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4期
 [校园物语]阴天 文/明净
 2007-8-21 17:13:2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3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秋高气爽。
  师大附中组织全体高三学生去郊外爬山,一是为了显示新学期新气象,二是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加油鼓劲,顺祷全体同学都能翻越“自己”这座高峰,取得人生的重大突破。
  校长的陈词说得漂亮,参加活动的学生们却都觉得风萧萧兮易水寒,一个个都跟壮士断腕似的踏上了山路。
  高考之前,这就是最后的放松了。
  虽然这次放松,还是小学生一样排着齐刷刷的队,各班老师紧随左右。比起秋游来,更像是押解犯人上山。
  于是乎抱着无比悲壮的心情,某个学生开始对着山谷放声高呼。
  “周杰伦,我爱你——”
  班主任们笑着摇摇头,没有加以呵斥。
  于是气氛一下热闹起来,山谷里回音阵阵,喊什么的都有。原本二人一列的队伍也散了,有埋头爬山的,刷刷地走在了前面;有忙着高呼大叫以发泄郁闷的,终因肺活量不足而气喘吁吁地落在了最后。活动开始三个半小时之后,秋游的气氛终于热烈了起来。
  当第一波埋头爬山的人登上山巅以后,老师们下令原地休息,各自补充体力。
  那时天正蓝,云正轻,鸟鸣山幽,气氛好得一塌糊涂。大家掏出各自携带的干粮正准备享受山间野趣,却忽然听到山顶传来一个女孩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去——死——吧——”
于是众人愕然抬头,霎时一山寂静。

  那个一吼成名全校知的女孩子,就是池茵。
  池茵一直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那天秋游,她更是成功地翻越了“自己”这座高峰,成为师大附中名动一时的——心理变态。
  名声大到心理辅导老师都特意约她一叙,还真是让人倍感负担啊。
  池茵摇了摇头,本来就有三分阴沉的脸色更是迅速暗了下去,让“有幸”跟她擦身而过的人们都马上退避三舍。
  ——听说,那个池茵从小就怪怪的。脑子里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也不愿意跟别人说话。
  ——太压抑了吧,是不是自闭症呢?
  ——不知道,希望没有攻击倾向。
  ——该不会是……自杀倾向吧?
  类似这样的传言,池茵多少也有所耳闻。她只庆幸,还好生活不是偶像剧,学校大门口的宣传栏也从不曾公器私用,路上更没有专职路人甲乙追着她指指点点,所以她的日子还称得上平静。
  不过话说回来,本来也就不会有人随便去招惹一个“变态”吧。
  虽然她真的没有自闭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别人或者自己,可是往往只要看到她的脸,人们就觉得她有点不正常。
  别误会,她绝对没有长得惊天地泣鬼神,丑得挑战想象力极限。事实上,她外貌普通,虽然够不上校花级别,却也绝不是恐龙一族。人说一白遮三丑,长得白白净净的她,某些角度看也是佳人一个。
  只是听说,她脸上总是阴天。
  不喜欢傻笑犯法么?她挑挑眉,开始慢条斯理地收拾书包。放学后被老师叫去心理辅导室畅谈了一个小时,她还以为今天拿不到书包了呢,却没想到教室里这会儿居然还有人。也不知道班长大人是特意在等她,还是只是刚好决定今天在教室自修。
  “池茵,”班长华小雪有些迟疑地走近她,战战兢兢地问道,“那个,老师跟你说什么了?”
  原来是在等她,池茵点点头,淡淡地应道:“没什么,就是叫我放松一些,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有什么事可以找她商量。”
  基本上只要没有什么太出格的表现,心理辅导老师会说的话也就是这几句而已。那天秋游虽然她喊出了好像很不得了的一句话,但是用“随便喊着玩玩”几个字也勉强可以打发过去。
  更何况,心理老师也是不喜欢跟变态打交道的吧。想到这里,她忽然很想找一面镜子来看看,自己脸上是不是刻着“变态”两字,只是本人一直没有发觉。
  华小雪听了她的话,咬着嘴唇僵立在原地,半天没有开口。
  还真是我见犹怜啊,池茵在心里赞叹。真奇怪,一样是不开心,怎么人家就不会让人觉得阴沉呢?
  这样的问题在心里转了三秒钟,就被轻飘飘地丢了出去。不是她没有探究精神,只是作业多得压死人,单词公式一大堆好像永远也背不清楚——高三的学生,哪来的时间伤春悲秋?
  收好东西之后,她轻轻点点头,向兀自呆立的班长大人打了个招呼:“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家吧,毕竟天黑了。”
  为了缓和脸上的“阴天”表情,她微微笑了一下。殊不知华小雪只看见她白灿灿的牙齿在夜色衬托下闪了一道微光,继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池同学……果然怪怪的。虽然这样,但是班主任交代的事情总不能不做啊。
  于是华小雪硬着头皮叫住池茵:“那个,刘老师的意思是,不知道你搬家后的地址是什么,方不方便去……”
  她没有说完,因为被池茵骤然黑了十成的脸色吓到了。
  “家访?!”池茵的声音都似乎有些尖锐了起来,“我做了什么事情需要家访?是作弊偷窃了还是杀人放火了?只是说了几个字你们用得着这么紧张么?”
  华小雪赶紧摇头,速度快得让人觉得她再摇下去一准儿会晕得跌倒。
  池茵似乎也意识到不该对无辜的班长大人开火,于是喘了一阵粗气之后,丢下一句硬梆梆的拒绝,转身离开了教室。
  华小雪几乎瘫软在地,心想池茵真不愧是阴沉女王,被她那么一瞪,自己几乎连骨髓都冻僵了。
  只是她为什么会对“家访”这件事反应如此强烈?难道说……
  霎时间,什么蓝胡子的新娘关在壁橱里的女孩之类的恐怖故事全都冒了出来,吓得她飞快地拎起书包跑出空荡荡的教室。
明天就跟班主任说,以后有什么事老师还是自己去找池茵说吧。

  十六路还没有来。
  池茵无意间一转头,正好逮到不远处另一个站牌下华小雪偷偷觑她的视线。后者马上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迅速低下头,只差没有缩起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来显示她的恐惧。
  她又不是金刚,池茵忍不住皱眉。华小雪只怕还要比她高上一两公分,两人就算真的打起来也不一定鹿死谁手,她至于那么害怕么?
  虽然这么想,最后她还是退后两步,尽量脱离华小雪的视野,免得真的吓晕了人家,她还要负责送班长大人回家。
  池茵身后是一堵墙,再往旁边是一条小巷。站得有些累了,她就靠在墙上休息,却没想到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她拉进小巷里面。
  “怎么刚出来?”
  带着亲昵语调的男孩子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随即一只手接过她的书包,另一只手则无比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向巷子的另一个出口走去。
  “你怎么还没走?”池茵皱眉,被他握住的那只手心渗出微微的汗,她讨厌那种感觉,想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可是失败了。
  感觉到她的反抗,男孩子回过头看她。柔和的笑意顺着他的眉间发梢洒下来,浸了池茵一身。
  “怎么了?”他问,一双黑瞳在夜色的映衬下闪着宝石般迷离流转的光芒。
  巷子里面没有什么月光,池茵却还是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刺痛了眼睛。于是她觉得更加气闷,也不理睬男孩子的问话,只是一边努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一边还想找机会抢回自己的书包。
  然而努力了半天,她才发现自己只是在徒劳地绕着他转圈圈。被他牢牢抓住的左手固然抽不回来,右手却更是连书包的边都没碰到。
  男孩子一直忍着笑看她,逗弄够了之后,终于把她的书包甩上肩,然后连她的右手一并擒住,顺势将她压贴在旁边的墙上。
  “秦天!”池茵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地喊道,“你这个讨厌……”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秦天已经堵住了她的嘴——用他自己的唇。
  池茵竭力抗拒,但是在双手被困的情况下,她的胡乱挣扎却只会得到反效果。她一时气结,张开嘴唇想要咬他。而此时秦天好像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便放开她,笑嘻嘻地轻拍了拍她的头顶:“乖,以后别再说我讨厌。”
  不说你就不讨厌了么?池茵恶狠狠地瞪着他的背影,在心里大骂一千万声:讨厌鬼秦天。
  只是骂归骂,当秦天向后伸出手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秋天的夜晚,天有些凉,风有些冷,那只独自放在风中的手看起来有些孤单,而且——
  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也让她觉得好寂寞。
  

  秦天在师大附中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不过不同于池茵的瞬间走红,他在入学之初就很打眼,因为他是升学考试的第一名。
  长相俊秀,成绩优秀的他并不若一般校园王子那样,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抢尽风头,光芒灿烂无人能及。相反,他相当懂得韬光养晦。他不在学生会担任任何职务,在自己班上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物理课代表。虽然个子很高,他却并不常在最吸引女生注意的篮球场上活动,去得最频繁的几天,是陪池茵练习体育考试的三步上篮,还是在晚上七八点钟没什么人在的时候。
  然而就是这样的秦天,看起来只是一个斯文书生的秦天,还是成了全校女生心中暗恋对象的第一名——因为一张照片。
  那是在一年前市摄影协会举办的摄影比赛上展出的一张照片,业余组的优秀奖,题目叫逆光。照片上一个男孩子在林荫道上逆光微笑,右手还在轻轻拍抚一个正在哭的小孩子。因为是逆光,男孩子的眉目并不十分清楚。只有唇边的那一抹笑意,好像比他背后的阳光还要温暖,似乎要把小娃儿的眼泪也蒸发干净。
  那个男孩子,就是秦天。
  学校里好事的同学看完展览后大力宣传,于是学校里一半的人都跑去看了那幅署名拍摄者“水草”的作品,然后赫然发现,原来喧嚣都市中,每人心中自有一方宁谧天地。
  没人知道那幅照片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拍摄的,也没人知道那个“水草”跟秦天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拍到他那么放松的一刻,那么真挚的笑颜。秦天是经常笑的,但是他的笑,常常是礼貌且疏离的,没有照片上那种阳光也似的温暖。
  关于水草的猜测沸沸扬扬地进行了大概一个月,没能得出什么结果,于是便由热转冷,只有刊登了那幅照片的摄影爱好者杂志被学生们抢购一空,私下珍藏。
  当初真不该去参加那个什么见鬼的比赛!池茵一边整理着自己课桌上的东西,一边恨恨地想着。
  她就是水草,那幅照片是她拍的。当初是在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岚晓的怂恿下,她拍下了这张照片,并且寄去了大赛组委会。从那以后,一条活生生的把柄就被抓进了秦天手里,让她被他欺压凌虐,再没有翻身之日。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她侵犯人家的肖像权在先啊。
  想到这里,池茵忍不住趴倒在课桌上,心中第一万次怨恨岚晓的鸡婆以及自己的不坚定。早该知道的,什么事情只要跟秦天那个家伙攀上关系,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正在自怜自艾的时候,池茵忽然注意到自己面前多了一双抱着试题集的手,再往上看,便是班长华小雪俏生生的脸,此刻正写满了一脸的欲言又止。
  池茵坐正了身子,等着听班长大人的训话:“有事么?”
  “呃,那个……”华小雪咬着嘴唇“那个”了半天,最后才脸憋得红红地说了一句,“那个,等一下的体育课不上了,大家都去医务室打乙肝疫苗。”
  原来是这件事,池茵点了点头,淡淡地应道:“我听到学校广播了。”
  这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陈述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配上池茵总是阴天的脸色,却让人觉得她是在怪华小雪没事干嘛说废话。华小雪显然也有这个认知,当下便把别的话全都咽回肚子里,对她僵硬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池茵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当她的思绪真正落在“体育课要去打乙肝疫苗”这件事情上的时候,她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然后突然小小地惊叫了一声。

  池茵惊叫的原因是,秦天所在的理三班等一下也是体育课。这也就是说,等下秦大少爷也要去打乙肝疫苗,另外一个意思则是,她的麻烦大了。
  疫苗是人人都要打的,小小一根针管,让人可生可死。如果幸运地碰到技术好的护士阿姨,这一针可能让人根本没什么感觉就过去了;可如果不幸碰到技术有待磨练的菜鸟护士姐姐,那么大活人变成针线包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不过不管幸还是不幸,打针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让秦天痛不欲生。因为校园王子、威风凛凛的秦大少爷他——晕针。
  所以眼下他们两人躲在他们的秘密基地——学校中庭长廊某处拐角上的小亭子里。这亭子背靠锅炉房,面对小假山,平时鲜少有人涉足,秦天也是在某次寻找被队友射飞的足球时才无意中寻到这里。后来这里就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偶尔池茵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在这里等下课比较晚的秦天,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
  而每当学校集体打针的时候,秦天则一定会躲到这里,等到眩晕感退去再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多数时候,池茵都会在他身边作陪。就像今天一样,池茵背靠栏杆享受着青天朗日好风好水,秦天则枕着她的腿躺在亭子里哼哼唉唉顺便第N次诅咒发明针头的那个人。
  或许这家伙还有那么点晕血,池茵看着半死不活的秦天,有点好笑地回想起小时候他们第一次见面,也就是他们掐架掐得风云变色的那次。当时还没她高的秦大少爷恶狠狠地将她推倒在冷硬的水泥地面上,她磕得鼻子流血,岚晓在旁边没出息地哭出鼻涕,好像她就要挂了一样。而秦天更没出息,看到她脸上的血后,居然两眼一翻直接晕倒了。
  切,晕血的人,还敢打架。池茵打从心底里不屑他,可是也只能跟岚晓一起累死累活地把他拖回他家,然后再回自己家被老爸骂到臭头。
  臭老爸,也不想想她为什么跑去跟别人打架。
  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拉扯的感觉,池茵的思绪便从回忆中被拉了出来。她低头,正看见秦天一脸作呕的表情。
  “恶心,我想吐……”
  一听这话,池茵马上扶他起身,把早就准备好的塑料袋让他拿好,然后很“贤惠”地帮他拍背,只是用的力气很可疑地大了那么一点点。
  “不要偷打我。”秦天虚弱地横她一眼,只可惜他已是病猫一只,这一眼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
  池茵偷笑,却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拍他的力道明显轻了许多。
  秦天只是干呕了几声,并没有真吐。拜晕血加晕针所赐,他连医院特有的消毒药水味都一并过敏,刚才在医务室排队加打针的那几分钟,对他来说有如置身炼狱。能够坚持着走到这个秘密基地来,实在连他自己都要佩服自己。
  或许支持着他的,是那个“池茵就在那里”的念头。虽然池茵身上也有消毒药水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闻起来就像是特殊配方,让他舍不得放手。
  如果她能不伺机偷打他就更好了。
  “你好了没有,好了就回教室吧。”池茵推推他,念在他难受,她才好心地出借自己的腿给他当枕头,就象以往每次打针之后一样。但是她没料到的是,这家伙越来越重了。刚才被他枕了那么一小会儿,她的腿就有些麻了。
  “没好,我难受。”秦天一听她的话,马上扶着脑袋戏剧性地晕倒——在她腿上。
  “喂!”池茵气恼地推推他,这家伙,耍赖耍得明目张胆。
  可是她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她抬起手腕看看表,还有十分钟下课,要不就干脆不要回去教室了。还好他们两个不在一个班,一起消失也没人会注意。现在秦大少爷班上的同学一定以为他在校园的哪个角落里捧着书本刻苦攻读呢,而她班上的同学,该不会以为她正蹲在哪个旮旯里面开坛做法吧。
  想想就够叫人灰心的,池茵的脸悄悄地暗了三分,看起来又有些阴天了。
  “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池茵用拍小狗的方式拍了拍秦天的脑袋,郁闷得不得了。
  秦天发誓,要不是她的语气中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忧郁,光凭她拍他那两下,他铁定跟她翻脸。
  “怎么了,心理辅导老师又要跟你约会?”他坐起身,狼爪万分自然地搭上池茵的肩膀。
  “不是啊,我只是在想,难道我的脸上真的常常是阴天?”小女生悠悠地叹了一声,想要完全不管别人眼光地生活下去,多么困难。
  “你真的想知道?”秦天笑得贼兮兮的,“这样吧,亲一个我就告诉你。”
  池茵看着他指向嘴唇的手指,开始认真考虑把他变成秦九指的可能性。
  “好了开玩笑的,别生气嘛。”秦天把她搂近自己,一面柔声安慰着她,一面不规矩地在她脸上啄啄啄啄。
  池茵没有拒绝他,她想她或许有接触渴望症。才会在一起长大的这些年里对他从排斥到接受,两个人总是亲亲抱抱的,似乎也习惯了。
  这不是个好习惯吧,毕竟他们不是恋人,连算不算朋友,她都说不好。可是面对他的时候,她好像特别脆弱,也会特别想要感受别人的温暖。
  一个人好冷。
  秦天没注意到她的思绪游移,他只是很专心地安慰她,更专心地吃她的嫩豆腐。
  “……这些话你早该习惯了吧,怎么又突然在意起来?干吗管那些人怎么说你,你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了。乖,别理他们……”
  开解的话终于告一段落,而他的最终目标是她的唇,并且,一举中的。
  他有些得意,更多的却是满足。最近池茵好奇怪,经常给他臭脸看,害他越来越怀念亲吻她的感觉。
  之所以怀念,就是因为得不到嘛,可怜的他。
  但是秦天并没有高兴多久,因为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抽气声。他回过头,想要教训某个人不要打断别人的好事,却意外地看见教导主任震惊的脸。
  震惊得他老人家头顶上仅剩的几根头发都起立唱国歌了,秦天看着,十分想笑。
池茵却是万分想哭,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糟了,瞒不住了,要天下大乱了。

  因为“奸情”败露,双方当事人家长均被传唤到校,接受教导主任的批评教育。
  池茵烦恼极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同学们解释,她被传唤的监护人是“池先生”,而秦天的监护人则是“池太太”。
  她跟秦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然而这笔糊涂账实在太涉及个人隐私,她不想同别人说明。同样的,如果这样的事情被编造出什么乱七八糟暧昧的流言,也是她所不乐见的。
  好麻烦啊,都怪那个讨厌鬼秦天,早就警告他在外面要保持距离的。上次爬山的时候他瞎逗她玩,害她喊出石破天惊、没头没脑的那么一句话,回来被各方人士关注,现在居然闹出更严重的来了。
  这下该怎么跟大家交代?
  于是,在教导主任唠唠叨叨着“本校赞同男女同学之间进行‘正当’、‘正常’且相互有益、可以共同进步的交往”的时候,池茵就在一旁神游天外,秦天则在肚子里腹诽了一大堆。
  他和池茵之间哪里不正当,哪里不正常了?他不过一个凡夫俗子,想要亲亲喜欢的人,犯了哪条天规?更何况强行压抑自己的感情才是有碍健康的吧,他和池茵这样,刚好对彼此的身心健康“相互有益”。
  只是想归想,他可不敢说出来。要是他自己的事情还无所谓,牵扯到池茵的事情他还敢如此离经叛道,万一把教导主任和池家老爹气出个好歹来,池茵肯定跟他没完。
  虽然连瞎子也看得出来,池家老爹此时已经气得怒发冲冠,不管他抗辩不抗辩,看起来都打算跟他没完。
  天底下的父亲都一样,当自己的宝贝女儿被觊觎的时候——不管她本人是不是愿意,统统都会先在心里给那小子大刑伺候,而且十分愿意把想法化为实际,哪里还管得了他是不是自己所爱的人的儿子。
  池茵的爸爸也不例外。告别了教导主任之后,池茵爸爸一路从车上骂回家里,抽空还埋怨秦天妈妈几句,怪她没有管好自己儿子,至于自己的宝贝女儿,自然是一点错也没有。
  这也不能怪池茵爸爸太偏私,实在是刚才在主任办公室里秦天一口咬定是他在强迫池茵。教导主任当然想偏袒学习尖子秦天同学,无奈当时的情景看起来也的确像那么回事——秦天对人家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的,池茵则自始至终没什么反应。
  于是池茵获得警告一个作为纪念,秦天则记大过,顺便停课五天在家反省。
  可以预见,这五天家里想必会天天上演世界大战。
  一脱离“外面”这个范畴,秦天就解开了池茵下的紧箍咒,开始明刀明枪地跟池茵爸爸对吼。池茵被他们叫得耳朵生疼,更加烦心,便转身要回楼上自己房间。厅里两个大小男人在忙着吵架,秦天妈妈拉哪个也拉不住,谁也没空管她。
  当她走到楼梯半截的时候,她忽然听见秦天吼出一句话,让她心里一颤。
  他说:“你都爱上别人老婆了,我跟茵茵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丢人现眼!”
  客厅在“啪”的一声后瞬间寂静了,池茵低头,就见秦天左边脸颊上一个新鲜火辣的五指印慢慢浮现出来,秦天妈妈在一旁低着头,好像哭了的样子,她爸爸则喘着粗气瞪着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终于,捅破那层窗户纸了么?
  

  其实事情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池茵爸爸在她八岁那年爱上了自己妻子之外的女人,那个女人不幸也刚好罗敷有夫,而且还有一个跟池茵同岁的儿子,就是秦天。
  所以池茵和秦天的第一次见面,才会打得风云变色。他们是“慕名”找到对方的,池茵的大号是“那个坏男人的女儿”,秦天则是“那个坏女人的儿子”。
  只是他们后来打着打着,倒也莫名其妙地惺惺相惜起来。
  池家老爹有钱,离婚就变成了很困难的事情。已经没有感情的男人女人在利益问题上各不让步,官司打了一场又一场,打得池茵感觉自己像孤儿。在最为童稚敏感的少年时期,她的父母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给她。秦天的境况也没比她好多少,他爸爸得知前妻是傍上有钱人才跟他离婚的,自觉面子里子都受损,时不时便要上门大闹一番。
  两个孩子就这么一起磕磕绊绊着相携长大,难过的时候只能互相舔舔伤口,偶尔高兴的时候,也会给对方一个温暖的拥抱。
  所以后来才会变成这么奇怪的关系,等到池茵爸爸和秦天妈妈正式结婚后,他们又多了法律上的继兄妹关系,看起来就更奇怪了。
  原本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人啊。池茵叹了口气,整张脸埋在书桌上,拒绝面对教室内外那一张张猜测窥探的脸。
  现在她都有些羡慕被罚停课在家的秦天了,至少不用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
  “池茵同学……”
  池茵闻声抬头,看见班长华小雪正拿着面包和牛奶站在她面前。
  “我看你中午没吃东西,还是多少吃一点吧。”
  不忍心拒绝别人的好意,池茵点点头接过东西:“谢谢你。”
  华小雪便顺势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小声地问道:“其实,这就是你不想让老师去家访的原因吧?”
  池茵点点头,随后学着她的口气问道:“其实,那天你都看见了吧?”她早就怀疑,那天她等车时突然失踪,华小雪会不会跟过去看到了什么,所以之后的几天里她才会总是对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华小雪也点点头,两个人对看了一秒钟,忍不住都笑了出来。
  “你别担心,他们也就是说说,过两天就都没兴趣了。”华小雪安慰她,眼睛里闪着温柔善解人意的光芒。
  希望吧,池茵又颓然地低下头。在学校的时间固然难熬,回家却是更加难过的。那天一场大吵,秦天把“幸福家庭”的假象血淋淋地撕了下来,搞得家里一团低气压,每个人都剑拔弩张忙着保护自己。
  其实池茵也不喜欢那层假情假意的温情面纱,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面纱下面的真实——一个在背叛的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堡垒。
  见她情绪低落,华小雪咬着嘴唇,有点迟疑地提出邀请:“要不然,放学之后咱们去书店逛逛吧。”
  池茵看着她伸出的友善之手,忽然意识到,这可能会是她走出阴天的第一步。
  五
  池茵在书店里买了一本很奇怪的书,然后同华小雪分手,自己回家。
  因为在书店里耽搁了一些时间,她回家时爸爸也已经回家了,餐桌上爸爸和秦天改热战为冷战。爸爸阴阳怪气地讽刺秦天吃他的喝他的还有脸来诱拐他女儿,秦天则搬出法律说继父母同样有抚养继子女的义务,等到他年满十八岁,保证再也不花他一分钱。
  然后言语无用,大小斗牛再度以目光拼杀。
  池茵被他们闹得头疼,草草扒了两口饭就说吃饱了,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捧着新买的书发呆。
  那本书的名字是“魔法时间”,里面记载的全是奇怪的东西,什么让你早起的牵牛花咒符术啊,修复家人关系的神奇手帕一类的。
  操作方法也都是很奇怪的,比如下面这个。
  “在一张白纸上画好六芒星,贴在小瓶子上放在窗台上,用月光照耀一晚,然后把三叶草……”
  池茵死死地盯着那一页,注意力全放在那段话的最后一句上——
  就可以让那个人远离你了。
  这是一个所谓的月光咒符术,因为月之女神是少女的保护神,也曾帮助一位仙女逃离太阳神阿波罗的纠缠,所以书上说月光可以帮助女孩子躲开讨厌男生的痴缠。
  她一向不信这种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书店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她的视线却怎么也挪不开。
  她想起学校里同学们的指指点点,老师的面带不满,还有爸爸的怒火滔天。秦天真搞笑,居然跟爸爸说什么“FOR LOVE’S SAKE”,以爱的名义。
  他们之间,有爱那种东西么?不过是少年时一段相互扶持的岁月,代表的是她极力想忘却的那些事情:父亲对母亲的背叛不忠,以及母亲对她的轻易舍弃。更何况古人有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小小年纪,懂得什么是爱情。
  爸爸不屑的冷哼响在耳边,她终于缓缓起身,打开电脑,上网搜索“六芒星”。
  

  眼下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书上所说的材料池茵都准备好了,只差最后一样——那个人的一滴眼泪。
  要怎样才能拿到秦天的眼泪呢?池茵很茫然。她从来没见过秦天哭,就连那次他被自己老爸打得鼻青脸肿,手臂撞得鲜血淋漓的时候,也只是踉跄着摸到她家,然后昏倒在她面前,一滴眼泪也没掉。
  她始终搞不懂为什么他知道那天他妈妈会在她家,她是回家才知道妈妈临时把秦妈妈给约过去谈判呢。不过想当然,谈判没谈成,继母大人一见儿子被打成那样,马上送他去了医院,谈判也就不了了之了。
  她也就一直没能知道,妈妈原本打算提出的条件是什么,里面包不包括要继母大人善待她。
  全都没机会知道了,她轻叹口气,说实话继母对她还是不错的,有些近乎战战兢兢的小心谨慎。但是每当她想对继母和颜悦色,心中都会升起一种负罪感,她这样做,太对不起妈妈了。
  所以爸爸再婚的近一年来,她一直觉得别扭,本来就尴尬的局面再加上秦天的搅和,更加乱七八糟。
  真是上辈子欠他的,池茵抓了半天头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决定先去洗澡。
  或许是热水稍稍麻痹了池茵的神经,洗完澡之后,她决定直接去秦天的房间取她要的东西。
  时间已经是接近午夜。池茵捏着小瓶子站在秦天的房门外,心中默念,那本书的作者最好保证这个月光咒符术有效,不然的话,她可能不介意试验一下草人插针是否灵验。
  最后作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她握住门把手,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
  秦天已经睡了,壁灯没有开,落地窗的窗帘却没有拉上。皎洁的月光照进房间,池茵的视野里一片银白。
  她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夜盲症,只是静静地待着适应了一下,就看清楚了房间里的陈设。她慢慢绕到床边,看见秦天那双漂亮的黑眼睛中映着月光,美得不可思议。
  等一下,眼睛?!池茵弹起身,差点尖叫出声。好在秦天反应够快,连忙一伸手堵住她的嘴,把她拖到床边坐好。
  “你没睡?!”池茵拍拍胸口,真是的,差点被他吓死。
  “茵茵,你放心,不管我睡没睡,都会配合你的夜袭的。”秦天勾起唇角,给她一个三八兮兮的笑容。
  “去你的。”池茵一掌拍偏他的脑袋,真该让学校里暗恋这家伙的女同学们看看他这会儿的德行,整个一个斯文败类!
  “配合你还不高兴,真难伺候。”秦天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我才不是来夜袭你的!”池茵小小声地叫道,脸上一阵发烧。哼,她就算是真的烧糊涂了,也不会来夜袭这个讨厌鬼加扫把星!
  秦天忽然不笑了,他松手,倒回床上,然后定定地看着她:“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池茵忽然觉得身子一阵发冷,这种事情该怎么开口?
  “那个……我从来都没见你哭过,真的很好奇……”才说了没两句,她就掰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是瞎掰的好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秦天从枕头底下抽出了一本书。
  “我真的那么讨厌么?”他举着那本名叫魔法时间的书,眼睛里掠过一抹受伤的神色。白天池茵去上学后,他一个人在家闷得发慌,就偷偷摸去她的房间,没想到却看到一个怪模怪样的瓶子,还有这本书。
  他想,如果他没有这么重的好奇心就好了。也或者,假如他就是个笨蛋,根本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那么他就会相信池茵的蹩脚说辞,而不是在这里独自伤心。
  他在等,等池茵骂他又乱动她的东西,或者跟他说她只是在闹着玩,但是她都没有。她只是愣愣地看着他,脸上写了两个词,一个是“意外”,另一个是“默认”。
  “我真的,那么讨厌?”他重复那句话,短短七个字,说出来却像是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池茵依然愣着没有说话。是的,秦天是讨厌鬼,害她的生活一团糟,连心情也是乱七八糟的。可是面对着那双受了伤的眼睛,她的头却无论如何也点不下去。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伤害过对方了。
  秦天看着她,忽然笑了——
  “茵茵,你真坏。”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3:4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9,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