿,有人走过他的身前,在他旁边蹲下身,因他遮挡了灯光,她便隐藏在昏暗的角落。
“我没抽呀。”他轻轻笑了笑,沉默了一秒,才开口,声音中听不出有没有喜悦。
“好巧,小染。”
“是,好巧。”苏小染双臂环绕紧抱着自己,声音却异常清冷。
“要继续当成不认识吗?”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苏小染极缓极缓的吐出一口气,站起来。“就当不认识。”
她说完,移动身体准备离开,手腕却突然被握住,下一秒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一点点的烟草味道,很多很多的安全感,这种感觉……
很让人心动,很让人心动!
“无业游民的小染,原来是和我同行业的设计师,星座还那么配,是巧合吗?”舒缓的男中音在耳边环绕,她的脖颈肌肤泛起一片战栗。
“那个男孩是你的男朋友?那你还一个人去坐旋转木马。”
“你不也是一个人。”下意识接了这句话,心里一惊,苏小染立刻推开他。
“不对。”她摇了摇头,低垂的面容上是凝重的神情,脑中突然晃过Angela的脸,和……项北。
“就这样。”苏小染果断的作了决定,撇下他疾步离开。
没错,就这样,没有破坏与残败,只有幸福和满足,她是苏小染,不是那种人。
“你不喜欢我?”Eric在她的身后发出不经意的声音。
苏小染的脚步一顿,犹豫了片刻才回身,看着他认真的说:“喜欢,应该说很喜欢,不过……”她笑了笑。“巧合就是巧合,无论如何也不会变成别的。”
“其实应该感谢Angela。”她的话,让Eric有些疑惑。
“我跟她认识很久了,她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迷惑我,她也很清楚,如果和你在一起,我跟你是一定会见面的。”她突然扬高脸,看向了上空。
“其实Angela很聪明呢。”苏小染笑了笑,松了一口气。
“今天之前,我还有些迷惘,不过看见你,当然主要是知道你和Angela的关系,思路才清晰起来。巧合的事,一次就行了,没完没了的巧合下去,是走不回正常轨迹的。”
Eric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将手中的香烟熄灭掉。
“就这样了,Eric,很高兴认识你。”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25,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