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2007-9-17 17:12:1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0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21

人一旦认定了自己开始走霉运,那么所有的衰事和倒霉事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陆续降临。
为了避免听见任何的八卦,也为了不想立刻与展少君面对面,所以楚璎璎一直拖到上课铃声响起时才踏入教室。
椅子都还没坐热,向来喜欢出怪招的数学老师随即在黑板上写了“随堂小考”这四个大字。楚璎璎心中暗暗叫苦,但是在看到试卷内容时,却不由得绽开了笑容。
啊!这些题目是前天晚上凌司辰帮自己恶补过的题目,他连续教了一个小时的内容,就是专门解这一类型的方程式。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楚璎璎不到半小时就解完了所有的题目。
从来没想到自己对数学会有如此顺手的时候,多亏了凌司辰!他真不愧是天才!带着愉快的心情,楚璎璎好奇地开始打量四周,发现大部分的同学都还埋头在考卷上,和方程式苦苦缠斗。
视线转向左边,就看到了展少君低头解题的模样,一看到他就想起昨晚他的告白,楚璎璎急忙抽回视线,转到了另外一边,是座号二十号的卢方瑜,往她这个方向看应该没问题吧!
正当楚璎璎这么想的时候,一旁的卢方瑜突然迅速遮住自己的考卷,同时举手大喊:“老师!楚璎璎想偷看我的答案!”
尖锐的声音一喊,教室内所有的人都停下笔,看向楚璎璎这边,就连数学老师也不禁蹙紧了两道眉头。
“楚璎璎,虽然只是随堂考试,但作弊偷看都是不允许的。”数学老师拉高分贝,“你是不是真的有偷看?是的话考卷要算零分!”
“我没有!”楚璎璎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和卢方瑜虽然不是特别要好,但也不是仇人,为什么要这样陷害她?
“还顶嘴,现在就把考卷交上来。”数学老师冷声命令。生平最讨厌不聪明又喜欢作弊的学生了,亏她长得一副老实的模样,没想到居然偷看其他同学的答案,真是太恶劣了。
楚璎璎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默默起身将考卷交给了讲台上的老师,数学老师瞄了一眼她的考卷,正想骂人,却吃惊地发现楚璎璎的考卷上已经填满了答案,而且,全部都答对了。
“卢方瑜,你的考卷也拿过来。”数学老师决定调查清楚。
卢方瑜拿起考卷走到讲台前,还不忘瞪了楚璎璎一眼,楚璎璎的数学一向很差,刚才这样探头探脑的,一定是想偷看她的答案。
数学老师比较了两份考卷,一份只写了一半,其中还有一题的解题过程不正确,另外一份,则是以标准的方程式解答正确的一百分考卷,当下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楚璎璎的考卷全部答对,我想她大可不用偷看你这份才写了一半的考卷吧!”数学老师的语气已无刚才的严厉,“你们都回去吧!应该只是误会。”
“不可能!”卢方瑜脸色一变,根本不敢相信结果会是如此,“楚璎璎的数学每次都不及格,她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写对!她一定是作弊!”
“楚璎璎?”数学老师决定给她一个回答的机会。
“我没有作弊,这真的是我自己写的……”楚璎璎虽然觉得委屈,但还是坚持要捍卫自己的清白。
“不可能!这些全部是昨天老师上课的内容,楚璎璎昨天请假,怎么可能会解?”卢方瑜也相当坚持自己的看法。这种又笨又蠢的女生,怎么可能让校园王子喜欢呢?姑且不论传言是真是假,总之她现在非常讨厌楚璎璎,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楚璎璎,你为什么会解题?”虽然卢方瑜说得有道理,但楚璎璎考卷上的解题步骤正确详细,怎么看都不像是看小抄能做到的。
“我……我的父母帮我请了一位家教,这些题目他前天刚好有教过我。”楚璎璎诚实回答。
“哪有可能这么巧!”卢方瑜抵死不信。
“吵死了!她的家教就是我,你有什么问题吗?”教室后方传来不耐烦的男音,打断了讲台前的争执。
开口说话的正是凌司辰,先前他一直冷眼旁观这场闹剧,虽然数学老师从解答过程中看出楚璎璎没有作弊,也愿意接受她的解释,但他实在受不了那个女同学对璎璎咄咄逼人的态度。
“啊!原来你的家教是凌同学,难怪难怪!”数学老师一愣,随即点点头,忍不住称赞,“我想他一定教得很仔细,看得出来你是真的懂,才知道要利用这些方程式解答。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座位吧!其他人继续考试,还有十五分钟就要收卷了,别发呆了。”
小小一场的作弊风波虽然很快就结束了,但弥漫在三年八班的气氛却显得越来越诡异,关于楚璎璎和凌司辰之间的八卦传言,再次悄悄地蔓延了开来……

22

“听说你用上床当代价,要凌学长帮你补习,是不是?”第二堂下课时间,楚璎璎才踏入厕所,就被一群不认识的学妹押到角落逼问。
“啊?”楚璎璎瞠目结舌,完全无法回答这种充满恶意的指控。
“不要脸!成绩烂就算了!还用这种下流的招数勾引学长!”一名二年级的学妹恶狠狠地开口,“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手段,烂女人!”
“我没有。”楚璎璎有口难言。明明只是补习这么单纯的事情,为什么会被传得这么难听呢?
“没有?凌学长明明是资优班的天才,没事为什么要帮你这个丑女补习?”对方根本不接受楚璎璎的回答,气愤难平地开口,“说啊!不然他为什么肯帮你补习?你回答不出来是因为心虚,对不对?丑女!”
楚璎璎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又气又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女子的警告声:“快闪!教官来了!”
女同学们一听到教官来了,脸色一变,立刻准备撤退,但是离开前还不忘警告楚璎璎道:“你自己小心点,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扔下这句警告后,她们迅速地离开了。
确定所有人都离开后,楚璎璎难受地缩在角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三姐,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让她们欺负你吧!”头顶上传来不以为然的声音,楚璎璎抬头,这才看到楚子薇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刚才……是你?”难怪她觉得声音听起来耳熟,原来是子薇出声吓退那些人。自己实在太丢脸了,居然还要让妹妹帮她解围。
“不就是我喽!”楚子薇笑嘻嘻的,“哎!我可没有兴趣在这么臭的地方聊天,我们换个地方吧!”

23

“三姐,不是我说你,被人欺负成这样还不吭气,真有你的!”楚子薇带着楚璎璎来到楼顶,仰着美丽的小脸接受阳光的照拂,忍不住念了姐姐几句,“青梅竹马的关系有什么不能说的!这种事又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楚璎璎皱着眉头,好几次她也想脱口说出自己和凌司辰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不是其他人想的什么暧昧关系,但偏偏是她自己和凌司辰说过,要在学校里假装陌生以避免麻烦,现在如果自己先说出事实,会被他认为很反复无常吧!
“那凌三哥怎么说?他不可能对这些八卦流言一点反应也没有吧?”楚子薇好奇地问。连她这个二年级生都将他们两人的八卦倒背如流,凌司辰这个当事人不可能没听过吧!
“我……我不太清楚。”楚璎璎扯谎。事实上,凌司辰是摆明了:既然你坚持划清界线,那么所有后果就自己承担。
“没反应?不可能吧!”楚子薇眯起眼,想起了昨天自己发的简讯,该不会是因为吃醋所以故意不理三姐吧?“喔!我知道了,因为你们吵架了,所以他故意不帮你?”
但不对啊!就算吵架,凌三哥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会眼睁睁看着三姐被人欺负,还被骂得这么难听,身为三姐守护者的他不可能这么冷漠吧!
“也不算是吵架啦!”楚璎璎想起了他昨晚热情缠绵的吻还有今天早上他突然变得愤怒的脸孔,以及刚才数学课时冷漠没有情绪的护航,老实说,她已经被凌司辰弄糊涂了。
“唉!被你们彻底打败了!”楚子薇摇头叹息。一个是感情迟钝,一个又喜欢装酷,难怪老是在原地打转。
“当当当当……”上课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楚璎璎起身准备离开,这才发现到子薇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子薇,上课了。”
“阳光好舒服,我要在这里补眠,你自己去上课吧!”楚子薇索性闭上眼睛,十分潇洒地挥挥手。
“子薇,逃课不好……”楚璎璎试着摆出姐姐的威严。
“三姐,我们之中成绩不好的人好像不是我吧!”楚子薇睁开一只眼,以天真无邪的语气说道,“快去上课吧!你最好找凌三哥好好谈一谈,虽然小妹我很同情你,但我可不保证每次都救得了你喔!”
“喔。”楚璎璎随意点了点头,踩着无奈的脚步离开了。

24

虽然处境艰难,但楚璎璎依旧选择了最消极的鸵鸟方式来逃避,她决定一步也不离开三年八班,下课时不动,午休时不动,连水都尽量不喝,打算一路忍到回家再上厕所。
“咚”一声,一张纸条轻声地弹到了楚璎璎的面前。
纸条来自于展少君,虽说自己一整天都不太敢看他,怕他问起昨天的事,但她还是将纸条打开来看。
你没事吧?想聊聊吗?别误会我有任何的企图,我只是基于同学的立场想关心你。字句最后还画了一张笑脸表示打气。
“我没事。”楚璎璎转头无声地开口,努力对他挤出笑脸。虽然她很感谢展少君的关心,但自己也不好意思每件事都麻烦他。
你和校园王子的关系连我也不说?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相信我,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如果改变主意随时欢迎来找我。第二张纸条再次扔来,文末换上了他伤心不被信任的哭脸。
“谢谢。”楚璎璎觉得窝心极了,至少,他的关怀是她今天接收到最温暖的善意。啊!肚子好痛……算算日子,差不多是月信来的时间,不如早退回家,今天她的身体太疲倦,无法再承受更多学妹和同学的问候了。
“老师,我身体不太舒服,想早退。”楚璎璎举手,决定回家休息。
“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堂课了,你不能再忍一忍吗?”老师犹豫了一下,不希望学生养成了早退的习惯,“如果真的不舒服,你趴下来休息好了,一堂课很快就过去了。”
“是。”楚璎璎也不坚持,决定继续忍耐。
“装模作样。”才坐下,楚璎璎就听到旁边传来的冷哼声。但她实在太不舒服了,根本不想去分辨那是谁的声音,只是趴在桌上静静地休息。
“老师,楚璎璎的脸色不太好看,好像真的很不舒服。”坐在旁边的展少君虽然在上课,却注意到楚璎璎的脸色似乎越来越苍白了。
“是吗?那……”
“我送她回去。”凌司辰抢在展少君之前开口。
“凌同学,你知道楚同学住哪里吗?”老师有点诧异。
“当然,我们已经当了十八年的邻居了。”凌司辰以漫不经心的语气道出他和楚璎璎的关系。
此言一出,霎时在三年八班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什么?原来楚璎璎早就认识王子了!两个人还是邻居!
“原来只是邻居而已,我本来就觉得楚璎璎不可能会是凌同学的女朋友,她怎么都不像是他会喜欢的类型嘛!”
难怪凌同学愿意帮楚璎璎补习功课,是邻居耶!好好喔!
“既然璎璎是凌同学的邻居,一定最了解他的喜好。哈哈!我和璎璎交情最好,她一定会告诉我很多关于凌同学的秘密的!”
“对啊对啊!只要有璎璎当桥梁,我们一定能更接近王子的!”
三年八班的女生窃窃私语、兴奋无比地讨论着,刹那间楚璎璎已经从“可恶的狐狸精”升格成“可以帮忙牵线的可爱红娘”了。
“原来如此,那就麻烦你送楚同学回家了。”老师点点头,很放心地将楚璎璎的安危交给了凌司辰。
早已经因为腹痛而心神恍惚的楚璎璎,完全没有意识到凌司辰说了些什么,也没有注意到其他人注视她的目光,已经褪去了敌意,完全转变成羡慕,她只知道一股熟悉又温暖的力道靠近自己,她依顺着这股熟悉的力量起身,完全信赖地将自己交给了对方。
在众人羡慕不已的目光中,楚璎璎被凌司辰搀扶着离开了教室。
青梅竹马啊!展少君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内心有点失望,但又不是太难过,失望的是,自己原本打算展开的纯纯校园恋情,好像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不太难过的是,对手不但是校园王子,又是她的青梅竹马,在起跑点上就已经不公平了,所以自己并没有输得很难看。
高傲的天才配温柔的小花,老实说还不算太差!他展少君只好献上自己的祝福了,谁让他是最有君子风范的人呢!

25

两人搭了出租车回家,凌司辰拿出钥匙开了门,先将楚璎璎扶上床,跟着动作熟练地张罗热水袋、止痛药,最后还泡了一杯热可可送进房间。
“起来,喝完这杯热可可,吃了药再睡。”凌司辰唤醒楚璎璎,执意要她喝完这杯热可可。
楚璎璎顺从地吃了药,慢慢地啜饮香浓的热可可,放在下腹的热水袋逐渐发挥作用,她现在已经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谢谢。”疼痛减缓,她的精神也恢复了一些。说实在的,现在这种场面真的有点奇怪,每个月的这个时候,大部分都是由妈妈或是姐妹们帮忙照顾她的,但自从半年前凌司辰意外帮过自己一次后,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似乎都是他在旁边照顾。
起初一两次她尴尬得几乎想死,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慢慢适应了,习惯果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还是当男孩子比较好,你们都不会有这方面的烦恼。”楚璎璎试着找话题。
“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要体质改变了就可以解决问题。”凌司辰说出从书上得到的知识。半年前自己确实被她苍白的脸、要死不活的模样给吓了一跳,还特地找了许多相关的书籍来研究。
“真的?要怎么改变体质?”楚璎璎也想听听天才的看法。
“充实的性生活。”
“噗!”楚璎璎含在口里的热可可忍不住喷了出来。
“喂!你搞什么鬼啊?”凌司辰皱眉。如果不是自己闪得快,就要被她喷得满脸都是了。
“谁叫你乱说话!”楚璎璎脸一红,娇叱道。
“这又不是我说的,是书上写的。”凌司辰也以认真的语气说道,“中药、西药、维他命等等都只能暂时纾解不适的状况,但性行为会改变体内的贺尔蒙,连带可以治疗经痛的毛病,这可是临床实验后的数据。”
“好了好了!我不想和你聊这个话题。”楚璎璎开口喊停。
“是你先开始的。”凌司辰挑眉。看在她身体虚的分上,就暂时不和她计较,“算了,你睡吧!我先回去了,晚点再过来帮你复习功课。”
看到凌司辰起身要走,楚璎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喊住了他:“等等。”
“还有什么事?”凌司辰闻声回头。
“……”楚璎璎一时词穷,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那个……”
“什么?有话就快点说,别吞吞吐吐的。”凌司辰突然想起了早上的不愉快,很快地加上了几句,“不过如果是早上那个蠢问题,我的答案还是一样,你自己想,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不是那件事啦!”楚璎璎怕他又捏人,直觉地伸手护住自己的脸颊,“……凌伯伯要你们四兄弟好好照顾我们,是因为想报恩,难道……难道你们四个人不会觉得很烦吗?”
“很烦啊!”凌司辰毫不犹豫地回答,看到楚璎璎受伤的神情,他愉悦地笑了,“但一直烦着也没用,只好从里面找寻乐趣了。”
“什么意思?”楚璎璎一愣。
“你的脑袋这么不聪明,很难解释给你听。”凌司辰笑得更恶劣了,快步走到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地说道:“停止你的胡思乱想吧!虽然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我知道,如果我真的不愿意,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左右我的想法。”
“所以你的意思是……”楚璎璎双眼一亮,心中因为他刚才说的话燃起了一丝希望。
“我没什么意思,满意了吧?”凌司辰再次伸手,恶意地又捏了她的脸颊一下。迟钝又爱胡思乱想的家伙!
“好痛!我是病人耶!”楚璎璎哇哇大叫。
“知道自己是病人,就闭上嘴乖乖睡觉!”凌司辰冷哼,不忘威胁道:“快睡饱养足精神,今天晚上还有一百题数学等着你!”
不顾楚璎璎哀鸣的声音,凌司辰转身离开了房间。望着他的背影,楚璎璎嘴角露出了很淡很淡的笑痕。
虽然凌司辰嘴巴坏性格怪,但他就像是自己握在手上的热可可一样,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毫不保留地给予甜蜜和温暖……

26

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美好得几乎是她高中生涯最平静也是最快乐的时光……
首先,在凌司辰每天补习严厉的督促下,楚璎璎的成绩突飞猛进,其实她的脑筋并不差,只是读书每每抓不到重点,但现在有了凌司辰这个天才相助,为她精确抓出各科的重点,再经过反复的温习,期中考的成绩公布后,她每科成绩全都在80分以上,而数学更拿到了高分91分。
不过凌司辰对此并不满意,毕竟他可是每天帮她复习做笔记,比自己念书的时候还要费神,但楚璎璎居然只拿到这样的成绩,让他这个天才也觉得很挫败。
倒是楚璎璎却不这么觉得,她对自己的成绩可说是满意得不得了,毕竟她对自己的要求本来就只有ALL PASS,这样的成绩对她来说已经是太好太好了,好到她觉得走路有风,连在父母面前都变得自信了许多。
功课方面顺利,就连同学之间的关系也恢复了,甚至比以前还要好。说起这件事,也多亏了凌司辰那句“我们已经做了十八年的邻居”,将她从人际关系的谷底给拯救了出来。
追根究底,女同学对楚璎璎感到不谅解,是认为她既不特别漂亮也不特别聪明,一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才有办法在校园王子转班后的第一天就引起他的注意,直到凌司辰主动公开了他们的“邻居关系”,女同学们对楚璎璎的反感立刻都平息了。
不仅是邻居,而且还从小到大一起长大!这当然不是普通的关系,而楚璎璎最初不但没有四处张扬自己和校园王子的关系,反倒装作是一般的同学,这种低调处理的方式让她们觉得很佩服。
但真正让她们开始讨好楚璎璎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她拥有青梅竹马的身份,既然认识的时间这么久,那么一定很清楚王子的喜好,如果想要接近凌司辰,先讨好楚璎璎准没错。
因为大多数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楚璎璎幸运地脱离了被圣沁高中女同学唾弃的日子,反倒成为众人争先巴结讨好的新宠儿。
“璎璎,下一堂家政课可以选择烤饼干或是蛋糕,你觉得凌司辰比较喜欢蛋糕还是饼干?”
“璎璎,下周的生物考试,你可不可以拜托你那位天才青梅竹马,帮我们划一下重点?”
“璎璎学姐,白色情人节快到了,你想学长喜欢什么礼物?”
“璎璎学姐,这是我为学长织的毛线衣,还有我写给他的信,你可以帮我转交给学长吗?”
每天每天,都有不同需求的同学和学妹开口央求,希望楚璎璎帮忙,为她们搭起和凌司辰友谊的桥梁。她天生性子软、脾气好,更不擅长拒绝,只好全部接受答应代传。
刚开始,楚璎璎试着装傻,总是在每天晚上补习过后,以再无辜不过的表情将礼物交给凌司辰,表示有人委托她转交给他,但自己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企图以这种无辜的姿态蒙混过关,凌司辰将一切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只是冷眼看她想继续到什么地步。
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白色情人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楚璎璎被委托转交的礼物也一天比一天多了,等到三月十四日当天,希望转交给凌司辰的情人节巧克力已经得用一个麻布袋来装了。
凌司辰像是早已算准今天会是个麻烦的日子,一早到校就请了假,直接躲到图书馆去了,而楚璎璎则是望着堆满了自己桌上桌下的巧克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璎璎,先不管其他班的女生,但是你一定要亲手把我们的心意交给凌司辰。”三年八班的女生以同班同学的身份施压。
“是啊!其他班女生送的巧克力你可以放学后再处理,但我们的巧克力,你一定要亲自送给凌司辰。”
“拜托!这么想送巧克力不会自己去喔!”展少君实在看不下去了,挺身仗义执言,“楚璎璎又不是圣诞老人,还要背着麻布袋帮你们去送礼喔!别这么夸张好不好!”
“你懂什么?以前多少人写给凌同学情书,多少人送给凌同学的礼物,他看都不看就当面退回,但现在有璎璎这个青梅竹马出面就不同了,至少他会收下不致于退回,这两者差别有多大你根本不懂啦!”一名女生喝斥,要展少君少插嘴,“璎璎,我们说的对不对?”
楚璎璎冷汗直流,完全不敢应答。虽说凌司辰不像过去那样当面退回礼物,但却是当着她这个转交者的面将东西扔掉,同样是看也不看,虽然意义一样,但至少这种残忍的画面只有她看见,这算不算是一种体贴呢?
“璎璎,你最好了,今天是情人节耶!你就好人做到底,帮我们送巧克力去,不管凌同学收不收,我们都一辈子感激你!”圆脸同学做出跪拜的姿态,让人实在很难拒绝。
“嗯,我没关系的,只是小事一件,我午休的时候就帮大家送过去。”
“哇!璎璎万岁!璎璎最棒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楚璎璎再次屈服了。

27

中午休息的铃声一响起,数十双闪着星光的眼睛瞬间投射到楚璎璎的身上,让她连“我想先吃便当”这句话都硬生生吞了回去。
“我现在就去。”楚璎璎露出淡淡的笑容,像圣诞老人一样背起一个大大的布袋,准备为众人传递心意。
“我陪你去。”展少君自告奋勇。
“嗄?不必了!我自己拿得动。”楚璎璎来不及反应,背后的布袋就被展少君轻松扛了过去。
“哎!我刚好要去图书馆借书,只是顺路啦!”展少君不给楚璎璎拒绝的机会,背起布袋大步离去。
“璎璎!一切拜托喽!”
“璎璎!一定要看着凌同学吃下去喔!”
楚璎璎干笑几声,只希望凌司辰他今天心情不错给点面子,别让她把整袋再背回来就万幸了,怎么还敢要求他吃这些巧克力呢?
“我尽量,我尽量。”面对一双双充满仰慕与崇拜的眼睛,楚璎璎只好再次硬着头皮逞强了。

28

“喂!我说楚璎璎同学,你和凌司辰到底在搞什么?”前往图书馆的路上,展少君突然开口问。这两个不是一对吗?为什么男的依旧冷得像冰块,女的一天到晚帮人代转情书、礼物的,真是诡异啊!
“我们?我们没有在搞什么啊!”楚璎璎一脸茫然,“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你们不是一对吗?”展少君问得更直接,“我从来没看过哪一对正在交往中的男女像你们这样,男的漠不关心,女的则是一天到晚帮忙其他爱慕者转交礼物。”
“我们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楚璎璎红着脸辩解。
事实上,自从一个月前那个吻之后,她和凌司辰的关系就好像停顿在那里了。每天晚上他会过来补习、指导功课,如果考试有进步,在周末的时候他会带她去看电影,或是陪她到处走走,除此之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交往……这不能算是交往吧!交往中的男女……出门时都会手牵手、说说笑笑,时而拥抱、时而热吻,一想到这里,楚璎璎的脸忍不住又红了。唉!她和凌司辰,只是家教和学生、邻居与朋友的关系,还有一次尝试性接吻的男女同学,就只是这样,没有其他了!
“不是?”展少君这下也觉得奇怪了。不可能吧!凌司辰和他并没过节,但他总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存有一股敌意,特别是他和璎璎讲话、开玩笑的时候,时常会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射过来,如果说这不是吃醋,他展少君的头可以割下来当球踢!
“嗯,你想太多了。”楚璎璎自我解释,“司辰他一毕业就要到美国了,现在他一有空都在准备出国的事情,没有时间想其他的啦!”
“那你无所谓吗?”展少君察觉到她语气中流露出来的落寞,觉得事情不太单纯。
“哎!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那么聪明,早就把未来都计划好了,我们只是邻居,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而已。”这一个多月他已经屈就来读普通班,还浪费了许多时间帮她补习,牺牲已经够大了。
她虽然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但很有自知之明。这段时间,就当作是凌司辰最后的报恩吧!她一定会顺利毕业,不再让自己成为凌司辰的负担和麻烦,让他自由地、毫不牵挂地到美国去。
“那我之前的退让不就是多余的?”不想看到她忧愁的表情,展少君开始努力自嘲,“哎呀!既然你们不是一对,为什么不早说呢!我对你的爱意全都收回来了,现在要再放也放不出去了啦!”
过去,他对楚璎璎有那么一瞬间产生类似爱情的感觉,那应该是年轻人费洛蒙作祟吧!在知道她和凌司辰有那么一点情愫的时候,他就决定退出了。虽然如此,但他现在还是很喜欢楚璎璎,她温柔可爱,相处起来又愉快,就算没有爱情,他也相信毕业后他们还会是好朋友。
“你还说呢,哪有人告白后没两三天又收回去,真没诚意。”楚璎璎十分捧场地陪着他开玩笑。或许是感觉到展少君又恢复成当初的态度,所以他们之间也恢复到过去的情谊,聊天、丢纸条,互换笔记,是同学之中较要好的朋友。
“不管!是你害我的初恋幻灭,你要负责帮我找一个女朋友!”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一路嘻嘻哈哈地走到了图书馆大楼。
由于凌司辰长时间在图书馆看书,校方为了巴结理事长之子,特别在五楼辟了一个读书室,专门提供凌司辰在里面看书、写报告,不致受其他学生的影响。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94, 共 3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偶像主页-名家面对面]火星碰撞地球----凌淑芬VS机器器(白云外)
[名家访谈FOCUS]零距离的单飞雪
[BOOKS名篇导读]相望祈夏约(白云外)
[名家经典]鸳鸯泪 文/楼雨晴
[名家经典]胆小鬼 文/洛炜
[名家经典]江湖八卦浪潮 文/赖刁刁
[名家经典]藕花深处 文/绿 痕
[名家经典]玩石记 决明
[名家经典]恶魔的点心 BY典心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