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梦幻彼岸]狐姝 文/一两
 2007-9-17 17:13:5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7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他掉下来的时候,我正吐出元珠,吸纳天地灵气,蓦然听到哗啦啦一阵响,空气里登时弥漫着草木枝叶折断的青气,我一惊,飞身去看。
结果看到他。
原来是个人。衣服被树枝破,头发散乱,伏在我的窝前。我待要走过去一脚将他踢远一些,不让他挡住我进窝的路,前脚已经抬起,忽然看到他的脸。
那张脸,即使眉目紧闭,即使沾满泥土青苔,我还是在那微微柔亮的肌肤上看到明月才有的清辉,挺直的鼻梁如同我居住了近千载的山峦,连同纷乱的头发,也似湖底最深处的水藻。他明明伏在那里没有动,我却觉得那长发要忽忽起伏,要拂到我的心上来。
多奇异,八百多年来第一次,心里这样惊动。到后来的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步光跟我说过的,一见钟情。
只看一眼,就会爱上他。但我一直以为那个“他”,会是某一座深山里跟我进行同一种修行的同类,他最好有雪白的毛皮,因为那是我最爱的颜色。而没有想过,这个“他”,会是人。
脆弱的、短促的、心里被许多许多欲望占满的人。

2

但是爱情,是不可阻挡的呢。
我扶起他,指尖抚住草木掩积的窝口,流光在我面前飞盈,充满草木气息的窝在流光下变作三间瓦房。白色的墙,灰色的瓦,还要有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摆一张石桌,最好在一棵树下。
屋子里有床,我将他扶上去。他全无意识,眼眸紧闭,睫毛长长。这双眼睛如果睁开,会有多美呢?但我没空心神荡漾,他伤得不轻,元气涣散,我吐出元珠,绕他周身一匝,淡淡盈光里他苍白的面色慢慢有了如玉的光泽。我微笑,用我八百多年的元气来滋养,这一点伤势如何不平复?
他慢慢地睁开眼。
那眼睫,那眼眸,如山风吹荡雾气,最初始最美丽的面貌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居然这样美。
我心跳如雷。
他的面色却刹那间苍白,眼里发出惊骇的光,迅速地缩向墙角。我也惊了,迅速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雪白毛皮,啊,我把狐的窝变成了人的房子,却忘了把自己也变成人形。
不过这也难不到我,我假装向外面叫了几声,然后奔出门外,化作人形,再将草丛里一只兔子变成一只白狐,让它跑进屋子里,然后,我款款地现身。
如此,那美丽的人儿放下心来,向我致谢,我在想要不要脸红一红,做出步光所说的“娇羞”,然而脑子里还没想完,双手已经自作主张扶起他。他的面孔这样美丽,我来不及娇羞,放肆地打量他。
他的脸微微发红:“敢问恩人尊姓大名?”
“摇光。”我兀自盯牢他,看得这样贪婪,啊,给我一百个雪白皮毛的同类我也不换啊,“你呢?”
“阿凤。”他的脸似乎越发红了,“这名字不大好听,是不是?”
“啊,怎会?”我完全真心实意,“叫什么都好听。”
他飞快抬眼看了我一眼,只一刹眼波又垂下去。啊,这就是娇羞,这就是步光教我过几百遍的娇羞啊!!

3

阿凤无父无母,无亲无友,一个人独自住在山下,靠采药为生。我告诉阿凤,我也是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很是孤独。
这句话真不骗人,虽然有步光,但她的嗜好是寻欢作乐,她不愿像我这样埋头修行,在修成人体的第一天,她就到尘世享受去了,偶尔的偶尔才会回来看看我。
那时阿凤的眼神跟我的眼神应该是一样的,有点辛酸的味道,又微笑起来,他道:“那么,你跟我下山,一起生活吧。”
步光曾经说这种时候作为女子应该低头不语,但是就像她在修行上远不如我一样,我在这点上也远不如她,我扑上去抱住了阿凤,开心得要死:“好啊好啊。”我忙不迭地答应。
没什么可收拾,但还是要装模作样变出几件衣服收进包袱里,再装模作样地将那只由兔子变成的白狐放生。然后跟在阿凤身后,穿过重重又重重的树林,走得累了喝口泉水,吃些野果。这样的深山,我们走了四天才走出去。
这不是我第一次下山。步光总向我描述人间的热闹与有趣,于是我按捺不住地跟着她去了一趟。,结果,我看到什么?那么多密密匝匝的人,那么拥挤的街道,为了一丁点钱财土地举家争斗。太无趣了,争到又如何,短短几十年,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人无关。人啊人。
但阿凤住的地方不一样。他的家在一条小溪边上,屋后有大片竹林,距离最近的人群也有半天的路。我真喜欢。不过阿凤说房子又旧又破,他不太好意思将我请进屋。
屋子虽然比较破,不过对于住惯了狐窝的我来说已经不错。但那天下雨,睡到半夜忽然被雨淋醒,我诧然地坐起来。恍惚在做梦,恍惚自己还是一头懞憧的狐,甚至没有自己的窝,找一株大树靠着就睡,半夜下雨,就会被淋醒。
原来屋顶的一角破了个洞。阿凤忙搬了梯子去修屋顶。修完之后,他的额头沁出一片细汗。我替他拭汗的时候心里一阵怜惜,我淋雨的时候,有步光把我拉去她的窝。他受这样的苦,身边有谁呢?
以前也许没有,但现在有我。
我缓缓地从后背抱住他。
阿凤,现在,你有我了。

4

采药是阿凤的生计,采好药卖给镇上的药铺,或者卖给收集草药的药商,有时也会自己挑到集市上去卖。
能够采到的,不过是白芷地黄之类。他说他那天在山崖边上看到好大一株灵芝,他从未见过那么大的灵芝,采得到的话一定能卖很多钱。但那山崖太滑,他一脚摔下去,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那里的确有一株灵芝,在我七百岁的时候就看到了它,准备等我修到一千岁时拿它来增长功力。还在它周边设下法界,不让谁碰触——哦,我的阿凤,他居然看上了我的灵芝,一定是我的法界将他弹下山崖。
他摔下去的时候那么疼,衣服都破了,居然是我的原因。我懊恼又沮丧,又愧疚,我说:“我帮你去摘。”
他看我:“你行吗?”
“你忘了我从小住在山里么?”我对他眨眨眼,“这点小事,难不到我呢!”
简直不会比呼吸更难。
我轻而易举地采到留了一百年的灵芝,再顺便找了几株百年大小的人参与茯苓,包了整整一包袱。当这个包袱在阿凤面前打开的时候,阿凤惊呆了。回过神来之后,他做了一件事。
他抱住了我。
抱住我,在屋子里转了起来。我的裙摆哗啦啦飞扬啊,我的头发也快被弄乱了,然后,他低下头,嘴唇落在我的嘴唇上。
我好像就是在那一刻停止了呼吸。
什么,什么都不存在了。
我从来不知道,人的嘴唇,可以做这样的事。人的身体,可以做这样的事。我喜欢阿凤,有时会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发他的脸,但,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我以为两个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已经是最大的亲密。
我是只傻狐啊,我不知道原来人类的亲密,可以这样美。

5

那株灵芝卖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钱。
据说镇上最大的药铺也买不起,但阿凤说如果可以让他在跟药铺师傅学医,钱可以少一点。
本来说把破房子翻新另盖一座,但是既然阿凤在集镇学医,来回跑总是不方便,于是阿凤就在药铺边上买了一个小院子。
早上阿凤吃过早饭去药铺,中饭在药铺吃,晚上再回来。一天一天,我只有早晚可以见到他,集镇虽然热闹但不是我感兴趣的。我去药铺找他,他正辛苦地上下跑,光洁的额头又是一层细汗。
为什么,我的阿凤为什么还是这么辛苦?
“因为要早点学会医术啊。”阿凤说,“到时就好了。”
原来只是如此么?其实也很简单。我略施小术,开了他脑中灵窍,令他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很快便超过了原来的师傅。过了一阵,他已经是镇上最有名的大夫了。他很是开心,又过了一阵,他说要带我去京城。
哦京城,当初步光带我去的就是京城。我对那个地方没什么好印象,人太多太挤,声气混浊。
可是阿凤说他医术精进,要找大的天地施展拳脚。他一脸兴奋,脸上微微发着光。就冲他这样的神采,我也不忍扫他的兴。

6

阿凤的理想是当御医。
给天下最尊贵的人看病,做天下最尊贵的大夫。
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觉得他好有抱负,当然支持他。但他医术虽好,可惜“出身低微”,虽然他给自己取了个“百里无病”这样又好听又气派的名字,虽然多方奔波,把当初那批药材卖来的钱花得所剩无几,仍然没有成功。他有些沮丧,但我安慰他:“没事。大不了我们再回小房子。”
“不,摇光,我已经出来了,就再也不会回那个破房子里了。”阿凤说,他牵着我的手,带我看街上,“你看,这里有各式各样的人,有人走路,有人坐轿,有人抬轿,有人骑马,有人牵马。世上的人是不同的,但我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嗯,这话不是不错啦。但我不知道谁管当不当御医这回事。如果知道的话,我直接附他的身,让他准了阿凤进宫就是。不过我的阿凤是大丈夫,他仍然在努力打通关节,一天,他满面喜色地回来告诉我:“有路子了!”
我也替他高兴,忙问:“是谁?”
“寿阳公主。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有她的一句话,事情自然成。”阿凤兴致极好,第二天沐浴更衣,换上一袭白衣,去寿阳公主府。我在门边送他,看他白衣飘飘如一树梨花盛放,真耀眼啊,我的阿凤。
那一整天阿凤都没有回来,我正等得焦躁,门上忽然有人送来一封信,是阿凤的笔迹,说他要在公主那儿耽搁两天,我这才放了心。
心放下了,无趣也袭来了。他是我在人世唯一的快乐,除了和他在一起,我对这个人间提不起一丝兴趣。我无聊地上街去买米,黄昏时候街上越发热闹,许多人手里提着灯,原来今天是七夕,人们都到源江河去放水灯。
夜幕暗下来时,头顶一带银河显现出来。我本来不想凑这样的热闹,但想到我只一天不见阿凤,就这样惴惴难安,而织女一年不见牛郎,一定更加思念吧?于是我也买了只灯,跟着人流去放。
源江河将整个京都一分为二,南面是内城,北面是外城。内城里住的都是王公大臣,内城之中的禁城住着皇帝和他的妻子们,外城则是平头百姓。阿凤说得对,人跟人真是不一样的,一样是放水灯,一样是在同一条河里放水灯,但河对面的花灯,远远比这边精致,而且对面隐隐有笙歌飘来,趁着轻风和月,很是动听。
河这边的人说是放灯,更多的,还是欣赏羡慕对岸的贵人吧。
活得再华贵,也不过几十年性命。永生的我没有兴趣羡慕他们,但是目光落到对岸一座高楼上时,我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奇怪感觉。
很熟悉。
从前我在窝里修行,步光从人世回来看我,她还没有到窝前,我就能感觉得到。
就是这种感觉。
难道,步光还在京城?
距离那一次她带我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两百年了啊,两百年,她还没有厌倦这个地方?她一直是十年便换一处的呀!
我又是诧异,又是惊喜,设若步光真的在这里,我就不会这么无趣了。
我飞身去对岸,在河面带起一阵微风,没有人会发觉。不过步光一会定知道,就像我能感觉到她一样,她一定能感觉到我。我们在同一个窝里生活了几百年。
那熟悉的感觉牵引着我,我在高楼的窗畔落住身形,轻轻推开了窗子。
窗子里悉悉籁籁的衣履之声刚刚退去,最后一个退出去的人关上房门,我的足尖刚好落在屋子里。
屋子里华灯绚烂,刺着深红浅白牡丹的屏风前,一个女子倚案而坐,笑吟吟地看着我。她的眼睛仍然比秋水还要明亮,笑起来的时候微微弯起,那是怎么也脱不去的狐形,十二万分的妖媚。
是的,这叫妖媚。这也是步光教我的。她拿团扇遮住半张脸,只一双弯弯笑眼露出来,回眸一笑。
“你怎么来了?”步光懒洋洋无限风情,仍然是女人中的女人,狐狸中的狐狸,“都不知道在外面先等会儿,人险些没走完。” 
“我知道你有法子嘛。”我靠过去,不自觉地变成狐,蹭了蹭她的肩。
她笑着打开我,“快走开,毛都沾到我身上来了。”
“你也有毛啊,你也变回原形嘛。”
“傻子,做狐怎及做人快乐?”
这话说得我脸上一红,做人的快乐,我的确领略过。
我的神情没逃过步光的眼,她“咦”了一声:“谁帮你开窍了?”
“是个男人。”我也不瞒她,“一个很美很美的男人。”
步光笑了:“说到美男子,今晚我这里倒真有一个。老实说我在这世上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生得这么好的男人。摇光,今夜让你开开眼。”
“哼哼,再好也比不上我的阿凤。”我懒得变回人形,只化作一只猫,伏在步光膝上。
“看了你就知道了。”步光笑着一击掌,方才退出去的人们进来,先是一组乐人,他们在角落坐下。接着是几个年轻的男子,个个生得风流俊秀,虽然比不起阿凤,但也比大部分人好看上许多,步光的含笑的眼睛仍然停在门口,门口最后一个人进来。
他穿一身白衣,乌发挽起,我在他微微柔亮的肌肤上看到明月才有的清辉,挺直的鼻梁如同我居住了近千载的山峦。
阿凤。居然是我的阿凤。我诧异极了,这真是太巧了。
“无病,”步光唤他,“坐到我身边来。”
“是,公主。”他温和又优雅地坐下来。
“抱抱我的猫吧。”步光笑着说,“它是不是很可爱?”
“物如其人,公主的猫,自然如公主一般令人爱慕。”他说话这样文气,又有礼。真不愧是我的阿凤啊。他从步光手上接过我,修长的手指抚过我的头,食指边缘有一道小小疤痕,那是以前采药时留下来的。
步光的手轻轻覆上他的手背,眼角有一丝丝的笑:“无病真会说话。”
他嘴角低低一笑,抬起眼帘望了步光一眼,又很快地收回去,灯光照在他白晰如玉的脸上,仿佛有淡淡红晕。他悄悄地握住步光的手。
两个人的手,都在我身上。
我扭着头,看到步光的指尖轻轻滑过他的手背。
那一刹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明白。脑子里像是有一道光掠过,可还不等我看清,光就消失了。
我浑浑噩噩地,变成了一只呆头呆脑的傻猫。

7

后来,步光结束了晚宴,她对阿凤说:“你先回府,我有事要耽搁一会儿。”说罢凑近他的耳畔,轻轻地恍如吹气:“等着我。”
阿凤点头而去。
乐人们也都走了。
空阔的楼宇内,只剩步光,还有呆在案边的我。
“还装猫做什么?”步光捏了捏我的耳朵,“难不成被他迷呆了?”
我怔怔地看着她。
“喜欢么?喜欢的话,今夜你变成我去。”
我怔怔地看着她。
“真傻了?”步光俯下身来,身上有股迷醉的香气,“你怎么了?”
真香,步光身上。这香气令人迷醉,像做梦一样。阿凤靠她那样近,也闻到这种香气吧?他也喜欢吧?所以他轻轻握住她的手。
那双手,曾经握住我的手,曾经抚过我的额头,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用它来抚摸别人。
我霍地抬起头来:“你就是寿阳公主?”
步光那么聪明,她立刻猜到了,“摇光,难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无病?”她笑了,“哎,原来是我碰了你的人,好啦好啦,不要给我摆这付苦瓜脸,我这就去杀了他,给你消气。”
“杀他?”我懞了,不自觉化作了原形,前足踏住她逶迤在地上的裙摆,“为什么杀他?”
“因为他惹你生气呀。”步光伸出手来抚摸我的面颊,“他让我的摇光流泪了。”
我哭了么?自己并没有察觉。虽然伤心,“但……我并不想他死。”
“那好,我消除他的记忆,让他远远地离开。”
“不——”我不要,“不要让他离开我。”
步光怜惜地看着我,慢慢地恢复原身,她有一身比我皎洁百倍的毛皮,她温柔地靠近我,“我的傻摇光,你是真的爱上他了么?”
“是爱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他离开我,也不想离开他。”我靠在她肩上,就像百多年来悲伤难过时一样,她柔软的毛皮给我无比的抚慰,那么痛的心也稍稍好了一点,“步光,他找你,他这样讨好你,只是想当御医,你能帮他么?”
“只是想当御医么?”步光的嘴角有丝我看不懂的笑意,她说,“这很简单。”
我有点感激地看着她。几百年来她为我做了许多事,却没有哪一件令我觉得感激,从前我只觉得幸福,觉得开心,觉得有步光真好。
“但是,如果他要的不仅仅是御医呢?”步光低下头来看我,“怎么办呢?”
“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
步光没有再说话了,她用头轻轻蹭了蹭我的面颊。

8

阿凤回来了。他看上去很是意气风发,脸上放出玉色光来。
“我是御医了。”他说,“摇光,我进了源江河的南岸,明天就可以搬过去。”
他这样高兴,我也不由得高兴起来:“那真的很好。”
“多亏了寿阳公主,我要好好谢她。”
“是的。要好好谢她。”
他又一次去寿阳公主府,但这次不到半日便回来了,脸上气色不太好。我没有问他。
我的气色也不太好,他也没有问我。
第二天,我们果然搬到了对岸,这里的街道更宽阔,街市更热闹,仿佛连半边河水都更清澈。
阿凤成了御医了,他的医术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皇上和皇后都指名要他诊脉,府里有许多客人,称呼他为“百里大人”、“无病大人”、“百里御医”、“百里神医”……多么陌生的名字,我从来不认识百里无病,我只认得阿凤。
我不喜欢应酬这些人,有人来我就呆在后院。院子里种满大树,很少人来,地上渐渐长出青苔,上面只有阿凤的足迹,可是慢慢地,连阿凤的足迹都少了。他忙于应酬,很少来看我。
我便去书房看他,书房里人多,我就隐起身形,只剩他一个人时,再出现。他起初说我神出鬼没,后来也慢慢习惯。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我并不想让他知道我不是人,但心意懒散,明知不该也不想去做什么改变。
步光有时潜来看我,我也没什么话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一切都跟从前不一样了。步光看着我,忽然道:“摇光,我们来人世是享乐的。舒适的生活,美丽的人物,就是我们该去享受的,其它的,都不用管。”
“我过得很舒适,阿凤也很美丽。”
“傻摇光,你做错事了。这世上的一切我们只能喜欢,不能爱。”她轻轻拥住我,“没有哪个‘人’,值得你爱。”
“管它呢。”我说,“我没有爱他啊,我只是不想他离开我身边罢了。”

9

阿凤已经管着整个太医院了,他已经成为世上最尊贵的大夫。
可他看来好像仍然很辛苦,早出晚归,有时急急回来,又急急出去,天热起来,额头沁出一层细汗。
我好像并没有太多机会替他擦汗,看到他的背影匆匆地来去,简直比当日在药铺学医的时候还要忙。
第二年的时候,京城出了件大事,寿阳公主要招驸马了。寿阳公主最受宠爱,又最美貌,许多人趋之若鹜,听说步光为此很是忙了一阵,所以当这个晚上她从窗间跃入我的房间的时候,我还取笑她:“咦,怎么脱得了身?”
她一点也不理会我的嘻皮笑脸,走近我,问:“百里无病多久没跟你同房了?”
“问得这么直接干嘛?”
“多久了?”
“……有一阵了吧?”我支吾。真的有一阵了,快一年了。
“他有说过要娶你么?”
“娶我干什么?”
“你就是一头傻狐。”步光叹一声,“百里无病对外说尚未婚配,今天把庚帖送到了我府里!”
我猛地打了个颤,一阵寒凉爬上背脊。
“我早就告诉过你,他要的绝不只是御医的位置。”
步光坐下,身姿慵懒,即使脸上有怒气,嘴角有冷笑,她仍然是这般迷人。
我忽然可以理解阿凤为什么想娶她,而不是娶我。
“想保住他的命,你最好管住他。如果让我在公主府看到他,我不会再放过这个人。”步光最后告诫我,“即使是人,也不能傻到你这个地步。你比他们多活几百年,这几百年,都是白活了么?!如果是我遇上这样一个男人,我早结果了他。”
说完,她就走了。身影在窗边一闪,消失得无踪无影。没有人知道寿阳公主是一头狐狸变来享受人世繁华的,多么聪明的步光,她一直是我的偶像。
但是,杀阿凤,我怎么也做不出来。
我不能够想象,他美丽的面庞就在我手下变得荒芜,不能够想象,他看我的眼睛露出仇恨的光芒。
我果然只是傻狐摇光,做不成步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5:31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91,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