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校园物语]也许这是爱情贴 文/蝶栖
 2007-8-21 17:12:2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5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夕阳无限好。
我,安安和沈楚天一如既往地三人行。影子拖得老长,我的声音在黯淡的阳光下更显得撒欢。但是我知道,现在有些不同。是淡淡的尴尬氛围吧。
以往都是我在中间连说带比划,左右两边是他们或咭咭或哈哈的大笑,单纯美好。十五分钟的路程对我而言总是太短。而现在,这条路却漫长起来。
我需要挖空心思将笑话搜出来以增加气氛。他们还是会捧场地大笑,却不再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他们在互相对望,甜甜蜜蜜。
我曾经表示抗议,今非昔比了,我成了个大灯泡,不应该再“三人行”。但是,安安会很温柔地笑着,小末,你不要我了吗?我需要你的笑声。
我也总是很轻易地投降。心里说,安安,我要了你,才要不了沈楚天。

沈楚天是校队的得分后卫。
某个阳光午后,我懒懒地坐在刺槐树下听歌。在一阵惊叫声中,来不及反应,旋转着的篮球就吻上了我的脸。泪眼朦胧中,火大地发现那篮球王子直奔篮球而去,根本不管我这个受害者的伤势。
在我的长时间的注视之下,长得健康无比的王子呐呐地解释,因为,因为,这个球快跑到池塘里去了。我觉得,你在这里不会动的,我可以追回球了再来看你……
球场那边传来他们搞怪的口哨声。沈楚天没所谓的样子,将篮球往他们一扔,说,我送你回班上去,感觉不好的话去医务室吧。我笑笑,我比较关心的是脸上是不是蹭了黑乎乎的球印了。
你是小末,我知道你,广播室的主持人。沈楚天有句没句地说着。
到了班上,安安的白裙子就飘了过来,小末,你的脸怎么了?她伸出手轻轻抚了下。安安始终都是这么体贴和温柔的,一派的大家闺秀风范。
沈楚天注视着安安,你就是安安,我班上很多男生都说你漂亮呢。

没想到过了几天,沈楚天就在文理分科时到了我们班上。
在数学的面前,我和安安从来都是无力招架的。很多次,我们都拉着沈楚天让他讲题。有时候他会头大地说,受不了,美丽的女孩子学不好数学不难理解,怎么小末你也学不好?这样的结果往往都是他被我暴打一顿,还要去买我爱吃的可比克。
看着他跑去的身影,我暗暗发笑,在晚上的用功下,我的数学已有了质的飞跃,但是我就是要和安安一起听他讲题。
在我住的家属院里,有个篮球场。
隔壁的小男孩成了我的老师。我穿上球服,戴上护腕,挺像那么一回事地练习着运球和投篮。篮球比我想像中的要枯燥,小男孩很严格地要求我姿势的规范度。他一直在叹气,瞄篮不是看球框,而是要注视篮圈的后沿部分…掌心不要碰到篮球啊…运球要连贯…。当然,最难的是那个压腕的动作,我怎么样都不能够用手指将篮球拨到篮框里去。在大汗淋漓中我想到了沈楚天在球场中的奔跑、断球、过人、上篮等一连串的动作,非常的帅气。
我为自己打气,坚持,要让沈楚天刮目相看。

我和安安经常会站在刺槐下看男生们打球。其实都是我拉着安安的,她说更宁愿去看书但是为了陪我而放弃。
安安穿着裙子,披着长发,轻声细语的样子让我觉得她真是一个小公主。偶尔,沈楚天会向我们热烈地看上一眼,也有男生嘻嘻地笑,安安便会脸红红的,我却总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无所谓的样子。
有一次体育课,某个男生临时有事退场了。我鼓足勇气跨前一步,我来。沈楚天一脸的坏笑,说我照顾你。照顾我的意思就是他VS我。
但是那天我真的超水平发挥了,在他的严重轻敌之下我顺利地接球、跑动运球、并连续两次灵活地躲过他的拦截,一个精彩的跳投,球进了。整个过程都是一气呵成。安安欢呼着,哇,小末,你是我的偶像。沈楚天一脸的不信,继而闷闷地,你虽然超乎我想象地厉害,但是还是不应该将球投到我方。在我无比的尴尬中,所有球员爆笑。
但是我知道,这是个好的开始。
果然,从那以后,我已经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我从远远观望着他打球到和他一起奋战。我们的默契越来越深。

但是我不想太确定,年少的我有那么一些轻狂。
我喜欢那种不用说出口的感情,彼此有很微妙的感觉,一个眼神,或者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成为心动的理由。
我和安安有时候打赌,猜沈楚天第二天球服的颜色。我心里是知道的,但是从嘴上说出来,就说相反的颜色。而安安,每次都能猜中的。于是都是我输。我调侃她和沈楚天心有灵犀,她却脸红红地嗔怒,你才是呢!有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咯登一下,难道,安安也喜欢沈楚天吗?
再仔细回想一下,他对我和安安好像都是一样的,除了在篮球场上我是他的队友。
安安已经问了我两次是否喜欢沈楚天。我笑着去搔她的痒,谁喜欢他啊,他就是我一哥们!
我心里在矛盾着,要向他表白吗?要让他明明白白地知道我的心事吗?
但是另一方面却又高傲地抵抗着,如果他不喜欢我,我表白又有什么用?何况他是应该要喜欢我的,为什么“应该”?我也不知道,但是心里就是这样固执地认为着。
有时候我们会有目光的交汇,我想那里面定有深刻的含义。
那天,在湖边的刺槐树下,我和安安看校队的打球。
沈楚天不是那么强壮,但是非常敏捷。在众人的一阵阵喝彩中,安安细声说,小末,他很不错是吗?我转过头去,看到安安微眯着眼,神情中有欣赏,更有些羞涩。这样的神情让我的脑子里飘过“梦幻”两个字。
他昨天对我说,他喜欢我。
一阵风拂过,细长的白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以致于安安的声音有一点的模糊,阳光也开始刺眼。顿时,一切都变得不合理起来。
你喜欢他吗?我尽量装作自然地说。我不告诉你,安安少有地调皮吐吐舌。
我感觉到扑天盖地的后悔袭来,如果我早点表白,哪怕是暗示,也许结果会不一样吧。但是,失落中又有少许的庆幸,这样多好,如果他不接受我的表白,那么我和他朋友都不能做的了;尤其,安安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又怎能让她受到伤害?
可是无论我怎么安慰自己,还是不能释怀。我不但要装作不在乎,还要装作开心,还要装作这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累而且痛苦。
                                                                                                 
事情微妙地变化起来。
我不再缠着沈楚天讲题,不再要求他买可比克,不再向他借古龙的书…
我开始想摆脱令我痛苦的三人行。出墙报啦,开会啦,整理广播稿…一切都成为我要晚他们一步回家的理由。但是,安安每次都会温柔地说,小末,没事,我们等你。
我试过逗留到下午六点钟的。天色已有些朦胧。低着头带着满心的失落去教室取书包,他们一定走了,等一个小时,不是那么容易的。然而,一进门,却发现沈楚天和安安正面对面地开怀大笑着。
我很少有见过安安那么开朗大声的笑!那么开心!发现呆立在门口的我,沈楚天先回过神来,抢先去帮我取书包。安安很有些不好意思,敛了敛笑意,轻柔地说,小末,忙完了?累不累?我强扯了下嘴角,笑得肯定很僵硬。
在路上我明显地心不在焉。应酬似的对他们笑一笑,表示对他们的话的同意。他们,真的很配。谦谦君子对纤纤淑女。瞅着安安的裙子像一朵绽开的莲花,心里乱乱地想着。
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身子失控地向前扑去,在安安惊叫声中,本能的我用双手全力一撑。痛……沈楚天一步冲上来,连抱带拉地将我扶了起来。手掌被擦破皮,被血模糊着的灰尘显得触目惊心。
沈楚天低叫道,天哪!然后捧起我的双手,垂下头去,小心地想将灰尘吹去一些。温温热热的,他的气息。他的眉毛微拧着,眼里盛满了心疼,我恍惚起来,他是喜欢我的,是喜欢着我的。
来,用纸巾好好地擦一下。怎么会摔得这么惨?一定很痛。安安急促地说道。
我看着那双同样盛满了心疼的大眼,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哭自己的委屈,哭这段时间的压抑,还是哭即将成为过往的三个人的时光。
别哭别哭,很快就没事了。哄着我的这个公主般的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说过,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不要拿纸巾碰到伤口,会很痛的。快去医院清洗一下。沈楚天果断地说。

清洗伤口是无法言喻的痛。
虽然他们都说要送我回家,但是还是被我拒绝了。
我需要好好想一下。
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我想念那些充满欢笑期待的曰子。那是因为有沈楚天吗?
但是现在呢?沈楚天并没有离开,只是和安安走在了一起。就如今天,他们两个人好开心,安安很少会那么大声地笑的。
我还能记起安安那般“梦幻”的神情,还能记起安安温柔的声音,小末,你不要我了吗?
打算写曰记时,才发现连手腕都淡青了一片,可能是那全力一撑,手腕受了伤。我找来了创可贴,眼泪却又流了下来。身体上的伤可以清洗,涂药水,可以用创可贴来慢慢恢复,而感情上的伤呢?又该怎么样来治?
如果感情不再回来,那只能用时间来淡忘。
过了许久,我用圆珠笔小心地在淡青的皮肤上写下沈楚天三个字,然后贴上创可贴。
我心里说,沈楚天,你是我感情上的伤口,借这创口贴将我对你的情愫都封存了吧。我也要慢慢痊癒,关于皮肤上和感情的伤。

到了学校便迎上了沈楚天和安安关切的目光。
我笑笑,没事啦,昨天哭就是要让你们害怕。并伸出手给他们看,由于那些灰尘都洗干净了,伤口都已经结痂了,疼,也过不是微微的。而手腕上,是一个淡蓝色的护腕。
播音时,我发现是席慕蓉的《时光九篇》中的《卷九 夏夜的传说》。
准备了一下,我开始朗读——
如果有人一定要追问我结果如何 
我恐怕就无法回答 
所有的故事 
我只知道那些非常华丽的开始 
充满了震慑和喜悦 
充满了美充满了浪费 
每一个开端都充满了憧憬 
并且易于承诺,易于相信
……
而在脆弱的表层 
水气弥漫,云雾滋生 
有朝露有夜雾不断前来,轻轻环绕 
轻轻覆盖 
仿佛有些忧伤可以忘记 
有些错误可以原谅,在曰与夜的 
交替间 
有些梦想,可以重新开始盼望
……
如果不是那偶然的顾盼,我们 
原来可以终身终身永不相识 
……
我完全沉浸了下去,饱含深情和忧伤的句子。一幕幕从眼前闪过,似乎,我不是在用语言读诗,而是用万般心情演绎了这些句子。
读完很久以后,我还呆在那沉思。
看向窗外,槐花如昔,树下坐着一两个悠闲的女生,如当初的我。只是,当初的你,又在哪里?我下意识地抚了抚护腕,写上去的三个字,依然让我疼痛。但是,我要让伤好起来。为了自己,为了安安,为了安安和沈楚天。

从广播室下来,看到沈楚天背靠着墙壁,一副懒懒的模样,而手指上不停旋转着的是他心爱的篮球。
看到我,沈楚天真诚地笑了,说,小末,陪我玩一下球好吗?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呢。
我的情绪还没有从诗中完全清醒过来,一声不响地跟着他来到球场。
沈楚天演示着他的招牌动作,可是没他上场时那么连贯自然。试了几次后,发现坐在地上的我在偷笑,索性停下来,只是站在原地练习投篮。
我说,你精神不集中,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啊?快说吧。
沈楚天嘿嘿一笑,说,被你看出来了。我想问你,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但是她不喜欢你,或者,不承认喜欢你,你怎么办?
我心里一阵刺痛,安安多么幸福,强装平静地说,会喜欢你的。你向她表白吧!
沈楚天向我走过来,蹲在我面前,缓缓地说,小末,你听清楚了,我喜欢你!
我立即弹跳起身,笑道,又不是四月一曰,开什么玩笑,不信你啦。我跑过去捡起篮球,站定,瞄准,压腕。手腕处传来尖锐的痛,篮球没踫到篮球框便落下。我捏住右手手腕,这么痛,看来是关节扭到了。
沈楚天已急急地奔了过来,说着,快让我看看,痛不痛?我竟然也忘记了你的伤。
我退后一步,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要关心的,是安安!
他着急地恳求道,小末,先让我看下你的手,有些事我等下和你讲。
手掌上的小伤口并没什么事,他握住了我的手腕,问,是这里痛?我点点头。看着他小心地将护腕取下来。他皱着眉,盯着那个创可贴。
我用手盖住,冷然地说,有什么话你说吧。今天你到底要和我开什么玩笑,你想伤害安安?还是来戏弄我?说着,眼泪却又掉了下来。
沈楚天吸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地说,小末,我一直都喜欢你!你记得吗?我要安安试探过你。你说你当我是哥们,我当时很痛苦,但是安安说她打包票你也喜欢我,只是不肯承认。所以……
所以,你们就联合起来演出一场好戏?我气愤地质问。
沈楚天有点手足无措起来,我们也没骗你什么,真的!我们约好用一个七天的时间来确定。她说你一看到我们这样“亲密”,就会忍不住向我表白的…眼看着快到期了,你忽然摔得那么惨,我们都心痛死了……

又是夕阳西下。
又是三人行。
现在却是两个女生叽叽喳喳,一个男生微笑不语。
你为什么要骗我?还装得那么娇媚来告诉我他喜欢你。
什么嘛?我哪里说他了?球场上人那么多,我就说他啦?他还入不了我的眼……我真的被你打败了,以你的性格,竟然还想着将他让给我。
你们那天等我那么久也等啊,还有,那天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我们就是要看看,耍个性的小末同志要躲到什么时候才敢出来。至于笑什么嘛,我一想到你马上会忍不住地向他发飙,或者向他表白的样子,就开心得不能不大笑。哪想到你在半路上突然摔得那么经典,完全改写了剧本。
看你还说……
忽然那一直沉默的男生发出声音:其实,安安也没骗小末的。她“娇媚”地说有人向她表白说喜欢她了,就是球场中的那个小前锋啊……哎哟!淑女也揍人了。
我抚了抚右手手腕,到底,这创口贴没有封存我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还将皮肤和感情上的伤一起治好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1,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